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89】普本·极乐第一期

作者: 妖奈奈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注明出处转载】 普本 / 古代 字数: 9201
1055
45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2男4女
作品简介

世间极乐是谓何? 当你什么都没有了,她却还在时,便谓极乐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15-07-19 18:57:32
更新时间 2021-02-23 13:52:1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沈逸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龙昭云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月娘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彩衣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皇后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展开

简介:世间极乐是谓何? 当你什么都没有了,她却还在时,便谓极乐(先说好,此本微h)

 注:剧本为原创作品,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暂不开放广播剧授权,但现场pia戏录音随意,只要你们标上作者名(重点!),不用于商业用途(重点!),我就不管你们传哪儿去,也不用来问我

****************

*编剧:妖奈奈

****************

(基本2男四女就够了,汉纸沈逸一个,龙昭云一个,剩下的男性龙套随便来个兼,妹纸月娘和绿衣为一个,彩衣和青衣为一个,皇后和蓝衣,牙婆子为一个,最后刘大娘,紫衣为一个,这样分配是最不冲突的,大多龙套,只有几句话)

沈逸:(本该是皇子,从小在偏僻山村长大,渴望权利,富贵,内心自负又自卑,青年音)

月娘:(沈逸的妻子,与他从小一起长大,温婉贤惠音)

龙昭云:(太子,华丽公子音,阴狠毒辣)

彩衣:(七彩楼老鸨,虽是老鸨,但姿色更盛花魁,风情万种,心狠手辣,是皇后心腹,妖娆妩媚音)

皇后:(城府深,高贵大气御姐音)

紫衣:(花魁之一,心地善良,曾是大家闺秀)

赵俊阳:(龙套,纨绔公子哥,龙昭云的狗腿子)

刘大娘:(龙套,大妈音)

绿衣:(花魁之一,龙套)

青衣:(花魁之一,龙套)

蓝衣:(花魁之一,龙套)

牙婆子:(龙套,拐卖年轻女子,大妈音)

伴奏:打雷下雨声

(彩衣此时是十五岁)

皇后:(握紧帕子)怎么样,柔妃生出来没有?

彩衣:娘娘放心,现在还没有,即使有,奴婢也会让她变成没有

皇后:(疲倦)彩衣,幸好有你,你跟在本宫身边多少年了

彩衣:回娘娘,奴婢从五岁起便跟着娘娘,今天不多不少,正好是十年

皇后:十年了啊,想当初本宫刚进宫那年,也是如你这般大,现在老了

彩衣:娘娘不老,仍是如二八年华那般好看

皇后:呵呵。。。。你不用说些好听话了,若本宫不老,皇上又为何屡次去宠幸那柔妃?她不过才进宫一年,就被封为了贵妃之位,如今,便要生下龙胎了

彩衣:娘娘,稳婆那边奴婢已经安排好了,她不会有这个机会,娘娘现在正怀有龙胎,不可多想,快早些歇息吧,娘娘放心,当今太子,只能是娘娘您的孩子

旁白:大元23年,皇帝最宠爱的柔贵妃诞下一名死胎,后因出血不止而亡,二十年后

bgm:陈悦_妆台秋思_纯音乐版

月娘:(呼喊)阿郎,吃饭了

沈逸:好嘞,就来(过了一会儿)今个儿什么菜啊,怎么又是野菜?

月娘:(低头)阿郎,家里已经没有米了,这野菜还是刘大娘给我的

沈逸:(握住她手)唉,月娘,我知道这些日子让你养家真是委屈你了,可马上就要秋试了,我必须安心备考,等高中了,我定让你过上好日子,再也不让你受一分委屈

月娘:(感动)阿郎,不委屈,只要和阿郎在一起,月娘怎样都不委屈,月娘只盼阿郎日后有所成就,不会忘了月娘

沈逸:傻瓜,我有这么个温柔贤惠的娘子,怎舍得忘了

月娘:嗯!阿郎,再有几日你就上京了,快些吃饭吧,别饿坏了身子

沈逸:(难以下咽)这。。。唉,算了,我不饿,你吃吧,我再去温下书(离开)

月娘:阿郎!唉,阿郎又要背书,又不吃饭,如此下去,怎受得了啊,不行,我得想个法子

。。。。。分割线。。。。。

月娘:这河水不深,应该能抓到鱼吧(小心下水,摔倒)啊!咳咳。。。。幸好水不深,鱼儿,你在哪里呀,求求你快出现吧,(惊喜)原来在这儿,嗯!抓到你了吧,呵呵。。。小鱼儿,对不起了,为了我家阿郎,我只有对你下手了,你放心,我动作很快的,不会让你感到痛的

沈逸:(背书)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唉,好饿啊

月娘:阿郎,阿郎,你看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沈逸:都说了我背书时别打扰我,你。。。鱼?你哪儿来的银子买鱼?

月娘:这是。。。这是刘大娘送我的,阿郎肯定饿了吧,我这就去给你做(内心)阿郎七尺男儿,若告诉他这是我下水抓的,定是会伤了他面子

沈逸:(高兴)好好好,你快去做吧,我要清蒸鱼头,红烧鱼身

月娘:嗯,阿郎稍等一会儿,很快就好

。。。。。分割线。。。。。

沈逸:(睡着说梦话)嗯。。。好吃,肉,好吃。。。

月娘:(内心)阿郎这些日子定是饿坏了,我明日再去多抓几条吧

伴奏:犬夜叉_穿越时空的思念

沈逸:月娘,你身子弱,送我到这儿就可以了,快回去吧

月娘:(病弱)咳咳。。。我没事,月娘想再多看阿郎一会儿

沈逸:身子都这样了还逞强,快回去吧,秋试用不了多长时间的,没多久我就回来了

月娘:嗯,咳咳。。。。阿郎,这是我做成的鱼干,你且带在身上,饿了就吃,还有,这是我给你做的衣裳,现在虽不比冬天,却也有几分寒气,你多穿几件,咳咳。。。。别受凉了

沈逸:(微微有些不耐烦)我知道了,都这么大人了,又不是小孩子,人家都看着我们呢(温柔)乖,快回去吧,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月娘:嗯,阿郎,你一定要好好保重,月娘等你回来

沈逸:知道了,我走了(离开)

月娘:咳咳。。。。阿郎,早些回来,咳咳。。。

刘大娘:哎哟,傻姑娘哟,风这么大,你还站在这儿干嘛

月娘:咳咳。。。阿郎还没走远,我想他一回头,就能看见我

刘大娘:真是个傻姑娘,你天天去河里给他抓鱼也不告诉他,现在受了凉,病得这么重也不知道去看大夫

月娘:阿郎上京需要用银子的地方太多了,我这病睡个几日,出些汗就没事了,谢谢刘大娘关心,咳咳。。。。

刘大娘:(摇头)唉,傻呀,这么好的姑娘,希望你相公别负了你

月娘:不会的,阿郎不是那样的人

刘大娘:希望吧,京城那个地方,可不一般呐,听说村长家的那个女婿就是去了京城,结果在那被一个富家小姐看上了,就再没有回来过了,男人啊,信不得。。。(逐渐远去)

月娘:阿郎不会负我的,定不会

伴奏:仙剑奇侠传_玉满堂

龙套1:卖包子嘞,新鲜出炉,热腾腾的包子嘞

龙套2:冰糖葫芦,两文钱一串,诶,公子,看你一表人才,风姿卓众,一看就是个有福气的,要不要来一串?

沈逸:(摸了摸口袋)呃。。。谢谢,不用了,待我他日高就,定买你这一串糖葫芦

赵俊阳:哈哈哈。。。太。。。呃,公子,您看这人,定是又从那些穷乡僻壤来上京赶考的,真不知道现在的一些穷酸书生怎么想的,真以为到了京城,就能考上状元了?哈哈哈

龙昭云:(冷漠)闭嘴!

(音乐停)

赵俊阳:呃。。。公子?

龙昭云:回宫!(离开)

伴奏:纯音乐_紧张悬疑

龙昭云:儿臣参见母后

皇后:起来吧,说吧,有何事?

龙昭云:儿臣今日遇见一个人

皇后(喝茶)他惹到你了?

龙昭云:没有,但他长得很像母后一个故人

皇后:谁?

龙昭云:柔妃

皇后(杯子碎声)你说什么?他长得像谁?

龙昭云:柔妃

皇后:不可能!柔妃那个贱人早就死了!她不可能还活着!

龙昭云:儿臣知道他不可能是柔妃,因为今日儿臣遇到的是一个男人

皇后:男人?长得像柔妃的男人,怎么可能?你会不会是看错了?

龙昭云:儿臣从懂事起,母后就整日给儿臣看柔妃画像,告诫儿臣,这是母后您的死对头,但凡遇到一分与柔妃相似之人,就杀无赦,今日遇到的那个,与柔妃至少有七分相似,儿臣怎么会看错?

皇后:(踱步)七分相似?七分相似。。。难道是。。。不,不可能,那个小杂种出生就被稳婆掐死了,不可能是他

龙昭云:母后在说什么?什么小杂种?

皇后:不行,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柔妃都死了二十年了,皇上还是对她念念不忘,如果那个小杂种真的还活着的话。。。不行,(停住)云儿,你过来,母后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龙昭云:母后请讲

。。。。。分割线。。。。

赵俊阳:太子,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龙昭云:七色楼

赵俊阳:哦~原来太子是想彩衣妈妈了,不过也是啊,彩衣妈妈都年过三十了,居然还是那般年轻貌美,要我说,花魁都及不上她

龙昭云:(冷声)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赵俊阳:呃。。。是,小的多嘴,小的多嘴

伴奏:胡伟立_丽春院

彩衣:哟,张老爷来了,来来来,您里边儿请,要橙衣是吧,行,看您是常客的份儿上,橙衣,给我好生招待张老爷,呀,王公子也来了,快请快请,您要紫衣姑娘啊,实在不好意思,今天红橙黄绿青蓝紫几位姑娘都有客了,您只能下次再来了

龙昭云:彩衣妈妈的楼里不管什么时候来,都是供不应求啊

彩衣:(妩媚)呵呵。。。龙公子来了,什么人都得靠边儿站不是,四楼,请

龙昭云:呵呵。。。。(上楼)

赵俊阳:那我呢?

彩衣:你?呵呵。。。。你就在下面等着吧(上楼)

伴奏:纯音乐_紧张悬疑

彩衣:参见太子殿下

龙昭云:这里是七色楼,不用多礼,看来母后让你建立七色楼,果然不错

彩衣:谢殿下夸奖,七色楼能有现在的成就,离不开娘娘和殿下

龙昭云:无事不登三宝殿,你既已离开皇宫,就不方便再进去,所以母后让孤来问你,当年柔妃的儿子,到底死了没有?

彩衣:当年接生的都是属下安排的人,稳婆还把孩子的尸体抱给属下查看了的,那个孩子不可能活着

龙昭云:(冷漠)世上没有绝对的不可能,这画上的男人,孤要你三日之内查清楚他所有的事,父皇已经老了,孤不想在继承皇位的时候又冒出来一个父皇最宠爱的女人生下来的孩子,威胁到孤的地位,你明白吧?

彩衣:是,属下明白

龙昭云:下去吧

彩衣:是

bgm:仙剑奇侠传_玉满堂

旁白:秋季,收获的季节,亦是所有寒窗苦读的学子们验证实力的时候,京城,三年一度的秋试,于八月九日正式开始

沈逸:(内心)这次考试的题目也不过如此,这状元之位,应该有九成把握了,啊(被撞到)

龙昭云:对不起,兄台没事吧

沈逸:无事(继续走)

龙昭云:兄台且慢!

沈逸:(停下)嗯?

龙昭云:看兄台刚从考场里出来,不知此次题目难度如何,不瞒你说,在下是去年考试落榜的,本想今年再考,谁知家中老母恰巧在今年给我指了一门婚事,无奈,只好明年再考了,到底还是心有不甘呐

沈逸:只要勤加苦读,其实题目也不是那么难

龙昭云:哦?那看来兄台是很有把握了?相逢既是有缘,不如兄台与在下去小酌几杯,正好讲讲这考试题目

沈逸:这。。。恐怕不妥吧

龙昭云:有何不妥,我这人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结交朋友,兄台莫不是看不起在下?

沈逸:不是不是,只是。。。。

龙昭云:(打断)既然不是,那就陪在下去喝几杯吧,走吧,在下请客

沈逸:这。。。。好吧

伴奏:胡伟立_丽春院

彩衣:哟,今个儿什么风把龙公子都吹来了,还带来这么俊俏的一个郎君?

沈逸:(内心)媚眼含羞合,丹唇逐笑开。风卷葡萄带,日照石榴裙,世间竟有如此妖娆美丽的女子

龙昭云:彩衣,把最好的酒拿上来,今日我要好好招待。。。。对了,我姓龙,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

沈逸:(回神)啊?咳。。。在下姓沈名逸,龙公子,我们不是去喝酒吗?怎么来。。。

龙昭云:哈哈哈。。。沈兄弟这就不知道了吧,要说京城最好的酒可不是在酒馆,而是在七色楼彩衣妈妈这里呢,是吧,彩衣妈妈?

彩衣:(妩媚)呵呵。。。感情龙公子是把我们这儿当酒馆了?

龙昭云:怎么?不行?

彩衣:呵呵。。。只要龙公子有银子,您就是把这儿当家都行

龙昭云:好,彩衣妈妈,这可是你说的,爷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银子,诺,一千两,把最好的酒拿上来,今日我要好好招待沈逸兄弟

彩衣:好嘞,两位公子慢聊,彩衣这就去准备酒水(离开)

沈逸:(震惊)一千两?这。。。这也太。。。

龙昭云:(内心冷笑)哼,才一千两就受不了了,不管他是不是那人,看样子也成不了多大气候(豪爽)哈哈哈。。。沈兄弟怎的如此大惊小怪,彩衣妈妈的酒一般人可是万两难求啊,现下一千两就喝到一口彩衣妈妈的酒,说出去都没人信呢

沈逸:(内心,握拳)这姓龙的到底是什么人,出手这么阔绰,这就是富贵吗?如果有一天。。。

龙昭云:这彩衣怎么还不上来,我下去看看她在做什么,沈兄弟,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沈逸:啊?哦,好的

伴奏:纯音乐_紧张悬疑

彩衣:太子,怎么样?

龙昭云:不足为惧,你查清楚了吗,他到底是不是?

彩衣:属下已经查清,太子殿下请看(一封书信)

龙昭云:(看完,嘲讽)哼,原来生的竟是双胞胎,掐死一个放走一个,没想到那稳婆也是个心善的

彩衣:那稳婆二十年前就该死的,不过娘娘怕皇上怀疑,所以没有当时对她动手,结果她带着孩子逃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村,后来因病去世了,那孩子是被当地一些老人扶养长大的,有一个妻子,叫月娘,都是普通人家,成不了威胁

龙昭云:是成不了威胁,不过谁叫他出现在了孤面前

彩衣:那这次科举,殿下要不要在其中。。。。

龙昭云:(勾唇)不用,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爬得越高,摔得越惨,他那个贱人娘抢了母后的宠爱,那孤就替母后报仇好了,无聊的日子过够了,正好有个新玩具出现,怎么能错过呢?呵呵。。。去,把绿衣,青衣,和蓝衣,紫衣都叫上来

彩衣:是

伴奏:青狐媚伴奏

龙昭云:沈兄弟,久等了,来,几位美人,给沈兄弟斟酒

绿衣:(妩媚)公子,奴家给你斟酒

沈逸:(尴尬)这不妥,多谢姑娘,在下不喝酒

青衣:公子莫不是嫌弃小女子?

蓝衣:公子,喝嘛,来,奴家喂你喝

沈逸:不。。。几位姑娘请自重,龙公子,这。。。

(下面对话期间几位妹纸注意配合,自行加台词灌酒)

龙昭云:哈哈哈。。。沈兄弟这般推辞做甚?七色楼的三位花魁都围绕着沈兄弟,此等艳福,一般人可是求之不得啊

沈逸:(艰难)在下家中已有妻子,不可。。。不可负她

龙昭云:这有什么?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是理所当然,莫非沈兄弟还怕自家夫人不成?

沈逸:当然不是!只是。。。只是。。。

龙昭云:常言道,有花堪折直需折,莫带花落空折枝,男人嘛,要学会享受,如今美酒,美人尽在,难道沈兄不想尝尝这人间极乐?

(注意配合)

绿衣:(吐气如兰)还是公子的夫人比我们美?公子嫌弃我们?

青衣:公子,让奴家好好服侍公子

蓝衣:(轻舔耳垂)公子,是你夫人美,还是我们美

沈逸:(难受)。。。。你们。。。你们美,啊,不。。。不可以。。。

龙昭云:呵呵。。。紫衣,过来

紫衣:是

龙昭云:衣服脱了

紫衣:(咬唇)是

龙昭云:(直接开始)嗯!说,舒不 * 服?

紫衣:(痛苦)啊!舒。。。。 * 服

龙昭云:(抵到墙边)沈兄,看好了,美人是该怎么对待的,(毫不怜惜)嗯。。。

紫衣:(隐忍痛苦)公子。。公子 * 点,啊。。

(龙昭云和紫衣,蓝衣和青衣,绿衣和沈逸,三对同时开始)

青衣:公子既然不愿,那奴家不勉强公子了(亲吻蓝衣)蓝衣,过来,啊。这里。。。就是这里。。。再重一点

蓝衣:青衣。。。青衣。。。

绿衣:(抚 * 自己)嗯。。。公子。。。。过来啊,你看龙公子和几位妹妹们都好舒服呢,公子不想要吗?

沈逸:(吞口水,呼吸急促)不。。。。不可以。。。。

绿衣:公子,来啊,公子。。。公子。

沈逸:(忍不住了,扑过去)嗯。。。不行了。。。啊。。。* 服。。。好 * 服

青衣蓝衣一起:(相视一笑)呵呵呵。。。公子,让我们一起服侍你吧

沈逸:世间极乐。。也不过如此了吧,嗯。。。

旁白:大红的纱帐飞舞,奢华的房间内,几具交缠的肢体,阵阵低吼娇吟声,构成了一副最 * 糜的画面

伴奏:董贞_朱砂泪

旁白:从来薄幸男儿辈,多负了佳人意。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月娘:咳咳。。。。阿郎,陌上花开,君可缓缓归矣?

刘大娘:傻姑娘,别等了,他是不会回来了

月娘:不会的,咳咳。。。阿郎许是有事耽搁了,再等些时日,他定会回来的

刘大娘:唉,你还要骗自己到什么时候?你等了他半年,他要回来早回来了

月娘:咳咳。。。(收拾东西)大娘,谢谢你这半年来的照顾,我要走了

刘大娘:走了?你要去哪儿?

月娘:京城

刘大娘:你要去京城?你这身子去京城怕是半路就病倒了,唉,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月娘:我要去找阿郎,哪怕他负了我,我也要他亲口告诉我

刘大娘:唉,痴子,傻子,你这孩子固执得很,我也劝不了你,这些银子,你拿着吧

月娘:这不可,大娘已经照顾我很多了

刘大娘:拿着吧,你也是个可怜的,唉,如果找不到还是怎么的,就回来

月娘:(含泪)嗯,谢谢大娘,我走了,大娘保重

刘大娘:唉,保重

月娘:(独白)那是我第一次离开从小长大的村庄,第一次去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我只想知道,我的阿郎为何还不回来,即便是他真的负了我,我也想找到他,亲耳听到那一个答案,我的阿郎,是否被外面的繁华世界迷了眼?是否忘记了在遥远的地方,还有一个苦苦等待他的月娘?

bgm:纯音乐_紧张悬疑

月娘:(病弱)咳咳。。。这里,便是京城吗?人海茫茫,我去哪里找阿郎?(问路人)大娘,请问你见过一个个子高高的,长得很瘦,但是很俊朗的公子吗?他叫沈逸

牙婆子:(打量了下月娘,内心)这姑娘长得虽不是美如天仙,好歹也算是清秀,如果能送去七色楼,也能值个好几两银子吧(装做疑惑)呃。。。。好像有点印象

月娘:真的吗?大娘见过我家阿郎,阿郎已经半年没回去了,大娘知道阿郎在哪儿吗?

牙婆子:嗯。。。让我想想。。。。(内心)这姑娘一看就是从乡下来找情郎的,既然半年没回去,不是出事了就是变心了,那她在京城肯定也没什么认识的人,这就好办了(热情)啊,我想起来了,前些天我儿子带回来一个公子,说是他朋友,还在我家喝酒来着,就是长得高高瘦瘦的,好像也姓沈

月娘:(惊喜)真的吗?太好了,大娘现在可以带我去看看他吗

牙婆子:(和蔼)小姑娘千里迢迢来找人,肯定累了吧,前面就有家茶馆,先去喝口茶吧,不然你相公看见你这副样子,也心疼不是?

月娘:(口干)大娘说的是,那就谢谢大娘了

牙婆子:(到了茶馆)人有点多啊,我们上楼喝吧,楼上人少,风景也好

月娘:嗯,谢谢大娘

牙婆子:(使眼色)小二,来壶茶,茶叶要上好的,最好能解乏的,听到了吗

小二(可赵俊阳兼,意会)哦,是是是,客官,稍等嘞(过了一会儿)客官,您的茶

月娘:谢谢,大娘也喝

牙婆子:嗯,好的(假装喝下)

月娘:(喝下)这茶真好喝,谢谢。。。(晕眩)大娘。。。。(晕倒)

小二:这次又有好货色了?

牙婆子: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出马,把她装进去,我们去七色楼,从后门啊

。。。。。分割线。。。。。。

彩衣:这就是你们送来的货色?既不是雏,长得也一般,也想往我七色楼送?

牙婆子:(堆笑)呵呵。。。我这不也是没办法嘛,这姑娘虽不是完壁,可胜在气质清纯啊,家世也清白,没什么后顾之忧,现在的男人大鱼大肉吃腻了,不就喜欢换换口味,吃个清粥小菜什么的吗?

彩衣: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行,二十两银子,拿着

小二:才二十两?这也太少了吧

彩衣:嫌少?那十两

牙婆子:(急忙开口)呃,不少不少,二十两够了,够了,呵呵。。。那您慢慢忙,我们就先走了

(拉着小二离开)

小二:(不满)我们就这么走了?

牙婆子:不走你想死啊!你以为七色楼是什么地方?想要银子那也得有命花才行,走走走,那彩衣妈妈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主

彩衣:呵,倒是个聪明人

紫衣:妈妈,那这位姑娘。。。。

彩衣:(轻描淡写)怎么做还要我说吗?

紫衣:(低头)是,紫衣知道了

伴奏:纯音乐_相思风雨中_古筝版纯音乐

月娘:(醒来)嗯。。。。。

紫衣:姑娘醒了?你患了很严重的风寒,这是大夫开的药,姑娘快趁热喝吧

月娘:咳咳。。。。你是。。。这是哪里?我刚才不是在。。。。

紫衣:姑娘还是先喝药吧,有什么话喝完药再说

月娘:(打量了四周,略惊慌)你是谁?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那个大娘呢?我要见她

紫衣:这里是七色楼,姑娘可以唤我紫衣

月娘:七色楼?七色楼是什么地方?

紫衣:(顿)青楼,你已经被牙婆,也就是你说的那个大娘卖进这里了

月娘:(愣住)什么?怎么会。。。咳咳。。

(想出去,被人拦住)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我是被骗的,我要离开!你们放我离开,(哀求)紫衣姑娘,我是来找我家阿郎的,那个大娘说知道阿郎的下落我才跟着她走的,我没想到她竟然是。。。紫衣姑娘,你放我离开好不好,我求求你,求求你了

紫衣:(轻叹)没用的,姑娘,你既已进了这里,就别想着出去了

月娘:(茫然无助)为什么?我是被骗的呀,你们这是强抢民女,我可以去告官的!

紫衣:(幽幽)在这京城,只要你进了七色楼,便是死了,又哪里来得了人敢管?姑娘,听我一句劝,安安分分的呆在这儿,彩衣妈妈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要违逆她

月娘:(挣扎,哭泣):不!我不要!你们放开我!我不要做青楼女子,我还要去找我家阿郎!你们放开我!

紫衣:(哀愁)咱们做这行的,有哪个是愿意的,彩衣妈妈就快来了,你若不想吃苦,还是乖巧点好

彩衣:(推门)怎么样?人醒了没有?

紫衣:回妈妈,已经醒了,正让她喝药呢

彩衣:本以为买她回来是赚钱的,谁道居然是个病怏子:(打量)清醒后看起来倒是不错,别说,有些大老爷还就爱这口的

月娘:(跪下,哭泣)我是被骗来的,求求你们放我离开吧,我已经有阿郎了,我不能留在这里

彩衣:(勾起她下巴)你说放你离开,我就放你离开?呵,你可是我花了二十两银子买来的

月娘:(急切)我可以赚银子还你们的,实在不行我给你们做丫鬟也可以,我可以擦地,洗衣服,再脏再累的活我都可以做的,只要不让我出卖。。。。出卖身体

彩衣:呵,我们这儿不缺打杂的,紫衣,她就交给你了,先调养一个月,一个月后,再拍卖她的初夜(离开)

紫衣:是

月娘:(哭泣)不,我不要。。。我不要!阿郎,你在哪儿?阿郎!阿郎!

紫衣:唉,别哭了,哭也没有用的,刚来的时候大家都哭,可时间久了,也都想开了,其实在这儿没什么不好,只要你听彩衣妈妈的话,她是不会为难你的

月娘:(一直哭)。。。。

紫衣:药冷了,我再让她们去热热,你不用想着逃跑,也不用想着寻死,这一个月,会有人一直看着你,就是沐浴如厕,也会有专门的人跟着,你好好想想吧(离开)

伴奏:悲欢离合戏一场

彩衣:怎么样?一个月已经到了,调养好了没有?

紫衣:回妈妈,已经好了

彩衣:(打量)嗯。。。看起来是好了,你既已入了我七色楼,以前的名字就不需要了,从今天开始,你叫。。。叫秀儿吧,看你长得蛮清秀的,紫衣,叫人给她打扮一下,晚上接客

月娘:(咬唇)我不接客

彩衣:呵呵。。。紫衣,这一个月你还没和她说好?

紫衣:(轻声)妈妈。。。这姑娘倔强得很,还想着她的情郎,死活都不愿意,要不。。。。就让她做个丫鬟吧

彩衣:(似笑非笑)怎么?你同情她?还是想起你自己了?

紫衣:(跪下)紫衣不敢

彩衣:(望向月娘)你不想接客?

月娘:(直视)是

彩衣:呵呵。。。。想不想接客,可不是你说了算,来人,给我把她绑起来

月娘:(挣扎)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彩衣:真是好久没有遇到不听话的姑娘了,小姑娘,知道我都是怎么对付不听话的姑娘吗?

紫衣:(脸色一变)妈妈。。。。你再给紫衣一段时间吧,紫衣一定能劝服她的

彩衣:我已经给你一个月了,紫衣,你让我很失望

紫衣:妈妈。。。

彩衣:(打断)出去!

紫衣:(欲言又止)。。。是

月娘:(颤抖)你要干什么?

(猫叫声)

彩衣:知道这小猫是用来干什么的吗?呵呵。。。你们,给我把这猫放进她裤子里去

龙套:是

彩衣:动手

(凄厉的猫叫声)

月娘:不。。。你们要干什么?(痛苦)啊!啊!不要。。。。不。。。。

彩衣:怎么样?愿不愿意接客?

月娘:(忍痛的呼吸声,不说话)。。。。

彩衣:行,骨头硬,你们,给我继续

(凄厉的猫叫声)

月娘:(痛苦)啊。。。啊!

彩衣:小姑娘脾气很倔啊,停

月娘:(声音嘶哑了)求求你。。。。放了我吧,我不能接客的

彩衣:小姑娘,你情郎真有那么好吗?让你到现在还念念不忘?

月娘:(痛苦喘气)阿郎顶天立地。。。饱读诗书,我怎可给阿郎蒙羞

彩衣:(俯身,盯着她)天真的小丫头啊,你口口声声说着你阿郎的好,那你为何还会孤身来往京城?

月娘:我。。。(闭眼)总之我是不会接客的,此生,月娘生是阿郎的人,死是阿郎的鬼

彩衣:等等,你说,你叫月娘?(站起身,思索)月娘。。。好似在哪儿听过,月娘。。。(停住)你阿郎,可是叫沈逸?

月娘:(愣住)你怎么知道?

彩衣:(突然大笑)哈哈哈。。。有趣有趣,小姑娘,你口口声声说你家阿郎怎样怎样好,那我今晚就让你好好看看,你阿郎,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月娘:(不安)你什么意思?

彩衣:呵呵。。。今晚你就知道了,紫衣,进来

紫衣:(推门)妈妈。。。

彩衣:人还是交给你,带她去上点药,今晚接客

紫衣:可是她的腿。。。

彩衣:不过被这死猫抓了几下而已,上点药就没事了,不影响今晚接客,行了,你给她准备吧,对了,给我把她眼睛蒙起来,嘴巴也堵上(离开)

紫衣:(迟疑)。。。是

伴奏:纯音乐_相思风雨中_古筝版音乐

紫衣:(上药,叹气)唉,你何必呢?我都告诉过你了,在这七色楼不要违逆彩衣妈妈的话,你就是不听,现在白白挨这一顿,很疼吧?

月娘:(抽噎)我是不是永远都不可能出去了?

紫衣:唉!

月娘:(流泪)我要找阿郎,阿郎还等着我

紫衣: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让彩衣妈妈知道了,你又得挨一顿,今天彩衣妈妈还算对你手下留情了,她多的是办法让你痛不欲生,却又留着口气,你就认了吧

月娘:她也这么对过你吗?

紫衣:要怪只能怪我们命苦,从今以后,我就叫你秀儿吧,以前的一切,你也别再想了

月娘:(不安)她最后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

紫衣:我也不知道,这药你吃下去,能缓解痛楚的,我能帮你的,也只有这么多了,你自求多福吧

月娘:紫衣姑娘,谢谢你(内心)阿郎,你究竟在哪儿,阿郎。。。。

伴奏:胡伟立_丽春院

彩衣:哟,龙公子和状元郎来了,来来来,里边儿请,房间我已经给你们准备好了

沈逸:(风流)哈哈哈。。。我们可是听说彩衣妈妈今晚有个新货色才专程过来的?人呢?在哪儿啊?

彩衣:呵呵。。。状元郎消息还真是灵通呢

龙昭云:妈妈,没听到沈兄弟想要美人儿了?赶紧把人带上来啊,莫怠慢了沈兄,哈哈哈

彩衣:状元郎急什么呀,人要待会儿才出呢,这半年来状元郎可是我们七色楼的常客,哪儿敢怠慢啊,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状元郎第一次来我们这儿的时候还不是状元郎呢,要不是我常常见到,怕是都认不出来当年的沈书生就是今日的沈大状元呢

沈逸:(自信)彩衣妈妈说笑了,当年我青涩懵懂,要不是结识了龙兄,哪能知道还有个七色楼如此极乐之地?

彩衣:呵呵呵。。。财富,权利,状元都有了,现在是不是就差美酒和美人了?呵呵呵。。。状元郎可要找个美人一度春风?

沈逸:一度?彩衣妈妈莫不是太小瞧我?

彩衣:嗯?

龙昭云:(暧昧)哈哈哈。。彩衣妈妈,这你可得向沈兄道歉了,沈兄可是。。。梅开几度呢

彩衣:(意会)哦~原来如此,真是不好意思,为了赔罪,今个儿那个美人,我让她好好伺候状元郎,美人就在西厢房哦,状元郎要现在去吗?

沈逸:美人哪有龙兄重要,是吧,龙兄,我们先喝酒去,等品尝完美酒了,再去品尝美人

龙昭云:哈哈哈。。。既然沈兄弟都这么说了,哪儿能不从啊,走,咱们兄弟俩先去好好喝上一壶,再去疼惜美人儿,哈哈哈。。。

彩衣:两位公子说的是,先喝酒去,酒后尝美人,也别有一番滋味啊,呵呵呵。。。

。。。。。。分割线。。。。。

沈逸:(喝醉)嗯。。。来,龙兄,再干。。。干一杯,呵呵。。。去尝美人。。嗯。。。(趴在了桌上)

龙昭云:沈兄弟?你喝醉了?沈兄弟?

(音乐停)

彩衣:(小声)殿下,他已经被权利,富贵和美色迷惑得很深了,与之前判若两人,我们什么时候收网?

龙昭云:呵,游戏,快结束了,让他最后再享受几天吧

伴奏:古剑奇谭_悔夜残恨

沈逸:(醉意)嗯。。。西厢房。。。西厢房。。。

彩衣:状元郎,西厢房就是这里了,诶,状元郎别急啊,先把这个戴上

沈逸:嗯?为什么要蒙着眼睛?

彩衣:这样才更有情趣啊,状元郎不可以摘下来哦,我保证里面的姑娘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呵呵。。。

沈逸:(醉意)嗯。。。不摘就不摘吧。。。爷进去了

彩衣: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就不打扰状元郎了,状元郎请

沈逸:(推门,摸索着进去)嗯。。。美人儿,你在哪儿啊

月娘:(听见推门声音,握拳,内心)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沈逸:(摸索,打酒嗝)嗝。。。。嘿嘿。。。美人儿,原来美人儿在这儿,来,让本公子好好疼疼你

月娘:(震住,内心)这声音。。。他是。。。他是。。。

沈逸:(摸索)咦?绳子?美人儿怎么被绑着?还蒙着眼睛堵着嘴巴?哦,呵呵。。。原来美人喜欢玩这套,来,给本公子香一个(吻脸)

(注意配合)

月娘:(挣扎,口齿不清)唔。。。不要!

沈逸:(酒醉)嗯。。。美人身上的味道好熟悉,怎么美人好像不愿意啊

月娘:(口齿不清)放开我。。。放开我!

沈逸:(酒醉,撕衣服)你竟然敢不愿意?呵呵。。。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当今新科状元沈逸,状元你知道吧,我能要你是你的荣幸

月娘:(震住)沈逸。。。。沈逸。。。。

沈逸:(醉意,兴奋)嗯。。。美人儿,来吧,让爷好好疼疼你

月娘:(口齿不清,痛苦)啊。。。不。。。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不能这么对我!沈逸!

沈逸:(兴奋,那啥)嗯。。。就是这种感觉,这种极乐的感觉。。

月娘:(流泪,口齿不清)阿郎。。。我是月娘,你的月娘啊,啊!。。。你不能这么对我,你会后悔的。。(内心,哭泣)沈逸,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怎么可以?

(以下和谐)

bgm:林心如_倾听我

沈逸:(醒来)嗯。。。。昨晚我好像。。。该死!(解开眼布,内心)嗯?这姑娘怎么一直背对着我?莫非是害羞了,(清嗓子,潇洒)咳咳。。。在下沈逸,昨晚实在喝醉了,有些粗鲁,唐突了姑娘,姑娘没事吧

月娘:(无神,喃喃)。。。。沈逸。。。。。沈逸

沈逸:姑娘听说过在下?(内心)这声音。。好似在哪儿听过

月娘:(慢慢转过头)呵。。。。何止听说过,沈逸,你仔细看看,你真的认不出我来了吗?

沈逸:(震住)月。。。。月娘?

月娘:(独白)我曾无数次想过我和阿郎相遇的情景,可从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青楼女子,和她的恩客,半年后的阿郎,一身华贵的月白长衫,玉冠束发,说不出的俊朗,也,说不出的陌生,那一刻,我清楚的知道,阿郎,已经不是我的阿郎了,他是沈逸,状元郎沈逸

未完待续:我以为我这次可以写完的。。结果我没有,啊多么痛的领悟。。。第二期的话,,,不久的将来,嗯,,,

qq群:290557787

喜欢本宝宝的进哟,无感和讨厌本宝宝的就不要进啦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