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811】
普本·《尤加利树下的秘密》
作者:拽姐!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5026
267
737
209
34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尤加利树下的秘密,是爱和选择。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12-20 11:18:51
更新时间2023-12-21 09:05:40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薛慕乔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奚佳慧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尤加利树下的秘密

/

   编剧:拽姐!

后期:休伽

封面:言棠


感谢人声音效:(按出场顺序)

安浩@西伯   奚母@灵溪   安安@Ariel   

妇女1@不知名艺术家K   妇女2@仄言

妇女3@折月   奚父@硕墩墩   医生@崇楼

感谢试本

并提出宝贵意见:

折月&西伯,崇楼&拽姐!

很感恩折月帮我找了那么多优质的CV录音效,还有崇楼给了我最头疼的台词启发以及各种帮助,爱你们❤️


 

BGM1

 蝉鸣 翻页

奚佳慧:(看书 轻轻读)她说:“因为你快把我忘了。”我说:“我没有,我只是把你放在了更深的地方。”她说:“更深的地方是哪里?”我说:“是忘记的边缘,可永远忘不了,这就是最深的地方。”( 出自《平原上的摩西》)

 合上书 放下书

薛慕乔:(混响)她房间的床边是一张书桌。书桌靠着一扇双开的格子窗。她常常喜欢透过窗向外看。窗外有时阳光有时雨。她眸子里,只有小院里那棵尤加利树。她的丈夫安浩死了。她带着年幼的安安回到了出生的小镇。带了一些衣物。还有那棵尤加利树。

(女主梦境)

安浩:(混响)慕乔!我等不及了!等支援来了凶手肯定就跑了!

薛慕乔:(混响)不行!不能擅自行动!

安浩:(冲出去搏杀)

薛慕乔:(混响)浩子!(上去帮忙)

 厮打声  刀划过声

薛慕乔:(混响)呃…

安浩:(混响)没事吧?

薛慕乔:(混响)…没事!

 厮打声 枪声

(歹徒抢了安浩的枪)

薛慕乔:(混响)浩子!!!

 雷声

奚佳慧:(大喘气 惊醒)

奚母:佳慧,该去接安安了,你带好伞,变天了。

奚佳慧:(无力)好。

(平复心情 看着窗外的尤加利树)

奚佳慧:(混响)尤加利树的移栽性非常差。我从原先房子的露台把这棵树搬来小院时,没有保留原土,树差点死掉。照料了几天,尤加利树奇迹般活了过来。

 雨声渐入

(幼儿园门口环境)

 伞下感雨环境入词

奚佳慧:(微大声)安安,雨太大了,我们在这里躲会儿雨再走好吗?

 车喇叭声

薛慕乔:(大声)佳慧!快上车!

奚佳慧:(怔 微喊)不用了!

 安安:妈妈妈妈我要坐车!雨这么大,我要坐薛叔叔的车!

 开车门

薛慕乔:雨一时半会儿停不了,快上来吧!来,安安!叔叔抱你上去。(抱起安安)

奚佳慧:(皱眉 收伞跟着上车)

 车内环境音

 安安:妈妈我肚子饿!我要吃蟹黄面,要小桥那里那个店!

奚佳慧:外婆已经在做饭了,我们回家吃好不好?

 安安:不嘛不嘛,我就要吃蟹黄面!

薛慕乔:安安,叔叔带你去吃蟹黄面好不好?

 安安:好!

奚佳慧:安安…就这一次,下次不可以这样了,好吗?外婆做好了饭我们就要好好吃,知道吗?

 安安:知道了妈妈,就这一次!

奚佳慧:乖。(对薛慕乔说)谢谢你。

 小面馆 餐厅环境音

 妇女1:诶?这是老奚家闺女吧?年纪轻轻成了寡妇,还拖着个孩子…啧啧…

 妇女2:听说她那刑警丈夫…连烈士都没有封…但是老奚家闺女拿到了一笔抚慰金,数目还不小呢…

 妇女1:她边上,是不是老薛家的小儿子,我听说,他和老奚家女婿一起上的警校,是好兄弟,老奚家女婿死的时候他也在现场…

 妇女2:还有这事儿呢,你别说,他两小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他两挺般配,青梅竹马的,薛嫂好像还去说过亲呢…

 妇女1:啧啧啧,这…克夫…还带个拖油瓶…难喽…

 安安:妈妈,什么是寡妇?

薛慕乔:安安,快吃面。(对着佳慧)吃吧,别听她们胡说。

奚佳慧:(强颜)我吃饱了。(对安安)安安,吃快点,天快黑了。

 夜晚环境

安安:妈妈,薛叔叔是不是喜欢你呀?我听外婆说,如果没有爸爸,你就会和薛叔叔结婚了。(捂嘴笑)

奚佳慧:(温柔)小傻瓜。(顿)薛叔叔和妈妈,只是好朋友。就像你和幼儿园的睿睿一样。

 安安:嗷。妈妈,我喜欢薛叔叔。(在耳边)你也可以喜欢薛叔叔。

奚佳慧:……快睡吧。(亲亲)

 转场 回忆 混响

(大学时代 警校宿舍门口)

奚佳慧:(给薛慕乔戴上围巾)挺好的,这颜色也选得好。(害羞)呃…阿姨手真巧。

薛慕乔:我妈还让你给我带什么了?

奚佳慧:带了些你爱吃的卤味,因为你今年不回去过年,还特地去买了个真空机,装了好多让我捎过来。

薛慕乔:谢谢,辛苦你了。太冷了,我送你回你学校吧。

奚佳慧: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薛慕乔:那哪儿行,你还带着行李呢。你把我妈给我的东西拿出来,我先放回宿舍去。

奚佳慧:好。

 脚步声

奚佳慧:(笑着转身)

 安浩:佳慧~

奚佳慧:怎么是你…薛慕乔呢?

 安浩:哦,他突然有点事儿,让我送你回去。

奚佳慧:那我自己回去吧…不用麻烦你…

 安浩:(拿起行李)走吧。天都黑了,不安全,我送你回去。

奚佳慧:那…谢谢你…

薛慕乔:(在窗口看着他们 回忆刚才)

 闪回

(薛慕乔在宿舍放完东西 欲走)

 安浩:(混响)诶,慕乔,干嘛去呀?

薛慕乔:(混响)佳慧在楼下呢,我得送她回去!

 安浩:(兴奋)佳慧来了啊!怎么不早说,我去送!这可是个可以接近女神的好机会,哈哈哈。

薛慕乔:(欲言又止)呃…行,那你去吧…

 夜晚环境

(佳慧看着熟睡的安安)

奚佳慧:(叹气)

 翻开书 翻页音效入

奚佳慧:(看书 混响)我搬回了自己出生的城市,做过许多工作去谋生,谋生本身并不艰苦,无非是使某种形式的思考成为习惯,然后依照这种习惯生活下去。艰苦的是,生活剩下了一个维度,无论我从上从下,从左从右,从四面八方去观察,生活都是同样一个样子,这让我感觉到有些难受。(《平原上的摩西》)

(安浩的墓前)

 风声 打火机声

 音乐起入

薛慕乔:(蹲下 点了一支烟 放在安浩的墓前)浩子。

薛慕乔:(缓缓)这回我就不陪了。我戒烟了。(坐下)你刚走的那一阵,抽得太凶了,怕了。

薛慕乔:记得佳慧以前也一直想让你戒烟来着。(笑笑)你能听得了谁的话服得了谁啊。(缓缓)上警校第一学期,你就因为不服学长他们倚老卖老,下战书,带着我们跟人对殴。最后全在操场被训,一个个伤兵残将,(笑笑)这个擦着嘴角的血…那个揉着头上的包…建校以后都从来没有过那样的场面吧,你还觉得自己挺牛逼。但也因为你,我们才不再挨学长们欺负。

薛慕乔:王老师老说你不服管,鲁莽!“有勇无谋”!但他不知道…他们都不知道,我亲眼看到…你对着敲诈我最凶的一个学长,重重地多踢了几脚,嘴里还喊着:“以后少特么欺负薛慕乔!”还揪着他到我跟前喊了十几句对不起。(泪花 笑)兄弟。那时我就决定这辈子跟你出生入死。

奚佳慧:(也来了 在不远处默默听着)

薛慕乔:(哽咽)我无数次想过,如果当时我拼命拦住你…但是哪有这种如果啊…你说…哪有啊…(说不下去)

薛慕乔:(擦了擦遗照)你走后,局里给我安排了心理咨询,我没去。我的病他们治不了。(逐渐哽咽)呵。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要是看到自己最好的兄弟特么死在了他自己的枪下,他们能自己说服自己吗…(抹一把脸)

薛慕乔:(稍微平复会儿心情)追封你的事儿,我一直没忘过,你再给我点时间。

薛慕乔:(缓了缓 还是忍不住)你就那样不管不顾冲出去和歹徒对抗,你是对得起你身上的警服了…(心痛)但是你对得起身边的哪个人…浩子…(哽咽)你对得起谁…你老婆你儿子…

奚佳慧:(抽泣 咬嘴唇)

薛慕乔:(整理情绪)但他们都不怪你。我也不。(还是忍不住点了一支烟 猛吸一口)

薛慕乔:你能不能也别怪我。今天我来这就是想问问你…(鼓起勇气)佳慧和安安…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让我来照顾他们。

薛慕乔:(又点了一根烟放在浩子墓前)大学那会儿,(笑笑)你第一次见着佳慧,就说喜欢上她了。你问我和她啥关系。(苦笑)我和她啥关系,我从小就喜欢她。但是我跟你说,我只当她是妹妹。

薛慕乔:你说,那你可就追她了,让哥们儿帮帮忙。

薛慕乔:这忙我帮了。浩子,我帮了对吧。其实我知道佳慧心里埋怨过我。是我把她推开的。但我想着推到你那里,那也不坏,是吧。我就…我就那么干了。现在你留下他们孤儿寡母,我给接回我身边,(哽咽)行吗浩子。(痛苦)算我求你。(埋头)

奚佳慧:(默默擦干眼泪)

BGM2

 脚步 花束放下声

奚佳慧:(清冷)不是戒了吗?还抽什么?

薛慕乔:(泪滑落立马擦掉)佳慧…(整理情绪)你也来了。

奚佳慧:嗯。

薛慕乔:刚刚…(我说的话…)

奚佳慧:(打断)我刚刚才到…

(沉默一会儿)

 钢琴音乐起入

薛慕乔:(看着花束)又剪了尤加利叶。那棵树该有3米高了吧。

奚佳慧:差不多。长得挺好的。

薛慕乔:安安呢?

奚佳慧:外婆带着。(顿)他平时没少烦你。

薛慕乔:说什么呢。我喜欢安安。明天…去不去海边?安安一直说想去海边…

奚佳慧:(没有犹豫)好。

薛慕乔:(有些惊讶 转而开心)好,那我明天早上来接你们。

奚佳慧:(轻声)好。

(第二天)

 海浪拍打礁石

(两人看着奔跑的安安 许久不说话)

 明显海浪声

薛慕乔:以后…多带安安出来吧,这个年纪,应该要亲近大自然的。

奚佳慧:(不说话)

(过一会儿)

 吉他音乐起入

薛慕乔:佳慧…我有话……(想跟你说)

奚佳慧:(打断 平静)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答应跟你出来吗?

薛慕乔:(看着海 不说话)

奚佳慧:昨天你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

薛慕乔:(深呼吸 转向佳慧)佳慧,让我照顾你和安安,好吗?

奚佳慧:(看着慕乔 泪花)有时候我也会想,如果那时候我告诉你,围巾其实是我给你织的,如果我告诉你整个少女时代我的本子上无意间描下的都是你的名字。如果…如果那时候你能不把我推向别人…是不是现在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薛慕乔:对不起…那个时候的我,对爱太模糊了。我太幼稚,还觉得自己够讲哥们儿义气。

奚佳慧:(接着说)我想过。但没有答案。因为故事的一开始我就没有被你选择。你没有做到的,安浩做到了。(泪花)后来我也爱上他了。需要一个理由的话,我可以不假思索就说出来是因为他的坚定。(看着慕乔)那份坚定让我觉得不可辜负。

薛慕乔:(摸口袋想找烟 发现没有)

奚佳慧:戒了的东西就戒了吧,别反复。(顿)戒烟也是你做过的决定。不是吗?

薛慕乔:……

奚佳慧:我会陪着安安长大。未来的路还很长,他会慢慢成长,会有面对一切的勇气…(深呼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运。这是他的命。(顿)也是我的命。(仰起头看天空)我不是一个认命的人,但我信命。

奚佳慧:我只想我们都平安就好。你明白吗?

薛慕乔:我明白…

奚佳慧:你不明白!我不会再和一个刑警…(没说下去)提心吊胆的日子,我一天都不想要了。

薛慕乔:(痛苦)那天如果我能拉住浩子…

奚佳慧:(打断)你我都很清楚没人可以拉得住他。

奚佳慧:你也该放过自己了。你不用愧疚,更不用因为愧疚而对我和安安补偿什么…我今天答应跟你出来,也是想跟你把话说清楚。以后真的不用再做那么多了。(沉默会儿 起身走向安安)

薛慕乔:(喃喃)不是因为愧疚。从来都不是。

BGM3

妇女3:(对奚母)你说…一个寡妇…(觉得不好意思)我是说,佳慧她一个人,没了男人,还带着个儿子,能找个人家就不错了…那个人虽然年纪大了点…不到50,但人老实,也勤恳…

安安:(凶)不许你说我妈妈是寡妇,你是个坏人!你出去!快出去!

奚佳慧:安安…!

安安:我不许别人这样说你,薛叔叔说了,我是男子汉,我要保护妈妈!

妇女3:(阴阳怪气)这孩子…人老薛家可说了…不想让慕乔以后压力太大…再说了,佳慧,你老这么住在娘家我不是个办法…日子久了你弟弟和弟媳妇儿也会有意见不是…

奚父:我的女儿,在自己家里,想住多久就多久。这是她的家!你走吧!

奚佳慧:(泪)

(爸爸轻拍佳慧的背 什么也没说)

 音乐起入

奚佳慧:安安,谢谢你。谢谢你刚才保护妈妈。

安安:妈妈,薛叔叔说了,他在的时候,他会保护我们俩。他不在的时候,我要保护你。

奚佳慧:他什么时候说的?

安安:上次去吃面,你先去车上了。薛叔叔抱着我去结账…

 转场 回忆 

薛慕乔:(对着几个长舌妇)我,老薛家的小儿子,就是从小喜欢老奚家闺女!你们有这时间在这碎嘴子,不如多关心关心自己。你,就你,你儿子赌博欠债那债都还清了吗?还有你,你家老张在他厂里那点破事儿,你算清了吗?(长舌妇们哑口无言)

薛慕乔:(对着安安)安安,你记住,你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你是个男子汉,以后如果有任何人欺负你妈妈,你要像叔叔今天一样。

 闪回 (转回现实)

奚佳慧:(一滴泪)

 转场

(男主在任务中受伤)

医生:皮外伤,包扎好就没事了。记得按时换药。薛队,你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可不少了。以后出任务还是要谨慎啊。

薛慕乔:(轻笑)嗐。

 急促脚步声

薛慕乔:佳慧?

奚佳慧:(呼吸急促)你怎么样?

薛慕乔:我没事,就皮外伤。

奚佳慧:(看了薛慕乔一眼跑开了)

薛慕乔:佳慧!

 雨声 车驶过入

薛慕乔:佳慧!

奚佳慧:别再追我别再管我!你知道我听到你受伤后一路过来是什么心情吗?

薛慕乔:佳慧,我没事…皮外伤而已。

奚佳慧:你根本就不会懂我的感觉…

奚佳慧:我怎么可能再经历一次那样的痛苦。

奚佳慧:离开我的世界。

(走开)

 雷声

心里的叹息听说会变成雨

好多事 来不及 没说给你听

借我一个小小的角落

拥抱我 没关系 对我说

 清晨 鸟叫 

(安安在尤加利树下)

 挖泥土 铁盒声

安安:妈妈你快过来看,叔叔前几天和我一起埋的秘密盒子!

 脚步声

(打开盒子 里面都是照片 还有一封信)

(拿出一张照片看)

奚佳慧:……

(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文字记录)

以下慢速

奚佳慧:(轻声读)1997年。香港回归,我和佳慧5岁。第一次同框,在小镇老李家的婚礼上。——这张照片是我无意发现的,太惊喜了。

奚佳慧:(继续看下一张 读)2002年,佳慧的10岁生日,去她家吃蛋糕,我们舍不得像电视里那样用蛋糕涂脸,就在鼻子上沾了点奶油。

奚佳慧:2005年,我家的桃树开了,我跟佳慧第一次单独合影。(眼眶湿润)

薛慕乔:2008年,我和佳慧读了同一所高中,还在同一个班级,这是我们出去社会实践同学们的合照。

薛慕乔:2010年,我们高中毕业。我如愿上了警校。她考在了我同一个城市。我们去上学时在火车站的合影。她穿白色连衣裙真好看。

……

奚佳慧:(读)2017年,佳慧和安浩结婚了。在他们婚礼上的合照。她一定要幸福…她一定会幸福。

奚佳慧:(泪)傻。

 纸张声

(薛慕乔的手写信)

薛慕乔:(混响)佳慧。如果安安是按照我说的时间打开这个盒子的话,我已经出完最后一次任务回来了。完成这次任务后,我就不再是警察了……

 闪回

安安:薛叔叔,你不做警察的话,就不是英雄了哦。

薛慕乔:(混响)叔叔想自私一次。(缓缓)想做一个只守护你和妈妈的英雄。

 纸张声

薛慕乔:(混响)也守护我从没说出过口的爱。

奚佳慧:(笑着哭)

奚佳慧:安安,我们去找薛叔叔。

(几天后)

 海浪声

安安:妈妈!薛叔叔!我挖到小螃蟹啦!

薛慕乔:(喊)安安太棒啦!

奚佳慧:(笑)

薛慕乔:(搂入怀)

奚佳慧:问你。

薛慕乔:嗯?

奚佳慧:为什么非要再参加最后一次任务?

薛慕乔:(顿)杀害浩子的歹徒,我得亲自抓。

奚佳慧:(怔)

薛慕乔:(点头)

奚佳慧:(欣慰 泪)

薛慕乔:浩子追封烈士的事也通过了。

奚佳慧:(流泪 点头)

薛慕乔:我爸妈,很喜欢你,也很喜欢安安,只要你愿意,我们可以马上领证。

奚佳慧:他们不是说…不想让你压力太大吗…我带着安安…

薛慕乔:(打断)他们从没这么说过,也没这么想过。都是那些长舌妇乱说的。

奚佳慧:(眉头舒展 过一会儿再开口)谢谢你。(入怀)

薛慕乔:只是…

奚佳慧:(担心)只是什么?

薛慕乔:只是我一切都得从头再来了。

奚佳慧:(松一口气)这有什么…我会陪你。我们会陪你。

薛慕乔:我不会让你和安安吃一点苦。

奚佳慧:(笑)吃一点也没关系。

薛慕乔:嗯…但是我很清楚我要做的第一步是什么。

奚佳慧:什么呀。

薛慕乔:先带你们离开这里。我们,回到安安原来上学的地方。他一直说,很想老师和同学。

奚佳慧:(想了想)好,只要在一起,往哪里走都行,就是这次,没法带走那棵尤加利树了。它都长那么高了。

薛慕乔:那棵树长在院子里挺好的。

奚佳慧:嗯,让它在这继续长。

薛慕乔:(牵着佳慧起身)

薛慕乔:(对着安安喊)安安!叔叔要来抓你喽!

薛慕乔/奚佳慧:(一起笑)

三人在海边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