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3697】
普本·【鲸鲸啊·独冠】「执笔流年剧社出品」·归家
作者:³卡卡Olvidar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古代字数: 3895
88
96
162
17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0女
作品简介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15 09:26:25
更新时间2024-04-25 20:15:16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于康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于鑫源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陈逵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于冕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人物介绍

于康:28--35岁,男,忠臣于谦义子,为义父收敛,葬于家乡。

于冕:30--38岁,男/女,忠臣于谦生子,秘密商议将父亲尸骨收敛至家乡。(兼:于鑫源----于康弟弟,一切只听哥哥调遣。陈逵----于谦含冤而死之时,唯有其将于谦秘密收敛,葬于京城之西)该角色只是陪衬作用。主体还是围绕于康所展开。

提前看一下本,新手劝退,BGM 4有一段一定要压干音入,看词。本的音效没有标注时间,所有音效备注了该入的时候,仔细听仔细看一下。

编剧:卡卡Olvider(后期也是这货)

美工:黎苏苏

鸣谢CV:张师傅,CV青虫,小笼包大王,Mr·猫

感谢试本:雲里(另一个就是我了)

报幕—没记名字,反正是个热心群众。

 务必提前看下整本

(独家冠名—鲸鲸啊)


做本不易!喜欢一键三连下喔,字不多,走完22分钟,感谢!


秋风落叶,刑场,百姓声

廷益:冲着杭州的方向,好吗?——张师傅

小注释:明朝起杭州称为杭州府,钱塘在明之前。

监斩官:准!——卡卡

廷益:(笑)

 挥刀,落下

欢迎收听由执笔流年剧社出品古风双普《归家》编剧/后期:卡卡

 六年后

 马车音,雨声

于鑫源:大哥,我们要去京城做什么啊?

于康:替义父迁坟。

于鑫源:大哥的义父,便是本朝...少保吗?

于康:嗯。

于鑫源:少保..救了朝廷,可是,他却含冤而死,却是可惜了。

于康:(掏出酒壶喝酒)那些人,终究不会有好报。

于鑫源:哥,可是,我们真的可以迁出来吗?

于康:(哼笑)哼,若是有人敢阻拦,(握了握手中的剑)我定将他碎尸万段。

于鑫源:哥,皇帝...当年为什么想着复辟?在先生的带领下朝廷击溃了漠北人,功劳那么大,他有什么错的地方吗?

于康:呵,那个位置,是多少人目不可及的啊,他失去一次了,而后又是被漠北人放了回来,被先皇奉为太上皇,怎么可能会甘心呢?

于鑫源:我曾听得父亲提过少保....清正廉明,刚正不阿,是一个难得的好官,可他的性子,却不适合做官。

于康:.......

于鑫源:哥,我好想父亲啊。

于康:父亲在天定会为你我兄弟祈福的。

 风吹落叶声

杀手:呵,徐大人说的果然没错,于家余孽果然不死心啊。——CV青虫

 跳下

 马车停

于康:京城来的?

杀手:怎么?想到京城迁走他的墓?哼,妄想!呀啊!

 跑起音

 一段打斗声听完

 剑音(最后一声)同入

于康:迁我义父之墓,无人能挡。

杀手:(虚弱)呵,是吗?

 暗箭射出

于康:(中箭)呃啊!

于鑫源:哥!

于康:(忍痛)快....快去追。

于鑫源:哥!你坚持住!

 跑走音

于康:(忍痛,晕倒,倒地)

BGM2

 夜晚,篝火

于康:(悠悠转醒)嘶~啊。

于鑫源:哥,你醒了。

于康:(咳嗽)这是哪。

于鑫源:我也不知道,你那日晕倒了,我便带着你来到了这里。

于康:那日?

于鑫源:嗯,你已经睡了有两日了。

于康:那杀手如何了?

于鑫源:我追到后便杀了。

 拿来水壶

于鑫源:哥,喝水。

于康:(大口喝水)哈~看来,朝廷里的那些个人还没有放下戒心啊。

于鑫源:大哥,那我们....

于康:呵,那又如何?我便是要接回义父的尸骸,让他落叶归根!

 闪回(不开混响)

 大牢

 走路声

于康:冕哥(姐)!

于冕:(笑)来了。

于康:你...还好吗?

于冕:一切都好。

于康:大哥(姐)唤我可有要事相托?

于冕:康弟,可还曾认我这个义兄(姐)

于康:大哥(姐)说的这是哪里话!康怎的不认你这个义兄(姐)呢?

 作揖

于冕:请受于冕一拜!

于康:大哥(姐姐)使不得使不得!这是作何?

于冕:因家父之冤屈,连累康弟一家也尽数下狱.....(打断)

于康:义兄(姐)莫要如此说!义父待我如亲子,家父与义父志同道合,何来连累之说?如今我也已经赦免出狱,义兄(姐),等到朝廷大赦天下,到时出来我们便一同祭奠义父!

于冕:(颤声)好,一同祭奠!在此之前,还请康弟答应兄长(姐姐)一个忙。

于康:兄长(姐姐)请说,无论何事,康定竭尽所能。

于冕:(哽咽)家父,一世清白,最终却死于奸人之手,这一生,他清贫如洗,两袖清风。什么都没有享受到,就连我这个当儿子(女儿)的也是跟他吃糠咽菜,可我没有过一句怨言,(笑)他曾经把自己比作那烧窑里的石灰一般。(喃喃)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于康:(同入)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于冕:(叹气)是啊,他这一生,看重的便是这二字,“清白”。可是,他的冤又有谁能够替他平反呢?

于康:我很敬佩义父,哪怕一同遭遇牢狱之苦,也未曾忘记过义父的一丝教诲。

 跪下

于冕:义弟!

于康:(慌张)兄长(姐姐)这是作何!莫要如此,快快起来啊。

于冕:今日兄长(姐姐)求你,这件事,唯有你可替我。

于康:兄长(姐姐)起来说话。

于冕:家父六年前因奸人所害,受冤而死,死后无人问津,若不是都督同知陈大人秘密收殓家父的尸体,恐怕....家父便会尸骨无存。

于康:(惊)那!那义父的尸体葬于何处?

于冕:就在京城西面的一处空地,陈大人派人告诉了我,(笑)父亲没有被人遗忘,至少死后还有人替他收尸。

 重重磕头同入

于冕:拜托义弟!找到家父之坟,迁往杭州!

于康:兄长(姐姐)勿要这样!既然已知义父坟之所在,我定答应兄长(姐姐)!这并不是答应兄长(姐姐),也是我该为义父所做之事!需得让义父归家!

 起身

于冕:多谢义弟!出去之后,你找到陈大人,他会带你找到父亲的坟墓的。

于康:嗯!待我收殓好我父亲的尸骸,再去迎回义父!

 闪回

 篝火声

于鑫源:大哥,那我们明日便动身?

于康:嗯!(OS)兄长(姐姐),我一定会平安将义父带回去的。

BGM3

 开门声

衙役:大人,外面有一位姓于的找您。——卡卡

陈逵:哦?姓于的?(反应过来)快!快快请进来。

 走路音

于康:于某,见过陈大人。

陈逵:你是?

于康:在下于康,家父是前兵部尚书于郎,在下亦是于少保的义子。

陈逵:我知道你,快快来坐。

 走路音+坐下音

于康:陈大人,今日前来,是为义父之墓而来。

陈逵:(叹气)我知道,但是此事确是有点难呐。

于康:(皱眉)为何?

陈逵:(语速慢)自当年为少保收殓尸体之后,朝廷,便对我生起猜忌来了。呵,以徐姓之党为首,那时是日日弹劾本官啊。若不是陛下对少保的护国之功尚存感激之心,也不再计较本官为其收殓尸体立坟之事。(苦笑)恐怕与少保一派之人早已人头落地了。近日来,徐党频繁派人盯住那里,恐怕早已知道你等之事了。

于康:(气愤)义父已经为这朝廷献出自己这一生!难道如今,就连!就连迁坟回乡之路,那些奸臣贼子也要阻拦吗?我不管他徐党王党,挡我为义父迁坟回乡的,我都杀了!

陈逵:小兄弟莫要如此冲动,如今这徐贼位至首辅,朝中大权在握,你我也无可奈何啊。

于康:呵,陈大人,我知道你的难处,你在朝为官,凡事都有自己的想法,可我不一样,如今,我并无任何官职,当初也只有家父替义父冒死谏言。换作如今,家父也会为了义父拼死一搏的。你只需告诉我义父/坟之所在,我自己前去即可!

陈逵:(看了看于康,摇头,叹气,拿出舆图)这儿!便是少保的坟之所在。

于康:(拱手)多谢陈大人!

 走路音离去

BGM4

 马车声

于鑫源:大哥,我们能成功吗?

于康:放心,我一定能带着义父尸骨回乡的。

 马鸣叫同入

于鑫源:到了。

 跳下马车

 走路音

于康:这儿就是义父的坟墓吗?

于鑫源:少保死后,却只能以这一个小小的土堆葬身。

 蹲下音

于康:义父,康,来看您来了。

于康:(喉头涌动)义父,六年了,这六年于康每时都在思念着您,当初您的教导,使我心中大志得以报负,身手得以施展,是您,叫我从一个纨绔子弟变成了卫国戌边的好男儿!您就如同我的再生父母,此生无以为报。今日,我便要带着您的尸骨回您的家乡,咱们,归家!

于康:鑫源!挖吧。

于鑫源:嗯!

 铁锹挖土

 群脚步声

 拍手同入

徐有振:哈哈哈!好一出孝子的戏码啊。——小笼包大王

于康:(无动于衷)鑫源,挖!

于鑫源:好!

徐有振:上!把他们都给我杀了!

于康:你继续挖,不用管。

于鑫源:嗯!

 走路音同入

于康:义父已经去了六年,如今你们还要如此赶尽杀绝,真是狠心啊。

 冲上来一阵打斗

徐有振:哈哈哈哈!他在的时候便瞧不上我,哼,我徐有振哪里得罪他了?呵,一句话便打发了我去翰林院做了编修,我也要做官!做大官!凭什么他姓于的就能而我却不能?

于康:那是因为你不配,义父早就看出你这人不适合做官,做了那也是贪官。

徐有振:他姓于的就配吗?呵,在朝中处处与人不对付,就他那性子早晚也得死在别人手里。

于康:奸臣!

徐有振:以为我就带了这点人吗?哼!(口哨声)

 蜂拥而出人群(不用入)

 小跑声(入)

于鑫源:哥!挖出来了!

于康:拿绳子!

徐有振:一个不留!

 马蹄声

陈逵—何人在城外聚众!——MR.猫

 马蹄声停

于康:陈大人....

陈逵—小子,我就算为官,可我也没丢了清白。

于康:(拱手)多谢!

陈逵—我倒要看看是谁夜半三更在城外聚众啊?

徐有振:呵,原来是陈逵陈同知,怎么不在都督府衙,跑到这城外了?

陈逵—我倒要问问徐大人,这带着人手来这城外是作何啊?

徐有振:哼,本首辅自有我的事情。(底下台词入)

 坟墓处(无音效)

(不用管干音,台词直接入)

于鑫源:(用力)哥!绑好了!

于康:帮哥背上,我要背着义父回乡!

 搬动棺材(很简陋的木制棺材)

于鑫源:(用力)哥!受得住吗?

于康:无碍!帮哥绑好!

于鑫源:嗯!

 四声缓慢脚步声完入

于康:(用力)义父,咱们回家!

徐有振:这小子要走!给我拦住他!

陈逵—(急)徐有振!你无视朝廷律法!

徐有振:呵,陛下不会处置我的,放心,陈大人,我明日便要参你一本!将那人给我抓住!不能让他带走于千的尸骨!

 一群人冲上

陈逵—可恶!都给我拦下来!

于鑫源:(喊)哥!你快走!我给你挡住他们!

 快步同入

于鑫源:呀啊!!都去死!

于康:(喊)鑫源!!

 打斗声

陈逵—小子!快走,我只能帮你拦下他们!

于鑫源:大哥!快走啊!!带着少保归家!!

徐有振:不识好歹!都杀!!

于康:(抿了抿嘴)回家!

 沉重的脚步

 坐上马车+马叫

 马车远离声(马叫声入)

于鑫源:哥!!快走!若是我活着回去,一定回去祭拜少保!

于康:(大喊)义父!走了!驾!

 注意听音效刺入!中间的刺入很多,但是,在最后一声!不要着急倒下。最后有个被枪刺入的音效。

 刺入音(一定要听完!!最后一声)6:58

于鑫源:(吐血)哥,快走!

 倒地

徐有振:该死啊!!!陈逵,我一定要参你!!让你下狱!追!

陈逵—徐大人你走不了,你私自聚众,此事还没了结,方才陛下已经收到我递上去的奏折,估计现在已经看到了,跟我同去面见陛下吧。

徐有振:你!!(甩袖)

 走路音离去

于鑫源:(虚弱)咳咳咳,谢过陈大人相助,我和哥哥谢谢你!(晕过去)

陈逵—将....将他先带回去吧

 马蹄音离去

BGM5

皇帝:朕知道了,此事朕不再追究,于千之事便罢了,陈爱卿与徐爱卿之事就此作罢。那于家人要取回尸骨便由他去吧。——晴天小猪

 风声—多年后(宪宗元年于家赦免)

 杭州—于谦墓

 走路音+跪下音

于冕:父亲大人天上有灵!孩儿来祭奠您了!

 走路音+跪下音

于康:义父,康也来看您了!

于冕:康弟。

于康:义兄(姐)出来了。

于冕:嗯!康弟,谢了。

于康:于你于我,义父始终是我们的父亲,你我亦是兄弟(姐弟),不必言谢。

于冕:(望天,喃喃)父亲,在天.....得以安息吧。

于谦:(豪情,悲切)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于某,无愧于世间。——张师傅

于康:(笑)我为义父修了祠堂。(长叹)没有人忘了他,偷偷祭祀的人还真不少。

于冕:父亲这一生,没有做错。

(终)


小注释:据史实改编,细节皆为杜撰,人物原型(于康:于谦义子)(于冕:于谦生子)

《明史·于谦传》中记载,于谦去世以后,都督同知陈逵深感于谦此人忠义廉洁,便派人秘密将其遗骸收殓起来,安葬在了京城西面,并派人看守于谦遗骸。其他史书中,对于陈逵秘密收殓于谦遗骸之事,皆有相同的记载

在于谦的嫡子于冕曾经写过《先肃愍公行状》中记载,父亲于谦的遗骸,确实是由陈逵秘密安葬在城西,时隔几年后,于冕才派遣他的义兄寻找到陈逵,秘密准备好棺衾,随后由于谦的养子于康扶归回故乡,于谦最后葬在了杭州。

于谦被人诬陷下狱之时,他的家人接受到了牵连,宪宗皇帝继位时大赦天下,于谦的家人才得到了获赦。

于康获赦的时间要早冕。因为在《赠于永亨南还序》一文中写到,于永亨此人乃前兵部尚书于公之子,与其兄弟一同谪戊边疆,他比于冕南迁获赦的时间更早,随后便收其先父遗骸归葬西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