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189】
普本·「双普」如琢如磨
作者:trueromantic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现代字数: 9675
408
1007
257
38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0女
作品简介

祝你拿最佳主角。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3-22 03:24:35
更新时间2024-04-08 20:55:1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丁玉

男,0岁

偷听大师

余琢

男,0岁

忍者

杨濯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邓煜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原创双普」如琢如磨

编/后/美/题字:trueromantic

不限性别


BGM1

现在 

(机场 丁玉参加《最后的青》首映回国)

记者们:出来了!丁老师!-翊山&星语&流苏&鼠鼠&trueromantic

记者1:听说倪青自编自导的新作《可惜夜》有向你发出邀请,你会参演吗?-翊山

丁玉:倪编这就通知你了?

记者2:余琢已经确定出演《可惜夜》,你有什么想法?-流苏

丁玉:挺好。

记者3:当年你凭邓煜一角力压余琢夺得金像最佳主角,传闻此后余琢和你决裂,五年内回避与你同台,是因为嫉妒吗?-星语

丁玉:嫉妒我高中学历?

记者1:你和余琢决裂,是因为拍摄《过境》时他擅自加了吻戏吗?

丁玉:嗯?我还挺喜欢那段戏的。

记者2:《过境》是你踏入演艺圈并斩获最佳主角的处女作,《可惜夜》将是你和余琢倪编继《过境》后的又一次合作,你有信心再冲最佳主角吗?

丁玉:(笑)你们是不是对余琢也问了同样的问题。

 

(则望传媒 裴竹看采访视频)

播放1:11

丁玉:(电话音)怎么总猜我和余琢决裂啊,太没想象力了,万一我们是因戏生情,避嫌呢。

裴竹:丁玉!丁大演员!你说话能不能过脑子!媒体都是群什么货色你不知道吗?蹦个屁都能把你写成制造爆炸引起恐慌!你想干什么啊!-trueromantic

丁玉:与其由他们乱猜,不如我实话实说。

裴竹:什么意思。

丁玉:字面意思。

(门外骚动)

员工们:是余琢!好好看!余老师!我特别喜欢你的《金井劫》和《白日之后》!-翊山&流苏&青鱼

余琢:谢谢。

关门1:47

丁玉:(轻笑)你来了。

余琢:巴掌1:54

裴竹:余琢老师,你这是干什么!

余琢:丁玉,你还没出戏吗。

丁玉:我像演的吗。

余琢:《可惜夜》我会拒演。

丁玉:倪编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别辜负她一片心意。(笑)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胆小了,当年为了演好戏,七八万的镜头都敢砸。

余琢:(看着丁玉一会)离开2:28

裴竹:你们真是...

丁玉:嘶...痛死我了。

 

车内 手机铃2:50

余琢:(深呼吸) 接倪老师。

倪青:小余,你和小丁见面了?-青鱼

余琢:嗯。

倪青:这是一个机会,你需要一个释放的角色。

余琢:倪老师,我...

倪青:我只问你,想不想演。

余琢:(气音)

 

(《可惜夜》开机宴 余琢刷微博)

新闻1:丁玉机场大胆示爱余琢,表示两人早在《过境》期间就因戏生情。-流苏

评论1:《过境》又不是爱情片,俩长途货运司机撞死人的故事,生什么情啊?-羊驼

评论2:邓煜撞人后崩溃,杨濯安慰他的那场戏,剧本根本没写接吻,是余琢临场发挥的。-歌然

评论3:我就知道《过境》不是单纯的剧情片,当时就觉得邓煜看杨濯的眼神...我也是吃上了。-星语

评论4:同人女能不能吃点好的,这明显就是在为他俩新片炒作好吗。-trueromantic

余琢:(喝酒)

丁玉:坐下4:06那边那么热闹,你就坐这阴暗小角落。

余琢:我不习惯。

丁玉:(笑)真会摆谱。

余琢:你不也过来了。

丁玉:我喜欢。

余琢:(顿)脸还疼吗。

丁玉:疼啊,疼死了。

余琢:对不起。

丁玉:那干一个?

碰杯4:37

丁玉:(喝 笑)

余琢:笑什么。

丁玉:想起当年什么都不懂,开机宴上制片主任让我给倪编敬酒,我拿起桌上的克鲁格就对瓶吹。

余琢:(轻笑)

丁玉:你把我拉住,替我敬了酒,倪编也没在意。(顿)没有你和倪编,就没有现在的我。

余琢:你有天分,倪编发现了你,阮导发掘了你。

丁玉:如果不是你帮我,我可能进组三天就被换了。

余琢:倪编是《过境》最大的投资人,她不开口,没人换得了你。

丁玉:(顿)我常梦到那个时候,倪编问我想不想演戏,阮导安排我俩住一个房车。你笑着对我说“你好,我是余琢”。

余琢:五年了,你变了不少。

丁玉:(笑 看向余琢)你会想吗。

余琢:会啊。《过境》对我来说,意义不一样。

丁玉:...嗯。

余琢:还想...小茉莉。

丁玉:(愣 笑)小茉莉。

(6:17歌词起 两人可以跟着哼)

 

五年前·三月

(《过境》片场)

staff1:道具怎么样了!-歌然

staff2:车身要再做旧点,后视镜这边得系红绳。-鼠鼠

裴竹:丁老师,你在这儿等一下,余琢老师会带你去住的地方,我先去忙了啊。

丁玉:(点头)放下行李

(staff私语)

staff1:来了。

staff2:演邓煜的?好高啊。

staff1:看着也不像搞汽修的呀。

staff3:哎,是丁老师吧。-羊驼

丁玉:(愣)嗯。

staff3:听说你以前是修车的,剧组的车要是坏了,是不是都能找你修啊。

丁玉:...

余琢:走来(笑)剧组的车不是有专人负责吗。揽7:18(低声)不爱听的话可以装没听见。你就是丁玉?

丁玉:嗯。

staff3:一个修车的一个过气的,真不知道倪编怎么想的。

余琢:(笑)你好,我是余琢,演杨濯(zhuó)。

丁玉:你好。

余琢:阮导说开机前这两个月直到杀青,我们就住一块儿,方便磨合。走吧,带你去看看。

 

(房车)

关门7:54

丁玉:住这儿?

余琢:(笑)不习惯房车?

丁玉:没。(顿)我见过你。

余琢:嗯?

丁玉:你演一个琴师,后来死了。

余琢:哦,《一天秋》,我第一部电影。

丁玉:不好看。

余琢:(笑)为什么,我可拿了最佳新人。

丁玉:导演感觉像个变态,总是拍你的腰和脖子。

余琢:(顿)他是三金满贯的名导,左升,你不知道吗。

丁玉:不认识。

余琢:咳。有两张床,你想睡哪?

丁玉:...额头床。(额头/床 是房车里一种床位设置)

余琢:你比我高,这个会不会小了点?要不你...

丁玉:把行李甩到床上8:53

 

(夜晚)

丁玉:第X次翻身撞到墙壁9:06...

余琢:(迷糊)要不你还是跟我换。

丁玉:(闷闷)不用。

余琢:那过来跟我睡一块儿吧,这床挺宽的。

丁玉:...下床 踌躇 躺在余琢身边9:23

余琢:嗯...两个人也暖和点...(哈欠)睡吧...明早还要围读。

丁玉:(顿 小声)谢谢。

 

早晨 翻页9:54

余琢:(读剧本)杨濯又做梦了,那声音飘飘摇摇,像从另一个世界传来,弟弟的脸庞逆着光看不清晰,有什么东西顺着荷叶滴落...

(杨濯梦魇)

杨愈:救我...-星语

广播:今年第12号台风莫莉,将于明日傍晚前后在榕洲一带...-修言

杨濯:小愈...(惊醒)

邓煜:杨濯?

杨濯:(气息)几点了。

邓煜:四点。

杨濯:等会下高速,联系零担的商家来提货。

邓煜:好。(顿)你梦到我了?

杨濯:什么?

邓煜:你叫我名字了。

杨濯:...啊,小愈。是我弟,梦到他了。

翻页10:58

丁玉:(读剧本)邓煜想起杨濯钱包里的照片,那个八九岁的男孩,左脸颊有个酒窝,跟杨濯一样...(抬头看余琢)

余琢:怎么了?

丁玉:(摇摇头)

余琢:合上11:21有什么喜欢看的电影吗。

丁玉:我不怎么看电影。

余琢:(笑)前辈给我们留下的经验可是很珍贵的。

丁玉:...嗯。

余琢:(挑选)看这个吧。

(电影独白)

 

(五月 《过境》正式开拍)

(背景群杂-本喵&歌然&trueromantic&鼠鼠)

阮啸:准备好了吗?-天舞延云

余琢:好了,阮导。

丁玉:嗯。

阮啸:吃完面两人在服务区休息。小余,侧一点,光好看,对。小丁,往后退,等下从那边过来。各组准备!

场记:《过境》第一场一镜一次!-翊山

邓煜:坐下12:49又写啊。(递可乐)

杨濯:瞎写。开可乐

邓煜:(偷瞄)

杨濯:想看就看。

邓煜:(笑)翻页13:03失灵的翅膀诱来雨滴粘连,坠入命运摆布的湖泊... 翻山的影子在云的注视下逗留...(感叹)字差不多都认得,组在一起怎么就看不懂呢。

杨濯:我自己也不懂。

邓煜:你跑长途,简直暴...暴珍天物,你该去做诗人。

杨濯:(喷)暴珍...咳咳。

邓煜:你诗怎么又是雨又是水的。

杨濯:可能因为总是梦到吧。

邓煜:哦...我老家山顶有一个湖,很绿,不知道多深,村里老人说里面有神仙。(笑)有机会带你去看,那个湖和别的水都不一样。

杨濯:行啊。

14:12

阮啸:卡!过。邓煜,怎么想到说“暴珍天物”的。

丁玉:邓煜文化程度不高,这个词可能不认识,但又想在杨濯面前表现一下。

阮啸:杨濯接得可以,保持状态,邓煜台词不错,但要注意你比杨濯小三岁。

丁玉:嗯。

余琢:好的阮导。(低声)你故意说错的?

丁玉:(低声)我忘了注音...

余琢:...

副导:倪编眼光真不错,他俩往那一坐就挺有感觉。-大曲

阮啸:再看看。

(背景群杂-歌然&鼠鼠&trueromantic)

 

 聚光14:58(混响)

场记:《过境》第七场四镜五次!

邓煜:(玩笑)今天好冷,等会我跟你一块儿睡吧。

杨濯:(笑)滚,多盖件衣服吧你。

阮啸:推近景,灯光跟上。

staff1:给丁老师补下妆!

场记:《过境》第十一场三镜二次!

邓煜:我挺喜欢现在的生活,一直在路上,没有人认识我,也不知道我的过去...

杨濯:你倒是比我想得开。

咔嚓15:34

余琢:阮导,可以再来一条吗。

staff们:放饭啦!辛苦啦!吃饭!-鼠鼠&歌然&羊驼&trueromantic

 闪回

丁玉:阮导,等下我给侧身会不会更好。

staff1:道具组人在吗!去哪儿了!

staff2:阮导!布景好了。

(关混响)

场记:《过境》第二十五场六镜三次!

行驶 广播《小茉莉》15:53

邓煜:(歌词起哼唱)

杨濯:(跟着哼)

邓煜:摩擦16:14你也会啊。

杨濯:儿歌嘛,小时候都听过一点。

邓煜:我妈给我唱过一次,哄我睡觉。

杨濯:(轻笑)

邓煜:...第二天她就逃出了桂沣(fēng),再也没回来过。

杨濯:...想过去找她吗。

邓煜:我才不。

杨濯:哦。

邓煜:(靠着车窗 半晌)想。

杨濯:嗯。

邓煜:你怎么也从不回家。

杨濯:没人待见我啊。

邓煜:那以后咱们一块儿呗。我陪着你,你陪着我?

杨濯:(笑)成啊。

邓煜:你得做个保证,嗯...把我写到你诗里去。

杨濯:谁没事天天写那玩意啊。

邓煜:你之前就总写啊。

杨濯:再说吧。

翻页17:22

余琢:(小声对台词)再说吧。这得有灵感,万一哪天我们不再见面...

丁玉:(转醒)

余琢:吵到你了?

丁玉:(强装清醒)...我没睡。

余琢:(笑)来对会儿词?

丁玉:...好。走近 坐下

翻页17:50

余琢: 凑近做了这么多笔记。

丁玉:...不然又暴珍天物了。

余琢:(笑)

丁玉:倪编说,邓煜很普通,也很自私。

余琢:嗯,所以难演。

丁玉:我觉得他很渴望和杨濯在一起,他渴望亲密的情感。

余琢:亲情?

丁玉:翻页18:21不清楚,但应该不想局限于当下的关系。邓煜离开桂沣,想看外面的世界,更想问母亲为什么要抛下他,他不理解母亲被拐卖到桂沣的恨,也不理解那点微末的母爱。

余琢:杨濯是邓煜离开桂沣后,遇到的第一个帮他的人,邓煜对母亲的真相感到忐忑,转而想在杨濯身上求解,寻找情感替代。

丁玉:他没想到杨濯会抛弃一切帮他顶罪。

余琢:说起来,你和邓煜还是挺不一样的。

丁玉:...嗯。(顿)你很喜欢演戏?

余琢:喜欢。能体验不同的人生...演戏的时候,我可以戴上角色的面具释放压力。

丁玉:可是杨濯很压抑。

余琢:(笑)是啊...摩擦19:40(慢慢)电影很美妙,它离不开时间和情感,人们会把对曾经某些事物的感动,映射到电影画面中,这是一种类似诗意的感受,而电影又能将这种诗意带到生活中来。(顿)像梦一样。

丁玉:(沉默3秒)余琢,你要一直演戏。

余琢:(看着丁玉)好啊,你也是。

 

BGM2

 

(片场)

裴竹:阮导,左导来了!

阮啸:左导啊,麻烦你亲自来片场。

左升:哪里的话,我正好来向阮导取取经。-大曲

阮啸:别寒碜我了。小余!这位可是你真正的伯乐啊!

余琢:...左导。

左升: 拍肩瘦了。

余琢:...

阮啸:拍戏辛苦,难免的。左导,去休息室谈吧。

离开

余琢:(颤 松口气)

 

staff1:天啊刚看到左升了!说起来,余琢老师《一天秋》之后有五年多没拍戏吧。

staff2:估计是被雪藏了。

staff3:雪藏还少见啊。丁玉,我听说高中都没上完。

裴竹:人家是倪编一眼挑中的,后面也是正经试镜才拿到的角色。

staff3:这么欣赏,你以后要做他经纪人啊。

丁玉:(在不远处听着)

 

丁玉经过调度室1:08

(门内)

左升:小琢,这么久没见了,过得怎么样?

丁玉:?

余琢:托左导的福,一切都好。

左升:有些事,你退一步,能得到更多。

余琢:我管不了别人,但能管住自己。

左升:你还是跟以前一样。

余琢:...

左升:倪青不会帮你一辈子。我能让你五年拍不了戏,也能带你拍成下一个《一天秋》,更能帮你得到你想要的。

余琢:我不需要第二个《一天秋》,你恐怕也不知道我想要什么。

左升: 靠近1:51余琢...

推门

丁玉:余琢。

余琢:丁玉?

丁玉:倪编找你。

余琢:好。左导,我先走了。离开

左升:你是邓煜。

丁玉:是。

左升:听说你和余琢为了磨合,在剧组都是同吃同睡。

丁玉:没错。

左升:阮导说你很有天分,有机会可以合作。

丁玉:你是?

左升:左升。

丁玉:哦,谢谢。

关门2:35

追上余琢 脚步停

余琢:(气音)

丁玉:余琢?

余琢:抓住丁玉的手臂2:46不好意思,让我站一会。音乐入(平复)倪编在休息室?

丁玉:没。倪编没找你。

余琢:...谢谢。

丁玉:没事吗,你手很凉。

余琢:(笑)没事了。

 

(夜晚 房车)

余琢:翻身3:20(半梦半醒)...好热。

丁玉:起身 查看空调制冷剂泄露了,明天换个新的胶圈。

余琢:(迷糊)你好专业啊...

丁玉:(轻笑)

余琢:起身3:41

丁玉:怎么起来了。

余琢:(揉眼睛)开窗吧...好热啊。

丁玉:开窗3:52

丁玉脖颈间滑出一条玉佩

余琢:你还戴玉佩啊。

丁玉:我妈的。

余琢:(笑)进组四五个月了,也没见你和爸妈打电话。

丁玉:嗯。我爸已经死了,我妈跑了。

余琢:啊?(愣)对不起啊。

丁玉:没事,倪编也知道。

(沉默3秒)

余琢:明天就要拍车祸了。

丁玉:嗯。

余琢:有种亲手杀死角色的感觉。

丁玉:死者?

余琢:(摇头)就是...杨濯和邓煜,我们只能和他们一起走向那个结局。

丁玉:这只是故事。

余琢:(轻笑)演的时候不能当它是故事啊。

丁玉:我不会抛下你。

余琢:(顿)你说邓煜啊...

丁玉:...

余琢:(喃喃)现实的话,应该也没多少选择吧。

丁玉:(内心)会有的。

 

(拍摄)

雷雨5:15

广播:中央气象台发布暴雨黄色预警,受台风莫莉影响,宿城局地有特大暴雨...

刹车 咚

杨濯:(惊醒)怎么了?

邓煜:...

杨濯:小煜?

邓煜:(气音)

杨濯:你...

邓煜:...我好像撞到人了。

杨濯:(气音)下车5:49

邓煜:杨濯...杨濯你不要走!你别走!我害怕!

阮啸:停。邓煜,眼神要跟着杨濯走。

丁玉:哦好。

下车

阮啸:停!邓煜!你是撞了人还是去抓人啊!

阮啸:停!停...停!丁玉!你给我过来!

阮啸:我问你,你害怕吗。

丁玉:...

阮啸:你不害怕,角色怎么害怕,情绪怎么够推动画面。不是你说一句“我害怕”就是真的怕了,你得表现出来。

丁玉:对不起。

阮啸:休息十五分钟。

 

(临时休息室)

摩擦6:58

余琢:擦下脸。

丁玉:(低头)嗯。

余琢:你不知道邓煜的害怕是什么感觉?

丁玉:(看了一眼余琢)

余琢:其实,有时看着你的眼睛,就算没有台词,也能读到很多情绪。(顿)有没有想过,倪编为什么选你?阮导为什么同意你来演邓煜?

丁玉: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演什么。

余琢:你从没演过戏,角色的底色就是你自己的底色,这种非演员的感情是很自然有力的,也是经验和技巧无法替代的。(顿)失去共鸣,人会变得迟钝,下意识的表达才会自然。拿起放在一边的相机 对着丁玉拍了一张8:02

丁玉:(懵) 啊?

余琢:你现在的反应和表情就很真实。(递)看看。

丁玉:(伸手接)

余琢突然松手 相机砸碎

丁玉:(气音)

余琢:(平静)嘘,别怕。

丁玉:(慌)我...

裴竹:(门外)丁老师余老师!

余琢:你先过去,我来处理。

丁玉:余琢,我没有...

余琢:(轻笑)别怕。去吧。

丁玉:离开8:40

余琢:(气音)

8:50鼓点入 余琢回想(混响)

丁玉:你很喜欢演戏?

丁玉:你手很凉。

丁玉:他渴望亲密的情感。

丁玉:我不会抛下你。

丁玉:余琢,你要一直演戏。

 

(片场)

打灯9:20

阮啸:接杨濯惊醒,再来。

场记:《过境》四十七场三镜九次!

刹车 咚

杨濯:(惊醒)

邓煜:(气音)

杨濯:你...

邓煜:...(看向杨濯)我好像撞到人了。

响雷9:49

杨濯:(气音)下车

邓煜:别...你不要走...!别走!跟着下车

杨濯:(微喊)回去!(顿)我让你滚回车里!

邓煜:脚步停(气音)

(邓煜看着杨濯把尸体拉到路边)

杨濯:车门去副驾。

邓煜:(颤)我...我不知道...我..

杨濯:巴掌

邓煜:(愣)

杨濯:听话。

邓煜:(哽)

杨濯:别怕,我保护你。

邓煜:(看着杨濯)

杨濯:(抚摸邓煜的脸 有点恍惚)...我会救你,小煜别怕。

杨愈:水里有小鱼!能不能给我捞一条呀。

杨愈:...救我!

杨母:杨濯,我不想再看到你。-trueromantic

杨父:你走吧。-大曲

左升:余琢,想清楚了,要前途,还是要自由。

余母:小琢...我们要不,不演戏了吧。-trueromantic

闪回10:56(混响)

邓煜:你在梦里叫我名字了。

丁玉:这只是故事。

邓煜:杨濯!

丁玉:余琢。

(关混响)

杨濯:贴着邓煜的耳朵11:08邓煜/丁玉(叫哪个名字自己决定)...别怕。(亲吻)

丁玉:(气音)

雷鸣11:23

阮啸:过。

staff1:丁老师余老师!毛巾。

丁玉:(气音)你...

余琢:(避)换一下衣服,别感冒了。走开

副导:剧本上,没这幕吧。

阮啸:剧本写出来之前,还没杨濯邓煜这俩人呢。

裴竹:阮导,倪编说最后一场有调整,她会来片场。

阮啸:嗯。下一场准备!

 

(丁玉梦魇)

水滴12:02

余琢:好热啊,开窗吧。

丁玉:我好像撞到人了...

杨濯:下去看看。

脚步停

丁玉:(看到躺在地上的余琢 气音)余琢...余琢!转头

邓煜:你把他撞死了。

丁玉:(喘息 惊醒)

消息 解锁12:39

余琢:(混响)倪编找我有事。你先睡吧。

丁玉:(靠在床头发呆)

 

(十月 片场)

场记:《过境》五十一场二镜四次!

邓煜:对...(喘息)是他,是他撞的。

警察:什么?-本喵

邓煜:(抬头)是他撞的。

杨濯:是。是我撞的。

警察:都带走。

邓煜:(愣愣地看着杨濯)

杨濯:(轻笑)别怕。

翻页13:24

倪青:最后一幕要为两个人做一个真正的结尾,需要缩小的旁观的视角,看似远离,实则回归。台词不多,想好怎么演了吗。

丁玉:(混响)没想。

阮啸:杨濯在狱中去世,邓煜遭到死者家属的质问后,回了老家桂沣,去那个他跟杨濯说过的神仙湖。整段给手持长镜头,(杨濯入)他的意识已经混沌,分不清杨濯的生死,也分不清自己的...

杨濯:(混响)绿色的荷花,红色的波浪,(邓煜入)看过一眼的鱼,记住了心脏,肺在水里没有心跳,等天地倒转,就原谅一切。

邓煜:(不开混响)看过一眼的鱼,记住了心脏,肺在水里没有心跳,等天地倒转,就原谅一切。

拧针入14:16(混响)

(监狱)

邓煜:(哑声)...杨濯。

杨濯:(笑一下)帮我去看下我爸妈吧。

邓煜:我...

杨濯:小煜,别哭。

闪回14:35(混响)

丁玉:(哽咽)我不想演了...

余琢:再坚持一下,丁玉。

丁玉:我演不下去了,我不想这样对你。

余琢:丁玉,感情投入是好事,但有时要技巧的辅助才能不伤害到自己。

丁玉:怎么办。

余琢:我陪你。

(关混响)

湖水波浪15:03

邓煜:...扇自己巴掌 三下(扇巴掌有音效)

闷雷

杨濯:(轻笑)别怕。

邓煜:投湖

咔嚓15:45

阮啸:小丁,你杀青了!

(背景群杂-羊驼&鼠鼠&寒山雀&歌然&本喵&青鱼&trueromantic)

裴竹:丁老师,敷一下脸。

丁玉:(愣)...谢谢。

余琢:恭喜杀青。递花 拥抱16:02(轻声)痛不痛?

丁玉:用力回抱...痛。(吸气)对不起。

余琢:为什么。

丁玉:我不知道。

余琢:(轻拍)没事,那不是你。

阮啸:怎么样。

倪青:丁玉,不能用演技那一套来评判他。余琢...我知道他能演好,但上限不在此,他需要出锋。

阮啸:嗯。

倪青:报洛迦诺和金马试试。

阮啸:最佳新人?

倪青:最佳主角。

 

(《过境》杀青宴)

17:14

staff3:换机子啦。

摄像:之前那个被余老师不小心摔了,他赔了我一台新的。-寒山雀

staff3:赚了啊。

摄像:可不是。

丁玉:(愣)

倒酒

阮啸:小余啊,未来可期!

余琢:多谢阮导这段时间的栽培。

阮啸:我手上有个本子想让小丁和你来试试,但上次左导来片场,把角色要走了,给了他手下那个叫徐桥的新人。

余琢:...嗯。

阮啸: 你们还年轻,机会很多。

余琢:嗯,谢谢阮导。(喝酒)

阮啸:小丁!杵那干嘛呢,过来。

丁玉:脚步

裴竹:阮导!

阮啸: 制片叫我了,你俩聊着。 

(沉默)

丁玉:音乐入18:26之前那个相机...

余琢:(打断)我们还没喝过呢,我敬你一杯。(喝)

丁玉:...

余琢:能跟你合作,我很开心。(喝)

丁玉:余琢。

余琢:希望未来你能继续演戏,也希望...(笑)祝你拿最佳主角。(喝)

丁玉:抓手19:01别喝了。

余琢:(笑)我高兴。

 

(杀青宴结束 房车)

关门 脚步19:22

丁玉:把余琢扶到床上

余琢:(醉)最后一次睡这儿了,还挺舍不得的...哈哈。

丁玉:你赔了相机的钱。

余琢:(含糊)嗯?你说什么啊,我没听见。

丁玉:余琢,你好能装。

余琢:装?哦,我也没想到我能装这么多酒哈哈...

丁玉:(失笑)

余琢:丁玉...我...

丁玉:俯身20:18什么。

余琢:...我...舍不得你。

丁玉:(气音)我也是,余琢。

余琢:...不能再见面了。

丁玉:为什么?

余琢:(睡着)

丁玉:(看了一会)

摘下玉佩 给余琢戴上20:47

丁玉:(摸摸余琢的头发)贴近不要忘了我。(亲余琢的眼睛)

 

BGM3

 

拧针停

余琢:(混响)丁玉,祝你拿最佳主角。

 

新闻1:倪青编剧阮啸执导,《过境》力压群雄,获洛迦诺电影节金豹奖。

新闻2:《一天秋》余琢五年后复出,不敌黑马新人。天才素人丁玉,获45届金马奖最佳主角!-星语

新闻3:《金井劫》余琢饰演天才棋手,对战国手周越,上演千古名局三劫循环。-翊山

新闻4:阮啸丁玉再度联手,《暗面》横扫47届金像奖。-trueromantic

新闻5:《白日之后》余琢惜败,最佳主角三提零中。-羊驼

 

现在

 

车辆0:22

(余琢看丁玉的采访)

主持:从《过境》的货车司机,到《暗面》的卧底警察,再到《最后的青》的进步青年,你是如何驾驭这么多完全反差的角色呢?-寒山雀

丁玉:(电话音)因为有人告诉过我,演戏最快乐的就是戴上面具释放自我。

主持:可以这么理解吗,你是一个善于隐藏自己的人?

丁玉:(电话音)也许。(笑)但你怎么确定现在和你对话的我,不是真实的我。

敲门 开门1:08

裴竹:余琢老师。

余琢:(笑)裴小姐,你好。

裴竹:丁玉在拍定妆照,我过来打个招呼。

余琢:上次见面...实在不好意思。(顿)没想到,你会做丁玉的经纪人。

裴竹:是啊,我也没想到。

余琢:他这些年拍了很多好作品,有你不少功劳吧。

裴竹:刚拍完《过境》那会,有很多本子找他,但到最后都不了了之。签了则望后,拜托公司安排他系统地学习表演。那段时间他好像强迫自己快速成长,下定决心想好好演戏。还好《过境》拿了奖,有头衔傍身,接戏容易许多,但他偏去试那些竞争很大的本子,哪怕是一条窄桥也会往上挤,他说...

丁玉:(混响)平坦之路上的成功,比不上千军万马过独木桥后的幸存。

裴竹:所以我始终觉得,跟着他没有错,他绝不会止步于此。

余琢:(低头)嗯,他是个好演员。

裴竹:余老师,其实丁玉他一直...

开门2:39

丁玉:都在呢。

余琢:(皱眉)怎么不敲门。

丁玉:抱歉。

裴竹:我去看看拍得怎么样。

关门

丁玉:有没有卸妆水,眼妆有点难受。

余琢:去找你助理。起身3:01

丁玉:都在一个剧组了,免不了要碰面的。

余琢:...拉开抽屉 拿出卸妆水

丁玉:你帮我。

余琢:你...无奈坐下 抽纸卸妆

余琢低头 露出了玉佩挂绳

丁玉:(盯着看)音乐入3:28记不记得拍过境的时候,有一次空调坏了,我们开窗睡的,被蚊子叮了一身。

余琢:不记得。

丁玉:你还帮我涂清凉油呢。

余琢:(停下动作)...你想说什么。

丁玉:为什么《暗面》的本子最后转到则望了。

余琢:...

丁玉:五年前先对我好的是你,偷偷帮我的也是你,自顾自疏远我的还是你,余琢,你是不是太霸道了。

余琢:...我是前辈,能帮的地方尽量帮,免得拖累剧组进度。

丁玉:为什么亲我。

余琢:那是杨濯对邓煜的安慰。

丁玉:什么人啊,那样安慰。

余琢:因为...

丁玉:因为想亲我的不是杨濯。是你,余琢。

余琢:...只是演戏。

丁玉:那为什么还要带着玉佩。

余琢:(躲闪)我忘了...

丁玉:忘了摘?忘了扔?还是忘了我早就对你心怀不轨?余琢,你不是对谁都很诚心诚意吗,怎么独独对我谎话连篇?这玉佩是我妈的,她把我扔下那天,一句话没说,把它挂在了我脖子上。我讨厌它,却放不下它,宁可时时刻刻被纠缠着也不愿忘记。

余琢:摩擦5:27(气音)你到底想怎么样。

丁玉:五年还不够吗,我现在已经...

余琢:已经功成名就了?

丁玉:你不能向前走一步吗。

余琢:不能。你以为当初阮啸送到你手里的角色为什么还能丢,你以为当初你为什么接不到戏,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能走到这里已经很幸运了,只有待在原地才是最安全的。

丁玉:你怎么能让我白白受你的恩却什么都不做。

余琢:(轻笑)你傻吗,明明是我连累了你。

丁玉:我早就说过,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

余琢:(顿 轻声)不是所有事都能顺你的意。

 

(《可惜夜》片场)

6:48

倪青:余琢在柏林有活动,今天先拍丁玉和徐桥这场。

徐桥:丁老师,多多指教。-本喵

丁玉:嗯。

裴竹:不知道左升花了多少把他塞进来的。

丁玉:(冷漠)好好演就行。

倪青:徐桥,你站楼梯上揪住丁玉的领子,小心点。准备,开始!

徐桥:你不是本省人。

丁玉:(喘息 笑)有什么关系吗?

徐桥:你...

丁玉:(感到徐桥的手在颤抖)你搞什么...

徐桥:对不起,我是被逼的。

丁玉:...什么。

徐桥: 松手

丁玉:呃!摔下楼梯

staff们:丁老师!-流苏&寒山雀&歌然&羊驼&trueromantic&青鱼

 

(医院)

倒水7:45

丁玉:左导,怎么有空来。

左升:徐桥闹的事,我得来表个态,赔个不是。

丁玉:真是劳您大驾。可惜我命硬,只断了条腿。

左升:你明白我的意思。

丁玉:你也明白我的意思。

左升:你猜余琢在床上是怎么跟我讲话的。

丁玉:(垂头)...

左升:快十年了,我也记不清了。

丁玉:(顿)我倒是比较好奇,等下你会说什么。

左升:什么?

丁玉:抬头(一字一句)在我打烂你这张倒人胃口的脸之后。揍8:45

左升:你!

丁玉:(舒口气)揪起左升你想太多了,我根本不在乎。

 

新闻1:丁玉被曝殴打名导左升,疑似因五年前角色被刷,公报私仇。

新闻2:知情人士透露,早在《过境》片场,丁玉就曾无故怒骂工作人员。

新闻3:爆料称,丁玉生母病重,丁玉竟从未探望不管不顾。

评论1:丁玉疯了吗?

评论2:早看他有问题了,九漏鱼一枚,果然塌房了。

评论3:楼上别马后炮,当初没少贡献票房吧。

 

(病房外)

9:29

裴竹:不要回应,现在说什么都是火上浇油...他妈妈的医院找到没?

(房内)

丁玉:...

裴竹: 进门关窗卡洛尔提了解约。

丁玉:嗯。

裴竹:骆导那边...说要再考虑一下。

丁玉:嗯。

裴竹:你妈妈的医院,我让人在找了。

丁玉:好。

裴竹:丁玉...

丁玉:裴竹,谢谢你。

裴竹:值得吗。

丁玉:(看着天花板)对他,没什么值不值得。

裴竹:...好。你放心,有什么难关,我们一起过。

丁玉:(轻笑)怕丢工作啊。

裴竹:是啊,我上哪儿再去找个最佳主角啊。

丁玉:(笑 渐敛)裴竹,我还需要你安排一件事。

 

振翅10:57

接通

丁玉:是左升让你做的。

徐桥:丁玉?你...

丁玉:我可以当你不小心。左升握着你的前程,你家人的工作,所以你不得不呆在他身边,帮他做事。

徐桥:(气音)

丁玉:你现在有选择的机会。

徐桥:...帮帮我。

丁玉:帮余琢,就是帮你自己。

 

飞机11:45

推门

余琢:丁玉!

丁玉:你来了。

余琢:(颤)你做了什么。

丁玉:你都看到了。

余琢:你知不知道这样是在自毁前程!

丁玉:我要左升身败名裂。

余琢:你神经病吗?现在身败名裂的是谁?!

丁玉:...一来都不关心我的伤,还骂我神经病。

余琢:音乐入12:28...我不该接这部戏,就算对不起倪编也不该接。左升根本不可能放过我,他知道怎样才能把我逼到发疯,现在拍了几部戏又怎么样,我被他雪藏了五年,我爸妈的工作都丢了,现在你又...我该害怕,应该怕到再也不敢出现。我应该...乖乖跟着他。

丁玉:余琢。我原本就什么都没有,再坏的结果也只是回到从前而已。你不敢迈出那一步,就永远都不用迈,我替你。我已经联系了徐桥,他答应出席发布会,还有这些年我都在找被左升胁迫的演员,他们有些也已经答应出席了。

余琢:(哑然)丁玉...

丁玉:摔了相机的那次,我并不是怕赔钱,我是怕惹了剧组的人,被辞演,被赶走,然后就再也见不到你了。(顿)余琢,你过去怎么样,我都不在乎。我不想你因为这样一个人永远避着我,永远提心吊胆地拍戏。

余琢:(平复一会)发布会,我会出席。

丁玉:什么。

余琢:这一切都跟我有关,我不应该躲着。(顿)你说得对,你已经替我迈出第一步了,接下来让我自己面对。我喜欢演戏,如果可以,我想一辈子坚持下去,但总有事情比这更重要。我也该满足了。

丁玉:余琢...

推门14:58

裴竹:丁玉!你妈妈她...有媒体已经找过去了。你要去看看吗。

 

车辆

(丁母病房)

丁母:(抽烟)-鼠鼠

丁玉:摘口罩医院不能抽烟。

丁母:一来就管我。(打量)你和电视里挺不一样的。

丁玉:怎么只有你一个人。

丁母:可能到头来,所有人都发现我只爱自己吧。解气吗。

丁玉:...我没恨过你。

丁母:哦。

丁玉:你...还好吗。

丁母:如你所见。你快走吧,还有记者约了我做访谈呢。

丁玉:什么。

丁母:聊你啊。

丁玉:你可以不用理。

丁母:怕我说你坏话啊。

丁玉:...

丁母:以后不用来找我了。我受不起。

关门

丁玉:给她换好一点的病房,别让那些人进来。

裴竹:嗯,我知道。

丁玉:你怎么样。

余琢:我准备好了。(舒气)你呢。

丁玉:(轻笑)等的就是这天。

转场16:58

裴竹:这次的事有影响是肯定的,网友也不是真没脑子。我已经联系了余琢的公司一起公关,发布会结束,最好的结果就是...触底反弹。

舆论

新闻1:爆炸新闻!名导左升,十年来胁迫数十名演员与之发生不正当关系,余琢徐桥出席发布会,揭露左升罪行,性质恶劣,已涉刑事犯罪。

评论1:天啊,知人知面不知心!所以当年余琢被雪藏五年是因为反抗左升?

评论2:什么!徐桥也被左升这鸟人那个了?

评论3:丁玉暴揍左升,难道是因为...

评论4:丁玉暴揍左升绝对是为了余琢!当初避嫌也是为了不连累他吧。

评论5:我嗑到了,如琢如磨是真的!-青鱼

评论6:真是惊天反转,丁玉他妈妈都出来澄清了,当初是她先抛弃了丁玉,那时候丁玉才14岁。-寒山雀

评论7:倪青《可惜夜》或成最大赢家...-陌尘

 

鸟鸣17:51

丁玉:看来要休息一段时间了。

余琢:嗯。但是...

丁玉:结果比想象中要好。

余琢:(笑)嗯。(舒气)演《金井劫》那会,我的状态很不好,这是倪编帮我争取的机会,所以怕辜负她。我时常觉得,好像还在演杨濯。围棋指导陪我下棋,他说棋如人生,放得下才能拿得起,学会输,才能赢。我知道自己不可能做出三劫循环的局,但我不知道我该放下什么,又该拿起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选择的机会。

丁玉:你现在怎么选都可以,什么都不用怕了。

余琢:谢谢你,丁玉。(叹气)我还是感觉对不起倪编。

丁玉:往好处想,好歹给《可惜夜》赚了不少热度。(顿)要不我们把片酬捐了?

余琢:你是说,捐给倪编的青映基金?

丁玉:怎么样。

余琢:(笑)嗯。

丁玉:(笑)

余琢:(顿)其实...《过境》最后那首诗是我写的。

丁玉:(愣)后期配音的那首?

余琢:当时倪编让我写点什么,我长篇大论,A4纸打出来这么厚一叠,倪编看了前几张,只说了句“你得是你自己”,让我回去重写,一直磨蹭到杀青后才写了几句,然后倪编说,可以。

丁玉:你还真是诗人啊。(笑)那时你在想什么,杨濯?还是邓煜?

余琢:(摇头)

丁玉:嗯?

余琢:我想的是那天晚上。(看着丁玉)你说,不要忘了我。

风铃 振翅20:28

 

番外·可惜夜不可惜

21:22 

主持:让我一起来看最佳主角提名。荣获提名最佳主角的是,谢瑾《蓝桂》,周存义《背叛之晨》,苏方《金色九篇》,余琢《可惜夜》,杜珍《六十四手》。第50届金像奖最佳主角。《可惜夜》余琢!-寒山雀

余琢:话筒22:16(混响)我第一次提名最佳主角,是六年前的《过境》,今天终于能在这个奖项上,获得珍贵的一席之地,我真的感到非常荣幸。谢谢我的父母,谢谢所有合作过的电影工作者,谢谢看我作品的观众,谢谢倪青编剧、倪青导演,无论是电影之路还是人生之路,你都帮了我太多。史蒂夫马丁说:“所有人生的谜语,都可以从电影里找到答案”,电影能映射无法名状的苦难,亦能给予你生活中的动容。不管发生什么,经历了什么,艺术都是重要的。另外...丁玉,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我爱你们!

鼓掌23:25

——如琢如磨——

end

感谢帮我录干音的翊山、苏苏、星语、青鱼、羊驼、歌然、鼠鼠、修言、天舞、大曲、本喵、雀雀、陌尘。

感谢帮我试本的歌然、青鱼。

纰漏处望指正,侵权必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