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585】
普本·【雲楓独家】拥海
作者:塔罗牌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现代字数: 5032
1788
4095
1031
18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原来我至今相信浪漫……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4-05 20:36:52
更新时间2023-11-27 04:03:17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吴荏

男,0岁

35岁,希望你不要用声音界定气质。

酉笙

女,0岁

19岁

 

《拥海》

感谢崇楼老师赐名,不好听找他

雲楓独家冠名

编剧/后期/封面

-塔罗牌-

友情出演/音效/吉他

-Mu有感情-

温馨提示

BGM2有两个版本

正常版:cv都要会唱《爱江山更爱美人》这首歌,男生放BGM

省事版:唱歌互动部分全做音效(有3min))

感谢试本

顾顾/小草帽

 

 


BGM1


(汽车行驶在219国道)

(旁白不用开混响)

(转向灯声音入)

吴荏:我开过很多长隧道,而梅里雪山这段20公里的隧道空无一人,三分钟后,眼前的一切就像在…穿越时空

(音乐起5秒入)

吴荏:(看着窗外景色)所有人都跟我说你穷其一生都是在为自己拼一个未来,未来?忙来忙去未来到底是什么呢?我越来越不知道了。

知黑守白啊

害怕穿越未来

吴荏:所有人都跟我说,你不该在35岁的时候离婚,辞职,流浪。他们说你会一无所有,我说我还有一把吉他,他们依旧说,不,你一无所有……那我到底该拥有什么…才算拥有呢

桃花盛开啊 将永夜装扮

吴荏:昨天我还睡在梅里雪山脚下,遇见一个和我一样的驴友,不一样的是,我开着房车,他骑着摩托,我问他这样的旅行,东西那么多摩托怎么装的下?他回答我说,所以呀…我们才要学会拿得起,…也放得下

(音乐转场)

(停车,打开车门,下车,脚步,坐下)

酉笙:(大口吃面大口喝汤)

(放碗声入)

酉笙:老板,再来一碗米线

吴荏:(混响)我对面坐着一个像是三天没吃饭的女孩,十八九岁的样子。后来我们随意聊了会天,我才知道,比起那个骑摩托的驴友她更夸张,她是徒步来的。原以为我独自自驾两千公里已经非常疯狂了,想不到这世界上有的是比你更疯狂的人。…我对她说,你可真牛。她回答我说,我他妈是真走不动了。(笑)

(转场)

(脚步,开车门入)

酉笙:(上车)我真的是…徒步这种事,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干了

(关车门)

吴荏:呵,你就不怕我是坏人

(关车门)

酉笙:(愣)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

吴荏:(笑)图我什么啊?没房没车。

酉笙:你这不还有个房车呢吗

吴荏:四百一天

酉笙:租的啊?(笑)那腰子,肝什么的呢?

吴荏:没一样好

酉笙:酒精肝

吴荏:昂,肾也虚

酉笙:也太衰了吧(笑了一会)(靠着)那没办法了,那我就只能图图现在了。

吴荏:现在

酉笙:有房车坐啊,我真走不动了,叔你真是大好人。(瘫)能歇一会是一会。

吴荏:那你当初为什么要徒步进藏

酉笙:…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就是自不量力呗

吴荏:(沉默)自不量力…

酉笙:(等了一会)怎么了?

吴荏:没,你好像很简单的回答了一个…我曾经觉得很复杂的问题

酉笙:啊

吴荏:(发动车子)没事。

(行驶环境音)

(药片声)

吴荏:(看了一眼)

酉笙:(抬头)维生素,吃吗?

吴荏:不了

酉笙:(转头看向窗外,吃了药)人家都是一大家子人才选择开房车,你怎么就一个人?

吴荏:现实条件不允许。年纪大了,我可徒步不了

酉笙:呵…一个人有意思吗

吴荏:还行,看上去很自由的样子

酉笙:(认真的看了一会他)叔,我发现你…

吴荏:嗯

酉笙:你还挺有意思的

吴荏:有意思

酉笙:嗯,不呆板,也不怎么油

吴荏:我这年纪一定就只有这两种形象吗

酉笙:也不是啊,但好多人都是

吴荏:呵~(点了根烟)小丫头见过挺多人啊?

酉笙:那可不?呵,你现在就很好

酉笙:(又看了一会)叔,你会不会喜欢我这种小女孩?

吴荏:(看了眼)呵~

酉笙:看什么?我可是有胸有腿

吴荏:(吐了一口烟)叔已经过了靠眼睛看世界的年纪了。

酉笙:装深沉…可我美好的也不止是外表呀?(凑近)你再看看?

吴荏:诶,你要做副驾就坐好

酉笙:噗,哈哈哈,(坐好)好好好,坐好!你抽烟的样子真帅。

吴荏:?(叹气摇头)你说你都跟谁…

酉笙:(打断)哇~那是不是金色的云啊!!真的有金色的云啊!叔,你快看呀!咱们靠边停一会呀?完了,我手机没电了(渐小)

吴荏:(默默看了一会雀跃的她)

吴荏:(混响)我承认,她是美好的,我的意思是除了她的胸和腿,她是美好的…金色的云也是。可能我…我会驻足看一会吧。但也就是一会,因为…还要继续上路呢。

转场

(关门,脚步声停入)

吴荏:呐,汤勺

酉笙:(冷的搓手)加点盐就能开饭了。

吴荏:你能做熟这顿饭我可真是太感动了

酉笙:你开了一路车,我总该做点什么对吧

吴荏:(坐下)合着你一整天白吃白喝的,还会不好意思呢?

酉笙:那我说我拿身体还,你又不要

吴荏:你这丫头,少看点美剧吧。(夹菜)

酉笙:你怎么知道我常看美剧?你也看啊

吴荏:又不是一套文化底蕴,你为什么非要拿着演,不良少年很酷吗

酉笙:(愣了一会)凶死了…我演技这么差?

吴荏:(边吃边说)看得出来,一点也不得心应手。呵…脏话也是。

酉笙:我还不是怕你对我有什么想法,就…试试水

吴荏:我就算了,换别人你不能这么试

酉笙:为什么啊

吴荏:坐好,你这坐姿像什么样

酉笙:怎么那么像我爸啊?(吃了一口)那一会慢慢长夜,有什么乐子?

吴荏:找呗

酉笙:那…我不在的话,这一路…你一个人晚上都干嘛

吴荏:(想了想)好像也没干嘛。

酉笙:不枯燥

吴荏:挺新奇的啊

酉笙:你喜欢一个人发呆啊

吴荏:哦对了

酉笙:嗯

吴荏:等我下

酉笙:哦

(起身向车里走去)

(脚步声入,后面没音效了)

吴荏:会唱歌吗

酉笙:(抬头)哇,(又看了看他手上的吉他)看不出来,你还会弹吉他?

吴荏:不是你想找点乐子吗?(拿着吉他坐下)

酉笙:我不行,我唱的不好

吴荏:放心吧,据我所知,鬼都不会来这

酉笙:这也太酷了吧,我刚想说,你看这夕阳西下,雪山脚下,湖泊旁边,这么棒的景色没音乐简直就是没有灵魂啊

吴荏:那确实,想听什么

酉笙:呃,那就来首那个…那个《你要如何我们就如何》

吴荏:什么如何?

酉笙:你要如何我们就如何

吴荏:谁的

酉笙:呃…算了…那《凄美地》你会吗?郭顶,郭顶的

吴荏:…不会

酉笙:?那你还让我点

吴荏:啧…你点些我听过的行吗

酉笙:我终于知道什么是代沟了,哦,那花海,花海总该会了吧

吴荏:…周杰伦晚期的歌我也不太会

酉笙:?你管这叫晚期?这他早期的歌

吴荏:那是你生的太晚

酉笙:…那…我再想

吴荏:算了,我弹什么你听什么吧。(摆弄吉他)…我想想怎么弹来着…

酉笙:(笑)你慢慢想

酉笙:(仰头看着夜空)啊…你说这里的星星这么亮,鬼为什么不来?

吴荏:别打岔,记谱呢

 


BGM2

选了<省事版>,除了男生混响部分需要你入词,其他全是音效直到第一个转场

选了<正常版>,正常按提示入词即可


(音效:吉他音乐弹完入)

吴荏:这首会吗

酉笙:我竟然听过,这不是我爸最爱的…

吴荏:两个和弦进

酉笙::ok

(吉他两个和弦入)

吴荏:“道不尽红尘奢恋…”诶错了错了

酉笙:哈哈哈哈哈,你行不行啊?就这?

吴荏:重来啊,重来…(清嗓)

(音效吉他两个和弦进)

吴荏:“道不尽红尘奢恋,诉不完人间恩怨,世世代代都是缘,流着相同的血,喝着相同的水,(女生入词)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酉笙:(笑)好难听啊叔

吴荏:你来

酉笙:“红花当然配绿叶,这一辈子谁来陪,渺渺茫茫来又回,往日情景再浮现,藕虽断了丝还连,(男生入词)轻叹世间事多变迁。

吴荏:一点节奏感都没有?哎呦,你别唱了

酉笙:我不,我还以为你能唱的多好呢

酉笙:(合唱)“爱江山,更爱美人,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好儿郎,浑身是胆,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笑)

吴荏:“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东边我的美人啊一边黄河流,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酉笙:(还是上一段词)

吴荏:(默默看着手舞足蹈她,再一遍合唱)

(鸟叫几声入,慢)

吴荏:(混响部分)这一路旅行…让我的思维模式变得既散漫又琐碎。时不时…我会想起小学的毕业典礼上,有个又哭又笑的胖子,呵,那就是我。…还会想起,不知道是第几任前女友和我说,有机会一起去自驾游吧。…也会想起…前妻的狗特别喜欢在这样的草地上打滚。也会…也会想起那天从碎纸机里不停吐出来的纸条,它都碎成一条条的了,但我的视线却还是能完整的拼凑出“商业计划书”几个大字…所有事都悟不出答案,理不清脉络,又找不到结局,或许…这就是答案。(深呼吸,发呆)(音效“来啊来啊个酒”再念)人生短短几个秋啊,不醉不罢休

(音效Mu有感情/塔罗牌)

第一个转场

(清晨车内)

(收拾座椅)

(药瓶落地声)

吴荏:(捡起)博舒替尼…(转了转瓶身)慢性髓细胞…白血病(没有读出来)

闪回

(开车的路上)

(回忆都开混响)

(转向灯声入)

酉笙:叔,孤独是你的常态吗

吴荏:放心,以后也会是你的

酉笙:我现在就是啊

吴荏:(笑)你还小呢。

酉笙:你看啊,你也孤独,我也孤独对吧

吴荏:然后呢?

酉笙:然后?然后就…咱俩在一起不就得了?两个人在一起肯定就不孤独了啊

吴荏:呵,我差点都能做你爸了

酉笙:…爸爸这个玩法我也喜欢啊

吴荏:我要是你爸我非打死你

酉笙:哈哈哈哈。那么认真干嘛?叔你好搞笑啊

吴荏:你说说你,怎么帐都不会算呢,两个人在一起就不孤独了是吗

酉笙:是啊

吴荏:那我比你大那么多,要是我以后老死了,未来你还不是得自个孤独个一二十年

酉笙:…万一…说不定我先死呢

吴荏:那万一说不定孤独的更久呢

酉笙:你会算命啊,你知道未来什么样的

吴荏:(愣)小丫头,你的未来还长着呢。

酉笙:(沉默了一会)我哪有什么未来…

吴荏:(回头看)胡说什么呢?…我看这位姑娘你天庭饱满,地阁方圆,日后定是有福之人(笑)

酉笙:…(低头)呵,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糟糕的算命先生。

转场

(脚步踩在草上的声音入)

酉笙:(远处,听到声音回头)收拾完啦?你昨天睡觉好安静啊。一点声音都没有,我还以为你会打呼呢…

(脚步声停入)

吴荏:(走到旁边,递)呐…

酉笙:(愣)什么?

吴荏:你的维生素

酉笙:(忽然安静下来,接过,换了个笑容)呵,谢了啊,你都不知道这个维生素…呵,它可贵了…

吴荏:(打断)为什么说谎?

酉笙:…你管这叫说谎吗?我管这叫玩笑…呵

吴荏:(沉默了一会)你…

酉笙:哎呀,我下一站就下车。放心,你摊不上命案的

吴荏: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酉笙:(打断)能不能当做不知道。

吴荏:(沉默,低头)

(药瓶声入)

酉笙:(转过身,拧开手上的水瓶,咕咚咕咚的吃药)

吴荏:(静静的看着她娇小的背影)

酉笙:(回头看着他,开口又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嗯…嗯那个…哦,(递水)你,你渴吗?

(脚步声,后面没音效了)

吴荏:(走进她,本来是接矿泉水的手,却轻轻把她拥进怀里)

酉笙:(惊讶)

吴荏:(沉默了好一会)别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

酉笙:(打断)这个拥抱真该有个慢镜头…

吴荏:我跟你说认真的,你家里人知道你

酉笙:(打断)真是太浪漫了叔…简直跟剧里的一模一样。

吴荏:(无语却又温柔)都跟你说少看点美剧了

酉笙:(靠在他怀里)这个不是美剧呀,这个是韩剧。呵呵呵~

吴荏:呵,你怎么看了那么多剧

酉笙:嗯…我没谈过恋爱。也没去过很远的地方,没感受过很多事,除了上课我有…有很多时间的…呵

吴荏:(沉默)

酉笙:我的人生好像只能靠电视剧去感受。呵…我是不是挺搞笑的…(欲言又止)

吴荏:(沉默)

酉笙:(混响)我没有那么复杂的年龄界限,因为我对时间的概念不一样。我只知道眼前这个男人…很温暖很善良,现在…他抱我抱的更紧了些…

吴荏:(推开她,理了理她被风吹乱的头发)说说看,电视剧里还有哪些浪漫的事?

酉笙:(愣)

吴荏:你不是说看了很多剧吗

酉笙:…陪我完成吗

吴荏:…嗯

酉笙:……(有一刻的惊喜,又忽然皱眉)我才不要你的同情。(转身朝房车走去)

吴荏:诶~(看着她离去的背影)(叹气)

吴荏:(混响)她是个爱笑的女孩…老天赐给她花样年华,却没给她未来,没有公平可言。…这是我第一次敬畏生命,眼前的这个…娇小的,纯粹的不参任何杂质的生命。她的出现,随时映衬着我污七八糟的人生。

 


BGM3


(汽车行驶)

(音效:800米处有违章拍照入词)(后面没音效了)

吴荏:(清嗓,打破沉默)饿吗?

酉笙:(摇头)

吴荏:…换首你喜欢的歌吧

酉笙:不用

吴荏:…我不是同情你…我是…好吧,算是一种同情吧…但是

酉笙:(打断)叔你抱过几个女人?

吴荏:啊

酉笙:几个

吴荏:…不多

酉笙:不多是几个

吴荏:…记不清了

酉笙:那你还说不多?那像刚才

吴荏:(打断)刚才那样的拥抱…是第一次。

酉笙:第一次?骗人,之前抱的那些不算啊

吴荏:(沉默了一会)你知道人为什么会变得油腻吗?

酉笙:啊

吴荏:…因为当同一件事做过很多次以后,做到自己都觉得得心应手了以后,就会变得油腻

酉笙:什么意思啊

吴荏:我也很怕变成那样的人。但你的生活中又不得不遇到很多诱惑的时刻,所以要学会克制,别让自己变的得心应手

酉笙:?别让自己得心应手?我听不太懂

吴荏:算了,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刚才的拥抱,…不是得心应手的那一种

酉笙:…就是说你是真的想抱抱我喽

吴荏:(不理)

酉笙:(开心)就是这个意思吧?

吴荏:呵,是这个意思

酉笙:…(笑)

吴荏:笑什么

酉笙:(笑)没事,是真的就行。呵呵呵~

吴荏:(混响)是真的就行?我又有多久没说过真话了呢?呵~我有什么资格…同情她呢?(深呼吸)我迷茫畏惧的未来…她却没有。


BGM4


酉笙:(盯盯的望着一路的景色,一片涌动的云海)

(脚步声几声入,后面没音效了)

酉笙:(边走边说)我看书里说219国道是全中国唯一一条超过一万公里的国道,可以一次看到海洋,森林,湖泊,湿地,雪山,草原,戈壁还有荒漠…

吴荏:(边走边说)果然是走最烂的路,看最美的风景啊…

酉笙:美到永生难忘

吴荏:…感慨可不是你的风格

酉笙:叔…你拥有过吗

吴荏:你指什么

酉笙:什么都行

吴荏:(沉默)你的问题我答不上来

酉笙:拥有又失去…(低头)真难受

吴荏:你失去了什么呢

酉笙:还有一万公里没有走,也不一定再有房车可以坐了,我点的歌,你一首都还没学会

酉笙:(停下脚步)我要下车了。

吴荏:(也停了下来)那不是失去。

酉笙:…骗人

吴荏:没有…你没有失去

酉笙:可我的旅程要结束了

吴荏:下一站你家里人来接你吗

酉笙:(点头)我走不动了。

吴荏:(上前,摸了摸她的头)下车也不代表你失去了,傻瓜,拥有过和失去是两个意思,你只不过是…不能拥有更多而已。

酉笙:……呵~好像也是

吴荏:我和你一样,挺像的

酉笙:我妈从小就跟我说,做人呐,不要太贪心,就不会太难受

吴荏:那咱俩妈也挺像的

酉笙:(笑)

吴荏:你看,大家都一样对吧

酉笙:(沉默了一会)…呵…谢谢你…叔。

吴荏:谢什么

酉笙:谢谢你第一次让我觉得,我和普通人是一样的。呵,这样就不会觉得…不公平了

吴荏:(想安慰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

酉笙:(打断)我们就在这里告别吧。

吴荏:(愣)还没到站。

酉笙:这里比车站浪漫

吴荏:…呵,…像你看的电视剧

酉笙:比我看的电视剧还浪漫。…所以,在这告别吧

吴荏:…(情绪复杂)好。…呵,那…要怎么告别最浪漫?

酉笙:嗯…(想了想)你往后退几步!

吴荏:(退)这样?

酉笙:再往后!呐,站到那缕光下面

吴荏:(愣)

酉笙:看见没?那缕光!

 


BGM5


(等摩擦声转身)

吴荏:(混响)有一缕光,在我身后…

酉笙:…愣着干嘛,快过去

吴荏:(愣了一会,向前慢慢走了很久)

(脚步声停入)

酉笙:对,就站那!(转身)等我啊,我也退几步…

(脚步声起,又停下,又开始走,停下入)

酉笙:(转身,喊)叔!听得见吗?

吴荏:(站在原地)……听得见!

酉笙:你还欠我一件最浪漫的事

吴荏:…你说!我还你

酉笙:…(大口喘了几口气)…再遇见!你就娶我好不好?

吴荏:…(愣在原地)

酉笙:好不好

吴荏:(哽咽)好啊!我娶你!

酉笙:(泪目,笑着说)怎么娶?

吴荏:原!地!就!娶

酉笙:(笑,喃喃)真浪漫呀,叔…

(对望)

我翻过了绿洲,无边且无岸

我亲吻了河川,春去春又还

酉笙:(混响)再遇见,我们就可以相爱了吧…

吴荏:(混响)原来我至今相信浪漫…

酉笙:(混响)这次我没有说谎。但要是我没有做到你就当…是个玩笑吧…

吴荏:(混响)我就这样望着她…我心中有诸多不解,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把谎话说的这么真切…

(对望)

我唤来了云海 如洁如梦幻

我抛去了星繁 似灭似绚烂

-THE END-

你就站在光里

让痴心燃烧吧

-塔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