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095】 普本·盗墓没有笔记

作者:花影摇馨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12935
23
33
24
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1女
作品简介

下墓者未必盗,却必然有目的!人心本复杂、人性亦有渣,最终,邪不压正!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9-12 18:07:46
更新时间2024-02-12 21:10:5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盗墓没有笔记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严晓

男,26岁

警察。为了调查一起诡异的“犀达岭死亡事件”,他奉命伪装成合租者靠近刘栋,顺藤摸瓜。

刘栋

男,26岁

大学毕业,待业中。家传一本小册子上记录了一套神秘传家宝,他无意间在古玩市场看到传家宝其中之一并买回,生活由此变得跌宕起伏。

上官白婉

女,27岁

古玩店店主,成熟有心计,让人捉摸不透。

(本故事纯属虚构)

特别感谢:$七爷$ 提供灵感

参演音效:百折书、$七爷$、无人问及、花影摇馨

角色分配:

严晓:26岁,警察。为了调查一起诡异的“犀达岭死亡事件”,他奉命伪装成合租者靠近持有铁壶的人,顺藤摸瓜。

刘栋:26岁,大学毕业,待业中。家传一本小册子上记录了一套铁壶的信息,他无意间在古玩市场看到其中之一,花重金买下,生活由此变得跌宕起伏。

上官白婉:27岁,古玩店店主,成熟有心计,善变又狠辣,是个有秘密的人。

正文:

BGM1

经典小剧场——

00:07入

刘栋:哎我说小眼儿,你去哪儿?

严晓:出去买个记事本。

刘栋:咱现在算是去盗墓的,到时候找准地方,刨就对了,需要记啥事?这不闲扯淡么?

严晓:刘哥你不懂!《盗墓的日记》看过没?我也想记录一下过程,对自己有个交代!

刘栋:交代?哈!你是怕警察逮不着你呐还是逮着了定不了你的罪呀?!

严晓:滚蛋!和你这种粗俗的人聊不到一块儿!

刘栋:嘿,我好意提醒,居然被骂粗俗?!你是不是缺心眼儿?

上官白婉:聒噪!你俩都闭嘴!谁要坏了事,我保证剁了他喂狗!

刘栋:上官白婉,你、你怎么像变了一个人?

上官白婉:不该问的别问,否则、容易变死人!

刘栋:你说啥?!

01:04(人声音效)

欢迎演绎现代都市剧《盗墓没有笔记》,编剧:花影摇馨,后期:菀绾妧。

序幕

 救护车由远及近、杂乱的脚步声

护士:快、快快!

护工:让一下、让一下!

群众:又来一个!太恐怖了!这都第几个了?

 紧张的音乐、手术室的门关了又开、脚步声

01:54入

严晓:(急切)桐医生,刚才送来的那人怎么样了?!

桐医生:经抢救无效,已宣布死亡。老样子,从表面看,死者和之前送来的九个人一样,身上有一些奇怪的小窟窿,经脉尽毁、血液尽失。具体结果要等尸检报告出来。

严晓:(烦躁)老样子、又是老样子!他们到底遭遇了什么?!

 手机铃声响起、接听电话

02:28入

严晓:喂,局长,我正要向您汇报,今天出现了第十个遇难者……

局长:情况比我们想象中更加严峻和复杂!犀达岭那边刚刚传来了最新消息,有人取走了藏在枯树洞里的铁壶。

严晓:太好了!总算有进展了!人抓住了吗?

局长:这个人充其量不过是小角色,抓了估计也问不出什么,不如顺藤摸瓜!

严晓:可是——

局长:严晓!犀达岭出现死亡者的时间和铁壶出现的时间吻合,局里研究决定,让你紧盯铁壶动向,想办法接近持有铁壶的人,争取尽快破案。取铁壶那人的材料已经发到你手机上。记住你的代号,2468。还有问题吗?

严晓:没有问题,2468保证完成任务!

<1>

 转场:古玩店门口

 奔跑的脚步声

03:42入

刘栋:(跑上前,埋怨)哎~上官老板,你总算来了!

上官白婉:(皱眉,嫌弃)怎么又是你!

刘栋:(严肃)你今儿比平日迟到了四分三十八秒!

上官白婉:(无所谓)我自己的店,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刘栋:(掰扯)你这么说就不对了,开门做生意,最忌讳随心所欲!(打量)难不成为了化妆?嗐,你这唇膏涂多了,红得发黑,妖里妖气的,反而不好看……

上官白婉:(不满)不懂欣赏还不会说人话么?古玩市场这么大,你大可以去别处逛,没人让你等。让开!别挡道!

刘栋:(强硬)这不行!我专程在这里等你开门呢!上官老板,做生意讲究诚信,守时也是诚信之一,你自己做错了,不能把气往我身上撒!

 开门声

 转场:古玩店内

04:32

上官白婉:(爱答不理)别给我扣帽子!诚信这种东西,我和你说不着!

刘栋:(反问)怎么说不着?我是带着诚意来的客人,你的待客之道呢?

上官白婉:(说理)你在我店里待了足足十天,从早到晚抱着那把铁壶流口水,砍价砍了上千次就是不买,到底几个意思?

刘栋:(不满)谁让你要价太高?!一把破壶两万三……

上官白婉:(来气)破壶?嫌弃你可以不买!还有,这是古董不是大白菜,没钱玩就滚!

刘栋:(不服)你这女人,我现在确实穷,但不会一直穷,过不了多久一夜暴富,到那时候就怕你高攀不起!

上官白婉:(撇嘴)穷光蛋都这么说!走走走,别杵在这里碍眼,浪费我口水,还耽误我做生意!

刘栋:走?是不可能滴!

上官白婉:(提高音量)哎~你怎么又把铁壶抱着了?你抱着别的客人还怎么看?放下、放下!我的东西我说了算!

刘栋:不放!跟你说实话吧,这把壶虽然破了点儿,还有一股怪味儿,却是我家传的宝贝,我遇到了肯定得买回去。

上官白婉:你家传的宝贝?家传的宝贝会在这儿?开什么国际玩笑!

刘栋:没开玩笑,我有证据!喏,这是我家传的小册子,这儿,瞧仔细了,图片上的壶是不是和这把壶一模一样?

上官白婉:(揣摩)确实、非常像……图旁边是什么?字吗?看不懂~

刘栋:(小得意)看不懂就对了!你如果认识上面的字,我还不给你看呢!这壶有完整的一套,可惜全部流落在外,我能找到其中一把已经很不容易。

上官白婉:(犹疑)一套?你的小册子再给我看看!

刘栋:多看没必要。

上官白婉:哼,小气巴拉的!(沉吟后试探)你家祖上、是元朝的大官?

刘栋:(拖长音,不解)嗯?

上官白婉:不对!(嘀咕,声音低下去)家传的宝贝,不可能陪葬!

刘栋:你说什么?

上官白婉:哦我说,既然是传家宝,你赶快付钱买呀!

刘栋:废话,我有钱早买了,何苦一趟趟往这里跑?这不没钱嘛,不,是暂时钱不够!但你放心哈,我已经在网上发了房屋合租的帖子,只要找到合租房子的房客,房租的钱一到账,我马上能买!

 手机铃声响起,接通电话

07:23入

刘栋:喂——

严晓:(电话音)你好!我觉得你挂在网上的房子不错,决定合租,方便谈一下吗?

刘栋:啊~瞌睡遇到枕头!噢噢,方便方便!房租每月八百八,半年一付,一共五千二百八,微信、支付宝转账都可以。

严晓:(电话音)等等,我们是不是需要先签个租房协议?

刘栋:要啥协议呀,房子我打扫得干干净净,你只要钱到位,随时拎包入住!

严晓:(电话音)那,租金能不能三个月一付?

刘栋:啧,你这人,明明一次能搞定的事为什么要分两次?烦不烦?

严晓:(电话音)毕竟那么多钱呢,分两次付,压力小啊。

刘栋:这样,看你诚心想租,我给你个超级优惠,半年一付只要四千二百五,足足便宜一千多,怎么样?

严晓:(电话音)唔~成交!

刘栋:爽快!付款码发给你,马上转钱啊,过期不候!

 挂断电话,转账提示音

08:28入

刘栋:哈哈,搞定!

上官白婉:(疑惑)我没记错的话,你说过你住在五库屯?那里的房子租金顶多每月一千四、一千五,居然有人愿意出每月八百八跟你合租?脑子坏了吧?

刘栋:我那套房子,五库屯最后一幢,一零八,偏僻但安静啊,何况我给了优惠,折算下来每月才七百,他不亏……

上官白婉:(打断)别废话,既然钱到账,付款吧。

刘栋:那个,呜呜,还差600元。

上官白婉:算了算了,瞧你可怜吧唧的,便宜600卖你了。

刘栋:突然变大方了?!

上官白婉:要不要?

刘栋:要、要!

<2>

 转场:蜿蜒的巷子

09:19入

刘栋:(哼着小曲儿)

 重叠的脚步声

09:33入

刘栋:(一个急转身,低喝)我发现你了!说,一直跟着我干什么?劫财还是劫色?

严晓:(平淡)你想多了。我住在这里,恰好同路罢了。

刘栋:(咋呼)哪有这么巧?不可能!看你面生得很,还拎着旅行包,贼眉鼠眼东张西望,绝对不是好人!

严晓:怎么说话呢?冲你这两句话,我能告你诽谤!

刘栋:你眼睛都要粘我身上了,盯上我怀里的东西了吧?哼,别不承认,把警察找来,谁告谁还不一定呢!

严晓:那你找吧,我刚租了这里最后一幢一零八的房子,过来一看才知道,周围环境又脏又乱,感觉被坑了——网上租房子完全不靠谱,对方吹得好听,其实都是骗人的!你报警正好,让警察出面帮我把房租要回来,我去别的地方重新租个更加合心意的……

刘栋:哎、等等等、等一下!你说你刚租了这里最后一幢一零八的房子?!

严晓:对啊。

刘栋:付了四千二百五?

严晓:对,做了一回二百五,坑我的人呐现在肯定一边数钱一边偷着乐!哎?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该不会——

刘栋:(态度大转变)哈哈,兄弟,误会,纯属误会!我这人心直口快,喜欢胡说八道,你别和我一般见识哈!那个,欢迎你成为我的合租伙伴,房子绝对好,包你住得满意!

严晓:哦~原来你就是坑我的人!你这人实在不咋地,房子不租也罢,退钱!

刘栋:瞧你这话说的,我俩都是合租伙伴了,今后还要相处的是吧,不能伤了和气!这样,今天晚上我请你吃饭,算赔罪,够诚意了吧!

严晓:只请一顿晚饭?这怎么够?我没钱了,接下来一个月,我的一日三餐你负责。

刘栋:(跳脚)啊?凭啥?!我也穷呐,一个月负责你的一日三餐,我的日子还过不过?

严晓:我不管,你挖的坑你填,不然咱们报警处理!

刘栋:报警就报警,说我诽谤还有坑你房租,你都没证据,警察来了也不会帮你!

严晓:怎么没证据?看手机,转账记录能证明我给你钱了,但咱俩合租协议没签,这种情况下,我说你诈骗警察都信!

刘栋:你、、、算你狠!(马上变脸,陪笑)兄弟,我错了!(讨好)给个机会,不就一个月的伙食么,我包了!走,带你回家!

严晓:这还差不多,走吧。

刘栋:(心里有气,小声嘀咕)反正没说吃什么,哼,天天给你吃泡面,吃到你吐!

严晓:我叫严晓,你怎么称呼?

刘栋:严(眼)~晓(小)~,(打量)唔,人如其名,你眼睛确实够小!

严晓:怎么,诽谤不成功,改人身攻击了?

刘栋:啊~没,我在夸你——眼睛小好呀,聚光!我叫刘栋,人称——刘哥!

严晓:刘栋。

刘栋:叫哥,以后我罩着你!

严晓:哥这个称呼,要凭实力挣。

刘栋:切~

 掏钥匙开门

12:42入

刘栋:到了,进来吧。

 转场:刘栋家

12:48入

刘栋:既然合租,两条规矩,第一条,厕所公用,谁用谁清理,别留异味儿。第二条,各过各的,互不干扰,非必要不用打招呼。

严晓:好,可以。

刘栋:左手边这间房是我的,你住右手边这间。

严晓:嗯。我先进屋收拾收拾,一会记得叫我吃饭。

 关门,拨打电话

13:27入

严晓:2468呼叫总部,2468呼叫总部。

总部:总部收到,请讲!

严晓:我已顺利接近新的铁壶持有者刘栋,请指示!

总部:务必尽快弄清刘栋买那把铁壶有什么玄机!切记,小心行事,不要打草惊蛇!

严晓:是!

<3>

 翻找东西

13:50入

刘栋:咦~我的壶呢?哪儿去了?明明放在这里的,怎么不见了?

 脚步声

14:01入

刘栋:小眼儿,看见我那个带把的铁壶了没?

严晓:别乱喊!我有名字,严晓,严肃的严,破晓的晓!

刘栋:啧,你就说看没看见带把的壶?!

严晓:看见了,扔了。

刘栋:(急眼)扔、扔了?!为啥呀?!(炸毛)说好了互不干扰,你有什么权力扔我的壶?

严晓:看着碍眼。

刘栋:碍眼你别看呐,又没让你看!

严晓:你那破壶,喝水嫌它口太大,放水嫌它储量小,黑不溜秋,气味熏人,偏偏还要放在公用的浴缸里泡水,纯属膈应人……

刘栋:你懂什么!泡水是因为要打开壶里面的暗格!

严晓:(追问)打开暗格?什么暗格?

刘栋:(自知失言)不、不不,你听错了,没什么暗格!你也知道,我喜欢胡说!实际上嘛,是铁壶气味大,我想把它泡泡水、去去味儿。哎、你把铁壶扔哪去了?!

严晓:(态度讨好)刘栋、刘哥!快讲讲,暗格里藏着宝贝还是藏宝图?你别怕,我不和你抢宝贝,只对找宝藏感兴趣!

刘栋:真没有!

严晓:刘哥,我告诉你,我从小爱探险、爱挖洞,对这方面可有经验了!你带上我,等于白捡一个壮劳力!

刘栋:先把壶给我找回来!

严晓:找壶容易,你答应找宝藏的时候带上我,我分分钟给你拿回来!(稍顿)咳,刘哥,别犹豫啦,再耽搁时间,壶可被别人捡走了!

刘栋:你威胁我?!

严晓:哪敢呀,我的好刘哥,这都是为你考虑!你瞧瞧你,细胳膊细腿,一看没干过重活,这样找宝藏不行的——

刘栋:我瘦归瘦,妥妥的纯爷们儿!不像你,长了一身腱子肉,说话反而娘们唧唧的!

严晓:哎呀,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出脑,我出力,咱俩搭档,找宝贝必然能事半功倍!

刘栋:听起来,似乎有点道理!

严晓:必须有道理!

 东西碰撞声

16:11入

严晓:谁?!谁在院子里?

 奔跑的脚步声

16:16入

严晓:站住!别跑!

刘栋:有贼?!

 追逐声,铁壶掉地上的声音

16:23入

刘栋:我的壶!这下摔得不轻!

上官白婉:啊——疼!

严晓:知道疼就老实点,别乱动!

刘栋:铁壶里的暗格被打开了?!里面的东西呢?!

严晓:看我做什么?问她!

刘栋:该死的贼,你说,里面东西呢?

上官白婉:我怎么知道?!

刘栋:听声音,很耳熟啊~把头抬起来,转过来我看看——是你?!上官老板!你来我家偷壶?

上官白婉:什么偷壶?没有的事儿!这铁壶原本就是我卖给你的,银货两讫,我偷它做什么?

严晓:可我过来的时候,明明看见你手里抱着这把铁壶。

上官白婉:你看错了!

严晓:我又不瞎!

上官白婉:这是你的一面之词!

刘栋:停!现在争辩这个没意义,我只想知道,暗格里的东西在哪儿!(稍顿)上官老板,你是最后接触这把铁壶的人,我有理由怀疑你——

上官白婉:和我没关系!

刘栋:不说?那只能对不住了!

上官白婉:你要干嘛?!

刘栋:脱衣服!你的衣服!

上官白婉: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刘栋:当贼啊!这里是我家,你不请自来,还抱着我——

上官白婉:呸!也不撒泡尿照照,瘦得像根竹竿,老娘会抱你?

刘栋:抱着我的铁壶!上官老板,都到这时候了,我劝你不要自作多情!衣服不脱是吧?行!小眼儿,用绳子把她的手和脚捆了!

上官白婉:你们!青天白日的,还想非法拘禁我吗?现在是法治社会,我警告你们,别乱来啊——

刘栋:谁让你不肯好好配合呢?捆!

 用绳子捆人的声音

18:22入

上官白婉:啊!太紧了太紧了,松一点儿!

严晓:这可由不得你。

刘栋:嘿嘿!我开始了!

上官白婉:你没权利搜我的身!哎~别乱摸,小心我告你耍流氓!

刘栋:搞清楚,你现在的身份是贼,被怀疑、被搜身全部属于自找的。别扭!警察来了我也不怕!

上官白婉:混蛋!

刘栋:放心,搜不出东西还你自由。嘶~手感真不错!

上官白婉:别摸我胸口!

刘栋:不摸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把东西藏在那里?

上官白婉:那也没必要反反复复、来来回回地摸!

严晓:(皱眉)刘哥,赶紧的,干正事儿!

刘栋:(不满)你踹我做啥?这不正干着么!来,转个身,摸屁股!

上官白婉:老娘的屁股不是这么好摸的!你、你住手!臭不要脸的,我告你侮辱妇女!

严晓:啧,刘哥,正经点!东西到底有没有?

刘栋:咦,没有?怎么会没有呢?

上官白婉:哼!我没拿,当然没有!别的人就不一定了,贼喊捉贼——

刘栋:(疑惑)小眼儿?你拿的?

严晓:刘哥,我刚知道铁壶里有暗阁,铁壶就被偷了,想拿也没时间啊!清者自清!

上官白婉:呵呵!谁知道呢!我已经证明了我自己,把绳子给我解开!

严晓:刘哥,解吗?

刘栋:解呀!让她走,不然咋地?留她吃饭呐?

 解绳子的声音

20:11入

刘栋:慢走不送。

上官白婉:你不着急了?

刘栋:有什么好着急的?你们两个,不论是谁,喜欢暗格里的东西随便玩,玩儿又玩儿不坏。至于别的么,不要想了,因为这世上除了我,没人能解出里面的秘密,最后还不得乖乖回来找我?!妈的,折腾这么久,累死老子了,睡觉、睡觉!

上官白婉:等一下!咱们也算有缘,要不要商量一下合作?

刘栋:上官老板承认暗格里的东西是你拿的了?

上官白婉:我提供物资,你提供技术,如何?

刘栋:不如何!找宝贝我自己去,不必劳烦你!物资我也会买,你以为我稀罕?

上官白婉:你说的没错,能买到的物资都不稀罕,但你要明白,你要找的宝贝在地底下!缺少相关经验,买到的物资不一定合适,更不一定好使!

刘栋:地底下?!这壶是从古墓里出来的?你是盗墓贼?!

上官白婉:别乱讲!我只不过知道这个壶的来历而已!

严晓:外面隔墙有耳,不如大家进屋,坐下慢慢说。刘哥以为呢?(稍顿)这位上官老板是吧?请进。

<4>

 转场:刘栋家客厅

 脚步声,落座声,倒水声

21:52入

严晓:凉白开,刘哥,你的。上官老板润润嗓子、压压惊,刚才多有得罪。

上官白婉:不渴。

刘栋:爱喝不喝。暗格里的东西呢?

上官白婉:时候到了,我自然会拿出来!

刘栋:(气闷)那换个问题,挖出铁壶的墓在哪里?

上官白婉:你先说要不要合作吧?

刘栋:(深呼吸)合作需要坦诚,上官老板不如把事情摊开来讲,藏着掖着怪没意思的。你说了,我再思考一下要不要合作。

上官白婉:(盯视,稍顿)也好。一个多月前,我叔伯突然发来一个定位,让我去定位的地方取点东西。我是叔伯带大的,很听他的话,立刻去了。几番周折,我取到了一个铁壶,就是你买的那个。壶口被封住了,里面塞了一封信和许多机关图,叔伯的信上说,他找到一个大墓,里面机关重重……

刘栋:原来你不是盗墓贼,你叔伯才是!

上官白婉:我叔伯只不过沉迷古时的机关之术,一直潜心研究!他的愿望,是在有生之年写出一本《古时机关大全》。

刘栋:哼,说得好听!研究墓里的机关,还不是要下墓,然后顺手牵羊偷东西,这个壶就是铁证!

上官白婉:放屁!我叔伯担心辛苦得来的机关图受损或者受潮,才用这个壶装着!

刘栋:用完了送回去呀,干嘛拿出来卖钱?(稍顿)怎么,说不出话了?

严晓:上官老板,你叔伯现在人呢?

上官白婉:不知道!快两个月了,他没有联系过我,我也联系不上他!

刘栋:肯定联系不上啊!做了坏事,忙着跑路,或者隐藏自己呗!

上官白婉:我叔伯不是这样的人!他和我从来没有超过一个星期不联系,直觉告诉我,他出事了!

严晓:据我分析,你叔伯不可能被抓,因为被抓的话会通知家属,难道,他还在那个大墓里面?

上官白婉:很有可能!叔伯提到,大墓里有个石屋十分诡异,表面沁血,无法靠近,更别说打开。他那么喜欢钻研机关,估计不肯轻易放过,所以,我想去那个大墓看一看!

刘栋:时隔两个月没消息,如果你叔伯又进了大墓,估计凶多吉少,看不看都一样!

上官白婉:你闭嘴!我叔伯吉人自有天相!

严晓:大墓中沁血的石屋听上去就不简单,打开的关键会不会在铁壶暗格中的东西上?

刘栋:小眼儿,你这回开窍了!不然,你以为单凭我这张脸,哪怕脸上开出花来,这位见过世面的上官老板会主动来我家?会主动要求合作?如果我没猜错,上官老板卖壶是假,钓鱼是真,否则也不会突然松口,把壶便宜卖给我吧?

上官白婉:你情我愿而已,卖壶的事情过去了。现在谈合作,你给个痛快话吧。

刘栋:盗墓犯法!我可不想沾。

上官白婉:不沾也沾了!你手里的壶是从墓里出来的,抵赖不掉!

刘栋:我之前不知道!买壶的时候你没告诉我!

上官白婉:没告诉吗?哈,那告诉你你就不买了?

刘栋:我,我会慎重——

上官白婉:切!这壶是你的传家宝,有完整一套,我只问你,想不想把剩下的几把壶全部找回来?

刘栋:当然想啊!但犯法的事情我不做——(嘀咕)谁知道墓里还有没有壶?(扬声)为了凑齐一套壶,搭上自己一世英名,怎么都不划算!

上官白婉:呵呵,真是笑话!你要拿回壶,又不愿下墓,难不成壶能从地下自动冒出来送到你手上?

刘栋:这个——

严晓:刘哥,要不咱们去看看?你能解开暗格里那东西的秘密,加上上官老板手里大墓的机关图,进去救人总行吧?

上官白婉:对,救人!我有预感,我叔伯在等我去救他!

刘栋:救人倒是可以考虑……

上官白婉:考虑什么,时间不等人,这么定了吧!

严晓:刘哥?

上官白婉:只是救人,不拿墓里任何东西,不犯法!

刘栋:好吧。

上官白婉:正式介绍一下,我,上官白婉。

刘栋:啥?白玩?哈哈,这个可以有!

上官白婉:有个屁!

刘栋:(窃笑)你身上我全摸过了,(惨叫)啊——

 掏出匕首

26:33入

上官白婉:(霸气)就怕你玩不起!(压低声音)再动手动脚,我把你指头剁了信不信?(高傲)要试试么?!

刘栋:(震惊)你、你你居然有刀?!刚才搜你身没搜到,怎么变出来的?!

严晓:(冷静调侃)上官老板有刀可以早点拿出来嘛,以上官老板的身手,加上这把刀,要脱身不是问题,难不成陪我俩演戏?

刘栋:哼,女人,惯会装!暗格里的东西呢?藏哪了?

上官白婉:(不答反问)该你们了,自我介绍一下吧。

严晓:严晓。

刘栋:(稍顿,不情愿)刘栋!

上官白婉:把你们的手机给我。

刘栋:为什么?

上官白婉:深山里信号差,有了手机也常常联系不上。我会在每人的手机里安装卫星实时监测和定位系统,方便信号差的时候联系。

 操作手机

27:30入

上官白婉:(归还手机)好了,明天上午我带物资过来。

刘栋:(敷衍)慢走不送!

 脚步声,开门、关门声

27:42入

刘栋:你说这女人究竟把东西藏什么地方了?我之前把她全身上下都摸过了也没摸到东西!难道我还漏了什么地方?不能啊,我摸得够仔细了!

严晓:(嫌弃)刘哥,把你的口水擦一擦,都没眼看!

刘栋:(擦口水,发现被骗,咋呼)瞎说啥呀,根本没流口水!

严晓:上官老板不简单,其实也能理解,没两把刷子怎么出来混?

刘栋:如今的女人太他妈厉害了,心眼儿多,手段更多……哎~小眼儿,你上哪去?

严晓:去一趟门口的小超市,买支笔、买个记事本,很快的,不会耽误事儿。到时咱也写一部《盗墓的日记》,红遍大江南北!

刘栋:做啥美梦呢?!你是不是傻?!咱去盗墓,呸呸呸,下墓救人,找准地方,刨就对了,哪有功夫写日记?这不闲扯淡么?

严晓:你不懂,我想对自己有个交代。

刘栋:交代个屁!引起误会怎么办?你是怕警察逮不着你呐还是逮着了定不了你的罪呀?

严晓:滚蛋!和你这种粗俗的人聊不到一块儿!

刘栋:聊不聊无所谓,你不准去,否则不带你!

严晓:(妥协)行行行,我不去,不去行了吧。

刘栋:(得意)小样儿,我治不了那个女人,还治不了你?!

BGM2

<5>

 转场:第二天

 鸟叫声,敲门声,开门声

00:19入

严晓:上官老板早啊!

上官白婉:车在外面,后座上有两个包,你俩一人一个,记得拿好。出发吧。

严晓:好嘞!(扬声喊)刘哥,走了!

 穿拖鞋从里面出来

00:38入

刘栋:这么快?我刚起床洗漱完,还没吃早饭呐,饿着出门可不干,等我煮个鸡蛋。

上官白婉:要么走,要么留下孵小鸡,自己选。

刘栋:啥孵小鸡?你怎么说话呢?!

严晓:刘哥刘哥,上官老板救人心切,着急了些,咱不和她一般见识。我有牛奶饼干,给你垫垫肚子。

 脚步声

01:05入

刘栋:小眼儿,你拿垃圾干嘛?

严晓:咱出门时间肯定不短,我把垃圾扔了,省得发臭。刘哥,上官老板,你们先去车上,我扔完垃圾就来。

刘栋:你小子还挺细心。呣,牛奶饼干不错,之前偷偷藏着,小心眼儿。

 锁门声,脚步声

 转场:五库屯外的马路上

01:30入

刘栋:(夸张)上官,你好歹是开古玩店的,大小算个老板,居然开这么破的车?

上官白婉:低调懂不懂?

刘栋:低调不等于破吧?这车,我都替你丢脸!

上官白婉:脸算什么东西?丢就丢了。只有你,想不开,还使劲巴拉,眼界窄,没格局。

刘栋:你——

严晓:我才离开一会儿,怎么又瞪上眼了?

刘栋:这女人太可恶!

上官白婉:上车。

严晓:刘哥,走走走。

 上车声,启动声,行驶声,车子各种杂音

 转场:车上

02:20入

刘栋:这车外面看着破,坐在里面更破,开起来噪音大得吵死人!你说这叫低调?哼!不把警察招来,都对不起这声音!

上官白婉:闭嘴!

严晓:刘哥,忍忍、忍忍!

刘栋:忍不了!耳朵疼,屁股还疼!不行,我要下车!

上官白婉:上来了,别想轻易下去!你再聒噪,到了深山把你扔下去,保准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刘栋:啥?真是最毒妇人心!下车下车,我现在就要下车,咱没法合作了,救人你自己去!

严晓:别吵、别吵!上官老板开车幸苦,刘哥,咱别让上官老板分心。

刘栋:嘿,小眼儿,你站哪边的?别怪我没提醒你哈,墙头草,死得早!

严晓:刘哥,我们仨如今是一个整体,讲墙头草多生分,是吧?这不想着坐车安全第一,不能影响驾驶员的情绪么!来,咱俩别看她了,瞧瞧背包里准备了什么东西,先熟悉一下!

 打开拉链

03:27入

严晓:装备,还有食物——这个该不会是传说中的黑驴蹄子吧?我的老天爷呀,希望这次下墓不要碰到粽子、黑驴蹄子用不上才好!拜托拜托!

刘栋:瞧你,娘们唧唧的,一只黑驴蹄子至于让你害怕成这样?

严晓:我怕的不是黑驴蹄子,是粽子!

刘栋:啥粽子不粽子的,你纯属小说和电视剧看多了,实际上哪来那么多变异的尸体?

严晓:粽子这东西吧,邪乎着呢,能避则避!

刘栋:哼,要真有粽子,让它冲我来!哥护着你,保你没事儿!我现在只纠结一个问题——(压低声音)小眼儿,你说~如果我在大墓里看到剩下的几把壶,拿还是不拿?

严晓:当然不能拿。

刘栋:我怕我忍不住!这壶一旦凑齐完整的一套,能解开我家族一个大秘密!

严晓:什么大秘密?!

刘栋:我也不是很清楚,要凑齐壶才知道。要不,先拿了壶从长计议?

严晓:刘哥,这心思要不得,一旦拿了就是盗墓,你不怕犯罪了?

刘栋:行啦行啦,我随口一提而已,你还当真了!看看、看看包里还有啥——哇,下面这么多牛肉罐头,进口的!上官总算大方一回。我正饿着呢,开一罐尝尝!

 开易拉罐吃牛肉

05:00入

刘栋:味道还行。

 又开一罐

05:07入

严晓:刘哥,你省着点吃,不然后面会挨饿。

刘栋:咱去墓里救人,又不是住在墓里不出来,罐头多,背着多重?我这叫减负!

上官白婉:物资人手一份,丢了少了不够了,全部自己负责。

刘栋:你好好开车,别瞎操心。

严晓:哎~上官老板,你开累了叫我,我替换你开一会儿。

刘栋:切!

<6>

 转场:深山

05:43入

上官白婉:没路了,车子只能开到这里,下车。

 刹车声,开门、关门声

05:55入

刘栋:(呕吐)

严晓:刘哥你还好吧?是不是罐头吃多了?

刘栋:都怪、都怪这死女人,开一辆破车,害我晕车、呕——

上官白婉:自己弱鸡,怨不得别人。

刘栋:你故意、呕~故意把车开得东倒西歪,让我,呕~!

上官白婉:严晓,你扶着他。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没时间在这儿耽搁扯皮。

严晓:好。

刘栋:不行,我脚软,没力气!

上官白婉:由不得你。

刘栋:威胁我上瘾了?惯的你!我还真不走了!你拿着暗格里的东西又如何?没有我,你开不了石屋!

上官白婉:不就脚软没力气么?成,我好心帮帮你!

刘栋:你、你要干什么?!啊——掐我!死女人你往哪儿掐?!啊——

上官白婉:还软不软?

刘栋:不不不,不软!

严晓:何苦呢刘哥,男人不能说软,唉~我看着都疼!

刘栋:这死女人下手真狠!

严晓:你自找的!

刘栋:啥?小眼儿你居然帮她说话?!兄弟没得做了,滚!

严晓:别呀刘哥,我还不是心疼你!

上官白婉:问题解决,走了。

刘栋:哼!

严晓:刘哥,我扶你!

 山中风声,扒开杂草灌木前进的声音

07:53入

刘栋:(走得气喘吁吁)停停停!

上官白婉:脚又软了?

刘栋:不是!我、我要去方便一下!

上官白婉:这里四周都是杂草,又高又密,一个男人要方便还不简单?转过身去,没人看你。

刘栋:你们在旁边,甭管看没看,反正我方便不出来!哎呀~诶呀~憋不住了!

上官白婉:矫情,撒个尿都费劲。去去去,赶紧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刘栋:好嘞!

严晓:刘哥,别走太远,快去快回啊。

刘栋:知道知道。

 跳脚跑的声音

08:32入

刘栋:快去快回——(跑远了才自言自语)回个屁!处处让一个女人牵制,累了都不让休息,太他妈憋屈了!找个地方歇会儿——唔,这儿不错,有个粗壮的大树杆子可以靠着,就这儿了!

 坐下,打开背包,开牛肉罐头

08:58入

刘栋:吃罐牛肉,补充点能量!你们呀,慢慢等着吧!

<7>

 呼啸的风声

倩女:(由远而近)救命呀、救命!

09:14入

刘栋:荒郊野外的,谁在叫?

倩女:有人?!太好了!帅哥~后面有东西一直跟着我,救命呀!

 风声呜咽

09:30入

刘栋:什么东西?在哪?(稍顿)不会是鬼吧?!哇,跑啊!

 扔掉罐头的声音、奔跑声

倩女:帅哥,等等!你怎么跑得比我还快?!

09:46入

刘栋:我腿长!(奔跑中喘气)有鬼当然要跑,不然等着被鬼附身呀?唔~我又不傻!

倩女:帅哥瞧着就是个聪明人!

10:00入

刘栋:那是!(稍顿,大喘气一会儿)跑不动了!后、后面的鬼东西还在跟吗?

倩女:不在了,被甩掉了!你真厉害!

 瘫坐在地

10:17入

刘栋:(呼出一口气)小意思!坐!

倩女:嗯,刚才我吓坏了,幸好遇到你,否则会有什么后果我都不敢想!你一定是遗落在民间的王子,专门来救我的!

10:33入

刘栋:哈哈!被你夸得不好意思了!给,牛肉罐头,吃点压压惊。

倩女:你怎么知道我饿了?!

 接过罐头,试图打开

倩女:唉呀,我力气小,打不开~

10:47入

刘栋:我来!

 开牛肉罐头

10:50入

刘栋:给!

倩女:你真的好体贴!呀!瞧我笨手笨脚,弄翻了~抱歉呀!

11:00入

刘栋:没事儿,还有,再开一罐!

 开牛肉罐头

倩女:你对我这么好,我无以为报,要不、要不亲你一下吧!

11:13入

刘栋:这怎么好意思?!

倩女:人家有点害羞,你把眼睛闭上嘛!唔——

11:22入

刘栋:哈——还摸呀,太热情了!

 脚步声由远而近

11:36入

严晓:(声音由远而近)刘哥!(正常声音)刘哥,总算找到你了!你咋跑这儿来了……

刘栋:嚷嚷什么?!真没眼色,没见我正被美女亲么?!

严晓:美女?哪儿呢?

刘栋:这么大个儿瞧不——咦,怎么不在了?刚刚明明在我旁边来着!

上官白婉:如果不是白日做梦,肯定见鬼了!

刘栋:不可能!她那么漂亮、那么温柔,陪我说话,还、还吃了牛肉罐头!鬼能做这些?

严晓:好像、也能!

刘栋:滚蛋!肯定不是鬼!

上官白婉:鬼找上你是有道理的,谁让你这么好骗!

刘栋:谁好骗了?!会不会说话?上官我告诉你,如果她是鬼,我也喜欢!现实里的女人呐~心眼太多,还是鬼好,没有心,不会耍那么多心眼儿!

严晓:刘哥,鬼没有心,不代表它不会耍心眼儿。也许它装神弄鬼,受人指使靠近你——

刘栋:靠近我干嘛?对我投怀送抱、又亲又摸?哈,这种好事多来点儿,多多益善!

严晓:没这么简单!你看看,身上丢什么东西没?

刘栋:能丢啥?~呀!我家传的那本小册子不见了!

严晓:小册子不见了?!

刘栋:会不会掉在其他对方了?我再找找、再找找!

严晓:别找了,估计这就是美女盯上你的目的,得手后才跑的。刘哥!小册子丢了,你还有把握开石屋的门吗?!

刘栋:放心,没问题。

严晓:还好还好。(转头审视,意有所指)这事儿,上官老板怎么看?

上官白婉:(镇定)我能怎么看?怪他自己笨呗,或者色迷心窍。得了,别想没结论的事,有那功夫,不如看看你们身后的草丛,那里好像有东西?!

刘栋:你不用转移注意力。

上官白婉:不信你看呐。

 趴开杂草

13:20入

刘栋:看就看!都是草,呸呸,都扎我嘴巴里来了,呸!咦,怎么会有双鞋子——(稍顿)哇,死、死人?!有死人!跑啊!

 奔跑声

13:38入

严晓:看样子,这人已经死了几天。

上官白婉:你不怕?

严晓:你一个女人都不怕,我一个男人总不该被你比下去吧!

刘栋:哇!这里又是死人!还有!(惊慌、哭腔)小眼儿快来!难不成、难不成我们来的地方是乱葬岗?!

严晓:过去看看。

上官白婉:看不看都一样。

严晓:(稍顿)这几个死人像干尸,透着古怪!上官老板能看出什么吗?

上官白婉:没时间讨论这个,太阳快落山了,我们要赶着下墓。

严晓:上官老板不好奇?

上官白婉:快跟上,不远了!

<8>

 风声更大

14:32入

刘栋:这风的声音怎么这样瘆人呢,不会真有鬼吧?刚才那么多死人,啊~想想就恐怖!

严晓:刘哥,这种事不能多想,越想越怕。哎,你背包怎么瘪下去了?

上官白婉:不用问,牛肉罐头霍霍得差不多了。

刘栋:要你管!这叫轻装上阵!

上官白婉:你高兴就好。

刘栋:我高兴啊!

严晓:刘哥,你饿了叫我,我分你一点儿。

上官白婉:切!

刘栋:不需要!就算饿了,包里的黑驴蹄子还能啃几口,绝对不会向你们讨吃的!

严晓:对了刘哥,你家传的小册子被偷,真的没关系?

刘栋:那是复印本,我多着呢。再说,除了我,没人能看懂,有什么好在意的。

严晓:(试探)那就放心了,是吧上官老板?

上官白婉:按照我叔伯留下的图,绕过前面的巨石,陷下去的坑就是入口的地方了!

 绕过巨石

15:39入

严晓:这入口好像在流动?!是我眼花了吗?

上官白婉:你没看错,入口确实在动,因为入口下面都是流沙!

刘栋:(害怕,退缩)有点吓人呀!这天马上黑了,要不咱先好好睡一觉,等天亮了再下洞?!

上官白婉:你是不是傻?洞里没有白天黑夜,任何时候都一样。我催着你们下墓,因为下面比上面安全。深山里最不缺野兽,尤其到了晚上……

刘栋:胡说八道!我根本没看到野兽!

 远远的野兽吼叫声

16:18入

刘栋:(惊吓)妈呀!什么东西?!

严晓:(冷静)是狼嚎!

上官白婉:有狼在附近,很有可能是狼群,我们尽快下墓,墓里安全。

刘栋:(抗拒)那流沙坑像要吃人似的,和野兽差不多,哪里安全了?!我不要下去!

严晓:刘哥,我们迟早要下去的,不差这一会儿。

刘栋:唔~不下!

严晓:你不怕野兽?

刘栋:野兽还远着呢!

严晓:别忘了我们这次来的目的,我们总要下去救人呀!

刘栋:我后悔了!啊——谁踹我?!

严晓:(惊讶)上官老板!

上官白婉:跟他废什么话,这种胆小墨迹的人,只配直接踹,我还嫌踹晚了呢,让他叨叨半天!

严晓:上官老板威武!

上官白婉:我们也下去吧,包的侧面口袋里有湿巾,记得捂住口鼻。

严晓:好。

 经过流沙坑,落到地面

17:11入

刘栋:(躺着咳嗽)啊咳咳咳!(无力,低声骂)人比鬼可怕,这话一点没错!

上官白婉:起来,别装死。

刘栋:谁装了?你这个死女人,害得我全身像散架一样,除了剩下一口气,我和死人有啥区别?

严晓:(警戒)大家把手电筒都打开。

上官白婉:跟着我,往十一点方向走。

刘栋:哼!除非你把暗格里的东西给我,不然我拒绝跟你走!

上官白婉:你——

严晓:(劝和)上官老板,都到这里了,要不把东西给刘哥?毕竟那东西有秘密,我们也看不懂,不如让刘哥先研究研究。

上官白婉:~拿去!

刘栋:(嘀咕)谅你不敢不给!(稍顿,夸张)啥玩意儿?你给我一颗、糖?!有没有搞错?

上官白婉:暗格里只有这个。这不是糖。

严晓:刘哥,你仔细看看。

上官白婉:外面是一张画着符号的皮,里面是一颗带着暗纹的圆珠。你需要破解的是,符号和暗纹各代表什么?

刘栋:嘶~太诡异了,太诡异了!小眼儿,快,咱回去!

严晓:(不解)回去?刘哥,什么情况?人还没救呢!

刘栋:救啥救?!如果救人要搭上自己的命,有啥意义?

严晓:刘哥等等,什么意思?你说清楚点!

刘栋:这符号传递的意思是~沁血的石屋不能进,如果触犯古法,会有性命之忧!

严晓:古法?古法是什么?

上官白婉:我不是吓大的,到了这儿,由不得你!

刘栋:这不是吓唬……

 怪异的咔咔声

19:07入

严晓:(示意)你们听,什么声音?

刘栋:(感受)地面在动!(判断)这应该是一种古老的传送阵……(惊呼)完了,来不及了!

<9>

 转场:古墓里面

 掉落地面的声音

19:32入

刘栋:(先呻吟一会,从地上爬起来,肯定)上官白婉,是你启动了传送阵!

上官白婉:(冷静)证据呢?

刘栋:你有这座古墓的地图与机关图!

上官白婉:是又如何?

刘栋:(大声)你会把我们都害死的!

上官白婉:我不管,我只想要我叔伯活着!

刘栋:神经病!你叔伯失踪三个月,你凭什么笃定他在古墓还活着?他要作死,我可不想陪葬!

上官白婉:你没有选择。

刘栋:我就要重新选择!你叔伯能把壶送出去,这里绝对有出口,大不了我自己找!脚长在我自个儿身上,我偏不信了,还能走不出去!啊——死、死人?!(声音发颤)为啥这里也有死人?!那么多死人!小眼儿、小眼儿——

 匆忙的脚步声

20:27入

严晓:刘哥,别怕,死人没什么可怕的。

刘栋:我也不想怕,可是心,它扑腾乱跳哇!

严晓:你站我身后,眼不见为净。(转头)上官老板,这些人里有你的叔伯么?

上官白婉:没有。

刘栋:(平复情绪,嘀咕)到处碰到死人,真晦气!也没见死人流血,哪来这么重的血腥味?

上官白婉:这里应该是古时祭祀的地方!祭坛里厚厚一层暗红色的部分都是干涸的血液!

刘栋:这得死多少人呐!在古墓里祭祀,怪瘆人的,咱赶紧走吧!

上官白婉:我叔伯还没找到。

刘栋:他不在死人堆里,肯定出去了,咱出去找不行么?

严晓:上官老板对这古墓好像很熟悉?还知道祭祀?

上官白婉:眼睛用来看,脑子用来想,猜的。

刘栋:嗬,这台子上东西不少,真的有壶!

上官白婉:别乱动!那些法器的摆放非常有讲究,轻易动不得!

刘栋:另一把铁壶而已,和法器有啥关系?

上官白婉:我说不能动就不能动!

刘栋:你!

严晓:刘哥,拿古墓里的东西属于盗墓!犯法的事情不能做,这不是你自己说的么?

刘栋:不动就不动!上官,你快带咱们去石屋外边遛一圈,确定一下你那个作死的叔伯在不在?在的话还有没有气?没气了咱们赶紧撤!

上官白婉:不会说话就闭嘴!(稍顿)石屋的位置,穿过这道门,经过回廊。

 脚步声

21:44入

刘栋:这里什么也没有。(稍顿)看也看过了,上官的叔伯不在这儿,咱走吧!

严晓:石屋的墙上都是细纹,细纹里居然流淌着新鲜的血液!实在诡异!

刘栋:诡异很正常,都说了,这石屋有古法加持!

上官白婉:(惊呼)我叔伯的水壶!

刘栋:丢掉水壶,说明不需要了,你叔伯肯定离开了……

上官白婉:开门!

刘栋:啥?开什么玩笑!你又威胁我!有刀了不起啊!

上官白婉:不开现在就死!

刘栋:开开开!圆珠上凸起的地方对准血眼,用力摁下去,正向旋转360度,反向旋转3个360度——

 沉重的石门打开的声音

22:45入

刘栋:好黑啊!我、不进去了吧?

上官白婉:进!

刘栋:哎哟,死女人,又踹我!

上官白婉:叔伯!叔伯!

刘栋:你轻点喊,回声震得耳朵疼!

严晓:里面空空荡荡,一目了然,没东西啊!

 粽子出场、逃跑

23:15入

刘栋:放屁!什么都没有那出来的是啥?妈呀!粽、粽子!小眼儿你个乌鸦嘴!白玩,你叔伯已经变粽子了么,没这么快吧?!

上官白婉:快,把黑驴蹄子扔出去!

严晓:刘哥,你的呢?你倒是扔啊!

刘栋:我的包,给,自己拿!我先跑啦!

严晓:怎么只剩半个黑驴蹄子?

刘栋:(边跑边说)肚子饿,啃了半个,这玩意儿太难吃了!

上官白婉: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严晓:半个还有用么?

上官白婉:别问,扔了快跑!退到门口去!(稍顿)关门!

 石门关闭

<10>

24:13入

刘栋:说了不要进石屋,这下尝到苦头了吧?幸好跑得快,捡回条命!哎,哪来的虫子?

严晓:虫子似乎越来越多了。

刘栋:钻眼睛、鼻子,靠,还钻耳朵!(拍打)

严晓:(拍打)哪来的?

刘栋:从祭坛那飞过来的!

上官白婉:这叫迷幻嗜血虫,是蛊师专门培养出来对付不听话之人的,繁殖力超强,能在极短的时间内从人的五官进入人的身体,啃食经脉,吸食血液。

刘栋:(拍打)哇,恐怖!我拍死你、拍死你!

严晓:上官老板不怕?

上官白婉:迷幻嗜血虫会辨别气味,我们身上有它不敢冒犯的气味存在,所以我们是安全的,不然,那么多迷幻嗜血虫,早把我们干翻了。

刘栋:早说呀!浪费我力气,还拍了一手的血!

严晓:我知道外面那些人怎么死的了——被这种嗜血虫吸食了全部血液后死的。

刘栋:马后炮!真聪明的话,不如说说我们身上为什么会有嗜血虫不敢冒犯的气味?

严晓:是铁壶!铁壶自带一股怪味儿,凡接触过铁壶的人都会沾染这种怪味儿,能逼退迷幻嗜血虫!上官老板,我猜的对吗?

上官白婉:嗯,不错。

严晓:迷幻嗜血虫原本应该尘封在古墓中,却因为古墓被打开乘机飞出去害人!从这一点上讲,上官老板你的叔伯害人不浅!

刘栋:就是!坏人死不足惜!

上官白婉:我叔伯不是坏人!

严晓:我们找一下上官老板叔伯打开的通道吧,离开的同时顺便把通道封住,免得迷幻嗜血虫继续飞出去害人。

上官白婉:没找到我叔伯之前,谁也不准走!

刘栋:你有病吧?!

严晓:沁血的石屋,我们已经找过了,没找到你叔伯,说明你叔伯不在这里。

上官白婉:再进一次石屋!我觉得石屋里根本没有粽子,理由很简单,它不怕黑驴蹄子!

刘栋:那刚才追着我们跑的是啥?九死一生的地方,我不想再去第二回!

上官白婉:石屋里是幻境,我们心里越担心什么,什么越会出现。走吧,你们没得选!

严晓:如果,我想选了试试呢?

 打斗声

27:19入

上官白婉:没想到你功夫这么好!上次藏拙了!

严晓:彼此彼此!

上官白婉:你到底是谁?

严晓:上官老板不是会猜么?不妨继续猜呀!

上官白婉:我知道了!这一路上我都没能识破你警察的身份,算我眼瞎!

刘栋:警察?!小眼儿你是警察?

严晓:现在识破也不晚。别抵抗了,你打不过我。

上官白婉:小倩!你还要看戏看到什么时候?

倩女:呵呵呵呵,来了、来了!

刘栋:你!你们俩是一伙的?!

倩女:帅哥,你蠢得~真可爱!

刘栋:小眼儿,一个对俩,你行不行?

严晓:男人不能说不行!

 原地爆破声

28:21入

刘栋:噗!噗!让她俩跑了!小眼儿,你就是不行!

严晓:无所谓,她俩并不是我现在要抓的人。

刘栋:你不会要抓我吧?苍天可鉴,我是来救人的!

严晓:你包里鼓鼓囊囊装了什么?

刘栋:哦,那啥,这古墓里不安生,我拿点祭祀的法器辟邪、对、辟邪!不过,既然你是警察,满满的正能量,这法器不要也罢,邪不压正嘛!嘿嘿,放回去啦!

严晓:快找出口!这古墓眼看着要塌!

刘栋:上官白婉真不是个东西,想把我和你埋在这儿!

严晓:她口口声声找她叔伯,但很明显,她有帮手,还隐瞒了很多事,她的目的不仅于此。

刘栋:啊!这么坏的女人,你怎么能放她走?!

严晓:我在她身上按了追踪器,她跑不了!你往石屋去干嘛?

刘栋:九死一生局,不破不立,拼了!

严晓:不是胆小么?这回不怕了?

刘栋:警民合作,正义壮人胆!如果今天我把你带出去,你以后看到我还得叫哥!

严晓: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