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571】 普本·【悬疑】《侧写师》·诡谎·高音质·kakuMi俱乐部出品

作者:kakuMi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31748
1130
1691
814
15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3男3女
作品简介

面具下的双眼,像极了两颗冰冷的石块,也像极了等待已久的猎物。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12-25 01:31:15
更新时间2024-01-15 22:10:2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悬疑】《侧写师》·诡谎·高音质·kakuMi俱乐部出品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编辑

女,0岁

123

路人

女,0岁

龙套~

邻居

男,0岁

龙套。

徐瑶

女,0岁

龙套~

警员

女,0岁

龙套~

警官A

男,0岁

龙套~

展开



编剧:kakuMi

后期:kakuMi

美工:姜之

策划:原味锅巴

监制:李羞想、梦小白


参演音效:雨墨、六个柠檬、Elizabeth、lemon、李羞想、水墨洛歌、苏小样、老盯头、鹿时久、风烛、小楷、周游、674、映日蓝莲、大眠眠、梦小白、kakuMi

试本人员:雨墨、六个柠檬、Elizabeth、糯糯不无敌、李羞想、老盯头

特别鸣谢:林精致、韩吉拉


本子时长:约2小时30分


人物分配:

陈思远:男,35岁,酒店总经理,性格乖张。兼:邻居。

曹文:男,28岁,记者,性格阴郁。提示:台词片段式分布,词比较分散。

张建同:男,36岁,公司董事长,城府深。兼:警官A。

袁佳琪:女,34岁,张建同的妻子,不太容易信任别人。兼:路人、徐瑶。

苏梦:女,29岁,著名作家,比较敏感,有怪癖。

方筱璃:女,26岁,交际花,爱美爱钱,思想比较极端。兼:编辑、警员、警官B。


剧本音效已标注时间,卡不上可以手动拉B

本剧有些音效比较紧凑,有些地方比较慢,CV切勿走神,正常掌握的情况下都能卡上

请看清楚音效是否同入!为最佳体验,BGM调的大一点


第一章

欢迎收听由kakuMi俱乐部出品,《侧写师》·诡慌,编剧:kakuMi

我经常会描写罪犯们的内心和思想 ,那种感觉特别的微妙,也许对我来说不仅仅是行为上的表现………………更像是一种疾病,而我,也在其中被潜移默化的传染。——六个柠檬

我记得我倒在了雨水中,我急促的呼吸,在水中我闻到了铁锈的味道,这味道我再熟悉不过了,红色的血液伴随着雨水从我的脸颊流过。

闭嘴——雨墨

面具下的双眼,像极了两颗冰冷的石块,也像极了等待已久的猎物出现一样看着我

这次心理评估没过,以后有什么打算?——————李羞想

我的职业生涯,也在此落幕,终于可以做喜欢的事情了。

我靠,三个多小时了,这倒立玩儿那可真他妈牛逼!——城北热心好市民

我想你可能没搞清楚状况,知道洗钱判多少年么?我只要一说出去 …………——优优

放心,只要东西卖出去,那还不是我们说了算,等钱一到手,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雨墨

你他妈是不是骗我呢!老实说,东西呢!——kakuMi

咱俩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骗你不是自掘坟墓么!!——李羞想

这人跟我没有关系!他去哪儿了做了什么我怎么知道!别他妈烦我了!——Elizabeth

大哥,藏尸体啊!迟早会被发现的!我有十个脑袋也扛不了啊!——老盯头

你他妈说什么?那玩意儿是假的!草!这狗东西居然骗我!——风烛

你说,这两个地方会不会是一样的?或者说,是人。——李羞想

 (03:23)打雷音

苏梦:(OS) 你觉得,这次能不能将这个“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抓到?

 (03:33)咱们离真相已经很接近了。——kakuMi

苏梦:(OS) 嗯,现在只差最后一个证据。

 (03:38)撞车音

苏梦:(惊醒)啊!怎么回事!(看周)我………我睡着了么? 

 (03:54)电话音+接起音

苏梦:喂。

编辑:(电话音)沫晴大大,最近怎么样啊。

苏梦:………还是老样子呗。

编辑:(电话音)明天上午有个专访,记者会提前联系您约时间,您记得留意电话。

苏梦:嗯好,我知道了。

编辑:(电话音)哦对了,我听说您不是在筹划第四本作品嘛,您是不知道啊,现在粉丝们天天都在催,这邮件也全都是催更的消息,您看,这什么时候能交稿啊?

苏梦:我最近状态不好,也没什么灵感,再等等吧。

编辑:(电话音,叹气)这部作品虽然霸占小说销量榜三个月,但您也知道,读者的耐心也是有限的,这长期不更,流量也会慢慢减少,您看,如果可以的话就先写一版给我,先保持作品的更新嘛。

苏梦:关键是我现在确实没灵感,就算硬写我也挤不出半个字啊。

编辑:(电话音, 叹气)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先不打扰您了。

 (05:18)脚步声完入+拉门音

苏梦:(叹气) 天天催天天催,真是要命。

路人:哇!您是沫晴吗!!

苏梦:………你是?

路人:我是您的粉丝啊!

苏梦:粉丝?(笑) 你认错人了吧?

路人:怎么可能认错,前几天您还发的微博,照片那么多细节!我一眼就认出您了!

苏梦:(尴尬) 呃,你观察的还挺仔细的。

路人:那是当然,您目前最火的一部《失踪迹象》不都是注重“细节”嘛,我真是太喜欢了,哦当然,之前写的《对证》我也很喜欢,还有…………

苏梦:(打断)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路人:诶!您稍等。

 (06:16)翻书声

路人:(递出) 能不能请您在这里签个名啊,我真是太崇拜您喇!

苏梦:……可以。

 (06:25)写字音完入

苏梦:给。

路人:(看字激动)哇!谢谢谢谢!我真是太开心了!终于见到沫晴本尊了!(抬头)我能跟您合一张………………………诶?怎么走的这么快?(叹气)早知道就先合影了。

 (06:55)音乐淡出

 (07:00)脚步声+电梯门打开音

邻居:(看见打招呼)诶哟,买了这么多东西啊,来来来,我来帮你。

方筱璃:谢了吴哥。

邻居:谢啥啊,你看你这一身都湿了,出门没带伞啊?

方筱璃:额对。

邻居:咱们这里常年下雨,这伞啊,得随身带着。

方筱璃:是,主要今天出门太着急了,就给搞忘了。

邻居:嗯,那你和你对象,现在发展的怎么样啦?

方筱璃:…………还不错。

邻居:那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07:44)电梯叮一声

方筱璃:我到了,下回再聊啊吴哥。

邻居:诶好。

 (07:51)脚步声+电话音+接起入

张建同:(电话音, 气愤) 你干嘛呢!

方筱璃:你在哪儿呢?

张建同:(电话音) 我说你是不是有病?说了多少次了,有事儿找小刘,这个点儿不要打电话,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方筱璃:小刘跟我说了,他今天休假。

张建同:(电话音)那你就等一天啊!我真是服了你了………说吧,什么事儿?

方筱璃:想你了呗~~~想听听你声音不行啊~?

张建同:(电话音)好了好了,我待会给你转五万,你自己去逛逛商场,听话,明天再跟你说。 

方筱璃:这还差不多。

张建同:(电话音)好了宝贝,先挂了啊。

 (08:44)脚步声完入

袁佳琪:跟谁打电话呢?

张建同:哦,公司的一些事儿。

袁佳琪:我今天在拍卖会上,看中一条项链,(拿手机)你看看怎么样?

张建同:(看一眼) 不就是一普通的项链嘛,你要喜欢就去买,我还有事儿呢,别烦我。

袁佳琪:……哦,我刚好像听见五万,什么五万?

张建同:(心虚) 五万?我,我说过吗?哦!我想起来了,那是你听错了,我说的是五晚,安排客户住五晚。

袁佳琪:……………是么?手机给我。

张建同:老婆,你这是干嘛呀?

袁佳琪:给我。

张建同:………………好好好,给你给你!

 (09:43)衣服摩擦音

袁佳琪:(翻手机) 你这通话记录是下午的啊,刚刚的呢?

张建同:我用微信打的。

袁佳琪:哦,(看)………可你这微信也没有刚刚的啊?

张建同:不会吧?我看看,(看) 还真没有,奇了怪了,哦!可能是刚刚不小心给划掉了。

袁佳琪:……………行吧,你要这么说我也没辙。

张建同:咱俩结婚那么多年了,你还不了解我吗?夫妻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

袁佳琪:(笑)………我就随便问问,你慌什么?好了,我敷面膜去了。

 (10:34)脚步声离去音

张建同:(喃喃) 妈的,说了别打电话,就是不听。

 (10:44)电话音+接起入

陈思远:(电话音) 喂,张总,好久不见啊。

张建同:(笑) 呵呵呵,好久不见啊陈总,最近怎么样?

陈思远:(电话音) 挺好挺好,拖您的福,长期以来对我们酒店的大力支持。

张建同:诶!我那都是三瓜两枣,不值一提,哦对了,我听说你不久前又捞了一大笔啊,这可把我给馋坏喽!下次可不能吃独食了啊,呵呵呵………

陈思远:(电话音)哈哈哈,我的错我的错,下次一定第一时间跟张总汇报情况。

张建同:好了好了,说到合作啊,我还真有一件事想跟陈总好好谈谈。

陈思远:(电话音)张总您说。

张建同:这电话里不太方便,明天下午1点,“瑰丽之宴餐厅”,我想请陈总,咱俩单独吃个饭。

陈思远:(电话音)那感情好啊,这么久没联系了,可得好好喝两杯。

张建同:好,那明天下午见。

陈思远:(电话音)下午见。

 (12:13)音乐淡出

 (12:18)倒咖啡音完入

苏梦:(喝一口, 享受)啊~~~~,这第四本书,该写什么好呢?(看周围) 用我的家作为开篇,稍微艺术性的修改下,应该可以……

 (12:40)写字音同入 

苏梦:(OS)深夜,一座静谧的别墅中,灯火通明,一位年轻的女人正蜷缩在一间小小的房间里,汗水不断地从她的额头滴落,她的呼吸急促而不稳定………………

 (13:05)揉纸条声

苏梦:这写的什么破东西啊!!还“艺术来源于生活”,来源个屁!(头疼)呃!头疼死了!(拿起铁质咖啡杯闻一闻,享受)啊~~还是这熟悉的味道,可以让我慢慢放松下来。

 (13:32)电话音+接起入

苏梦:你好,哪位?

曹文:(电话音) 您好,实在非常抱歉这么晚了给您来电话,我是明天给您做专访的记者。

苏梦:专访的话,定在明天下午吧。

曹文:(电话音)那您看下午三点怎么样?

 (13:54)东西掉落音

苏梦:您那边怎么了?

曹文:(电话音, 发怒) 喂!楼上的!小心点啊!差点砸到我啊!(继续打电话) 不好意思啊,这楼上的乱丢东西,我在阳台,差点砸到我。

苏梦:人没事就好,那就明天下午三点。

曹文:(电话音)好,那就这么定了,专访内容主要就是一些关于创作的话题,方便加您一个微信吗?待会我给您发一些关于书迷提问,您可以提前做好准备。

苏梦:好。

曹文:(电话音)那明天见。

苏梦:明天见。

第二章

 (00:00)转场

 (00:06)敲门声

方筱璃:谁啊?来了。

 (00:12)开门声

方筱璃:你好,请问你找谁?

徐瑶:我能进去么?

方筱璃:你谁啊?

 (00:19)脚步声同入

方筱璃:喂!你干嘛!这是我家!咱们认识么!

徐瑶:(冷笑) 哼。

 (00:28)坐下音

徐瑶:你这破地方我还瞧不上呢…………算了,我也不跟你废话了。

 (00:38)拍桌音

徐瑶:这张卡里有100万,离开张建同,钱都是你的。

方筱璃:什么?(笑) 哟!知道的还不少啊,谁派你来的?袁佳琪那个婊子?

徐瑶:这好像跟你没关系吧?同意,现在就拿钱。

方筱璃:………那我要是不同意呢?

徐瑶:你觉得你不同意,你还能这样安稳的过下去吗?你真以为他会为了你放弃自己的家庭?

方筱璃:你又怎么知道我跟建同,不是真心相爱的?

徐瑶:(冷笑) 哼。

 (01:23)起身音

徐瑶:名声这东西对于“正常女人”来说可是非常重要的,你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离开张建同,并且离开这个城市。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将会毫不留情的把事情公之于众,你刚不是说你们是真心相爱的么?那你为他考虑考虑啊,同时也为你自己考虑考虑。

方筱璃: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做这些对你有什么好处?你拿了多少钱?我给你。

徐瑶:………给我?就怕你给不起。

方筱璃:那得看你要多少了。

 (02:12)脚步声完入

徐瑶:(靠近) 你觉得一辆公交车,它会在没到站之前就停车吗?要是真停了,这上车的人,那可真不少啊。

方筱璃: 闭嘴!

 (02:31)脚步声+衣服摩擦音同入

方筱璃:(推) 赶紧的! 滚出我家!

徐瑶:(被推)把你的脏手拿开!别碰我!

方筱璃:我的事情不需要任何人来插手,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徐瑶:可笑!你当小三不就是为了钱么,怎么?婊子现在还立上牌坊了?!

方筱璃:跟你有什么关系!

徐瑶:一天到晚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做给谁看的啊?(怒)你别推我!

方筱璃:(怒) 那你滚啊!

 (02:58)撞击倒地音

徐瑶:(后脑出血)呃呃呃呃呃!你!(疼痛喘息5 秒)呃!呼!呼!呼………………

方筱璃:(同入“你”字, 气愤)我怎么了?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的!赶紧滚出我家,听到没有!否则我就报警了……跟你说话呢!喂……!

 (03:23)衣服摩擦音同入

方筱璃:(摇晃) 喂! 你还好吗?喂!(摸到血 )这是……血?!!(拍)喂!你别吓我啊!说话啊!(试探) 没,没气了!(吓)啊!!死!死了!不!这不是我干的,不是我干的!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的!不是我!…………怎么办,现在怎么办!打电话,哦对!打电话………………!

 (04:05)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方筱璃:(稍快)你个王八蛋,现在给我关机?!(看周围,稍快)不行,不能被别人发现,我可不想坐牢。你说你!你要死死外边啊!他妈非得拉我下水!等等!下水?外边?哦对,对对对!你应该死外边,死外边……………………

 (04:34)闪回音+水花音

方筱璃:(OS) 扔在这里安全吗………算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咱们走吧。

 (04:53)音乐淡出

 (04:59)开门声+脚步声同入

陈思远:哎哟!不好意思啊张总!主要今天酒店的事儿太多了,耽搁了一会,让您久等了!

张建同:害!没事!我也是刚来,坐。

 (05:14)倒酒音同入

陈思远:但迟到就是迟到,我自罚一杯!(喝酒)

张建同:那我陪你喝一个。(喝酒)………来来来,动筷子,吃菜。

陈思远:好好好。

 (05:28)筷子音同入

陈思远:张总,到底是有什么好的项目?让您这么破费。

张建同:是这样的,我有一国外的朋友,最近手里比较那啥,所以呢,托我卖只老镯子 ,你也知道这种东西,它属于古董,可我这身边的人,除了你,确实找不到合适的人选了。

陈思远:诶!您可别这么说,您拍卖公司打交道的人,那不比我多了去了吗!

张建同:呵呵呵,跟你比,那还差得远呢。

 (06:11)放镯子音

张建同:你看看。

陈思远:(把玩)…………冒昧问一下,您打算多少钱出啊?

张建同:(比数)这个价!

陈思远:三十个还是三百个?

张建同:三千个。

陈思远: 哎哟我的乖乖呀,那您这数目可真不小啊,三千万,可是主要,主要我也不懂这种老玩意儿啊………………

 (06:42)倒酒音同入

张建同:只需要把镯子出掉就行,至于专业性的东西,你觉得是咱们考虑的吗?

陈思远:哦~~!懂懂懂,那我这边………

张建同:事成之后,(手势) 三个点。

陈思远:是这样的张总,酒店现在正处于高峰期,展厅如果现在开始整改的话…………

张建同:五个点。

陈思远:五个点啊?张总,这种事情,起码也得十五个点起步吧?

张建同:………我实话跟你说,我也这是帮朋友,总共也才挣二十个,这样,你也别十五个了,事成之后,咱倆对半。

陈思远:那…………哎呀好说好说,你放心,这到时候我会尽量多找一些,喜欢收藏这类古董的金主到场。

张建同:哈哈哈,好,来,干杯,合作愉快!

陈思远:合作愉快!

 (07:57)音乐淡出

 (08:07)门铃声

苏梦:来了,稍等一下。

 (08:13)开门音

曹文:您好,我是给您做专访的记者,我叫曹文。

苏梦:您好您好,请进。

 (08:23)脚步声+倒咖啡音

苏梦:不好意思,我家里没有茶叶,咖啡可以吗?

曹文:(接过)谢谢。(喝一口) 您准备好了吗?如果好了我们可以直接开始。

苏梦:嗯,那就开始吧。

 (08:44)摆摄像机声+滴滴声入

苏梦:大家好,我是《失踪迹象》的作者,沫晴,很高兴能够接到这次专访。

曹文:我们也很荣幸能够采访到您,那么沫晴小姐,您最新的这部《失踪迹象》,目前已经霸占了三个月的小说销量榜,能否与我们分享一下您的感慨与体会呢?

苏梦:好的,首先非常感谢读者们对《失踪迹象》的支持和喜爱,这部小说能够在销量榜上持续霸占三个月,对我来说是一种巨大的荣幸和鼓励,当然,也离不开读者们的支持,同时我也深深的意识到,作为一名作家,我有责任继续努力创作出更好的作品,给予读者们更多的思考和共鸣,继续分享精彩的故事给大家。

 (09:41)放下杯子音

曹文:那在您的作品中,有不少描述了犯罪的种种细节,读者们都觉得太过于真实,请问,这些都是您亲眼目睹的吗?

苏梦:细节方面很多都是虚构的,只是有幸见证了一些犯罪故事的经过,也是我灵感来源的其中一部分。

曹文:那您作为一位见证者,对于犯罪的行为,有什么体会吗?

苏梦:我深刻的感受到了这种恐惧和无助,同时也体会到了人性的复杂和黑暗面。

曹文:在您的作品中,是否有意识的传递某种警示或者呼吁呢?

苏梦:我希望通过我的作品向读者们传递一种信息,犯罪它并不仅仅是一种个体行为,背后往往有着社会、心理等多重因素的交织,通过揭示犯罪背后的原因和动机,引起读者对社会问题的思考,以及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探索。

曹文:好的,非常感谢您的分享,希望您能够继续创作出更多有意义的作品。

苏梦:也谢谢大家的支持……………(询问)结束了吗?

曹文:嗯,我已经关机了。

苏梦:咖啡没了,我再给你沏。

曹文:谢谢。

 (11:09)走路声+起身音

曹文:那个……其实我也是您的粉丝,您的作品我都看过,也非常喜欢您的架构和思路,但是有些地方我不是很理解,所以,想请教一下您。

苏梦:什么问题?

曹文:为什么您的第三部作品,在用词手法上,与之前的两部作品………略有些差异呢?

苏梦:差异?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曹文:(笑) 呵呵呵呵呵……不好意思,可能我没表达清楚,就是有些人也许看不出,但毕竟我是您的书迷嘛,也和您一样,比较注重细节,所以我能明显感觉到,前两部作品的用词、以及铺垫手法,和第三部不太一样。

苏梦:………………哦,毕竟写作嘛,也是需要不断学习,我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了一些文笔的艺术色彩,有差异很正常。

曹文:是这样啊,那可能是我想多了,(逐渐低沉)不过,我在看《失踪迹象》的时候,老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甚至都将自己,带入成里面的凶手了,呵呵呵呵呵,是不是很好玩儿?总之我就是觉得,这书里的杀手,好像并不是特别聪明的样子,您………是故意这么设计的吗?

苏梦:你好像对这部分挺感兴趣。

曹文:(爽朗笑) 哈哈哈哈哈!只能说您的小说,太能让我带入进去了。

苏梦:不过,我通过将凶手设计成笨拙的角色,既可以强调人性和复杂性,又可以强调多样性,不是么?即使是罪犯,也同样有着弱点和错误,以及…………

曹文:(打断) 不好意思啊沫晴小姐,现在已经关机了,咱们不讨论学术性的问题,希望可以作为朋友,我们可以正常聊聊天。

苏梦:………………我们难道不是在正常聊天么?

曹文:呃,只是我觉得我作为一位读者,对于太专业的问题,我也不太懂,只是觉得凶手,这样做的话,有点不合逻辑。

苏梦:(OS) 一个专访记者,跟我讨论逻辑性?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思维。

曹文:沫晴小姐,您方便回答我吗?

苏梦:…………………抱歉,我今天有点累了。

曹文:(尴尬)呃,不好意思,我们刚认识,这第一次聊天,我就问这么突兀的问题,非常抱歉。

苏梦:没关系。

曹文:这样,我回去编辑好专访的内容,到时候您看看,确认无误,我们再发表。

苏梦:好。

曹文:(握手)希望我以后能够跟偶像,成为真正的朋友。

苏梦:(笑) 嗯,也辛苦您大老远跑一趟,非常感谢,有什么问题,微信联系。

曹文:好,再见。

苏梦:再见。

第三章

 (00:00)转场

 (00:06)脚步声同入

陈思远:袁总、张总,这边请。

袁佳琪:你确定这镯子有人买么?别到时候把钱搭进去了,结果什么都没捞着。

张建同:放心吧老婆,这事儿我有把握。

袁佳琪:反正我管不了你那么多,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可别让我给你擦屁股。

张建同:好了知道了。

陈思远:咱们首先确定一个主题或概念,方便给整个展会统一视觉风格,既然这是个老物件,那就把展会布置的复古一些。

张建同:能搞定吗陈总?

陈思远: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00:52)坐下音

陈思远:到时候展厅的灯光、安保人员等,都会部署好,还有那些金主们的邀请函我也发了、哦对了,为了凸显咱们这次的展会更加专业,还得邀请一些业界的“文人雅士”前来鉴赏。

张建同:嗯,有道理。

袁佳琪:我想去个厕所,洗手间在哪儿?

陈思远:袁总,我带您去。

袁佳琪:好。

 (01:23)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你说你,第一次来啊?还问厕所在哪儿,不怕被怀疑啊?!

袁佳琪:知道我不是第一次来的,还有别人吗?陈总,难道,我不是你这里的VIP吗?

 (01:42)衣服摩擦音

陈思远:(搂住) 你当然是VIP了。

袁佳琪:(推脱) 哎呀你干嘛,别在这里动手动脚的………。

陈思远:又没人看见,而且,我们这么久没见了,我摸摸怎么了?

袁佳琪:(甩开)好了,适可而止,你还是想想怎么对付那王八蛋吧!

陈思远:别急啊,(深情) 佳琪,你知道么,我每天都在想……好想好想的~~~~

袁佳琪:行了!发什么春!我问你!这都多久了?你还没想好是吧?你再找不到那王八蛋背叛我的把柄,等他卖了手镯后,你就真的什么都别想了。

陈思远:(冷笑) 哼,你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

袁佳琪:你先过去,别引起怀疑。

 (02:43)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诶呀张总,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张建同:你怎么去那么久?

陈思远:刚刚保洁那边出了点事,我就处理了一下,另外,展会已经按你的要求定好了,明天下午正式开始。

张建同:那就好。

 (03:06)脚步声完入

袁佳琪:聊的怎么样了?

张建同:你上厕所,我怎么看像是洗了个澡呢?

袁佳琪:你洗澡这么快啊? 

张建同:那既然没洗澡,这衣服扣子解开做什么?

袁佳琪:………哦,你说这个啊!那厕所温度太高了!我热不行啊?诶不是,张建同你什么意思啊?

张建同:(冷笑) 呵,没什么意思。

陈思远:诶不好意思啊,可能是那边员工没设置好温度,我等下过去问问。

袁佳琪:没事。

 (03:50)陈总,外面有人找您。

陈思远:让她去我办公室,我马上过去。二位,房间都给你们准备好了,(拿出)这是房卡,我这边有点事,先过去看看。

张建同:嗯,有问题我再给你发消息。

陈思远:好。

 (04:10)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我早就猜到是你了。

方筱璃:思远,我想了很久,我还是不知道该去哪儿。

陈思远:(嗤笑) 呵,把我这里当避风港了?

方筱璃:你说呢?!

陈思远:想我了没?

方筱璃:………嗯,(深情) 思远,谢谢你为我做了那么多~~~要不是你~~我就真的完蛋了~~~

 (04:43)衣服摩擦音

陈思远:(搂住腰) 宝贝~~~我就喜欢你这股劲儿,你说的对~~不知道去哪儿~~~来我这就对了~~~(吻住)唔~~~

方筱璃:(被吻) 唔~~~(对视)谢谢你……………。

陈思远:(轻声)宝贝!我真的好爱你,(吻) 唔………………。

方筱璃:(被吻) 唔………我也是………………………~。

 (05:12)高跟鞋声完入

陈思远:(同入,深情,气息) 宝贝~~………我有多爱你知道吗~~……我…………………(可互动)

方筱璃:(同入,深情, 气息) 唔~~……………我知道~~~我都知道~~…唔…………(可互动)

 (05:45)闪回音+打火机音

陈思远:(吸一口烟) 嘶~~呼~~这烟后劲儿真大~~

方筱璃:(嫌弃) 嘁! 这烟后劲儿也没多大啊。

陈思远:行了!

方筱璃:思远………我知道,你接下来,肯定会继续帮我的对不对?

陈思远:………关键是,要看宝贝你有多爱我了。

方筱璃:我不爱你我还会来找你吗?嗯?

陈思远:所以我当然也会继续帮你的呀~~~

方筱璃:关键是,我总不能一直待在这吧?

陈思远:在没被发现之前,你在哪儿都很安全,你暂时住在酒店,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就行,记得,别让我等太久。

方筱璃:………………好。

 (06:53)音乐淡出

 (07:03)坐下音

苏梦:(OS) 身临其境的感觉,第一次有人这么评价我的作品,但他又同时提出了质疑,这人还真有意思。

 (07:20)微信音

曹文:(OS)  沫晴小姐,我刚刚发的专访视频您看了吗?如果没有问题的话,我就发表了。

 (07:32)手机键盘声同入

苏梦:(OS)很抱歉才回复您, 您发的专访视频我看了,没有任何问题,可以发表。

 (07:43)电话音+接起入

苏梦:喂你好,哪位?

 (07:49)您好,我是“立星酒店”的客户经理,我们酒店明日下午会举行一次古董展,诚挚邀请沫晴小姐到场,我们会为您提供专属的酒店VIP服务。——六个柠檬

苏梦:知道了, 如果我有时间就来。

 (08:03)如果您确认好了,请提前六小时与我联系,通过来电号码就可以联系我,好给您预留房间,这边就先不打扰您了,再见,祝您生活愉快。

苏梦:(思考)古董展?酒店搞古董展做什么?莫名其妙。

 (08:22)微信提示音

曹文:(OS) 我刚刚收到了“立星酒店”对我发出的邀请,听说是要举办古董展,找我帮忙做现场拍摄,我猜像沫晴小姐这样的大作家,肯定也收到邀请了吧,如果您能到场就最好了,又可以和您探讨创作的内容了。

苏梦:(冷笑) 哼,这人可真有意思。

 (08:50)微信提示音

曹文:(OS)我听说这次的展会可不简单呢,据说这里面有一件年份特别久的物件,并且有好几个“土大款”都会到场,沫晴小姐您说这些人,能喜欢古董吗?我实在搞不懂,他们懂欣赏吗?

苏梦:……………这人到底想表达什么?!(拿起手机) 就这么想接近我?呵,我倒要看看你想玩儿什么花样。

 (0 9:22) 您好,“立星酒店”,有什么可以帮您。

苏梦:我是沫晴,刚刚你给我打过电话,我明天会到场,帮我预留一间房,谢谢。

 (09:37)好的,马上给您预定,期待您的到来。

苏梦:(冷笑) 哼,你很快就会漏出尾巴了。

第四章

 (00:00)转场

 (00:10)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我给大家介绍一下,张总和袁总,也是今天的卖家。

张建同:(握手)你好你好。

 (00:16)你好张总,初次见面,多多关照。——674

 (00:20)袁总真漂亮啊,不知道今天的东西是不是也这么漂亮。——Elizabeth

袁佳琪:那是肯定的,不好的东西,也不会拿出来拍卖对不对。

 (00:29)那我到时候得好好瞧一瞧了,我请了专业的鉴定师,只要货保真,我一定买。——风烛

张建同:放心,东西绝对是经得起任何机构鉴定的。

陈思远:各位,今天晚上用餐结束后,我们就在展厅进行拍卖,到时候“公证人”也会到场,保证这次拍卖合法合规。

 (00:56)脚步声完入

曹文:您好陈总,我是您受邀的记者。

陈思远:哎哟,等你好久了曹记者,平时都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今天终于是有幸见到了。

曹文:哪里哪里,我就是个普通人罢了。

苏梦:请问展厅怎么走。

 (01:18)沫晴小姐是吗,往这边走,我带您过去。——lemon

苏梦: 谢谢。

曹文:那陈总,我们一会儿见,我先去看看展厅。

陈思远:好,一会儿见。

 (01:33)沫晴小姐,这边就是展厅,有什么需要叫我就行,我就先不打扰您了。

苏梦:好,谢谢。

曹文:(远处) 沫晴!

 (01:42)脚步声完入

曹文: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苏梦:(看展品)来看看这些所谓的古董,到底有什么值得吸引人的地方。

曹文:那你看出什么门道了吗?

苏梦:暂时还没有。

 (02:01)脚步三声入

曹文:(看展品)你知道吗,有时候我在想,你们作家创造的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有时候确实比现实更加离奇恐怖,你是否也有过这样的感觉呢?

苏梦:(微笑)有时候现实的阴暗面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复杂,不过……我觉得您作为资深书迷,应该对此也有独特的见解吧?

曹文:(微笑)跟你比,我还逊色多了,不过有些故事的恐怖程度,的确无法想象,有时候,真相背后的阴影,的确让人不寒而栗,也让人……无法逃避。

 (02:52)高跟鞋音

苏梦:(脚疼) 嘶~~呃~

曹文:因为要出席特殊场合,穿上自己不习惯的高跟鞋,一定很不舒服吧?

苏梦:………………………

曹文:走吧,我们去休息室坐坐。

苏梦:………行。

 (03:14)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宴席已经给各位安排好了,来,这边请。

袁佳琪:嗯~~这雅间装修的不错。

张建同:(OS)那人是……

 (03:29)高跟鞋声完入

方筱璃:(OS) 张建同?他怎么会在这?

张建同:陈总,你和几位老板先进去,我去抽根烟。

陈思远:好,等你。

 (03:45)脚步声+打火机声

张建同:(吸烟) 嘶~~呼~~~

 (03:54)高跟鞋声完入

方筱璃:呵!还真是巧啊,我问你,昨晚打你电话为什么关机?

张建同:………重要吗?

方筱璃:什么意思啊?

张建同:你在这里做什么?

方筱璃:呵!我为什么不能在这?你知不知道!昨晚我差点就死了!

张建同:那你知不知道!你在这里被她看见了!死的就是我们倆!!

方筱璃:可那又怎么样,我只在乎………你对我是怎么想的。

张建同:我现在没时间跟你扯这些。

 (04:39)拉开包音

张建同:那五万还没花完吧,我这再给你拿两万,你先出去旅游,不够再说。

方筱璃:呵!你就这么喜欢拿钱打发我?如果你要是真嫌麻烦的话………行!一千万,我就永远消失。

 (05:06)电话音同入

张建同:(看手机)我老婆打电话了,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别靠近我。

 (05:15)脚步声同入

张建同:(远处, 接电话) 喂老婆,我刚抽完,马上过来。

方筱璃:喂!张建同!(嘀咕) 你个王八蛋!

 (05:34)音乐淡出

 (05:41)坐下音

曹文:我听说酒店的厨师手艺不错,你先歇会儿,等宴席开始我们去吃饭。

苏梦:………我特别好奇,你说“真相背后的阴影让人不寒而栗,也让人无法逃避”。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曹文:哦,我也是个人认为,因为我一直觉得写作是一门很神秘的艺术,况且你的作品还那么写实,当然了,身为作家的你,对此一定有很多独特的经历吧?

苏梦:呵,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秘密武器,不过是在原有的故事上,增添了不少“艺术的气息”罢了。

曹文:但我曾听说过,有些人在过去,从事过一些特殊的职业,他们能够通过细致的观察,描绘出事件的真实面貌,甚至是那些隐藏的真相,不过,我相信你在某种程度上,也懂得这种写作手法,对吗?

苏梦:(冷笑)………………哼。

 (07:00)起身音+跺鞋音同入 

苏梦:好多了,真的非常感谢曹记者,这么关心我的事儿。

曹文:只是出于好奇。

苏梦:………其实,不瞒曹记者,我曾经,是一名侧写师。

曹文:(思考3秒)………………哦,这样啊,怪不得你能写出这么多优秀的作品。

苏梦:谢谢夸奖,不是要吃饭吗?走吧。

曹文:好。

 (07:38)脚步声完入

袁佳琪:老张,我怎么总觉得你最近不正常啊。

张建同:一天天东想西想,我看你最不正常。

曹文:(远处) 你喜欢吃什么?我去点菜。

苏梦:(远处) 吃什么你随意,帮我叫杯咖啡就好。

袁佳琪:(看)那个人……老张,你看没看见刚那个人?

张建同:谁啊?没看见。

袁佳琪:太像了。

张建同:别问了,赶紧进去吧。

 (08:15)脚步声+坐下音

张建同:不好意思啊,让大家久等了。

袁佳琪:来来来,我敬一下各位老板,祝我们合作愉快。

陈思远:合作愉快!

 (08:30)好!来!那就祝咱们,合作愉快!

张建同:(喝酒) 陈总,是吃完饭就可以拍卖了是吧?

陈思远:等各位宴席结束,咱们就可以开始了。

 (08:47)开门声+脚步声完入

方筱璃:(微笑)张总,祝你飞黄腾达,来,我敬你一杯。

张建同:(尴尬)呃,哦,好好好,来。

 (09:05)碰杯音

张建同:(喝一口酒)………。

袁佳琪:这位姑娘是…………

张建同:哦,这位是前段时间…………

陈思远:(打断) 诶!我也在这呢,你怎么不敬我啊?

方筱璃:(微笑)不好意思陈总,没看到您,来,我也敬您一杯。

 (09:26)碰杯音

陈思远:(喝一口酒) 那个,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方总,做化妆品行业的,我们一起合作过,和张总呢,也认识。

袁佳琪:哦,做化妆品的啊,我说怎么那么面生呢,不过姑娘长得确实精致。

方筱璃:谢谢,那我能不能,跟大家一起共进晚餐呢?

袁佳琪:呵,当然可以了,来方总,坐我这边。

 (10:02)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方小姐,这边出了点问题,您登记的入住信息,需要再去前台核实一下,麻烦您了。——周游

方筱璃:哦好,我知道了。

陈思远:出了问题?(看向)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去前台看看。

张建同:去吧去吧,等你。

陈思远:不用等我,你们先吃。

袁佳琪:那你快点啊。

陈思远:好。

 (10:28)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质问)这怎么回事?!怎么会出问题呢?!

 (10:35)不好意思陈总,电脑系统出了问题,我们也不知道。

陈思远:(发怒) 这好端端的怎么会出问题呢!还让客人再跑一趟?!你没看见客人在吃饭吗!你进来做什么?!谁让你进来的?!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场合!你他妈是猪吗!记录是干嘛的?出问题了不知道调记录看啊?!

 (11:01)对不起对不起,我马上就去处理这件事,对不起……

陈思远:真他妈的,连点小事儿都处理不好。

方筱璃:喂,骂我呢?

陈思远:哎呀,我那是骂的她,我怎么可能骂你呢对不对?

方筱璃:可这怎么听都像是在骂我呀。

陈思远:好了宝贝,别乱想,走,去房间里说。

 (11:27)脚步声+关门音

方筱璃:那个工作人员也是你叫的吧?

陈思远:你可真聪明,我要不提前通知的话,你能在那里做什么呢?那又不是你该待的场合。

方筱璃:呵!

陈思远:好了宝贝,听话,你就在这里,乖乖等我回来,嗯?

方筱璃:……行吧。

 (11:56)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嘀咕) 一堆破事。

 (12:05)高跟鞋声同入

袁佳琪:嗯?(看房间)你们在里面干嘛呢!

陈思远:哦,工作人员办事不周,惹我朋友不高兴了,我这边安抚了一下情绪。

 (12:17)衣服摩擦音

陈思远:(拿出)这个,你要的东西。

袁佳琪:(接过) 呵!还是你办事儿周到。

陈思远:周到归周到,这东西,你用完一定要及时还给我,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袁佳琪:(微笑)放心吧。

 (12:35)脚步声完入

张建同:你们在聊什么呢?

袁佳琪:没聊什么,我去厕所碰见了陈总,就说了一些晚上拍卖的事儿。

张建同:一天天就你事儿多!别操心了,赶紧去吧。

 (12:53)脚步声离去声

张建同:(笑) 来,抽支烟。

陈思远:哎哟张总,不好意思啊我都忘记给你发烟了。

张建同:哎呀,来来来给你点上。

陈思远:诶谢谢。

 (13:12)打火机声

陈思远:(抽烟) 嘶~~呼~~

张建同:总之,谢了啊兄弟,刚刚要不是你帮我解围,我就难说了,你可真是我的好哥们!

陈思远:应该的。走吧,都在等着我们呢。

张建同:好,走吧。

 (13:31)脚步声+坐下音

陈思远:不好意思啊,让各位久等了。

张建同:久等了久等了。

 (13:42)呵呵呵,来来来,张总,喝 !!

张建同:喝!(喝一口酒)

 (13:52)您好打扰一下,这是咱们的最后一道菜,此菜名为“绿水青山”,象征着大自然的宝藏和财富,也祝各位老板八方来财!

陈思远:(尴尬口误)都愣着啊,别动筷子,哦哈哈哈………不好意思啊,都动筷子别愣着了,吃。

 (14:13)音乐淡出

 (14:19)大家好!我是本场拍卖会的拍卖公证员,我的职责是对本次拍卖的竞价过程进行公证,以保证拍卖的公正、透明及合法性,让我们共同见证这场拍卖的成功!——小楷

 (14:42)脚步声完入

张建同:(小混响)各位尊贵的来宾,今天我们有幸为大家呈现一件珍贵的物品,这是一件历经岁月的洗礼,承载着无数故事的手镯!请大家把目光移到“主展台”。

 (15:03)鼓掌音同入

张建同:(小混响,中速)这只手镯,价值不仅仅在于它的材质和工艺,该物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一千多年前,经历了无数代人的传承!

 (15:22)直接报价吧!多少钱!!

袁佳琪:你说这个价格,这里有人买的起吗?

陈思远:放心吧,那几位金主的实力不用说。

张建同:(小混响)现在已经有人迫不及待的将这件宝物带回家了,那么,谁将是这件手镯的幸运拥有者呢?起拍价!三千万!开始竞拍!

 (15:50)我出四千万!

张建同:(小混响)好!四千万!吴总出价四千万!有没有更高的!

陈思远:呵,这不来了么?

袁佳琪:哎呀~冤大头可真多。

 (16:05)我愿意出四千五百万!!——Elizabeth

张建同:(小混响)刘总出价四千五百万!还有人愿意出更高的吗!

袁佳琪:这些老板都在抢啊。

陈思远:主要是我们酒陪高兴了,呵呵呵……

 (16:21)老板,东西我白天仔细看了,是真货。——kakuMi

 (16:25)好,不耽搁大家时间了,我愿意出六千万!——风烛

张建同:(小混响)高总大气!他愿意出价六千万!还有更高的价吗!

袁佳琪:我靠,还真有傻子愿意出这么多钱。

陈思远:比咱们预想的多了一倍,应该差不多了。

 (16:49)脚步声完入

张建同:(小混响)六千万一次!六千万两次!六千万三次!!!

 (17:00)敲锤音

张建同:(小混响)成交!恭喜高总!喜得珍宝!

 (17:07)钱已经给你刷过去了,东西我可以拿走了吧。

张建同:没问题,高总能得此珍宝,今后事业更加顺风顺水,年年发大财啊!哈哈哈哈…………

 (17:21)我宣布本次拍卖顺利结束,经过公证程序,竞拍者“高成”以六千万的价格成功竞得此手镯。在此呢,我代表拍卖公证员团队向竞拍者“高成”表示祝贺!!

张建同:谢谢!谢谢大家!

陈思远:恭喜了张总,别忘了我的蛋糕。

张建同:放心放心,等钱到账,蛋糕绝对少不了你的!

陈思远:哈哈哈!好,那明天见。

张建同:明天见。

 (18:00)音乐淡出

 (18:07)我去,这镯子,刚才都好好的,怎么现在有点不一样了!——kakuMi

 (18:12)我们就泡了个温泉,就不一样了?你再帮我看看!——风烛

 (18:18)我靠!这不对啊,这不是刚才那个!这是假的!

张建同:(音效完直接入)老婆,这钱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没到账啊。

袁佳琪:这么大的金额,也许还要再等等吧。

 (18:35)敲门声同入

张建同:谁啊?!来了来了!

 (18:40)开门声

张建同:哎哟,高总,还没休息呢?

 (18:45)我休你大爷!你他妈耍老子呢!给老子一个赝品是吗!

张建同:赝品?不是,高总,您就别开玩笑了,拍卖的时候您不是鉴定过么?

 (18:57)老子泡个温泉回来就变样了,你这还不是假的?!你,你赶紧把钱退给我!

张建同:什么?!退钱?锤子都敲了你让我退钱给你?咱这个拍卖可是具有法律效应的,你可不能乱来啊!这再说了,你这钱我到现在都还没收到呢!我还想找你说道说道呢!

 (19:22)没收到?你吹牛逼!

张建同:那钱呢!钱呢!飞了?

袁佳琪:行了!这镯子给你的时候可是真的,没准是被谁掉包了呢?你还是多看看自己身边,有没有贼吧!

 (19:43)哼,玩儿把戏是吧!老子马上去报警!把你们这两个骗子抓起来!走着瞧!

张建同:(思考, 慢速这他妈不对劲啊……都这么久了应该到了啊…………不行,我给银行打个电话问问………太奇怪了。

 (20:17)您好,盛瑞银行,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大眠眠

张建同:看看我的账户,刚刚有没有六千万转入?

 (20:26)这边需要您输入一下身份信息,以便核实您的身份。

张建同:(边输入边抱怨) 妈的,真他妈邪门儿了!我就不信它还长翅膀飞了!

 (20:38)音乐声同入

张建同:谁他妈在楼道放歌,吵死了!老婆,把门关上!

袁佳琪:知道了。

张建同:(大吼) 知道了快点儿啊!干嘛呢!

袁佳琪:你吼什么吼!又不是我得罪了你!

张建同:快关上!烦死了!

 (21:00)关门音

张建同:………喂,您这边查到了吗?

 (21:06)很抱歉让您久等了,这边查询到您的账户,今天并没有资金转入记录。

张建同:什么?!没有?!

 (21:16)手机砸玻璃音

张建同:草!那他妈我钱呢!钱呢!我草!

袁佳琪:你别慌,咱们找去找他问问不就行了!

张建同:关键是这刷的是我的POS机啊!为什么没到账?!

袁佳琪:哎呀走走走!去问一问!

 (21:33)跑步声+敲门声同入

张建同:喂!高成!开门!

袁佳琪:是不是不在啊,打个电话!

张建同:对对对,打电话。

 (21:43)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张建同: 什么!不在服务区!

袁佳琪:这不可能啊!

张建同:这狗东西不会是骗子吧!现在跑路了!哦对,陈思远!去找陈思远!

袁佳琪:等一下,你看那边,那不是那个鉴定师吗!

张建同:鉴定师?

 (22:06)喂,你他妈是不是骗我呢!老实说,东西呢!——kakuMi

张建同:你明明鉴定过,你自己说我的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还有!你们高总呢!他人呢!

 (22:22)拍卖的时候肯定是真的,至于高总,我他妈也找了好久,到处都找了,没人呢!妈的不会出事儿了吧,得赶紧去报警啊!

张建同:老婆你陪他去报警!看着他!

袁佳琪:行。

 (22:39)闪回音+跑步声完入

张建同:陈思远!你给我说清楚。

陈思远:(抬头,呆)…… 肿么了?

张建同:你他妈装什么傻!那笔钱老子没见着!到现在都没收到!

陈思远:不会吧张总?你跟我开玩笑呢?我一会儿还有会呢,赶时间。

张建同:哼!我他妈没心思跟你开玩笑!你说,你到底是不是骗我了?啊?!

陈思远:张总,咱俩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骗你不是自掘坟墓么?!

张建同:我知道你嫌钱少,但你也不能这么搞对吧?你至于这么………………

陈思远:(打断)张总!这凡事都得讲证据,你这么凭空捏造,你觉得合适么?总之,事情我也给你办了,那笔钱,你怎么都得给我。

张建同:老子都没拿到钱!你他妈想什么呢!

陈思远:那如果你不给的话,咱们就走着瞧呗。

张建同:你能把我怎么样!

陈思远:呵!

 (23:44)音乐淡出

 (22:49)电话音同入

苏梦:(苏醒)呃!怎么回事?我的头,怎么那么疼!(看向手机)电话?

 (24:01)您好沫晴女士,非常抱歉打扰您,请问您对本次入住还满意吗?是否考虑延长入住时间呢?

苏梦:不需要了谢谢。

 (24:13)脚步声+打火机音

张建同:(吸一口烟)无论如何,一定要找到那王八蛋,哦对了,那个鉴定师怎么样?

袁佳琪:人家也是个替老板打工的,没必要为难人家。

曹文:(远处) 沫晴小姐,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苏梦:(远处) 不用了谢谢。

曹文:(远处) 明天我休假,能约你喝个下午茶吗?

苏梦:(远处) 那就,明天下午两点。

曹文:(远处) 好,明天见。

 (24:48)手机拍摄音

张建同:你在拍谁呢?

袁佳琪:你自己看,就是我说的那个人,像不像?

张建同:(看) 嗯,确实挺像的,但我现在没时间管这个了。

袁佳琪:(OS)不行,我一定要搞清楚这件事。

 (25:10)场景淡出

 (25:17)坐下音

方筱璃:思远,你说,我们的事情,真的不会被发现吗?

陈思远:放心吧,我就算豁出去,也会保住你的。

方筱璃:谢谢你愿意一直这么陪着我。

陈思远:(叹气, 失落) ………你说,这笔钱本该就属于我,现在那王八蛋却…………(哽咽) 筱璃,我好难啊。

 (25:50)衣服摩擦音

方筱璃:(抱住)好了,没事的。

陈思远:(哽咽) 你知道吗?我本来打算拿这笔钱进行投资,那可是稳赚不赔的,眼下马上就要投钱了,这可怎么办啊!

方筱璃:你自己就没有一点存款吗?

陈思远:(哽咽)之前是有,但我肯定要为了我们的将来做打算对不对?所以我前段时间,就在国外买了一栋海景别墅,本来是打算给你个惊喜的。

方筱璃:你………你给我买的?

陈思远:对,也是属于我们的家。

方筱璃: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陈思远:………因为,我爱你。

方筱璃:………………

 (26:44)起身音

方筱璃:告诉我,你需要多少钱?

陈思远:………五百万。

方筱璃:这么多钱,你是认真的吗?

陈思远:但之后我们可以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光一年的分红就够我们吃好几年了,宝贝,我没办法向其他人借钱,但你是我唯一的希望。

方筱璃:可这是五百万啊,我哪儿来的那么多钱。

陈思远:(叹气) 那我只能想别的办法,看能不能去借,但也不知道身边的那些朋友,能不能靠得住。

 (27:29)拉链音同入

方筱璃:(叹气) 算了,我相信你,(递出卡) 给。

陈思远:什么?宝贝?你………………

方筱璃:好了,只要你没事,我什么都愿意为你做,但这里面只有一百多万,剩下的,你得自己想办法了。

陈思远:好好好,剩下的我再想想办法!宝贝,你太好了!

 (28:01)衣服摩擦音

方筱璃:(被扑倒)哎呀,行了。

陈思远:(吻住) 唔………………!

方筱璃:(被吻) 唔……………………!

陈思远:………宝贝,我爱你。

方筱璃:………我也爱你。

 (28:21)音乐淡出

 (28:30)鼠标点击音同入

袁佳琪:(OS)怎么可能会这样,这绝对不是巧合,三年前……“文滨大道”。

 (28:41)这是一条令人痛心的消息,就在今天下午,文滨大道发生了一场重大的车祸,一辆货车在行驶过程中与一辆小型轿车相撞,最终导致两辆车冲下高架。—— 六个柠檬

袁佳琪:(OS, 思考) 的确是这样的没错啊,这到底怎么回事,(看) 还有警方的采访?

 (29:04)这次的车祸事件,已经确认是一场意外交通事故,两名司机以及一名乘客,都死于本次车祸,我们也是非常的惋惜,在此呼吁广大的群众朋友,一定要注意交通安全。——映日蓝莲

袁佳琪:(OS, 思考) 这的确是现场,而且已经确认死亡了没错啊,那么像,难道她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她也入住了酒店……………

第五章

 (00:00)转场

  (00:06)您好,这是二位的咖啡。——lemon

曹文:谢谢。

苏梦:能不能把杯子给我换成铁的?

 (00:15)铁杯子?哦好,我去给您换。

苏梦:麻烦了。

曹文:沫晴小姐,你对新作品的大纲,是否已经有头绪了?

苏梦:目前只是有这个打算,但暂时还没有想好写什么题材。

曹文:………………其实,我倒有个比较好的题材,你应该会很感兴趣。

苏梦:我会很感兴趣?

 (00:48)您好,这是您的咖啡。

苏梦:谢谢。(喝一口)什么题材?

曹文:一家酒店。

苏梦:………酒店?

曹文:消失的手镯,以及………消失的富商。

苏梦:…………难道昨天的酒店,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曹文:哦,倒是没什么,就是问问你,这样的题材够不够吸引人?

苏梦:吸不吸引人,那也得看这个故事,(微笑)有多么扑朔迷离。

曹文:你不是一直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吗,我相信,早期身为侧写师的你,对于细节观察,一定有独到之处。

苏梦:(冷笑) 呵。

 (01:41)搅铁杯子音同入

曹文:(微笑)铁杯子喝咖啡,之前在你家也是,我确实没见过。

苏梦:一种习惯而已,你觉得很奇怪么?

曹文:那倒没有。

苏梦:还是跟我讲讲这个题材吧,嗯?

 (02:02)纸条音完入

曹文:这是他们的联系方式,要不,你亲自去拜访拜访?

 (02:12)拿纸条音

苏梦:(微笑) 呵呵………(边看边说)一位记者,却有着敏锐的观察,我该说是侦查能力,还是………(凝视)反侦察能力呢?

曹文:呃……呵呵!你说笑了,作为你忠实的读者,很多东西都是在你书中学习的一些………… 

苏梦:(打断)我可从没在书里写过反侦察。

曹文:(尴尬笑)呵呵呵………

苏梦:还有,为什么你知道这些人的联系方式呢?难道,你也牵扯在了其中?

曹文:哦不不不,我并不是参与其中,只是作为一名记者,我也跟你一样,喜欢探索真相。

 (03:02)轻轻敲笔音同入 

苏梦:(边玩笔边说) 呵呵,那你为什么不告诉警方呢?却让我去探索真相?我想这不仅仅………是告诉我题材这么简单吧?

曹文:你不是一直没有灵感嘛,所以…………

苏梦:(打断) 我从头到尾就好像没跟你说过这些吧?你是出版社的?嗯?

曹文:呵,我只是猜测。

 (03:36)起身音

苏梦:从你给我信息到现在,你的“左脚”就一直在晃动,平时不这样吧?这是你思考时的“下意识”动作吗?

曹文:………………噗哈哈哈哈哈!不愧是写推理小说的作家,你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我一贯的思考方式,但这里是公共场合,声音太大怕影响到别人,至于信息,我确实是作为一名“忠实的读者”给你提供题材,我想,你可能太敏感了。

苏梦:…………嗯,也许吧。

曹文:正常,大多数作家都比较敏感,那咱们今天就到这里,期待沫晴小姐的新作品。

苏梦:………好,再见。

 (04:43)音乐淡出——提示:五年前

 (04:53)摔杯子音

陈思远:(OS) 这狗东西欺人太甚,他手里有咱们的证据!说不定很快就会报警。

方筱璃:(OS) 放心吧,我会让他永远消失。

 (05:09)脚步声完入——提示:现实

陈思远:怎么了?还在担心那个女人?

方筱璃:(叹气)只是想到了以前的事情,思远,你说,我做了这么多坏事,要是真有一天,我进去了……

陈思远:(打断)五年前都没事,现在也不可能会有事。

方筱璃:………希望是这样吧。

陈思远:你要相信我,我们一定能瞒天过海。

方筱璃:………嗯。 

 (05:44)电话音+接起音

陈思远:喂。

苏梦:(电话音) 您好,我是沫晴,是个作家,你们酒店前天邀请过我的。

陈思远:哦哦哦,是沫晴小姐啊,您有什么事吗?

苏梦:(电话音) 我对这次酒店的事件非常感兴趣,想在其中提取一些写作灵感,方便和您交流一下吗?

陈思远:(思考) 嗯~~…………能为沫晴小姐提供写作灵感,这是我们酒店的荣幸!那您什么时候有时间呢?

苏梦:(电话音)现在。

陈思远:那好,我在酒店等您,一会儿见。

 (06:33)起身音

方筱璃:沫晴?这人我知道,她的小说好像还卖的挺火的。

陈思远:也许,她能帮咱们。

方筱璃:不是吧,一个写小说的,能帮我们什么?

陈思远:这人可不一般,目前就写过三本书,而且都是推理小说,我猜这个人的脑子,或许值得我们一用,但不能让她察觉到咱们的问题,她不过就是想找写作灵感而已,到时候问我们什么,我们就答什么,看她是怎么分析的。

方筱璃:见招拆招是吧?呵!懂了,走吧。

陈思远:嗯。

 (07:21)音乐淡出

 (07:29)坐下音+打火机音

张建同:(吸一口烟) 你说,这钱到底去哪儿了呢?我明明看见他刷了POS机,怎么会不见了?难道还真长了翅膀飞了?

袁佳琪:会不会是机器有问题?

张建同:(冷笑) 呵,我看你最有问题。

袁佳琪:我?………不是,你什么意思?

张建同:什么意思?意思就是你别装了,说说吧,手镯在哪里。

袁佳琪:什么手镯?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08:08)起身音

张建同:我明明看见“陈思远”那王八蛋给了你一样东西,像是一张卡片的东西。

袁佳琪:你说那张卡?呵!那只是一张普通的银行卡,我们商务上的合作而已。

张建同:商务上的合作?我怎么不知道你们最近有合作?

袁佳琪:你一天天就知道瞎忙,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

张建同:………呵,不过我知道的事情还真不少,(笑了笑)呵呵呵,我如果猜的没错,那张卡,是房卡吧?

袁佳琪:什么房卡?

张建同:当然是“高成”房间的房卡。

袁佳琪:………………………………

张建同:我知道这手镯对你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但是眼前咱们的公司非常需要这笔钱,我和你是夫妻,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我捅一刀子,你觉得合适么?

袁佳琪:你有病吧!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房卡!我说了,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银行卡而已!!

张建同:………………呵,算了,别紧张,相比手镯,我还是比较关心钱,(思考) 哎呀,这钱到底哪儿去了,还有这人,又他妈到哪儿去了………………

 (09:35)音乐淡出

 (09:44)倒咖啡音同入

陈思远:那晚发生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钱没了,手镯不见了,这人也丢了。

苏梦:(思考)一个晚上就发生这么多事情。

陈思远:您觉得谁最有可能在里面捣鬼?

苏梦:我觉得?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一口喝掉咖啡)…………嫌疑最大的人,就只有您了。

陈思远:怎么可能是我!虽然这些矛头都指向我,但我完全没有动机啊,我又不缺钱,没必要做这些对吧!

苏梦:您缺不缺钱,我其实不在乎,我只是来提取灵感的,哦对了,那位张总和方小姐是什么关系,方小姐您方便说一下吗?

方筱璃:我们只是商业合作的伙伴。

苏梦:哦,这样啊,(看杯子) 不好意思,能给我续一杯咖啡么?

方筱璃:我去拿,稍等。

 (11:00)脚步声+倒水音同入

苏梦:谢谢。方小姐,您是做什么行业的?

方筱璃:(尴尬)呃,化妆品行业。

苏梦:(微笑)也难怪皮肤保养的这么好,但我注意到您的手上有一些茧,是因为经常从事某些活动导致的吗?很辛苦吧?

方筱璃:(尴尬)呃,有些时候的确忙不过来,就自己搬东西了,是挺………

苏梦:(打断)但您看起来不像是生意人。

方筱璃:不像?哪,哪里不像了?

 (11:41)打雷音

苏梦:能用左手把装满水的大水壶,拿的这么稳,普通女人,可做不到这一点。

方筱璃:什么?

陈思远:哈哈哈!不愧是大作家啊!观察的这么细节!长期这么辛苦下来,她早就习惯了,对吧筱璃?

方筱璃:呃对,可能长期都这么劳动,不知不觉就养成了习惯,连我自己都没发现,(尴笑) 呃呵呵呵………………。

苏梦:陈总,我能不能看看现场?

陈思远:看现场?可是现在房间都被警方给封锁了。

苏梦:我记得“富商”住的是“高级套房”,有一样的房间吗?

陈思远:有,十二楼和十三楼的套房 都是一样的,走吧,我带你去。

 (12:41)闪回音+脚步声+开门音入

陈思远:那个富商就在隔壁的1304房。

苏梦:(看房间, 思考)十三楼,这不应该啊,(询问) 你确定那个富豪的房间和这房间是一样的?

陈思远:绝对一模一样的。

苏梦:(看)这房间还有音响。

方筱璃:音响有什么问题吗?

陈思远:这是套房独有的,为的是满足这些客人的娱乐体验。

苏梦:我能试试吗?

陈思远:可以,请。

 (13:21)脚步声+音乐声同入

方筱璃:这音响,能给你提供什么灵感?

苏梦:我只是比较好奇。它的声音还蛮大的,就不怕吵到周围的客人吗?

陈思远:放心,酒店做过房间隔音的,只要关上门,就算里面唱卡拉OK,外面根本听不见,来,我帮您关了。

苏梦:别!先别关,麻烦帮我把音乐声调大一点。

陈思远:调大一些?哦,好。

 (13:59)坐下音

苏梦:(闭上眼听歌,自言自语) 没有离开酒店、房间、走廊、搬运、消失、音乐……………

 (14:13)唔唔唔!你们这是绑架!放开我。——kakuMi

苏梦:(自言自语)这样一定会留下挣扎的痕迹,如果是先让其晕眩………

 (14:29)喂!谁把我关在这里了!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苏梦:(自言自语) 那一定会存在呐喊声………音乐,隔音………

 (14:45)起身音

苏梦:好了,谢谢,我能不能看看监控呢?

陈思远:看监控的话,这个恐怕有点困难。

苏梦:如果房间是一样的,那么以目前这个楼层,是根本无法做到“悄无声息”的把人转移,所以必定会经过走廊,我只是看这个楼层的,能不能行个方便?

陈思远:抱歉,这涉及到客人隐私,任何地方的监控,酒店都不允许向外人泄露的。

苏梦:那我能去1205看看吗?

陈思远:可以。

(15:25)闪回音+脚步声+开门音入

苏梦:这房间怎么明显大了许多?

陈思远:没有吧?都是一样的。

苏梦:(冷笑) 呵!(指着)这个地方宽了一米左右吧,本该多出的“墙”去哪儿了?或者说除了十三楼,其他楼层都是一样的,那楼上消失的空间,却变成了墙,这墙里,是什么?

陈思远:这是酒店的设计思路,我对这个也不是很了解。

苏梦:陈经理,你还是说实话吧。

陈思远:我………。

方筱璃:思远,要不咱们走吧,别跟她说了。

 (16:13)脚步声完入

苏梦:刚才那个房间是1305,富豪的房间是1304,这两个房间中间就是电井,而从电井侧面多出的墙壁,其实,是一个空间吧?

方筱璃:你说的头头是道的,那像你这么说,人是怎么进去的?

苏梦:现在技术这么发达,在监控上做假,只维持半个小时的话,这时间已经完全足够了,毕竟大晚上的,走廊上本来就没什么人,我想做到这一点,应该不难吧?

 (16:58)脚步声同入

陈思远:(鼓掌) 厉害厉害厉害!不愧是写推理小说的大作家!

方筱璃:所以呢?你是说人藏在里面?可那么大动静不会被人发现吗?

苏梦:他自己不是说唱卡拉OK都没人听见么?电井和房间的墙,可是同一面,所以他怎么呼喊几乎没人听的见,而且我猜,绑架发生的时候,楼道的音乐声应该很大吧?所以这件事情,你们……肯定脱不了干系。

陈思远:………呵!

 (17:41)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对峙) 沫晴小姐,所以仅凭这些,你就认定我们是凶手?这不合理吧?

方筱璃:你不过是个写书的,我劝你不要干涉太多,当心待会下楼的时候,崴脚。

苏梦:……………(笑) 呵呵呵,你们想多了,这只是一个写作灵感而已,即使我报警,将所有想法告诉警方,他们也不一定会信我的,对不对?而真正的凶手一定会趁这个时间去转移线索。好了,我说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只是构想而已。

 (18:31)拉链音

陈思远:虽然是构想,但毕竟牵扯到酒店的声誉,而且这也不是什么有趣的故事,我猜沫晴小姐,一定不会感兴趣的对吧?(递钱) 来,这是酒店的一点小意思。

苏梦:这我可受不起。不过她说的对,我只是个作家,无权干涉任何人的行动,当然,我也不想涉及任何刑事案件,今天非常感谢你们,让我有了新的灵感,但我也很想知道,接下来的故事是怎么发展的,如果有了新的进展,还请告诉我,(微笑)告辞。

 (19:18)脚步声离去

方筱璃:思远,这人到底是谁啊,她真的是作家吗?分析的几乎一样,就好像,好像她能看透我们一样,我总觉得她像是在暗示我们什么,可能她早就知道我们的秘密了!

陈思远:必须保持冷静,她只是一个作家而已。

方筱璃:可是你说她能帮我们,她也什么都没说啊!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陈思远:不,她已经告诉我们了。

方筱璃:告诉我们了?告诉我们什么了?!现在主要是!主要是之后她报警怎么办?我们不能让她破坏咱们的计划,实在不行,那就………那就…………

陈思远:那就什么?

方筱璃:弄死她。

第六章

 (00:00)音乐淡出

 (00:05)脚步声+门铃声

袁佳琪:谁啊?稍等!

 (00:14)开门声

曹文:你好。

袁佳琪:你是?

曹文:我们见过面的。

袁佳琪:………………哦~~我想起来了,那天在酒店的记者,曹记者是吧?

曹文:对。

袁佳琪:你有什么事吗?

曹文:关于一些酒店的事情,方便进去聊聊吗?

袁佳琪:哦,方便,进来吧。

 (00:38)脚步声+坐下音

曹文:是关于“袁佳欣”的事。

袁佳琪:什么!袁佳欣?你是怎么知道“袁佳欣”的?

曹文:因为当年,我就是报导那场车祸的记者。

袁佳琪:你报导了那场车祸?可是,可是都过去这么久了,你到底想说什么呢?

曹文:你真觉得你妹妹的死,以及那场车祸,都是意外吗?

袁佳琪:难道不是吗?……… 那照你的意思,你对那场事故,还知道什么?

曹文:但我能明确一点,这次酒店的事故,这些相关人员里面,就有当年参与车祸的人。

袁佳琪:呵!呵哈哈哈哈,我说你没搞错吧?三年前的一场意外事故,跟这次消失的人有关系?你别扯了,咱们只是萍水相逢,你觉得我会信?

曹文:那个手镯,对你来说一定很重要吧?

袁佳琪:什么…………?曹记者,你到底想说什么?

曹文:只是这场事故的凶手,很有可能就是杀害你妹妹的人。 

袁佳琪:…………这么说,你已经知道是谁了?

曹文:我不确定,但我需要你的帮助。

袁佳琪:………………行。

 (02:25)音乐淡出

 (02:34)打火机声

张建同:(抽一口烟) 接二连三发生了这么多事,还有那几个人,确实不对劲。

 (02:49)邮件声

张建同:(看电脑)这邮件怎么没名字,(念)那个女人,她都发现了。(思考) 发现了?怎么会发现呢?

 (03:07)张总,外面有位叫“沫晴”的人找您。——梦小白

张建同:(冷笑) 呵!让她进来吧。

 (03:14)倒茶音完入

张建同:(抬头) 哟,沫晴大作家,这跟我想象的还真不一样,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苏梦:看您这么精神抖擞,不像是丢了钱的人。

张建同:(有点生气)………………您要是这么聊天的话,那我可要请你出去了。

苏梦:开个玩笑而已,我可不是来找茬的,您也知道,我是个作家,只是最近灵感缺失,就想着通过一些事情,为我的作品增添一些有趣的元素。

张建同:我只是个商人,能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呢?

苏梦:您不想知道钱去哪儿了吗?

张建同:这么说,你知道?

苏梦:我当然不知道,但我说不定能帮你。

张建同:哦?帮我?你要是真能找到这笔钱,我给你百分之二十。

苏梦:我不要酬劳,我只需要知道这里面的细节。

张建同:细节?没问题啊,你想知道什么细节我都可以告诉你。

苏梦:我要当晚你视角里发生的所有事情,把你能想到的都告诉我。

张建同:所有事情?

苏梦:对,哪怕喝一杯水都不能放过。

张建同:………………(大笑) 哈哈哈哈哈!有意思,那我倒要看看著名大作家,是怎么找到这笔钱的,稍等,我给你倒杯茶,咱们慢慢聊。

苏梦:有咖啡就更好了,(指着) 那个铁杯子不错。

张建同:…………真有趣味,稍等。

 (05:19)音乐淡出

 (05:28)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等清洁工走了咱们就把音乐打开。

方筱璃:可是咱们该转移到什么地方?

陈思远:哪儿都行,如果那人报警的话,要不了多久很快就查到我们头上了。

方筱璃:所以我们当时怎么不做了她!

陈思远:那是酒店,做了她咱们逃得掉吗!放心吧,她既然知道咱们的事儿,等这边处理好了,我无论如何都会让她消失。

方筱璃:嗯,时间差不多了。

陈思远:好。

 (06:09)键盘声完入

陈思远:监控搞定,走吧,

方筱璃:不开音乐了吗?

陈思远:还开什么音乐,这层已经没人敢住了。

 (06:22)脚步声+开门声

陈思远:你在我身后,要是他挣脱反抗,就再给他一棒子。

方筱璃:知道了。

 (06:36)开门声

陈思远:(惊讶) 这!我草!!

方筱璃:(惊讶)这怎么可能!

陈思远:他妈的人呢?!人怎么不见了!

方筱璃:对啊!人呢!

陈思远:把门关上,先走。

 (06:51)闪回音+跑步声完入

方筱璃:思远,你说他不会自己跑了吧!

陈思远:怎么可能!那门只能从外面开啊!

方筱璃:肯定有人先我们一步!可知道这件事的,除了我们,只有那作家!

陈思远:这……不对,不对不对,如果她报警了,她没必要做这些啊!警察自己就来了!现在反而她还把人偷偷弄走了,这是为什么?

方筱璃:她也想捞一笔?

陈思远:(烦躁) 哎呀妈的!这他妈的都是什么事儿啊!

 (07:32)今天下午,位于“东江大桥”附近海域,一名“潜水员”在进行水下活动时,意外发现了一具沉入海底的女性尸体,经警方确认,死者名叫徐瑶,并且死者头部检测出撞击痕迹,目前警方判定为谋杀,并展开了详细的侦查工作,我们将持续为您报道。——水墨洛歌

方筱璃:( 同入上面“女性”两字) 这,这怎么可能!潜水员?徐瑶?思远!现在该怎么办!你不是说不会有人发现的吗!

陈思远:这我也没想到啊!当时抛的那么远!这种巧合我怎么预判!谁他妈知道会有“潜水员”!而且偏偏就到了那个地方!

方筱璃:可是那个“富商”莫名其妙就不见了!现在又出了这事,你说怎么办!

陈思远:都已经查出是谋杀了,只要警方根据死亡时间,还有她当天的行动轨迹,迟早会查到你头上,你跑不掉的。

方筱璃:思远,我那么爱你,你不会丢下我不管的对不对?我要是真进去了,你也逃不掉!

陈思远:我知道我知道!!!你让我想想……………这样!你赶紧订机票,先出去躲躲。

方筱璃:那你呢?

陈思远:我们到时候在机场见,我现在必须想办法把钱的事情解决。

方筱璃:哦对,还有我的那笔钱,那可是我所有的积蓄。

陈思远:好了,赶紧买票。

方筱璃:好,买票………

第七章

 (00:00)转场

 (00:08)打雷音

苏梦:(OS) 证据已经够了,只要交到警方手中,你就逃不掉了。

 (00:18)对不起,你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

苏梦:(OS) 空号?怎么回事?它注销了号码?可这没道理啊。

 (00:36)敲打音

苏梦:(OS,疼痛)呃………!

 (00:38)敲打音

苏梦:(OS,疼痛)呃啊!!

 (00:43)闭嘴。

苏梦:(OS, 疼痛呼吸) 呼……呼…………

 (00:51)打雷音

苏梦:(关OS,惊醒) 你给我站住!!(气声)呼……呼……梦?怎么是这个梦?我不是已经写完了么?哦对,第四本,我得赶紧把开头写了。

 (01:20)衣服摩擦音

苏梦:(喝一口咖啡,享受)嗯~~~(笑) 呵呵,果然这个味道可以让我大脑冷静下来(OS, 思考)嗯~~开头怎么写好呢?如果说酒店的故事是一场“阴谋”,那这个故事,应该可以从“阴谋”这个词展开。

 (01:50)写字音同入

苏梦:(OS)这是一家位于繁华都市的“五星级酒店”,就在今晚举行了一场珍贵的古董拍卖,现场充满了热闹和兴奋,因为拍卖的焦点是一枚镶嵌着“彩色宝石”的手镯。然而,就在当天夜晚,一场突如其来的事件打破了整个酒店的氛围,手镯突然消失,而购买它的富商也离奇失踪,本该收到的拍卖款,也不知去向……………

 (02:31)搅铁杯子音

苏梦:(OS)接下来故事会是什么样的发展呢?哦对,警方迅速的展开了调查,但线索似乎寥寥无几,谁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将“手镯”偷走呢?还有富商的失踪,会不会是所谓的烟雾弹?(关OS,冷笑) 哼,大记者,你跑不掉了。

 (03:02)脚步声完入 

方筱璃:(接电话) 反正我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听好了,要我不再纠缠你也可以,一千万。

张建同:(电话音) 我他妈还需要一千万呢!我找谁拿?你看我现在像有一千万的样子么?你也听好了,从现在起,从我生活里消失,要是你让我受到了什么牵连,我不会放过你的。

方筱璃:行啊张建同,睡觉的时候你怎么不这样说?现在知道害怕了?早干嘛去了?行………!五百万,我消失,一分都不能少。

张建同:(电话音)五百万?你想想你值不值五百万。

方筱璃:那你就永远都别想摆脱我。

张建同:(电话音)……我最多给你三十万,主动消失。

 (04:10)脚步声+开门音

方筱璃:(尖叫) 啊!这!死,死人!这不是那个富商吗!他怎么会死在我家!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不!(拿手机)思远!思远!

 (04:34)电话音+接起

陈思远:(电话音) 喂,你走了吗?

方筱璃:那个富商死了!就躺在我家里!

陈思远:(电话音) 什么?死了?你做啥了?他怎么会出现在你家?!

方筱璃:我怎么知道!

陈思远:(电话音) 这不可能啊! 那还能是谁干的?

方筱璃:我必须得想个办法, 我先去找你。

陈思远:(电话音)好。

 (05:05)音乐淡出

 (05:13)起身音

袁佳琪:我能知道的事情,基本上就这些了。

曹文:按照你说的,你们听见的音乐声,大概率就是富商失踪的时间,房间的隔音效果特别好,而且住套房的人本来就不多,为了确保所有人都关了房门,所以放了“音乐”,好趁这个时间实施绑架。

袁佳琪:你分析了这么多,那到底是谁实施的绑架呢?

曹文:…………抱歉,线索太少了。

 (05:49)脚步声同入 

张建同:哟,这不是曹记者么?在聊什么呢?

曹文:我这不是找您嘛,看您不在家,就和夫人随便聊聊。 

张建同:哦,什么事情啊?

曹文:主要就是想报导关于当天酒店的真实情况,我想您应该知道,所以就冒昧前来打扰。

张建同:关于当晚的事情,该说的我都跟警方说过了。

曹文:哦…………因为这件事对于我报导来说很重要,我听说您拍卖的那笔款项迟迟没有收到,我想请您跟我透露一些案情。

张建同:钱就是莫名其妙不见了,警方也在调查,我懒得说了,你去问他们。

 (06:40)倒茶音同入

袁佳琪:来,喝茶。

曹文:谢谢。

张建同:哦对了,我有一点很好奇,当天晚上你也在现场, 可宴会结束的时候,你却消失了一阵子,你去哪儿了?

曹文:(叹气)唉,您是不知道啊,宴会结束的时候,我就接到家里母亲摔跤住院的消息,我这也没办法,所以就赶去了医院。

张建同:那还真是个不好的消息,人没事吧?

曹文:没什么大碍。

张建同:嗯,没事就好。 

曹文:我看时候也不早了,很抱歉打扰到二位,我就先告辞。

张建同:好,慢走。

袁佳琪:哦对了,您是哪家媒体的记者?

曹文:(沉默2秒)“新闻快时报”。

袁佳琪:(OS)“新闻快时报”?。

张建同:我去院子抽根烟。

袁佳琪:哦,去吧。

 (07:39)音乐淡出

 (07:50)脚步声同入 

陈思远:你怎么还在这?还不赶紧走!

方筱璃:这两天都没票了!

陈思远:那订的是什么时候?

方筱璃:后天下午。

陈思远:后天?你想死啊!(着急)你现在是杀人犯,不出几个小时,警方很快就会查到你!他们只要把你锁定,你就别想坐什么飞机了。你这样,看看你还有什么地方的签证,去哪儿都行,总之今晚必须飞走。

方筱璃:知道了,我马上订。

 (08:25)坐下音+打火机声

陈思远:(抽烟)嘶……呼………………

方筱璃:那你呢?你什么时候走?

陈思远:为了我们的将来,我现在必须要想办法拿到那笔钱,这期间所有对我们不利的线索,我都得想办法摧毁掉。

方筱璃:………………行吧。

陈思远:亲爱的,你到了地方先找个落脚地,先不要和我联系,这三天内我会转一笔钱给你,等我事情办妥了,然后我再想办法过来。

方筱璃:但目前你在这边,那个“富商”的事情如果暴露了………

陈思远:我会想办法让她消失的。

方筱璃:……好。

 (09:11)衣服摩擦音

方筱璃:(抱住)思远,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一定要……做的干净点。

陈思远:(冷笑) 哼!这次绝对做的干净。

 (09:29)音乐淡出

 (09:36)脚步声+餐盘声

苏梦:知道你要来,就多煎了一块。

曹文:谢谢,能吃上偶像亲自做的牛排,真是我的荣幸。

苏梦:(吃一口, 享受) 嗯~~好吃。(疑惑) 嗯?你怎么不吃?吃啊。

曹文:(尴尬) 这是几分熟的?

苏梦:三分熟的啊,(发笑)呵!放心吧,你这个是全熟的。

曹文:哦,(吃一口) 嗯,味道不错。

 (10:15)倒咖啡音同入

苏梦:所以你今天是来找我讨论什么呢?

曹文:哦,上次不是跟你说过那事吗?我就一直很好奇,这么久了,你的大纲应该写的差不多了,作为狂热粉丝的我,能不能有幸过过目。

苏梦:可以啊没问题。

曹文:真的吗?那真是太感谢了!

 (10:42)东西移动声

苏梦:(递出)给。

曹文:我已经开始非常期待了!(看)这是一家位于繁华都市的“五星级酒店”,就在今晚举行了一场珍贵的古董拍卖…………(开心) 这故事!手镯!富商!金钱!都在同一时间消失,这简直太有悬念了!读者一定会非常期待接下来的故事。

苏梦:呵,但愿如此吧,不过我还是觉得少了点什么。

 (11:25)纸张音

曹文:(触碰到)嗯?这下面压的是………?

苏梦:哦,那我之前写的手稿。

曹文:这是第几本书的?

苏梦:我也不确定,这也只是写了大纲,到时候看哪个先写完呗。

曹文:我能看看吗?

苏梦:嗯,可以。

 (11:48)纸张音

曹文:(念)一场预谋已久的车祸,改变了三个人的命运,货车司机和轿车人员在高架桥上发生了可怕的碰撞,导致无一人幸免,(紧张) 这………………

苏梦:(打断,接书中内容)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正当凶手即将落网的时候,一位神秘的男子出现在女人的背后,他毫不留情的敲中了女人的后脑,连续敲击了两次,并从女人身上拿走了某样东西,正是这个东西,是唯一能制裁凶手的证据。

曹文:(惊讶)这!这是………这是你写的?!!!

苏梦:你认为,这个故事该往什么方向发展好呢?

曹文:(自言自语)车祸……高架桥…………

苏梦:或者你觉得这个神秘的男子,最后要如何逃脱警方的追捕?

曹文:你不是写了吗?他拿走了某样东西,因为那是唯一能制裁凶手的证据,既然证据没了,那还担心什么?!

苏梦:如果这个凶手身上背负着很多条人命,短短几年就犯下了多起“连环杀人案”,他该如何逃?

曹文:(冷静, 笑)呵呵呵呵呵,那我认为,既然犯下了这么多起凶杀案,落网是迟早的事,如果按照小说的走向,他唯一能做的,只有毁掉“自己是谁”的这条证据。

苏梦:嗯,这个想法不错,但好像还不够,你觉得还可以往书里加入哪些有趣的设定呢?

曹文:(突然发现)噗哈哈哈哈哈………………。

苏梦:你在笑什么?

曹文:(边笑边说)我只是很高兴,我们沫晴大作家,居然会问我关于小说设定的问题,今天应该是我最开心的一天了。

苏梦:所以你知道是什么?

曹文:……………可以用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杀人手法。

苏梦:比如呢?

曹文:比如………比如受害者在一个封闭的房间内被杀,但没有任何痕迹表明凶手是如何进出的,设计一场密室杀人案。

苏梦:这不是跟酒店富商失踪,是一样的么?

曹文:………呵呵呵呵,所以这个富商死了?

苏梦:我有说他死了吗?

曹文:………………………………(好奇) 沫晴小姐,我想知道,这些是你虚构的吗?

苏梦:………是不是很熟悉?跟几年前的连环杀人案,以及一场车祸很像呢?

曹文:(深吸一口气)……………沫晴小姐,上次我跟你说的酒店事故,你有头绪了吗?

苏梦:曹记者,你第一次这么逃避我的问题,为什么?

曹文:因为我也不清楚,所以,选择不回答。

苏梦:没事,那我回答你。关于这次酒店的线索,我觉得似乎是一场乌龙,关键是我并没有从中获得有趣的故事,有没有可能这位富商他压根就没有消失呢?你说对不对?而且这种故事没有后续,也就没有一点吸引力,所以,我不是很感兴趣。

曹文:………那你对什么样的故事感兴趣呢?

苏梦:读了我的作品之后,你觉得我会对什么样的“案件”感兴趣?或者,对“谁”感兴趣呢?

曹文:…………………………

苏梦:不过………我还真有一件事比较感兴趣,当天在酒店,宴席过后你并没有回房间,你能告诉我你去哪儿了吗?

曹文:(叹气)唉,当时接到家里母亲摔跤住院的消息,没办法,我必须去医院看看。

苏梦:哦,原来是这样,那阿姨没什么大碍吧?

曹文:已经没什么问题了,医生说在家好好修养就行了。

苏梦:嗯,还有一个关于书的问题,那位女人被暗算,头部受到了敲击,你觉得通过这个故事,怎么揭示真相比较好呢?

曹文:你是带着“答案”来问我的吧?

苏梦:(笑)呵呵,好了,都11点了,我想你也该早点回去,照顾阿姨。

曹文:是是是,时间确实不早了,那我就先告辞,下次咱们再讨论,对了,那这个手稿,可以借我回去看看吗?

苏梦:没问题,期待下次见面的时候,你能给我带来一个更精彩的故事。

第八章 

 (00:00)转场

 (00:06)坐下音

袁佳琪:(OS) 曹文?记者?那场车祸他在现场报导?

 (00:15)键盘声同入

袁佳琪:(OS) 三年前,“新闻快时报”,车祸期间的所有报导。

 (00:22)各位观众朋友!现在我站的地方,是位于本市的“东江大桥”下,大家也看到我身后的情况了,就在刚刚,桥上发生了一场车祸,一辆货车与一辆轿车发生碰撞,据目击者说,货车与轿车在上面相撞后,瞬间冲下了十米的高架,酿成了无法挽回的悲剧。——李羞想

袁佳琪:(沉默2秒)这他妈是同一个人………?!(思考)这不是一个胖子么?而且长得也不像啊,三年就瘦这么多?………亏我那么相信你,居然骗我!

 (01:03)电话音+接起入

陈思远:(电话音)喂,佳琪。

袁佳琪:哟!真是稀客呀,你不打这电话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陈思远:(电话音)好了,最近太多事情了,真的忙不过来。

袁佳琪:你给我听好了,我对你现在已经没有任何耐心了,我只给你三天的时间,三天内必须想办法让“张建同”下台!

陈思远:(电话音)三天?你这也太短了吧!

袁佳琪:我要是当不了董事长,该下台的就是我了,到时候你就准备吃土吧。

陈思远:(电话音)好了好了,我现在手头上还有很多事情没处理,这样,半个月,给我半个月时间,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果。

袁佳琪:半个月?老子等不了你那么久!!

 (02:01)挂断音同入

袁佳琪:(自言自语)这都已经是第几次了,什么都处理不好,陈思远,我对你真的是失望透顶了!

 (02:13)键盘声同入

袁佳琪:(OS) 你好,我有问题需要解决,尽快回复。(叹气) 唉, 建同,我曾经也以为我们是一体两面,相互依靠的伴侣,但这条路我们之间,都存在着太多绝望和背叛了,这样的婚姻,的确没什么意思,我绝不能让你走的那么舒坦。

 (02:45)我可以帮你完成任务,但是请你想清楚,做了就很难再回头。——鹿时久

袁佳琪:(OS)我想的很清楚了,我确认要这么一单。

 (02:58)告诉我目标,照片,以及时间。

袁佳琪:(OS) 已经发过去了,三天之内让他消失,而且不能留下任何痕迹。

 (03:11)明白了,只能尽力满足你的要求。

袁佳琪:(OS) 定金一会儿转给你,剩下的,事成之后我全部支付。

 (03:22)请将你与我联系的工具摧毁,三天内你会收到消息。

袁佳琪:(OS,阴险) 呵呵呵呵呵,你的一切,你的所有,都是我的,很快你就能消失了,和当年的死者一样。

 (03:47)音乐淡出

 (03:54)电话音+接起入

苏梦:喂,哪位?

陈思远:(电话音)是我。

苏梦:哦,是陈经理啊,有什么事吗?

陈思远:(电话音)我发现了一些新的线索,你现在在哪儿?我想跟你见个面。

苏梦:可以啊,那就今天下午两点吧,就在酒店怎么样?

陈思远:(电话音)那真是太好了,我帮你订好房间,那下午见。

苏梦:好。

 (04:29)电话音+接起入

张建同:(电话音)喂,哪位啊?

苏梦:是我,沫晴。

张建同:(电话音)有新的线索了?

苏梦:一些比较有趣的事情,或许能找到消失的一切,你要是有空的话,今天下午两点,“立星酒店”见。

张建同:(电话音) 好,我倒要看看是怎么回事,下午见。

 (04:59)电话音+接起入

曹文:(电话音)喂,沫晴小姐。

苏梦:下午两点,“立星酒店”见,我有新的创作思路想跟你分享分享。

曹文:(电话音) 真的吗!好,我一定准时到!

 (05:18)闪回音+脚步声完入

方筱璃:(正在打电话) 喂!现在事情都到了这个节骨眼了,帮我处理掉不行吗!为了我,你帮我抗一下都不行吗!!

 (05:36)大哥,藏尸体啊!迟早会被发现的!我有十个脑袋也扛不了啊!——老盯头

方筱璃:喂?!喂!妈的,真是一帮他妈的怂包!

 (05:58)音乐淡出

 (06:04)脚步声完入

曹文:沫晴小姐。

苏梦:(回头)你还真准时啊,先坐会儿。尝尝这杯咖啡。

曹文:谢谢。

 (06:18)脚步声同入

张建同:哟,这不是曹记者么?

曹文:你好张总。

袁佳琪:曹记者,跟我分享分享,你这三年的减肥秘诀呗?

曹文:减肥秘诀?

 (06:33)坐下音

袁佳琪:(拿出手机)你看,这人是你吗?

曹文:………是我。

袁佳琪:你再说一遍这是你?

曹文:没错,是我。

袁佳琪:三年,减这么多?!

曹文:主要是那时候我爱吃油腻的东西。

袁佳琪:可这也不像啊,这就不是你!

曹文:你认为他不是我?

袁佳琪:肯定不是!

曹文:那是你认为,这的的确确就是我本人。

张建同:我倒觉得挺像的。

袁佳琪:像吗?这就不是他!

 (07:10)脚步声完入

陈思远:(惊讶) 你们…………你们怎么都在啊?

张建同:嗨!陈总,还活着呢!

陈思远:张建同!我的钱,你什么时候给我!!

张建同:钱?我都钱都飞了,还让我给你钱?!

 (7:30)坐下音

警员:他们在聊钱,什么“长得不像”之类的话。

 (07:36)继续监听。——老盯头

警员:是。

 (07:39)脚步声完入

苏梦:陈经理你迟到了啊,是给我准备什么礼物了吗?

陈思远:就是事情比较多,走的匆忙,所以…………

张建同:你脚在抖什么?羊癫疯犯了?

曹文:我看是紧张吧。

 (08:00)东西掉落音

陈思远:(尴尬)呃,这个……………………

张建同:哟!陈总是来吃饭的吗?这么快就饿了?

陈思远:哦是这样的,由于我经常在酒店工作,时间紧张,很难按时享用一顿正餐,刚好我是个热爱美食的人,带着叉子只是因为可以随时品尝食物的味道,这么说,应该很合理吧?

 (08:28)东西掉落音

张建同:(看) 诶?那这又是啥玩意儿啊?!

袁佳琪:刀?你带刀在身上做什么?

苏梦:这不会就是陈经理给我准备的礼物吧?

曹文:你想干什么?想杀人啊?

陈思远:哦是这样的,我明白大家的困惑,虽然看起来很不合理,但其实是很合理的,实际上,作为酒店经理,我负责管理和协调各种工作,同时也包括餐饮的准备,也是为了方便我品尝厨师们做的食物。

张建同:我觉得你小子多少有点侮辱人的智商了,你自己要不要听听你在说什么?

曹文:不过带着刀叉吃“西餐”,确实挺合理。

 (09:20)键盘声完入

警员:疑似有人携带作案工具进入房间,可能会出现人员伤亡,要不要现在行动?

 (09:32)除非线人发出求救信号,否则不能打草惊蛇,继续监听。

警员:明白。

 (09:40)脚步声+坐下音

苏梦:我相信大家都对这个故事的进展感兴趣,在酒店“手镯”和“富商”失踪的案件中,我仔细的整理了大家的线索,我发现每个人都有一些令人怀疑的地方,但是如果我要写凶手的话,总不能………(微笑)全是凶手吧?

张建同:有道理,不过这钱丢了,我强烈建议你写成“酒店经理”盗用了这笔钱。

陈思远:喂,我说了跟我没关系,你凭什么认为是我拿的呢?

张建同:不是你还能有谁?!再说了,这只是故事而已,那么紧张做什么?还是你心里就有鬼?!

陈思远:你!!

 (10:30)倒咖啡音同入

苏梦:不如这样吧,假设陈经理拿走了这笔钱,那么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陈思远:对啊,我的目的是什么呢?

袁佳琪: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谋财害命。

陈思远:佳琪,你在说什么!你会认为我谋财害命?!

张建同:佳琪也是你叫的!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把你给揍了!

 (10:59)翻纸条音

苏梦:大家先冷静,我们继续梳理,首先是记者,你有可能会对这个案件有着特别的兴趣,因为它或许会成为一个轰动一时的新闻,你是否会为了获取独家报道,而采取了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呢?

曹文:如果我是这个故事的人物,我的身份也是记者的情况下,那我的职责必须是提供客观准确的报道,绝不会采取任何不正当的手段来获取独家报道。

 (11:38)写字音同入

苏梦:酒店经理,你作为酒店的负责人,肯定拥有接近案发现场的权限和动机,因为手镯是在酒店内拍卖的,有没有可能你利用自己的职位,来参与绑架和手镯的失踪呢?

陈思远:我的收入本身就不低,而且那个富商和我又没仇,我为的什么呢?我是有接近案发现场的权限,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参与这件事。

苏梦:收入低不低和你想不想要这笔钱,(干一杯咖啡)是两码事。

陈思远:我……………(嗤笑)那你就非得把我写成凶手了?

苏梦:不,我今天召集大家只是为了给小说增添有趣的故事性,也是为了得到你们的授权。

陈思远:……行吧。

 (12:39)倒咖啡音同入

苏梦:袁总,您作为张总的妻子,应该了解手镯的价值和潜在秘密,您会在这个案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呢?无论是帮助老板还是有其他的动机。

袁佳琪:手镯已经卖掉了,我和我老公只在乎这笔钱去哪儿了,如果要杀掉那个富商,我们还是拿不到这笔钱,所以我们完全没必要做这些事情,哦对了,如果你要写进书里的话,还请不要把我和我老公写成凶手,毕竟我和他真的是无辜的,而且也不想在书中成为凶手,否则,就不要写我们两个了。

苏梦:嗯,放心,你们不是凶手,刚刚您的这番话,我想我大概知道………后续应该怎么写了。

 (13:37)起身音

陈思远:其实还可以写点更刺激的,这个公司老板,曾经参与过洗钱。

张建同:你他妈胡说什么呢!

陈思远:这只是故事而已,那么紧张做什么?还是你心里就有鬼?!

张建同:好你个小子,这样玩 儿是吧?那沫晴小姐,你就写,这个经理,参与了绑架富商,目的就是为了多拿点钱!

苏梦:这么写不好吧?在主角的眼里,他肯定会说:“我想你可能没搞清楚状况,知道洗钱判多少年么?我只要一说出去…………”这后面的台词你该怎么接?

张建同:切,很好接,就说“放心,只要东西卖出去,那还不是我们说了算,等钱一到手,绝对少不了你的好处。”

苏梦:嗯,好,我知道该怎么写对话了。

 (14:41)脚步声完入

袁佳琪:(回头)咱们就聊到这吧,我们还有事,先走了。(离开)

张建同:希望你写了钱去哪儿的时候,可以及时联系我,我很想知道后面的剧情。(离开)

苏梦:没问题。

陈思远:我那边还有事,我也先去忙了,晚点再过来找你。

苏梦:陈总………今天很失望吧?

陈思远:失望什么?

苏梦:拿着刀叉,但并没有品尝到你想要的食物,挺可惜的,(微笑)慢走,不送。

 (15:22)键盘声完入

警员:已经有三个人离开了,要不要现在抓捕?

 (15:31)我们这边已经锁定了凶手,在它落网之前,继续监听,不能轻举妄动。

警员:明白。

 (15:41)起身音

曹文:(沉默2秒) 噗哈哈哈哈哈哈!

苏梦:怎么了?

曹文:不得不说,真是高。

苏梦:(冷笑)哼,也许有时候,在他们眼里,真相并不是那么容易被接受,不过,已经越来越有意思了不是么?

曹文:是啊,但有些人,只愿意沉浸在自己编织的幻想中,不愿直面残酷的现实,我觉得挺可悲的。

苏梦:是么?那你什么时候才能明白呢?黑暗深处的真相,只有亲眼目睹的人,才能真正的理解。

第九章

 (00:00)转场

 (00:06)电话音+接起入

方筱璃:(累)喂,思远你在哪儿呢!

陈思远:(电话音) 我在酒店,你到了吗?

方筱璃:没呢。

陈思远:(电话音)什么?!你还没走?不要命了!

方筱璃:我去机场了,可取票的地方全是警察,这肯定是来抓我的。

陈思远:(电话音)你现在在哪儿呢?

方筱璃:我到了港口这边,在一个废弃“集装箱”里。

陈思远:(电话音) 估计警方已经查到你家里的尸体了,你现在得赶紧跑,你看看有没有船?

 (00:47)脚步声完入

方筱璃:(观望)………………有一艘客轮。

陈思远:(电话音)想办法混上去。

方筱璃:不是,那你到底什么时候来找我,你说好三天的。

陈思远:(电话音)我他妈也在尽力啊!但现在我这边出了点意外,不过你放心,等我处理完了一定来找你。

方筱璃:找我?你他妈都说了多少次了!你现在必须马上过来!

陈思远:(电话音)现在没有拿到钱,我们以后怎么办?!

方筱璃:我他妈命都快没了,你还想着钱!!好!那你把我的钱还给我!我现在需要钱救命!

陈思远:(电话音) 什么钱?

方筱璃:你!

陈思远:(电话音)我说………什么钱?

 (01:32)电话挂断音

方筱璃:喂?喂!陈思远!!

 (01:37)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方筱璃:这到底为什么啊!陈思远…………你!你他妈玩儿我!!

 (01:49)闪回音+跑步声完入

方筱璃:(对路人说)你好,我现在有急事,能不能把你的票卖给我?

 (01:58)卖给你?可是我也赶时间啊。——Elizabeth

方筱璃:(听)这是……完了,完了完了!妈的怎么办啊!怎么办啊!草!

 (02:15)方筱璃!双手抱头蹲下!!——小楷

方筱璃:(挟持)都别过来!闭嘴!你们!后退!给我后退!不然我弄死她!

 (02:29)狙击手就位,如果人质有危险可当场击毙歹徒。你现在已经被包围了,立即放下武器释放人质!

方筱璃:我……(大喊)我知道陈思远干的所有的事情,只要你们肯放了我,我都可以坦白!!不然!不然我马上捅死这人!

 (02:52)你先别激动,陈思远是吧!你把刀放下慢慢说。

方筱璃:你们都先退后!都出去!只要你们肯给我一条活路,我不会伤害她!

 (03:07)听着!你挟持了人质,你现在必须把凶器放下,慢慢的抱头趴下。

方筱璃:徐瑶不是我杀得!但个女人就该死!我告诉你们!我只是帮忙抛尸而已,我没有杀人!而且那个富商的死,(逐渐疯狂) 也不是我!那都是陈思远干的!他才是那个十恶不赦的王八蛋,你们现在都却拿枪指着我?!凭什么!凭什么你们不去抓陈思远!他才是恶人!现在来抓我做什么!为什么!啊?!!为什么!你们为什么不去抓他!把他毙了!他他妈才该死!!

 (03:59)方筱璃,放下武器双手抱头趴下!我可以保证你的安全,现在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十,九………

方筱璃:(同入“九”字) 以为我会被你们吓到吗?!(疯癫)我说了放我走! 不然我就杀了她!陈思远!你个垃圾!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挥刀)都去死吧!!

 (04:27)枪声音

方筱璃:(头中枪)唔!

唱词

当花瓣离开花朵

暗香残留

香消在风起雨后无人来嗅

如果爱告诉我走下去

我会拼到爱尽头

 (05:19)打雷音

陈思远:(OS)但我肯定要为了我们的将来做打算,所以我前段时间,在国外买了一栋海景别墅,本来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

方筱璃:(OS)你………你给我买的?

陈思远:(OS)是属于我们两个的。

方筱璃:(OS)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陈思远:(OS)因为………我爱你。

 (05:49)倒地音

方筱璃:(OS)我曾经对你付出了一切,把你看作我的一切,钱也好,我们的感情也罢,直到我看清了你面具下肮脏的脸,这种背叛和欺骗,让我心灰意冷,也同时让我感到了恶心,但你却不知道,你失去了一个真正爱你的人,而我,也失去了一个我曾经深爱的人。既然你选择了背叛,那你就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06:33)闪回音+收拾东西声同入

陈思远:(自言自语) 你他妈杀人,老子又没杀人,还想拉着我陪你去死,想什么呢!现在有你给我的那笔钱,我也能躲很久了,呵呵呵呵………………

 (06:50)跑步声完入

陈思远:最近不管谁找我,都说我不在。

 (06:58)好的陈总,但是工作上的事情怎么办呢?——周游

陈思远:暂时找主管。

 (07:04)喂!陈思远!——kakuMi

陈思远:(回头) 谁啊?!

 (07:07)给我站那儿!

陈思远:妈的,来的这么快!

 (07:12)开车门音

陈思远:(看周) 草!怎么这么多警察?!!

 (07:18)陈思远!你被逮捕了!立即下车!

陈思远:妈的,拼了!

 (07:28)撞车音

陈思远:(疼痛)呃啊!妈的!这什么情况…………………………

 (07:37)音乐淡出

 (07:47)坐下音+打火机声

张建同:(镇定)亲爱的,我们可以坐下来聊聊吗?

袁佳琪:(远处)聊什么? 

 (07:56)坐下音

袁佳琪:(平静)………………怎么了?

张建同:(试探)最近我注意到一些奇怪的事情,你有感觉到吗?

袁佳琪:(不动声色地回应)也许你想多了。

张建同:(渐渐揭示自己的发现)我发现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似乎暗示着我,好像走到头了。

袁佳琪:(装作惊讶)你在说什么?!我看你就是想太多了。

张建同:(坚定)我开始也觉得我想多了,但事实就摆在面前,我想知道,你到底对我还隐瞒了什么?

袁佳琪:老公,你就是太敏感了,真的没什么。

张建同:这么久了,夫妻之间你觉得什么最重要。

袁佳琪:………………那当然是信任了。

张建同:………还有呢?

袁佳琪:你觉得是什么?

张建同:………还有我们互相的了解。

袁佳琪:……什么意思?

张建同:我能感觉到,有时候你在想什么,会做什么。

袁佳琪:(微笑) 老公,我不懂,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张建同:我在外面的垃圾桶里,看见一台被破坏的电脑,咱们家里的电脑,去哪儿了?你为什么要搞坏它?!我记得你搞坏第一台电脑的时候,袁佳欣就死了,现在是不是还要死一个人?

袁佳琪:(激动)你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害死自己的妹妹!张建同!那就是一场意外!她死的时候我哭了多久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时确实嫉妒咱妈更爱她,但我绝不可能会杀她!

张建同:(发怒)那你怎么解释电脑呢?!!里面藏了什么?!是证据吗?!

袁佳琪:那就是不小心摔坏了!再说了,那电脑卡的要死,我本来就想换新的了!

张建同:……………………(绝望笑) 呵呵呵………也对,你不至于会因为一只手镯杀了她,可能是我最近太累了。对不起,是我想多了,我相信你不会做那种事的。

袁佳琪:也不知道你一天天的在想什么,早点休息吧。

张建同:……………佳琪,你还爱我吗?

袁佳琪:你问这个做什么?

张建同:主要是太久没听过这句话了,突然有点怀念。

袁佳琪:有什么好怀念的,老夫老妻了谁还说那玩意儿。

张建同:………佳琪,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你会因为我的死,伤心吗?哪怕只有一瞬间。

袁佳琪:神经兮兮的,你要是死了,那我立马就去找下一个。

张建同:(笑)呵呵呵!我是说真的,没开玩笑。

袁佳琪:不跟你说了,我要去睡觉了,你也早点睡。

张建同:………………晚安老婆,我爱你。

袁佳琪:神经病,好好好,我也爱你,去睡了。

张建同:………………呵。

第十章

 (00:00)转场

 (00:04)拉门音+脚步声+坐下音入

警官A:警匪片看多了?撞“特警车”?你他妈想什么呢?

陈思远:………………。

 (00:19)拍桌音 

警官B:问你话呢!!

陈思远:(被吓)啊!不是,(语无伦次)我………我好想逃,却逃不掉。

警官A:放弃你是最痛苦的煎熬?你跟我搁这儿背歌词呢!!

陈思远:………我,我没有。

 (00:38)键盘声同入——提示:语速不要太慢

警官B:姓名。

陈思远:陈思远。

警官B:年龄。

陈思远:35。

警官B:性别。

陈思远:警官,您这多少就有点侮辱人了,这还不明显吗?

警官A:问你什么就说什么,哪那么多废话。

陈思远:好好好,男。

警官B:做什么的。

陈思远:“立星酒店”的总经理。

警官B:“东江大桥”海域的尸体,跟你有没有关系?

陈思远:……有,我抛的尸。

警官B:谁杀的人?

陈思远:那肯定是方筱璃啊!

警官B:老实交代!到底谁杀的人?!!

陈思远:就是方筱璃!那天晚上她把徐瑶杀了后,就跟我打了电话,是我帮她处理的尸体。

警官B:时间,地点,过程。

陈思远:8月16号,“东江大桥”不远的海域,我坐船过去的,就给她套了个麻袋,装了点石头,然后就把人沉了下去。

 (01:42)倒水音同入

警官B:那“高成”的尸体,你为什么放在方筱璃的家中?目的是什么?

陈思远:什么?!高成?!警官,不能什么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啊,她家里的尸体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而且当时我一直都在酒店,你们可以查监控啊!

警官A:好,说起监控,动过手脚吧?

陈思远:(叹气)动了,暂停了监控画面。

警官A:那这么说,“高成”是你绑架的了?

陈思远:不止我,还有方筱璃,你们没把她抓起来吗?哦对了,还有张建同,这老王八蛋,招儿可都是他想出来的。

警官B:张建同?“建通公司”的董事长?

陈思远:对对对,就是他。

警官B:来,说说吧,你们是怎么策划的这场绑架杀人案。

陈思远:警官,我没有杀人(叹气)……我,我知道的事情,是这样的………

 (02:42)音乐淡出

 (02:55)微信消息音

张建同:(电话音)公司的事情忙完了,我记得今天是你生日,我现在快到车库了,等我。

袁佳琪:(发语音消息)我都五六年没过过生日了,你居然还记得,没这个必要了。

 (03:14)微信消息音

张建同:(电话音)………………老婆,等我回家。

袁佳琪:(思考) 今天是第三天,他怎么还没动手,车库?车?不会是要在我家动手吧?!

 (03:32)跑步声完入

袁佳琪:人呢?去哪儿了?

 (03:40)开车门音

张建同:(OS,远处喊) 老婆!生日快乐!!

袁佳琪:(自言自语) 生日快乐。

 (03:47)爆炸音

袁佳琪:(吓)啊!!(喘息) 呼……呼……呼……(平复)死,死了吗?肯定死了吧!哈哈哈!你也有今天!也有今天,呵呵呵呵呵………!

 (04:12)音乐淡出

 (04:17)脚步声+门铃声

苏梦:谁啊?

曹文:(门外)是我!

 (04:26)开门声

苏梦:曹记者?现在都这么晚了,找我做什么?

曹文:我,我是来跟沫晴小姐告别的。

苏梦:告别?什么事情这么严重啊,进来说吧。

 (04:45)脚步声+坐下音

苏梦:哦对了,你刚看新闻了吗?方筱璃死了,被警方当场打死的。

曹文:嗯,这“张建同”也死于一场离奇的爆炸,还有“陈思远”也被抓了。

苏梦:所以你要跟我告别,是为了跑路?

曹文:什么?

苏梦:噗哈哈哈哈!没什么没什么开个玩笑。那………你认为是谁干的?

曹文:如果按照这样的发展,凶手想悄无声息的制造爆炸,我想只有远程遥控了吧,但是呢,还是有很多问题。

苏梦:什么问题?

 (05:34)倒水音同入

曹文:如果要遥控,那凶手一定跟那辆车有过接触,现场又没有指纹,这说明它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不过在那附近,它一定会留下痕迹。

苏梦:说的对,那如果我的故事,让曹记者做凶手的话,你认为你会留下什么痕迹?

曹文:能留下的东西很多,头发、爆炸残留物什么的。

苏梦:有意思,那这么说的话,我就可以根据这些线索,把故事发展的后续写上去了。

曹文:还不够,那富商的死也有问题,为什么最后还死在了“方筱璃”的家中,如果是为了谋财,他们没必要杀人。

苏梦:嗯………(看水壶)水壶没水了,我去烧点水,等我一下。

曹文:好。

 (06:42)音乐淡出

 (06:50)敲门声同入

袁佳琪:谁啊?

 (06:54)你好,请问你是袁佳琪本人么?——糯糯

袁佳琪:我是。

 (06:58)我们是市公安局的,现在想让你协助我们调查一起案件,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袁佳琪:………好吧。

 (07:07)闪回音+脚步声+坐下音入

警官B:我们在死者“张建同”的事故现场,发现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条项链。

袁佳琪:项链?肯定是他给哪个贱人买的吧?我猜,应该是方筱璃那婊子吧?

警官B:你先看看再说。

 (07:33)项链放桌上音

袁佳琪:(看) 这项链………(惊) 这!这不是那条项链么?他怎么会有这个?这………

 (07:46)打雷音

袁佳琪:(OS)我今天在拍卖会上,看中一条项链,你看看怎么样?

张建同:(OS) 不就是一普通的项链嘛,你要喜欢就去买,我还有事儿呢,别烦我。

 (08:07)开车门音

张建同:(OS,远处喊) 老婆!生日快乐!!

袁佳琪:(关OS,略疯狂, 嘀咕) 不可能,他怎么会买那条项链呢?他不是背叛我了吗?(情绪渐进)不!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真的!他都出轨了!他根本就不爱我!一定是巧合!对!巧合!老子宁愿去相信那群人也不会相信你的!呵呵哈哈哈………………………

唱词

我只好,我只好

完全去相信你的触摸你肯定爱我

我快乐,我快乐

彻底沉迷直到你发现我有多重要

 (09:07)倒茶音同入

警官B:你先冷静一下,我们在你家门口的垃圾桶里,找到了一台被破坏的笔记本电脑,经过“技术科”的修复,我们在里面,查到了你与一个国外的“犯罪网站”有着密切的联系,现在请你回答一下究竟是怎么回事。

袁佳琪:(自言自语) 呵,都是假的……是的假的………

 (09:33)脚步声完入

警官B:你对张建同,做了什么了?

袁佳琪:(自言自语)他曾经还是我生活里的一切!再看看他现在!只是一具个可怜的尸体,可怜的尸体!我终于摆脱他的控制了,哈哈哈哈哈!也终于可以过上我想要的生活了,而他,他只配成为我的过去!呵呵呵呵………………………

警官A:停止你的表演吧,老实交代实情。

袁佳琪:(嘀咕) 都是巧合,对,巧合,哈哈哈哈哈哈……………!

警官B:袁佳琪!我们已经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你的罪行了,现在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调查,交代实情!!三年前“文滨大道”高架发生的车祸”!这场事故!你是否参与了!

袁佳琪:(嘀咕) 他肯定骗是我的,肯定是骗我的………………

警官A:你知道吗?!你这样拖延时间并不会改变任何事实!只会加重你的罪行。相信我们,如交实代对你有没坏处。

袁佳琪:(嘀咕) 他不可能会这样的啊,怎么会呢…………

 (11:09)走路声+拍桌音

警官A:袁佳琪!我们没时间陪你在这耗下去!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考虑清楚了!!

警官B:还有你的账户里,为什么多出来了六千万!

袁佳琪:什么?

警官B:张建同今天往你账户里汇了一笔钱,这笔钱是怎么回事?

袁佳琪:他给我汇了一笔钱?他的钱………这怎么会呢?

警官A:张建同的死跟你有没有关系!

袁佳琪:我…………

警官A:说!!

袁佳琪:我不知道。

警官B:不知道是吧,好,你再回答之前那个问题,三年前“文滨大道”高架发生的车祸”!这场事故!你到底有没有参与?!

袁佳琪:我………当年我并不想这样,我不是有意要害死佳欣的。

 (12:11)闪回音+坐下音

袁佳琪:(OS, 醉意) 这什么酒啊帅哥,怎么那么醉啊。

 (12:21)那肯定是你喝多了,来美女,我扶你去房间。——雨墨

袁佳琪:(OS) 你别碰我,我自己能走,哎呀你放开我!

 (12:35)闪回音+坐下音

袁佳琪:(OS) 昨晚只是我喝多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12:42)五百万,对于大公司的袁总来说,不多吧?

袁佳琪:(OS)你就是我公司拉货的!要五百万?!你他妈想钱想疯了吧!

 (12:56)那我不管,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要收不着钱,咱们的事儿就会在网上流传哦!哦对,还有那诱人的美照!嘿嘿,可馋死我了,一定可以成为头条!

袁佳琪:(OS) 你!你敢!你可以试试!

 (13:17)我怕什么?我烂命一条,反而你和你的丈夫,还有那么大的公司,你不想就这么毁于一旦吧?

袁佳琪:(OS) 五百万是吧?!好,我给你!等着!

 (13:36)键盘声同入

袁佳琪:(OS) 烂命一条?你说对了,你的确是烂命一条。

 (13:43)告诉我目标,照片,以及时间。

袁佳琪:(OS) 都给你发过去了,今天之后,我希望他消失。

 (13:54)闪回音+脚步声完入

袁佳琪:(OS) 佳欣,在写什么呢?你不会又开始写小说了吧?来,姐看看你的笔名叫什么。

 (14:09)我才不要!作家都得保持神秘的!——苏小样

袁佳琪:(OS) 还作家,你那些书都没什么人看,要实在不行咱就别写了,来姐的公司干,怎么样?

 (14:22)行了姐,到时候我考虑考虑吧,那我出门了!

袁佳琪:(OS) 好,哦对了,明天要和你姐夫一起出海玩儿!早点回来啊!

 (14:36)闪回音+撞车音

袁佳琪:(OS) 不!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佳欣会出现在那儿!这到底为什么啊!…………

 (14:52)起身音

警官B:那你丈夫的死,也是你雇人杀的?!

袁佳琪:(关OS)…………是。

警官B:所以说,袁佳欣是个作家?

袁佳琪:对,但是这一切,我没得选择。

警官B:无论你选择什么,真相都会被揭开,最终都会面对法律的制裁。

 (15:15)音乐淡出

 (15:26)打雷音——提示:语速别太快

苏梦:你说了这么多,我也觉得,是张建同指使他们两个进行的绑架。

曹文:有没有一种可能,这钱就没有消失。

苏梦:当然,所以“张建同”自己动了手,想灭掉富商,并嫁祸给陈思远,你觉得我这样说对不对?嗯?曹记者?

 (15:57)脚步声完入 

曹文:(贴脸)但他现在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不是么?(阴冷笑) 呵呵呵呵!“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又可以继续逍遥法外了,对吗?

苏梦:哦?你真的觉得这些小儿科的手段,能骗得了我?

曹文:那你说,“连环杀人案”,以及杀死富商和引发爆炸的人,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呢?

苏梦:呵!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呢?我想你的逻辑出了问题,哦对了,我劝你别靠我这么近,我这房间都是监控。

曹文:(冷笑) 呵呵,没问题。

 (16:56)脚步声+倒水音同入

苏梦:你说你今天来告别,是打算来踢我出局?

曹文:怎么会呢,咱们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我踢你出局,对我有什么好处呢?

苏梦:但这场局,我早就猜出来了,很明显,我赢了。

曹文:哦?为什么?

苏梦:别忘了,我曾经可是“侧写师”。

曹文:哦对,侧写师,那来跟我分享分享………你的侧写结果吧。

 (17:39)起身音

苏梦:你听着,我只是曾经是,我也并不想跟你有任何牵连,好好做你该做的事,没准我们以后,还可以合作呢。

曹文:我跟你,永远都不可能合作的。

 (18:00)撕书的音同入

苏梦:(惊恐) 你做什么!我的手稿!你怎么给我撕了!

曹文:苏梦,游戏该结束了。

苏梦: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曹文:袁佳欣你还记得么?

苏梦:袁佳欣?袁佳欣是谁!

曹文:那沫晴你应该知道吧?

苏梦:沫晴?

曹文:她就是袁佳欣。

 (18:27)重击音+脚步声入

苏梦:(站不稳)沫晴?她就是袁佳欣?(强装镇定)…… …呵呵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大家都是同类人,同归于尽?没必要做这么绝吧!

曹文:当你拿起笔的那一刻,你这本书的结局,就已经注定了不是么?

苏梦:所以你猜到了我要写什么?

曹文:你猜啊。

 (19:00)打雷音

苏梦:呵!呵呵哈哈哈哈!曹记者,我是真没想到,你会玩儿这么一出。

曹文:(不理会) 苏梦,你有没有发现,今晚的雨,和三年前的那晚,很像呢?

苏梦:(惊)什么?!!

曹文:(沉浸回想,缓慢)“我记得我倒在了雨水中,我急促的呼吸,在水中我闻到了铁锈的味道,这味道我再熟悉不过了,红色的血液伴随着雨水从我的脸颊流过。”这是你第三本书的内容。

苏梦:你!你根本就不是记者,你到底是谁!

 (19:56)衣服摩擦音

曹文:(揭下帽子, 摸后脑) 唉, 这伤疤,可伴随了我三年,你觉得你把内容里的“性别”调换了,就不会有人知道真相?

苏梦:不,这不可能!你怎么知道这些!

曹文:本来那晚就差把证据交到警局了,但还是被你领先了一步,你这两棍子,下手可真狠啊。

苏梦:不对!这绝对不是你接近我的原因!

曹文:你说对了。

苏梦:什么?!

 (20:41)脚步声完入 

曹文:(靠近, 沉浸)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就像你写作一样,作为你的读者,作为你的狂热粉丝,我也会捕捉那些,被大家忽略掉的细节,然后再用我自己的笔,把你那些七零八碎的故事,重新的,拼凑起来!!!

苏梦:你…………

曹文:没错,(指着自己)我………才是侧写师。

 (21:17)打雷音

苏梦:侧写师?呵呵呵呵,你是在拖延时间么?(指着恨意) 你…………!

曹文:(打断)我五年前就开始追你,你知道我有多想抓到你吗!你写的这本书,我翻来覆去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光是侧写笔记,就塞满了整个书柜!

 (21:46)双手抱头!蹲下!抱头蹲下!——糯糯、kakuMi

苏梦:我只是个作家,我做什么了?我跟“那些事”没有任何关系!

曹文:苏梦,不用做垂死的挣扎了。

 (21:59)跑步声+倒地音入

苏梦:(被摁倒) 呃啊!(冷笑) 哼,真后悔当年没有杀了你。

曹文:谢谢“沫晴大作家”当年手下留情,让真的“沫晴大作家”以及那些被你杀的人,得以瞑目。

苏梦:………………行,算你赢了,呵呵呵………

曹文:我们谁都没有赢。

 (22:33)我们通过提供的线索梳理,已经确认,307“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已经落网,目前正在接受审判!——小楷

 (22:46)写字音同入

曹文:(OS, 写信)每一个细节都是线索,每一次侧写都是迈进真相的一步,不仅侧写了你的罪行,也侧写了那些“受害者”无声的呐喊,现在,他们终于可以得到解脱,苏梦,不知道你是否曾经感受过生命离去的气息,或者亲眼目睹过极端暴力的行为,我想你,即使有,也不会认真的去感受吧。———你曾经的读者,曹文。

 (23:26)电话音+接起音

曹文:喂,哪位?

 (23:33)你好。——雨墨

曹文:你找谁?

 (23:36)沫晴的作品,会一直写下去。

………~纯音乐中~………


作者终言

 新年作品,预祝大家新年快乐。

在此非常感谢各位CV的演绎,我会继续努力的,给大家带来更多好玩的作品


关于剧本:

剧本中想表达的东西都已经表达了,如果某些小伙伴没有走明白的话,建议走完本之后,回顾一下自己走的角色在故事中的人物设定和台词,基本都在本子中了 (当然,ETC可以忽略这段话)


一些个人的话

这部作品也是憋了很久,也是为了开年给大家一部好玩的大本,此作品也耗费了本人所剩无几的脑细胞,当然,同时也耗费了策划锅巴、监制李羞想的脑细胞,为此我们还画图,(图就不展现出来了,毕竟太抽象了)。


(在此感谢大家用心走完了这个本子)

喜欢的话……别忘了三连哟

(虎式微笑哈哈哈哈哈)

感谢音效参与的小伙伴们,以及歌曲的翻唱者们,在此,辛苦了。


如果认为BGM下载的慢,可以加扣扣群下载:706209329

俱乐部考核时间以群内消息为准,KakuMi俱乐部考核扣扣群:545690877


剧本未经允许不得参加任何商业形势的演出,剧本授权可通过戏鲸私信作者


杠精请不要纠结,我写本完全佛系,完全出于爱好,不是什么专业人士,谢谢支持!!!

喜欢的三个连,您的支持,是我继续滴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