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8475】
普本·《吾妻》【饶】戏感古风苦本
作者:阿饶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8853
3197
4934
4699
82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2-01 03:49:23
更新时间2023-04-25 21:36:40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欢迎收听 

 古代言情双普苦本 

《吾妻》

 

编剧/后期  阿饶

封面 今司

感谢参演CV

嘉仪 @乌鲤

丫鬟 仆人 @鸡腿子离瑶

媒婆 孙大娘  @玉焚

邻居1 @墨池

大夫 管家 路人2 @山谷

员外少爷 当铺掌柜 等 @夸张

小厮 车夫 等 @怡方君

沈婉音嫂子 邻居2 @阿饶

 

感谢@怡方君@夏明奕@晓雨北北@子曰十五试本

 

 

<人物介绍>

沈婉音:温婉坚强  深爱 纵容丈夫

许成安: 少年才子 家道中落 固执好强 

 

提示:“【】“有音效,“()”无音效

 

 

 

 


 

<第一幕>

 

【小厮】:(小声议论)老爷为什么非要带着小姐回老宅成亲啊,要是从知州府嫁出门,那多风光啊,这老屋也太寒酸了点。@怡方君

【丫鬟】:你懂什么,那是咱家老爷念旧,跟你似的,没心没肺......@鸡腿子离瑶

【媒婆】:哎哟,接亲的队伍可算是来了!知州大人您别愣着了,赶紧帮新娘子盖盖头吧!@玉焚

【嘉仪:爹......以后您就要自己一个人了,要不女儿不嫁了,永远陪着您.......@乌鲤

许成安(中年):又说孩子话,姑娘大了哪有不嫁人的?以后嫁作他人妇,可不能再这样由着性子来了.......来,爹给你盖上......

【媒婆:新娘子出门儿啦!

【风声吹动树叶】

许成安(中年):(混响)鞭炮炸响,彩云如炬,好兆头啊.....这漫天的红霞和喜绸交织,像不像我娶你那日的情景,似是经年,又清晰的像是昨日刚刚发生......

【转场  十七年前】

【礼生】: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怡方君 

【推门 关门】02:15

沈婉音:......是成安吗?

许成安:是我,阿音。

沈婉音:(羞涩)嗯......

沈婉音:额......这盖头真是闷得慌,我想把它......

许成安:先别动。

许成安:.....我来......

【挑开】02:41

沈婉音:.....你别这么盯着啊......

许成安:阿音.....你真美.......

沈婉音:你,你又取笑我。

许成安:我是说真的。

沈婉音:(笑)

许成安:(坐下)阿音,这婚礼办的属实是仓促了些,我心里总有些歉疚,你可恼我?

沈婉音:傻瓜,都是些俗礼罢了。我们年少相识,一起长大,这么多年的情谊,难道还抵不过那些俗礼吗?我根本不在意的。

许成安:(叹气)我家世代经商,虽然殷实,但终归是九流之辈。幼时我就想,大丈夫,就应当在朝堂有一番作为。......只是我只会读书,若没有功名在身,我又怎敢轻易娶你。虽然弱冠之年中举还算不晚,可寒窗数年也耽误了你这些年岁,如今我还办的这么仓促,我这心里......

沈婉音:成安,我真的不在意的。我知道,你一直是个有心人,这些年生怕我受了委屈,但考取功名是你从小的志向,我既然爱慕你,要和你厮守终身,你的志向从此便也是我的志向。你说中举成亲,我便等你中举,你说志在庙堂,我便会陪你完成你的抱负,只要能和你心心相印,日夜相伴,每天看到你喜悦的脸,就算再让我等十年我也愿意。

许成安:(感动)阿音......我答应你,一定奋力苦读,一朝中榜,绝不让你的一片真心白白辜负!

沈婉音:结发为夫妻,恩爱两不疑,我只愿成安得偿所愿,岁岁喜乐无忧......

许成安:呵呵,还叫成安?该改口了吧,娘子。

沈婉音:额,嗯.....相.....相公.....

许成安:夜深了,娘子,我们歇下吧,今晚,可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

沈婉音:额,那个,酒,合卺(jin)酒还没喝呢.....诶诶!!

许成安:不喝了(推倒)

沈婉音:哎...!你,你一个读书人,怎么能不守礼数呢......

许成安:是你说的都是些俗礼。再说,良辰佳人,片刻不能辜负,周公在上,定是能体谅我的......

沈婉音:(娇嗔)你,放浪形骸......

许成安:放浪形骸,也只对你一个人......

 

 


 

<第二幕>

 

【马车停下】

许成安:呵呵,你慢点跑,小心别摔着了。

沈婉音:这里好多山花啊,好美的地方!

许成安:昨日出门路过这片小河堤,便想着你要是看到了,一定会喜欢。

沈婉音:喜欢!我很喜欢!

许成安:看你开心的,跟个孩子似的,整日拘在深宅大院里,闷坏了吧?

沈婉音:怎么会呢,你这是从何说起.....

许成安:今日从父亲那请安回来,你就有点心不在焉,是不是父亲和你说了什么?

沈婉音:呃,我......表现的很明显吗......

许成安:(笑)没有。是我瞎猜的。

沈婉音: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公爹可能是怕你把我宠坏了,给了我一些告诫。不过我觉得公爹说的也没错,相公以后是要入士的贵人,我作为内子,更应该谨言慎行,勤勉知礼一些。

许成安:(拥抱)对不起娘子,我无官无爵,没有能力分家立院,才让你受了这些委屈啊。

沈婉音:说什么呢,哪有委屈啊。试问整个县城,有哪家郎君比我家的有出息?年纪轻轻便中了举人,对娘子更是关怀备至。别人都羡慕我呢,我哪里委屈了!

许成安:呵呵,你啊.....总是懂事的让人心疼.....

沈婉音:(转移话题)诶!那边,河边那一朵好看,你去摘给我好不好!

许成安:好,你等着我!

【小厮】:不好了少爷!您快和少夫人回家看看吧!老爷出事儿了!@怡方君

【转场 推门】

许成安:(急)我爹怎么了?!

【大夫】:是中风,这病来得又凶又急,我也无能为力了,唉,节哀吧......@山谷

许成安:什么?!大夫!你别走啊!大夫!!

沈婉音:相公!你先别激动,你冷静一下.....

许成安:不可能!我爹正当盛年,怎么会中风呢?大夫,你别走!说清楚!

沈婉音:你去哪儿啊相公!(眩晕)呃,相公......我.......(晕倒)

许成安:阿音?你怎么了阿音!阿音!阿音!!

【转场】02:50

【风吹窗棂声】

沈婉音:(苏醒)额......

许成安:阿音!你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沈婉音:我这是怎么了...

许成安:傻瓜,你有身孕了自己都不知道吗?

沈婉音:什么?(惊喜)真的吗!我,我有身孕了!

许成安:......(愁容)是。

沈婉音:(愣).......对不起相公,我,我一时激动......对了!公爹他怎么样了?

许成安:.......刚给你诊完脉,他人就走了。(哽咽)走的也算是安详,没受什么折磨。

沈婉音:......相公

许成安:我娘走的早,是我爹一手把我带大,如今他走了,我在这世上,就再没亲人了......

沈婉音:相公,你还有我呢,你还有我!

许成安:阿音......(拥抱)阿音!我们有了孩儿,我自是欢喜的,但是我爹刚走,我没办法......

沈婉音:我知道,你不必多说,我都懂得......

许成安:(泪)阿音.....

沈婉音:(摸头)我知道,我都知道......

 

 


 

<第三幕>

 

(音乐起入词别等)

许成安(中年):(混响)事情发生的太突然,爹什么都没来得及交代就撒手人寰了,爹的离开让我备受打击,但我却不知,那不仅仅是使我失去一个父亲,更是命运给你我安排的一场刀山火海的考验。

【拍案】

许成安:什么?!欠债?!

【管家】:您有所不知啊,这几年许家已经是苟延残喘,只是老爷怕影响您的科考,就一直强撑,生意周转不灵便拿了房契去做抵债,如今老爷没了,生意没了支撑,这房子,怕是也要押出去了......@山谷

许成安:(跌坐)什么.......

(音乐飘一会儿)

【转场】01:21

【做饭 切菜声入】

沈婉音:(混响)自从搬出宅子,成安就没日没夜的用功读书,我知道他心里急切,想早些出人头地,可长此以往身体怎么受得了啊,要不,舍得些银钱做些补身子的吧......

许成安:阿音!

沈婉音:(切到手)啊!

许成安:怎么了!伤到手了?快给我看看!

沈婉音:没事,一点小伤口,不打紧。

许成安:怪我怪我,不该吓唬你。你打小就没碰过这些劳什子东西,我应该小心些的,现在整日又让你洗衣烧饭,真是难为你了,啧,血怎么止不住呢......

沈婉音:没碰过可以慢慢学嘛,哪家娘子不是烧的一手好菜啊?我也想给我相公亲手做饭菜呢,你不愿我做,莫不是嫌弃我做的饭菜没有厨娘做的好吃吗?

许成安:谁说的!我家娘子做的是全天下最好吃的!但是我舍不得你再干这些粗活了,何况你现在还有身孕在身。啊对了,我来就是想告诉我,我买了个下人,以后就叫下人来做这些,你休息就好。

沈婉音:什么?买下人?!

许成安:是啊,开心吗?

沈婉音:......相公,这么大的事,你为何不先和我商量一下?

许成安:不过是一个下人,这有何好商量的。怎么......你不开心?

沈婉音:相公,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可我们现在的处境,用不起下人啊

许成安:怎么会用不起,离开大宅时带走的金银细软,瓷器名画,当一当也足够我们生活无忧了。

沈婉音:可那些终归是有限的,我们身无旁技傍身,本来就是坐吃山空,若再不精打细算一些,日子会越过越难的。

许成安:......

沈婉音:现在孩儿还没出生,若等孩儿出生了,以后我们一家的生计就全靠这些细软了呀。你还要上京赶考,那上京的盘缠不是小数目,还有各处需要的打点....

许成安:行了!

沈婉音:(愣)

许成安:谁说我没有旁技傍身!我再落魄也不会让自己的妻儿受委屈!许家的宅子铺子虽然没了,但底子还在,你这么节衣缩食的,说的做的,倒像是我委屈了你。

沈婉音:我.....

许成安:既然你不要下人,我这就去把他打发了。你愿意自己辛苦,你就自己做吧。

(离开...)

沈婉音:.....相公!(叹气)相公......

【夜晚 开门声】04:31

沈婉音:这么早就歇下了?

许成安:(翻身转向墙) 

沈婉音:这琵琶是你送我的定情之物,我许久不弹了有点技痒,现在弹可会扰你清梦?

许成安:......

沈婉音:既然你睡下了,那还是算了吧,改日.....

许成安:你弹吧

沈婉音:(笑)谢谢相公体谅。

【琴声 混合音乐入】

许成安:(混响)......(叹气)她那双手,本来就应该是这样抚琴的,而不是做那些洒扫挑捡的粗活。自从许宅搬出后,她就受尽颠沛劳碌之苦,每每看到她辛苦度日就让我觉得自己失败透顶......我也是为她好啊,家里的难处我又怎么会不明白,我......(叹气)我这又是在做什么啊......

沈婉音:(混响)相公定是又在跟自己较劲了。他自小锦衣玉食,又少年得志,本来前途光明似锦,如今这番经历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我自然知道他是担心我,可他却不知,我从不怕这些苦难,只要他喜乐康健,得偿所愿,我做什么都甘之如饴.....

【转场】06:56

【闹市 叫卖声】

【孙大娘】:许家娘子出来采买啊!@玉焚

沈婉音:是啊,我家相公纸墨用完了,来给他买些

【孙大娘】:啊?可我刚刚在东市看到许举人了,他在那里卖墨宝呢,你怎么不叫他自己顺带捎些回来。

沈婉音:什么?!(混响)他早上不是说要去三叔伯家拜访......

【跑步声渐慢】

【路人1】:许举人的墨宝,果真不同凡响,真是少年有成啊!@怡方君

【路人2】:这许举人不是富绅人家的子弟吗?怎么落魄至此啊,竟要靠着卖弄文墨糊口,真是有辱斯文,唉......@山谷

许成安:.......

许成安:(作揖)许某不才,得亏众亲不嫌弃,今后若是街坊邻居有什么书联牌匾,账目信件,自可找许某代笔,许某愿意效劳。

沈婉音:(混响)(哽咽)相公.....

【路人3】:诶!许举人!我家的杀猪铺面差一幅对联,要不您看给来一副呗!@夸张

许成安:好说,好说!

【转场】

【推门进家】

许成安:娘子!我回来了!

沈婉音:回来了,快坐下吃饭吧。

许成安:一大早就去三叔伯家,现在我这五脏庙啊早就叫个不停了!

沈婉音:(转过身)嗯,那三叔伯,他身体如何?

许成安:啊?.....哦,三叔伯身体好着呢......哦对了,他非让我给他题一幅字,还要给我银钱,说我不收便是看不起他,我便收下了,诺,这些给你。

沈婉音:(快速擦眼泪)哦,这样啊,那他给了,我们就收着吧。

许成安:对啊,收着吧。诶?今天这饭菜怎么这么丰盛啊?

沈婉音:啊,都怪我。我又仔细算了算,发现之前是我少数了一箱细软,算算银钱我们还算宽裕,以后不用紧巴巴的过了。

许成安:啊?真的吗!太好了!你呀,真是个小糊涂虫,这你也能算错。

沈婉音:呵呵,相公,你今后安心读书就好,银钱的事就不用操心了。

 

 


 

<第四幕>

 

【转场】

【孙大娘】:许家娘子,上次的绣品那些贵人很是喜欢,这些还请再劳烦你了。@玉焚

沈婉音:大娘哪里话,您给我活计,我感谢您还来不及呢,这些您收着吧。

【孙大娘】:哎哟,这我哪能要啊!

沈婉音:我在外做活计的事,还请孙大娘不要告诉我相公。以后要是还有什么杂活用的着人手的,您多想着我,我先在这多谢您了!

【转场】

许成安:嚯!这一大桌有荤有素的,娘子,是有什么好事吗?

沈婉音:这不就是些家常菜吗,来相公,多吃点,天气转冷了,你得多补补。

【转场】

【仆人】:这衣服没洗干净,我怎么交差啊!你怎么干活的!@鸡腿子离瑶

沈婉音:对不住,我再重新洗,实在对不住......

【屋外风雪声 关门】

许成安:(哆嗦)外面好冷啊~娘子,这么晚了还不歇息,做什么呢?

沈婉音:春寒伤身,你腿上本就有寒症,我给你多做几件护膝,等开春上京的时候就不怕冷了。

许成安:娘子有心了。看这针脚细密精致,我娘子的手可真巧。诶?你这手上,怎么这么多小口啊,这是怎么了!

沈婉音:(躲闪)哦,天气寒冷才有的,不打紧的。

许成安:(握手)(心疼)是因为天冷吗?这老屋透风,冬天是难熬了些,你怎么也不搓些药油,来,我帮你捂捂,呼......疼么?

沈婉音:(笑 摇头)不疼。

许成安:娘子,等我中榜了,一定不让你再受这些苦了。

沈婉音:嗯。

 

【转场】【马车停下】02:27

许成安:要不,我还是再等几日再上京吧。

沈婉音:没事的相公,你都等了个把月了,可这让人操心的娃娃就是不出来,不能再耽搁了,会来不及的!

许成安:可是......

沈婉音:快去吧,再晚,天黑就到不了驿站了。

许成安:娘子......那我去了,你好好保保重身体,不要太操劳了,等我回来!

沈婉音:嗯,我和孩儿在家等你的好消息。

许成安:.......(远处喊)娘子!保重!等我回来!

沈婉音:(远处喊)不用挂念我!好好保重自己!!

许成安:(远处喊)我会的,你也照顾好自己!

【车夫】:夫人,您相公都走远了,我们是不是......诶?!夫人!夫人!您这是怎么了?!@怡方君

沈婉音:我.....我好像要生了......呃!

【车夫】:哎哟!那我去把您相公喊回来!

沈婉音:别!,...别叫他,你,你快送我回去......!快!

【转场】

许成安:(混响)吾妻亲启。跋涉半月有余,不知家中可还安好?如今已至淮安境内,见闻北方多博学才子上京赴考,加之娘子怀胎待产家中,内心实在焦作难安。望娘子在家中一切安好,保重自己和孩儿。

沈婉音:(虚弱)....多谢孙大娘为我接生......

【孙大娘】:恭喜啊沈娘子,是个女儿,这眉眼真是俊俏,只是这许举人不在家中,你自己照看孩子,还操劳家事,着实是要受苦了啊。@玉焚

许成安:(混响)吾妻亲启。娘子诞下女儿,吾欣喜若狂,彻夜难眠,想来女儿定像你一样温婉美丽,我便为她取名嘉仪二字,愿世间所有美好都可集她一身,敬尔威仪,无不柔嘉。

沈婉音:(哄孩子)哦哦哦!嘉仪不哭,嘉仪不哭!这身子怎么有点烫,好了好了,不哭啊不哭,娘带你去看大夫。

许成安:(混响)吾妻亲启。一路旅途实在劳苦。近日路上识得周严二位贤弟相伴同行,虽风餐露宿,但一路畅谈见闻,闲赋作诗,倒也不甚欣慰。

沈婉音:【敲门】大夫!大夫您在吗?开门啊!

【大夫】:太晚了,明天再来吧!@山谷

沈婉音:小儿发烧了,您给看看吧,求求您了!

许成安:(混响)吾妻亲启。如今吾一行已至京郊,后日便可通关入京。离会试时间越近,我却愈加思念娘子,望娘子保重身体,多添衣饭。

沈婉音:若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来麻烦哥哥和嫂嫂的。

【沈婉音嫂子】:如今你已出嫁,你哥哥也成家多年了,我们现在过得拘谨,你的几个外甥又要读书又要娶亲,我也得为日后打算啊,这银钱啊实在是拿不出来呀!@阿饶

许成安:(混响)吾妻亲启。京城果然富贵迷人眼,若有机会真想带娘子来看看京城的繁华景象。如今已是二更天,我却难以入眠,明日便是会考,我自当拼尽一身才学,只为此背水一战。

沈婉音:掌柜的,您看看这琴,能当多少钱?

【当铺掌柜】:你这琴又破又旧的,二两不能再多了。@夸张

沈婉音:什么?您再仔细看看,这琴可是百岁的杉(sha)木所制,怎么就值二两呢?

【当铺掌柜】:你当不当?不当下一位。

沈婉音:.....当!.......我当。

 

 


 

<第五幕>

 

【东市 叫卖声】

许成安(中年):(混响)也许是我年少太过顺利,少年得志,便以为此后的科举之路都是平步青云,一帆风顺的。直到参加了第一次会试,本是抱着必中决心的我,结果却是惨淡收场......我落榜了。

【员外少爷】:哟,沈娘子又出来卖秀样了?@夸张

沈婉音:(不悦)您要买秀样吗?不买请让开。

【员外少爷】:呵,沈娘子,我也不是第一次来,我知道自从会试之后,许举人就没再来过信,这都四个多月了吧?我看你这相公啊,要么是跑了,要么就是死了。

沈婉音:你!

【员外少爷】:(抓住手)诶~,跟了我有什么不好的?跟着那穷秀才,什么时候才能(许成安入).......啊!啊!谁啊!

许成安:(拳打脚踢,殴打员外少爷)

沈婉音:相公?!相公!别打了相公!别打了!

【员外少爷】:妈的,你们看着本少爷被打啊!都给我揍他!

许成安:(闷声被揍)

沈婉音:(哭)别打了!都别打了!别打了!!

【转场】

许成安:(包扎)嘶.....

沈婉音:(顿)疼么......这几个月你去哪了,连封信也不给我寄......你.....

许成安:......我没脸见你......我落榜了……

沈婉音:.....,就因为这个你三个月不给我书一封信!你真是好狠的心,我在家日夜担忧,生怕你有什么不测!

许成安:(哽咽)我不敢见你......我早就归来却不敢进家门,一直在县郊的树林游荡,我对不起你....(哭).....我怎么有脸见你啊.....!

沈婉音:(哭)你怎么这么傻啊!落榜了我们再考就是了!为什么要折磨你自己。要是你有什么不测,我和嘉仪怎么办!

许成安:(抱住)对不起......对不起....

沈婉音:好了,没事了,回家就好,人没事就好。

许成安:(哭)阿音.....阿音....!!

沈婉音:我在,我一直在,没事的......没事的.......

(音乐飘会儿缓和一下情绪)

【转场 开门声】03:24

沈婉音:相公,我出一下摊,你在家闲暇时多照看一些嘉仪。

许成安:(心事重重)一定要出么......要不还是我去吧。

沈婉音:相公,咱们不是都说好了吗?你读书就好,其他的交给我。

许成安:可是那个员外少爷......我担心你。

沈婉音:如今我在城西摆摊,不会再遇到他了。

许成安:可是我还是......

沈婉音:没事的。这几年我都习惯了,一般的情况我都可以应付的。

许成安:这几年?难道不是我出门后,你才经营起来的生意吗?

沈婉音:啊,我说错了,是这几个月,好了我去了,再晚赶不上开市了!

沈婉音:(混响)许是落榜的打击还未消除,相公最近难见喜色,还常常疑神疑鬼,看来我以后说话得小心些了......

【转场】04:42

沈婉音:相公,我回来了,今天生意特别好!

许成安:哦。

沈婉音:嘉仪今天怎么样?有没有吵到你读书啊?

许成安:她很乖。

沈婉音:(笑)那就好,她自小就聪明,像极了你。

许成安:.......

沈婉音:相公......你怎么了?

许成安:你今天好像心情不错。

沈婉音:今天生意好,卖了不少银钱。

许成安:是么......领居都在传,城西最近来了个西施绣娘,不仅绣品精致,容貌身段更是一绝。有这种称赞,生意怎么会差呢?

沈婉音:你什么意思啊.....

许成安:没什么意思,就是想说,你辛苦了。

沈婉音:(委屈)......那没事,我先去备饭了。

许成安:不必了,无功无禄之人哪还有资格吃饭,你还是快去看看嘉仪吧,她这样小,却一整日见不到娘亲,也真是可怜。

【夜晚 辗转反侧】06:03

【回忆】

【邻居1】:听说那许举人自从落榜之后,就躲在家里不出门了。@墨池

【邻居2】:怕是觉得丢脸吧,他们家之前多招摇啊,如今世风日下了,还得靠女人养活,换我,我也不敢出门了。@阿饶

【邻居1】:不过他倒是娶了个贤惠的好娘子,能这么心甘情愿的伺候着。

【邻居2】:啧,你没听说啊,他那个娘子仗着有些姿色,成天在外抛头露面的,好像还和赵员外的少爷不清不楚呢,就前几天,有人看到他们当街拉拉扯扯的.......

【掀开被子】

许成安:(突然翻身)

沈婉音:额,相公你怎么.......唔!!

许成安:(狠狠地咬住)

沈婉音:唔......!相公,你弄疼我唔!好痛!你放开唔唔唔!

许成安:(喘)你是我的娘子,你让我放开?我放开了你想去哪儿?(大声)你想去找谁?!

【嘉仪啼哭】

沈婉音:你在说什么啊?你吓到嘉仪了!你快放开我,我要去看看她!

许成安:(凶)你哪儿都不许去!唔!!

沈婉音:唔!!

 

 


 

<第六幕>

 

【青楼酒家门前】

【好友】:弟妹,我们这也是没办法了才接你来这污糟地方。他醉的不轻,在人家青楼里大闹了两三个时辰了,嘴里絮絮叨叨的全是你,你还是快把他接回去吧!@怡方君

沈婉音:多谢.....

许成安:(大醉)今天高兴!我,我给大家提词一首!......结发为夫妻!恩爱,嗝,两不疑......呵呵呵呵呵呵,恩爱两不疑!!

沈婉音:相公......

许成安:诶?娘子?你来啦,哈哈哈,快来,我们一起喝......合卺酒.......

沈婉音:(心疼)我们回家吧,好么......

许成安:不要!我不回去......嗝......我,我没有家......

沈婉音:(哽咽)你怎么会没有家呢?你有我,你还有嘉仪啊。

许成安:你?你.....是谁?

沈婉音:(泪)我是你的阿音,你的娘子。

许成安:阿音.......?(笑)不,你不是阿音,你不是.......(大喊)你不是阿音!

沈婉音:相公!!

许成安:阿音不会把我送的琴当了,阿音不会......!你是一个......嗝.......只知钱财的庸俗的女人!(哭)你不是我的阿音,我的阿音找不到了.....

沈婉音:(哽咽)我那是不得以的,我和你说了,嘉仪病了......

许成安:(痛哭大喊)你怎么能把它当了!它对我们意味着什么你知道吗!!!(喝酒)

沈婉音:我会把它赎回来的,你不要再喝了,你拿来(去抢)

许成安:别动!你,你不把我放在,放在眼里了.......你,沈婉音!瞧不起我,看不上我了是吧?

沈婉音:你喝多了,我们回去再说。

许成安:不能回去!现在说......说,(哭)你有没有对不起我?你有没有对不起我?!你说啊!!

沈婉音:你能不能不要再闹了!!!

许成安:.......(哽咽)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哭)是我对不起你,是我许成安对不起你!(自己打自己)是我没用!是我没用!是我没用!

沈婉音:(抱住)不是的,不是的!(哭)你别打了,我求求你别打了......

许成安:你怨我啊!你打我啊!我让你过这种日子!我落榜!我喝花酒!我一无是处!你打我啊!打我啊!!!

沈婉音:(哭)别再打了!.....…相公......我知道你心中愤懑(men),我知道你不甘心!我知道你有一腔抱负!我没有半点瞧不起你,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刀山火海我都陪你去!只求你别再这样伤害自己了!

许成安:(平复)刀山火海……呵呵,你怎么还是不明白啊.........我怎么受得起......西施绣娘的......这番垂爱啊.......呵呵呵呵呵呵......

许成安:阿音,我们合离吧......

 

 


 

<第七幕>

 

【音乐起入】

许成安(中年):(混响)我本是一时赌气,却没想到你真就答应了。可虽然合离了,你却不肯回娘家,起居饮食的照顾也照常一样不落,只是我爱面子,又年轻气盛,才害的你……

【转场】00:33

许成安:嗝.....今天喝的高兴!哈哈哈哈哈!

沈婉音:咳咳咳....回来了,很难受吧?快把外衫脱了。

许成安:你来干什么?出去!

沈婉音:你喝多了,我备了醒酒汤,咳咳。啊!

许成安:......(翻身欺上)

许成安:你怎么不反抗,我们可是....已经合离了.......

沈婉音:......(侧头)无妨。

许成安:......无趣。滚出去!用不着你!

【转场】01:14

许成安:陈兄客气了,区区笔墨而已,哪值得如此盛情!

【陈秀才】:许兄过谦了。诶!?对面绣坊的绣娘可是许兄的娘子啊?不如上前打个照面。@夸张

许成安:陈兄认错了,如今我已无家室,哪来的娘子啊,再说,我又怎会娶一个成日抛头露面招摇过市的绣娘,简直有辱斯文,走,我们喝酒去!

【转场】01:44

【婴儿啼哭】

沈婉音:嘉仪,啧怎么又哭了呢,好了好了啊,让娘把这些绣完啊,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孙大娘】:来,大娘抱抱~我看你这咳疾有些日子了,可曾去医馆看看?@玉焚

沈婉音:咳咳.....去过了......

【回忆闪回】02:15

沈婉音:咳咳咳,怎么样,大夫?

【大夫】:唉,夫人这是当年生产坐月时受了风寒,多年劳累加上心气郁结所致啊......这......@山谷

沈婉音:我总觉得最近没什么力气,贪睡食少.....想来定非长寿之象了,有话,咳咳,有话您就直说吧。

【大夫】:唉,我可为您开一药方,此方可保半年无虞。

沈婉音:只有,半年么.....

【大夫】:半年是保守的,回去后切莫再操劳,也不要过于动情伤怀,这样,才能保得半年寿命啊。

【闪回】03:19

沈婉音:去过了,就是着凉了而已,养养就好了。这冬天又要到了,许举人怕寒,我得给他多备着几件,还有嘉仪的,也得备着,咳咳咳咳.....

 

【踹开门 扔出衣物】03:46

(沈婉音濒死,慢慢走不着急)

许成安:滚!谁要你的糟烂衣袄!滚!

沈婉音:你!(捡起)咳咳咳,冬日将近,你再怎么恼我,你也咳咳咳,你也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

许成安:我恼你?我何时恼你了?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了!你我已经没有夫妻关系,你再这样恬不知耻黏上来,不守女德不要脸面,就别怪我把你赶出去!

沈婉音:你!咳咳!.....你怎么咳咳咳咳咳咳!

许成安:你,你怎么了?你为什么咳的这么厉害?

沈婉音:.....我咳咳咳咳咳咳!(瘫倒在地)

许成安:阿音!!(接住)...啊,你的手,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冷?!快!我们快进屋!

沈婉音:咳咳咳咳咳咳咳!

许成安:你先躺下....炉子!炉子在哪儿,不对,先找大夫!我去找大夫!

沈婉音:(虚弱)别找了,我不冷.....你过来好么,求你了......

许成安:我在这儿!阿音,(握手)我在这儿呢。

沈婉音:我想和你待在一起,我们好久好久,都没有好好说说话了.....咳咳!!

许成安:(泪)你到底怎么了,你病得这么重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听话,我去找大夫好吗?

沈婉音:没用的……我知道自己的病,恐怕......此番是最后一面了....

许成安:我不许你胡说!什么最后一面!你是在和我赌气,是在和我闹着玩的是么!我错了,我和你道歉,我错了!我错了!

沈婉音:傻瓜,我哪像你,那么爱赌气.......我何尝不知道,你都是在和我赌气......相公......咳咳咳咳!

许成安:(泪)我不气你,我只是气我自己,阿音.....你跟着我受了那么多苦,如今还把你害成这样,我早该放你走的,我怎么配得上这么好的你.....

沈婉音:(抬手)别哭,相公......我又怎么会不明白啊,(哽咽)你那么骄傲的一个人,去低头给人卖画写字,我看到的时候,心都要碎了.....

许成安:(泪)原来你早就知道了......

沈婉音:(泪)我,我不允许那个神采奕奕的许成安,变成,变成咳咳咳咳咳咳咳!

许成安:我知道,我知道,你不要再说话了好么,休息一下......

沈婉音:不行......我怕休息了,有些话,就来不及说了......相公,你总是怕亏欠我,可是我们夫妻一体,恩爱两不疑,哪有什么亏欠不亏欠的.......你明白吗

许成安:(哭)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沈婉音:......你信里曾说,要带我去看……京城的繁华……其实……只要是和你在一起,这茅草屋……我都觉得……是世界上,最美的地方......

许成安:是我糊涂......我知道你从不在乎这些,是我傻,是我蠢......

沈婉音:(笑)你还记得……我们新婚之夜,我……对你说的话么.....既然爱慕你,你的志向……从此便也是我的志向......许成安非池中物,怎可以被轻易打倒......!相公....我走之后,你切不可再,再,在荒废学业了!

许成安:你浑说什么!(抱紧)(哭)你去哪儿啊!你不能走的!你不能走!你不能走……!

沈婉音:你快答应我.......你答应我,你.....继续科考,你新婚....新婚之夜答应的......不能说话不算话.......

许成安:我答应你......我答应你......阿音.......

沈婉音:(笑)好.......(虚弱小声)我给你准备了....厚厚的....棉衣....有好多件......还有嘉仪的.....从小到大.......一直准备到她成人......(泪)我不能看着她长大了.....你帮我...帮我和她....说声,对不起.....

许成安:(泣不成声).......我会跟她说,她有一个世界上最温柔....最坚强....最美的娘亲......(抱紧)非常非常爱她的娘亲.......

沈婉音:(濒死)相公.......你.......再唤我一声.....娘子吧.......

许成安:......娘....子......

沈婉音:(含笑气绝)

许成安:.......

(情绪延续......)

木碗叠在土灶上

而我偏偏不敢想

闭眼你又莞尔笑啊

附身拾厢房

米粗茶过啊

【锄地声】12:35

【孙大娘】:许举人,你这是在作何啊?@玉焚

许成安:哦,庭院空空,想种些果树,阿音生前也总想开垦这块地.......大娘有何指教啊?

【孙大娘】:我是来给你送这个的,这是铺面的地契,还有二十两白眼,这些啊都是这几年沈娘子攒下的,临走前总念叨要给他相公做科考的盘缠,省吃俭用才省下了这些......

不撑伞的疯姨娘

一步一踱走到老屋前啊

我人却心慌张

七年后

【转场】13:37

【嘉仪】:爹!爹!外面来了一群人,穿的可奇怪了!@乌鲤

【公公】:敢问哪位是许成安啊?@怡方君

许成安:正是在下,敢问您是.....

【公公】:皇上特命奴才先行一步来恭贺许状元,未入朝堂就得皇上如此垂爱,您可是第一人啊。

天外边的人啊

依然在我心上

坟前相思长

生死两茫茫

【接亲喜乐声】

【嘉仪】:(回头)爹!您要保重身体啊!@乌鲤

许成安:(中年)(哽咽)快去吧.....去吧......

许成安:(中年)(笑).......阿音,你看到了吗?......

女儿今要嫁

披了一身装

回过头张望如你当年模样

【风吹动树叶沙沙作响】

许成安(中年):阿音!.....是你吗?!

【转场回忆】

沈婉音:(混响)相公!你快来!我要那一朵!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