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951】
普本·【兄妹斗嘴】秦岁月和秦岁阳
作者:筷儿哥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注明出处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2528
152
427
117
7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轻松好玩的兄妹本,推荐大家来玩。 我自己试了下,对男cv要求其实挺高的,但还是推荐大家玩,因为是我自己写的本。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2-23 10:19:48
更新时间2024-04-02 20:47:3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秦岁阳

男,0岁

秦家二少

秦岁月

女,0岁

秦家三妹

秦岁月和秦岁阳(一)

秦岁月:(边跑边喊)秦岁阳!秦岁阳!

秦岁阳:(假装爹在,高声清嗓提醒)咳!

秦岁月:(变得端庄)二哥。

秦岁阳:(高声)进来吧。

秦岁月:(端庄)是。

秦岁月:(乖巧进门)岁月给爹爹和二哥请安。

秦岁阳:(得逞)哈哈哈哈。

秦岁月:(发现爹不在)秦岁阳!(快步上前)

秦岁月:(摇)你~又~骗~我~

秦岁阳:(被摇)诶,待会儿大哥听见了啊。

秦岁月:(压低)你就比我早生一盏茶的功夫,叫你名字怎么了?

秦岁阳:不怎么,(假装)诶?大哥来了。

秦岁月:(白眼)还想蒙我?没门儿!

秦岁阳:哟?长进了,刮目相看呐。

秦岁月:刮,给我使劲儿刮。

秦岁阳:刮坏了找你赔。

秦岁月:赔你俩鸡蛋。

秦岁阳:鸡蛋好啊,下回来给我带俩,(落座)着急忙慌的,想什么坏事儿呢?

秦岁月:(跟着落座)没有,就是想你了嘛~

秦岁阳:(故意)哦,想我了?那你现在见完了,回去吧。

秦岁月:(做作)诶,二哥~别着急嘛,妹妹确实有事相求。

秦岁阳:(微清嗓子)咳,有点渴了。(假装要倒茶)

秦岁月:(忍)嗯。

秦岁阳:(不动,微重清嗓子)咳。

秦岁月:(假笑)妹妹来,不劳二哥亲自动手。(倒茶)

秦岁阳:(做作)这怎么使得?折煞二哥了不是。

秦岁月:(倒茶,假笑)不折煞不折煞,都是妹妹分内之事。

秦岁阳:(做作)那就谢过三妹了,二哥这心里,暖和。

秦岁月:二哥开心就好,(递过)来,二哥慢用。

秦岁阳:多谢多谢,(被烫)嘶,哎哟,这温度,不拿去烫料子多可惜啊。

秦岁月:(低声咬牙切齿)没完了是吧。

秦岁阳:怕烫着你,好心当作驴肝肺呢。

秦岁月:你有个锤子好心。

秦岁阳:(递茶和糕点给妹妹)喏,别饿死了,还得麻烦我给你收尸。

秦岁月:要你管。(吃东西)

秦岁阳:那你别吃。

秦岁月:我吃胖了再死,收尸的时候累死你。

秦岁阳:就怕累的不是我,是那个姓张的小子。

秦岁月:别提他,气死我了。

秦岁阳:他又惹你不开心啦?

秦岁月:除了他还能有谁。

秦岁阳:嗨,他就那个性子,三棍子闷不出个屁来,问的急了,他就只会说“(闷声)我练功呢”

(二人轻笑)

秦岁月:(边笑边吞)他哪儿有那么笨。

秦岁阳:胳膊肘往外拐呢?你看你都气成啥样了,还替他说话。

秦岁月:其实也没什么,最近,缘香楼新上了长安的水粉,我就和柳儿姐一同去试了试,结果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他了。

秦岁阳:他说你画的难看啦。

秦岁月:(郁闷)哎呀没有,他一看到柳儿姐,眼睛都看呆了。

秦岁阳:(明白了)哦。

秦岁月:然后见了我,就干巴巴的说了一句,“岁月姑娘好”,(咬牙切齿)用得着他说吗?

秦岁阳:(帮腔)对啊,用得着他说吗?

秦岁月:二哥,你得帮我。

秦岁阳:(心虚后倚)嘶,不是二哥不想帮你。

秦岁月:(逼近)我不管,你想办法。

秦岁阳:要不然,我去请柳儿姐教你涂胭脂?

秦岁月:(摇头)不行!

秦岁阳:那就把张成绑起来打一顿?

秦岁月:(急摇头)哎呀那更不行了!

秦岁阳:(摊手)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咋办。

秦岁月:还能咋办,生闷气呗。

秦岁阳:好了,咱不气,你长大了,肯定比柳儿姐更好看。

秦岁月:(有点不信)真的么。

秦岁阳:那(顿一下)肯定是各有各的好看。

秦岁月:我就知道,你们男人都喜欢柳儿姐那样的。

秦岁阳:没有吧,我看张成就挺喜欢你的。

秦岁月:(坐下生闷气)他不喜欢我。

秦岁阳:好,他不喜欢咱,咱也不喜欢他。

秦岁月:我喜欢他有什么用,柳儿姐说得对,别人都靠不住,都是什么什么。。。忘了,(吃东西)反正最后只能靠自己。

秦岁阳:(直视秦岁月)三妹,我同大哥商量过,有一番话应该同你讲。

秦岁月:(吞下,正坐)唔,二哥你说。

秦岁阳:柳儿姐呢,是个有学识的人,你和她多交往有好处。但是要注意分寸,既不能轻慢,(微严厉)也不要走的太近,明白吗?

秦岁月:(正经)二哥,岁月知道,柳儿姐和我交往,肯定存了些小心思,我心里明白的,大哥二哥放心。

秦岁阳:(放松下来)你有数就好。

秦岁阳:明儿爹就要考校账目了,还没动笔呢吧。

秦岁月:差不多了。

秦岁阳:哦?没有偷懒?

秦岁月:我去拿给你看。

秦岁阳:真的假的?

秦岁月:真的,你等等。

秦岁月和秦岁阳(二)

(秦岁月拿了几个本子,和一张大大的宣纸回来,开始手忙脚乱的整理)

秦岁阳:唉哟?大书法家回来了?

秦岁月:(递过一本)喏,这些都做完了。

秦岁阳:(拿过)真做好了?(翻看)诶?别说,还挺有模有样的。

秦岁月:(得意)一般吧,还剩厨房的帐我没对完,我找找(翻找)。。。

秦岁阳:嗯,你是万事不收尾嘛。

秦岁月:在这儿,上个月工钱支出共九两八钱,厨房采买共花。。。(写在纸上)十七两三钱又二十三文。

秦岁阳:等会儿,你再好好看看。

秦岁月:怎么了?

秦岁阳:肉菜多少?

秦岁月:八两二钱。

秦岁阳:嗯,素菜呢?

秦岁月:素菜三两六钱,

秦岁阳:碗碟杂物?

秦岁月:碗碟杂物共(计算)。。。约五两五钱,没错啊。

秦岁阳:(乐得不行)行,你是散财童子啊,买个盘子六钱一个哈哈哈哈哈。

秦岁月:(划掉)哎呀算错了嘛!碗碟杂物约四两九钱,采买共花十六两七钱又二十九文,好了!

秦岁阳:不错不错,(伸手指)这儿,你再给它添上一两,你就再买两个五钱的盘子哈哈哈哈哈。

秦岁月:你还笑!(涂涂改改)

秦岁阳:反正咱们家大业大买得起。

秦岁月:哼,添上做什么?

秦岁阳:哦,之前刘管事遇到难处了,挪了些钱用,结果账没做平,无伤大雅,能帮就帮吧。

秦岁月:(担心)他遇到什么难处了?

(实际是刘管事的娘亲去世了)

秦岁阳:(撒谎)听说是上当了,赔了好些钱。

秦岁月:(放下心来)哦,那就碗碟杂物(涂涂改改),五两九钱,厨房支出共计。。。(计算中)

秦岁月:(写上)二十六两五钱。(满意)

秦岁阳:(放下账本)不错,算的还行,就是眼神不太好使。

秦岁月:你才眼神不好!

秦岁阳:这些账目我都看了,出入不算太大,天赋异禀呐,以后你就接大哥的活儿。

秦岁月:我才不嘞,别想拉我下水。

秦岁阳:懒不死你,大哥那边儿的账也给我。

秦岁月:哦。

(翻找)

秦岁月:(打开账本翻找)我记得,大哥府上账目不太详细,有些款项会写‘若干’这种不清不楚的词,最后总价又很高,(找到那一页)找到了,你看。

秦岁阳:(接过)具体有哪几条?

秦岁月:比如这里,大嫂买了一批西域来的瓷器,和(继续翻找)。。。一些金银首饰,这里,这里,还有这里,数量没写,林林总总加起来,花了将近有十八两银子。

秦岁阳:(思考)哦,十八两是吧。

秦岁月:(继续翻找)还有,家中护院工钱共计十二两六钱,可大哥府上一共才两个院子。

秦岁阳:不奇怪,战事在即,有些花费是免不了的。

秦岁月:(小声)二哥,大哥不会在家里养了私兵吧。

秦岁阳:瞎琢磨,这点儿银子啥也干不了,我估计应该是大哥上下打点用的,不太好写,就记在大嫂名下,不用管,如实告诉爹就行。

秦岁月:哦,好嘞。

秦岁阳:不错不错,很机敏。

(秦岁月收拾桌面)

秦岁月:(忧虑)二哥,真要打仗了么?

秦岁阳:怎么了?担心大哥?

秦岁月:嗯。

秦岁阳:担心啥,大哥这人,看起来刚直,满嘴之乎者也,其实心思活泛的很,到哪儿都能吃得开,用不着咱们操心。

秦岁月:我就是害怕嘛,以前只在书上看过打仗,总觉得这辈子是遇不上的,没想到,现在连大哥都要上战场了,你说万一(被戳),唉哟。

秦岁阳:(戳)想什么呢,大哥是去管账的,不用上战场。

秦岁月:那万一有个不长眼的,偏偏要偷账本,不小心伤了大哥怎么办?

秦岁月和秦岁阳(三)

秦岁阳:(转移话题)那正好啊,张成不是打小练武吗?干脆就让他伴大哥左右,只要有人靠近,他就冲上去说,“(闷声)走开,我练功呢”(学的太像被自己逗笑),“走开”,“走开”,“走开”。

秦岁月:(气笑)怎么又提他,我都快被他气死了。

秦岁阳:你气他做什么,他还不够喜欢你?

秦岁月:(嘴硬)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不然,凭什么光夸柳儿姐不夸我?

秦岁阳:对!凭什么,我家三妹不漂亮吗?

秦岁月:就是!不漂亮吗?

秦岁阳:(微高声)她不聪明吗?

秦岁月:(忍笑)不聪明吗?

秦岁阳:(高声)她不可爱吗?

秦岁月:(笑出声)不可爱吗?

秦岁阳:(高喊)气死我了!来人!牵我马来!

秦岁月:(高声)把他给我抓来!

秦岁阳:把他抓来!

(二人笑作一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