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38】
普本·《A Long Story》【梦小白独家定制】「以陌作品」
作者:以陌.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5989
2531
4549
1214
15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只是他说话的那一秒,就那一秒,我突然很想很想跟他远走高飞,从南到北。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1-08-10 05:45:45
更新时间2023-10-29 15:14:40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林一

男,0岁

小奶狗。

秦舒涵

女,0岁

大姐姐。

 


 


【梦小白独家定制冠名】

编/美:以陌

后期:802

——灵感来源:梦小白——


—人物介绍—

秦舒涵:33岁,大气,活泼,离异。

林一:24岁,逞强,假稳重,老实。

(基础人设提示,具体边走边感受)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任何/商用/转载·


音效:我们的故事,说来话长。——梦小白/全德


—欢迎收听现代治愈向双人普本—

《A Long Story》

·说来话长·

 报幕:九仙 


—感谢人声音效提供:梦小白/林精致/全德/九仙—

开场报幕完压车流声入:


林一:(混响)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

秦舒涵:(混响)只是他说话的那一秒,就那一秒,我突然很想很想跟他远走高飞,从南到北。


前奏·惊喜


两人各怀心事/基本不用卡音效/语速中等偏慢—

闪回·西餐厅·脚步声完入—

秦舒涵:(坐下)不好意思啊,来晚了,路上太堵了。

林一:没事,我也才到没多久,美式可以吗?

秦舒涵:都行,你知道的,我不挑。

林一:好,(转头)服务员,一杯美式,不加冰。

秦舒涵:哎,干嘛啊,这么热的天。

林一:别的地方我管不着,在我面前不行。

秦舒涵:(审视)不错啊,小朋友长大了,有霸道总裁那味儿了。

林一:(一本正经)都是你教的好。

秦舒涵:呵,别在这装深沉了,你什么样我还不清楚吗,这样一点都不可爱。

林一:我现在是个男人,不是当年的那个男孩了。

秦舒涵:害,看出来了,(头偏一边小声嘀咕)时间啊,都让当年的小鸡仔长成大男孩了。

林一:我听得见。

秦舒涵:哦,那又如何,知道你听得见。

林一:(沉默)你……还是没变。

秦舒涵:(端坐审视)是吗,真的没变吗?嗯?

林一:(沉思)变了一点吧,变的更好看了。

秦舒涵:噗,可以啊,林一,你是怎么做到一本正经的说出这句话的。

林一:你教的啊,说话要面不改色,不能让人探出虚实,况且,我说的也是实话。

秦舒涵:(感慨)嗯,挺好的。

林一:什么?

秦舒涵:我说,你挺好的,越来越好了。

林一:中国有句老话叫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秦舒涵:嗯,是这样的,终归都得往前走,没有人会在原地等你。

林一:(顿)我……(准备说我一直在等你)

秦舒涵:(故意打断)哎,对了,我听说,你现在做到领导层了啊。

林一:嗯,刚升完职。

秦舒涵:可以啊,恭喜恭喜。

林一:你……不会以为我不知道吧。

秦舒涵:啊?

林一:我们公司老板是你朋友。

秦舒涵:是吗?我朋友挺多的,记不太清了。

林一:行吧,你开心就好。

秦舒涵:哎,你怎么回事啊,从一进门我就觉得你怪怪的。

林一:有吗?我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秦舒涵:呸,你以前就是个小奶狗,现在……嗯……勉勉强强可以称为小狼狗了。

林一:合着我怎么都是狗呗。

秦舒涵:哈哈哈哈,没错!你这自我认知可真是越来越精准了啊!

林一:(无语)还是那句话,你开心就好。

秦舒涵:哎~我可一点都不开心。

林一:为什么?

秦舒涵:因为跟我预想的不一样啊!

林一:什么?

秦舒涵:人家的久别重逢都是,好久不见,你最近过怎么样啊,然后就开始一通寒暄,你看看我俩,见面直接说起相声了。

林一:其实我,想过见到你应该说什么,可真到了这一刻就什么都忘了,大脑一片空白。

秦舒涵:怎么?被我的美貌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

林一:(沉默)你……可真的是一点都没变。

秦舒涵:那当然了,一直都是这么的貌美如花好吗。

林一:(沉默……)

秦舒涵:沉默个什么劲啊,闷葫芦!

林一:没有,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回。

秦舒涵:跟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啊,又不是外人。

林一:(盯着秦舒涵)虽然不算外人,但也算不上自己人吧。

【音效慢了就沉默/快了就接词】

【脚步声】

【服务员:您好,您的咖啡,请慢用。——林精致】

秦舒涵:谢谢。

【脚步完入/没卡上就不用管】

秦舒涵:(顿)林一,我们,有多久没见了啊。

林一:四年。

秦舒涵:嗯,差不多。

林一:准确的说,是四年零三个月又十一天。

秦舒涵:记的还挺清楚。

林一:我从来没忘过。

秦舒涵:(嘴巴微张欲言又止后沉默)

【两人沉默一会】

秦舒涵:好久不见啊。

林一:好久……不见。


序曲·遗憾


【两人坐在海边/海浪声】

秦舒涵:(愉悦)这风可真舒服~

林一:[准备披衣服]

秦舒涵:[往后退]没事吧你,今天三十度,你带着外套就算了,还打算给我穿啊,我才不要!

林一:把腿盖着,老寒腿。

秦舒涵:呸,你才老寒腿,姐姐我正值青春年华,健康着呢!

林一:是啊,你可太健康了,一吃辣,胃就疼的跟什么一样,到了冬天就把自己裹成粽子,生理期哪哪都……(被打断)

秦舒涵:(打断)打住啊,相声说完了又开始抖搂黑历史了是吧,越来越不可爱了。

林一: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那说明我学的不错。

秦舒涵:好的不学。

林一:你就没有不好的地方。

秦舒涵:这我当然知道,还用你说啊。

林一:呵,和你聊天依旧这么轻松,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秦舒涵:(轻笑)呵,那说明我还是很有魅力的嘛。

林一:是啊,那,我可以问全世界最有魅力的秦舒涵小姐一个小问题吗?

秦舒涵:有多小?太大的我可不行,受不了。

林一:呵,别老开黄腔,记住,你可是个淑女。

秦舒涵:切,淑女是什么?又不能当饭吃,行了,小林子,朕准奏了,问吧~什么问题。

林一:嗯……其实真的是一个小问题,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些年有没有遇到合适的人……

秦舒涵:你呢,你有吗。

林一:别岔开话题,我问你呢。

秦舒涵:(沉默)没有,也没人看得上我啊。

林一:是你瞧不上人家吧。

秦舒涵:哎呀,这不重要,我跟你说啊,我这些年跑了不少地方,见了好多不一样的风土人情,你有机会一定要到处去走走看看,你的状态和心灵都会有一个质的飞跃的!(发现他不对劲)哎,你愣什么神啊,我跟你说话呢。

林一:(沉默)所以,你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秦舒涵:(顿)你,你这话题也转的太生硬了吧!

林一:(看着她不说话)

秦舒涵:(沉默。叹气)一个星期。

林一:(点烟抽烟)

秦舒涵:什么时候学的。

林一:你走了以后。

秦舒涵:少抽点吧,对身体不好。

林一:那你呢。

秦舒涵:我在说你,你老扯我干嘛。

林一:我?你这些年不都了解的挺全面了吗,(苦笑)呵,只是我不知道你的消息而已。

秦舒涵:(眼神躲闪)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林一:(直视她)你听得懂。

秦舒涵:(低头/沉默)林一,有些事情就让它过去吧,现在说……没意义了。

林一:是吗,真要如你所说的过去了,没意义了,那你为什么要四处托人打听我的事啊。

秦舒涵:我,我那是怕你受欺负,我就是把你当成弟弟了,你别多想。

林一:你心里明白,我到底在执着什么,我也并不想当你所谓的……弟弟。

秦舒涵:林一……

林一:而且你如果不想让我知道你的消息,我不可能知道。

秦舒涵:你什么意思。

林一:你刚回来就主动约我出来,而且看样子不是来和我旧情复燃的,(沉默/顿)你,应该是来跟我告别的吧。

秦舒涵:(挣扎/沉默/轻声)……是。

林一:……准备去哪。

秦舒涵:……温哥华。

林一:嗯,温哥华,好地方啊,又打算逃多久啊,五年?十年?还是一辈子。

秦舒涵:我……没有要逃,(深呼吸)我,我只是想换种活法……

林一:呵,换种活法,秦舒涵,我等了你四年,你告诉我你要换种活法……好,真好,太他妈好了!

秦舒涵:(颤抖/假装绝情)我从来没有让你等过我,而且我们分手的时候我也已经把话都说清楚了,可能是你误会了什么。

林一:(深呼吸)行,没关系,没关系的,就当是我误会了吧。

秦舒涵:(沉默……)

林一:我其实,没想做什么的,我,我就是有点想你了,姐姐……我好想你啊……

秦舒涵:(侧过头哽咽)

林一:你知道吗,四年前你跟我说的那些话我一个字都没忘,它们就像一把刀一样,每天在我心里凌迟一千遍,一万遍,痛的我根本喘不过气,这种滋味……我经历了整整四年。

秦舒涵:(大声一点哽咽)林一,我……

林一:我记得你当时跟我说,我们生活阅历不同,兴趣爱好也不相投,最重要的是年龄差距还这么大,你想找一个能依靠一辈子的人,而不是处处都需要你教的,(顿)你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你说让我忘了你,找一个适合的人,好好过日子,(沉默)从那天以后,你就消失了,仿佛人间蒸发了一样,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秦舒涵:……我没想到你还记得这些。

林一:忘不掉的,一辈子都忘不掉。

秦舒涵:忘了吧.....我,不值得。

林一:……你呢,你忘了吗。

秦舒涵:(颤抖)忘,忘了。

林一:(颤抖)你既然忘了为什么不敢看我的眼睛啊,你看着我,你告诉我你已经把我忘了,你这四年里从来没有想起过我……你说啊。

秦舒涵:我……我……

林一:(抱住)你说不出口是不是,你还是想着我的,对不对……

秦舒涵:(沉默/松开)是,我的确没有忘记过你,我这四年也时常会想起你,可我们……(自嘲)呵……

林一:我们都没有忘了对方,那为什么不能重新开始……

秦舒涵:林一,我,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说,关于四年前,关于我们,可能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林一:错的?那你告诉我,什么是对的,法律层面我们没有错,也没有触触及任何道德底线,到底哪点错了!你告诉我!

秦舒涵:因为你跟我不一样,你是家里的独子,我就只有自己一个人,所以怎么样都可以,可你呢,他们就只有你一个依靠,我不能自私的把他们的唯一的一点念想都夺走,我也不能让他们承受无端的流言,我做不到。

林一:呵,做不到……林一啊林一,她顾及到了所有人,却唯独忘了你……

秦舒涵:(深呼吸)林一,我们都不小了,你应该明白,错过了就是错过了,镜子碎了就算黏回去也终究会有裂痕的……

林一:所以呢,所以你现在是在告诉我,我这些年的执着都是没有用的,我不该等你的,对吗。

秦舒涵:……你很好,比我遇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要好,我也知道你这些年经历了什么……对不起啊,是我辜负了你,我不值得你这样等我。

林一:辜负……呵,谁想被人辜负啊……说到底,你还是只给我发了张好人卡。

秦舒涵:(看向大海)有些事情,及时止损,对双方来说都好,等尝到痛了再放手,会来不及的吧……

林一:(轻声)可有些人,稀里糊涂的就成了局外人,又算不算对他好呢。


终章·释怀


【海边/慢慢来/一定不能急/沉默/留白要给够】

提示:BGM3不一定选节奏慢的才好,选自己适合的,因为选的不对会导致情绪带不动,最后有很重要的音乐铺垫,选错了就卡不上,慢节奏版的一定要留白!!一定要留白!!BGM3两个版本的都不要太急,聊天一样就行,慢慢来!!慎重选择!!时间怎么都够的!!尽量选正常版的!!体验会好一点!!


林一: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呢,这次要去多久啊。

秦舒涵:干嘛,查户口啊。

林一:我得看看,还有没有时间等你啊。

秦舒涵:臭贫,嗯……不一定,看情况吧,舒服的话就多待一阵子,不舒服就换个地方喽。

林一:呵,还真是随心所欲啊。

秦舒涵:当然了,这是我的风格,我不喜欢一成不变。

林一:嗯,确实,你的性格就是这样的。

秦舒涵:这哪是什么性格啊,嗯……这么说吧,其实很多的放弃都源自于无能为力,但是大家往往都会给这个无能为力包装一下,让它显得比较高大上……挺没意思的。

林一:我怀疑你在内涵我……

秦舒涵:哪有,我分明是在内涵我自己。

林一:看来我们俩都是无能为力的受害者。

秦舒涵:嗯,谁说不是呢。

林一:你有没有发现一个事。

秦舒涵:什么?

林一:你今天特别不像你自己。

秦舒涵:有吗?我觉得还好吧……可能是有些变化?就跟你一样,我觉得你变化还挺大的。

林一:我说的不是这些,是你的状态,还有说话的方式,都不像四年前那个让我追在你屁股后面叫姐姐的人了。

秦舒涵:害,你那是不知道我有多纠结,我这次回来就是准备梳理一下自己的资金,然后就出发去温哥华的,跟你告别啊,就是顺带的而已。

林一:这样啊,那我很有荣幸,能成为你行程安排的一部分。

秦舒涵:呵,傻不傻,逗你玩的,这次是专程回来看你的,毕竟我当初走的并不是那么光明磊落。

林一:嗯,依旧很荣幸,但这和你今天不一样有什么关系吗。

秦舒涵:当然有了,我本来就只想跟你说说话,看看你,结果你从头到尾都是明枪暗箭,我躲了一茬又一茬,最后还是没躲过,换谁都得看着不一样吧。

林一:也对,就像我刚知道你回来了的那一刻一样。

秦舒涵:你那时候是不是特别激动啊,毕竟你女神终于回来了。

林一:说实话,没有。

秦舒涵:嗯?

林一:那一瞬间,更多的是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觉得我自己在做梦,过去四年里,我幻想过无数次你回来的场景,可当它真的发生了,那种感觉又不一样了,会发呆,会反复确认是不是真的。

秦舒涵:那后来呢,看你的样子还挺好的啊。

林一:那是我装的,我在没见到你的时候有好多好多话想问你,也有很多事情想跟你分享,可真见到了,脑袋一瞬间就空了,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就只想听你说话。

秦舒涵:……其实我也差不多,我来之前,心里也想过我们再次相遇的场景,可真见到了,那种熟悉的感觉就回来了,就只想静静的和你待一会。

林一:我们好像也不是很静……

秦舒涵:还不是都怪你,你看人家电影里,都是一个眼神就心照不宣了,就你,一直在落子,让我不得不接。

林一:换你来试试,四年前说走就走,留我一个人在这。

秦舒涵:(沉默)对不起啊,白白耽误了你四年。

林一:没关系,今天和你聊了这么多,七七八八的也想通了不少,我以前觉得你是因为我的种种毛病才离开的,当然,现在依旧是这么觉得的,所以我努力挣钱,收敛脾气,竭尽所能的让自己的视野更广阔一点,这样才能配得上你。

秦舒涵:……你怎么这么傻,那都是当时不得已说出来的话……

林一:呵,谁让我爱你呢,我记得,在你走了以后,他们都说我变了一个人,只有我自己知道,已经晚了。

秦舒涵:你没必要为谁改变什么,你不管以前,现在,还是未来,都很好,特别的好。

林一:呼,可是好像没什么用,还是会被抛弃,还是会有遗憾。

秦舒涵:(沉默)

林一:……后来,时间长了,遗憾也就越来越多了。

秦舒涵:(深呼吸)林一。

林一:我在。

秦舒涵:谢谢你。

林一:谢我什么?

秦舒涵:谢谢你一直想着我,念着我,这个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人了。

林一:我一直在等你,我不敢乱跑,也不敢去其他地方,我怕你到时候回来找不着我,会着急。

秦舒涵:……傻瓜,找个适合你的,重新开始吧。

林一:来不及了,(指心)这里已经装不下第二个人了。

秦舒涵:还来得及,你总会遇到一个人……然后彻底忘了我的。

林一:(哽咽)可是我不想,你,你这次能不能别走的这么仓促,让我送送你好不好,我想再看看你。

秦舒涵:(轻声)好,我答应你。

【两人沉默一会】

林一:(沙哑)秦舒涵。

秦舒涵:嗯。

林一:你爱我吗。

秦舒涵:(哽咽)爱啊,一直都爱。

林一:那我们再给彼此一个机会好不好。

秦舒涵:我们…没可能了。

林一:为什么,既然我们心里都有对方,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秦舒涵:(思绪远去)别急啊,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讲完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林一:(沉默)好。【后面的男生自主给点情绪】

秦舒涵:(深呼吸)从前有个女孩,从小家庭幸福,父母恩爱,她是被宠着长大的,可到了二十岁这年,她为了一个男人,跟家里断绝了所有的关系,她刚开始以为追求自己的幸福没有错,可后来她发现,她爱的那个男人出轨了,呵,在她怀着三个月身孕的时候。她忍不住跑去质问他,可得到的却是那个醉鬼的家暴,他打她,不管她是不是怀着孕,也不管她是不是已经疼的发不出声音了。最后,她一个人躺在空荡的房间里,浑身是血……你知道吗,那种血红的颜色,她一辈子都忘不掉。

林一:(哭)你别说了,别说了……

秦舒涵:呵,她流产了,而且再也怀不了孕,那个男人也此入狱,那一年,她二十四岁。之后的几年,这个女孩,哦不对,应该是女人,女人就一心扑在工作上,努力不让自己想起那些不堪的往事,也不再相信爱情。再后来,因为工作调动,来到了现在的城市,她遇见了一个小男孩,觉得还挺有趣的,就想着玩一玩,消遣消遣时间,那一年她二十六岁。他们在一起了三年,慢慢的她发现,她离自己最初的想法越来越远了,她爱上了他,可是她不能,他这么好,这么鲜活,整个人就像一朵朝气蓬勃的向日葵一样,她不能拉他下水,她明白他的情况,独生子,家里就他一个指望,她能跟他一起闯过所有的困难,唯独孩子,这一关无论如何都过不去,她不想让他跟自己一样,最后众叛亲离,所以,她选择了离开,离开这座城市,也离开她爱的男孩。

林一:(抱住)对不起……对不起……

秦舒涵:她离开了以后,一个人踏上了四处漂泊的路,刚开始她以为没几天就会把他忘了,可并不是,她每一天都在想他,想着这个他深爱的男孩,终于,她做了一个决定,她想勇敢一次,可现实立马泼了她一盆冷水。这四年她跑了很多个城市,无数个医院,一直在想办法治好自己,看看有没有重新怀孕的机会,可最终,还是没有一点希望……她……放弃了……故事到这就结束了。

林一:姐……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这些年过的这么辛苦,(扇自己巴掌)都是我,都是我没本事,我当时要是多关心你一点就好了…

秦舒涵:(含泪)好啦,都过去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呵,你不是说你长大了吗,别整这出啊,娘死了。

【两人沉默一会】

林一:姐……你怪我吗。

秦舒涵:怪你什么?

林一:刚才那种情况,我应该奋不顾身的站出来说我不介意,我可以陪你一起承担……可是我……

秦舒涵:我都明白,这又不是电影,哪来那么多的戏剧化的东西,也没有那么多能被人接受的例子,害怕,迟疑,是对的,你没错。

林一:你给我点时间,我一定可以说服他们的,我们还有很多办法的,行吗。

秦舒涵:不用了,这种事情预料的到结果的,这样,对大家都好。

林一:我……

秦舒涵:(哽咽/含泪)呵,你别这样,开心一点,以前那个小奶狗又回来了啊,记住,你现在是小狼狗了,要凶狠一点,知不知道。

林一:(哽咽)好……(哭)

秦舒涵:(转过身去擦眼泪)好啦,时候不早了,该回家了。

林一:姐……对不起……

秦舒涵:(轻声)没关系,我不怪你,我们都没有错,都没有错……(哭)我数三二一,我们就朝着不同的方向,去过各自的生活,好不好。

林一:(艰难/颤抖)好。

秦舒涵:三……二……一。

——最终两人谁都没有动 都停在了原地——


【可以等歌放完了再入】

林一:(混响)后来,我终于明白了,喜欢是放肆,而爱,是克制。

秦舒涵:(混响)只是他说话的那一秒,就那一秒,我突然很想很想跟他远走高飞,从南到北。


【故事结束了  后面有后记】

————————END————————

人生至少要有两次冲动,一场奋不顾身的爱情,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后记:这个本的后记其实我不太想写的,关于林一,他最后得知真相的下意识的逃避,其实是一个人正常的反应,毕竟这不是电影,没有那么多奋不顾身,牵扯太多了。就说这么多,后续可能会在评论区更新一些人物的细节,结局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你们也可以在评论区自己写,写出你们心目中想要的结局,希望大家玩的开心,我们下个本见!


“我是以陌,一个笨拙的给大家讲着故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