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53】
普本·精神病人欢乐多
作者:扫黄总菊长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注明出处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5222
14512
10563
1471
22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4男3女
作品简介

关爱精神病院记事,每日巡房观察结果,每天给你新惊喜哟~~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15-02-24 21:23:10
更新时间2023-11-21 10:59:41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范小蓓

女,0岁

1

周鸣深

男,0岁

1

秦怡瑟

女,0岁

1

庄嘉迎

男,0岁

1

吴门奇

男,0岁

1

花秋瑶

女,0岁

1

展开

《精神病人欢乐多》

编剧:扫黄总局长

封面:端沄

 


范小蓓:女,关爱精神病院实习医生,相对于病人来说她是正常的。

周鸣深:男,范小蓓师父,关爱精神病院医生。

秦怡瑟:女,1号病人,有不自恋会死症的中文系高材生。

庄嘉迎:男,2号病人,认为自己是5岁孩子的成年攻。

吴门奇:男,3号病人,觉得自己是深情皇帝的神奇男子。

花秋瑶:女,4号病人,内心住着一个强攻的工口腐女。

何天羽:男,5号病人,关爱医院最危险的病人。


 

BGM-いつもの口笛の

关爱精神病院 一楼办公室

范小蓓:(严肃)师父。

 

周鸣深:(严肃)何事?

 

范小蓓:(严肃)到时间了。

 

周鸣深:这么快……好的,我知道了。既然如此……(深呼吸)撒,一狗!(日语)

 

范小蓓:师父大人哟,你作为一个快30的大叔能不能不要天天看热血少年漫,难怪到现在都没有女人看上你。

 

周鸣深:对啊对啊,所以到目前为止看上我的都是男人。

 

范小蓓:(面无表情)啊呀,师父,你的东西掉了。

 

周鸣深:好徒儿,你师父我的节操没有掉,放心吧!好了,不要再说这些乱七八糟的了,我愚蠢的徒弟哦,我们还是赶紧去看看那些需要关爱的人们吧。

 

BGM-二人乗りってどう乗ったらいいの

关爱精神病院 住院部

范小蓓:额,师父,我们还是走另一条小路吧。

 

周鸣深:(平静)哇哦,我愚蠢的徒弟哟,你终于要对你帅到惊天地泣鬼神的师父sama出手了吗?要把我带到无人的小路然后对我做这样那样羞耻的事情了吗?

 

范小蓓:师父,我现在很庆幸你当初什么都没有真正地传授给我,尤其是你那堪比宇宙黑洞的脑洞。既然你这么吐槽你自己徒弟,那我决定不拯救你了,我愚蠢的师父。

 

周鸣深:你到底……

 

秦怡瑟:啊~~~花儿啊花儿~你为什么~这~么~红?啊~~~鸟儿啊鸟儿~你为什么~飞~高~高?哦不~你们不需要回答!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发出抖音哦)

 

周鸣深:(僵硬)……可爱的徒弟哟,我觉得吧就算被你拖去无人小路失身于你我还是能够接受的所以我们还是赶紧去办事吧!来吧,把我拖走吧!

范小蓓:(冷笑)不好意思,已经晚了。

 

秦怡瑟:啊~~~~又是你,周……周那个什么深来着!

 

周鸣深:我叫周鸣深啊秦小姐,这已经是我第七百八十四次提醒你我的名字了呢。

 

秦怡瑟:哦,不好意思,请你原谅我周……周那个什么深,你也知道,像我这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女人,是根本记不住你这样长得一张路人脸的人的名字的。

 

周鸣深:蠢徒弟,给我在巡视记录本上写这个女人的病情加重了!快!快给我写!!

 

范小蓓:师父师父!你冷静啊师父!求你看在她只说了最后一句是实话的份上放过她吧师父!

 

秦怡瑟:oh my god,你还真是经不住打击啊,周那个什么深。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我知道你痴迷于我,我知道你一直深深的迷恋着我,但是,像我这样完美的人是不会只属于一个人的!请你冷静一点好吗,看到你为了我要死要活的,我真的……(哽咽)真的好心痛,好心痛。哦不!上天,你为什么要创造我这样一个女人,哦不,哦不~~~~

 

范小蓓:我也想问问上天为什么要创造你这样一个女人……师父!师父你还好吧?!

 

周鸣深:呕……呕……咳咳,(虚弱)我把午饭……都吐出来了……呕……

 

范小蓓:所以说我让你跟我往小路走,你还非要跟我耍嘴皮子。为你好还以为我要害你呢,现在好了,今天又吐了。

 

周鸣深:呜呜,都是我的错,你的确是我的好徒弟啊,呜呜呜……

 

秦怡瑟:我真是一个罪孽深重的女人啊~看我那乌黑亮丽的长发,看我那如黑珍珠般晶莹闪亮的双眸,看我那比樱桃还鲜艳欲滴的双唇,看我那……

 

范小蓓:师父,我们还是……呕……还是快逃吧,这个女人的功力……呕……貌似更加强了!

 

周鸣深:好好好,快走吧!

 

 

BGM-V.A.-good boy

范小蓓:真不愧是来自自恋星的秦怡瑟,那自恋能力果然不是我们地球人所能抵抗的。

 

周鸣深:唉,不要再说她了,我们赶紧把剩下几个祖宗看完吧,刚刚吐的我肠胃都空了。

 

范小蓓:(冷笑,高傲)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让我看看下一个是……

 

庄嘉迎:啊!找到啦~~范~~姐~~姐~~(扑)

 

 

BGM-V.A.-save my boss

(这一段节奏要加快)

范小蓓:不要过来啊!!哇啊!(倒地)额!噗……(可以一直持续吐血哟~)

 

庄嘉迎:范姐姐,你终于来了,仁家,仁家等了你好久呢,嘻嘻。

 

周鸣深:嘻你妹啊!你没看到我徒弟快嗝屁了吗?还不赶紧从她身上下来!

 

庄嘉迎:不要不要,才不要呢,坏叔叔最讨厌了,总是不让范姐姐抱我,哼。

 

范小蓓:救……救命……我已经,快看到上帝了……

 

周鸣深:小蓓!小蓓你坚持住啊!庄嘉迎,你快给老子起来啊,你要是把我唯一的徒弟压死了,以后谁来替老子跑腿啊!

 

范小蓓:卧……槽……

 

庄嘉迎:不要嘛,仁家就喜欢范姐姐啦。除非,你给仁家吃好吃的糖糖!

 

周鸣深:给给给!你要吃什么糖都给……只要不超过10块钱。

 

庄嘉迎:唔,那好吧。(放开)

 

 

BGM-V.A.-good boy

周鸣深:蠢徒弟哟,你没事吧?啊?

 

范小蓓:(大喘气)差点,真的就差一点点……我就要见到我那已经快死了十八年的爹了!

 

庄嘉迎:范姐姐~你好没用哦~仁家只是压在你身上一会儿,你就喘成这样了,和拴在那里的阿花一样呢。

 

范小蓓:你才和狗一样呢!你要是和我换一下,天天被一个185公分强壮如健美先生一样的成年男人压在地上半天,你能不喘成狗吗?!

 

周鸣深:好了好了,你现在不是没事吗?每天这么指责一个觉得自己是5岁小正太的人,这样真的不怎么好。

 

庄嘉迎:姐姐姐姐,你看这朵花花好不好看?我感觉和我今天看到的那条裙裙好配哦,明天我穿给你看好吗?

 

周鸣深:……好吧,他是觉得自己是5岁小萝莉,可是那又怎样?她,哦不,他没对你做什么其他不好的事,不是么,所以我们要怀着宽容的心……

 

庄嘉迎:姐姐,这个丑八怪大叔好讨厌哦,天天跟在你身后,和那里的阿花好像呢。

 

周鸣深:宽容的心是给那些天真纯良的好孩子的!像你这样的熊孩子就该狠狠揍一顿!

 

范小蓓:师父!蹄下留人啊!

 

周鸣深:你给我让开!我今天要代表太阳消灭他!

 

范小蓓:师父!这个世上敢于说真话的孩子已经很少了,您还是积点德,放了他吧!

 

庄嘉迎:呜呜,姐姐,我好怕怕,怪大叔要打我。

 

范小蓓:乖孩子,你快跑回房间躲好,否则怪大叔就会脱了你裤子揍你屁屁哦。

 

庄嘉迎:嗯嗯,姐姐,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哦,灰灰~

 

周鸣深:你给我让开啊啊啊!!!(怒吼一会儿后渐渐变小声)终于走了啊。

 

范小蓓:总算是走了,哎哟,我感觉我浑身都在痛。我愚蠢的师父哟,你给我捏捏肩膀吧,刚刚貌似磕到了。

 

周鸣深:我在写巡房报告呢,自己捏去。(喃喃自语)病人,庄嘉迎,情况……比昨天更好骗了点,看来病情好多了。好了,走,下一个。

 

 

吴门奇病房门口

周鸣深:现在应该是……吴门奇。蠢徒弟,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范小蓓:知道。

 

周鸣深:嗯,很好。(敲门)

 

吴门奇:是谁?

 

周鸣深:回皇上,是我……呃,是微臣周鸣深。

 

吴门奇:进来吧。

 

周鸣深:是。

 

吴门奇:周丞相,你有何事要启奏?朕日理万机,若无大事便来打扰朕,朕可是要斩了你脑袋的。

 

周鸣深:回皇上,微臣只是来禀告陛下,您要微臣找的人,已经找到了。

 

 

BGM-爱的供养-伴奏

 

吴门奇:(震惊,深情)什么?!你终于找到了?我的蓓儿?

 

周鸣深:噗……是的陛下,您看。

 

范小蓓:民女蓓儿,参见上天入地无所不蠢的天下第一傻皇帝。

 

吴门奇:(深情纠结)蓓儿,真的是你!你回来了,这是不是代表,你已经原谅了朕?

 

范小蓓:不,打死你我都不会原谅你的,我不会忘了当初是谁口口声声说只娶我一人结果转过身就接了无数女人回后宫的!我也不会忘了是谁在某某贵妃给我下了堕胎药后害的我失去皇儿却让我隐忍下去的!这些东西打死你踹死你咬死你我都不会忘记!

 

吴门奇:(凄凉)蓓儿,你是在怪我?没错,违背誓言的是我,没为你出头的也是我,可是,我这么做都是有原因的!你听我解释……

 

范小蓓:我不听我不听。

 

吴门奇:(深情)我爱的只有你一个!那年你用一首从未有人听说过的“空山新雨后,自挂东南枝。欲穷千里目,自挂东南枝。”打动了我后,我的心肝脾肺肾里都是你的影子,你就像个鬼一样,如影随行,我怎么摆脱都摆脱不了。从那时起我就知道,我,爱上你了!其他女人对我来说都是个响屁,只听到一声短暂的响声后,就什么味道都不留下。那些后宫里的女人,都是我为了巩固我的皇位才娶进来的,我连她们一根汗毛都没碰过……

 

周鸣深:……你这到底是爱她还是恨她?

 

范小蓓:你真的没碰过她们的汗毛?你敢摸着你的心回答吗!

 

吴门奇:我,我摸不到我的心啊……好吧,我只碰到过她们的腋毛!除此之外真的没有了!

 

范小蓓:那那个害了我皇儿的女人呢?你根本没处置她不是吗?

 

吴门奇:那是因为,那个女人是那个老不死周丞相的孙女,那个老不死手握朝中重权,为了稳固皇位,不让我们爱基斯坦的大好河山落入到这种丑八怪的手里,所以我现在还不能杀了那个和她爷爷一样丑的女人。

 

周鸣深:……我帮你找你心爱的女人你还当着我的面骂我丑?我要申请颁发一个“中国好丞相”奖给我!

 

范小蓓:真的?天啊,原来这一切都是误会!皇丧,都是我太任性了,我不该不听你的解释的~亏我之前还发过誓,此生绝不会误会我心爱的银!我真是,我真是……真是无脸见你啊,嘤嘤嘤。(泪奔)

 

吴门奇:蓓儿!蓓儿你别跑啊,你刚回来怎么又要走了呢!

 

周鸣深:咳咳,皇上,您在这儿等着,微臣这就帮您把她给找回来。

 

吴门奇:啊?怎么又是你去找?昨天你给我找回来,结果跑了;今天你给我找回来,结果又跑了。你现在给我去找,是不是又得明天才能找回来?

 

周鸣深:额,呵呵呵,这个当然不是啦,总之……总之微臣先给您找回来好吗?微臣告退!

 

 

BGM-V.A.-糖分とらねぇとなぁ

范小蓓:师父,你今天怎么比昨天晚了7秒出来?

 

周鸣深:艾玛,这吴门奇看来病情有所好转了,以前我每天借口找你,他一点都不怀疑,今天竟然问我是不是要明天才能把你找回来了!

 

范小蓓:真的吗?我去,看来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好了。

 

周鸣深:唉,但愿吧,否则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借口让我们全身而退了。打起精神应对下一个祖……宗宗宗宗!!啊!你给我奏凯啊!

 

 

BGM-あの子はお騒がせガール

花秋瑶:(邪魅狂狷)呵呵,怎么了我的小深深?每次见到我,都一副炸毛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舔嘴唇)真是让我忍不住……了呢~

 

范小蓓:(幸灾乐祸)嘿嘿嘿,师父大人,您保重啊,这次真不是徒弟不想救您。

 

周鸣深:我次奥!你一个女人怎么回事啊!

 

花秋瑶:女人?小深深,虽然我宠你,但是你不能随意更改我的性别哦。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男人,只不过我爱的,也是男人罢了。通俗点,用中文说是同性恋,用英语说是gay,用日语说是“兜sēi爱”。

 

范小蓓:哎哟不错嘛,竟然知道日语怎么说。真是棒棒哒,师父,你就从了他,哦不,她吧。

 

周鸣深:噗!从了她?让她天天拿根新鲜的小黄瓜追在后面跑?!我才不要!

 

花秋瑶:(暧昧)试试不就知道了?乖,看在你第一次的份上,本少爷会温柔一点的,尝过我技术的小受们都说很棒呢~可惜我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但是你,说不定会让我做到哦。

 

范小蓓:果然是资深腐女出身的人,说这么羞耻的话还不脸红不结巴。

 

周鸣深:不要再旁边说风凉话了!快拯救你师父我的贞操好不好?!

 

范小蓓:师父,明明是你占了人家便宜……噗,虽然你才是下面那个。

 

花秋瑶:小深深,不用怕,你看,我连玫瑰膏都准备好了。

 

周鸣深:小蓓啊!我最聪明的徒弟啊!你快救救我吧!明天的午饭我也给你包了好吗?全聚德!妥妥的!

 

范小蓓:好,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咳咳,(涂上大红唇膏,花痴台湾腔)哎呀,这不是我们最衰气的花秋瑶先森吗?

 

花秋瑶:(惊恐)你!你不要靠近我!

 

范小蓓:(花痴)花先森,仁家好稀饭你哦,仁家只要你给我一个吻就行了,或者,让仁家给你一个吻嘛,不然仁家不走哟~

 

花秋瑶:呜哇!救命啊!救命啊!女人,是女人啊,是天下最恐怖的女人啊!不要过来,不要把你那张嘴巴往我脸上蹭啊!

 

范小蓓:花先森你怎么口以这么说我咧?仁家这么稀饭你的说~花先森~花~先~森~~~(过一会儿)哦也,搞定。

 

周鸣深:果然是天下最恐怖的女人……我的钱包又要减肥成功了……

 

范小蓓:不要再哀伤你的钱包了,我去洗把脸,然后去最后一个病人那里。

 

周鸣深:去吧去吧。我想想,花秋瑶的病情……唔,还是写上“一如往常”吧。最后一个……(吸冷气)何、天、羽!

 

 

BGM-V.A.-good boy

何天羽病房门口

周鸣深:(敲门)何天羽,你在吗?

 

何天羽:来了来了。(开门,微笑)啊,是你们来了呀?快进来。

 

周鸣深:好的。你今天觉得怎么样?

 

何天羽:(温柔微笑)我觉得还不错,周医生范医生,谢谢你们来看我。来,喝茶。

 

周鸣深:呵呵,这个是应该的,不过这个茶的话,我们就不喝了……

 

 

BGM-あの子はお騒がせガール

何天羽:(凶狠,大声)怎么?连这点面子都不给老子吗?老子让你干了你就给老子干了!唧唧歪歪算什么男子汉?!是看不起我们斧头帮吗?

 

周鸣深:喝!喝!咱们何老大的酒……呸,茶,一定要干了,呵呵呵。

 

何天羽:(华妃娘娘腔)呵,果然是敬茶不吃吃罚茶,非要用硬的才肯喝。贱人,就是矫情呐,你以为你这么乖顺,皇上就会多看你两眼吗?哼。(天真活泼)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呀,妈·妈~

 

范小蓓:噗!!!!你,你喊我什么?

 

何天羽:(惊恐)对不起!对不起!小羽错了,小羽不该在外人面前叫您妈妈的,我下次不会了,求您别打我,求您别打我,嘤嘤~

 

范小蓓:额,不哭不哭,不是小羽你的错,你别哭了,我……(咬牙切齿)妈·妈,不会打小羽的,小羽乖,不哭了,吭~

 

何天羽:(小心翼翼)真的吗?您真的不会打小羽吗?

 

范小蓓:真的……

 

何天羽:(开心)妈妈真好~最喜欢妈妈了~

 

周鸣深:好一副“母子同乐图”啊~

 

何天羽:(严肃)给我安静!周鸣深,稍息立正向左看!

 

周鸣深:是的长官,好的长官!长官您有何吩咐啊长官!

 

何天羽:(太监腔)哼,别以为杂家不知道你的那些小心思,杂家吃过的盐比你喝过的醋都多,想跟杂家玩花样,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重

 

周鸣深:你怎么知道我口味偏酸?!

 

何天羽:(害羞)哎哟,喜欢一个人,当然要把对方的口味都一一记下来啊。

 

范小蓓:儿呀,妈妈绝逼不同意你喜欢男人的!你这样子是不对的!

 

周鸣深:你妈说的对!这样子用中文说是同性恋,用英语说是gay,用日语说是“兜sēi爱”。

 

何天羽:(撕心裂肺)不,母亲大人,您不会对我这么残忍的对吗?我爱他,我爱他,我爱他呀!我不能失去他,他对于我来说是我的生命,是我的一切!失去了他,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您真的要逼您最爱的女儿去死吗?

 

范小蓓:……我这生的到底是个带把儿的还是不带把儿的?

 

周鸣深:(幸灾乐祸)哈哈,我看你生的是个外星人吧。哈哈哈……哇啊!壮士,快把刀放下!刀下留头啊!

 

何天羽:(冷漠)你,知道的太多了。

 

周鸣深: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范小蓓:小羽!你快放下刀啊!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啊!你听妈妈的话,否则妈妈就再打你一次!

 

何天羽:(凄凉)呵,原来你根本就没爱过我。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在自作多情……为了你,我弄得众叛亲离,可是你的眼神,从来没有为我停留,我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范小蓓:啊啊啊!小羽乖!你还有妈妈,妈妈永远爱你,我爱你啊,所以快把刀放下来啊!

 

何天羽:(震惊)什么!原来你爱我?太晚了,太晚了……其实,我也一直爱着你,可惜……阿弥陀佛,贫僧已经堕入空门了。

 

周鸣深:艾玛,差点就死在水果刀下了……

 

范小蓓:……你又什么时候堕入空门了啊?

 

何天羽:(扔刀声)……现在。(酸涩)你们,你们走吧,这是最后一次了,这次你们走后,就不要再回来,阁主那儿有我扛着,我在这里祝你们……白头到老……不得好死……

 

周鸣深:……

范小蓓:……

何天羽:(沧桑)果然,这天下第一,不是这么好做的,唉~(深情唱)忘了我就没有痛……将往事留在风中~~剧、终!

 

BGM-糖分とらねぇとなぁ

关爱精神病院 一楼办公室

周鸣深:这个何天羽真是愁死人了,天天这么来一发,唉。我愚蠢的徒弟哟,你觉得何天羽这个巡房报告……该怎么写呢?

范小蓓:额,你就写……演技更上一层楼了?

周鸣深:病情也更上一层楼了呢……

范小蓓:呵呵……啊,下班了。

周鸣深:呼,今天终于再一次安全度过。

范小蓓:那我走了,我愚蠢的师父大人。对了,记得明天中午,全聚德哦,可怜的老男人。

周鸣深:你快给我滚回去吧!上天保佑明天能继续安全度过啊。好了,回家喽~

 

The End

欢迎大家光临菊长的后宫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