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38】普本·苇魅(原配广播剧已出,欢迎大家收听哦)

作者: 妖奈奈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 普本 / 古代 字数: 11124
179
55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2男3女
作品简介

下一个,又会将谁取代?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19-07-13 05:32:42
更新时间 2021-02-23 13:52:55

剧情歌苇魅(原配广播剧已出,欢迎大家收听哦)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音乐和图片素材均来自网络,纯属娱乐,不做商用)

BGM链接:https://pan.baidu.com/s/1Abh3x3X4WD8BjeZ6xvHQqA

提取码:0l87

原配链接(点击即可收听)

喜马拉雅:https://www.ximalaya.com/guangbojv/6728651/275337616

 

 

柳君行(xing):男,富家公子,行事乖张,但皮相风流俊美,又是家族老来得子,且在小辈中是唯一的男丁,所以被宠得无法无天

---CV 海风飨风林

 

苇女:女,充满着神秘幽幽的风情,容忍柳君行对她的一切凌虐

---CV 妖奈奈

 

老太太:女,柳家真正掌权人,溺爱柳君行

---CV 休迦

 

柳父:男,五十岁左右,生活在老太太的阴影下,总觉得很憋屈

---CV 北风

 

柳母:女,四十几岁,在柳家是无甚人权的,一连生了五个女儿,只有二女儿活着,别的都死了,最小的三个刚出生名字都没取就被溺死了,最后才生下柳君行

---CV 语茉

 

柳盼儿:(女主来)女,柳家长女,颇有风骨,但在柳君行小时候便已去世

---CV 妖奈奈

 

柳望儿:(随便来个妹纸)女,柳家二小姐,在家宛若透明人,看起来木讷呆板,豪无风情

---CV 小桃红

 

香儿: 女,出场死,年轻貌美的丫。柳望儿兼

---CV 小桃红

***********************************苇魅BGM1**********************************

 

(房间内传出,麦可以拉小一点,女子痛苦哭喊,逐渐淡去)、

(下人守在院外。隐约听到里面传出的)

 

香儿:(害怕,哭)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吧!(痛苦惨叫)啊!公子!奴不敢了,奴再也不敢了!公子……啊!(没了声息)

 

(半晌,0:23门打开)

 

柳君行:(餍足)找个地儿,动静小点儿,别扰到祖母

 

下人:(柳父兼,平静)是,少爷

 

【柳君行脚步声离去,两人进屋】

 

【0:42恐怖音效入】

 

守门丫鬟:(柳母兼,进去看到一个睁大眼死不瞑目得女子,吓得尖叫出声,却被人捂住嘴)

 

下人:(捂住她嘴,低声警告)你干什么?!想死别连累我!

 

丫鬟:(待他松开手,泪眼朦胧)黑子哥,香儿姐……死了……

 

下人:(平静)死人而已,你又不是没见过

 

丫鬟:可是这次……香儿姐的……姐的……(说不出口)

 

下人:(看了一眼,默不作声的收拾现场)她的双 ru 被割去了,小兰,你若还想卖身契时日到了跟我回老家,就别管太多

 

丫鬟:(捂嘴,蹲下一只手颤抖的想合上女子的眼)黑子哥……我合不上,香儿姐死不瞑目……

 

下人:(叹气)给她把衣服穿上吧

 

【1:49】音效:敬请欣赏,妖奈奈作品,2019古风灵异广播剧《苇魅》全一期

 

---CV 大爷的驴

 

【鸟叫声起】

老太太:行儿,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还没个正形?看来我就是该给你找个媳妇,管管你这懒散性子。

 

柳君行:(半躺在椅子上,慵懒中带着亲昵)祖母,孙儿昨个儿太累了,这样躺着说话才舒服呢,而且这坐椅 可是孙儿特意找北巷那边的王师傅打造的,不管是躺着还是坐着,都特别舒服,祖母的那份孙儿一早就派人送过去了,您收到没?

 

老太太:(宠溺笑)你呀,亏你什么好事都还能想到祖母

 

柳君行:(起身抱住老太太腰,还像小时候那样撒娇)那是当然了,祖母是最疼孙儿的人

 

老太太:(高兴的合不拢嘴,摸着他头发)你这小子,还以为自己是七岁小童啊,快起来,还有,你那话可别让你爹娘听见,感情他们不疼你啊

 

柳君行:不起不起就不起,就要抱着祖母!爹疼我,娘疼我,可都不及祖母疼我!

 

(两人其乐融融)

 

(这里快慢了就拉B,反正前面又没音乐)

【3:40脚步声】

 

柳父:(稍微带点怒气的走近)柳君行!你这个兔崽子给我出来!

 

柳母:(追上来)老爷!老爷您消消气!行儿他不是故意的!

 

老太太:(不悦,把柳君行护在身后)怎么了?大清早的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柳父:(没想到老太太也在这儿,瞬间卡壳)娘,您怎么在这儿?

 

柳母:(行礼)娘安好。

 

老太太:怎么?我老婆子不能在这儿?

 

柳父:(面色不好)不是,儿子不是这个意思……

 

老太太:(打断)行了,没事儿都忙自己的事儿去,行儿昨天没睡好,让他再多睡儿

 

柳父:(不忿)娘,这小子就是因为昨晚……

 

老太太:(重重一拄拐杖)是觉得老婆子已经老得让人听不清话了吗?

 

柳母:(赶紧拉拉柳父,小声)娘说笑了,(转身对柳君行笑)行儿没睡好就再睡会儿吧,我和你爹就是想找你商量下你的婚事,那等你睡好我们再来

 

柳君行:(慵懒,打哈欠)嗯,爹娘慢走

 

***************************苇魅BGM2*******************************

 

 

【花瓶碎声】

 

柳父:(回到自己房间,摔碎花瓶,大怒)这个逆子!

 

柳母:(温柔的替她顺气)老爷,不就是个丫鬟吗,既然行儿已经处理了,我们也善了后,没人会发现的

 

柳父:(推开她)都是你惯出来的好儿子!

 

柳母:(委屈)老爷,娘那边……你又不是不知道

 

柳父:(叹气)唉,要不是你一连生了五个女儿,好不容易才盼来行儿,老太太那儿也不会这么当宝贝似的供着,从生下后就抱过去她老人家那儿抚养,连我们这个当亲爹娘的,一年到头都见不到几次人影

 

柳母:(面色更是委屈)老太太喜欢,我有什么办法?行儿不亲我,我也难受啊

 

柳父:(闭上眼)谁都没有她懂事

 

柳母:(面色一变,大声)老爷!

 

柳父:(苦笑)我最懂事的大女儿,现在连提都不能提了吗?

 

柳母:(走过去靠着他肩膀)老爷,盼儿没了,我们还有行儿啊,还有望儿也还在

 

柳父:若是你这肚子争气,也不至于让四个女儿都……

 

柳母:(猛的站起)三个女儿都是老太太溺死的,你以为我想吗!还有盼儿,盼儿分明是被……啊!(被打一巴掌)

 

柳父:(阴冷)清醒了吗?

 

柳母:(突然痛苦的趴在地上,小声呜咽)……

 

柳父:盼儿是我的好女儿,柳家一族上下都会感激她的(扶起她)你也是我柳家的好媳妇,(亲吻)也许再有一个弟弟,老太太就不会那么偏袒行儿了

 

柳母:(无声的承受他的亲吻)……

 

*******************苇魅BGM3********************

 

(下面混响同步进行,自己发挥,男女记得那啥啥配合)

 

 

【电闪雷鸣,暴雨倾盆而下】

 

管家:(柳君行兼)哎哟,怎么最近这段时间时不时就下场大雨啊!晦气,大清早的连点光都没有

 

(管家和丫鬟对话,不用管柳父柳母)

 

【0:13跑步声丫鬟就入】

 

年轻的柳母:(混响,被撞击的一声闷哼)不要了……不可以……

 

丫鬟(女主兼):管家,管家!不好了!少爷的那条爱犬快死了

 

管家:快死了?怎么会快死了?

 

年轻的柳父:(混响)我要儿子,再给我一个儿子……

 

丫鬟:不知道啊,昨天晚上还好好的

 

管家:你们是不是给它喂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这下完了,你们等着少爷大发雷霆吧!

 

女子:(柳母,混响,生孩子)好痛……好痛……啊!女儿……怎么又是个女儿!

 

丫鬟:管家您看!这狗肚子在动!

 

管家:来人呐,快取把刀过来!

 

【0:54剖开肚子声】

 

年轻柳父(扬头,身下不停撞击,恍惚)不能再死了,不能再死了……

 

丫鬟:天呐,五只!它肚子里五只!

 

管家:剪刀给我,还有布,你拿个厚点的布过来!

 

女子:(柳母,混响,哭泣)没了,都没了

 

丫鬟:(嗫嗫)管家,除了这一只,它们都不动了……

 

(房间内)

 

柳父:(现实的,去掉混响,翻身躺在一边,气喘吁吁)老了……真的是老了

 

柳母:(睁眼,喃喃)我只有望儿了

 

柳父:(迷糊中听见)不是还有行儿吗?嗯……(累的睡过去)

 

柳母:(翻身背对他,一只手捂住眼睛,颤抖)我只剩……望儿了……

 

【2:03切换雨声起】

 

(大厅)

 

柳望儿:(木讷)望儿给祖母请安

 

老太太:(不咸不淡,喝茶)今个儿倒是比往日来得晚些

 

柳望儿:(张口不知道说什么)……祖母恕罪

 

老太太:(重重一搁茶杯)真是瞧见你就来气

 

柳望儿:(半晌,干巴巴)祖母恕罪

 

柳君行:(2:35打哈欠走出来)谁那么大胆子惹祖母生气了

 

老太太:(看见最爱的孙子立即眉开眼笑)睡好了?

 

【2:46坐下】

 

柳君行:知道祖母在这儿,孙儿好久没睡这么踏实了

 

老太太:那就把院子搬我那儿去,明明小时候你都是和祖母一起住的,怎么长大了还搬出去了

 

柳君行:这不怕打扰祖母吗?

 

老太太:(宠溺的睨他一眼)就你有孝心!

 

柳君行:(似乎才看到柳望儿)诶,这不是二姐吗?二姐怎么站在那儿啊,快坐下啊

 

柳望儿:我……

 

老太太:还要老婆子我请你坐吗?

 

柳望儿:(低头)望儿不敢(慢慢坐下)

 

老太太:(忽略她,恨柳君行闲话家常)行儿啊,跟祖母说说,有没有看上的人家?

 

柳君行:祖母,二姐不都还没成亲吗,我急什么呀?长幼有序!

 

老太太:你这小子,(转头对她,语气冷淡)过几日李家二公子及冠,你好好收拾收拾,到时随我去一趟吧

 

柳望儿:(望她一眼,又低下)是

 

老太太:行了,你回去吧,真是每次来请安都是一张死人脸,半天蹦不出一个字儿,看着就添堵,(小声)到底不是长女……

 

*********************************苇魅BGM4**********************************

 

【脚步离开】

 

柳君行:(随意)祖母,大姐是不是真的像他们说的那么好啊?

 

老太太:(面色一变,第一次对自己最爱的孙子态度不好)都死那么久了,再好也不关你事

 

柳君行:(挑眉,若无其事)孙儿只是从没见过大姐,有些好奇嘛

 

老太太:(疲累)行了,祖母累了,留在这歇会儿,你出去吧

 

柳君行:(站起,微笑)那孙儿就不打扰祖母休息了【离开】

 

 

(0:49李家宴会)

(按麦序)

 

女子1:(老太太兼)哇,柳家公子居然也来了

 

女子2:(苇女兼)果然如传闻中那般风姿俊逸呢

 

女子3:(柳母兼)是啊,听说还未娶妻,府中连个通房也没呢

 

女子1:收收你的心思吧,这东洲不知有多少女郎想嫁给那柳家公子,可人家家里看得严着呢,一般的小狐狸可入不得柳家大堂

 

柳君行:(百般聊赖)怎么每次宴会都是一个模样?无趣,(突然瞧见凉亭边的一个人)嗯?

 

女子1:(顺着对方视线看去)巧了,不一般的出现了

 

柳君行:(1:34走近一个地方)为何不去里厅用膳?

 

苇女:(清冷)那是主子们用膳的地方

 

柳君行:你看起来不像是个下人

 

苇女:我是李家捡回来的丫鬟

 

柳君行:你额头上的伤是怎么回事?(打量)你的衣服?

 

女子3:(柳母兼,站在不远处恨恨望着这边)小骚狐狸,早知道之前就不该扒她的衣服,杵在这儿也不知道给谁看

 

苇女:她们说我犯了错,这是给我的一点教训

 

柳君行:那你觉得你自己错了吗?

 

苇女:(望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平静)长了这么一张脸,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错

 

柳君行:(突然一笑)哈哈哈……有趣,实在有趣,(靠近)其实她们说的没错,长得不好看,是过错,长得太好看,是让人想犯错。

 

苇女:(纹丝不动)公子想犯错吗?

 

柳君行:(挑眉)我要说想怎么办?

 

*********************************苇魅BGM5***********************************

【这里有音效】

苇女:(突然扯开自己的前襟,一巴掌扇过去,然后自己跳入旁边的湖中,尖声)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一堆人冲出来)

 

众人:怎么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谁在大吵大闹?

 

女子1:天呐,那小贱人竟然敢打柳公子!

 

众人:什么?柳公子被打了???

 

老太太:(重重拄拐杖)怎么回事?行儿,谁打你了?!

 

柳君行:(刚才被打得偏过头去,半晌,突然笑了起来,越笑越开心)哈……哈哈……哈哈哈……

 

众人:柳家公子这是怎么了?不会疯了吧?

 

 

柳君行:(舔唇,神采飞扬)祖母,我要她

 

(众人顿时一愣)

 

柳父:(看也没看湖里的人)胡闹!简直胡闹!李太公,贵府如此不懂事的丫鬟就这么放任的吗!

 

李太公:(柳父分裂下)这……

 

柳君行:(理也不理他们,只对老太太,打断)祖母,孙儿方才情不自禁轻薄了人家姑娘,孙儿要负责

 

柳父:(怒)胡闹!你堂堂的……

 

老太太:(打断,轻描淡写)一个丫鬟而已,行儿要就给他

 

柳父:可是……

 

老太太:行儿早到有个通房的岁数了,(转头)李太公,我这不成器的孙子想要你们家一个小丫鬟,不是什么大事吧?

 

李太公:(笑呵呵)当然当然,等宴会结束我便差人将那丫头的卖身契 给您府上送过去,谁府中没个丫鬟啊,哈哈……

 

 

【2:16音乐停入】

(房间内)

 

 

柳君行:你知道吗?你是第一个敢打我的人

 

苇女:(清冷)而你不会是第一个打我的人

 

柳君行:(笑得好看)你怎么知道?(2:33突然一巴掌打过去)

 

苇女:(默默的擦掉嘴角的血)您不应该打脸,会被他们看出来的

 

柳君行:(支着下巴打量她)你很奇怪

 

苇女:我并不奇怪

 

柳君行:嗯?

 

苇女:您喜欢女子很痛苦,但偏偏又不能表现出来的样子,我并不奇怪

 

柳君行:(眯眼)你怎么知道?

 

苇女:小女子最擅长两件事,一是察言观色,二是忍痛

 

柳君行:是吗?(突然伸手轻抚她的脸)

 

苇女:(面不改色)脸会让人看出来的

 

柳君行:哼(手往下,突然捏住她胸前,坏笑)真的不痛吗?

 

苇女:痛

 

柳君行:那你怎么不叫?

 

苇女:叫了会更痛

 

柳君行:(松手)真没意思(站起)以后你就住这儿了,做我的贴身丫鬟(离开)

 

苇女:(看着他背影,缓缓勾起一个笑容,轻声,缓慢)会有意思的。

 

丫鬟1:(老太太兼)听说了吗,少爷从外面带回来个丫鬟?

 

丫鬟2:(柳母兼)带回来有什么用?老爷夫人都没让通传,显然是不在乎的

 

丫鬟1:(意有所指)指不定什么时候就……

 

丫鬟2:(打断,压低,疾言厉色)别说了!少爷风度翩翩,只是玩心重了点,懂吗?

 

丫鬟1:(被吓到)懂……懂了

 

*****************************苇魅BGM6*******************************

 

 

(大厅)

 

柳君行:最近老是晴不了多久就又下雨了,祖母,您可得穿厚些,来,这件大氅(厂)祖母您试试,嗯……..这身衣服真衬您

 

老太太:(笑)又做什么坏事了,居然给老婆子我买这么一身花花绿绿的行头,都人家小姑娘穿的

 

柳君行:祖母才不老呢,穿着就像小姑娘

 

老太太:呸呸呸,小没正形,(叹气)不过,你也悠着点

 

柳君行:什么?

 

老太太:(睨他一眼)跟我这儿装什么傻,你那点破事儿我还能不清楚?

 

柳君行:(死皮赖脸的抱住祖母胳膊,撒娇)祖母~

 

老太太:(叹气)我柳家盼啊望啊几十年,才盼望来你这么一支独苗苗,你干什么我能不知道?

 

柳君行:(听见自己干什么都被监视,脸色不是很好)祖母……我……

 

老太太:(淡淡)下人那边要不是有老婆子把关着,你那点破事早就人尽皆知了,现在还能来跟我撒娇?

 

柳君行:祖母,孙儿就知道这世上只有祖母最疼我~

 

老太太:(拍拍他手)柳家的人都容忍着你,可行儿,你也该娶个媳妇儿管管你了,那些个无足轻重的女子,玩玩儿就行了,还是要多和大家千金接触,好好待人家,嗯?

 

柳君行:(低头)嗯,孙儿知道了

 

*******************************苇魅BGM7*******************************

 

(转场)

 

【鞭子抽打声】

 

苇女:(强忍住)嗯……公子今天不开心?

 

柳君行:(笑)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苇女:我只是猜的

 

柳君行:【0:14又是一鞭】你说如果做什么事都在别人的监视下,这个人该不该生气呢?

 

苇女:(承受)嗯……看是谁。

 

柳君行:什么意思?

 

苇女:柳公子天之骄子,自然是不能接受被人监视,可像小女子这样的贱命,被不被人监视,都是一样过日子的

 

柳君行:(收起鞭子)我好像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苇女:苇女

 

柳君行:名字真奇怪

 

苇女:(笑笑不说话)

 

柳君行:苇女,我们玩点刺激的好不好?

 

苇女:公子要什么刺激的?

 

柳君行:我长这么大,还没试过时时刻刻监视人是什么滋味儿呢,(附身舔她被抽打的伤口,温柔)以后我一直看着你好不好?在我厌倦之前,你的吃饭,睡觉,如厕,一切的一切,都给我看,好不好?

 

【2:13脚步】

 

柳父:(大步走进来,怒)娘,行儿一个大男人天天跟一个通房丫鬟腻在一起是怎么回事?

 

老太太:这么大岁数的人了,遇事能不能不要这么急躁?

 

柳父:可是娘……

 

老太太:孩子你越是反对,他越是不服气。行儿第一次有通房丫鬟,难免一时沉迷,可行儿的性子你这做父亲的还不清楚吗,过些个时日他自然就腻了

 

柳父:(一腔话憋在嘴边还是不敢说出来)娘说的是

 

(3:07脚步声,回到房间后,越想越气)

 

柳父:来人,把那个丫鬟给我叫过来

 

下人:(男主来)额,老爷,是……哪个丫鬟?

 

柳父:(3:22回头一杯子砸人家身上)还能是哪个丫鬟!那个臭小子新带回府的!

 

下人:(连忙)是是是,小的这就去带人

(等到脚步声没了再出声)

柳母:老爷,您别气了,气坏身子可不好,其实娘说的也是,一个丫鬟而已,指不定行儿哪天就腻了

 

柳父:(咬牙)我真的搞不明白,她老家人都那么大岁数了,为什么还紧撰着柳家的实权不放?

 

柳母:(急忙)老爷,这话说不得(四下看看,小声)您不也说了吗,娘这么大岁数了,应该……也要不了多久了,到时候……还不是老爷说了算吗?

 

柳父:哎,家里也就你最懂事

 

(4:32两人脚步声进)

 

苇女:见过老爷,夫人

 

柳母:(率先抬头目光呆滞)你……你是……

 

柳父:(也愣住)不……不可能……

 

柳君行:(随着她一起来的)嗯?什么不可能?

 

柳母:(颤声)是……是你吗?

 

柳父:(突然快步走过去,直直望着她)不是……不是她,她的眼角没有这颗痣

 

柳母:(恍惚,泪眼朦胧)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苇女:(回视他们)苇女,我叫苇女。

 

【5:28转场】

 

老太太:(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柳父:娘,我要认苇女做义女

 

老太太:看来我真是老了,都听不清楚话了,你来说一遍,他刚才说什么?(指着柳母)

 

柳母:娘,我和老爷想要认苇女做义……(6:01没说完,被迎面一拐杖抽到)啊!

 

柳父:(大惊)娘!您这是做什么?!

 

老太太:找行儿的通房丫鬟做义女,那行儿是要管她叫姐姐还是妹妹啊,我看是我老了还是你们糊涂了

 

柳父:(罕见的坚持)娘,只是义女而已,外面也没几个知道行儿的通房丫鬟长什么样,而府里的人也不敢乱说什么的,再说……(抿唇)行儿的荒唐事也不止这一桩

 

老太太:你还知道荒唐

 

柳母:(忍痛)娘,我现在就望儿一个女儿,她的性子又木讷(ne4),所以我也想给望儿找个伴,兴许能改改她的性子

 

老太太:找个伴为什么得是行儿的通房丫鬟?

 

柳母:(躲避她视线)那孩子……合我的眼缘

 

老太太:都反了天了是吧,好,把行儿和那丫头都给我带过来,看看他们怎么说!还有望儿,也带过来吧

 

(过了一会儿,7:35几人脚步声)

 

柳君行:祖母,诶?爹娘也在,(看见走进来的柳望儿)二姐也来了,今天什么日子啊,现在不是请安时间吧,居然都聚在这儿了,祖母,听说您要见苇女?

 

老太太:(望见柳君行后面那个人影,突然站起,,一口气没提上来,大抽气,手指颤抖得指着她)你……你……

 

老嬷嬷:(柳母兼,赶紧给她顺气)老夫人!您喝口茶,慢着点,慢着点……吸气……

 

柳君行:(眯眼,奇怪的看着这一切)

 

老太太:(半晌,终于缓过气,直直看着苇女)你……你不是她……

 

苇女:(淡笑)小女子名苇女,这厢见过老夫人

 

老太太:(身子一软,瘫坐下去)难怪……难怪……

 

柳母:娘,您同意了吗?

 

柳君行: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同不同意?

 

老太太:(无力)行儿,你想多个姐姐吗?

 

柳君行:娘有孕了?不对,姐姐?

 

老太太:(摆摆手)你们自己和行儿说吧,我老了,什么都管不了了,孙嬷嬷,扶我回房吧

 

老嬷嬷:是

 

****************************** 苇魅BGM8**********************************

 

(两人脚步离去,等脚步声听不见了再入)

 

柳母:望儿,你想这个人做你姐姐吗?

 

柳望儿:(一直望着苇女没回神,喃喃)姐……姐……

 

柳君行:娘,你到底在说什么?

 

柳母:行儿,我和你爹想认苇女做义女,你同意吗?

 

柳君行:(惊愕)爹,娘,你们知道苇女是我的通房丫鬟吧?

 

柳母:(难堪)这是以前的事,我们不管,以后苇女就是你姐姐了

 

柳君行:不是,爹,娘,你们今天都怎么了?

 

柳父:这件事你听你娘的(望着苇女)孩子,你愿意做我女儿吗?

 

苇女:我都听公子的

 

柳君行:(不服气)爹,苇女是我的女人!

 

柳父:(看着苇女那张脸,脱口而出)逆子!她是你姐姐!

 

柳君行:(冷笑)我哪个姐姐?据我所知,我目前就只有一个二姐还活着吧

 

柳望儿:(被提到名字,回神,情不自禁朝着苇女走近)大……姐

 

【1:36转场】

 

(老太太房间内)

 

老太太:(疲累)孙嬷嬷,你说,是她回来了吗?

 

老嬷嬷:老夫人想多了,那孩子只跟大小姐有七分相似

 

老太太:(叹气)人老了,心肠也软了,总能想起以前的一些事

 

老嬷嬷:老夫人一切都是为了柳家好

 

老太太:那个孩子,是我见过最懂事,最聪明的,可惜,怎么就是个女儿呢

 

老嬷嬷:大小姐若是个男子,只怕也没少爷什么事了

 

老太太:也就你敢在我面前说这样的话

 

老嬷嬷:这么多年的主仆了,老奴懂夫人的

 

老太太:如果那孩子还在,你说,她会恨我这个祖母不?

 

老嬷嬷:(没说话)……

 

老太太:(叹气,也没说话了)……

 

******************************苇魅BGM9*********************************

 

【撕衣服】

 

柳君行:(阴沉)你想做我姐姐吗?

 

苇女:(淡淡微笑)不

 

柳君行:(啃咬她锁骨,用力)对,做我姐姐哪有做我女人舒服

 

苇女:(眉头一皱,随即又是一笑)如果我说,我不想做女人,公子信吗?

 

柳君行:(扯去自己衣服,强硬的闯入,闷哼)不想做我的女人?这好像不是你说了算

 

苇女:(闷哼,随着他摇晃,混响)傻公子,我是说,不想做女人啊,(轻吟)嗯……

 

柳君行:(迷乱的亲她的脖颈,犹自动作)嗯……苇女,为什么你的身体这么契合我,嗯……每一寸……都好契合我……好喜欢

 

苇女:(抚摸着他,从后脑,一路滑到背脊)我也好喜欢……你的身体……嗯……是我的就好了……

 

柳君行:(加快,迷乱)啊……是你的,我什么都是你的,都给你……啊……

 

苇女:(舒服的缠上他腰)这是……你说的

 

【音乐逐渐变大,听会儿音乐】

 

(大厅众人一起用膳)

 

【1:56脚步声】

柳君行:(打哈欠)爹,娘,祖母

 

苇女:见过爹,娘,祖母

 

柳父柳母:诶,乖孩子,来,坐下一起吃饭吧

 

老太太:(不看她)坐吧

 

(过了一会儿)

 

柳君行:(又是一个哈欠)

 

老太太:行儿,你昨晚没睡好吗?

 

柳君行:祖母不是什么都知道吗?(又打哈欠)

 

柳父:(2:52重重放下碗)你个逆子!你怎敢……

 

柳母:(脸色难看)行儿,上次不已经说好了吗,苇女今后就是你姐姐,你怎么还……

 

柳君行:(满不在乎)又不是亲姐姐

 

柳父:那也不行!

 

柳君行:那你把我第三条腿废了吧,我肯定就不行了

 

柳父:(大怒)你!你简直胡闹!

 

老太太:(疲累)好了,行儿,吃完就带着苇女下去吧

 

(两人脚步声听不见后)

 

柳父:娘,那是他姐姐!

 

老太太:(微大声)她不是柳盼儿!

 

(全场寂静)

 

【手动点音乐停,不要音乐】

 

老太太:(像是在告诉自己)她不是那孩子,你们也别把人当替身

 

柳母:(含泪)她与盼儿长得那么相似

 

老太太:你也说了是相似,相似,但不是一个人!

 

柳母:(咬唇)那就放任他们两个吗?

 

老太太:(闭眼)还记得当初白云道人说的话吗?

 

****************************苇魅BGM10***************************

 

柳母:记得,他说,行儿以后会是状元之才,可是行儿现在分明……

(不急,音乐够)

老太太:五女换一子,一死,二缺,三四不落地,第五不成型,必得行。你忘了吗?(炽热)道人道法高深,他说的就一定会应验,我们牺牲了五个女儿,这不后脚你就有行儿了吗?道人说行儿日后会是状元之才,就一定会是!只是现下行儿玩心过重,时候未到而已,你们也别急,顺其自然,莫做多余的动作,扰了柳家本该的滔天富贵路

 

(ps:五女换一子,一死,指第一个女儿死,二缺,第二个缺少些什么,柳望儿脑子傻了,缺了聪明,三四不落地,就是第三个第四个女儿出生不能落地就得死,第五不成型,就是第五个在肚子里没成型就得死,必得行,就是说那么做了就一定会得到一个柳君行)

 

【1:39切换音乐起】

 

(柳君行和苇女是混响,柳父和柳母不混响,两组同时或者交错进行,需要妹纸配合,要那种扭曲混乱喘息的感觉)

 

柳父:(与柳母行房,年老力不从心的那种)嗯……为什么不能再生一个孩子?我不要儿子了,女儿也可以,再给我生一个孩子吧!

 

柳母:(哭)我生不了,再也生不了了……

 

柳君行:(混响,眼眶赤红,陷入不正常的兴奋,掐着苇女的脖子冲撞)你给我下药了是不是?为什么你的身体总是让我这么兴奋!嗯……想做死你,做死你!

 

苇女:(混响,如木偶一般的随他动作,从头到尾望着他)我死了……已经……死了

 

(以下四人都混响)

 

柳父:(突然将她翻了个身,背对着自己,一边闭着眼哭,一边动作)我对不起盼儿,对不起望儿,对不起我的五个女儿……我该死

 

柳母:(突然抓起枕边刚解下的发簪,随着背后的动作,划着自己胸前,划出一道道不深,但是流血的痕迹,兴奋的流着泪喘息出声)有感觉……这样好有感觉……

 

柳君行:(兴奋的动作,掐着她脖子的手越来越用力)大声一点,叫出来,苇女,我想听你大声叫出来

 

苇女:你不是……不喜欢女人那样吗?

 

柳君行:(不正常的兴奋,手劲再次加大)现在想了,好想听,大声叫出来好不好?(暴躁)为什么不叫?为什么不叫?我好难受,苇女,你叫出来让我舒服好不好,(没发现身下的人已经没了生息)苇女……你脖子好细,身体好冰,(一口咬在她脖子上,释放)啊……

 

*********************************苇魅BGM11**********************************

 

柳父:(一声尖叫,狼狈的从柳母身上跌下,惊颤)血……你怎么会流那么多血?

 

柳母:(迷乱,扣自己胸前被发簪划破的伤口)老爷,这样……好有感觉

 

柳父:(颤抖)疯了,你这个女人疯了……(0:20跌跌撞撞的穿好衣服跑出去)

 

柳君行:(发现了苇女不对劲)苇女?(伸出手探向她鼻息,倒抽一口气)死了?(喃喃)苇女,我还没想这么快让你死的(脸贴在她赤裸的胸口)我还没厌倦你呢,你怎么就死了呢

 

【听会音乐,手动点音乐停,不要音乐】

 

(接下来的几天,众人发现柳家老爷夫人和少爷都不太对劲,那个苇女也失踪了)

 

丫鬟1:(老太太兼)这几天,你有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啊

 

丫鬟2:(女主兼)老爷好像总躲着夫人,夫人也没事待在自己房间不出来了

 

丫鬟1:偷偷告诉你啊,我在夫人房间收拾的时候,老发现夫人床上有血!

 

丫鬟2:啊?有血!夫人这个年纪还……

 

丫鬟1:谁知道啊,反正总觉得都怪怪的,还有啊,这些天少爷也是每天哈欠连天,那个苇女也不见了

 

丫鬟2: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府上失踪女子又不是第一次了,这个咱们别管

 

********************************苇魅BGM12*************************************

 

(以下梦境,混响)

 

柳君行:(打开一扇门,传来女子的痛呼声)

 

年轻柳母:啊!生出来了吗?

 

稳婆(女主兼):夫人,是个大小姐

 

老太太:取名柳盼儿吧,也许第二胎就是个男孩儿了

 

柳君行:柳盼儿,就是我哪个死去多年的大姐吗?

 

【0:33走着,又推开一扇门】

 

柳君行:(看见一个巧笑嫣然的女子)苇女,你怎么在这儿?

 

柳盼儿:嗯?什么苇女,我叫柳盼儿,你就是我六弟吗?

 

柳君行:(愣住)柳盼儿……(0:55伸手想触摸她,猛然被拉入另一个地方)啊!

 

柳母:(着急)娘,望儿她额头好烫,大夫什么能时候过来啊

 

老太太:小小风寒而已,喝点药就好了,看什么大夫!这点程度还能烧成个傻子不成?

 

柳君行:原来二姐看起来就跟失了智似的,是真被烧坏了脑子,这做梦还能看到以前发生的事?

 

【1:34继续神秘转场】

 

柳母:(哭泣)我的女儿!我的女儿呢!

 

老太太:什么女儿!在没有生下儿子前,你没有女儿!

 

白云道人(柳父兼):老夫人若想要孙子,贫道倒是有一法,就看老夫人敢不敢了

 

老太太:谁在外面?抓住她!

 

柳盼儿:(挣扎)放开我!你们放开我!

 

老太太:盼儿,你都听到了

 

柳父:娘,不可以,盼儿是我的大女儿,她已经长大成人了,不是那些没出生的孩子,这个不可以!

 

老太太:你没听道人说的吗?以后我们柳家的孙子是个状元之才,盼儿这是在为我们柳家做贡献!祖宗都会感激她的!

 

柳父:(听见这,有些犹豫)盼儿……你委屈一下吧,你替你爹娘想想,我们已经这个岁数了,再生不出儿子,柳家就要绝后了啊

 

柳盼儿:(希冀的看向娘)娘……你呢,你也认为儿子那么重要吗?非儿子不可吗?盼儿也可以考状元的,夫子都说了,盼儿比许多男子成绩都要好的

 

柳母:(躲闪她目光)盼儿……女子,是不能参加科举的

 

柳盼儿:(笑出声)呵呵……(冷眼望着这一切)五女换一子,一死,二缺,三四不落地,第五不成型,必得行,呵呵……柳家,你们不会有儿子的。(发狠)我用性命诅咒你们,柳家永远留不下一个香火!

 

老太太:(怒)来人,给我把她嘴堵住!

 

【4:18门关上,无音乐】

 

苇女:她最后还是死了

 

柳君行:今天这个梦倒真是奇怪

 

苇女:公子的梦中有我呢

 

柳君行:(抱住)苇女,我没想弄死你的

 

苇女:我知道

 

柳君行:这些天我都没兴致碰女人了

 

苇女:因为你的身体,已经被我圈上记号了呀

 

柳君行:好奇怪,我竟然有点想你

 

苇女:(温柔)那你没事睡一觉,来梦中陪陪我,好不好?

 

柳君行:(贪恋的嗅她的气息)好

 

(过了一段时间后)

 

【5:33雨声入】

 

老太太:大夫,怎么回事?行儿这几日怎么老是嗜睡不醒?看起来脸色也疲累得很

 

大夫:(柳父兼,面色不好)这……这不对啊……

 

老太太:什么不对?

 

大夫:(再三把脉)这脉象……是精气流失,命不久矣啊

 

老太太:(差点晕倒)你说什么?行儿这几日我都派人看着他的,绝对没有碰过女人啊!

 

大夫:这……兴许是老夫才疏学浅,老夫人还是另请高明吧

 

(梦境转场,混响)

 

柳君行:(喘息着倒在一边,贤者时间)苇女,我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苇女:(吻他的额头)累了吗?

 

柳君行:(摸着她脸)苇女,我怎么觉得,你的脸有点变了

 

苇女:嗯?变得怎么样了?

 

柳君行:(皱眉)有点眼熟

 

苇女:(手指划过他胸膛)有点像你了,(笑)传说两个经常在一起的人,就会变得越来越像

 

柳君行:(一把拉过她的手,翻身压下)夫妻相是吗?哈哈,那还不继续履行你妻子的义务?

 

(以下一番和谐)

 

(丫的不要吐槽我h了!我想表达的是一种迷幻扭曲的感觉!!不是纯h!!)

 

【7:48转场】

 

丫鬟:(女主兼)不好了!老爷,老夫人,夫人她快不行了!

 

老太太和柳父一起:什么?!

 

(赶过去)

 

柳母:(面色不正常的红润,划着自己身上)嗯……有感觉……

 

柳父:(一把夺过她的发簪)你在干什么?!

 

柳母:(失控)我要生孩子!把东西还给我,我要生孩子!

 

柳父:这是簪子!你看清楚!你怎么靠它生孩子!你疯了是吗?!

 

柳母:(嘶吼)那你能让我生孩子吗!我要儿子,不要女儿了!(哭)女儿都会死,我不要女儿了(突然吐出一口血)不对,我也不要儿子了,我要盼儿,我只要盼儿就行了(努力坐起来,向虚空伸出手)盼儿……对不起……娘错了……娘……错了……(卡不上也不要紧,摔下床,断气)

 

柳父:(愣住,突然大喊)大夫!大夫呢!

 

老太太:大夫,怎么样?

 

大夫:(柳父兼,摇头)人已经去了,郁结而终,心病,没去也治不了的

 

(以下混响)

 

柳君行:(正运动着,突然一个凌乱,剧痛)怎么回事?好痛

 

苇女:(冷眼看着他)你又走一个血亲了

 

柳君行:(痛得流冷汗)什么血亲?

 

(突然一阵哀乐响起,隐约传来哭丧声,这块剩下CV隐隐约约哭丧下)

 

柳君行:(这些天一直浑浑噩噩的神智突然清醒了一些)谁死了?你告诉我,谁死了?这是哪儿?我怎么会在这儿?(看见她脸)苇女?不对,苇女已经死了,你怎么跟苇女长得那么像?

 

苇女:(赤裸着站起身)你仔细看看,我现在,长得真的是像苇女吗?

 

柳君行:(看着她。一股莫名的惊悚越来越重)你……你……

 

苇女:(回旋混响)我长得,不是更像你了吗?柳君行……

 

柳君行:(倒退,发现四周一片虚无)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苇魅BGM13****************************************

 

苇女:我是谁……(慢慢靠近,变成柳盼儿的脸)我是柳盼儿……你大姐吧,(变成一张血淋淋的婴儿脸,又是逐渐变化)也是你三姐,四姐……(又变成一张没成型的婴儿脸)还有你五姐,不过很可惜啊,她们还连名字都没有,(继续变)这张脸你眼熟吗?

 

柳君行:(颤抖)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发现自己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她靠近)

 

苇女:(0:44拿出刀,割去自己双 * )这个女孩儿的名字 你肯定都不记得了,她叫香儿,不过这个死相你应该会记得的,她当时叫得真惨

 

柳君行: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苇女:怪物?对,也没错,我是那些女子的怨恨凝成的一个怪物,应该是一只魅,我有她们每个人的记忆,但我有新的名字,我给自己取名苇女,(笑)不过我好像忘记告诉你我的姓了,我姓莫,我叫,莫苇女,莫为女。

 

*******************************苇魅BGM14************************************

 

【跑步声,无音乐】

丫鬟:(柳母兼,冲进来)老爷,不好了!

 

柳父:(心力交瘁)夫人的丧事不是已经办好了吗,又出什么事了(突然惊起)是行儿出事了?

 

丫鬟:不……不是少爷……

 

柳父:(松一口气)那是……

 

丫鬟:是老夫人晕倒了!

 

(继续混响)

【0:27音乐起】

 

苇女:生而为女,真的很痛苦,她们都不想再为女子了

 

柳君行:不要杀我……

 

苇女:(歪头)你也会害怕吗?

 

柳君行:(颤声)我不想死

 

苇女:她们也不想死

 

柳君行:不要杀我,我错了,我再也不做坏事了,你放过我吧,我会派人给他们重新厚葬的!对了,有个道士说我未来会是状元之才,你放过我,我去考状元,造福百姓,真的……你放过我!

 

苇女:(似是犹豫)真的吗?

 

柳君行:(刚张口)真……(1:21突然身下一阵剧痛)啊!

 

苇女:男人除了没胸,就是比女人多了这个东西吧,公子,给我好不好?我把胸已经割掉了,就差这个了,你把你的这个给我好不好?今后,我就是男子了(伸手抚过自己的脸,和柳君行赫然有八分相似,然后是胸和下身)好了,安上了,不对,声音也要变

 

柳君行:(其实是苇女了)公子,我像你吗?

 

柳君行:(瞪大眼,不可置信,还是痛得发颤)你要干什么……

 

柳君行:(苇女,笑)我是柳君行,未来的状元之才哦

 

柳君行:(明白了她要干什么,惊惧)不……不可以……

 

柳君行:(苇女)你以男儿之身,享受了那么久的快乐,接下来,你也做做女子好不好?

 

柳君行:(刚想大喊)不……(突然发现自己声音变了)

 

苇女:(其实是柳君行了)不……我的声音……我的声音怎么变了?!

 

柳君行:(苇女)我了解你的一切,你也了解我的一切啦,很公平了哦,(笑,回旋)今后,我是柳君行,你是莫苇女

【听会音乐】

(回到现实)

 

【3:44雨声入】

 

老太太:(重病)行儿……我的行儿呢?

 

柳父:娘,行儿他还昏……

 

柳君行:(苇女)祖母,我来了

 

老太太:(颤抖的捉住他手)行儿,祖母……不行了,你要……好好的……继承柳家,将来……考上状元

 

柳君行:(苇女)我想和祖母单独说会话,爹,你们先出去吧

 

*********************************苇魅BGM15************************************

 

(众人离开脚步声后)

 

(离开)

 

老太太:(濒死)行儿,柳家……就靠你了……

 

柳君行:(苇女,礼貌)真遗憾,您这就要死了吗?

 

老太太:(愣住)行儿……

 

柳君行:(苇女,礼貌,温和)我还什么都没做,没想到您就要死了,您一生霸道自私,杀死自己四个亲孙女,再弄傻一个,然后纵容亲孙子残害无辜少女数名,又逼死自己的亲儿媳。您的亲儿子也是对您敢怒不敢言,您这么坏的人,怎么就是寿终正寝呢?我本以为还可以报复您的,可是您居然现在就要死了。

 

老太太:(睁大眼,喘不过气)你……你……

 

苇女:(望着她,突然变成一个女声)祖母,柳家是不会留下一个香火的,但是状元之位,盼儿绝对会给您带回来的,您泉下有知,可要好好保佑您的孙子

 

老太太:你……你是……(眼睛睁到最大,断气了)

 

柳君行:(苇女,抹泪)来人啊,祖母去了,准备后事吧

 

(2:32街道环境入,几月后,状元游街)

 

 

女子1:(在楼上向下看,柳母兼)哇,是柳状元过来了,柳状元看我!看我!(扔手帕下去)

 

女子2:(老太太兼)柳状元真的好英俊哦,学识又那么过人,要是能嫁给柳状元就好了

 

女子3:(女主兼)可惜了,柳状元刚高中,就传出柳老爷中风的消息,圣上亲赐的状元府他们还没搬迁呢,还有那辆豪华马车,啧啧,看来柳老爷是享不了儿子的福了

 

女子1:那不正好,有车有房,父母双亡,嫁过去正好

 

女子2:你这人怎么这么恶毒啊

 

女子1:我恶毒什么呀,你是不知道,我听我祖母跟我说的,他们家当初是有多少腌臜事!也就一些长辈们知道

 

女子2:什么事儿什么事儿,你给我说说……(声音逐渐淡去)

 

********************************苇魅BGM16********************************

 

苇女:(柳君行,突然冲出来大吼)她不是柳君行!我才是!我才是真的柳君行!她就是个不男不女的怪物!她是怪物!

 

官差:(柳父兼)你这乞丐婆滚远点儿!

 

路人:(都来吧)哎哟,这哪儿跑出来的疯子,走走走,别挡着人家柳状元的路!

 

【0:30转场】

 

柳君行:(苇女)爹,喝药吧

 

柳父:(眼歪嘴斜,口齿不清)你……你不是……行儿

 

柳君行:(苇女)(温和,喂药)嗯

 

柳父:(老泪纵横)盼儿……

 

柳君行:(苇女,一顿)我也不是盼儿。(放下碗,看着碗中倒映的自己的脸)我谁都不是

 

柳望儿:(女主来,从桌下探出头,望着她,呆滞)是……姐……姐

 

柳君行:(苇女,摸着她头)嗯,是姐姐

 

柳君行和苇女的声音一起:(混响)下一个,又会将谁取代?

 

【音乐变大】

 

结束语:憋了几个月没写,然后……额,笑容逐渐变态,咳咳,我上一个本还是很清新的,(原配广播剧已出,欢迎大家收听哦)或者直接喜马拉雅搜妖奈奈,即可收听更多作品

 

2019.07.13

 

qq群:290557787

喜欢本宝宝的进哟,无感和讨厌本宝宝的就不要进啦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