【44880】普本·【忘川】-合成版

作者: 一尾鱼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 普本 / 架空 字数: 14237
190
29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2男2女
作品简介

这可能是更适合去听的故事,所以,随便走走了。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1-02-08 22:59:35
更新时间 2021-02-22 23:20:45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秀无

男,0岁

男主

琴瑟

女,0岁

女主

琴娘

女,0岁

龙套女

小桃

女,0岁

龙套女

张父

男,0岁

龙套男

展开

忘·川

写在前面:女主词多,觉得辛苦,可以一个故事一换主角。做不到完全的台词均匀。故事为主了。---编剧

 

整体BGM要求切换快些,辛苦BB君了,小人给你们磕头了,我已违背小鱼意愿,尽量平衡台词了且弄得好理解一些了,请大家开心玩耍!——来自一个绝望的后期君

 

角色分配:

紫色——蓝色(二选一)

:红色——;绿色(二选一)

【直白吗?对,很直白!】


楔子

----BGM-01----

风声,打更声,远处摇铃声】

【女子隐隐哭泣】

老婆婆:生一世,痴嗔念;死一时,诸般散;步入黄泉皆过往,忘川之后无奈何;是非功过活人记,冢掩枯骨前世身;【往碗里倒水声】既入黄泉,偿偿偿!既入忘川,忘忘忘!生人莫进,活人不度。【CV:哀家】

重音转场—【划船声变大】-音乐起

秀无:姑娘,怎么还不上桥?

琴瑟:我还不想上桥。

秀无:为何?

琴瑟:我不太记得我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等我想起来,我才能上奈何桥。

秀无:无需想起。上了奈何桥,喝了孟婆汤,今生的一切终究也都会忘记的。

琴瑟:我上了奈何桥,到了望乡台,可我的前世一片空白,我不甘心!我可以忘记一切,但我得心甘情愿忘记才行。

秀无:你……还真是个执拗的姑娘呐。

琴瑟:我可不想我这一世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结束了。

秀无:……如姑娘不愿过奈何桥,那就来渡忘川河吧。

琴瑟:有何区别?

秀无:奈何桥上空奈何,忘川河畔既忘川。你若心甘情愿,自然是踏上奈何桥,上那望乡台,看自己的一生,如同看别人的经历,无牵无挂,喝了那孟婆汤,便可重获新生;若你不甘,便过这忘川河,河中厉鬼皆为众生过往魔障,你亦可找到自己的,不过此种经历,痛苦千倍万倍。

琴瑟:这能找回我的过去吗?那我愿意!

秀无:这样便需要经历万般痛苦,你又是何苦呢。

琴瑟:我不知道旁人如何,可我定要自己完完整整地登上彼岸才行。

秀无:既然你决定了,那我便来渡你吧。

琴瑟:多谢……

秀无:不忙谢,只是上了这船,便再无下船的可能,姑娘可要想好。

琴瑟:我知晓了。

秀无:那姑娘,上船吧。

 

 

----BGM-02----

 

【登船,第一声划船声入】

琴瑟:船(家)……咳,看你这般斯文,却不像是船家。

秀无:我的确是这忘川河上的渡船人。

琴瑟:那你为何在此处撑船?

秀无:因为……

【风起,鬼鸣】

秀无:啊,坐稳!

【群鬼音效左右压字尾,渐入,划船声停,音效渐出】

鬼1:还我的孩子,还给我!把我的孩子还给我!【CV:乐小样(三五七言工作室)】

鬼2:姑娘可许了人家?不如让小生吃了去!【CV:大G】

鬼3:别打我,别打我,我错了我错了!【CV:桃某厶】

鬼4:你杀我妻女,我屠全家,怎么不对吗?哈哈哈哈【CV:六咩】

鬼5:来啊~来陪我啊,呵呵呵,陪你也是可以的呢~【CV:珊(三五七言工作室)】

鬼6:万般爱恋你凭什么说走就走!凭什么丢弃我,凭什么!【CV:苏恩和】

鬼7:我信你,我信了你!你呢!你呢!【CV:纳兰碧落(三五七言工作室)】

风声散去,收船桨音效

琴瑟:(音效出的时候,开始紧张的呼吸)

秀无:你没事吧。

琴瑟:没事。不过,你为什么停下来?

秀无:刚刚船桨搅动河水,惊到了河中冤魂,(顿)我们,随波而行。

琴瑟:如若只是这样,其实,也没那么吓人。

秀无:这些不过是孤魂野鬼的片刻记忆。

琴瑟:哦。

秀无:河中才是真正的人间炼狱。

琴瑟:那我要怎么才能知道,哪段是我的?

秀无:你的记忆会引你过去的。

琴瑟:我们说话无妨么?

秀无:不去搅动忘川便无妨。

琴瑟:你还没有说为什么在此处撑船?

秀无:我要度人。

琴瑟:你要度谁?

秀无:我也不知。

琴瑟:那你在这里岂不是永无止境?

秀无:或许吧。

琴瑟:那你的执念倒是深得很。

秀无:姑娘你不也是?

琴瑟:我不过觉得心太空,空得疼,疼得呼吸不了。不过,鬼如何呼吸?我想定然是我丢失的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所以我一定要找回来。

琴娘:(混响)(重叠到琴瑟那句)我丢失的是我最重要的东西罢了。

琴瑟:谁?是谁在说话?

琴娘:(混响)我丢失的是我最重要的东西,我要将它找回来。

琴瑟:这是……

秀无:冤魂。

琴娘:(混响)先生好个眉眼,眼角泪痕也颇深,如同我那冤家。

琴瑟:你的冤家?

琴娘:(混响)生死两岸隔,花叶不同期,漫漫黄泉路,生生断人魂~哈哈哈哈,可生离死别哪有生而不见,见而不得来的苦?哈哈哈哈哈~

琴瑟:(琴娘第一次笑声入)她看起来很悲伤。

秀无:求而不得的执念罢了。

琴瑟:我可以帮她吗?

秀无:帮不了。

琴瑟:我把她拉上来不就可以了!

速度切换BGM-03

 

 

壹:琴娘

----BGM-03----

秀无:不要!

琴瑟:啊!

【琴瑟拉琴娘的手,狂风大作,船晃晃悠悠,两个人被吸走】(此段音效应该有互动)

【人声由远及近先入,花园里宴会背景渐入】

夫人1:张家的姑娘还真是美呢,难怪听闻有皇室子弟要求娶呢。【CV:桃某厶】

夫人2:可不是,我家小儿惦记许久,可张家门第高看不上我们小户人家。【CV:纳兰碧落】

侍女:琴娘,你瞧那公子看你看的,眼睛都直了。【CV:乐小样】

公子:天下一品牡丹才衬得上姑娘的天姿国色,还请笑纳……【CV:H_大花】

【宴会声渐远,鸟叫虫鸣,风吹树枝】

琴瑟:这是哪里?他们叫我什么?

秀无:你是琴娘,因为你触碰了她,所以你要经历她这一生。

琴瑟:你!你怎么也在这里?

秀无:因为,我触碰了你。

琴瑟:我们要怎么回去?

秀无:她会引导你,让你怀疑自己究竟是谁。但只要你要记住自己是谁,就可以回去,如若忘记,你就会替她,永坠忘川,与冤魂为伴。

琴瑟:……她可是你要度的人?

秀无:不是。

琴瑟:那……

小桃:(打断对话)姑娘!姑娘!你怎么在这里!呃,这位是……

琴瑟:(犹豫)他是……

陆皓轩:在下为姑娘画了一幅画,还望姑娘不要嫌弃。

小桃:我们小姐什么身份,怎么能随便收你的画?

琴瑟:小桃。多谢公子美意,只怕男女授受不亲……

陆皓轩:在下所画冬日暖阳图。

 

琴瑟:(OS)奇怪,这话都不是我想说的,却自然而然说了出来。但这幅画确实让我似曾相识。明明此时是春日芬芳,杨柳依依之景,偏他画冬日枯枝林林,白雪皑皑,天蓝如洗。远处隐约一红点,如红豆,如血凝,如……

小桃:我说你这个书生,你不知道男女有别?更何况是我们张府千金?!你不要纠缠了,赶紧走吧,被人看到我家姑娘的名声就不好了……

琴瑟:小桃,把画留下。

小桃:哎,书生你听到了么!我们姑娘说……哎?留下?

琴瑟:留下。

小桃:小姐,这怕是……(不太好吧)

琴瑟:把银子留下,咱们走。

小桃:(渐远)是!喏,银子给你了,这可不是私相授受,以后你别缠着我们了。

琴瑟:(OS)这幅画,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个雪天,父亲宠着弟弟,训斥了我,我便离家出逃,路过这么一片白雪覆盖的林子,看着洁白无瑕的雪地,生出破坏的念头,于是奋力在雪地上奔跑着,杂乱的脚印,搅乱了这片静谧。

秀无:(混响)你要记住你是谁,否则你就会替她永坠忘川,与冤魂为伴。

琴瑟:(OS)我要记住我是谁……可我心口疼痛得很,我其实也不知道我是谁。

秀无:(混响)(远)你要记住你是谁,你要记住你是谁……

 

----BGM-04----

转场:

张小姐:(惊醒)啊……

【开门,急匆跑步声】语速快

小桃:姑娘,你怎么了?做噩梦了?

张小姐:没,没什么。

小桃:姑娘昨天看了那画一天,可我见着没什么特别,也不是很美。

张小姐:小桃,我今日不舒服,你去给我煮点安神的药来。

小桃:啊,那还是给小姐叫大夫来吧。

张小姐:不用。我记得昨日有人送了绿牡丹来?

小桃:是呀,真是新奇,还有绿色的牡丹。

张小姐:我去看看。

小桃:我陪小姐。

张小姐:你熬完了药过来找我便是。

小桃:那……好吧。

张小姐:去吧。

【小桃离开,琴瑟打开箱子,拿出衣物,离开】

【呼吸声+脚步声】

【远处隐约叫喊声】

仆役:【由远及近】不好了!小姐不见了!【CV:夏黄泉】

小桃:【跪地】小姐说她去看牡丹,让我去熬安神的药……【CV:门竹君】

张父:【摔杯】这么多人看不住一个大活人?!给我找,给我挖地三尺找出来!【CV:追寻】

【慌乱脚步声】+闪回:

张小姐:(OS)我是闺阁里的小姐,不过任性了一日,却因此困在了这林中。耳中传入远处狼嚎,身又处于凛冽寒风,我以为我会死去,却在此时遇着了一个人,踩着月光向我走来。

 

陆皓轩:姑娘,你可还好?

张小姐:(OS)那人萧萧肃肃,朗朗轩轩。

陆皓轩你能起来么?

张小姐:……

陆皓轩你记得你是谁吗?

张小姐:(OS)朦胧月光下,看着那人的脸,我流下了泪,这份心疼填补了我原本的空虚,我不需要记得我是谁,但我记得他,他是皓轩,陆皓轩。

陆皓轩你怕是冻坏了,我背你出去可好?但是你别睡,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若是睡了,我就会欺负你的。

张小姐:(虚弱)你要如何欺负我?

陆皓轩你此刻应该害怕。

张小姐:我更怕死在这里。

陆皓轩那你要一直和我说话。一直说。

张小姐:(OS)我记得那日的暖阳,我记得那日的月光,我不记得我们曾经说了什么,但是我记得他,记得他的名字。

张父:(混响)多谢陆公子救我小女。哦,原来是李相举荐的幕僚,那好办,好办。

张小姐:(OS)他救了我,又成了我父亲的幕僚,父亲夸赞他聪慧机敏,又有侍女夸赞他濯濯如春月柳。

陆皓轩小姐,你画错了。这笔应该这样落……

张小姐:(OS)他教我画山,山巍巍兮,如君子。他教我画水,水悠悠兮,如美人。他与我说:

陆皓轩小姐的画雅正,源于小姐博学明理。

张小姐:哦?

陆皓轩苏学士曾说:“读书不多,画则不能进于雅;观理不清,则画不能规于正。”

张小姐:我父亲可不这样想,他总是偏向家弟。

陆皓轩有些道理,当局者迷。令尊看不清,皓轩看得到。小姐雅正。

张小姐:不,我非雅正之人。

陆皓轩为何?

张小姐:这画送先生,先生回去看。

陆皓轩好。

张小姐:(OS)南窗卷帘弄妆人,春庭落帕待君拾。落帕春庭,君可拾得?

【院子里】

陆皓轩小姐!这几日,小姐躲我?

张小姐:我以为这是先生的意思。

陆皓轩我……

张小姐:无妨,我只是让你知道我非雅正之人,我也有情愫百转,所以别高看了我。

陆皓轩你又何苦妄自菲薄?你知,于我而言,小姐再好不过。

张小姐:先生若无事,恕我先行离开了。

陆皓轩琴娘!

张小姐:你……唤我什么?

陆皓轩琴娘,我愿拾帕,看你粉面娇羞带春醒,含娇浅笑淡精神。

张小姐:(OS)我从不知相爱如此甜美,亦不知越是美好最后越是惨烈。

张父:【拍桌】哼,枉我看重于你,你却做出如此蝇营狗苟之事!

张小姐:父亲,不是他的错,是女儿……

陆皓轩我愿求娶琴娘!

张父:琴娘可是你能求娶的?她已聘给了皇家,你觉得你还有机会?

张小姐:父亲!我已经是皓轩的人了。

张父:什么?!你,你,你们好样的!好你个陆皓轩,我当你是正人君子,让你做我女儿教习,没想到你你你,来人,把他给我阉了!

张小姐:不,不要父亲,不要!

陆皓轩张公,木已成舟,何不成全我和琴娘?!

张父:这恐怕就是你打好的算盘。我宁愿让她死,也不愿成全你这小子!

6分35秒【把人拉走的声音】

陆皓轩(挣扎)张公,你不可滥用私刑!求成全我与琴娘!张公,张公!

张小姐:父亲,我错了,我们没有,没有一起,您放过他,放过他啊!

张父:哼,不管是真是假,他都留不得。

6分55秒——【甩袖走过去挥刀】

陆皓轩(远)啊!(被宫刑)

张小姐:不!

张小姐:(OS)他救了我性命。

陆皓轩(混响)你怕是冻坏了,我背你出去可好?

张小姐:(OS)他比旁人懂我。

陆皓轩(混响)小姐的画雅正,源于小姐博学明理。

张小姐:(OS)他受我蛊惑。

陆皓轩(混响)琴娘,我愿拾帕,看你粉面娇羞带春醒,含娇浅笑淡精神。

张小姐:(OS)他却为我所害。

陆皓轩(混响)(痛苦)啊!

张小姐:(OS)此后,再无音讯。直到那日,春宴上,有人送了一幅冬日暖阳图。我知,是他来了。我要去寻他。

陆皓轩你来了。

张小姐:你瘦了。

陆皓轩我只是……想看看你过得如何。

张小姐:我不好,我不好!

陆皓轩……你回去吧,我只是……

张小姐:(冲过去抱住)不,我要和你一起。(碰到秀无藏在身后的刀)皓轩,这是……

陆皓轩……琴娘,我心悦你,却也恨你。我见你在宴席上恬静美好,心有不甘,不甘你过得太好,所以我……但我见了你,又舍不得,

8分45秒音效【丢下刀】

陆皓轩你走吧,琴娘,离我远远的!

张小姐:【捡起刀】皓轩,我愿意。

陆皓轩我……我已非完人。我给不了你……(最好的生活)

张小姐:皓轩,没关系的,我心悦你,这心悦不是皮囊表象,不是一时兴起。只因为是你,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我只问,你心悦我否?

陆皓轩……琴娘,我心悦你……

张小姐:我愿意我们生死相随,我愿意的。

陆皓轩(动情)琴娘……

 

----BGM-05----

 

【音效】仆役:【远处脚步声】在这里!小姐在这里!【CV:夏黄泉】

张小姐:皓轩……

陆皓轩:别怕。

张父:【踢门】好你个陆皓轩,胆子真是大得很!

陆皓轩:(同入)我愿与琴娘生生世世,生死不离。

张小姐:(同入)我愿与皓轩生死相随,永结同心。

张父:你们想得美!

陆皓轩琴娘,我等你!【自杀】音效不用刻意卡

张小姐:皓轩!你等我!【抽刀自杀,刀被抢夺】

张父:拦住她!拦住她!

张小姐:放开我放开我!

张父:什么生生世世,我要把他尸身大卸八块,埋尸荒野,永不超生!

张小姐:(哭喊)不,不!

陆皓轩(混响)于我而言,小姐再好不过。

张小姐:(哭泣)

陆皓轩(混响)我愿拾帕,看你粉面娇羞带春醒,含娇浅笑淡精神。

张小姐:(OS)我缺失的那里渐被填充,无尽的悲伤漫溢,一点点吞噬了我,我们生不能同寝,死不能同时,而来生也不能在一起吗?

陆皓轩(混响)你别睡,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你若是睡了,我就会欺负你的。

张小姐:(OS)我总在恍惚间见着一人,踩着月光向我走来。

陆皓轩(混响)你能起来么?

张小姐:(OS)那人萧萧肃肃,朗朗轩轩。

秀无:(混响)你记得你是谁吗?

张小姐:(OS)皓轩,我是琴娘,我是你的琴娘。

秀无:(混响)你记得你是谁吗?

张小姐:(OS)皓轩,你不记得我了吗?

秀无:(混响)你要记住你是谁。

张小姐:(OS)皓轩,我来找你了,我好冷,皓轩,你抱紧我啊……

秀无:(混响)你要记住你是谁,否则你就会替她留在忘川河中……

张小姐:(OS)谁?是谁在说话?

秀无:(混响)永坠忘川,与冤魂为伴。

张小姐:(OS)他在说什么?我忘记了什么?

秀无:(混响)你记得你是谁吗?你记得你是谁吗?你记得你是谁吗?!

张小姐:(OS)我是……我是……(呼吸渐渐急切,最后大口大口呼吸)

 

贰:周川

----BGM-06 ----

【从水中出来的音效,冷风】

琴瑟:(大口呼吸)我是琴瑟!

秀无:你!

琴瑟:好像做了一场梦。

秀无:你差点回不来。

琴瑟:那魂魄叫琴娘。

秀无:嗯。

琴瑟:会不会就是我?

秀无:你的心,还空落落的吗?

琴瑟:还是空空的。

秀无:那她不是。

琴瑟:我能感觉她的绝望。

秀无:忘川河里,哪有魂魄不绝望?别再轻易触碰魂魄,除非你感觉特别熟悉。

琴瑟:哦。

秀无:坐稳了。

琴瑟:我觉得,越来越冷,感觉也越来越绝望了。

秀无:因为这是忘川。

琴瑟:那奈何桥上的人能看到我们吗?

秀无:不会。

琴瑟:你渡我的时候,会不会错过你要渡的人?

秀无:不会。

琴瑟:你要不要和我讲讲那人是谁?和你什么关系?

秀无:嘘。

琴瑟:怎么了?

秀无:船下有声音。

琴瑟:啊?是什么?

秀无:别看!

琴瑟:啊!(痛苦呼吸)

 

----BGM-07----

 【水声乍起,鬼声忽远忽近】

水鬼:哈哈哈哈。忘川河有忘川水,忘川河边忘故人,忘川河上忘川人,忘川河里忘川魂~【CV:清澈】

赵南楼:(混响)川儿,我视它如你,万分珍惜的!【CV:香格里拉大碴子】

周川:(混响)(嘶吼)我信你,我信了你!【CV:清澈】

师兄:(混响)你长期服用一味药,无色无味,有毒!【CV:阿青】

周川:(混响)南楼兄光明磊落,你们怎可诬蔑他?!【CV:清澈】

赵南楼:(混响)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问心无愧!【CV:香格里拉大碴子】

师兄:(混响)都说江湖险恶,其实险恶的不是江湖,而是人心。【CV:阿青】

——闪回声——

秀无:别乱,别慌,你要记住你是谁,否则你就会替他留在忘川河中,永坠忘川,与冤魂为伴!

琴瑟:我……我……我是谁!!!

【持续跑步声,听到就入】

周川:(混响)快跑!快跑!

琴瑟:(跑步的呼吸声)(OS)我为什么要跑?

周川:(混响)有人在追杀你!

琴瑟:(OS)为什么,为什么要杀我?

周川:(混响)因为……做错了事……

琴瑟:(OS)我……我做错了什么事?

周川:(混响)你害了你最好的朋友,你是个坏人,坏人!

 1分05秒中箭(系列音效)

琴瑟:【中箭】啊!【坠落,风声】

秀无:(混响)你要记住你是谁,否则你就会替她留在忘川河中,永坠忘川,与冤魂为伴!

琴瑟:(OS)我……是谁?

 

----BGM-08----

 【两声打铁声】

川儿:(OS)我是个铸剑师。

赵南楼:川儿,我的剑又折了。

川儿:(OS)我是个男子。

赵南楼:川儿,你力气太小了,所以这剑一下子就折了!

川儿:(OS)周家世代铸剑,铸法精良,只是偏我瘦弱,难承大业。

赵南楼:哎,你别不说话啊,我就是随口一说,你可别生气。

川儿:我师兄铸的好,你去找他吧。

赵南楼:哎呀,我就知道你小心眼儿,我们一起长大,你再不好,我也只信得过你啊。你要知道,我让你替我铸剑,就是把命交到了你的手上啊。

川儿:我的确,能力不够。

赵南楼:我看你就是太瘦了,我带你练上一练,你一定能成为当今第一铸剑大师!

川儿:我……

赵南楼:我什么我!走,带你锻炼锻炼。【拉走】

川儿:哎哎哎,去哪里练?

赵南楼:(渐远)跟我走就是了。保证你雄风一震!

川儿:(远)什么是雄风一震?你要带我去哪里?!

 

----BGM-09----

【夜半虫鸣,翻墙而入】

赵南楼:(受伤闷哼)

【脚步声,敲门】

川儿:谁?

赵南楼:我。

【开门声】

川儿:你怎么了?

赵南楼:有人追杀我。我的剑,断了。

川儿:……你受伤了。

赵南楼:嗯。

川儿:我看看。

【摩擦声】

赵南楼:(忍痛的闷哼)

川儿:你还是用我师兄给你铸剑吧。

赵南楼:说什么呢。让你铸剑,是因为我们一起长大……

川儿:你只信得过我,你让我替你铸剑,就是把命交到了我的手上。我知道,你说过很多遍了。

赵南楼:那你还提让你师兄给我铸剑。

川儿:可我给你铸的剑,让你更危险。我力气不够,铸剑过程捶打不够,剑身经受不起强力,所以才会折。

赵南楼:哈哈哈,你担心什么,我都习惯了。

川儿:你哥哥惦记你赵家产业,屡次刺杀于你,你需要利剑!

赵南楼:利剑虽能伤人,也会伤己。只有你的剑,我才敢用。我能信人不多,我只信你。


转场——【铸剑室】

川儿:师兄,我其他锻造过程都可以,唯独这捶打剑身时,总是用力不够,你能帮我吗?

师兄:这点小事,包在我身上。

川儿:我想给他最锋利的剑,我……【鞠躬】所以,请师兄多费心了!

师兄:哎呀,川子,你这般郑重,师兄怎么好意思呢?

川儿:我真的想铸好这把剑,就这么一把!

师兄:师兄一定帮你!

川儿:多谢师兄!

 

----BGM-10----

【远处砸铁,近处扫地】

龙套N:最近周川跟着了魔似的呀。【CV:银(社团:KA.U)】

龙套M:大师兄也跟着折腾。【CV:盗版歌神】

龙套N:别说,周川除了缺少点力气,其它工艺那是没得说,而大师兄是出了名的铁臂,刚好互补。【CV:银】

龙套M:只怕这剑铸造出来,无人能出其左右了。【CV:盗版歌神】

龙套N:周川要成名了吗?【CV:银】

龙套M:想来,快了。【CV:盗版歌神】

闪回——【铸剑室,重重的打铁声音】

川儿:师兄,你辛苦了。

师兄:没事。川子,你对赵南楼真好。

川儿:啊,哪里。

师兄:平日里,你都是无欲无求的模样,可今日,你却为了他费尽心力。

川儿:因为……他是把性命托付给我的人。

师兄:赵家老大有没有找过你?

川儿:为何找我?

师兄:没什么。

川儿:师兄,他是我今生最重要的人,我不会背叛他,不会害他,我,要护他!

师兄:嗯,师兄知道了。

···【脚步声由远及近】

赵南楼:川儿,你找我?

川儿:嗯,这个给你!

赵南楼:新铸的剑?

川儿:嗯。

··【拔剑】

赵南楼:好剑!

川儿:你喜欢吗?

赵南楼:喜欢!欸,川儿,你这手怎么了?

川儿:没什么。

赵南楼:让我看看!

川儿:(挣扎)没什么没什么,你别看,你……

赵南楼:让我看看,我看看!你这!

川儿:我没事。

赵南楼:(与琴瑟同时)你用自己血肉祭剑?!

川儿:……融血入剑,是为血炼。本命神兵,始于血炼。

赵南楼:可我宁愿没有神兵。

川儿:可我不愿你受伤,不愿因剑折而伤你。融入我的血肉,犹如,我在护着你。

赵南楼:川儿,我会好好待它,如同待你一般!

川儿:嗯。

 

----BGM-11----

 【刀剑打斗声】

音效:刘大刀:呀啊!——业界一位不知名的大帅哥CV倾心录制

赵南楼:看剑!

音效:刘大刀:唔(吐血身亡)——业界一位不知名的大帅哥CV倾心录制

赵南楼:呵,忽然这么所向无敌,还有点不太适应。

刘二刀:赵南楼!你卑鄙!

赵南楼:我怎么了?

刘二刀:你剑上有毒!

赵南楼:我需要下毒这么下作么?!

刘二刀:我师兄唇色发黑,你如何解释?!

赵南楼: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赵南楼,问心无愧!


转场——【铸剑室,急促脚步声】

师兄:小川,赵南楼出事了!

【剑落】

川儿:什么?

师兄:比武大赛上,赵南楼剑上淬毒,违背武林道义,被群起攻之。

川儿:南楼兄行事光明磊落,怎么可以这样诬蔑他?!

师兄:你要去看看他吗?

川儿:我要去救他!

师兄:你要小心!

川儿:多谢师兄!


转场-【武林大会】

刘二刀:(喊)没想到赵家人也要用这种手段才能取胜啊,此等手段,不怕毁了名誉!

赵南楼:兄台都说赵家人不需要这样的手段,可见其中有误会。

刘二刀:误会?一条人命,你想用误会来做说辞?

赵南楼:其中曲折必要查明,怎可听风是雨捕风捉影?!

刘二刀:这事实就摆在眼前,你要我们还做如何想?

川儿:剑,是我铸的!

赵南楼:川儿……

【众人哗然】

刘二刀:周庄主的公子!你怎么来了?

川儿:这剑是我铸的,其中工序我最了解。这剑用的是玄铁,百毒不侵,一般毒都是挂不住的。

刘二刀:那怎么解释我师兄的死?

川儿:怎么不会是你们自家人下的毒?

刘二刀:绝无可能!

川儿:我信赵南楼的为人,我信他也绝不会剑上藏毒。

刘二刀:是不是都是你们说的,除非把剑折断,我们亲眼看到剑中无毒,方可信你!

赵南楼:剑不可折!

川儿:南楼……

赵南楼:此剑是我挚友所铸,我曾允诺,待此剑如待他。不过,若诸位不信,我愿亲身试剑!

川儿:南楼!

 

----BGM-12----

【剑插入身体的声音】

赵南楼:唔……噗……(吐血身亡)

川儿:(抱住)南楼!

刘二刀:他……他死了!他是中毒而死的!!大家快来看啊!武林败类!!无耻小人赵南楼!

川儿:(悲痛,不敢信)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呜呜呜···

转场:脚步声

师兄:川子……

川儿:师兄,你是来祭拜南楼吗?

师兄:我来看看你。(顿)江湖都称南楼为武林败类,最终自食其果,你为何还信他?

川儿:我与他自幼相伴长大,他信我,我如何不信他。

师兄:川子,赵南楼的哥哥来找过我,他威胁我说,倘若我不帮他,他就把我的秘密告诉给庄主,如帮助了他,他就会助我继承剑庄。

川儿:师兄……

师兄:你知道,我的秘密是什么吗?

川儿:是……什么?

师兄:你记不记得你的身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差的?

川儿:是那年我跌下树,身体就不好了,也没再好过。

师兄:其实那年,师父要选关门弟子,如果你健健康康,那么师父就不会选我。

川儿:原来是这样……那南楼的死和你有关么?

师兄:你长期服用一味药,无色无味,有毒。

川儿:所以……所以……

师兄:所以你身体一直不好,而你的血肉是有毒的。

川儿:啊!

师兄:(混响)川子,我总担心这剑灵气不够。

川儿:(混响)为何?

师兄:(混响)融血入剑,是为血炼。本命神兵,始于血炼。

川儿:所以,是我……

赵南楼:(混响)川儿,你这手怎么了?你用自己血肉祭剑?!

赵南楼:(混响)川儿,我会好好待它,如同待你一般!

师兄:江湖险恶,其实险恶的不是江湖,而是人心。

 

----BGM-13----

【水声一出就入】-

琴瑟:啊……啊!!

【水声渐入】——CV按提示入词,男生压音效!

水鬼:忘川河有忘川水,(秀无入词!!!)忘川河边忘故人,忘川河上忘川人,忘川河里忘川魂~【CV:清澈】

秀无:你要记住你是谁,否则你就会替他留在忘川河中,永坠忘川,与冤魂为伴!

琴瑟:(压上面的音效)啊,是我害了他……(反复自言自语)

周川:(混响)既然是你害死了他,你就把命赔给他吧。【CV:清澈】

琴瑟:是我害死了他……我要把命赔给他……

秀无:记住你是谁!你是谁!

琴瑟:我是罪人,我是凶手,我害了我的挚友!

秀无:糟了。

周川:(混响)你的挚友,他信你,他只信你,最后却死在你的手上,他身败名裂,死后无人……哈哈哈哈哈···【CV:清澈】

琴瑟:我对不起他,我对不起他,我对不起……

秀无: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

【风气,水动,鬼嚎】

琴瑟:(疯癫)我要找他,我要护着他,不要,不要死,不要试剑,南楼,南楼!我是谁,我不是南楼,我是川儿,我不是川儿,我心疼,我心口疼,好疼,好疼啊!啊!(音效没到自行加词)

【背景音爆炸散开】

 

叁:秀无

----BGM-14----

和尚一直念经,女CV自行入词:

秀无: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

琴瑟:(虚弱)我……回来了。

秀无: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琴瑟:你怎么了?

秀无: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一直读,直到音效入)

琴瑟:(挣扎)喂!喂!你醒醒!你醒醒!

艳鬼:(混响)(魅惑)呵呵呵呵呵~敢在忘川河上超度亡灵,呵呵呵,真是个有趣的和尚!

琴瑟:他不是和尚!他是船工!

艳鬼:(混响)哦?呵呵呵,你看他停不下来呢。

秀无:(诵经)南无阿弥陀佛,舍利子,空不异色,色不异空···

琴瑟:他……怎么了?

艳鬼:(混响)他呀,入魔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众女鬼:(混响)和尚~和尚~和尚~和尚~【CV:人狂七、苏恩和、乐小样】

鬼a:(混响)师父,救救我啊~救救我~【CV:乐小样】

鬼c:(混响)好想你啊~我疼你呀~【CV:苏恩和】

鬼d:(混响)来渡我呀,渡我~【CV:安林】

鬼b:(混响)出家人,也有欲念吧,是吧,嗯?哈哈哈哈。【CV:人狂七】

秀无:(入词压音效)诸法皆空,诸色皆空,万法皆空,万物皆空。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鬼a:(混响)空空如也么~呵呵呵,可因果不空,声色不空~【CV:乐小样】

鬼b:(混响)你看我空吗?我空吗?呵呵呵。【CV:人狂七】

鬼c:(混响)相是虚妄,身是虚妄,既是虚妄,你又何苦自守?【CV:苏恩和】

鬼d:(混响)酒肉穿肠过,都是虚妄,又有什么关系呢?【CV:安林】

众鬼:(混响)呵呵呵呵,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关系呢~

音效结束入词!

琴瑟:你们走开,走开!走远点啊!

艳鬼:(混响)小姑娘,没用的,他沉浸其中,他真的是,入了魔了呀~

琴瑟:那我该怎么救他?

艳鬼:(混响)救他?哈哈哈哈,鬼如何救魔呢?

琴瑟:他要渡我,而他有难,我不能放弃他!

艳鬼:(混响)呵呵,好个有情有义的姑娘,那我帮你看看,他究竟因何入魔~开~

众鬼:哈哈哈哈,来啊~开啊~让我们看看,让我们看看啊~

众鬼:呵呵呵呵,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关系呢~

【音效渐出,木鱼声渐入】

师父:有《楞伽经》曰:有大悲菩萨,永不成佛。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秀无:师父,我想成为这样的佛。

师父:那你要如何成为此佛?

秀无:既然人生既定,全凭因果,那如我在他们为人之前度了他们,人世便是太平。

师父:生人已然难度,如何度鬼?

秀无:再生为人前,去苦厄去欲念去因果,不会让世间清明?

师父:若入黄泉,不止是人,还有六道众生,不问男女羌胡夷狄老幼贵贱,或龙或神或天或鬼,罪业感悉同受。

秀无:度众生,不正是我们的业?

师父:空尘,路漫漫,修行不易。度一人已然不易,更何况众生。

秀无:我愿行万里路,度世间人,我愿坠黄泉间,度众生。

师父:阿弥陀佛。

秀无:阿弥陀佛。

 

 

 

----BGM-15----

 

【一个人走路的背景音,风声,雨声,蝉鸣,鸟叫,流水声等等】

第一声鸟叫入词:压音效

秀无:(混响)世间百态,无非“痴嗔贪”不得解脱。如放得下,心静如水,便无虚妄,便无痛苦,便无挣扎。

女人:(混响)他是我的夫君,我的!凭什么凭什么让给他人?!【CV:人狂七】

男人:(混响)为什么瞧不起我为什么?我是一个男人,男人!【CV:香格里拉大碴子】

老人:(混响)我一生付出,任劳任怨,我求长生,我求平安,不可以吗?【CV:琴浦先生】

妖:(混响)做人多好,比做妖有趣多了,人很会玩,但是人也很可怕。【CV:银[KA.U]】

魔:(混响)人多有趣,但将其玩弄于股掌之中时,最是有趣,人心真的是最美好的地方~【CV:崇楼】

【刀剑插入地上的声音】

土匪头:你一个和尚,说的那些话俺全听不懂。俺就知道,人得活着,活着就得有吃有喝,要想有吃有喝就得抢。

秀无:你抢来的都是别人的身家性命,你抢走了,他们可能会死。

土匪头:那和俺有什么关系!俺自己管得了自己已经不错了!

秀无:以你的本事,你可以帮助很多人。

土匪头:哈哈哈哈,帮助很多人?哈哈哈,俺又不是菩萨,菩萨都帮不了,为啥让俺去帮?

秀无: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土匪头:【刀架上去】少罗嗦,俺留你性命不是让你和俺啰嗦的,俺是要你带我们去那张家!

秀无:你们要打劫张家?

土匪头:劫了他们家,俺三年不打劫其他人,咋样!合适不?这是不是就是你说的,舍一人救全家啊!

秀无:这……

土匪头:怎么?不划算?

秀无:你们与张家无仇无怨,为何……

土匪头:臭和尚,你不是说凡事都有因果,也许就是他们上辈子欠俺的呢?

秀无:阿弥陀佛。

师父:(混响)空尘,路漫漫,修行不易。度一人已然不易,更何况众生。

【刀剑杀人声】

秀无:住手!住手!你说只拿财物不伤人的!

土匪头:哈哈哈,住手?停不下来了!你说过,钱财乃身外之物,可他们就是舍不得,怪不得俺们呀。哎,那个女人留给我!

女人3:不,你不要过来,不要!【CV:乐小样】

土匪头:哈哈哈,俺这个大老粗,还没尝过大家闺秀的滋味呢!兄弟们给我上!!!

女人3:你们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CV:乐小样】

土匪头:(渐远)哈哈哈,俺就喜欢烈性的,今儿个,俺就让你知道做女人的快乐!哈哈哈哈。

秀无:(痛苦)不,不……

小孩:和尚哥哥……【CV:香格里拉大碴子】

女人3:你们不得好死!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CV:乐小样】

男人1:你们这些土匪!放开他们,放开……啊!【CV:江白】

【哭声,叫喊声,混乱】再次砍人声入词!!

土匪头:【推倒】起开!走,去那边的房子看看!

秀无:不不能,你们不能这样……住手!

师父:(混响)生人已然难度,如何度鬼?

师父:(混响)有大悲菩萨,永不成佛。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

师父:(混响)度一人已然不易,更何况众生。

秀无:(混响)我愿行万里路,度世间人,我愿坠黄泉间,度众生。

师父:(混响)阿弥陀佛。

秀无:(同时)阿弥陀佛。

秀无:(慢)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刀起刀落】

秀无:(被砍死)唔。

【倒地声】

 

肆:艳鬼

----BGM-16----

【渐入魅惑音】

女鬼1:(混响)和尚~和尚~和尚~和尚~

女鬼2:(混响)和尚~和尚~和尚~和尚~

鬼a:(混响)师父,救救我啊~救救我~

鬼b:(混响)出家人,也有欲念吧,是吧,嗯?哈哈哈哈。

鬼c:(混响)好想你啊~我疼你呀~

鬼d:(混响)来渡我呀,渡我~

秀无:诸法皆空,诸色皆空,万法皆空,万物皆空。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

鬼a:(混响)空空如也么~呵呵呵,可因果不空,声色不空~

鬼b:(混响)你看我空吗?我空吗?呵呵呵。

鬼c:(混响)相是虚妄,身是虚妄,既是虚妄,你又何苦自守?

鬼d:(混响)酒肉穿肠过,都是虚妄,又有什么关系呢?

众:(混响)呵呵呵呵,有什么关系?有什么关系呢~

艳鬼:(混响)呀,他于地狱中走过一遭,小情小爱与他而言,自然无甚趣味。

琴瑟:他……说他来度我。

艳鬼:(混响)噗哈哈哈,他是个连他自己都度不了的人。

琴瑟:那我还能找到我的记忆,去到彼岸吗?

艳鬼:(混响)去到那彼岸有什么意思?不过是重新入那腌臜世间,经历一次轮回。倒不如留在这忘川河里,做一个逍遥自在的鬼。

琴瑟:我的心,很疼,很空,因为,我丢掉了我最重要的记忆。

艳鬼:(混响)(靠近)既然丢了,就当作没有不好吗?世间万物,总有可以替代的,也总有必须抹去的。

琴瑟:替代?抹去?

艳鬼:(混响)对呀,我来带你看~

秀无:(混响)不要触碰他们,否则他们会带你进入他们的前世。

艳鬼:(混响)来啊~来啊,我带你看这多姿多彩的世界~来啊来啊~


 

----BGM-17----

【妓院】背景音效,

众女子:来啊~客官进来啊~来嘛~

老鸨:来来来··客官,屋里请!!请坐请坐!!

【推开门】——关门声入

谢好:哈哈哈,你说的怪有趣的。

夏珏:果然有趣么?

谢好:当然。

夏珏:玲珑箜篌谢好筝,陈宠觱篥(bì lì)沈平笙。你其他姐妹呢?怎么不一起来?

谢好:公子有我一人不够,还要其他姐妹么?我这可是要吃味的呢。

夏珏:公子看过千帆,只宠你一人。

谢好:公子说的好听。

郑水儿:(轻喊)谢好姐姐!

夏珏:咦,这位妹妹面生得很。

谢好:你可别动什么歪心思,这可是好人家的姑娘,给我们送胭脂的。不过,水儿,你怎么这个时候过来?

郑水儿:打扰官人了,我找谢好姐姐,能否借一步说话?

谢好:我去去就回,等我呀。

夏珏:好~

1分 28秒【脚步声停入】

谢好:怎么了?

郑水儿:谢好姐姐,我之前的账能否结一下?我家里……有人生病了,我得去买药。

谢好:哎,多大点事儿呢,拿着,算姐姐给你的。

郑水儿:这……这不好……

谢好:改明多送点胭脂不就好了?

郑水儿:谢谢姐姐!

谢好:快去吧,姐姐这里也有客人。

郑水儿:嗯!【脚步声远】

谢好:(叹气)

2分10秒【开门】

夏珏:姑娘走了?

谢好:嗯。

夏珏:最近不太平,张家被打劫灭门,赵家长子不成气候,镇不住这些门派,实在有些乱,一个姑娘家晚上还是不太安全。

谢好:是呀,不过家里有人疾病,总不能不治。

夏珏:倒是白净。

谢好:不要看别人,看着我。

夏珏:好好好,看你!(么么么)

谢好:呵呵呵~

2分44秒——【脚步声+开门声】

刘秀:(痛苦呻吟)

郑水儿:药买回来了,我给你上药。

刘秀:唔……

郑水儿:你忍着点!

刘秀:(虚弱)多谢……姑娘。

郑水儿:这是粥水,你喝一些,肚子暖,才好养伤。

刘秀:好。【喝稀粥】

郑水儿:你休息吧,我就在隔壁,有事,你叫我。

刘秀:麻烦姑娘了。

 

----BGM-18----

 

【公鸡叫】

【敲门】

官兵:开门开门!

郑水儿:你们……有事吗?

官兵:朝廷追查逃犯,开门让我们搜搜。

郑水儿:不行不行,我这里没有……没有……

官兵:少啰嗦,把门撞开!

破门音效【官兵进入,翻箱倒柜】

郑水儿:你们……

官兵:这是什么?

郑水儿:这是……这是……

刘秀:这是我砍柴的时候不小心砍伤了自己,表妹替我包扎留下的。

郑水儿:你……

官兵:表妹?

刘秀:是呀,表妹一个人住这林子里,我娘不放心,让我时常来探望,怕她有危险。

官兵:你是哪家的?

刘秀:东头于寡妇家的。

官兵:好像听说于寡妇家有个傻儿子,不太爱露面。你这看着也不傻啊。

刘秀:还好,只是不太会说话,我娘怕我得罪人,所以少出来见人。

官兵:那成吧。喏,【展开画】如果看到这画上的人,千万要报官,知道不!

刘秀:知道了老爷。

官兵:噗哈哈哈,你叫我老爷。成吧,看你也有点呆。走了走了。

1分22秒——【官兵离去脚步声】

郑水儿:你……怎么回来了。

刘秀:我怕你受牵连。

郑水儿:可万一,万一他们知道你不是……

刘秀:放心,我是、

郑水儿:啊?

刘秀:(笑)我会安然无恙,也会报答你的。

郑水儿:报答?不,不用的……

刘秀:我伤还没太好,等我伤好,帮你把屋顶修好。

郑水儿:不急,不急……

刘秀:不用客气,表妹,我饿了。

郑水儿:啊?

刘秀:我说,我饿了。

郑水儿:啊,我去做饭!


2分12秒闪回-【青楼】

郑水儿:谢好姐姐!

谢好:水儿,你来了~

郑水儿:嗯,我多做了点胭脂,给你送过来。

谢好:看起来比从前精细了很多呀。

郑水儿:嗯,有人指点了我一下。

谢好:(凑近)谁呀~

郑水儿:我……我表哥。

谢好:表哥表妹正是刚好。

郑水儿:(羞)哎呀,谢好姐姐~

谢好:好了不逗你了,最近不太平,你可要注意点。早些回去。

郑水儿:好。那我先走了,姐姐也保重!

谢好:好~

夏珏:哎,那个是水儿妹妹?

谢好:哟,记得还挺清楚的。

夏珏:我对美人,从来过目不忘。呵呵呵。

谢好:哼,男人~最近夏爷来的少,果然是喜新厌旧了么?

夏珏:之前不是说武林纷争么,其实是朝堂暗涌,最近,要变天了。

 

----BGM-19----

 【下雨,雷声入词】

郑水儿:(OS)他,好几天没出现了。屋顶修好了,还把院子给我搭了起来。门闩也很结实。官兵没再来查,他,真的是于寡妇家的傻儿子吗?

【敲门声】

郑水儿:(紧张)谁?

【敲门声】

郑水儿:谁啊!

刘秀:(门外)我。

郑水儿:来了!

【开门】-关门

郑水儿:怎么下着大雨还出门?

刘秀:(微醉)雷声紧,我怕你害怕。

郑水儿:我,不害……

刘秀:(打断)给我倒杯水,我口渴了。

郑水儿:啊【倒水】喏。

刘秀:你喂我。

郑水儿:啊?

刘秀:我有点醉,有点拿不动杯子。

郑水儿:我……

刘秀:表妹~

郑水儿:别,别叫我表妹,我喂你就是。

刘秀:我这几日未来,你可曾想我?

郑水儿:我……

刘秀:我想表妹了。(亲上去)

郑水儿:唔……

【持续被褥摩擦声,CV自行发挥】

【鸡叫】

郑水儿:(醒来)

刘秀:早啊,表妹。

郑水儿:啊!(捂脸)

刘秀:害羞什么?

郑水儿:我们……我们……

刘秀:你是我的人了。

郑水儿:我……我叫郑水儿。

刘秀:嗯,我叫刘秀。

郑水儿:刘、秀。

刘秀:对。你可要记住了。

郑水儿:嗯,我记住了。以后,以后,你就是我的……夫君。(害羞)

刘秀:嗯,我是你的夫君了。

2分16秒起身音效

郑水儿:你要走么!

刘秀:(笑)是呀。

郑水儿:(压抑失望)那,那你什么时候……

刘秀:快起来。

郑水儿:啊?

刘秀:和我一起,回家。

郑水儿:(有点小激动)和你一起吗?

刘秀:嗯,和我一起回家。

 

----BGM-20----

 

【闪回】

刘母:你说这个丫头于你有救命之恩,赏点银子就行了,怎么还带回府里了?

刘秀:水儿单纯,孩儿只怕放在外面被有心人惦记,不如收在身边。

刘母:(冷笑)这里只怕比外面还危险呢。

刘秀:无妨,她有我。

 

夜晚环境:回忆

【推搡】

妾室1:(混响)啊,水儿妹妹,你为什么推我?我身怀有孕,只怕你这么一推,我肚子里的孩子……(哭)【CV:苏恩和】

妾室2:(混响)王爷~臣妾的琵琶弹得如何?【CV:妖颜】

妾室1:(混响)王爷最近总是熬夜,光喝粥怎么能行,来人,把熬的党参汤拿来给王爷补身子。

妾室2:(混响)(笑)这王画师还是好过那个姓陈的,这着色和用笔都讲究许多。

闪回

郑水儿:我真没用,什么都不会。姐姐们美好又有才气,我真的是一无是处。(叹气)

刘秀:叹什么气?

郑水儿:表……王爷。

刘秀:你怎么也叫我王爷?

郑水儿:她们都叫你王爷。

刘秀:可你不用叫。

郑水儿:我……

刘秀:你永远都是那林中木屋里的郑水儿。

郑水儿:王爷……

刘秀:我叫什么?

郑水儿:刘秀。

刘秀:对,叫我刘秀。(啵啵啵)

郑水儿:额···唔

 

----BGM-21----

 

【水声渐入】

艳鬼:(混响)瞧,这里,你求仁得仁。有人对你一心一意,出去了,也不过一世轮回,还不是这些。

琴瑟:你说的有些道理。

艳鬼:(混响)你的心,还空吗?

琴瑟:盈满了。

艳鬼:(混响)你瞧,没有什么不可取代,没有什么不可抹去。

琴瑟:可这不对。

艳鬼:(混响)怎么不对?

琴瑟:太美满了。

艳鬼:(混响)美满有错?如果你想,将来,你们会有自己的孩子,他最后会成为皇帝,你也是他最宠爱的妃子,你可以永远保持天真,不好吗?

琴瑟:他和我说,这里是都是心中不甘、绝望或是怨愤的鬼。如果你的人生如此美满,你为何停留在忘川河中,不肯离去?

艳鬼:(混响)因为到哪里都是一样的啊,我厌倦了。

琴瑟:如果你想开了,可以去阎王处,做地府小鬼。

艳鬼:(混响)那哪有在这自在?怎样,小妹妹,和我一起啊~

秀无:(叹气)你这又是何苦呢。

琴瑟:你好了!

艳鬼:(混响)哟,只怕你不是冲破了心魔,而是,(笑)压制了它。

秀无:如你一生顺遂,你也不会化作艳鬼。

艳鬼:(混响)一样的人生过腻了,自然要过一过旁的人生。

秀无:哦。我倒是有不同的故事可以讲给你听。

艳鬼:(混响)(冷)我不想听。

秀无:那郑水儿捡了个受伤的王爷,悉心看护,让他恢复。王爷回去,给了她银两做了补偿。可偏她心眼儿实,想着一夜情愫,便是一生的夫妻,于是追到王府里,想着做个侍女,在他身边也是好的。可他的妾室们怎么是好相与的,自然她过得并不好。

刘母:(混响)你说这个丫头于你有救命之恩,赏点银子就行了,怎么还带回府里了?

刘秀:(混响)有了肌肤之亲,便非要跟来,府里又不是养不起,索性收了。

刘母:(混响)(冷笑)这里只怕比外面还危险呢。

刘秀:(混响)无妨,孤女而已。

秀无:被欺负得紧了,她也有受不住的时候。

艳鬼:(混响)(惊吓)孩子……我的孩子……【郑水儿回忆】

秀无:于是,她魔障了。

艳鬼:(混响)你们还我孩子的命!还我孩子的命!【郑水儿回忆】

秀无:王爷没办法,对外说她疯了,把她关在外院,图个眼不见心不烦。可你还记得那个夏珏(jue)吗?偏两个人在外院遇着了。

艳鬼:(混响)夏公子···【郑水儿回忆】

夏珏:(混响)当初见你就喜欢上了你。

艳鬼:(混响)你会带我走吗?【郑水儿回忆】

夏珏:(混响)会~怎么舍得留你一个人呢。

艳鬼:(混响)我信你!【郑水儿回忆】

秀无:青楼嫖客的嘴,你怎么敢信呢?于是东窗事发,夏珏和刘秀妥协,而你,刘秀说你疯病死了,实际上却把你卖入青楼。他对你说:

刘秀:(混响)没想到你竟然这么贱,既然如此,就成全你。

艳鬼:(混响)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秀无:你手段高明,让她毫无芥蒂,走入你的幻梦。诱导她享受这里的欢愉。好在,她聪明了一下。

琴瑟:我记得你说过,这里都是不甘的魂魄。

秀无:对。连我,都是心怀不甘,怨气难平。

艳鬼:(混响)呵呵,呵呵呵。

琴瑟:那么我呢?我未有不甘……

艳鬼:(混响)你啊,你不是人,你也非鬼。

琴瑟:我……不是人?

艳鬼:(混响)难道你不知道吗?

琴瑟:知道什么?

艳鬼:(混响)你生前的记忆会引导你,无桨自划,终划向你的命运。

琴瑟:可这些都不是我的记忆。

艳鬼:(混响)你也看不出吗?

秀无:我看不透她的前世。

艳鬼:(混响)呵呵,因为你一心度人,却不知该度何人,所以在这忘川河上撑舟度日,却渡不过一人。

琴瑟:那你知道我是什么……?

艳鬼:(混响)你忘了么?你是棵树啊。张家小姐遇到陆皓轩的那棵树,赵南楼死去时站在那树下,而他于那树下离开他的师父独自修行,而你也是郑水儿小屋后的那棵树。

秀无:原来如此……

琴瑟:所以,我不是人,那我为何到了这里?

艳鬼:(混响)因为这里充满了不甘、冤屈和意难平。每个人都在回忆,一遍一遍回忆,一遍一遍召唤你,所以,你来了啊~

秀无:别被她扰乱了心智,这只艳鬼,只怕是鬼话连篇诱骗你上当替换她于忘川河中……

艳鬼:(混响)不然,我为何动不了她,为何她觉得空荡荡,为何她……(凶)没有心!

琴瑟:啊!你要做什么?(痛苦呻吟)

秀无:你停下!

 

----BGM-22----

剧情歌模式开启音效入词!!

 

【艳鬼渐渐变大,阴风阵阵】

艳鬼:(混响)我没想让你替换我,我只想要你和我一起留在这里,留在这里感受这无穷无尽的绝望,感受这无穷无尽的孤寂!随着时间的流逝,恨会更恨,怨会更怨,最后化成厉鬼,在这忘川河上随时准备吞噬新魂。我不要一个人,我要你陪我一起!哈哈哈哈哈!

【法术音效】听到就入!

秀无:(发现艳鬼发力,反复念咒)诸法皆空,万佛归宗!唛密唛唛哄!

【法术击中】听到就入!

艳鬼:(混响)(痛苦)你也是鬼,你如何治我?只怕你让我痛苦一分,你会痛苦十分!

秀无:(施法中)我度不了许多人,可我度得眼前人!

琴瑟:和尚!你……

【法术击中】听到就入!

艳鬼:(混响)(痛苦嘶吼)你不求大道了吗?!你忘记你对你师父承诺什么了吗?

秀无:(逐渐发力)我从前未悟,如今我悟。人事因果,非我左右,但求善念。地狱神鬼人畜千万,我不应求一力度之,徐徐为之,才是正途。

【法术击中】听到就入!

秀无:正途,非结果,而是修行,是逐一度化!

【法术击中】听到就入!

秀无:郑水儿,你也悟了吧!破!!!!!!!!

1分22秒【音效爆炸】

艳鬼:(混响)(痛苦声音)啊!!

琴瑟:(与艳鬼同时】和尚!!!

秀无:(濒死微笑)一人不渡,何以渡众生·····阿弥陀佛··【消失音效】

 

----BGM-23----

【水声渐入】

风声,打更声,远处摇铃声】

【女子隐隐哭泣】

老婆婆:生一世,痴嗔念;死一时,诸般散;步入黄泉皆过往,忘川之后无奈何;是非功过活人记,冢掩枯骨前世身;【铃铛声】既入黄泉,偿偿偿!既入忘川,忘忘忘!生人莫进,活人不度。

【重击+划船声渐入】

琴瑟:请问,你不打算上桥吗?

 

-完-

 

写在最后:

感觉最近朋友们一见我就说你又来抓壮丁了?写的时候一气呵成,走的时候一塌糊涂。哈哈哈。因为是阴间本,落笔的时候以为自己写的是剧情歌,所以就放纵起来,结果没想到自己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如果情绪跟不上,不紧凑起来,可能就很尴尬。脑子的里场景像是电影片段,感觉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从以为3000字的剧情歌到5000字打不住,到8000字的绝望,12000的放弃,和15000的结束。改本的时候以为会往少里改,但是最后却多出1000字。Whatever,我尽兴了。结果靓崽以为我还是从前的风格,不加音效也能走完的剧情。夏老师说,其实从前的本只是没加而已,如果加也不会这么简单。而这个本,如果不加音效,尤其人声音效我不知道,大家能不能入戏。靓崽说这个本不走心,emmmm,严格说来这是个演绎本。不是走心本,就好像录音笔不是正经的悬疑本一样。你要用悬疑恐怖的角度去走录音笔,那就错了。不管怎么说,自己很喜欢。感谢靓崽用了几天晚上连续熬着,一遍遍返音,为了效果又去花钱买了音效……的付出。他自己的本都没这么用心,做到自己都后悔,哈哈哈哈,怎么办呢?无以为报,只有感谢啊~~~知道我懒,他配上了所有的BGM,再次感谢。

靓崽一直担心手机的人玩不好,所以尽量合成所有的音效。这样的BGM不好做,感谢大半夜没有音效BGM的情况下帮我试本的门竹君、盗版、黄泉兄、追寻,感谢安林帮我画本,感谢破喉咙(二弟弟)、安林、靓崽、黄泉兄的艰难试B。

完结撒花,希望大家新年快乐~玩的开心。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