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5929】
普本·个人创作剧本《听君仇》
作者:王雪雪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古代字数: 7390
1
1
1
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4男5女
作品简介

一把听君短剑,掀起两代的恩仇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7-10 01:06:27
更新时间2024-07-11 10:36:0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个人创作剧本《听君仇》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柳秋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柳芸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曹鸿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曹湛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曹懿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柳洺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展开

无BGM


 

玉京,曹府

芹翠:少夫人……您没事吧

柳芸:没事,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

芹翠:要不要请郎中看一看

柳芸:不必了,你且先退下吧

芹翠:是

片刻后……

芷幽:奴婢拜见大小姐

柳芸:这是在柳府,没有曹家大小姐,只有柳府少夫人

芷幽:奴婢孟浪了,还请少夫人恕罪

柳芸:无妨,你来有何要事禀告?

芷幽:少爷和小姐他们回来了。

柳芸:我已知晓。去安排宴席吧,切记要精细周到,万不可有疏漏。

芷幽:是,少夫人。

柳芸:传话下去,让你的人保持警觉,未得我令,不得有丝毫妄动。

芷幽:是,少夫人。

柳芸:此番少爷和小姐从阕州归来,滋事重大,切不可掉以轻心,绝不能出半点差错。

芷幽:少夫人放心。只是此番少爷和小姐从京城归来,不知会有何意图。我们要做好应对之策,若是少爷和小姐得知了我们的计划,该如何是好?

柳芸:不必担心,我自有安排。只要你们按照我的指示去做,便可万无一失。我已筹备十年,等的就是这一刻。他们一家欠下的血债,今晚必要他们血偿!

芷幽:少夫人英明。只是,不知少夫人有何具体部署?

柳芸:我早已拟定好计划。待到宴席进行一半时,你率一批人围住他们,伺机而动。另派一组人守住出口,以防他们逃脱。我则亲自坐镇,见机行事。你做事我向来放心。若有异常,即刻向我禀报,不得延误。

芷幽:少夫人思虑周全,奴婢这就去安排。

柳芸:且慢。此事关系重大,切不可走漏风声。

芷幽:少夫人放心,奴婢明白。参与计划的人皆是信得过的心腹,断不会泄露半句。

柳芸:很好。待到事成之后,少不了尔等的赏赐。

芷幽:谢少夫人!奴婢定当不辱使命,为少夫人分忧!奴婢告退

片刻后……

曹湛:阿姐

柳芸:之谨,今日花灯会,你怎么不出去好好赏玩一番,偏偏待在这冷清的府中?

曹湛:阿姐,听闻柳知和嬟妹回来了。

柳芸:什么柳知,那是你姐夫,你阿姐的夫君,不得无礼。

曹湛:哼……就他,一年在府中待的日子一个手指头都能数过来。

柳芸:你姐夫在外奔波也是为了这个家。

曹湛:为了这个家?那阿姐你呢?这么多年来,你独守空房,他可曾有过半分怜惜?

柳芸:之谨,不要再说了。

曹湛:我不说阿姐你就好过了吗?十年了,嫁入柳府十年了。连个一儿半女都不给阿姐你

柳芸:之谨,这就是你阿姐我的命。

曹湛:唉(长叹一声),要是父亲还在就好了,指定不会让你受这委屈

柳芸:之谨,时候不早了,你也早些回房吧。不过,之谨,你也要小心。最近府里可能会有些不太平,你尽量不要外出。

 曹湛:我知道,阿姐。你自己也要小心。

柳芸:放心吧,我会的

曹湛:阿姐,想必嬟妹一路颠簸,我明日再去见她吧

柳芸:我也正是此意

曹湛:若无其它事,之谨就先告退了

柳芸:退下吧(温和语气)

曹湛退出房间后

柳芸:芷幽

芷幽:少夫人有何吩咐?

柳芸:看好二爷,切不可让他跑出来坏了事

芷幽:奴婢明白

柳芸:家宴准备得如何了

芷幽:已准备妥当,少爷和小姐也已入座,就等少夫人您了

柳芸:好。你也去准备吧

芷幽:是

——柳府膳厅

柳芸:妾身见过夫君,妹妹

柳知:夫人快快坐下

柳芸:想必你们一路辛苦,我便让庖厨做了一桌菜,为你们接风洗尘

柳知:夫人有心了

柳洺:姐姐,怎么不见湛郎啊

柳芸:他想你们一路舟车劳顿,不便打扰,已回房就寝了,说是明日再见也不迟

柳洺:原来是这样啊

柳芸:如若妹妹着急,现在也可离桌去找他

柳洺:姐姐哪里话,既然湛郎已经休息,我怎好再去打扰。明日再见也不迟

柳知:说得对,来来来。夫人,小妹,用膳吧。再这么说下去不然菜就凉了

柳芸:好,夫君,妹妹,先用膳。

柳知:夫人,今日府中怎么如此冷清,下人只有零星几个

柳芸:今日是花灯会,索性就让下人们出去好好游戏一番

柳洺:我和兄长常年在阕州,整天事务繁忙,每年的花灯会都没机会去

柳芸:那一会用完膳,让你兄长带你一块去

柳知:夫人不同去吗

柳洺:对呀对呀,姐姐也是常年管理府中事务,想必也是同我们一样没有机会去花灯会吧。既然今日赶上了,姐姐就随我和兄长一起去吧

柳知:小妹说得在理,就一同前去吧

柳芸:妹妹和夫君都这样说了,我若再不去岂不是违了你们二人的意。既然如此,一会用完膳就一起去吧

柳知:夫人,回家匆忙,我也没跟你带什么礼物。这是我在阕州的聚物庄给你买的

柳洺:哇!好漂亮的衣服,得花不少银子吧

柳知:只要夫人喜欢,千两白银也值得

柳芸:这衣服果真漂亮,叫什么名字

柳知:此裳名曰——云想天阙乌青裳,价值两千两白银。相传是宫中一大家耗费数年所制

柳芸:如此贵重的礼物,我怎敢收下

柳知:夫人莫要推迟,这是为夫的一片心意

柳芸:那既如此,妾身就收下了

柳洺:哼,兄长好小气,送予姐姐的礼物如此贵重,我却什么也没有

柳知:前些天我不是给你买了一颗琉璃星辰珠吗?怎么,还不满意

柳洺:兄长说出来就不好了,我还想要姐姐送我一样呢

柳知:你不给你姐姐带就算了还要向她要

柳芸:不碍事,正好我前些日子寻得一物,

放在我这里也是浪费。既然妹妹今日回来,那便送予妹妹

柳洺:是什么礼物,赶紧拿出来看看

柳芸:芹翠

听后立马捧着一木盒递给芸,芸缓缓打开盒子

柳芸:此短剑名为“听君”,相传是塞外一名匠所铸,吹毛断发,滴血不沾刀身。我这也是偶然所得。既然今日妹妹回府,那我这做姐姐的岂有独占此物的道理。

说着便把东西递了过去,柳洺接过仔细端详

柳知:听君!(神色慌张)

柳洺:兄长,是听君

柳芸:你们可认还得此物?

柳知:不认得不认得

知和洺起身准备离开

柳芸:夫君和妹妹准备去哪儿啊?夫君和妹妹这么着急走干嘛

柳知:刚才小妹说她有些不舒服,我先送她回房休息

柳芸:妹妹身体当真有恙吗?还是说你们兄妹二人皆是心慌意乱了

柳洺:姐姐这是何意啊?妹妹我怎会胡言

柳芸:唉,看来夫君和妹妹都有些累了,来人

芷幽带着三五人冲了进来

芷幽:少夫人

柳芸:给我拿下他们

柳知和柳洺瞬间被拿下

柳知:夫人这是何意啊

柳洺:姐姐,你这是做什么啊

柳芸:到现在,你们还是不肯承认吗?

柳知:承认什么?不知道夫人说的是何事

柳芸:十年前,你们的父亲柳康为了在这玉京城彻底立足站稳脚跟。趁夜杀害了我先父先母,而后勾结官府霸占了我家的产业财物,而你们兄妹二人也参与了其中。因为我常年外出所以逃过一劫,后来我在先父卧房中寻到一物,便是此剑。经过多方打听,得知这把剑正是被你们的父亲柳康所买走。再后来,我拜青鹏为干爹,再让他去你们柳府提亲,嫁入你们柳府隐忍十年之久就是为了今日之举。 

柳知:,夫人,看在你我夫妻一场的份上,饶过我吧

柳洺:对呀对呀,姐姐,我可是你阿弟的夫人啊,你也不想让你阿弟以后痛恨于你吧

柳芸:哼,你少来这套,既然这么做,我就已经知道后果

柳知:瑾烟瑾烟,放过我吧,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柳芸:我要你的命,给我按住他

柳芸用剑刺进柳知的心脏,发出一声“啊”惨叫,,没过一会便死了。而一旁的柳洺已经吓得精神失措

柳洺:姐姐,饶了我吧,我还不想死(绝望的)

柳芸:这是你们咎由自取的

就在芸准备下手时,湛跑了过来

曹湛:阿姐,住手

柳芸:你怎么跑过来了

转看向芷幽他们

柳芸:不是让你们看紧二爷吗

曹湛:阿姐!(看到躺地上的柳知尸体),他可是你夫君啊,你为什么下如此狠手

柳芸:你懂什么,这算便宜他了

柳洺:湛郎,救我

曹湛:阿姐,你放了嬟妹吧,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柳芸:放了?你问问她,当年怎么不放过我们先父先母

曹湛:嬟妹,这是怎么回事

柳洺:湛郎,别听她胡说

柳芸:当年杀我们先父先母之人他们兄妹二人便是其中之人。你让我放了?(冷笑)

曹湛:嬟妹,阿姐说的都是真的吗

见柳洺点头,看向芸

曹湛:阿姐,我不管嬟妹以前做过什么,我们现在是夫妻,我不能放任她不管。况且都已过去十年之久

柳芸:无需多言

曹湛:阿姐,之谨求你放了嬟妹

柳芸:蠢货,滚开。你竟为了一女子忘却先父先母之仇。芷幽

芷幽:少夫人

柳芸:把二爷带回房去,给我看紧了。要是再让他跑出来,你也别来见我了

芷幽:是

不料湛眼疾手快看见夺过芸手里的剑架在自己脖子上

柳芸:之谨,你这是干什么?

曹湛:阿姐,还求你放了嬟妹,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柳洺:湛郎,不用求她,我宁愿自己一个人去死

柳芸:之谨,你当真要为了她跟我做对

发疯式的大笑并流下了眼泪,紧闭双眼

柳芸:芷幽,把柳氏兄妹和二爷扔进游子湖。

曹湛:阿姐,阿姐……(声音逐渐消失)

柳洺:柳芸,你不得好死

柳芸:忘了告诉你了,你父亲柳康正在游子湖底等着你们兄妹二人呢

柳洺和曹湛眼神惊恐

柳芸:吩咐下去,从此没有曹芸只有柳芸,没有柳少夫人,只有柳夫人。

芷幽:是,夫人

芝筠:少夫人,曹府的春鹊来了。

芹翠:刚夫人说的话当耳旁风了吗

对着她抬手一巴掌

芝筠:夫人,奴婢知错了,还请夫人饶命

柳芸:算了,念你跟着我也有几年了,就罚你三个月月钱吧

芝筠:谢夫人,谢夫人(泣不成声)

柳芸:先下去吧

芝筠退下

春鹊:奴婢见过小姐

芸示意芷幽等人退下,唯独留下芹翠

柳芸:春鹊,义父叫你来找我有何事

春鹊:禀小姐,大人让奴婢前来是向小姐索要那染坊布铺和十万两银子的

柳芸:(这老狐狸,时间算得真准)芹翠

芹翠:夫人

柳芸:把那染坊和布铺的地契取来,再从库房拿十万两银子出来

芹翠:是,夫人。

春鹊:夫人?看来小姐大事已成,如今这柳府可就完全是小姐的了

柳芸:说笑了,我一女流之辈,要真管理这柳府也并非容易之事,还得仰仗义父从中帮衬才是

春鹊:小姐说的言之有理,日后还请小姐在大人面前替奴婢多多美言几句,我也好沾一沾这福气。

柳芸:这好说,日后见了义父肯定忘了你的

春鹊:奴婢在这里多谢小姐了

芹翠:夫人

芹翠捧着一木盒

柳芸:嗯(示意把盒子给春鹊)

春鹊接过打开盒子,染坊布铺的地契和十万两的银票都在里面放着

春鹊:既然地契和银子皆已拿到,我还得赶去送给大人,奴婢就先告退了。

柳芸:芹翠,送送春鹊

芹翠:是,夫人

送至门口时,芹翠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递给了春鹊

春鹊:姐姐就不必远送了

芹翠送走春鹊后

芹翠:夫人,染坊和布铺的地契就这样送给青大人了?

柳芸:放心,是我的别人拿着也放不久,迟早有一天我会取回来的。对了,芷幽出府多久了

芹翠:回夫人的话,已有一个时辰了

柳芸: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芹翠:是

与此同时,游子湖

芷幽:你们先回去吧

三五人答到“是”

芷幽把柳洺和曹湛松绑,取掉了堵嘴物

芷幽:小姐,二爷

曹湛:你这是做什么

芷幽:奴婢自知夫人的脾气,没想到她竟如此狠心,连自己亲弟也不放过

曹湛:你这么做不怕我阿姐知道后对你下手吗芷幽:夫人那边,奴婢自会去领罚。二爷,你和小姐走得越远越好,离开玉京,最好去塞外。这样,即便夫人知道你们还活着也不会费力找了

柳洺:芷幽,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夫妻此生不忘。

芷幽:这里是一万两银子,你们收下,算是我的一点心意

曹湛:这……

芷幽:你们就不要再推迟了,再不走到时夫人怀疑你们就走不了了

湛和洺渐渐远去

芷幽:珍重,希望你们能安稳度过余生

柳府……

芷幽:奴婢拜见夫人,柳姓兄妹和二爷现皆也在游子湖底了

柳芸:芷幽,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

芷幽:奴婢不明白夫人说的是什么,还请夫人明言

柳芸:你私放柳洺和二爷,你以为瞒得过我?

芷幽望向先前回来的那几人

柳芸:哼,你不用看他们,告诉你。你不过是我义父身边的一条狗,既然你违了主子的命令,那就留你不得。来人,把她拿下。

片刻芷幽便被那几人拿下

芷幽:你就不怕大人知道我死了追究你吗

柳芸:笑话,追究。我可是他义女,况且我手里还有他的把柄,我谅他也不敢。(轻蔑一笑)

芷幽死……

柳芸:把她丢到野外

柳府下人:是

次日……

柳芸:该去把秋儿接回来了,来人

芹翠:夫人有何吩咐?

柳芸:速去备马车,我要出一趟门

芹翠:是。夫人,要不要带一些随从啊

柳芸:不用了,很快就回来。我不在的这些天,你和芝筠要管理好府中的繁琐事务。大事等我回来再议

芹翠:是,夫人

一处偏隅小村………从一茅屋里走出一老妇,望着前来的柳芸(必读)

芳娘:小姐?是小姐吗

柳芸:芳娘

芳娘:小姐,快十年了,你还是这般年轻貌美

柳芸:芳娘,不用这般打趣于我,我这次来是准备带走秋儿的

芳娘:你同意让小少爷回府了?

柳芸:不是同意,而是可以回府了

芳娘:小姐这是什么意思

柳芸:柳姓兄妹和二爷都已经死了

芳娘:死了?不可能,这不可能

柳芸: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芳娘:他们到底是怎么死了,尸首现在什么地方

柳芸:都是我杀的,尸首?现在恐怕已经被游子湖的鱼给啃干净了

芳娘:柳姓兄妹那是因为你要报仇所以才对他们下的手,可二爷是你的亲弟啊,现在世上唯一的亲人了,你怎么下得去手啊

柳芸:哼,亲人?他维护那柳洺就已不是我亲人了,我不能因为他是我亲弟就不报这仇了

芳娘:小姐,你果真变了

柳芸:是人都会变的

芳娘:既然这样,老奴也无话可说了,小少爷在里屋睡觉,你带走便是

柳芸:放心,我自然会待他如亲生儿子一般的

芳娘:那老奴就放心了

柳芸:不过还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芳娘:小姐有何事尽管吩咐,老奴定会竭尽全力去完成的

柳芸:我要你去死

说着便掏出短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芳娘要害

芳娘:你……

片刻便没了生气

柳芸:你不死我心难安啊

从里屋走去,看见正在熟睡的小少爷,柳芸抱起了他,不料惊醒了他

柳秋:你是谁啊

柳芸:秋儿

柳秋: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柳芸:我是你姑姑,你父亲的阿姐

柳秋:姑姑?那姑姑,你知道我父亲母亲去哪儿了吗?

柳芸:他们呐,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

柳秋:那他们什么时候回来看秋儿啊

柳芸:他们已经把你抛弃了,不会再回来了,永远不会。

柳秋:你骗人(哭)

柳芸:姑姑怎么会骗秋儿呢

柳秋:呜呜呜呜~

柳芸:放心,有姑姑在,就不会再让你受委屈的。走,姑姑带你回去

柳秋:回哪儿?

柳芸:当然是你的家

屋外,芳娘的尸首已经不见

柳芸:(看来芹翠的动作挺快的)

一马车停在外面

芹翠:奴婢拜见夫人,这位是?

柳芸:这是少爷

芹翠:少爷?难道是二爷和小姐的孩子

柳芸:你怎么在此?

芹翠:奴婢怕有夫人危,故而擅作主张一直暗中跟随夫人。夫人放心,府中事务,芝筠她们会管理好的

柳芸:回府吧

芹翠:是,夫人

柳府,酉时

柳芸:芝筠以后你负责少爷的饮食起居。

芝筠:是,夫人

柳芸:芍嫣你负责教少爷四书五经六艺

芍嫣:是,夫人

时间辗转,一晃十年过去了……柳秋年近弱冠

柳秋:侄儿拜见姑姑,不知姑姑今日唤侄儿前来有何要事相告

柳芸:秋儿,你年方几何啊

柳秋:回姑姑的话,侄儿下月初六便已弱冠

柳芸:秋儿,你可知曹家家主的独女

柳秋:不知姑姑所言是否为曹懿曹书雅

柳芸:正是此女

柳秋:姑姑提她作甚

柳芸:想来她也及桃李年华,所以昨日我去曹家跟曹家主与你说了一媒事,将他千金曹懿许配于你,你看如何

柳秋:姑姑,此番万万不可啊

柳芸:这有何不可,且不说你二人皆已到了成婚年龄,何况柳曹两家本就世交,联姻也是历代就有之事

柳秋:姑姑有所不知,方圆百里这谁不知道曹家那曹懿性格暴烈实乃一母虎也,旁人都不敢上前招惹她,何况要侄儿我娶她。恕侄儿难以从命

柳芸:胡闹,秋儿,你怎可听信他人谣诼

柳秋:并非侄儿听信谣诼,只是那曹懿太过蛮横,此 人尽皆知,娶她过门我怕难免会不好过,还请姑姑去与那曹家主道其缘由,替侄儿退了这婚约吧

柳芸:我意已决,由不得你,明日我便差人将聘礼送去

柳秋:还望姑姑再且三思

柳芸:不必多言,你也别想着去你表伯那里求情,就算是他也得听我之言,你好些下去休息吧,近几日就不要走动了

柳秋:(这是要软禁我啊)侄儿……告退

次日……

曹府

柳芸:曹家主,近来安好?

曹鸿:多谢柳夫人惦念,曹某甚好

柳芸:曹家主,我今日来贵府是来与曹家主商谈三书六礼之事

曹鸿:想不到柳夫人雷厉风行,昨日同我定下这门婚事,今日便亲自登门曹某府上商谈三书六礼了。

柳芸:不知令千金现在何处

曹鸿:我想应在东厢房写诗作画吧

柳芸:真是勤奋好学,将来必定有所作为

曹鸿:柳夫人谬赞了,小女也就是喜欢读些诗词歌赋。

柳芸:我那侄儿也颇通文墨,两人倒是有共同话语。

曹鸿:如此甚好,将来两孩子也好相处

柳芸:曹家主,这三书六礼一样不能少,毕竟是儿女大事,可马虎不得,必须要万分慎重

曹鸿:柳夫人放心,这是自然。如此,这三书六礼就按规矩来办吧。

柳芸:这是聘书,礼书明日我差人给你送来

曹鸿:有劳柳夫人了

曹懿:女儿见过父亲,这位是?

柳芸:你父亲与我阿弟是至交,算起来你也得叫我一声姑姑

曹懿:姑姑?

曹鸿:懿儿,还不快拜见你姑姑

曹懿:懿儿拜见姑姑

柳芸:早就听闻曹家千金才情过人天生绝艳,今日一次见,果然如传闻一般

曹懿:姑姑谬赞了,懿儿不过略通一二。父亲,你们是在商谈什么事吗?要不要我暂且回避一下

曹鸿:不用,我与你姑姑正在说你的婚事

曹懿:我的婚事?

曹鸿:昨日我与你姑姑给你定了一门婚事,正是柳家的少爷——柳秋。今日你姑姑来此便是与我商谈三书六礼之事

曹懿:与柳家少爷的婚事?这是怎么回事

柳芸:书雅侄女,你与我侄儿柳秋的婚事,是你父亲和我早已议定的。柳秋那孩子,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人品相貌都是一等一的好

曹懿:可是,姑姑,我与柳秋素未谋面,怎么能就这样定下婚事呢?

柳芸:这有何不可?儿女的婚事,向来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父亲与我都认为这是一门好婚事,你就不必担心。吉日良辰我已找人筮卜过了,明年七月初六,婚宴就定在当日

曹鸿:一切听柳夫人安排就是

曹懿:还请姑姑退了这婚约

柳芸:书雅侄女,你喜诗词歌赋,我侄儿又颇文墨,你二人天作之合,这有何不可?

曹懿:懿儿不想与不喜欢的人成婚,况且还未谋面,这样违已悔恨一生

柳芸:聘书已送至,你无需多言。府中还有事未处理,就不多打扰了

曹鸿:懿儿,还不去快送送你姑姑

曹懿:姑姑

柳芸:书雅侄女,还有什么事吗

曹懿:您真是我姑姑?

柳芸:那还有假?

曹懿:可是我从未听父亲提起过您,而且曹柳两家也并未有太多交集

柳芸:等你嫁入我柳府,你自然就会知道,那婚事你再好好考虑一下,不用那么快拒绝。

曹懿:懿儿明白

柳芸:就不远送了,你且回吧

曹懿:姑姑慢走(ps:鞠躬拜别,露出镯子)

柳芸:书雅侄女,你这镯子从何而来

曹懿:这是一友人所赠

柳芸:友人?是什么样的友人,你可知其姓名样貌

曹懿:这……我也不知

柳芸:那可否给我观看一二

曹懿:姑姑想看拿去看便是

柳芸:书雅侄女,你可知此镯价值几何

曹懿:友人相赠,又何再意物品的价值

柳芸:说来也是

仔细端详

柳芸:(OS:看来是真的了,果真是我送给秋儿的白琼玉露镯,不过怎么会在书雅侄女这里,如果知道姓名那刚才提及之时就不应该是拒绝才对。得回去问问秋儿怎么回事了)

曹懿:姑姑……姑姑

柳芸:啊

曹懿:姑姑,您没事吧

柳芸:没事,给,书雅侄女,此镯务必要好生保管,切勿损碰坏了

曹懿:姑姑放心,这是自然

柳府

柳芸:去把少爷叫到祖阁

芹翠:是

柳秋:姑姑,今日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柳芸:秋儿,我问你,你之前可认识曹家小姐?

柳秋:曹家小姐?侄儿并不认识。

柳芸:那你可曾见过一位戴着白琼玉露镯的女子?

柳秋:白琼玉露镯?难道是她?

柳芸:看来你是见过了,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秋:我前些日子在山间游玩时偶遇的一位女子,见她有一本诗词,想要买下来,不过她闻言不卖,见我有一镯子,甚至喜欢,后来我便将我的镯子送给了她,换了那本诗词

柳芸:你可知那镯子是我们柳家祖传之物?姑姑先前将此物予你,是要你以后成婚当日给你妻子的。你怎可为了一本诗词随意就将它送人

柳秋:姑姑,侄儿知错了。可是我也不知道那人现在何处

柳芸:今日我已见到那人了

柳秋:姑姑见过了?快说说她是谁

柳芸:正是曹家小姐曹书雅

柳秋:我……我不知道她就是曹书雅啊,姑姑,那她知道那送她镯子换诗词的是我了吗

柳芸:还并未知晓,到时我会找时间与她说明。事已至此,本来你与曹书雅就定下了婚约,希望你日后与曹书雅她好好相处

柳秋:那谣诼是否属实?

柳芸:书雅侄女她知书达理,乃才情女子,怎可是那谣诼所言。你切勿再听信此谣诼了

柳秋:侄儿明白(os:侄女?这是怎么回事)

清明节……

芹翠:夫人,今日清明你还要去吗

柳芸:往年不都是这样吗?不过,今日你要看好少爷,别让他到处跑

芹翠:奴婢明白

飞鸣山……

柳芸:之谨,妹妹,转眼我嫁入柳府已有二十年之久了,你们的亲生骨肉——柳秋也快成家立室了。不知道你们现在过得如何?十年也不回来看看阿姐,这样也好,秋儿就可以彻底忘掉你们夫妻。你们走后,我也派人彻查了当年先父先母被害之事,发现可能真正的真凶并非柳康,而是另有其人,你们放心,就算拼了我这命,我也会把真凶找出来亲手解决了他。

柳府……

柳秋:芹翠姐姐,我姑姑去哪里了,一大早就不见人影

芹翠:回禀少爷,夫人有事出门了,恐怕要到申时才归

柳秋:申时?此时是什么时辰

芹翠:午时已过三刻

柳秋:那姑姑回府还尚早,我且先玩一会

芍嫣:少爷,你忘了,今日有六艺之礼未学呢

柳秋:麻烦死了,到时再说吧

芍嫣:少爷,你若不学,到时夫人会怪罪奴婢,再说,你学此也是为了到时你成婚时所能用,万万不可懈怠了

柳秋:好,知道了

申时……

柳秋:我已学了大概,这下总好了吧

芍嫣:尚可尚可

芹翠:夫人回来了

柳芸:秋儿,今日可有懈怠功课

柳秋:我已学了六艺之礼,不信你问她们

芍嫣:少爷的确学了,虽只是大概,不过尚可矣

柳芸:既如此,便等你成年之日再观其果

芹翠:夫人,已至申时一刻了

柳芸:让庖厨上菜吧

芹翠:是,夫人

膳厅……

柳芸:秋儿,来,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柳秋:姑姑,今日您去了何处,连我也不告知?

柳芸:出门办一些琐事而已,你不必知晓

柳秋:既然姑姑不想说,那侄儿不问再是

农历三月初七,辰时一刻

柳芸:秋儿,今日你已弱冠,便是成年之人了,以后做事切不可再莽撞了

柳秋:侄儿谨记姑姑教诲

柳芸:今日与我同去曹府一趟

柳秋:是去见什么人吗

柳芸:见你未过门的妻子,不过主要还是见一见曹府真正的主人

柳秋:真正的主人?不是那曹书雅的父亲曹微吗

柳芸:并不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芹翠,备马,曹府

芹翠:是,夫人

王雪雪

2作品数
3粉丝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