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5015】
普本·全球高考2猜猜我是谁
作者:秦意浓不走本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架空字数: 11816
23
26
29
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5男1女
作品简介

全球大型高危险性统一考试,简称全球高考。真身刷题,及格活命。考制一月一改革,偶尔随机。 全球高考第二章《猜猜我是谁》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18 12:54:00
更新时间2024-04-19 13:36:24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游惑

男,0岁

失去一段记忆的考试小达人

秦究

男,0岁

失去一段记忆的监考官001

于闻

男,0岁

游惑弟弟

于遥

女,0岁

假孕妇小姐姐 兼女鬼

老于

男,0岁

游惑舅舅 兼陈斌

村长

男,0岁

查苏村村长 兼梁元浩

展开

猜猜我是谁

策划:秦意浓不走本

编剧:木苏里

监制:是安晴呀

后期:秦意浓不走本

【走本须知】分割线可停顿歇息,走本玩家自主选择;

走本前务必看好人物简介,有一人饰两角的,如果人数不够可多兼角色

欢迎收听全球高考第二章猜猜我是谁



【人物介绍】

游惑:失去一段记忆的考试小达人

秦究:失去一段记忆的监考官001

于闻:游惑傻了吧唧的弟弟

于遥:假孕妇小姐姐;兼女鬼

老于:游惑的酒鬼舅舅;兼陈斌

村长:查苏村村长;兼梁元浩

全球高考考场

【本轮考试制度为3+1+1,恭喜你们顺利完成了其中一门,现有另外四门待考。】

【考生拥有选择权,可以自主安排考试顺序。】

【请在30秒内做出选择。】

【迟到者,剥夺考试机会。】

于闻:“哥,你选哪个我就选哪个!”

游惑:“有得选?我这里四个方向显示的都是外语。”

于闻:“啥???”

游惑:“于闻。”

于闻:“嗯?怎么了?”

游惑:“你看到的路口有人么?”

于闻:“人?什么人?”

游惑:“比如某些阴魂不散的监考官。”

于闻:“……你不要讲鬼故事!”

游惑:“算了,没事。我这里只有外语,没别的选择,你确定要跟我?”

于闻:“其实外语是我的软肋。但我想了想,好像也没有哪个不是软肋。哥,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做牛做马都可以,保佑我门门都过,长命百岁。”

游惑:“你们的外语在哪边?”

【友情提示,选择时间还剩5秒】

【4秒】【3秒】【2秒】【1秒】

【自主选择权关闭。】

秦究:“真巧,又见面了,哼先生这几天睡得还好么?”

游惑:“剥夺选择权就是哪哪都有你?”

秦究:“不能这么说。所谓的剥夺选择权,就是指违规考生,也就是你,在进入下一场考试时,无权自主选择考试科目。应该考什么,要看主监考官,也就是我,下一场监考什么。这么解释你能明白吗?”

秦究:“至于监考官监考什么,一般而言是可以选的,但我有点懒,所以总是随机,这次随机到了外语。不过,看你的脸色似乎很不高兴,下次......”

游惑:“还他妈有下次?”

秦究:“很难说,毕竟你前科累累。”

秦究:“你希望随机到哪门,可以提前告诉我。表现良好的话,可以考虑。”

于闻:“哥!”

于闻:“你......您怎么在这?”

秦究:“陪着你哥等你们。”

于闻:“上一轮的全程监控还要带到这轮来吗?”

于遥:“其他人还没来?”

老于:“刚刚就跟在后面,再等等。”

于闻:“怎么回事?还有其他人?”

秦究:“有人说过考试成员总是固定的吗?”

游惑:“……没有。”

秦究:“选择同一门考试,不代表会分在一个考场。比如922和154号监考官,这次也随机到了外语,但他们就不在这一场。说明什么呢?”

游惑:“说明他们也不想见到你。”

秦究:“错了,说明这场考试人数少,只需要一名监考官。”

游惑:“人数少?”

于闻:“还好老于没丢。”

陈斌:“我叫陈斌,他叫梁元浩,是吧?”

梁元浩:“嗯”。

陈斌:“我跟梁元浩前一门同考场,这次又分到一起,也算缘分。这是我第三门考试了。前两门都是侥幸才能活下来,分数低得吓人,及格希望渺茫。”

游惑:“你知道及格多少分?”

陈斌:“60啊,你们不知道吗?”

于闻:“不知道,我们上一门的满分好像是……24吧?还有什么额外的加加减减,搞不明白。反正不是什么整数,也没听说过其他几门多少分,算不出及格线。”

陈斌:“你们没碰到过老手吗?”

于闻:“没有,上一场的人都跟我们一样,头一回。”

陈斌:“哦,那就怪不得了。我刚好碰见过一个有经验的兄弟,他说每门考试的卷面分数会略有出入,但五门一起刚好100分,所以咱们总分得过60才行。”

于闻:“60啊……”

陈斌:“我两门下来才10分,剩下三门得考成什么样!”

梁元浩:“哼”。

陈斌:“他人不错的,只是考完三门了分数还不太理想,有点急……”

于闻:“别焦虑!看,咱们有秘密武器大宝贝!这场考外语,我们有外国朋友Mike!”

陈斌:“看到了,一来我们就看见了。但是我刚刚发现,这位朋友好像不太会说中文?那鸡同鸭讲,一样要糟……”

于闻:“没事,我哥在国外住过一阵子,他也可以。不过……他不太爱说话。”

陈斌:“没关系,有懂的就行!”

【现在是北京时间6:30。】

【离考试正式开场还有30分钟,下面宣读考试纪律。】

【考试过程中如发现违规舞弊等情况,将逐出考场。】

【其他考试要求,以具体题目为准。】

【由于场次特殊,提前播报考试信息。】

【本场考试时间:10天。】

【本场考试科目:外语】

【本场外语语种:吉普赛】

【祝各位取得好成绩。】

于闻:“你再说一遍???什么东西?吉普赛语?”

游惑:“这有地碑。”

陈斌:“我正找着呢,原来在你那儿。应该写着地名吧,虽然用处不算大,但是能知道自己在哪儿也是个安慰……”

于闻:“这画的什么?”

于遥:“字母吧……”

于闻:“k……这是a?”

陈斌:“lo……这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于遥:“p吧,那个像h……u……v。”

撇开那些杂七杂八不知有用没用的部分,这碑上刻的地名长这样:kalo phuv

查苏村

游惑:“我们是来做什么的?”

村长:“不是说来找黑婆吗?怎么?你们自己都懵了?”

陈斌:“黑婆?黑婆是谁?”

村长:“一个老婆婆,当年战乱时候跟着老毛子来这里的,好像是什么吉普赛人,反正……我带你们过去吧,你们小心一点。她到了这里后,我们整个村子都不正常。你们怎么想的……要来这住十天?我们这叫“查苏村”,一共有十八户人家。村子靠近边境,当年战乱的时候,黑婆跟着俄罗斯人流落到这里,就这样寄住下来。那个地碑就是她刻的,代表着什么意思,我也说不清。”

于闻:“不是说十八户么?这些房子随便数数也不止十八家吧?”

村长:“以前肯定不止十八户,走了一些死了一些,慢慢人就少了嘛。像这栋,还有这栋,一看就是没人住的。”

游惑:“看不出,我觉得每家都像没人住的。”

村长:“为什么这么说?”

游惑:“太安静。”

村长:“真的有人住,只不过……大家不太敢出门,一般能睡多久睡多久。”

于遥:“不敢出门?为什么?”

村长:“夜里不安全。你们在这里住的话,千万记住,晚上别出门,听见什么都别开门。”

于闻:“什么意思?卧槽。”

于闻:“哥,看那间房子。冷不丁瞄到窗边一张脸,吓死我了!”

村长:“有客人来,他们也很好奇。只是被吓多了,轻易不敢出来。”

于闻:“那就一直在屋子里呆着?饿了怎么办?不吃不喝啊?”

村长:“我们这里家家都有地窖,地窖里储着粮呢,有梯子下去。而且也不是完全不出门,下午或是快傍晚的时候,大家会出来活动一下。但天黑前都会回屋。”

游惑:“跟那位黑婆有关?”

村长:“我听说你们是来找她做活儿的?”

于遥:“做活?什么活?”

村长:“死人活啊!黑婆喜欢跟死人打交道,比如把碎掉的人缝起来。”

村长:“家里人丢了,找她算算死没死,死在哪个地方。有时候还自己捡人回来做。”

于闻:“……什么叫捡人回来?”

村长:“好比几年前吧……这条河头上就漂过来一个姑娘,黑婆拖了个大篓子,拾掇回去了。”

游惑:“既然她做的都是死人活,你们活人怕什么?”

村长:“你不明白,哎……住一晚就知道了。”

村长:“这间就是黑婆住的地方。现在几点?”

于闻:“晚上23:13。”

秦究:“6点55分。”

秦究:“还行,比你们准一点。”

陈斌:“这位帅哥有点厉害啊!每门考试的季节时间都跟现实不一样,你手机怎么做到这么同步的?”

秦究:“可能因为我是监考吧。”

陈斌:“哦,你谁???”

秦究:“我这算不算帮了你一次?”

手里拿着一张牌,牌是游惑之前抽中的那张【监考官的帮助】。

游惑:“麻烦把字认全,额外的帮助,知道额外什么意思吗?”

秦究:“不太知道。”

游惑:“滚去查字典。”

村长:“黑婆每天早上7点30起床,那之前是不开门的。我先带你们认一下住的地方吧。”

村长:“得麻烦你们挤一挤了。还有千万不要去林子里。”

新加入的陈斌和梁元浩当然住一间,于遥一个姑娘家不方便跟其他人合住,所以单独一间。剩下于闻、老于、Mike、游惑还有秦究,得分两间。

游惑:“这里有你的监考小洋楼么?”

秦究:“托你的福,全程监考,没有小洋楼可以住。必须得挤在这狭窄、逼仄、不太干净的地方。”

于闻:“要不,我、老于、我哥三人挤一挤,都是一家的嘛!”

Mike:“No!!!”

游惑:“我和他一间吧,你们仨一间。”

【现在是北京时间7:00整,考试正式开始。】

【第一场考试,听力。】

【听力原文将于30分钟后开始播放,每道题只播放两遍,希望考生认真答题。】

【另,禁止考生和监考官发展不正当关系,请重新分配房间。】

游惑:“考试系统谁在操作?傻逼话谁设置的?有地方投诉么?”

秦究:“友情建议,这种事能不问就别问。第一次是警告我不能违规泄密,再问一次,就是你被逐出考场了。”

秦究:“行,换房间,那我跟那位混血考生住吧。”

【禁止考生和监考官发展不正当关系,请重新分配房间。】

秦究:“或者跟这位?”

【禁止考生和监考官发展不正当关系,请重新分配房间。】

于闻:“这系统受过什么刺激吧?敏感成这样……进一间房就是乱搞,凑一张床那不得子孙满堂?”

老于:“不准乱讲荤段子!”

秦究:“干脆全程监考也算了,让这位考生自由发挥。”

秦究:“这样吧,考生住房间,我委屈一点,在沙发上将就一下。”



时间7:30

黑婆房间

【听力正式开始,请各位考生迅速到场,每段话只播放两遍。】

村长:“黑婆见人有个规矩,进门前必须抽一张牌。”

于闻:“什么牌?扑克牌还是那些女生玩的塔罗牌?抽完之后给占卜吗?”

老于:“占卜了,你听得懂吗?”

于闻:“也对,那抽了干嘛?”

村长:“代表你今晚能不能睡个安稳觉。不要想着逃过,抽是一定要抽的,否则后果更要命。反正记住,千万千万不要惹她生气!”

黑婆咕哝了一句什么,在众人面前摊开一摞卡牌,冲站在最前面的老于驽了驽嘴。

老于:“我......我抽吗?”

于闻:“我操……是死神吧?我不记得这种牌有什么牌面了,但是好像是有个死神……”

【听力题:请考生根据所听内容回答下列问题。】

  (1)黑婆的姓名?

  (2)黑婆的家人在哪里?请找到他们。

  (3)黑婆房子里有几个人?

【题目要求:每天清晨7点半收卷,没有踩对得分点,随机选择一名考生入棺。】

黑婆张开嘴,露着尖细的牙……说了一长段乱码。

【听力播放完一遍,下面播放第二遍,请考生认真听题。】

黑婆又要张嘴,突然横空伸出一只手,拿着个布团塞了过去。黑婆的嘴瞬间被堵住。

游惑:“不好意思,你等会儿再说。”

于闻:“哥你……这东西哪儿来的?”

游惑:“隔壁房间里顺手摸的。不算脏。”

秦究:“我看你一天不违规浑身难受。”

游惑:“刚刚播报的考试要求,有规定不许暂停听力?”

秦究:“那倒确实没有。”

游惑:“有规定不让堵题目的嘴?”

秦究:“也没有。”

游惑:“哪里违规?”

游惑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手机,点开录音界面,然后摘了黑婆嘴里的布团。

游惑:“继续。”

于闻:“对啊!手机能用啊!”

陈斌:“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她会不会生气?”

游惑:“现在急晚了点。”



游惑:“有别的事没?”

黑婆从竹筐里捞出几个毛线布偶来。有一个布偶已经完工了,被黑婆放进围兜。另外那些都还是半成品,有的差腿,有的差头。黑婆把围兜里的那个也放过去,然后把毛线和针一一塞进众人手里。她指着竹筐说:#¥*&…(&%

于闻:“这是让我们把剩下的娃娃做完?”

陈斌:“全都锁上了……她把我们锁在这里了,怎么办?”

于闻:“意思很明显了,还放了沙漏,要么是沙漏漏完才放我们走,要么是在沙漏漏完前,我们得把这些娃娃缝好。”

老于:“还能怎么办,缝吧。既然这位黑婆是题目,总得跟着她的要求走。有什么等沙漏漏完再说,对吧?”

游惑拿起一条腿上有花纹的娃娃,娃娃粗制滥造,花纹却极为生动。就像在活人脚踝上纹的刺青,刺青的团是一串风铃花。

游惑:“眼熟么?我脸盲,怕记错。”

秦究:“我应该眼熟?”

游惑:“我上次从禁闭室里扫出来的东西……就是放在你门口那桶,里面好像有这个。那块带刺青的就放在桶中心,最上面,应该很显眼,没看见?”

秦究:“你故意恶心我我还得细细观赏?况且……我如果认真回答你了,算不算额外的帮助?”

游惑:“不记得算了。”

于遥:“我感觉这些娃娃很怪,我有点怕,能不能不缝?”

游惑:“等下。”

陈斌:“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

游惑:“别缝了。”

梁元浩:“为什么?”

游惑:“这里面的布料差不多,都是灰的。但木架上完工的那些,手脚颜色差异很大。”

梁元浩:“那又怎么样?”

游惑:“不怎么样,直觉有古怪。”

陈斌:“颜色这个……确实有点怪,但黑婆让我们缝这个。不缝的话,确定不会出事吗?”

游惑:“不确定。哪来那么多百分之百确定的事,听不听随意。”

于闻:“哥……你真不缝?”

游惑:“嗯”。

于闻:“那行吧,我……我也不缝了。”

【听力考试播放结束,你有足够的时间思考所听内容。】

【明早7点30分,阅读考试准时开始,请勿迟到。】

【祝你取得好成绩。】

考生房间

梁元浩:“都是些不相干的事,在那浪费时间,不然我肯定能缝完……”

于闻:“所以刚刚缝娃娃有什么目的吗?没看出来啊,好像缝也没事,不缝也没事。”

老于:“别做梦了,哪来这种好事。可能只是没到时候罢了,等着吧!”

游惑:“谁有翻译软件?”

于闻:“我有我有!”

于闻:“我日……翻译软件没有吉普赛语……”

太阳不知不觉斜向西边,藏在了林子后面,晕出一片并不明亮的余晖。

于遥:“村民……河对面有人出来活动了,应该是村长和村民吧?”

查苏村

游惑:“你们有人懂吉普赛语么?”

村长:“不懂,没人懂。”

老于:“你不是说黑婆做死人活。没人懂吉普赛语的话,怎么跟她沟通让她做活?”

村长:“都是客人来找她,我们不用。而且以前她不是一个人,有老毛子,有几个小孩。并不是总说吉普赛语。”

游惑:“那是不是黑婆的家里人?”

村长:“是的吧。”

游惑:“他们人呢?去了哪里?”

村长:“走了,去了哪里不知道。可能回家去了?反正突然就不见了。”

游惑:“有知道的人么?”

村长:“没有,我们哪敢多问黑婆的事。”

游惑:“这里有坟墓么?”

村长:“看见这些树林没?林子就是坟,这一圈树林啊……全都是坟。那有鬼,天黑有鬼,到处都是。他们会敲你的门,开你的窗子,站在床边或者钻进床底。你们要小心……”

于遥:“怎么办?听力题没有头绪,我们……要不回去再研究研究录音?”

游惑:“我进趟林子。”

老于:“你进哪儿???草。你等等!你好歹拿个灯!谁谁谁!来个手电!手机也行!我的下午耗没电了。我他妈……怎么也不能看着他一个人往坟地里钻!”

于闻:“哥......哥你等等我啊!”



陈斌:“他们……考试这么莽的吗???那我们去不去?”

梁元浩:“都说了,那里全是坟。你要去你去,我回屋了。”

树林坟地

秦究:“谁在喊魂?”

于闻:“哥......哥你在哪儿......”

老于:“哎……你……祖宗诶,你找什么呐?”

游惑:“随便看看。”

老于:“……那看到什么了没?没有的话,要不咱们先回去?”

游惑:“看,一排坟。”

游惑:“你手机是不是还有余电?”

于闻:“一点点。”

游惑:“拍一下,照抄在黑婆门上。”

于闻:“干嘛?气死黑婆??”

游惑:“墓碑上有什么?”

老于:“死人名字,照片,生卒年。”

于遥:“还有死者亲属,谁谁刻的。”

于闻:“对哦!这碑是黑婆刻的!黑婆的名字肯定在碑文里啊!”

游惑:“踩我干什么?”

秦究:“嗯?我有这么无聊?”

游惑:“谁知道。”

于闻:“谁踢我?照片都拍糊了。”

老于:“我没有啊。”

于遥:“不是我。”

于闻:“你也不是他也不是,那还能有谁?”

有几处泥土微隆,铺在上面的枯枝败叶翻到两边,就好像……短短十几秒的功夫,有什么东西从泥地里爬了过去。

考生房间

陈斌:“真不管他们啊?这样不太好吧……”

梁元浩:“你考几场了?怎么还这么优柔寡断。这场考试还是团队计分,只要答对题,所有人都能加分,何必各个都往上冲呢?如果他们找到了线索和答案,那就太好了,咱们也不欠他们的,之后找机会报答一下。”

陈斌:“那要是没找到呢?万一出事呢?”

梁元浩:“那……也是他们太鲁莽了,咱们劝过的是不是?村长都说了,不要乱进林子。他们自己明知故犯,太不惜命了。”

梁元浩:“老实跟你说吧,我考了三场,体会最深的就是这个词。咱们得惜命,不能所有人一起莽。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小孩儿都懂这个道理。这也算保留退路,万一有人出事了,我们还能顶上。这样胜算最大。”

陈斌:“梁哥,你啪啪算胜率的样子……像人形计算器。”

梁元浩:“不提这些,我要睡了,你最好也赶紧睡吧。”



女鬼:“我在找不听话的客人,你今天缝娃娃了吗?告诉我,你今天缝娃娃了吗?最后再问一次,你今天缝娃娃了吗?”

梁元浩:“缝了缝了!!都缝了!”

女鬼:“噢……真是听话的客人。那你们只好活着了……谁缝得多呀?”

梁元浩:“我!我!我缝了两条腿!他只缝了半截胳膊!”

女鬼:“那真是太好了。”

梁元浩松了口气,眼睛悄悄睁开一条缝。结果就见寒光一闪。他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就是一只惨白的手高举着剁骨刀,冲他的腿剁下去。



时间7:30

老于:“好像也没那么可怕?都说别进林子,咱们在里面呆了一夜,也没出什么事啊。”

于闻:“吓就吓饱了……”

老于:“但命还在啊,咱们也没受什么伤。”

于闻:“那倒是。”

黑婆房间

【题目(1)黑婆的名字叫什么?】

于闻翻出墓碑照片,依葫芦画瓢在答题区域抄了一大段鬼画符,连标点都没拉下。正要抄第二题,就被游惑拦住了。

游惑:“别抄了。”

于闻:“为什么?这墓碑上应该也有黑婆家人的名字呀,咱们相当于找到了两题的答案。”

游惑:“能不能留一题明早用?”

于闻:“……能。”

老于:“马上就收卷了,那个陈斌还有那个……梁元浩怎么还不起床?你们等开门,我去叫他们。”

收音机音效

【第一题加5分。】

【阅读题:查苏村一年一度的巫蛊节到了,黑婆给村民们早早准备了礼物。没有猜错,就是精心缝制的娃娃。她写了一封长长的祷告信,信中给每位村民送了祝词。阅读祷告信,根据信中信息,帮助黑婆将娃娃送给正确的村民。巫蛊之神在上,不细心的人总会遭到惩罚。而细心的人,村民会为他们指明回家的方向,没有林木的地方有回家的路。你们能找到吗?】

老于:“我天,你们快来!我他妈进来都蒙了!全是血,根本没地方下脚!”

于闻:“我操……怎么回事?那俩人呢?”

老于:“应该还在床上,被子鼓着。叫了几声,没人应……我想掀开看看的,又怕太冒失了。”

于闻:“陈斌还、还活着吗?”

老于:“活的,还热着。”

于遥:“那……梁元浩呢?”

陈斌:“没了。”

于闻:“什么叫没了?”

陈斌:“昨晚……昨晚有人敲我们的床,问我们娃娃,还拿了刀,我晕过去了。”

游惑:“等会儿,慢慢说,我们捋一捋。”

十分钟后

于遥:“所以缝了娃娃的人会被找上门,缝哪里剁哪里???”

陈斌:“她问我们谁缝得多,梁元浩说他多,缝了两条腿,然后……腿就被剁了。我当时就吓晕了,最后听见那个声音对我说……”

于遥:“说什么?”

陈斌:“她说……明天见。”

【警告:阅读题已经开始,请考生不要浪费考试时间。】

于遥:“我抽牌?”

于闻:“这是什么牌?”大家都很忐忑。

于遥:“审判。”

于闻:“啊?好牌坏牌?”

于遥:“代表复活、新生和好运……”

于闻:“那是好牌啊!”

于遥:“复活?梁元浩会不会……还有得救?”



老于:“这谁敢缝啊……”

游惑:“昨晚的话重复一遍。”

陈斌:“哪句?”

游惑:“听话的客人那句。”

陈斌:“哦,那怪物问我们缝没缝娃娃,我们说缝了,她说我们是听话的客人,只好活着了……”

于遥:“听话的客人只好活着……那不听话的呢???”

秦究:“只好去死了。”

游惑:“你能不能有点监考官的自觉,不要妨碍考试?”

秦究:“不能,怎么办?我突然感觉监考官有点无聊……”

游惑:“感觉真灵敏。”

秦究:“所以这张求助牌,你打算什么时候用?”

游惑:“留着发霉吧。”

秦究:“怎么?优等生的小聪明不管用了?”

老于:“沙漏都过半了,娃娃怎么说?缝不缝?”

于遥:“再找找,也许有办法?”

于闻:“要不……我们今晚还去树林吧!昨天不就这样躲过一劫么?”

于遥:“行。”

老于:“我也觉着这个可行。”

游惑:“我回屋睡觉。”

于闻:“为什么啊?”

游惑:“试试会不会死。”

老于:“你一个人呆在这里?那怎么行!”

秦究:“不好意思,我不是人吗?”

黑婆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检查成果。令她不高兴的是,所有客人都两手空空,没人听她的话!黑婆一声不吭地盯视片刻,突然冷笑一声。她蹒跚地走到墙边,那里钉着于遥抽出来的“审判”牌。她咯咯笑着,把正位的“审判”牌拨成了倒立的。

于遥:“如果倒立……就表示反义。”

于闻:“复活、希望的反义,那不就是死亡和绝望?”

考生房间

秦究:“面包分你一半,怎么样?”

游惑:“免了。”

秦究:“不满意?那分你一大半吧。”

游惑:“要噎死别拽上我。”

秦究:“别挣扎了,我早就找过了,没有其他吃的。”

秦究:“我建议你尝一下试试,没有想象的糟糕。我手底下还没出过饿死的考生,不要这么特立独行。”

游惑:“明明三个监考官,为什么全程监控的是你?”

秦究:“考场的规矩,全程监控这种无聊事一般是主监考官来,很不巧,我就是那位倒霉人士。怎么,你想谁来?”

游惑:“922、154,随便谁。”

秦究:“我会替你转告他们的,能被考生惦记,他们一定高兴坏了。”

游惑:“你是主监考官?”

秦究:“不像?”

游惑:“序号谁排的?”

秦究:“能力?战力?参考因素据说很多。”

游惑:“所以001就是第一位?”

秦究:“也不一定,据说曾经还有一个初始值,算……前辈?”

游惑:“初始值……000?”

秦究:“那倒不是。好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排序用的是字母,那位排位A。”

秦究:“我发现你对我那位前辈很有兴趣?”

游惑:“等茶等得无聊,随便问两句而已。那位能压你一头的监考官人呢?”

秦究:“你这形容不太准确。他做监考官的时候,我还是考生。后来转为监考,跟他真正共事的时间也很短,很难说谁压谁一头。”

秦究:“至于他现在……死了?我不是很清楚,总之已经被系统除名了。”

游惑:“你不喜欢他。”

秦究:“呵。”



半夜

女鬼:“我来找不听话的客人,你今天缝娃娃了吗?”

秦究:“没缝,怎么办吧?”

女鬼:“哦……那真是太遗憾了,只好留下你的脑袋了。”

下一秒,一条惨白的手臂猛地扬起,抡刀就要剁。结果落下的瞬间,却被另一只手攥住了。

第二天

游惑:“你怎么进来了?”

秦究:“靠备用钥匙。”

游惑:“不能先敲门?”

游惑:“你手上又是什么东西?”

秦究:“Surprise,送你的早安礼物,喜欢么?这东西赶来剁你的头,你没有理他,他就找上了我。劳驾你有点考生的自觉,处理一下。”

游惑:“给我。”

秦究:“你要干什么?”

游惑:“看不出么?它扭成这样肯定要走,我遛它回去。”

树林坟地

陈斌:“你怎么把它逮住的?”

游惑:“他拎给我的。”

秦究:“不客气。”

游惑:“我谢你了?”

秦究:“我勉为其难可以意会一下。”

于遥:“那……帮助牌已经用掉了?”

秦究:“目前还没有。”

于遥:“诶?为什么?”

游惑:“他那是正当防卫, 用什么帮助牌。”

秦究:“……行吧。”

于闻:“这东西还能袭击监考官?这么疯的吗?”

于遥:“真的挺奇怪的……会不会以前考试题不这样,为了越考越难所以加了麻烦?”

游惑:“晚上林子有动静么?”

于闻:“跟昨晚差不多。好多东西在爬,但太快了,我们就没有贸然去追。嗖嗖就没影了,现在看来……应该都是这种东西。”

游惑:“来,继续跑。”

于遥:“什么味道?”

陈斌:“这味道……这味道跟咱们屋里的很像,昨晚我跟梁元浩就是闻着味道睡过去的。”

于闻:“操......鬼手跑了,就差一点点!”

7点30

黑婆房间

于闻:“幸好幸好,昨天拦住我没让我答完,要不然今天就完了……”

秦究:“我有一个问题。”

游惑:“快写。什么问题非要这时候讲?”

秦究:“试图憋过,不太憋得住。”

游惑:“说。”

秦究:“考吉普赛语答中文,还催他快点写?你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警告:监考官禁止......】

秦究:“监考规则第7条,考生在答题规则上出现概念模糊,犯了显而易见的错误,监考官有提醒的义务。他们现在这种行为不是智障得显而易见?”

秦究:“不好意思,人身攻击了。”

秦究:“我只是履行义务而已,全程监考够闷的,别找茬。”

【系统默不做声......】

秦究:“距离收卷时间还有2分钟,我脸上长了答案?”

于闻:“哥,树林或者坟墓的吉普赛语怎么写?”

游惑:“……不会。”

于闻:“对了!上次Mike听录音是不是听到了坟这个词?他会的吧!Mike呢?!人呢?”

黑婆门前, 答题的骨笔被游惑握在手里。他写字很快,硬是在两分钟的功夫里抄了一遍墓碑, 为了节省时间, 还略去了黑婆的名字。Mike在旁边补上了“坟墓”这个词。

于闻:“简直生死时速……希望这个墓碑会提到地点, 而不是简单的某某某葬在这里。”

于遥:“错了?怎么可能?”

于闻:“系统故障了?判分判错了?”

游惑:“碑文和单词都不对,如果不是判分出错,那就代表一种意思......那是黑婆家人的坟墓,但他们并不身处坟墓里。”

【遗憾通知:本轮收卷,系统没能从答案中检测到得分点。】

【处罚结果:随机选择一名考生入棺。】

秦究:“我猜猜看,我们哼先生终于要求助了?”

【注:查苏村的葬礼总在深夜,我们遵循这里的传统,所以处罚将在今夜执行。】

游惑:“早呢,再说。”

秦究:“我觉得有必给你一点小小的提醒,系统执行处罚的时候是不会打招呼的,也不会提前几秒告诉你们它选中了谁。很有可能你们面对面说着话,其中一个说消失就消失了。”

秦究:“如果到时候消失的是你,你该怎么开口求助呢?”

游惑:“那位922监考官说过,有事找你们,写001就可以。既然说到这里,我就顺便问了。听说必须写在答题卡上?这是什么傻逼规定。”

秦究:“922?我得给他记上一笔。不过那是找一般监考官的方式。”

游惑:“……找你这种自称主监考的呢?”

秦究:“哦,那方式就多了。你可以试着写在考场任何一处地方,看我会不会知道。”

游惑:“……我有病?”

黑婆一如既往让他们缝娃娃,不剁完所有考生决不罢休。大家的心思早就飞了,个个坐如针毡,烦躁不安。他们精神太过恍惚,甚至没有注意到某大佬的反常举动——在众人心怀惴惴的时候,他从竹筐里捞出了好几个娃娃,又随手扯了个根针。人家缝娃娃都很注意针脚,不说均匀,起码得缝一排。他倒好,一针过去一针过来,就算串好一个胳膊。

老于:“……你这是干什么?”

游惑:“做点准备。”

查苏村

老于:“村长,跟你打听个事儿!”

村长:“什么事啊?”

老于:“听说村里有个习俗,葬礼只能在晚上?”

村长:“对啊。”

老于:“哦,那你们这里时兴土葬还是火葬?”

村长:“土葬啊。不火葬的,不能火葬。”

游惑:“为什么?”

村长:“不为什么,习俗就是不火葬。”

老于:“那你们这要是下棺材……一般下在哪里?”

村长:“林子里啊。”

老于:“我知道在林子里。我的意思是,这一圈树林不是都占了位么?我就想问哪里比较空,还有下棺材的地方。你们总不会一个摞一个吧?”

村长:“哦,那倒不会。那一块,还有这一块,都还空着呢。”

村长:“天又要黑了,我得赶紧回屋去。你们也回去吧,千万不要乱跑,千万别进林子。”

于闻:“就这胆子,还葬礼设在晚上……你说系统是不是扯淡?这些村民晚上连门都不敢出,怎么可能去林子搞葬礼!”

陈斌:“题目说是,那就是吧。这地方哪能以常理判断。”

考生房间

于闻:“如果要进林子的话,最好再带点趁手工具。一方面防身,另一方面……万一走狗屎运又捉到一只鬼手呢?”

老于:“我在屋里找到过麻绳。刀应该各屋都有,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砍赢剁骨刀。还有,要挖棺材的话还得有铲子,是吧?”

老于:“游惑人呢?刚刚还在呢……”

于闻:“操?!哥?你人呢?”

此时此刻,游惑正躺在一方狭小空间里。腿伸不直,手抬不高,氧气非常有限。不用想也知道,他就是那个“随机入棺”的欧皇。他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或者说他对哪种结果都不意外。因为下午缝娃娃的时候,他就已经想好了两种准备。

树林坟地

于闻:“卧槽……看那边!”

女鬼:“你今天缝娃娃了吗?”

游惑:“还行,缝了16个。”

于遥:“什么情况啊这是!”

于闻:“它们刚刚是在说缝娃娃吧?咱们几个都没动手, 今天下午唯一缝娃娃的人那不就是我哥?!”

于闻:“那些鬼手玩意儿在找我哥!他肯定就在那边!”

老于:“那是我亲外甥, 我不能这么干站着。你们……我不强求, 但我一会儿得上……”

他几秒一个结,很快处理完了所有麻绳。拎着绳子分给其他人。

老于:“一会儿先套那些腿,重心不稳,一套就倒。反正没手可怕……”

于闻:“怎么不来几个脑袋呢,套上了抡圆砸过去。”

眨眼的功夫,游惑头顶棺盖咣地一响。游惑活动了一下脖子手脚,撞开半边就翻了出来。他两下截胡一把刀,做好了硬扛的准备。结果扑上来的鬼手鬼脚半途一顿,砍刀纷纷挥了个空。游惑定睛一看,这才发现它们身上都套了麻绳。

秦究:“你是打定了主意要给系统省一张牌?要是这群怪物来得再晚一些你怎么办,闷死?”

游惑:“你猜。”

游惑:“那是什么?”

于遥:“感觉像石碑?”

于闻:“这有字,姓名:赵文途,准考证号,他的朋友村民丁怀念他,为他立碑于此,愿他安息。住址:查苏村4号。”

于闻:“我有点懵……”

陈斌:“这是什么意思?”

游惑:“这里全部都是这种墓碑。”

老于:“怎么会这样?他们为什么会变成村民?而且……而且这么多坟,要是这些考生会变成村民,怎么会只有18户人?”

于遥:“这边有东西!”

她跪坐在赵文途的墓碑前,手里举着一个透明的防水袋。

于遥:“应该是这个赵文途的遗物吧。”

游惑:“这是赵文途的日记本。”

外语第1天晴,这次运气实在很差,抽到的居然不是英语!全世界说吉普赛语的人都不剩多少了,这鬼系统居然敢考。不过也不是毫无道理,新队友里真的有位妹子略懂。我觉得“略”是谦辞,反正听力题她翻译得挺溜。妹子当场就把那位黑婆的名字写出来了,牛逼!她说Floure这个名字是“花”的意思,挺美好的……行吧,我真的无话可说。除她以外,其他队友看上去都不靠谱(希望不久之后,我会回来狠狠抽这句的脸),也可能是我期望太高了,毕竟之前那种牛逼队友真的可遇不可求。村民说,进黑婆的门得抽卡(感谢前女友让我认识塔罗牌,并且背会了全套牌的含义。打死也没有想到这东西还能排上真用途。)但我手贱,抽了一张倒吊人……下午被黑婆关在屋子里缝了半天娃娃。手工活简直要我老命,一下午就缝了一只手一条腿。有点担心,不知道这是什么意图,反正不会是好事。现在是夜里9点,准备睡了,祝我好梦。Ps:这村子真诡异。

外语第2天阴,死人了,两个。一个是因为娃娃被砍了四肢。我就知道缝娃娃没好事,不缝就是死,缝得最多的又会被砍。妈的血流那么多,人也消失了,这跟死了有什么区别?那个倒霉的队友年纪挺小,好像还在读高中。昨天刚认识,我就记得他说自己爸爸姓林,妈妈姓唐,所以叫林唐。现场太血腥,不想回忆也不想详记。另一个是因为答错题被强制入棺。听力第二题我们答错了,但怎么会错呢?真的想不通……妹子给我们翻译过黑婆讲的故事。说是因为上一任村长太刁,嫌她干死人活太晦气,长年累月地排挤,搞得鸡飞狗跳死了丈夫和孩子(我都怀疑是村长找人干的,然后黑婆又把上一任村长搞死了?)她说把一家人都葬在东树林了,从此以后沉迷做娃娃,因为在她那一族的信仰里,娃娃能传递一切情感,她要以此怀念家人。妹子填了东树林,以防万一又加了一句坟墓里。这样居然会错!想不通,搞得我想去东树林看看。不过村民提醒过我们千万不要进树林,他们好像特别害怕那里。有了昨晚的教训,今天缝娃娃大家协商一致,都只缝左胳膊。这样就挑不出最多的了。现在是夜里8点,过会儿要开会商议答案,祝我好梦。Ps:还是觉得村子诡异,尤其那些村民。妹子说村外的地碑刻的吉普赛语代表“黑色土地”,黑色象征不详和死亡,就和黑婆的“黑”一个意思。这就是个“死亡之地”。

外语第3天,阴又死了一个队友。还是因为娃娃。缝得一样也没用,居然是按照两天叠加来算的。那我岂不是已经缝了两条胳膊一条腿了?唯一庆幸的是今天答题答对了。黑婆的祷告信很长,妹子只能看懂一小半。我们连蒙带猜,觉得那个黑衣服的娃娃跟村民甲有点像。祷告信里说,要站在门口敲三下门,说“我有个礼物送给你”,不能送错。我们照着做了,门倒是真的开了,但甲看到娃娃当场发了疯……算了,打打杀杀的不记了,太累,活着就行。今天大家又协商了一下,保持缝娃娃的总量一样。现在是夜里8点,过会儿又要开会蒙答案……人越来越少,再这样下去就不能叫开会了。

外语第4天,又死一个。缝娃娃总数一样,砍人就变成了随机。另外,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村民甲的房子换了人住,住进去的人居然是第一天死掉的林唐。真的是林唐,不是长得像的谁谁谁,连痣都一模一样。他看上去很恍惚,跟其他村民一样抱着个铁盆凿冰。最可怕的是,他不认识我们了,也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了。他说他叫甲,之前的房主离开了,房子空了出来。他今天刚搬来住,以后就在这里定居了。难道……拿了娃娃代表解脱?被砍过肢体的考生,会替代他成为新的村民?现在是夜里7点,只剩三个人了。我想……这场考试我可能熬不过去了,虽然每场考试都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到这时候还是有点难过。希望保妹子多活一天吧,这场考试难为她了。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们顺利过关……希望某天在某个城市再见到她,换个不那么搓的自我介绍,重新认识一下。好了,我在做梦。

外语第5天,我被砍了,但又活了。有手有脚,摸着很奇怪,像棉絮。如果这是活的话……我有点记不清昨天的事了。趁着还有时间,我要挖一个墓。希望墓挖完我还能记得自己是谁。祝她好梦我叫赵文途。

游惑:“走了。”

于闻:“去哪儿?”

游惑:“不想考了,趁今晚把娃娃送完。”

黑婆房间

游惑:“袋子呢?”

老于:“袋子?什么袋子?”

于闻:“怎么掉这里?!”

游惑:“之前放在那边,谁动过?”

老于:“发现你入棺,我们抄了绳子就冲出去了。可能惶急慌忙有人顺手放错了?”

于闻:“要是烧掉一个对不上号,我们就惨了。就差一点,看,这里燎出一块焦斑。还有这里和这半边衣服......”

游惑:“这两处之前就有。”

于闻:“这么说它之前就差点被烧?这么多灾多难?多灾多难算线索吗?村里有谁被火烧过?”

于遥:“赵文途。“呃……就是村民丁。可能我有一点点洁癖,就总会注意到别人衣服干不干净。他袖子和衣服侧边沾了很多炉灰,后面衣摆也有焦斑。也不一定是被烧过,我只是觉得……没准儿呢。”

于闻:“要真有这些痕迹,应该就是他吧!突然感觉自己在玩一个游戏……猜猜我是谁?”

游惑:“现在几点?”

秦究:“半夜2点,姑且收卷之前都算今晚,还剩五个半小时。”

游惑:“够了。”

秦究:“你确定?”

游惑:“绳子、刀、布条,趁手的东西都带上。”

于闻:“这是要干什么去?”

游惑:“打劫。”

游惑上去就是一根麻绳,套在对方脖子上,三拨两转给人捆了个结实。只需半个小时,他们就洗劫了全村。

老于:“然后呢?”

游惑:“黑婆的礼物,我们带到了。”

于闻:“这特么也行?对哦,题目也没说一定要分开单独送。

然后全村人民当场就疯了。缠斗间,林子突然有了动静。尖叫声响成一片,众人相互拉拽着,在鬼手的追逐下拔足狂奔。

游惑:“把它们兜进树林!”

于闻:“还要进树林?为什么?!!!!”

游惑:“我刚刚就在想,娃娃也好,赵文途也好,为什么会一次又一次地出现火烧痕……村长为什么说查苏村的习惯是土葬,不能火葬……思来想去,只有一个理由......土葬会将他们禁锢在这里,火葬才是真正的安息。”

游惑:“就这里吧,嗯?我打火机呢??”

游惑手指抵着树干,飞速写了几笔。速度快得甚至没来得及思考。等他猛然意识到自己写的似乎不是001时,飞扑的残肢中骤然爆出一团火。

监考官001把倒空的油桶抛进火中。火光骤然蓬开,他在光亮之下大步而来,嘴角噙着的笑意里隐隐有种嚣张意味,比起平日的百无聊赖,多了一丝活气。整个考场在他手下付之一炬,所有循环罔替的行尸走肉都没入火海。

秦究:“我在河边找到一个打火机,不知是哪位不太乖巧的考生在这里乱扔东西。”

游惑:“不挑衅不会说话?”

秦究:“彼此彼此。”

游惑:“这么大的火,都是你弄的?”

秦究:“不一定, 也可能是考场自燃。”

秦究:“这里还有第二个人有时间放这么大的火?你非要问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 我只好配合一下,想个新鲜答案了。”

游惑:“那可真是难为你了。”

秦究:“不客气。”

游惑:“……所以你是哪里来的时间?我在河边送礼物的时候,你明明还在。”

秦究:“哦,这要感谢今天的残肢游街队,没有疯到连监考官也追的地步。你们窜得比兔子还快,一眨眼全进了树林。我觉得怪没意思的, 正好家家户户大门敞开,就进去参观了一番,顺便借了几桶油。”

游惑:“沿林子泼了一圈?”

秦究:“中规中矩的傻瓜办法。”

秦究:“笨办法其实很有用,不过无趣了点,我不太喜欢。我懒得兜圈,就把油淋在了路过的手脚上。”

游惑:“你提前泼油,不算违规?”

秦究:“有这张牌做前提,怎么能算我违规?”

游惑:“你的意思是求助牌已经用了?怎么可能?我没有写001。”

秦究:“没写?没写001我怎么会站在这里?”

游惑:“谁知道。”

秦究:“没写001……那你写的是什么?总不至于是我的名字。”

游惑:“忘了,写得太匆忙,反正不是你。真要是你,这求助牌怎么毫无变化?”

说话间,秦究手中的帮助牌突然亮起了火星,无风自燃起来。

【考生游惑所获帮助牌共计一张,已使用一张,剩余为零。】

秦究身后,游惑扶过的那棵树枝干龟裂,中端偏上的地方隐约有一处灰痕,那是手指涂抹划过的痕迹。如果仔细分辨,就能发现灰痕写的是两个字母:Gi

秦究捡起赵文途防水袋,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大火烧到了更近处,他才收起东西。

【考场崩溃,无法恢复,考试终止。】

【本场考试得分点。】

【黑婆名字5分、送礼物9分、找到路3分。】

【考生所得分数共计17分,超出本题平均分数12分。】

【共计用时两天半,相较于平均用时,节省了7天又5个小时。】

【考场遭受永久性损伤,考生总分扣除5分,最终合计为12分。】

【监考官处分一次。】

【奖励:考生游惑获得一次抽签权。】

游惑:“……三好学生,以资鼓励。注:这是对考生智力、体能以及品德的肯定,你是一位优秀善良的考生,望继续保持……”

【使用一次抽签权,抽签结束,恭喜。】

第二章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