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276】普本·晴天杀(民国极端戏感双向本)

作者: 水雾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注明出处转载】 普本 / 近代 字数: 8445
245
428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1男1女
作品简介

这个本子源于我对红色的幻想。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0-12-27 20:21:38
更新时间 2021-02-25 21:03:22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陆晴

女,0岁

相貌明媚,娇纵,过刚易折

蒋浩天

男,0岁

强势下的强反弹


角色

陆晴:从小幸福被宠爱长大,婚前不情愿,看到蒋浩天眼中的深情有一丝丝的触动,升起一丝侥幸,婚后被强暴折磨,一心想死,直至感受到胎动,怀孕会分泌生产素让女人产生强烈的母爱,诱惑郎中伺机而动。

蒋浩天:面对母亲乖巧顺从,心中恨极面上都不显。水莲感受到他深埋心底的痛苦,心疼他,无私的爱他。他虽然爱水莲,却无法反抗母亲。所有的愤怒仇恨都发泄在了陆晴身上。(兼所有龙套)


 

 

第一幕 触碰

BGM1:周莹与沈星移-丁汀

(婚前,陆晴闯进蒋浩天住的地方)

(脚步声)

小厮:(边走边劝)陆小姐,您不能进去!少爷说今天不见客。

陆晴:(走的飞快)让开!

小厮:哎哟,您别为难我们下人呀。哎!陆小姐,陆小姐。少爷,少爷!陆小姐来了!

(开门声)

陆晴:(冲进来)蒋浩天!你是不是男人!?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嫁给你的。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蒋浩天:(变脸冷厉)我也没想娶你。我就不喜欢你这样的,跟我娘一模一样。看着你我就觉得窒息。

陆晴:(怒极反笑)你就不是个男人!你个软蛋孬种!在你娘面前你怎么不说?现在说的倒硬气,那会你怎么连个一个不字都不敢说!

蒋浩天:你搞搞清楚!不是我非要娶你,是你非要嫁给我!

陆晴:(不可置信)你胡说八道什么!谁非要嫁给你。你以为我是你那个裁缝丫头,眼巴巴的要嫁你。真不知道她是不是猪油蒙了心,竟然想嫁给你这种混账。

蒋浩天:(咬牙切齿)我不许你说她!你也不配提到这个名字。她是这世上最好的女子。

陆晴:(内心)他的眼里是异常浓烈的温柔与深情,我一下子有些茫然。他在我印象中一直是一个阴冷怪异的纨绔子弟。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对一个女子产生这样的柔情。

蒋浩天:(笑)呵呵,你娘不会是没告诉你吧?

陆晴:什么?(翻白眼)你想说就说,不说姑奶奶我也没兴趣听。最讨厌人卖关子。

蒋浩天:哼!你是不是觉得,是我爹我娘看上你,非要我娶你??

陆晴:(不好预感)不然呢?

蒋浩天:(靠近)你家最近遣走不少伙计吧?

陆晴:那又怎样,我娘说最近生意难做。

蒋浩天:(冷笑)生意难做?最近可有见到你家的陈管家?

陆晴:(心慌)陈管家年事已高,回家养老了。你到底想说什么?

蒋浩天:(幸灾乐祸)是,养老。卷跑了你家大半的银子票子,这老养的必定舒舒服服的。你家现在变卖全部家产都堵不上亏的窟窿。

陆晴:(呆愣发懵)你说什么!陈管家卷走了我家大半银子……我不信,我不信!你骗人!这么大的事儿,我娘怎么不跟我讲。

蒋浩天:(不屑)跟你个丫头讲有什么用。你能赚钱还是能抓人啊?

陆晴:(嘴硬)就算我家没钱,我也不一定非要嫁给你。我这就跟我娘说去。

蒋浩天:(指着门口)去,赶紧去!


 

第二幕 撕扯

BGM2:命运-丁汀】

(新婚夜)

(蒋浩天进门)

蒋浩天:(醉酒高声吟诗)相将人月圆夜,早庆贺新郎。先自少年心意,为惜人娇态,久俟愿成双。(走到床边)新娘子,等我呢。

陆晴:(紧张)你怎么喝这么多。

蒋浩天:来呀,今儿可是洞房花烛夜。夫人,别负了这大好春光。

陆晴:(柔声)你要不要喝杯茶醒醒酒?

蒋浩天:(恍惚)水莲?

陆晴:(不悦)你看清楚,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夫人陆晴。不是什么水莲!

蒋浩天:(叹气)你不是,你当然不是!你怎么可能是她。她已经嫁人了,她不爱我了,她说她受够了,她不要我了。

陆晴:你活该!

蒋浩天:我活该?(抓手腕)你说我活该!你凭什么这么说。

陆晴:你干什么!你抓疼我了,放手……

蒋浩天:今天可是咱俩的好日子。为什么要放手。我的婚姻大事我自己做不了主,我的女人我还做不了主嘛。

陆晴:(推)你走开!你要耍酒疯自己耍,我可不跟你一起疯。

蒋浩天:(用力抓住肩膀)我告诉你,我没醉!我心里清醒着呢,跟明镜一样。你是不是觉得自己特别委屈?为了家族生存,不得已嫁给我?啊?

陆晴:(平静)我没有。

蒋浩天:(嗤笑)怎么可能没有?你结婚前气势汹汹的跑来指着我鼻子骂。我还以为你多能耐,能以死抗争呢。怎么又心甘情愿嫁过来啦?

陆晴:(沉声)我是为了家族生存。我要报答我爹娘的养育之恩。所以,哪怕我不喜欢你,甚至讨厌你。我还是嫁了过来。可是我从不觉得委屈。因为我懂得自己选的路自己走。(冷笑)我不像你,只会怨天怨地怨恨父母,可是你自己做过什么努力嘛?你没有!你只会逃避,只会抱怨。你说你喜欢那姑娘,说她是你此生最爱,然而你为她做过什么?你爹病重,你娘说尽快成亲以免你爹死不瞑目,你有为了爱说过一个不字嘛?你没有!你的爱不过是轻飘飘的挂在嘴上,你懦弱自私又无能!

蒋浩天:(暴怒)你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你闭嘴……(扑倒)你闭嘴!我让你闭嘴你听见没有!

陆晴:(被扑倒)啊!你干什么!你起开,别压着我。

蒋浩天:(疯癫)干什么?哈哈哈,洞房花烛夜你说我干什么!

陆晴:洞房花烛……你疯了!你发什么疯。

蒋浩天:(扯衣服,狰狞)为什么跑到水莲面前耀武扬威!为什么不让我娶到我心爱的女人。你为什么要嫁我?都是你害的!!

陆晴:(惊)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你放手!放手啊!啊,我的衣服!

蒋浩天:(悲凉愤怒)她走了!我人生中所有的温暖都被她带走了!哈哈哈,你将面对的是一个冷酷无情而又可怕的恶魔。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你自己。这一起切都是你的报应!

陆晴:放开……你这个混蛋!(咬胳膊)啊……

蒋浩天:啊!疼!你撒口,撒口!你敢咬我!

陆晴:(喘粗气瞪)我就咬你,你能怎么着我?

蒋浩天:破了……出血了……

陆晴:哼!我看你是被我说中,恼羞成怒吧!自己没用就用蛮力。难怪水莲姑娘瞧不上你,嫁给别人。就你这样男人,谁……

蒋浩天:(扇耳光)闭嘴!你这个贱人。我你不配提她的名字!!!

陆晴:(眼冒金星)你打我,你竟敢打我!(哭吼)从小到大,我爹娘都没动过我一根手指头,你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拼了!

蒋浩天:(用强)老子还治不了你!刚不是还说自己选的路自己走嘛。啊?这就受不了了。以后每一个夜晚,我都要来折磨你,让你在我身子底下求饶。

陆晴:(挣扎)王八蛋!放开我!放………………

蒋浩天:(强入)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夫人!(陆晴入)这不是你自己选择的人生嘛!说的真好!呵,我懦弱我无能。那你为什么不选择抵死不从,你为什么要跑去见她。你随意做出的决定,把我们两个人的命运都带向了深渊!现在到承受的时候到了。

陆晴:(疼,屈辱,无力拍打)啊………………你放开我………放开………放开我………………求求……求求你……

蒋浩天:(粗鲁)对!这才像话。别动不动就对我大呼小叫。我最讨厌别人命令我,控制我。

陆晴:(内心)身体的疼痛恐惧浓烈到使我开始麻木。整个人恍惚间好似灵魂出窍般飘在空中,床上的女子一动不动,那男子满面潮红表情狰狞。先前升起的一丝丝的侥幸的期待,此时荡然无存。我似乎看见了一棵桃树,前一秒还是枝繁叶茂桃花盛开,后一秒就枯萎至近乎死亡。


 

 

第三幕 破裂

BGM3:崩塌-丁汀】

(年底,蒋浩天派裁缝过来给陆晴做衣服)

小裁缝:(男主兼)夫人看看喜欢哪个款式?

陆晴:我都不喜欢。

小裁缝:(谄媚热情)您先瞧瞧,这些都是眼下最摩登的款式,好多明星都来我们一品斋订衣服呢。你看这个边子,仔细看,这儿,飞的全是暗针。

陆晴:暗针……呵呵呵呵……暗地里,不为人知得才最可怕。

小裁缝:(疑惑)呃……您这话小的怎么不明白呢。

陆晴:我也不明白,我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小裁缝:这……(赔笑)啊,夫人!您要不摸摸这面料。这料子都是上好的云锦。

陆晴:不必了。

小裁缝:(为难)那,夫人到底是要选哪个款式呢?

陆晴:随便吧。

小裁缝:啊?那……那小的就看着办啦。小的告退。

陆晴:(内心)从前我很喜欢裁缝,他们的手翻来覆去,剪裁出各种式样的华美的衣裳。那些衣裳带让我心跳加速,让我得意洋洋。如今我愕然的发现:自己才是衣裳,任由别人剪裁。娘,出嫁前,你对女儿说,这就是做女儿家的宿命。为什么女儿家的宿命要这么苦?

(转场)

(房中)

蒋浩天:(冷声)收拾一下。等下有个酒会要参加。

陆晴:好。

蒋浩天:(看了一会儿)待会酒会上,别给我丢脸。

陆晴:好。

蒋浩天:自从圆房后你就天天一张死人脸!

陆晴:……

蒋浩天:(捏脸)给我看也就罢了。出去见到人,你给我有点笑模样!听到没?

陆晴:好。

蒋浩天:笑啊!

陆晴:(僵硬笑)这样可以吗?

蒋浩天:(甩手)难看死了。

陆晴:……

蒋浩天:倒了八辈子霉,娶了你这么个木头。算了,我自己去。回来再收拾你!

(摔门)

陆晴:(看着镜子里)木头……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是……我?(内心)看着镜中的女人,形如枯槁,双眼无神。仿若破碎又缝补起的木偶娃娃,伤痕累累没有灵魂。(落泪开口)我……我怎么就走到了这一步。我……怎么就……呜呜……

(转场)

(过年后)

(陆晴进门)

蒋浩天:哟,真稀奇!木头主动来找我。

陆晴:明天是初三。

蒋浩天:嗯。

陆晴:(努力扯微笑)我不想让我娘担心,明天你能陪我回娘家吗?

蒋浩天:你求我?

陆晴:(一字一顿)求你。

蒋浩天:求人可不是这种态度。

陆晴:(艰难)求你陪我回娘家演一出恩爱戏!

蒋浩天:好啊,给我跪下磕头!

陆晴:你!

蒋浩天:想发火?发,快点发!你这木头脸我早就看吐了。

陆晴:(软下来)我………求求你。

蒋浩天:哈哈!你会服软呢?可惜,不够!跪下,磕头!磕到我满意为止。怎么?不想。哎呀,有件事儿我要告诉你!你娘病了,天天念叨着你,想你呢。

陆晴:什么!我娘怎么啦?她得了什么病?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蒋浩天:你娘待你是真不错。生怕你在这边过的不如意,受人欺负。可惜这老太太身体不够硬气,说是天天看着门口,喊着你名字。起不了床,下不了地。哟哟,听说还吐血了。

陆晴:(跪下磕头)求你,求你,求你,求你,求你……

蒋浩天:够了!吵死了。

(往外走)

陆晴:(拉住脚,仰头)求你……

蒋浩天:(逼近)这么有孝心呢……想让陪你回去,告诉你娘你过的很好,让她放心?(踹来)做梦!哈哈哈哈!

(走掉)

陆晴:(跌坐,落泪)呜呜………蒋浩天……我恨你。


 

 

第四幕 粉碎

BGM4:绝望-濱本麻央】

(陆晴回娘家发现母亲重病)

陆晴:(独白)娘最终没有熬过倒春寒,没能看到桃花盛开。我每晚承受他的暴虐,流泪到天明。母亲的死,熄灭了我心里最后的光亮。这天醒来后口渴想去倒杯茶,谁知脚刚下地,竟一阵天旋地转。醒来后,发现他坐在床边盯着我看。眼神复杂,嘴角上扬。我忽的很害怕他开口,总觉的有什么不能承受的命运在等待着我。

蒋浩天:(温柔)夫人,你醒了。渴不渴?我帮你端汤。

陆晴:(虚弱无力)你怎么这么奇怪?

蒋浩天:(试温度)有点烫,我帮你吹吹。

陆晴:(费力)这是什么汤?

蒋浩天:(微笑)来,张嘴。

陆晴:(警惕)这是什么汤?

蒋浩天:(不悦)张嘴!

陆晴:我不喝。

蒋浩天:(阴沉)我最后说一遍,张嘴。

陆晴:我说了我……

蒋浩天:(暴怒)我让你张嘴!

陆晴:(喘息盯)什么汤?

蒋浩天:(温柔)张嘴。

陆晴:今天你打死我,我也不喝。

蒋浩天:夫人,这是补汤,补身体用的。你有身孕了。

陆晴:(空白)你说什么……怀……怀孕?

蒋浩天:(摸肚子)对,我们蒋家有后啦哈哈哈。你现在很金贵。要乖乖听话,好好吃饭,好好修养。给我生个活蹦乱跳的儿子。

陆晴:(恶心)呕………………你真让我恶心………

蒋浩天:你!(努力平息)看在我儿子的份上,我不打你。汤放着,喝完。等下我回来,你要是还没喝,我就亲自动手给你灌下去。

(脚步声远去)

陆晴:(盯着床帐)娘……女儿撑不下去了……女儿好累……你走的时侯,为什么不把我一起带走……

(费力下床,踩凳子准备上吊)

陆晴:(挂白绫)娘,我这就来找你。这就来找你。你走慢点,不然女儿追不上你。(伸脖子)孩子……娘对不起你……你别怨娘……下辈子,有缘再见。

(凳子倒地声)

(开门声)

蒋浩天:(救下来)你这个狠心毒妇!竟然想带我儿子去死。

陆晴:我狠心,我是毒妇,哈哈啊哈哈哈哈,蒋浩天,你的心是寒冰做的嘛?我活着,生不如死。我死,你拦着。你到底要怎样才肯放过我?

蒋浩天:想死?不可能。我要你好好的把我的孩子生下来。

陆晴:我生命中所有的能量都已经被你抽干。我没有力气孕育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本身就是一个错误,是我错误决定所结成的恶果。我绝对不要他一出生就背负凄惨的命运。

蒋浩天:他是我的孩子,不是什么错误。有我在,他的命运只会是一片光明。而你要做的就是完成生下他的使命。

陆晴:哈哈哈……

蒋浩天:别笑了!

陆晴:(笑到肚子疼)哈哈……你真可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蒋浩天:(捂嘴)不许笑。

陆晴:(渐弱)唔…………

(陆晴快死,蒋浩天回神)

蒋浩天:(回神松手)啊……想死,你妄想!

陆晴:(咳嗽喘气)咳咳……你干嘛松手……只要再多一会儿功夫,我就可以去见我娘。

蒋浩天:来人!好好看着夫人,我马上回来。

(离开一会儿,蒋浩天拿了绳子回来)

陆晴:你要做什么?

蒋浩天:(拽)过来!想死?没门!

陆晴:啊……你做什么!?

蒋浩天:(拉到床上)往后,安安静静在床上呆着。吃喝拉撒都交给下人。你什么都不用做,你就躺着,直到孩子生下来。

陆晴:(挣扎)你……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你这个疯子,你这个疯子!来人,来人啊!

蒋浩天:(按住绑好)别白费力气。爹走了,娘现在天天在佛堂吃斋念佛不问世事。现这府里,现在我说了算。没有任何人能够违抗我的话,就是一只鸟,我说不让它飞,它都不能飞。

陆晴:不,不要!不要!你把绳子解开,听见没有!

蒋浩天:(扇耳光)不许命令我!

陆晴:(恨)我诅咒你,不得好死。总有一天,你会以世间最凄惨的方式痛苦的死去!

蒋浩天:(轻松)你慢慢诅咒,我去喝酒听曲。(哼曲)嗯………嗯嗯………

(脚步声渐远)

陆晴:(哭吼)啊!!!!啊!!!!!!!蒋浩天,你这个疯子!!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第五幕  重塑

(转场)

BGM:沐浴鲜血-橙光】

陆晴:(独白)明明是盛夏酷暑难耐的时节,我却常常冷的发抖。肚子一天比一天大起来。我机械的躺着,吃喝拉撒一概不管,真正变成了一个木头人。直到有一天,一种奇异的感受向我袭来。像鱼在吐泡泡,又像有谁在敲门。我费了大半天功夫才搞明白,原来是我肚子中的小生命在动。我忽然热泪盈眶,周身都暖洋洋的。那晚我一夜没睡,混沌已久的头脑变得清醒起来。本能的母爱,给了我力量,凭什么我要任由他人剪裁!我不。

(郎中检查)

(以往陆晴躺着毫无反应,郎中趁无人会揩油)

老郎中:(猥琐摸手臂)夫人,小人来做例行检查。

陆晴:(忽然开口,暗哑)老爷呢?

老郎中:(惊吓)啊!嘿嘿,夫人您开口说话了。

陆晴:(顿)怎么连个下人都没有。

老郎中:老爷事务繁忙,命小人每十天检查一次,有问题再禀告。下人,大概是在忙别的。

陆晴:你贵姓?

老郎中:不敢当不敢当,小人姓张。

陆晴:张大夫有些面生,以前府里不都是刘大夫嘛。

老郎中:听说是,刘大夫跟老爷发生了点言语冲突。

陆晴:我好像有些印象,之前好似是听到过有人吵架。

老郎中:夫人的胎相平稳,一切都好。小人先行告退。

陆晴:等等。

老郎中:夫人还有什么吩咐?

陆晴:(勾引)大夫,我脖子下面有些痒。麻烦大夫帮我挠挠。

老郎中:这……

陆晴:真的好痒,帮帮我吧。

老郎中:(咽口水)是这嘛?

陆晴:往下点。

老郎中:再往下?

陆晴:对,再往下点。痒死了,大夫……

(声音渐小)

郎中:哎哟……好,我来帮你止痒啊…………

陆晴:大夫医者仁心,帮人可要帮到底……

 

(过了段时间)

(郎中告诉蒋浩天,陆晴需要晒太阳,需要活动,不然影响胎儿。)

陆晴:(假装惊讶)你怎么来了?

蒋浩天:我……

陆晴:我心里有些话,一直想跟你说,可是又见不着你。没想到,你今天会过来。

蒋浩天:说。

陆晴:你把手放在我肚子上。

蒋浩天:干嘛?

陆晴:他在踢我。

蒋浩天:踢你?

陆晴:嗯。他一直很安静,你一来就不停的踢我。我想,他可能感应到知道爹爹来了。所以,特别开心。

蒋浩天:是吗?

陆晴:不信你摸摸看?

蒋浩天:(伸手摸)儿子?来,踢爹一下。

陆晴:(紧张)怎么样,能感受到吗?

蒋浩天:(等了一会儿)他根本就没……啊!他踢我了!他踢我了!!我感受到了,哈哈!还挺有劲儿。

陆晴:(松口气)是吧!肯定是个活泼的男孩子。

蒋浩天:(绷起脸)也不一定就是男孩。

陆晴:从有了身孕,我就总想吃梅子。人都说酸儿辣女,我想十之八九是男孩。

蒋浩天:(缓和)是嘛,呵呵。儿子,等你出来,爹教你念书写字。

陆晴:他一定会因为有你这样的父亲而自豪。

蒋浩天:……

陆晴:你一定很忙吧!你有事就先去忙吧。

蒋浩天:你,怎么突然转了性子?

陆晴:(低眉顺眼,观察脸色)大慨,这就是母亲的本能吧。我突然就释怀了。我们两人的结合是个悲剧,可孩子是无辜的。我知道你怨我恨我。最近想了很多。你说的对,假若我当初能抗争到底,也许我们两个人的命运就会完全不同。我说你自私,我自己何尝又不自私呢。只考虑自己家族的存亡,却没有站在你的立场考虑过。

(陆晴顿,看他反应)

蒋浩天:(略动容)然后呢?

陆晴:(假装真挚)我希望你以后能开心一点。我明白,你折磨我时自己心里也不好受,其实也在折磨着自己。你讨厌的其实不是我,是你的母亲,对不对?你讨厌母亲的强势。这份讨厌无处宣泄,转移到了我这。你其实才是最苦的那个……

蒋浩天:(沉默良久)来人!给夫人把绳子解开,带夫人出去走动走动,晒晒太阳。

(解绳子)

陆晴:(假意意外)你……谢谢。只恨我躺太久,有些僵硬,得适应两天。

蒋浩天:嗯。我还有事。

(关门声)

陆晴:(呢喃)蒋浩天!好戏开场了。

 

(此后一段日子)

陆晴:(笑)肚子里那小东西今天闹腾的厉害,我想着他可能是想爸爸了。

蒋浩天:我提醒你。不要以为我现在对你态度缓和是因为我不恨你了。我是看在我儿子的份上。

(转场)

陆晴:宝宝名字你起了吗?

蒋浩天:(冷脸)回头问问娘的意思。

陆晴:那小名你来定吧,

蒋浩天:(缓和)成,我想想。

(转场)

陆晴:(摘树叶)啊,虫子!我最害怕虫子啦。

蒋浩天:真没用!这么大个人怕虫子。小心些,仔细我儿子。

(转场)

蒋浩天:你来干嘛?

陆晴:吶,我让厨房熬了糁汤。我可不想儿子还没出生爹就先累倒。

蒋浩天:放下吧。

(转场)

陆晴:(摸肚子)宝宝!你马上就要出来啦!你想不想出来?想呀!哈,那快点出来见妈妈哟。

蒋浩天:稳婆我找了两个,已住在在府里随时候着。你最近仔细点,别瞎跑。听到没有?

陆晴:嗯。知道啦!谢谢你关心我。

蒋浩天:(转过脸去)我是关心我儿子。

(脚步声远去)

陆晴:(独白)很快,我顺利生下了一个健康的男孩。哈哈哈,老天都在帮我。此后一段时间,他同我的关系变得很平静,异常的平静。我不仅获得了行动的自由,更是成功获取了他的一丁点信任。不,也并不是信任,而是他的自大。不管是什么,对我来说已然足够。陆晴,不要着急,按耐住,等待机会,一击即中!

(转场)


 

 

第六幕  毁灭

BGM6:杀机暗藏-麦振鸿】

(急促脚步声)

蒋浩天:娘怎么样?

陆晴:郎中说娘心中郁结无法排解,这才昏迷不醒。开了外用的药,过几天应该就能醒过来。你别太担心。

蒋浩天:(舒口气)儿子呢?

陆晴:奶娘早就带他睡下啦。那个臭小子特能睡,睡了吃,吃了睡的。也就见到你这个爹爹才精神点呢。

蒋浩天:那当然,我儿子嘛。怎么就你一个人,下人呢。

陆晴:最近兵荒马乱的,人心惶惶。前些天有个下人偷了东西跑了。

蒋浩天:什么!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陆晴:你别生气!走了也好。现在世道乱,人人胆子都大起来。我想着,干脆趁此机会把府里的人精简一下,留下的都是信的过的。省的生出更多的祸患。没跟你商量,你不会生气吧?这可怪不得我,最近你忙的不着家,我都见不到你。诶,你吃饭了吗?

蒋浩天:太忙,没顾得上。

陆晴:(起了心思)那你陪陪娘。厨房还有些肉骨汤,我去热热。这两天你不在,厨房管事的眼看兵荒马乱告辞回家啦。那小帮厨也不顶用,什么都不会。

蒋浩天:你会做饭?

陆晴:啊,前段时间我在整理爹的书房,翻出一本美食杂谈,上面记载了好些乡野的菜谱。生完后我一直没什么胃口,试着做了做,味道出奇的爽口。你等着,我很快就好。

(陆晴往外走)

蒋浩天:(拉)最近我一直在外面忙。你刚生完就要操持家里大大小小的事,辛苦你了。

陆晴:(假装羞涩低头,眼中疯狂)不辛苦,你在外忙才辛苦呢。

(汤匙搅动声)

(深夜风声)

(病床前)

蒋浩天:(节奏要慢)娘,娘?(舒一口气)娘,以前你主事的时候,儿子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心里恨着你的独断。儿子常暗暗想着,你要是哪天死了该多好。可如今你一病不起,儿子又害怕你就这样死掉。儿子心里……

陆晴:(端汤过来)汤来了。

蒋浩天:(回神)好。(喝汤)有点淡,下次多放点盐。

陆晴:(诡异笑容)你喜欢盐啊。好的,我记住了。

蒋浩天:行了,你出去吧。我要跟娘说说话。

陆晴:说吧,尽情的说吧。

蒋浩天:(等了一下)你怎么还不出去?

陆晴: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对啊,我怎么还不出去?

蒋浩天:你发什么疯!出去……(站起来,晕眩)啊……怎么回事?我头好晕……

陆晴:1234567……

(倒地声)

陆晴:这么快?效果真不错。

(锁链声)


 

 

第七幕 死亡

BGM7:事与愿违-陈致逸】

(佛堂后的荒废的杂物间)

蒋浩天:(醒)头怎么这么疼……这是在哪儿?(想起身,动不了)啊,怎么回事?!我怎么被绑着!昨天,昨天跟娘说话,说着说着就……那碗汤?不可能!那女人没这个胆子。难道是有人寻仇?会是谁呢?(看四周)有没有人!?来人!!来人!!!

(声响)

蒋浩天:谁?谁在哪里?

陆晴:(角落里,恐惧)是浩天嘛?

蒋浩天:陆晴?

陆晴:是我!

蒋浩天:你也被绑来了。到底是什么人干的!?你有看到吗!

陆晴:我不知道,我一醒来就在这里。

蒋浩天:别哭了!哭有什么用。

陆晴:我害怕嘛。

蒋浩天:他们没绑你!?

陆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可能他们看我是女的……

蒋浩天:快过来帮我解开。

陆晴:哦,好。(顿)可是……

蒋浩天:这种时侯你墨迹什么?过来!

陆晴:我……我想先问你个问题?

蒋浩天:(试图挣脱)回去再问。快点过来,别让我说第二次。

陆晴:你好凶,我,我害怕。

蒋浩天:过来!

陆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蒋浩天:过来!!

陆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蒋浩天:行,你问。快点,就一个。

陆晴:我,我想问问你,你饿不饿?

蒋浩天:你就是要问这个?这个重要嘛?!快点过来给我松绑!女人就是女人,没用的东西。

陆晴:(嘴角上扬)呵呵,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蒋浩天:(抬头)你他妈再啰嗦……你穿的这成何体统!你,你换了衣服?

陆晴:我还美美的睡了个安稳觉,起床吃了两根油条,喝了一碗瘦肉粥,噢,还吃了一个荷包蛋!啧啧,那蛋黄半软半硬味道好极了。

蒋浩天:(呼吸急促)那碗汤?那碗汤你下了药!?

陆晴:吃完饭呢,我去逗了会陆天明。哎呀,你还不知道吧?我给咱们儿子改名字了。跟我姓,叫天明,寓意希望。好听嘛?

蒋浩天:你是不是在那碗汤里下了药?!!

陆晴:哟哟,怎么这么激动。你昏睡了一整天,按道理说应该又饿又渴。告诉我,你饿吗?

蒋浩天:你是不是有奸夫了?联合外人来害我。你到底想干嘛?我告诉你,快点放开我。不然我让生不如死。

陆晴:(拿鞭抽)我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蒋浩天:(惨叫)啊!啊…………我要杀了你!你这贱人竟然敢这样对我!我要把你的手脚都砍断拿去喂野狗。你最好……

陆晴:(抽)你不是喜欢盐吗?这鞭子除了带着能勾掉肉的铁刺外,还浸泡了盐水。回答我,饿不饿?

蒋浩天:(皮开肉绽)啊!!!啊……………贱人………你等着,等老子出去……

陆晴:(连续抽)饿不饿?

蒋浩天:(疼晕过去)啊!!贱………………我一定…………杀了你……

陆晴:晕了?(吐口水)噗!呵呵……噗!哈哈……男人又怎么样,没用的男人。

(泼盐水声)

蒋浩天:(疼清醒)嘶~~~………………你想要什么?

陆晴:(耸肩)我什么都不想要。

蒋浩天:(看她)那……你是想报复我,报复我对你所做的?

陆晴:(舒一口气)在过去被你折磨,被你羞辱,被你无情的践踏我的尊严的时候。我心里确实疯狂的想要报复你,那种疯狂像是人陷在沼泽地里,让人恐惧又偏偏无法自拔。

蒋浩天:恐惧?呵呵,你不应该是得意嘛?以前以为你最多是心机深,不曾想你如此蛇蝎心肠。你这个毒蛇一样的女人。

陆晴:谁把我变成这样的?

蒋浩天:……

陆晴:怎么不说话,无言以对?哼,没想到吧。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吧!一向高高在上的蒋大少,恐怕是做梦都没想到有一天会栽在一个自己不屑到尘埃里的女人吧。

蒋浩天:(低笑渐大)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陆晴:你笑什么?!

蒋浩天:(邪魅)你身上永远残留着我的印记,永远抹不掉。它们会像附骨之蛆,渗透在你的皮里肉里血液里。你在我眼里,永远都是那副在我身下哭泣求饶的模样。哈哈哈!

陆晴:求饶……我喜欢这个词。坦白告诉你。计划得逞后,不知为什么,那几乎将我毁灭的仇恨,好似泄了气一般没了大半。可是,心里还是憋的难受。呵,现在好啦。你说的对,求饶,就是求饶。我要看你向我求饶。

蒋浩天:就为了这个?呵呵呵……有本事来杀了我!

陆晴:(靠近脸对脸)做梦!我会慢慢的折磨你,让你尽情的品尝痛苦的滋味,直至你向我求饶。

蒋浩天:我当初真应该杀了你。

陆晴:(顿)陆晴已经被你杀死了。

(脚步声远去)

(转场)

(只给水,不给饭)

(几天后)

蒋浩天:(近乎昏迷)天黑了吗,怎么这么多星星?

(模糊的脚步声)

陆晴:(混响)来,喝点粥。

蒋浩天:(恍惚)是谁?……娘?是你吗……

(陆晴将粥倒在他脸上)

陆晴:(混响)哈哈哈,我可不想要你这样的儿子。

蒋浩天:(舌头舔粥)嗯………………

陆晴:(继续倒)慢点吃,大菜还在后面呢。

蒋浩天::(仰头张嘴接)啊…………………咳咳…………

陆晴:啧啧啧……(低声)等你看到我送你的大礼,会是什么反应呢?哈哈,真是期待。

蒋浩天:(渐清醒)我……是死了吗?

陆晴:(泼冰水)醒醒!

蒋浩天:啊!……我还没死……

陆晴:饿不饿?

蒋浩天:(低头)怎样,才会放了我?

陆晴:我给你带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肉。

蒋浩天:(咽口水)红烧肉……

陆晴:(闻)嗯!香。不愧是七宝斋的金字招牌。

蒋浩天:(折磨)啊…………

陆晴:(吃)肉质滑嫩,入口即化,真是美妙无比!正所谓“此味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见几回”。

蒋浩天:(眼冒光)………

陆晴:想吃吗?

蒋浩天:我……………

陆晴:求我,求我我就给你。看看,色泽红亮,薄皮肉嫩。(吃)嗯……酥烂……香糯……

蒋浩天:给我,给我!就……一块……一块就好………

陆晴:求,我。

蒋浩天:我求你,我求求你。可怜可怜我,给我吃的吧。

陆晴:你!

蒋浩天:哈哈哈!!你以为我会像你一样在乎那点可怜的自尊嘛?呵呵呵,你怎么不高兴?你已经达到目的了,我向你求饶了。你不是应该得意洋洋趾高气昂嘛?嗯?哈哈哈,你费尽心机想要得到的东西,在我这里其实一文不值。哈哈,你……哈哈哈……就为了这么个,我不屑一顾的玩意儿大费周章哈哈哈

陆晴:真是高估了你。呵!也对,你根本就不是人。你是疯子。

蒋浩天:哈哈……求你……求求你了………汪!汪汪汪!主人,给点吃的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直笑)

陆晴:(扔碗)送你一件礼物,作为你黄泉路上的同伴。

(走两步,揭开了镜子上的盖布)

蒋浩天:(笑声止)………

陆晴:一路走好。

(脚步声远去)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