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6967】
普本·天官赐福双玄篇
作者:秦意浓不走本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3554
53
46
33
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4男0女
作品简介

师青玄:我想死 贺玄:你想的挺美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2-14 00:07:58
更新时间2024-04-07 13:32:42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师青玄

男,0岁

风师大人

谢怜

男,0岁

太子殿下

贺玄

男,0岁

兼明仪,和明仪一个角色

师无渡

男,0岁

水师大人

天官赐福双玄篇

BGM:应不识

不用卡BGM,随意走

谢怜:风师大人!

师青玄:谁?!谁在我身体里面?!?!

谢怜:冷静啊大人,是我用移魂大法回来找你了!把身体交给我,我帮你跑。

师青玄:太子殿下?!真是让人安心啊!!!你真是太可靠了!!!谢谢你啊!!!

谢怜:别谢了!你听我说,风师大人,快跑!

师青玄:不是...那啥...我现在就在跑啊?!

谢怜:不是这个跑,我的意思是让你快逃跑……

师青玄:这是我踢的?这么厉害。武神真好啊!我也想做武神了。

谢怜:不行啊大人,你这身体资质,不适合做武神……

谢怜:风师大人,水师大人呢?

师青玄:我哥和明兄都不知道去哪里了。刚才我一打开门,发现还是在幽冥水府,只不过是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罢了,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师青玄:太子殿下,你干什么突然……

话音未落,谢怜便捂住了他的嘴。

师青玄:太子殿下,方才你为何不让我叫住明兄?

明仪:……怎么你也在这里?

师青玄:我……

谢怜一声不吭,把手伸到背后摇了摇,示意他千万不可暴露第三个“人”的存在。师青玄会意。

明仪:你的手,在背后干什么?藏了什么东西吗?

师青玄:没有啊!

明仪:我又没真的让你给我看。

明仪:水师大人呢?

师青玄:你也没看到我哥吗?我也在到处找他。不是说能传送我们离开黑水岛吗,为什么太子殿下他们回去了,我们还在这里?

师青玄:明兄!!!不是让你有空多练练吗,你是不是又手生画错了啊!

明仪:滚!有本事自己画。

师青玄:明兄,你的伤势如何?毒没事吧?

明仪:没事。先找到水师大人再说吧。

师青玄:(os)到底怎么了?

谢怜:(os)他是假的。

师青玄:(os)假的?!那他是谁?!

谢怜:(os)白话真仙。

明仪:怎么了?

师青玄:我害怕。

明仪:现在害怕,为时过早。

师青玄:(os)不会的。白话真仙,不会化形!

谢怜:(os)黑水玄鬼。

明仪:你又怎么了?

师青玄:我想死……

明仪:你想的倒美。

谢怜:(os)贺玄。

师青玄:那个明兄,我看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再找吧!

明仪:眼下哪还有时间休息?

师青玄:你是中毒,动得越狠,毒发越快。再说你不休息,我一个凡人也要休息。你先坐下,我去弄点水来喝。

师青玄:太子殿下,你在说什么???我身后这个人到底是谁???是那三个其中的某一个化形成了明兄???还是他们全都附身在明兄身上了???

谢怜:风师大人,冷静!不是他们,是他!现在在你身边的,只有一个人。从始至终,都是这一个人。没有任何人化形,也没有被任何人附身!

师青玄:可是,可是明兄他……

谢怜:不要叫明兄了。真正的明兄,已经死了!

师青玄:你怎么知道?你看到了?

谢怜:不光我看到了,你也看到了。真正的地师大人,就是刚才供在幽冥水府里的那一具尸骨!你当他为什么用不好地师的月牙铲?因为那根本不是他的东西!你身后的这个人,几百年前本名叫做贺玄,修炼为绝化名黑水玄鬼,吞噬白话真仙操纵那东西找上你,囚禁并且杀死了真正的地师,从很早以前就冒名顶替到了上天庭!

明仪:你一个人嘀嘀咕咕地在说什么?

师青玄:我……我……我……

明仪:你莫不是脑子有毛病, 在黑水鬼蜮里随便找溪水洗脸。

师青玄:……

明仪:你那枚长命锁呢?

师青玄:啊?

明仪:你不是说,你们那两枚长命金锁是兄弟金精打造的,主人受伤了会共鸣吗?

师青玄:……

师青玄:可是……可是,我的伤已经好了!

明仪:那还不简单?

说着,微微举手。谢怜心想:难道他想动手给风师大人来两刀???正凝神戒备,谁知,明仪却是在他自己手臂的伤口上按了一下。

明仪:你把锁给我戴着。

师青玄:……

明仪:你是不是吓傻了。

师青玄:……不是!其实,这个,这个锁,我没有告诉你吗?只有我本人戴着,才有这种效果的。

明仪:有这种事?

师青玄:有的!

明仪盯了他片刻,似乎放弃了这个打算,低头看了看手臂的伤口,什么也没说。谁知,正在此时,师青玄脖子上那枚长命锁震颤了起来。

明仪:水师大人在那边。

师青玄:明……兄,我觉得这其中有诈啊,最好还是不要去!

明仪:什么有诈?

师青玄:我哥怎么会受伤?在那边的不一定是他。

明仪:眼下是在绝境鬼王的地盘上,水师大人未必有力自保。不管是什么,先过去看看再说。

师青玄:哥!

他还没开口,却听一声巨响,身旁明仪突然倒地,胸口多出一个绣球大小的黑洞,鲜血满地。而树上跳下来一个白衣身影,抓了他就跑。

师无渡:走!

师青玄:哥?!

师无渡:别说话快跟我走!他不是好人!

师青玄:他……跟上来了!

师无渡: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明仪:你在我的地盘上,还要问我是什么东西?

师无渡:……黑水玄鬼?

师无渡:你一直是地师?还是……原来如此。

师无渡:你我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分域而治,这次来你的地盘非我所愿,何不各退一步。

明仪:水横天,原来也有不敢横的时候。

师无渡:若非时机和地点都不对,师某未必就怕了你。

明仪:师无渡,你看看我是谁?

师无渡:你想让我说是谁?你是谁都无所谓。我以我水师的名义起誓,只要不波及我兄弟二人,你要做什么,统统与我无关……

明仪:水横天果真贵人多忘事。当年你翻了凡间多少人的生辰和名册,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我这么独一个,怎么,没过几百年,就忘了我长什么样?

师无渡:你还活着?!

贺玄:我死了!

在贺玄身后,有一座神台,四只乌黑光滑的骨灰坛,平静地立在神台上方。两把被撕毁的扇子丢在地上,正是风师扇和水师扇。父亲、母亲、妹妹、未婚妻。

贺玄:磕头。

师无渡:好。因为他看到师青玄被几条木棍粗细的大铁链铐在一面斑驳的墙上,手臂高高吊起。

贺玄:我让你起来了吗。

师无渡:……没有。

师青玄:哥……

贺玄:你闭嘴!

贺玄:白话真仙可怕吗?

师无渡:贺玄,一人做事一人当,拿你挡灾是我的主意,这件事跟我弟弟无关。

贺玄:无关?

贺玄:你弟弟一个天赋平庸的凡夫俗子,得以飞升上天,风光无限,占的是我的命格,享的是我的神格。你告诉我,这叫与他无关?

师无渡:你……既然一直在他身边,就该清楚我没骗你,他那性子藏不住事,他真的从头到尾一点都不知道!

贺玄:正因为如此才更可恨!他凭什么什么都不知道?!当初不知道,后来也不知道?!

师青玄:明兄,我……

贺玄:住口!

贺玄:我给过你机会!

师青玄:……对不起。

贺玄:你的对不起,算什么东西?

师青玄:……我知道没用,但是我……

贺玄:但是你什么?你知道没用,但你还是想努力表现诚意,希望感动我,希望我能放下仇恨,化解恩怨吗。

师青玄:不是!不是的!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我只是,我,我真的觉得很对不起你。真的。明……贺……贺公子。我知道我跟我哥都错了,到了这一步,也没法补救,所以……

贺玄:所以?说啊,怎么不继续说了。所以你愿意以死谢罪吗?

师无渡:贺玄!!!罪魁祸首是我,是白话真仙,但青玄本身罪不至死,你……

贺玄:那我一家五口谁有罪?谁又致死了?

贺玄:说吧。你愿意吗?

师青玄:……我愿意。

须臾,贺玄负着手走开了。那群疯怪人见他离开,又围了过来,有抱着师青玄的大腿胳膊不肯撒手,有的扯他头发,有的勾他脖子,个个眼冒绿光,仿佛要把他活活吃下肚里去一般。

贺玄: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吗?

贺玄:烂命,贱命,猪狗不如的命,活活把人逼疯的命。

师青玄:……

师无渡:……你?!

贺玄: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

贺玄:第一个选择。你,从这群人里挑一个,把你弟弟的命,和他交换。然后,自己滚到凡间去。既然你这么喜欢给人换命,想来这一手熟练的很,不用我教。

师无渡:第二个呢?

贺玄:第二个,你。这次,他盯的是师青玄

贺玄:我不动你的命。你,就在这里,把你哥的头给我割下来!然后,永远都别出现在我面前。这样,我可以当你在这世上不存在。

师无渡:……我自戕。我自戕行不行。

贺玄:你没资格跟我讨价还价。

师无渡:你这是要我们的命啊……

师青玄:哥!哥!我们,我们选第一个吧。第一个。

师无渡:不。我选第二个。

师青玄:为什么要选第二个?咱们都活着不好吗?哥,第一个吧,第二个不行,我真不行。

师无渡:闭嘴!你不知道我?要我什么都没了,然后看你变成那种烂泥巴地里的东西,难道我就行吗?!你不如气死我!

师青玄:哥!算了……好死不如赖活着。再说,其实,你想想,咱们……咱们都好活了几百年了,也该……也该……

师无渡:来!……去找裴将军,求他照应你。

师青玄:算了,哥,算了!你不是跟我说过吗,世上人谁都是自己管自己,别人哪会照应咱们啊,从来不都是咱们自己照应自己吗。别给我拿这东西,别给我!

师无渡:青玄!别这么没出息!

师无渡:……你哥外号水横天,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多年来翻过的天掀过的浪,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天上天下,都是仇家。我死了倒还好说,我死了就一了百了不关你事了。我要是没死,却什么都没了,那才是生不如死。我若不是水神官,根本没法照应你,自保都不行,只怕我们兄弟没过两天就……你拿着!

师青玄: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哥,我是真没办法!你别逼我,别塞给我!!!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师无渡:没事了!不用怕青玄,不如换命和抽法力疼……

师青玄:哥!

贺玄:闭嘴!少在我面前表演你们令人作呕的兄弟情了,这里可没人会为你们感动!

谁知,师无渡大口呕血,忽然翻身,一跃而起,一把掐住了师青玄的脖子。

师青玄:……哥?

师无渡:青玄!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放心不下!我死了你也肯定没法在世上活了,不如跟哥哥一起走吧!

贺玄:我给你第三条路了吗?

师无渡双臂齐断,血如喷泉,却放声大笑起来。

贺玄:你笑什么?

师无渡:我笑你,以为自己稳占上风!你觉得自己隐忍多年到如今,终于报了仇,很痛快吗?

贺玄:看你这幅苟延残喘的样子,的确痛快得很!

师无渡:是吗?那我告诉你,我也痛快得很!因为我看到你现在这么愤怒,这么痛苦,这么恨,恨得牙都要咬碎了,但你还是救不回你的亲人,你还是只阴沟里的鬼,你再怎么跳脚也没有任何用,因为他们早就全都死了!而我,我弟弟多活了这么久,当了这几百年的神官,现在就算他没得当了,活不了了,那也是他也赚了,还是我赢了!我不比你痛快吗?哈哈哈哈哈哈……

师青玄:哥,你别说了,别说了好吗。哥,我的天啊,你在说什么,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贺玄:你,分毫没有悔过之心!

师无渡:悔过之心?哼,笑死人了!亏你还是绝境鬼王黑水沉舟,你跟我谈悔过之心?我告诉你,没有这种东西!今天我得到的一切,都是我自己争来的。没有的东西,我自己争;没有的命,我就自己改!我命由我不由天!

师青玄:……哥哥,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你别说了好吗,快住口。救命啊……

师无渡:青玄,哥哥先走一步,下面等着你。哈哈哈哈哈哈……

师青玄:明兄!明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千错万错都是我们的错,是我的错!我哥都是因为我才这样的,我哥他疯了,他疯了你看到没有!我……我……你……你……

贺玄:你叫错人了!

说完,他猛一抬手,生生将师无渡的脑袋从脖子上拧了下来!

师青玄: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贺玄:你有没有什么想说的。

师青玄:……我想死。

贺玄:你想的倒美!

紧接着,贺玄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师青玄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谢怜的魂魄突然被拽了出来,高高抛起!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