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939】
剧情歌·剑网3幕本《蛊梦》《拂雪》
作者:秦意浓不走本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剧情歌 / 古代字数: 1708
85
80
88
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3男2女
作品简介

《蛊梦》:纯阳和五毒的故事。 《拂雪》:纯阳门派师兄和师妹的故事。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08-24 16:08:05
更新时间2024-04-07 13:35:0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师兄

男,0岁

纯阳师兄

师妹

女,0岁

纯阳师妹

老仆

男,0岁

老仆

纯阳

男,0岁

纯阳

五毒

女,0岁

五毒

第一幕:蛊梦

歌曲:蛊梦 小荣&馒头 

男:心也落空 雪也匆匆 叹她不回头

女:不安的风 却缠绕其中 恨他不曾留

男:只是 千种心绪万般暗涌

合:只是 旧事难平休

纯阳:站住!你已经无路可走了!

五毒:呵…还有一条路…只是看现在挡路的人…让不让我走。

纯阳:事到如今,你还不悔改!

五毒:如果我说我是不得已…你可信?

纯阳:你任天一教分坛左使数年!手上沾染了多少无辜生灵的性命!叫我如何信你!?

五毒:那你想如何?要如何?

纯阳:我…

男:也想同你行云过半生 赢了浮名何能

女:世有烦恨不由身 心事难成

女:且把此梦封存 男:思念更甚

女:且留一蛊为证 男:天涯谁问

合:彩蝶纷纷 归去无人

女:别再等

(歌词唱完渐入)

五毒:哼…不如…杀我以平众愤好了…

纯阳:杀你……以平众愤...

五毒:杀了我……

男:这一剑是 最后的诗 只为你的执

女:笑他还是 最傻的样子 猜不透的痴

男:只是 再无笛声寄天真

合:只是 凤凰也作尘

【回忆初识,相聚喝酒】

五毒:(os)喂~道长,我弄来两坛酒,咱们两个继续聊天呐~

纯阳:(os)你一个女孩子一天到晚喝什么酒!不如跟我说说,你那宝贝似的凤凰蛊到底是什么呀?

五毒:(os)凤凰蛊嘛~虽不及灵猫九命,但却有着医死人肉白骨之奇效呢~

~~~间奏

歌曲:蛊梦 玄觞&须小臾

男:心也落空 雪也匆匆 叹她不回头

女:不安的风 却缠绕其中 恨他不曾留

男:只是 千种心绪万般暗涌

合:只是 旧事难平休

【刀光剑影,最后一剑命中】

五毒:...呃...

纯阳:我信你所言...但这一剑是我作为纯阳弟子对整个中原武林必须做出的交待!我知道你有凤凰蛊,等你恢复过来,我便带你皈依...

五毒:我身上...没有凤凰蛊...

纯阳:你说什么?

五毒:...如果是你,会将蛊下给谁...?你猜...我又把我的蛊下在了哪?

男:也想同你行云过半生 赢了浮名何能?

女:世有烦恨不由身 心事难成

女:且把此梦封存 男:思念更甚

女:且留一蛊为证 男:天涯谁问

合:彩蝶纷纷 归去无人

女:别再等

(唱完歌词渐入)

【五毒墓前】

纯阳:烛龙殿一役,如今回想起来就像是一场梦。各门派掌门都平安返回了教派,你的曲云教主也安然无事。...原来你是她门下弟子...她说,当时的我已经没有气息了……

男:这一剑是 最后的诗 只为你的执

女:笑他还是 最傻的样子 猜不透的痴

【回忆,当初喝酒片段】

五毒:(os)凤凰涅槃,起死回生,一生只有一蛊。若是将它下在别人的身上也就代表将自己的心交到了那个人的手心里….

男:踏雪凌剑不忍碎星辰 空余了梦中人

女:引蝶唤蛊只一瞬 输了红尘

【回忆结束】

纯阳:...我终于知道...你将凤凰蛊种在了哪里

女:彩蝶犹恨 归去无人

合:别再等

———————————————————————

第二幕:拂雪

歌曲:拂雪 不才

此生的守候 已尽我温柔

只恨年华早泛白 不能偷

此生的溯游 执念未肯休

只因一字未看透 未看透

师兄:我守望她的第十年,和那日一样,下着茫茫大雪,我穿回了我的白衣道袍,背着我的出师之剑,自纯阳宫的山门前,缓缓走到她的窗外…

你是振翅欲飞的猎猎白裳

看华山之巅一捧雪 落下的明亮

(两次敲门声后入)

师妹: 进来吧

老仆:你身子不好,就别开窗了

师妹:咳咳…让我开着吧。上次说到哪儿了?你都在帮我记着吧?

老仆:是…都记着呢…你说你那师兄,剑术高超,道法绝伦,是这纯阳宫数年来的不世之材….

【回忆】

师兄:(OS)师妹,我此番随师兄弟下山平乱,你且放心等我,切莫挂念。待我归来我便求了师父,娶你为妻。

师妹:(OS)那师兄,我们约好啦,我等你,你记得,要早点回来呀。

你是乱世中一抹翩影惊鸿

多少生死都撼不动 这天 地峥嵘

一剑镇山河 覆手破苍穹

可惜死生知己未相逢 

【回忆结束】

师兄:正逢乱世,我误中贼子奸计陷于敌营,历经几番波折甚遭毁容中毒坏了嗓子,方才得以逃生,而后才知同去的近百名师兄弟们,无一生还…我深觉此生无颜再见师门也无颜见她…然幸得掌门开解指点,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我便私心决定隐去过往留作门中奴仆,侍奉她住处附近几座殿打扫。

师兄:我的私心,便是宁可让她相信,她的师兄,已经死于战乱。而不是让她知道她的师兄,她的骄傲,如今….已成废人。

我拂落雪在心头 在心头

你是乱世中一抹翩影惊鸿

多少生死都撼不动 这天地峥嵘

【回忆】

师妹:(OS)师兄啊,我觉得咱们门派里,你是最厉害的人!

师兄:(OS)傻丫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故意板起脸)莫要胡说

师妹:(OS)嘻嘻,不管,师兄是我心中最最最厉害的人了!

年少不知愁 与君长相守

已说不得何所求 何所求 

【回忆结束】

师妹:….不知他是否仍然存活在这万丈红尘,奔劳于生老病死悲欢离合。

老仆:他的一生早在下山那一刻就已经结束了…

师妹:是了,我这一生也终要结束了。过往岁月里的甜蜜与哀愁,幼年时的天真,少年时的痛苦,中年时的绝望,都要烟消云散了。只是,等了他这么多年…却还是未能…未能再见他一面……到底,心有不甘呐。

我拂落雪在心头 在心头

师妹:是梦吗?我看着窗外的纯阳宫山门,等待着死亡的到来。还是那条小路,缓缓走来一人,轻袍如雪,缓袖如云,风骨凛然,岁月..似乎毫无更迭……

师妹:师….兄….

师兄:终究是如愿以偿。(同入)

师妹:终究是如愿以偿。(同入)

完结完结完结撒花撒花撒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