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041】 普本·「镜」《明镜沉·凤言》燃声剧团出品

作者:镜✨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13749
32
44
47
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2女
作品简介

《明镜沉》支线2 ●耽改剧本,跟《明镜沉》主线 没有重要剧情联系。 ◆2男2女或者3男1女都可以走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2-10 16:31:23
更新时间2024-02-20 21:28:2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镜」《明镜沉·凤言》燃声剧团出品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九凤

男,0岁

人物介绍看剧本

薄夙言

男,0岁

人物介绍看剧本

沉魈

男,0岁

人物介绍请看剧本

明镜

女,0岁

人物介绍请看剧本

子归

男,0岁

人物介绍请看剧本

 

 00:04 脚步  脚步声起 直接入词了 

沉魈:师尊,这雨怎么都不淋你啊?

明镜:结界。

沉魈: 结界?师尊果然豪气,结界都能用来避雨的!

明镜:嗯,有理,那你淋着吧,莫要浪费为师的神力。

 00:25 法术

沉魈:诶!师尊,你这是做什么?别呀,师尊~~师尊~

 小跑  速入

沉魈:师尊,师尊,你等等我呀!

沉魈:师尊,你慢点,徒儿跟不上呀!

明镜:安静些。

 00:45 显现

沉魈:师尊,前方可是有什么不妥之处?

沉魈:师尊?

明镜:此处山脉便是北极柜,这北极柜千年前就下了封印,谁也进不去,今日...

 01:05 大符文出现  速入

沉魈:(被操控了,迷糊)师尊...这些金色的符文...

明镜:别碰!!

 被吸入  速入

沉魈:(喊)啊——师——尊——

明镜:沉魈!

 01:38 碎铃  九凤开混响

九凤:(轻笑)是什么人,竟能入的了神明设下的封印?

沉魈:谁?是谁在说话?

九凤:我就是你,幻境中的你。

沉魈:你在说什么? 什么幻境中的我?

九凤:我很感激你,将我从这上千年的梦魇(演)中,解救了出来。

沉魈:什么上千年的梦魇? 你在说什么啊? 你到底是谁?

 02:14 脚步声 停  九凤关混响

九凤:(轻笑)竟是个小仙君~

沉魈:(混响)这男子长得也太妖艳了,幸亏是个男的,若是个女子,那绝对是祸国殃民的存在,红颜祸水都不足以形容他。

九凤:小仙君~   从何处来?

沉魈:你,你,君子动口不动手,你有话好好说,别碰我。

九凤:小仙君恶念缠身,却不想,内心这般纯净,(忧伤)若是你...说不定可以。

沉魈:(结巴)什什什,什么你啊我啊的,你...你站过去点,把话说清楚了。

九凤:也罢,若是你能替我,救了那个人,我便送你离开,如何?

沉魈: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让我替你救人,我,我救谁啊?

九凤:(出神)虽说...这一切不过是场重复了上千年的梦魇(演),可即便是梦魇,我也想要救他...

沉魈:我可以帮你救人,可是,你得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九凤:(微微悲伤)(混响)命薄缘浅...夙愿..难言...

沉魈:你夙愿难言? 你难言,我怎知你要救谁?你倒是说清楚了再消失啊...

九凤:(悲伤)(混响)公子,你的名字就刻在我心头...可我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03:56 消散

 转场

 从这里开始,九凤与薄夙言都是幼时,直到下一个提示

 04:06 收拾东西

妖医:他也不过是个孩子,你何必呢?

敛蔓:你就说能不能救?不能救,我就找个地儿,埋了他,省的占地方。

九凤:(虚弱)阿娘...我...我会听话...

妖医:(长叹一口气)一滴赤芙,两扇溪北,三盏清泉,熬成一杯,让他喝下,三日便可痊愈。

 04:39 脚步 停

敛蔓:哼,晦气的东西。

 走远 停

九凤:(混响)好难受...我会死吗?可是,我还不想死...

 脚步

 04:59 放下碗

九凤:(虚弱)阿娘...

敛蔓:怎么?还要我喂你吗?!

九凤:(虚弱)阿娘...这...这药还滚烫着呢...

敛蔓:哪这么矫情?!

九凤:(挣扎)唔,唔,阿娘,烫。

 05:16 打翻 

九凤:啊——烫,好烫。

敛蔓:混账东西,竟敢打碎老娘的碗,看我不打死你!

 鞭打  速入

九凤:(抽泣)啊,娘,别打了别打了,我会乖,我会听话,阿娘,你别生气,凤儿知道错了。

敛蔓:别叫我娘,我不是你娘!你个小畜生!

 05:43 脚步 停

九凤:(混响)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努力的活下去...即便这世间未曾有人希望我活着,即便我,生来便是一个错,即便娘亲也很讨厌我...可我...还是想活下去...

 脚步  速入

薄夙言:师兄,我们是不是回不去啦?

女妖:恶心死了,哪里来的小乞丐,真晦气。

九凤:(虚弱)救救我...救...

 06:32 甩开

女妖:肮脏的东西,竟敢弄脏了我刚买的新衣裳!

薄夙言:住手,你干什么啊!做什么打人?!

女妖:这肮脏的东西,弄脏了我新买的衣裳,我要打死他!

薄夙言:不过是身衣裳,你便要害人性命了?

女妖:这种肮脏东西的性命,能跟我这身衣裳相比?

薄夙言:你!

师兄:我师弟不懂事,妖娘莫要与之计较,妖娘这身衣裳多少灵珠? 在下赔你便是。

女妖:哼,我这身衣裳可是一颗上品灵珠买的,就你这小妖,你赔的起吗?

九凤:(虚弱)救救我...求你...

师兄:那便赔妖娘一颗灵珠,还请妖娘高抬贵手,放过这孩子。

薄夙言:师兄,这女人不讲理!你怎么...

师兄:(打断)能用灵珠解决的事情,何必费力气呢?

薄夙言:可...

师兄:你还小,等你长大了,自然就会懂了。

薄夙言:(小声)即便再过几千年,我也不会如师兄这般的。

师兄:走吧,我们能做的便只是这样了。

薄夙言:师兄,我们若是不管他,他会死的。

师兄:师弟,这不是人界。你我本是误入妖界,莫要多管闲事。若是被妖界之人发现,我们都恐有性命之忧。

九凤:(虚弱)求求你,救救我..

薄夙言:师兄,我们自小修炼是为了守护苍生,不是为了飞升。若是此番见死不救,他日飞升,又有何颜面受世人香火膜拜?

师兄:(叹气)罢了,便送他到医馆去吧!

 08:46 转场

 走路  速入

薄夙言:师兄,我们不能就这么丢下他不管呀!

师兄:师弟,能做的,我们都做了,他将如何,都是个人的缘法。你我都不是这妖界中人,不得插手妖界中事,你可明白?

薄夙言:师兄说的这些大道理,不过是自己怕惹祸上身的借口罢了。

师兄:师弟,你我二人在妖界生存是何等艰难?如今,我晋仙之劫已近,实不愿 在此时出现什么差错。我们被困妖界已有数载,你难道 不想早些回去看看师父吗?

薄夙言:我...

师兄:那孩子如今有妖医救治,定不会有事。你我即便在那守着,也做不了什么。

薄夙言:好吧...

 09:40 走路 停

明镜:等等。

薄夙言:嗯?妖娘是在唤我们吗?

明镜:你们...从何处来?

薄夙言:我们?我们从医馆出来的。

明镜:医馆?多谢。

 走路

 10:15 敲门

明镜:有人吗?

 推门

 脚步  速入

九凤:(睡梦中)阿娘...我...我知道错了...

明镜:沉魈?

九凤:(惊慌)你,你是谁,别,别过来,别打我,别打我...

明镜:(混响)吾徒沉魈,这是幻境。

九凤:(慌)我,我...

明镜:(混响)神明烙印,刻入本心,神志所归,诛邪退散。

 10:46 散开

沉魈:(迷糊)师...尊...

明镜:可清醒了?

沉魈:师尊,我...呃——

 长大的九凤

九凤:(混响)神光明镜,千年不见,你还是一点没变。

明镜:孽畜,事到如今,你还是死不悔改?

九凤:(混响)改?哈哈哈,我做错了什么?错的是这世间!是你,是你们!

九凤:(混响)千年!这该死的幻境折磨了我整整千年!我所受的痛,我要让你百倍千倍的偿还!

 11:27 攻击 停 

九凤:(混响)你以为你不还手,我就没办法了吗?!

明镜:你想逼我动用神力,好打破这北极柜的封印,做梦。

九凤:(混响)那就试试!

 11:45 箭矢  速入

沉魈:师尊——

明镜:沉魈!

九凤:(混响)背向敌人,可是会死的~

 捅刀

明镜:唔...

沉魈:师尊!

九凤:(混响)哈哈哈哈,你以为我会跟你硬碰硬吗?

 12:05 境界混乱  速入

九凤:(混响)想出去,没那么容易!幻境一日不破,你们都要困在这里,承受我曾承受过的痛!

九凤:(混响)我要你们!都葬身于此!

 12:25 转场  幼时

九凤:(混响)嗯?这...是哪?我...是谁...

敛蔓:怎么样? 这孩子卖给你们,够抵债了吧?

债主:是个美人胚子,可惜是男娃。抵清债务,怕是不能够。

敛蔓:爷,近日听闻 启都 好男风呢!这小畜生长得秀气,您定是能卖个更好的价钱!

债主:(犹豫了会)算了,灵珠你也拿不出来,老子就算吃了这个亏。

债主:带走。

 13:01 拉扯

九凤:(惊醒)阿娘,我会听话,我会乖乖的,阿娘不要卖掉我。

九凤:阿娘,阿娘,可以用我的血换灵珠。阿娘多卖点,多卖点就可以还债了。

敛蔓:你那点血,流干了也还不了债。

九凤:(哀求)求阿娘不要把我卖了,阿娘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都听阿娘的。

债主:都愣着做什么?带走啊!

九凤:阿娘,阿娘救我!阿娘,阿娘——

 13:44 转场

 夜深人静

手下:大哥,这男娃长得这么好,你不去验验货吗?-CV 靖阳先生

债主:老子,不好这口。

手下:大哥,这启都里的小倌,随便一个,那都是春宵一刻值千金的!大哥不试试,哪知道好在哪里啊?!-CV 靖阳先生

债主:唔...行!那我就去试试!若是滋味好,便也让兄弟几个尝尝!

手下:诶,好嘞!那我兄弟几个就先谢谢大哥了!-CV 靖阳先生

 脚步  速入

九凤:你...你要做什么?你别过来!

债主:小东西,长的着实是好看,放眼整个妖界,别说是妖君,便是妖娘,怕是也没几个能长的如你这般!

九凤:走开!走开!别碰我!

债主:跑什么?你总是要有这么一天的~

九凤:放开我!滚开,滚开——

 音效  可以求救

 15:05 雨声  听雷雨声

九凤:(混响)我会死吗?

九凤:(混响)救我...谁来...救救我...

 15:50 音乐降下

薄夙言:下雨了...

薄夙言:(混响)他...还好吗...

 16:11 转场

老鸨:这么个小乞丐,你也好意思给我送来?

债主:老板娘,你也知道,我们都是抄近路来的。路上颠簸,哪能照顾好他。

老鸨:打盆水来,给她洗洗脸,让我好好看看。

九凤:走开!别碰我!

债主:再不老实点,老子把你丢出去喂狗!

老鸨:你可轻着点,要是把她脸弄伤了,我可不要。

债主:怎么样?是个好货吧?

 16:47 脚步 停

老鸨:倒是个美人胚子,打算要多少?

债主:不多不多,三颗百年灵珠即可。

老鸨:(不屑)我这儿什么貌美的妖娘没有?就是再好看,那也要不了三颗百年灵珠。

债主:诶~你可别拒绝的太早,这可是只男妖。

老鸨:哦?男妖?呵,行,就三颗百年灵珠,钥匙留下,你去账房结账吧!

债主:成交!

 17:24 脚步走远 停

老鸨:小东西,乖乖听话,今后,有的荣华富贵让你享。

九凤:滚开!

老鸨:性子倒挺烈的,你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抓过

九凤:放开我,放开我!

老鸨:听好了,这里是卿尘坊。在这里,我说的话就是命令,我,就是神明!

九凤:呸!神明,你不配!

老鸨:你若是乖乖听话,将来自有你的好前程!不听话的后果,很!严!重!

 18:07 扔到地上

老鸨:我这卿尘坊虽是秦楼楚馆,可遍地都是达官贵人,你只要听话,在我这好好给我挣灵珠。待你而立之年,若是哪家妖君看上了,便可替你赎身,届时,荣华富贵,你也是享之不尽的。

九凤:我才不要什么荣华富贵!我要回家!阿娘还在等我!

老鸨:哼,好好教下他该怎么学会听话。

 18:39 脚步

九凤:你...你要干什么?!

九凤:别过来!你别过来!

老鸨:让他尝尝痛的滋味,可别伤了他的脸。

 18:55 拔刀  速入

九凤:啊——

九凤:(颤抖)不要,不要!

老鸨:好好的记住,这就是你不听话的后果。

九凤:杀了你!我一定要把你们都杀了!

老鸨:在妖界生存,没了妖力,你左右也不过是砧板上的鱼肉罢了。

 19:27 转场

 开窗

 落地  音效较长

薄夙言:(小声)小妖?你...你怎么...一身的血...

九凤:你是...恩公?

薄夙言:嘘...小声点,我带你离开。

九凤:恩公,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薄夙言:我师兄闭关渡劫,我便偷偷跑出来找你。听那妖医说你被卖了,我便一路追寻到此。哎,别管这么多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才是。

九凤:恩公...我...

薄夙言:怎么了?你不想走?

九凤:恩公,我,我带着禁制咒,妖力被封印了,钥匙在老鸨手上,无论走到哪里,她都能找到我。

薄夙言:那你且等着,我想个办法去将那钥匙偷来。

 20:31 转身

九凤:不,太危险了。

薄夙言:我一定会救你出去的。

 脚步声  速入

九凤:来人了!

 法术

九凤:恩公救命之恩,小妖无以为报。此血玉乃小妖的心血所化,可制聚灵丹,有起死回生之效。

九凤:此玉赠予恩人,不求能报恩人救命之恩,但求它能护恩人此生安康。

薄夙言:别说这些,等我救你出来,你再慢慢报恩吧。

九凤:恩公快走吧!

 21:18 转场

 脚步  速入

薄夙言:(混响)我自己无法从老鸨手中取得钥匙,不知师兄能否助我。

师兄:(虚弱)师弟...

薄夙言:师兄?师兄,你,你怎么伤的如此重?这是发生了什么?

师兄:我渡劫失败了...我已...无力带你离开妖界...

薄夙言:(难过)师兄...师兄你,你不会死的对吗?

师兄:师弟,听我说...我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就是想...想告诉你...下山前...师父曾为你算过...说你此趟...必种孽因...

薄夙言:师兄,别说这些了,我,我怎么做,怎么做才能救你?

师兄:没用的...你答应师兄一件事...

薄夙言:(哭)我...我...

师兄:十年之内,不许离开这里...若非危及性命...绝不可动用法力...

薄夙言:师兄...我...

师兄:答应我。

薄夙言:是...我记下了,我一定谨记师兄所言。十年内...必不踏出深山一步。

师兄:好....

 22:56 手落下

 九凤和薄夙言,长大啦~

 23:38 转场

老鸨:凤儿~那边派来的人都等许久了,你怎么还在这磨磨蹭蹭的。

九凤:(轻笑)妈妈~瞧把您给急的,不知道的 还以为今日是您要出阁呢~

老鸨:瞧你这话说的,我还不是为你操心。

九凤:我有什么让您操心的~

老鸨:你这话说的,可就伤了我的心。你到卿尘坊也有十年了。今日你出阁,我虽不舍,但心里总归是希望你能被真心待你的人赎走。

 24:18 站起

九凤:(轻笑)妈妈可真会说笑,这世间哪来的真心?

老鸨:到了地儿,若是哪家妖君妖娘,你瞧着不好,便给边上的人使个眼色,我都安排好人了,定让你寻个称心如意的。

九凤:呦~这么说来,确实让妈妈操心了。妈妈待我这般好,莫不是...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娇笑)

 24:53 脚步  速入 变脸

九凤:(混响)十年,十年了!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这些年的隐忍、顺从,为的就是离开卿尘坊的这天。等着吧,我一定会回来的!我要让你们,都死无葬身之地!

掌柜:好了,今天所有的展品都已顺利成交。想必今日在场的客官有半数以上都是奔着最后一件展品来的吧?-CV 徐予

群众:好了好了,快别卖关子了,快些请我的宝贝儿上来吧!好不容易等到今天,我可备好了银子,要将我的小宝贝带回家呢!

 脚步  速入

九凤:承蒙诸位妖君厚爱,小妖今日出阁,但愿能够寻得一处归宿~

薄夙言:(混响)时间真的会改变一个人的心性,不知,你是否还记得我呢?

掌柜:咳咳,那么,这位卿尘坊的魁首一九凤妖君,今日出阁,竞拍价千年灵珠一枚!-CV 徐予

群众:我出一颗千年灵珠!

群众:我出三颗千年灵珠!-CV 老头子

九凤:妖君~再不出手,可就没机会了哦~

薄夙言:(轻笑)我没有灵珠。

九凤:哦~那是小妖猜错了?妖君不是来买我的?

薄夙言:不是买,是赎身的。

九凤:哈哈~好啊~那就请妖君将我带走吧~

薄夙言:(轻笑)千颗,百年灵珠。人,我带走了!

 27:04 转场

 脚步

九凤:君主~慢点走~小妖跟不上呢~

薄夙言:你,叫九凤是吧?

九凤:君主这话问的,太伤小妖的心了~小妖都已经是您的人了,您还不知道小妖的名字~

薄夙言:等等,你,你能换个称呼吗?

九凤:君主是不喜欢小妖吗?若是不喜欢,君主又何必花那么多灵珠买下小妖呢~

薄夙言:(无奈)在下姓薄,名夙言。今日出手为你赎身,并非是你想的那样。

九凤:(轻笑)那...君主想的是哪样?

薄夙言:你...(无可奈何)罢了,今后莫要再唤我君主,我,我...

九凤:(笑)不唤君主,那...唤官人?主人?还是...夫君~

薄夙言:(结巴)你…你…你…都不行!

九凤:都不行?那,小妖就只能唤您君主了呀~

薄夙言:叫...薄公子吧!

九凤:公子?那是什么意思?

薄夙言:唔...公子就是...跟君主一样的意思,换个叫法而已。

九凤:是吗?

薄夙言:不管是不是,我说了,你照做就好。

九凤:是~小妖都听‘公子’的~ 

薄夙言:....

薄夙言:(混响)这么正常的称呼,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听着还是说不出来的怪异...

九凤:公子,我们要去哪呢?

薄夙言:山上。

九凤:山上?公子住山顶别院啊?

薄夙言:别院?想多了,就一间茅草屋。

九凤:公子真爱开玩笑。

薄夙言:你是不是在想,我拿得出那么多灵珠,怎么可能住茅草屋?

九凤:公子真是越来越懂我了~

薄夙言:说话便说话,你挨过来做什么?

九凤:跟公子挨的近些,便于培养感情嘛~

 29:37 心跳

九凤:公子的心,跳的好快~我都听到了呢~

薄夙言:咳咳,之后的日子可就没这么清闲了,我所有的积蓄都拿来替你赎身了,身上可是一颗灵珠都没有了,看你还哪来的空闲逗趣我。

九凤:我才不信呢~公子随随便便就拿出了那么多灵珠,怎会一颗灵珠都没剩?

薄夙言:不信?不信就等着饿死吧!

九凤:若是公子没有灵珠了,那我们今后,可不就要过苦日子了?

薄夙言:怕了?

九凤:不怕,只要公子在,定然不会让我饿到的~只是...公子能不能...别把我卖了?

薄夙言:...放心吧,就算饿死也不会把你卖了的。

九凤:(混响)呵,终不过是被这副皮囊迷了眼的人。想必,从他身上得到钥匙,也不是难事。

薄夙言:怎么不走了?

九凤:(回神)只要公子不卖了我,我可以...接客...不会让公子饿死的。

薄夙言:胡说什么呢?你现在已经不是卿尘坊的人了!你是我花了上千颗灵珠买来的,怎么可能让你去做那种事情!以后不许说这种话!

九凤:嗯,知道了...

 31:28 转场

 推门

九凤:公子,在做什么呢?

薄夙言:炼丹。

九凤:炼丹?未曾想,公子竟还会炼丹啊~

 31:43 挨过去

薄夙言:你,你靠过来做什么?

九凤:看公子,炼丹呀~

薄夙言:你,你过去些。看便看,这般轻浮的模样做什么?

九凤:公子说我轻浮?那...公子可喜欢我这般轻浮吗~

薄夙言:你...你可能...收敛点?

九凤:难道...公子不想要我吗~

薄夙言:说什么呢?!

 32:14 推开

九凤:(娇笑)公子,这是恼羞成怒了?

薄夙言:你!出去!

九凤:(娇笑)好~小妖这就出去,公子若是想我了,便唤我~

 走路  速入

九凤:(混响)呵,他倒是有些不同的。

 32:48 转场

 翻书

 脚步  速入

九凤:公子~ 我饿了~

薄夙言:饿了?饿了你找我做什么?难不成是想吃我?

九凤:唔...那~公子若是愿意~我也...不是不可以呀~

薄夙言:你...算了,前些时日刚炼了些丹药,待我拿去山下卖了 换些灵珠,给你买点吃的吧。

九凤:公子真好~ 公子,我想吃肉!还想喝酒~ 要东城云氏的酒~

薄夙言:东城云氏?他家酒可是卿罗城中最贵的酒,你还真是会挑啊?

九凤:我以前喝的都是东城云氏的酒呀~公子莫不是...舍不得灵珠?

薄夙言:(无奈)罢了,就这一回,你这挑嘴的毛病,跟了我之后,就得改改了。

九凤:公子说跟了你?唔...那公子是承认小妖就是公子的人了?

薄夙言:你...今后,不许说这些虎狼之词。

九凤:(笑)小妖喜欢公子,也是 虎狼之词吗?

薄夙言:你...不跟你胡扯,我这就下山去。你好好待在这,别乱跑。

九凤:是~~我一定乖乖等公子回来~

 34:41 转场 

明镜:怎么回事?神印的气息,怎么到这里就结束了?

 走路 停

明镜:等等!

薄夙言:妖娘,在唤我?

明镜:(混响)这人身上,怎么会有神印的气息?

薄夙言:妖娘?

明镜:你...咳,冒昧问下,妖君这是要去哪?

薄夙言:我?啊,小妖正想去东城云氏买酒呢,妖娘可是有何事?

明镜:妖君身上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想必是近日接触了什么人吧?

薄夙言:啊,这...妖娘,此话是何意?

明镜:不瞒妖君,小妖在寻一人,正巧妖君身上有我所寻之人的气息。

薄夙言:(微慌)妖娘怕是看错了,我这久居深山,并不曾接触过其他人。

明镜:是吗?

薄夙言:(慌)是的,妖娘要寻人,怕是寻错了。小妖还有事,便先行一步了。

 35:59 走路

明镜:错?神印的气息,不会有错。

 36:11 转场

 翻找  入

九凤:(混响)他究竟会把钥匙藏在哪里呢?不能带在身上吧?

九凤:没有?还真是带身上了?看来,只能再想办法了。

 推门

客人:凤儿~

九凤:你是谁? !

客人:凤儿,你怎么就这么把我忘了呢! 自从你出阁之后,我可是茶不思饭不想的就想见你一面~

九凤:你,你别过来!

客人:凤儿,你真是太伤我的心了。你可知,自你出阁后,我费了多大力气才找到你的住处。

九凤:你再过来,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脚步

 36:57 抱住 

九凤:放开我!放开我!公子马上就回来了!你再这样,公子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客人:凤儿,你身上还是那么香。这么简陋的地方,怎么配得上你!你跟我走吧!跟着我,一定不会让你过这种日子的!

九凤:呸,你不配!

 37:22 摔碎

九凤:混蛋,你干什么!放开我!

 砰—— 

 拔剑

薄夙言:真是好大的胆子,看我不收了你这妖物!

 法术

 打斗  停了入

客人:你!你竟然会降妖术法!你给老子等着!

 跑  停入

薄夙言:哼!

九凤:公子...

 37:47 放下酒坛

薄夙言:我买了三坛酒,换身衣衫出来陪我喝一杯吧。

九凤:...好。

 换衣

 脚步 停

薄夙言:想去屋顶看看吗?

九凤:嗯?...好...

 上屋顶

 38:10 喝酒

九凤:公子,我...我习惯了。

九凤:公子,我以后会小心的。

薄夙言:被我赎了身,你后悔吗?

九凤:公子说什么呢?公子待我好,我都知道。

薄夙言:九凤…对不起啊...

九凤:公子?

薄夙言:没什么,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九凤:嗯,好。

 38:57 放下酒杯

薄夙言:在很久以前,人间有一个修仙门派,这个门派里有个小弟子。有一天,这个小弟子的师兄要下山历练,这个小弟子呢,就跟着他的师兄一同下山历练。途中不甚误入了妖界,从此,便再也出不去了。

九凤:哦?凡人入了妖界?那岂不是要被吃干净了?

薄夙言:(苦笑)有一天,这个小弟子对一个落难之人见死不救,明明答应了会去救他,却没做到。你说,他...配修仙吗?

 39:51 心跳

九凤:公子...你...

薄夙言:他配吗?

九凤:那...这个小弟子就这么把自己是个凡人的事情,告诉了一只妖,就不怕被吃掉吗?

薄夙言:(轻笑)那这只妖,会吃掉这个小弟子吗?

九凤:那,如果是普通的妖,自然是会的。可若是...像我这样的妖~自然不会~

薄夙言:(轻笑)喝酒。

 40:35 放下酒杯

九凤:公子,我也给你讲个故事吧?

薄夙言:好。

九凤:在很久以前,凤凰族有一位公主,她爱上一个修仙的凡人。她不顾族人的阻挠,抛弃了所有,跟这个凡人走到了一起,还...生下了一个孩子...

薄夙言:人妖相恋?所生之子...已然跳出三界之外了吧?

九凤:嗯...后来,这个修仙的凡人飞升了。为了立足仙界,不愿打破天规,故而,抛弃了妻儿。

薄夙言:还真不是个人。

九凤:这个凤凰族的公主,生下这个孩子后,每次见到他,就会想起那个负心汉,故而便将这孩子关在了一个小黑屋中,不见天日...还时常打骂他...

薄夙言:后来呢?

九凤:后来,她发现这个孩子的血,可以作为极品聚灵丹的药引,于是,她便日日放这个孩子的血,然后拿出去卖。直到有一天,她欠下了太多的赌债,便将这个孩子...卖到了青楼...

薄夙言:...

 42:19 倒酒 

九凤:公子,我的故事讲完了。

薄夙言:我不会把你卖了的。

九凤:(混响)我可以...相信你吗?

 42:57 转场

 开门

 走路

 放下碗

九凤:公子,你醒了?我给你煮了醒酒汤,过来喝点。

薄夙言:九凤,你想解开禁制咒吗?

九凤:公子要给我解开禁制咒吗?

薄夙言:嗯。

九凤:公子真的要给我解开禁制咒?

薄夙言:你不是,一直在找钥匙吗?

九凤:我...公子...我其实不是妖,我也不是人,更不是仙,我是个怪物。

薄夙言:嗯。

九凤:解开它,我也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薄夙言:嗯。

 43:51 法术

九凤:(阻止)公子!

薄夙言:怎么了?

九凤:公子,我...禁制咒锁住的不止是我的妖力,还有...还有我的心魔...我...我会伤到你的。

薄夙言:说完了吗?

九凤:公子...

 44:14 解锁

 风 雷 魔气  压音效

九凤:(痛苦)唔…呃…啊… 同入

薄夙言:无上心法,清灵澈... 同入

九凤:(入魔)你要做什么?!

薄夙言:没想做什么。

九凤:你以为你买了我,给我解开禁制咒,我就会感激你了吗?

薄夙言:九凤,不要让心魔控制了你。

九凤:哈哈哈哈——你知道解开禁制咒,我第一件想做的事,是什么吗?!

薄夙言:九凤!冷静下来!

九凤:我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毁了你!

 44:52 摔碎

九凤:我要杀了你,你们,所有人!你们都该死!你和那卿尘坊的贱人又有什么区别?!

薄夙言:我解了你的禁制咒,并非想让你感激我。只是不想在飞升失败之时,令你与我一同消散。

九凤:哈哈哈哈——这是我此生听过,最大的笑话!你既不想让我与你一起死,那你就,先去死吧!

 摔

 45:27 拔剑

薄夙言:噗——(吐血)凤儿...

 掉落

九凤:(冷静)这血玉..哪来的?

薄夙言:...你赠的...

 45:43 闪回

九凤:(混响)(幼时)此玉赠予恩公,不求能报恩公救命之恩,但求它能护恩公此生安康。

 45:54 闪回

薄夙言:当年没有履行承诺,将你救出卿尘坊,是我之错...不敢奢求你的原谅。

九凤:...呵...是啊,十年,你说你会来救我,我等你,等了十年,可你食言了。如今,你又来做什么?救我吗?

九凤:是来救你自己的吧?为了清洗心中的罪恶感,好飞升成仙,是吗?!

薄夙言:我...我只是...

九凤:(苦笑)呵呵,罢了,你既曾救我一命,我也当感恩,不该怨你。今日,我便放你一回。若有再见之日,定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46:54 甩袖

 走路  速入

薄夙言:(喊)你要去哪?!

九凤:(混响)我究竟在期待什么呢? 我本来就是被三界所抛弃的异类,又怎么可能会有人真心相待呢……

 转场音乐

 转场

 莺莺燕燕 

卿尘坊的姑娘:呦~九凤怎么突然回来了~莫不是被抛弃了?-CV 徐予

 拔剑 杀

 倾城坊的姑娘:厄...

 倒下

 混乱  压音效

九凤:(冷)今日,都死在这里吧。

 厮杀

 01:16 走路  速入

老鸨:看来,凤儿今日心情不佳。

九凤:你终于来了,我可等你很久了。

老鸨:凤儿若是要与我撕破脸,恐怕这启都的皇室不会放过你呢!

九凤:(不屑一笑)那就试试看。

 打斗 音效较长

九凤:结束了。

 箭雨  音效较长

 箭飞过

薄夙言:唔...

九凤:公子!

 小跑

 01:06 抱

九凤:(惊慌)公子!你...为什么?!

薄夙言:(虚弱)你本非...非常人..若是乱造...杀孽..恐惊动神明...届时...

九凤:你管我做什么?我,我都要杀你了,你还管我做什么?

薄夙言:(虚弱)我若...不管你...你...会死的...

九凤:你就应该离我远远的,此生都不要再见了!而且,这世间就没有人希望我活着,我死了也没什么!

薄夙言:(虚弱)我希望...你...活着...

九凤:(颤抖)公子...我...我带你去找妖医!

薄夙言:(虚弱)我的元灵已碎...无药可救了...希望能...换你活着...

九凤:(颤抖)别说了...我不会让你死的...不会的,不会!

 抱起

 02:15 奔跑

 02:27 转场

 撞门

九凤:(慌,大喊)有人吗?!有人吗?救命,救人,救人!

 脚步 停 

妖医2:医馆静处,怎能这般喧闹?!

九凤:妖医,救人!救他!

妖医2:人?

九凤:对!人!

妖医2:人,我可无法医治,妖君还是另寻高明吧!

九凤:我不管!若是救不活他,我就把你这医馆都烧了!

妖医2:你!

 03:06 拔剑

九凤:(威胁)救人!

妖医2:你!哎,罢了,死马当活马医吧!

 法术  速入

妖医2:这...他这元灵都碎了,怎么救?

九凤:用聚灵丹!

妖医2:聚灵丹?聚灵丹的药引可是神兽麒麟血,我这座小庙,去何处寻麒麟血?

 03:29 割手

 滴血

九凤:用我的。

妖医2:妖君,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

九凤:让你拿去便拿去,他若是活不了,你也得给他陪葬。

妖医2:好,若是这血炼制的聚灵丹救不活这位,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03:52 转身

 走路  速入

药童:(小声)师父。

妖医2:(小声)你速去府衙报信,就说,医馆内来了个凡人和一个...血液能够炼制聚灵丹的奇妖。

药童:啊?师父,这妖的血真能炼制聚灵丹吗?

妖医2:不管能不能,今日若是没有府衙来救,你我师徒二人,怕是都活不了,快去。

药童:是,师父。

 小跑

 04:25 转场音乐

  

 04:37 转场

 起身

九凤:公子,感觉好些了吗?

薄夙言:这话该我问你。

九凤:我...一直都是这样,并非善类...只是公子不知道而已...

薄夙言:罢了,你清醒了便好。我们走吧,启都已经不安全了。

九凤:公子现在是个彻彻底底的凡人了,凡人的身躯根本承受不了妖法瞬移。以你现在的身子,也不适合走动。

薄夙言:可你杀了那么多妖,必然会惊动妖族皇室,必须尽快离开启都。

九凤:他们奈何不了我。

薄夙言:不行,必须尽快离开。

九凤:(欲言又止)...好,都听公子的。

 05:34 起身

妖医2:妖君身子还虚着,这是要去哪?

九凤:怎么?我不杀你,你是要让我动手吗?

妖医2:不敢不敢,二位请。

 脚步  速入

薄夙言:这个妖医不对劲,你还是施法…我们快些离开吧。

九凤:不行,你身体承受不了妖法。

薄夙言:(叹息)罢了。

  

 06:08 转场

 脚步 

九凤:公子,你的师父喜欢你吗?

薄夙言:嗯。

九凤:那你喜欢你的师父吗?

薄夙言:说喜欢,未免有些奇怪,应当是想念吧!

九凤:公子想回凡间吗?

薄夙言:自然是想的,可惜,我元灵已碎,此生都无望飞升了,再也...回不去了。

九凤:我送公子回去吧!

薄夙言:什么?

九凤:我送公子回凡间去。

薄夙言:(苦笑)人妖两界的结界之门,向来是重兵把守的。如若不能飞升,我如何能回得去?

九凤:那就,杀了他们,为公子杀出一条血路,送公子离开。

薄夙言:九凤!

 07:09 脚步停

九凤:到了。

九凤:公子,跟紧我,我带你出去。

薄夙言:九凤!不可以!

 法术 

九凤:公子,便当是,我报了当年的救命之恩吧!

 冲

妖兵:什么人? 拦住他!-CV 老头子

 07:33 厮杀  速入

薄夙言:(大喊)九凤!住手!你这样定会惊动妖族皇室的!九凤!

九凤:公子,我已经对这个世间绝望了。可我希望你,能好好的!希望你,能得偿所愿!希望你,被这世间善待!

妖兵:别管他,抓那个凡人!-CV 老头子

 剑飞过

 08:00 挡剑

九凤:公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

薄夙言:没事,九凤,如此行事太过冒险,我们先撤吧,回凡间的事,日后再...

 08:09 现身

明镜:总算找到你了。

薄夙言:你是...那位妖君?

明镜:你们可以走了。

九凤:你是何人?

明镜:不走吗?

薄夙言:多谢前辈相救,今生若有机会,必将报答。

九凤:公子?她是?

薄夙言:走!

 08:34 拉起

 跑

妖兵:都愣着做什么啊? 解决了她,抓人啊!-CV 老头子

明镜:解决我?怕是不能够。

 跑远

 08:46 停下

九凤:公子...

薄夙言:怎么了?

九凤:公子,我...我不能走...

薄夙言:不能走?你是在担心那位前辈吗?她身上有股很强的威压,法力定在你我之上,必然不会有事的。

九凤:(迷糊,痛苦)公子,那个人...她,她...

薄夙言:九凤?你怎么了?

九凤:(着急)我不知道,公子,我不能走!我得回去,回到她身边去!

薄夙言:...好,我们一起。

  

 09:32 转场

 厮杀

妖兵:还敢回来?!给我抓住那个凡人!-CV 老头子

九凤:公子小心!

薄夙言:别管我,顾好你自己。

 锁链

九凤:公子!

妖兵:哼,果然还是凡人好抓些!-CV 老头子

九凤:放开他!否则,我杀你!

妖兵:杀了我?哈哈哈,我劝你,现在,最好,乖乖卸下妖力,带上禁制咒,否则...-CV 老头子

 10:09 拔剑

九凤:住手!...我带...

明镜:你们回来做什么?

九凤:(迷糊)前辈?不...不是...是...

沉魈:(混响,欢快)师尊~   师尊~  师尊~

九凤:(迷糊)我...师尊...

沉魈:(清醒)是师尊!

 跑 跑步声停入

明镜:(喊)沉魈!!

沉魈:(混响)(喊)师尊!救他,是他,薄夙言!薄夙言是九凤的执念!!

 扭曲 重置

  

 10:51 转场

 滴血

 走路  速入

妖兵:哎,你说妖帝怎么这么久都没有派人来收血了?

妖兵2:大约十日前我好像听见外头有打斗声,怕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吧?这么说来,此前来收血的小妖偷偷告诉我,说大皇子杀了妖后。

妖兵:什么?大皇子?杀了妖后?那可是他的亲生母亲啊!这怎么可能?

妖兵2:我也不知道,是那个小妖告诉我的,说起来,他们确实有十日不曾来了。也是,毕竟,大皇子杀了妖后的事情定然会掀起不小的风波。

 11:38 脚步声 停

九凤:唔...(喘息)我...

 碎铃

薄夙言:(混响)九凤...

九凤:(虚弱)公子...

薄夙言:(混响)九凤,我有一事,无法开口与你诉说。

九凤:(慌乱)公子,你怎么了?

薄夙言:(混响)九凤,你要活下去,就算这个世间没有人希望你活着,你也要好好活下去,就当为我而活。

九凤:公子,你在说什么...你为什么...看起来这般虚无...

薄夙言:(混响)活下去...

九凤:公子?公子!不要走!公子!

薄夙言:(混响)我等你。

 12:38 怨念聚集  速入

九凤:(痛苦)公子!呃啊——

 砰

 转场音乐

  

 12:45 转场

 走路  速入

妖兵:还真别说,这人的味道比那些飞禽走兽好吃多了!

妖兵2:嗯,难怪人妖二界不互通,这要是让我们去了人界,哪能抵挡的了 这种美食诱惑。

 脚步声 停

九凤:(混响)他们刚刚在说什么?吃人?

九凤:(混响)不会的,他们说的不是公子,一定不是!

 脚步  速入

九凤:(混响)好浓的血腥味...不会的,他们说的不是公子,一定不是!

九凤:(颤抖)不是的,一定不是,之前还见过公子的...

 13:34 水滴3声

 倒下  音效较长

  慢点,情绪到位,气息给足

九凤:(隐忍,痛苦,颤抖)公子...公子...

九凤:(颤抖)公子最喜欢白衣了...怎么...怎么能把你的衣裳...撕的...这般粉碎...

九凤:(颤抖)公子...怎么可以...他们...怎么敢...

九凤:(颤抖)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九凤:(颤抖)这世间...从未有人希望我活着...唯有公子视我为人...为什么要夺走他...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九凤:(哭)公子...公子...你...为什么...要落得这般下场...这不该是你的结局啊...

 14:40 怨念聚集 

九凤:(恨)这世间,有人立于高位,从未见过众生疾苦。有人生在水深火热之中,却仍有一线生机。有人作恶多端,却依旧活得逍遥自在。有人行善积德,却不得善终!

九凤:(恨)这究竟是什么道理!什么天道法则? 呵呵呵—— 哪有什么天道法则?不过是云端之上的神,想要控制众生罢了!这样的浊世,留它何用?!

 现出原形

 跑步 停

妖兵:你,你是什么东西?!

九凤:你们,都该死!

 法术

妖兵:不!啊——

 碎裂

 转场音乐

  

 15:56 转场

 走路  速入

九凤:(失魂落魄)公子...我...送你回凡间好吗...

 现身

明镜:沉魈!

九凤:(冷)让开。

明镜:沉魈,醒醒!

九凤:(冷)挡我者死,神挡弑神,佛挡杀佛!

明镜:不要让怨念吞噬了你!

九凤:怨念?哈哈哈——我难道不该有怨念吗?!

九凤: 他是那样好的人,为什么要让他死无全尸啊!

九凤:你见到公子的死状了吗?你见到了吗?!

九凤:(把握情绪)他睁大着眼,眸中满是痛苦。身上破碎的白衣都被鲜血染红了!支离破碎的白骨凌乱的扔在血里,五脏六腑都被撕咬啃食的只剩下残渣,连同肠子都断成了一节,一节的!唯一完整的,只剩下他那颗...死不瞑目的头颅!!和他那被鲜血染红的长发!!

九凤:(爆发)你让我怎么能不恨!怎么能够不恨!!我恨不得杀尽天下人!恨不得将世间的一切都毁了!!

 17:22 狂风 打斗  速入

明镜:(念咒)以神之识,清灵静心,诛邪散...

 捅刀

明镜:唔...尽。

沉魈:(清醒)师尊!我...我...

 17:38 本尊现身 

九凤:哈哈哈哈哈——明镜啊明镜,千年不见,不想,你竟还有软肋!如今的你拿什么跟我斗?!

明镜:孽畜!

 脚步

九凤:好一个神主徒弟,虽然没能救得了公子,但,还是感谢你 助我打破了这 折磨了我上千年的怨念化境,哈哈哈哈——

沉魈:你就是九凤?

九凤:怎么样?你也觉得这样的浊世,不该存在是吗?我知道,你可以聚集世间怨念为你所用,不如,我们联手...

沉魈:(迷糊)我们…联手…

明镜:逆徒,在想什么?!

沉魈:(惊醒)师尊,我...

 18:40 推开

 小跑

沉魈:师尊,你受伤了?我..徒儿,徒儿不是故意的...

明镜:先离开幻境再说。

 法术

九凤:想走?没那么容易!

明镜:哼,那便试试。

 法术打斗  音效有点长

 19:05 落地

九凤:神主将我引到此处,莫非还想封印我?

明镜:本君既能封印你一次,便能封印你第二次。

 法术打斗  速入

沉魈:师尊!

沉魈:师尊!师尊放我出去啊!师尊!

 刀剑碰撞

明镜:你就在那呆着。

沉魈:师尊小心!

 剑飞过

明镜:噗——

沉魈:师尊!!

明镜:(念咒)天道吾愿,四方神兽,受神之血,忠神之事,起!!

 19:40 风雨雷电  直接入

九凤:想再封印我!那我也要人陪葬!

明镜:不好!沉魈!

 锁链  听不到就不要硬等

明镜:唔...

沉魈:师尊...师尊...你受伤了...

九凤:(混响)曾经风光无限的神主,也不过如此。瞧你这伤重的模样,怕是不久便将陨落了吧!我等着,总会有这一天的。到那时,我看你又能奈我何 ! 哈哈哈哈——

沉魈:你闭嘴!

明镜:(虚弱)无妨...先回去吧...

 

 20:41 转场

 走路

 坐下

沉魈:师尊...你...你没事吧...

明镜:不碍事,闭关几日就好了。

沉魈:师尊,徒儿知道错了,徒儿以后一定听师尊的话,再也不乱碰东西了。

明镜:你落入怨念化境之中,虽已出来,体内仍旧残存了些许怨念。为师要闭关几日,你这些日子,也静心去除怨念吧。

沉魈:是...徒儿知道了...

  

 21:25 转场

沉魈:师尊闭关好些天了,也不知,伤势可好些了...

 走路  速入

明镜:为师不在的这些时日,你就是这般懒散度日的?

沉魈:师尊?师尊~徒儿冤枉,这些时日师尊闭关,徒儿是无心修炼。这才...这才来照暮池散心的。

明镜:哦?是吗?

沉魈:自然是的!

明镜:嗯...过几日仙境盛典,你可想去参加?

沉魈:仙境盛典?当然要去!师尊要带我去吗?

明镜:你若想去,为师便带你去。

沉魈:哈哈哈,师尊最好了~

 转场音乐

  

 22:22 转场

 脚步  速入

沉魈:子归仙君~~好久不见~~可想我了吗~

子归:殿下?好些日子不见你了,都去做什么了?

沉魈:哎,别提了,我差点害了师尊。

子归:啊?你害了神光君?

沉魈:不说了不说了,我来找你喝酒的! 

小仙:呦~这不是神光君那个修炼了八百年才飞升的废物弟子吗?-CV 老头子

沉魈:说什么呢!

小仙:我难道说错了吗?就凭你这样的废物,也配拜入神君门下,真是...-CV 老头子

 拳头  速入

沉魈:让你说!打死你!

子归:诶——殿下,打不得呀!

沉魈:什么打不得!这世间有谁是本殿打不得的!

小仙:你个小废物,竟敢打我!-CV 老头

沉魈:就打你了!

子归:殿下,殿下,别打了!

 23:17 走路  速入

明镜:沉魈。

子归:拜见神光君。

沉魈:师尊?

 跑 停

沉魈:(装可怜)师尊~他们说我不配当师尊的弟子~

明镜:(冷)莫说诸位都该尊称吾徒一声殿下,便是行跪拜之礼,他也受得起!

沉魈:就是就是~师尊待我最好啦~

 23:43 转身

明镜:你,就是追风渡飞升的子归仙君?

子归:是...

明镜:听闻,追风渡的掌门大限将至,你不去看看?

子归:什么?!我师父他...

明镜:人仙妖三界,本不能相互干扰。但念你飞升不久,本君便允你下界一趟,去了断你的尘缘吧。

子归:是,多谢神君。

 消失

沉魈:(吃醋)师尊怎么对子归如此上心...

明镜:他身上有薄夙言的气息。

沉魈:啊?薄夙言?九凤的执念?

明镜:嗯。

沉魈:师尊...

明镜:怎么了?

沉魈:薄夙言死的好惨...九凤...他虽坏...可...也是个可怜人...

明镜:九凤生来就背负了神魔的诅咒,所近之人,必不得善终,这是天道法则。

沉魈:徒儿不明白...

明镜:九凤是人妖通婚所生,生来便不在三境六界之内,不属于这个世间。天道容不下他,魔道亦容不下他。

沉魈:世人皆言,三境六界,可,三境六界是什么?天道和魔道,又是什么?

 25:26 走路  速入

明镜:这世间,人,仙,妖,称为三境。神,魔则为二界。境界境界,境亦为界。所以,是三境六界。

沉魈:不对啊,那按着师尊的说法,人,仙,妖,神,魔,是五境呀!

明镜:...

沉魈:师尊?

明镜:天地初开之时,天书便已刻定为六境,这最后一境,乃是亡灵归处。

沉魈:亡灵...归处...

 26:12 魔气  速入

沉魈:唔...(痛苦)

明镜:怎么了?

 沉魈:有何不可!以吾身躯,化作冥渊!开境界,聚亡灵,判生死,呀啊——-CV 顾墨

~~~~截取于《明镜沉》

沉魈:(痛苦)唔...师尊,好多好多亡灵...

明镜:沉魈?!

沉魈:(清醒)师尊,我,我刚刚看见好多亡灵...

明镜:许是体内怨念未清的缘故吧,回去后,为师替你看看。

沉魈:嗯。

  

 26:51 转场

 奔跑

 推门  师父,请你慢点

子归:师父!

追风渡掌门:(虚弱)子归...你终于来了...为师...真怕等你不到你...

子归:(哽咽)师父!是,是弟子不孝...

追风渡掌门:(虚弱)为师大限已致...撑着一口气...便是为了等你来...告诉你一件事...

子归:(哽咽)师父请说,弟子,一定铭记于心。

追风渡掌门:(虚弱)子归,你...你本是追风渡上任掌门...为师的师父...所生之子...

子归:什么?

追风渡掌门:(虚弱)当年,你的师祖与一凡间女子两情相悦,生下一对双生子,这双生子中的哥哥...天赋异禀,可这弟弟...却灵识缺失...故而痴傻...

追风渡掌门:(虚弱)后来...这双生子中的哥哥...随着他的师兄下山历练,便再未回来...

追风渡掌门:(虚弱)师父再见他时...便只是一缕残魂了...

子归:师父...他...死了吗?

追风渡掌门:(虚弱)嗯...不知为何而亡...你的师祖...心痛至极...弃了一身修为,驱动锦云幡...将他的残魂...寄于你的体内...这才...这才让你恢复灵智...方能飞升...

子归:师父是说...我,我的体内寄存着我哥哥的残魂?!

追风渡掌门:(虚弱)嗯...你飞升之时...并未历劫...便是因你的兄长...替你受了这飞升的劫数...

子归:(惊)这...这太...太不可思议...

追风渡掌门:(虚弱)子归...一定要...守好锦云幡...否则...你的兄长必会魂飞魄散...而你,也会失去灵智...跌落泥泞...

 29:42 放手  卡不上就不要硬等了

子归:师父,师父...

  

 30:00 转场

沉魈:师尊~~~~

明镜:安静些。

沉魈:师尊,你在写什么?

 拿起

沉魈:无愧...苍生?

明镜:嗯,无愧苍生。

沉魈:师尊心怀苍生,可曾为自己想过?

明镜:苍生就是本君,本君亦是苍生。

沉魈:(思考)唔...

沉魈:师尊今后仍旧心怀苍生,便由徒儿,心怀师尊~

明镜:不可胡言。

沉魈:嘿嘿~~ 

明镜:为师看看你体内的怨念消除的如何。

 30:40 坐下

沉魈:徒儿最近都很用功的,怨念都消除的差不多了~

 跑

小仙:神光君!姜元烨打开了北极柜的封印,放出了上古妖兽,屠了众多仙门!仙帝让我来请您相助!-CV 世

 站起  速入

沉魈:什么?!阿兄他!

 消失

明镜:嗯,知道了。

 31:06 厮杀

小仙:仙君,这妖兽属实太过厉害!我们根本挡不住,现下怎么办?-CV 世

子归:我去会会他!

 剑闪

 格挡

九凤:趁人不备,可不是什么正派作风。

子归:对你这种残害生灵的孽畜,需要什么正派作风?

九凤:呵,果然啊~这世间人心,皆是恶~

子归:少说废话,看剑!

 31:36 打斗  直接入

九凤:就凭你个小仙,我一只手指便能捏死,真是...不自量力。

子归:即便我身死,你也定然不能活着!天道绝不容许!

九凤:哈哈哈——那我偏要逆了这个天道试试看!

子归:你要逆天道,必会受神明制裁!

九凤:神明?哈哈哈——我也曾信奉过神明!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我得了上千年来 无休无止的折磨和痛苦!!神明?哈哈哈——那些作恶多端的恶人,却没有得到他们应有的惩罚!这世间,要什么神明!!!

 32:21 落地

沉魈:师尊!我去帮子归!

明镜:莫要恋战,带上造梦灯,为那孽畜造一梦,再将他封印即可。

~~~~欲知情节详情,请走《明镜沉·重茗》

沉魈:是!

 法术  速入

沉魈:(念咒)灯芯如影,灯明梦起,是非嫣然,皆入一梦。

子归:(惊喜)殿下?

沉魈:子归,我来助你!

 32:45 转动

子归:(痛苦)唔...呃...

沉魈:子归,你怎么了?

子归:(痛苦)我...我体内...有股力量...像是...像是要冲破身体了...

沉魈:啊?

 33:03 显出

子归:呃啊——

沉魈:这,这是什么东西?!

子归:(喘息)是锦云幡...

沉魈:这东西为何要阻挡造梦灯啊!

子归:是...是哥哥...

 33:19 炸开

 周围都安静了

薄夙言:(混响)九凤...

九凤:这个声音...是...(哽咽)公子...

 33:31 现身 停  薄夙言,关混响

 九凤,请你准备爆哭,把你所有的委屈,都倾诉出来。

九凤:公子!

薄夙言:九凤,我等你很久了。

九凤:公子,我...你...你一直...在等我...

薄夙言:嗯,一直在等你。因为,有一事,还未与你言明。

九凤:公子...我...我被困在北极柜的封印内,上千年...不断在怨念化境中...见你死去...我以为...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薄夙言:嗯...我知道,父亲将我残魂寄于子归体内。你的事情,我都知道...这些年,苦了你了...

九凤:公子,我好恨,恨这个不公的世间,恨不能为你报仇...恨我...救不了你...

薄夙言:世间之事,本就无法诸事公平。你生来遭受了太多的不公,满心的怨恨,无处可去,我也明白。

九凤:不是的,不是的。我无所谓,我已经习惯了世间待我的不公。可...可为什么...公子这样好的人...要落得那般下场...我不接受...我不接受...

薄夙言:这就是我的劫数...

九凤:公子...你是我的心头血...可我...怎么...就成了你的...命中劫...

薄夙言:别难过..我还没有告诉你...

九凤:若非当年年幼无知...救我于水火之中...便也不会种下因果...

九凤:若非当年阻我屠杀...便也不会暴露身份...更不会...

 36:09 抱住  卡不上就别硬等了

薄夙言:九凤,我可以收回当年的话吗?世间太苦,我亦不忍见你在这世间经历无尽的苦痛。

九凤:这世间...除了公子,有谁...还希望我...活着...

九凤:公子...我...听你的话...记住了你说的...活下来了...

薄夙言:是我错了...凤儿...独留你一人在这世间...不被珍视...被世人唾弃...是我错了...现在后悔...还来的及吗...

九凤:来得及...公子在的地方...就是归处...

薄夙言:好...我们一起走吧...离开这里...黄泉也罢...鸿蒙也好...再也不会丢下你了...

九凤:好...

薄夙言:我有一事...一直想告诉你...

九凤:嗯...

薄夙言:在下姓薄...名夙言...彼时相遇...卿之容颜...深深入骨...难以忘怀...

九凤:(喜极而泣)我乃...人妖所生异兽...承蒙公子厚爱...生生世世...必不相负…

 37:54 消散

完 美 杀 青

作者留言:我知道大家走完都会吐糟,特别是配角。但是,我想说,追求台词平等就会忽略情节主次分,当然,这也许是我的水平不够。

所以,非常感谢一直喜欢并支持我的大家,也感谢你们的理解。如果你拿到了配角,走的不尽兴,不防试试二刷主角,体验下另一种心境。

《明镜沉》这个系列,沉魈没有放手,明镜死了。重行没有放手,玥茗死了。九凤和薄夙言,算是双向奔赴的HE吧!然而,温檀之和珈蓝放手了,留下的是一生的遗憾。

写到最后,无非是表达爱情这种东西,放不放手,都是一种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