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0291】
普本·民国爱情剧本【芋圆有点甜w限定】《道相思长相恨》
作者:ㅤ烈ㅤ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近代字数: 16935
463
1143
535
251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前尘旧梦姻缘散,惊觉已是梦中人。 别看字数一万七,实际字数一万五,玩与不玩皆随意,多半是我在唠叨。 致我顽固的古典浪漫与传统剧本的魅力,始于兴趣,忠于热爱。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2-15 07:20:08
更新时间2024-05-21 05:03:2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沈凌君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江玉媛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沈老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护工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道相思,长相恨》

编剧:邻居家的小叔

后期:乌鲤              

美工:一只妹攻       

翻唱:劳伦              

题字:No.5            

策划:夸张              

参演人员:

蒙面、活神仙、伏生、崇楼、郭老师、特邀朋友小杨、未眠、CC欧尼、离瑶、池子、折月、西伯、姜老撕、苏棠棠、苏泽、月色、灵均、真二狗、扬哥爱pia戏、子衫、一只小虫、流、南谦、银子、及不知名友情录音的老师们、还有万能是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的夸张。(有缺失后续补全)

谢谢各位亲友和老师们的付出与支持,再次致谢,没有你们就没有这个剧本的呈现

乐器演奏:

笛子@Mister苗(十二帮我介绍的)、小提琴@不知名人美心善小姐姐(小橙子帮我找的)

特别致谢:

感谢良一人和小黄瓜在没有后期和音效的情况下,帮助我录制的尺寸音,这是一项乏味又幸苦的工作,真的特别谢谢你们在这样条件下,完美的以应有的情感和语速,完成了录制工作,幸苦了。

测本人员:

邻居家的小叔、离瑶、明妙、徐小内、过儿

前言:

仅以此本致谢@芋圆有点甜,感谢她在2022年疫情期间,像大姐姐一样的宽容,对我的精神帮助、性格的劝导及写作的支持

谢谢你肯定了我的文笔能力,虽然现在我还是一般哈哈,谢谢

(芋圆有点甜,久居香港人士,英文名Jasmine,工作id茉莉,个人爱好小提琴)

最重要的:

特别感谢另一位像大姐姐一样对我好的好朋友乌鲤,谢谢你不辞幸苦,耐心且细心的帮我完成了这个后期,真的感谢,我知道我自己是个毛病多贼挑剔还厚脸皮的人,真的谢谢你受的了我的唠叨和折磨

最后还有幸苦了夸张,后期熬疯乌鲤,乌鲤熬疯夸张

hhhh

人物小传:

沈凌君:三分书生酸气、三分顽人稚气、三分公子贵气,难逃一分愚傻。一身傲气藏心骨,一片痴情误终生。祖上世代皆是官家,民国期间,清朝破灭,封建社会土崩瓦解,承蒙祖上蒙阴、底蕴丰厚,沈家仍是一方豪绅,生长于这样的一个半封建的家庭之中,沈凌君接受着封建传统的文化,为人似乎有些酸腐,却又不失灵动,他的略微古板的性格之下,却是一颗勇敢且爱冒险的心(兼沈老)

江玉媛:后知后觉终成悔,方知良人在心间。在这样一个社会巨变的时代。其父,江老爷,不以经商为卑,不以谄媚洋流为耻,早早就接触沿海沟通海外的商业,眼光毒辣,将女儿送至国外学习先进文化归来。可即便江玉媛接受着先进的思想和开放的文化,但她的骨子里,还保留着中华女性传统的矜持与羞涩,加之其对父亲一直以来的畏惧和服从,她似乎从来都没有直视过自己的真实感情,后知后觉,是对她最真实的形容(兼护工)

沈老:100岁时,卧于病榻的沈凌君,(ps:不用真的还原100岁,按照60或者70的感觉配音就可以。戏剧不等于生活,不要执着。)

护工:不知何时,亦不知从何地而来,善心帮忙照顾沈老的义工,她似乎对沈老的生平很感兴趣。

优先建议双普玩法,如果觉得累或者声线不允许,可以2男1女或者2男2女

 重点,这个本节奏没那么快,对话是影视感的,气息,语速,互动,自行把握吧,沈老说话语速就是按照老人卧于病塌的感觉就好,不要着急,bgm给足了已经,建议提前看本特别是bgm6(为了卡bgm),盲开的话,请忽略我的废话提示,真心建议每段的bgm听完,不会废太多时间

BGM1

唱词

碧草青青花盛开

彩蝶双双久徘徊

千古传颂生生爱

山伯永恋祝英台

【急救室内】

【医生:沈先生!沈先生!——灵均】

【医生:病人心跳缓慢,上呼吸机!】

【医生:心脏除颤器!快!】

【沈先生!?沈先生!?】

 00:57【电击心脏】

沈老:(混响)我,要死了吗?

沈老:(混响)茉莉~......茉莉~......

 01:31【拉开窗帘 】开窗入

沈老:茉莉~......

护工:沈老先生,您终于醒了。

沈老:哎~,差点又死喽,这么多年,多谢你照顾我了。

护工:您都100多岁了,还怕死啊?

沈老:人哪有不怕死的嘛?只是辛苦你了,这么多年一直照顾我。

护工:您太客气了,我照顾沈老先生也是受人所托,如果您真的过意不去,就多给我讲讲您的故事,我对沈老的一生,充满了好奇。

沈老:哎~,其实啊,我不是怕死,我是还不能死。

护工:不能死?为什么?您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沈老:人呐,活到我这岁数,本该知足的,我就是怕,怕我等不到。

护工:等?(思考)嗯~~,是等茉莉吗?

沈老:你怎么知道?

护工:(微笑)您每次昏迷的时候,都会呼唤这个名字。茉莉,是您的爱人吗?

沈老:她......

 (03:53【音乐起】)(没到就直接入)

沈老:她,不是我的爱人,但,她是我一生都会深爱的人,我初见她时,是在1937年,那年,我19岁。

 04:25【风铃转场】

 【梁祝笛子声】【叫好声】

【小红:小姐,前面的路被堵住了——苏棠棠】

江玉媛:去,看看是什么情况?

【小红:小姐,是有人在吹笛子诶。】

江玉媛:曲子倒是不错,只可惜乐器差了些火候。

【群众:好啊!真好听啊!】

江玉媛:真是少见多怪,小红,把我的琴拿出来。

【小红:是,小姐】

 05:15【梁祝小提琴声】

笛子@Mister苗、小提琴@不知名人美心善小姐姐

【路人1:哎哎哎,咱们去那边,那边好听啊——神秘人】

【路人3:沈少爷,对不住了,我也先去那边了。——夸张】

沈凌君:哦?砸场子的?

【群众:诶唷好听!好听!】

 05:36【脚步声】同入

沈凌君:让一让,让一让!

【群众:诶呀挤什么呀!】

沈凌君:这首曲子小姐不够熟练,若是能再多练上几次,在下甘拜下风。

江玉媛:你的意思是说,我比不过你喽,大家现在可都围在我这儿。

沈凌君:小姐的乐器古怪,他们见识短浅,不过是奇货可居罢了。

【路人3:沈少爷,那你倒给我们说说,这乐器是什么啊】

沈凌君:诶?~不要急,不要急。

【走近+后仰身歪头凑近】

沈凌君:(悄声)请教下小姐,这乐器的名字是?

江玉媛:哼。

沈凌君:(悄声)给个面子嘛。

江玉媛:Violin。

 06:34【音乐起】

沈凌君:咳咳,大家听好了,这乐器名叫歪鹅灵。

【路人1:啥?歪鹅灵?】

【路人3:这,俺咋没听过这鹅啊?】

【路人3:沈少爷,这鹅能不能吃啊】

江玉媛:噗,哈哈哈哈哈哈,你不懂英文啊?它叫小提琴。

沈凌君:哦~原来是把胡琴,多谢小姐解惑,在下沈凌君,小姐与我以曲会友,可否认识一下?

 07:15【脱手套】

江玉媛:(伸手)我叫Jasmine,很高兴认识你。

沈凌君:扎斯曼?

江玉媛:怎么?你不愿意和我握手吗?

沈凌君:男女授受不亲,扎小姐自重啊。

江玉媛:你才姓扎?!Jasmine是茉莉的意思。

沈凌君:哦~~~,莫小姐~,失敬失敬~,这姓氏本地倒是少见。

江玉媛:你!读书读傻了吧!哼!

沈凌君:(微喊)哎~!不要生气嘛,莫小姐!你要去哪啊?

江玉媛:(远处)我不姓莫!茉莉是我的英文名字,我叫江玉媛,清朝都已经灭了,你怎么还这么死板,书呆子,我才不要和你做朋友!

沈凌君:江小姐!江小姐!......江玉媛?(摇头诵诗)江上升美玉,仙媛乘风来~,好名字啊,(有扇子拍扇子)好名字!

 

BGM2

 【轮椅停 拉手刹后入词】

护工:江玉媛?这名字可真美。那后来,你们做朋友了吗?

沈老:街角一遇,误了终生。后来,我得相思病。

护工:噗~,哪有什么相思病啊,沈老又在说笑了。

沈老:这相思病啊,唯有痴情的傻子知道其中的滋味,苦啊,想的我好苦啊

 【01:02开门脚步】

 【布置餐食】

【阿福:少爷,该吃饭了——活神仙】

沈凌君:不吃!

【阿福:少爷,您就吃些吧,这样身子会垮掉的。】

沈凌君:(不耐烦)不吃,不吃,不吃!

 【摔碗声】

沈凌君:我说了多少次了!别来烦我!

【阿福:这,,,少爷为了一个女子这般,不值当啊。】

沈凌君:你们这些俗人,怎么懂得相思的滋味,一日不见她,便想的我这五脏六腑如同灌了苦水,胀的我全身乏倦,骨子发酸。这五谷虽能果腹,却解不了我这相思之苦。

江玉媛:(门外远处)噗,哈哈哈哈哈哈

 【02:10扇子声】

沈凌君:难道这相思之疾,真会要了人命吗?我怎么会听到茉莉小姐的笑声,看来,我命不久矣。

【沈太公:哼,我沈家怎么出了你这个混小子,真没出息!——蒙面】

【阿福:老爷。】

沈凌君:(叹气)哎,谁让您老来得子,就生了我这么一个不争气的玩意,给您养老送终我倒是可以,至于其他的,免谈~

【沈太公:君儿啊,现在天下各方势力割据,你借机能混个一官半职,我也就安心了。】

沈凌君:哎哎!打住啊~。今天升官,明天入土~,戴上了官帽,就挨枪子儿~,您老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吧,我啊,还是好好的活着吧。

江玉媛:(微远)嘻嘻,你胆子可真小~,好没出息。

 【03:19起身摩擦声】

沈凌君:(欣喜气息)茉莉小姐~?你怎么来了?

江玉媛:(微笑)好久不见啊,书呆子。

【沈太公:咳,还不是你孬种,整日茶不思饭不想的,我不得已,才把江小姐请来了。】

江玉媛:太公言重了,能做客沈府,是玉媛的荣幸。

沈凌君:嘿嘿,茉莉,快坐~,阿福,快去备些点心茶果来。

【阿福:(微笑)哈哈,是少爷。】

【沈太公:江小姐,劳烦您开导开导我这不争气的儿子,我啊,就先回房了。】

江玉媛:太公慢走~。

 【04:12脚步离去】

 【坐下椅子】

江玉媛:书呆子,听说你~想我想的要绝食?

沈凌君:能见小姐一面,饿上几顿又何妨?

 【04:31肚子叫~】

江玉媛:(含笑)嗯?

沈凌君:(拍肚子)不争气的玩意,羞不羞啊?嘿嘿,让茉莉见笑了。

江玉媛:(低声含笑)哈哈哈。

 【04:45脚步渐进 】

【阿福:少爷,您要的茶点。】

 【肚子叫】

【阿福:额~?】

江玉媛:(憋笑)哈哈哈哈

沈凌君:咳,怎么这么慢才送上来啊?把江小姐饿坏了怎么办?

【阿福:少爷,我】

沈凌君:咳咳,下去吧,把门关好了。

【阿福:是,少爷和小姐慢用。】

 【离去+关门声】

沈凌君:(狼吞虎咽,连吃带喝)诶~嗯~~~,快饿死我了!

江玉媛:噗,哈哈哈哈哈哈,你慢点吃~,我不和你抢。

沈凌君:额!(噎住了)额!咳咳咳~!(艰难说话)水~~水~~~~

江玉媛:嗯?你说什么?

沈凌君:水~~~水啊~~~~

江玉媛:(恍然大悟)哦哦!

 【05:42倒水声】

江玉媛:给。

沈凌君:(喝水长打嗝)额~~~~~,舒服了。

江玉媛:哈哈,你这人真有意思,你刚才不是说不饿吗?

沈凌君:近几日未见茉莉,在下相思难解,食不知味啊。

江玉媛:那你刚才?怎么?

沈凌君:今日得以相见,一肚子的相思苦水化作了甘泉,甜的我心里发痒。

江玉媛:哈哈哈,你好会说俏皮话。

沈凌君:你可知?秀色可餐。今日有茉莉陪我用膳,情难自矜,难免会有狼吞虎餐的窘态,茉莉不要见笑。

江玉媛:呸,你好不要脸,肚子里的文化,都被你用来为自己开脱了。

沈凌君:书是死的,人是活的,读了那么多书,当然要学以致用。

江玉媛:你嘴巴油滑,我不和你争辩,看你这生龙活虎的模样,已无大碍,那我走了。

沈凌君:哎,茉莉,我难得见你一面,你不再坐坐吗?

江玉媛:沈少爷,我和你不熟,以后不见也罢。

沈凌君:茉莉,

江玉媛:若不是沈太公昨日造访我家,父命难违。我今日也不会来见你。

沈凌君:茉莉,我以为,我们可以做朋友的。

江玉媛:你太古板了,还活在过去。而我期待的,是未来的新世界,我们并不合适。(远处)再见了,沈少爷。

沈凌君:茉莉!我也可以很开放的嘛!茉莉!

沈凌君:茉莉......

BGM3

 【明显鸟叫后入词】

护工:噗哈哈哈,想不到沈老,也有这般风趣的往事,我越来越好奇,茉莉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沈老:她,她是个极具魅力的女人,我就像孤独流浪于天际的行星,遇见了患有“贪食症”的黑洞,她丧心病狂的吞食着我的所有爱意,将我撕裂,粉碎,直至消磨殆尽。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怀疑,当时被她用妖术下了蛊。

护工:可这只不过是您的一厢情愿罢了,很明显,她不喜欢你。

沈老:年轻人嘛,一旦撞见了爱情,就没有回头路可选,什么悬崖勒马,都是扯淡。我爱她,便追逐她,甚至不需要一个明确的结果,仅仅是因为年少时,那一瞬间的头昏脑胀,我便拥有了巨大的勇气和行动力,后来,我偷偷的混进了她的生日宴会。

【02:54众人:哈哈哈,哈哈哈哈】

【客人1:走走走!今日我定要博得茉莉小姐的芳心。——夸张】

【客人2:哎~?你我虽是同学,可对于爱情,我可不会谦让!——苏泽】

【客人1:那我们?各凭本事?】

【客人2:如此甚好,哈哈哈哈】

【迎宾:各位先生,里面请——郭老师】

 【脚步远去】

【客人1:话说啊,茉莉小姐这两年是越来越漂亮了】

【客人2:如果,能娶到茉莉,哪怕是共度良宵一刻,我死也愿意啊。】

【客人1:就算死,那也是风流的色鬼~,哈哈哈】

【客人2:哈哈哈哈哈。】

沈凌君:哼。

【迎宾:沈少爷好,欢迎光临。】

 【塞钞票】

沈凌君:呐,给你的。

【迎宾:谢谢少爷。】

 【脚步声】

【迎宾:沈少爷留步。】

沈凌君:嗯?

【迎宾:额。小姐规定,未出示请柬者,不得入内。】

沈凌君:好好地睁开你的狗眼看看!我,你也敢拦?我和你家小姐是挚友,让我进去!

【迎宾:额,沈少爷,你就不要为难我了。】

沈凌君:让开!让我进去!快让开

【脚步】

【陈先生:吵什么吵什么呢?呦,哪来的土包子挡路啊?——西伯】

【李小姐:(捂嘴笑)噗哈哈哈,亲爱的,你看~,这都什么年头了,居然还有人穿袍子。——折月】

沈凌君:哼,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大道这么宽,我爱站哪就站哪,我挡你路了嘛?

【陈先生:切,要是没请柬,就不要在这为难人家,大清都没了,你还以为你是官少爷啊?】

沈凌君:你!你讨打!

【迎宾:哎哎哎!各位不要吵了,陈先生,李小姐,里面请~~】

【陈先生:亲爱的,我们走】

【李小姐:哈哈哈哈,这人可真傻~。】

沈凌君:哼,满口洋腔,人模狗样。

【迎宾:沈少爷,没有请柬,我是真不能让您进去,您还是请回吧。】

【徒弟:哎哎哎,让一让,让一让——小叔&池子】

【迎宾:哦,梁师傅啊,里边请里边请。】

【梁班主:哼。】

沈凌君:他们凭什么能进去啊?

【迎宾:他们是老爷请来给小姐贺寿唱戏的。】

沈凌君:唱戏?(长声思考)emmmm~~~?

【迎宾:沈少爷?沈少爷?】

沈凌君:哦,行了,不为难你了,我走了。

【迎宾:哦,沈少爷慢走。】

 【脚步离去】

 【音乐转场】】

【梁班主:今天,是江老爷特邀咱们戏班为小姐祝寿的,一会儿都打足了精神,好好的唱。——崇楼】

【徒弟:知道了师傅。】

 【06:37脚步走近】

沈凌君:嘿嘿,各位师傅,幸苦了。

【梁班主:嗯?你是谁?我们戏班里今天没人唱小生啊?嘶,你这是要扮书生?你这妆画的也不对啊?】

沈凌君:哦,在下是江家的杂役,奉小姐之命来探班各位的。

【梁班主:那你怎么?】

沈凌君:哈哈,我自小就是一个戏迷,今日听闻班主来到,特意扮上,来请班主指点一二,嘿嘿。

【梁班主:哈哈哈,怪不得嘞。你这妆啊,下次画的淡些,这油彩抹的也太厚了。】

沈凌君:(小声)哎~不抹的厚点,我能进来嘛?

【梁班主:啊?】

沈凌君:哦,我说,要不是我抹错了妆,我能来请教班主嘛?哈哈哈,来来来,这是小姐特意命我给大家送来的糕点,都快尝尝。

【徒弟1:哇~江家小姐真大方~——池子】

【徒弟2:快快快,让我尝尝~——小叔】

【梁班主:哎!没规没矩!成和体统,都给我放下!】

【徒弟:是,师傅。】

【梁班主:在下管教无方,让您见笑了,】

沈凌君:班主莫要生气,今日是小姐的生辰,这糕点都沾着喜气呢,班主快尝尝吧。

【梁班主: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沈凌君:班主,请。

【梁班主:嗯~~这糕点当真美味,劳烦小姐费心了】

【徒弟:师傅?我们?】

沈凌君:(笑着)哎呀,班主都已吃了,你们还怕什么?快尝尝吧。

【梁班主:哼,不争气的玩意,都尝尝吧。】

【徒弟1:嘿嘿!谢谢师傅】

【徒弟2:哎哎,你给我留点!】

【徒弟1:嗯!~好吃!】

【徒弟2:嗯~~真好吃,哈哈哈】

沈凌君:那,我就不打扰各位师傅休息了,在下告退。

 【08:49脚步声】

沈凌君:(自语)哎~~,吃吧吃吧~一会儿,不拉死你们才怪,嘿嘿。

 【音乐】

【主持:今日是jasmine小姐的生日宴会,让我们尽情的享受这个美妙的夜晚吧!——姜老撕】

【客人1:快看!快看!茉莉小姐来了~】

【客人2:哇,她可真美~】

 【09:31脚步停】

(大台上,无麦克风)

江玉媛:很高兴,各位可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谢谢你们的到来,谢谢你们!

 【09:46掌声】

江玉媛:那祝大家玩的开心~

【主持:接下来是有请著名的粤剧大师,梁秋雁先生,为我们带来戏曲表演。】

 【掌声】

【众人:嗯?人呢?】

【主持:可能是我们的掌声还不够,接下来有请著名的粤剧大师,梁秋雁先生,为我们带来戏曲表演!】

 【掌声】

(后台)

【主持:诶呀,你们什么情况啊?!人呢?】

【徒弟1:不行了,诶呀,师傅拉肚了啊~】

【梁班主:徒弟,我不行了,你先顶着~】

【徒弟2:哎哎哎!师傅,等等我!我也憋不住了,师兄你招待一下啊。】

【徒弟1:哎呀~师父等等我!我也憋不住了!】

【主持:哎呀!一群废物!】

 【脚步声】

【主持:额,不好意思各位,我们的后台出现了一点小意外,这戏暂时唱不了了~】

沈凌君:等等!谁说唱不了的?我能唱!

江玉媛: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主持:额,你是?】

沈凌君:梁大师关门弟子,沈恋媛!~

【主持:啊?】

【众人:这谁啊?哪冒出来的啊?】

江玉媛:(小声)沈恋媛?(恍然大悟)是他?呸!真不要脸!

【主持:你?你能唱嘛】

沈凌君:哼!少废话。与打板声同入,这五个字会粤语最好,可以戏腔拉长打板~!走曲来~~~~

 【歌曲起】

【客人1:哎?他怎么奔着茉莉小姐来了?】听到就入

以下这段男女主穿插歌词入词

江玉媛:(内心)求神?既然你想当众示爱,那我就挫挫你的锐气,让你彻底死了这条心!

求神求神,求亲又求求媒人

求观音兼职爱神

同小姐你成为情人

芳心即刻过瘾

【客人2:诶呀,茉莉小姐!你干嘛去啊?你怎么也跟着他胡来啊?】

书生真系过份开口得罪我神

沈凌君:(内心)哦?看来今日有戏,嘿嘿,茉莉,我来了~。

讲笑稳第二个笨

你话成亲系稳鬼亲

小姐骂人够到恨

书生甘巧不是人

江玉媛:(内心)哼,这人脸皮好厚,真不知羞耻!

畜生得而足够运

要等你充电只有瘾

三生真系无幸

专登出黎拜神

沈凌君:(内心)哼哼哼哼,茉莉,我看你还怎么推辞我?

撞鬼撞着你呀

去投胎去冤鬼震

小姐为何笑吟吟

当然碰到心上人

江玉媛:(内心)诶呀~~,他怎么还不死心啊?!烦死了!

天仙下凡教坏人

睇得我心动脚振振

蠢得好过分

沈凌君:(内心)(浮夸感叹式)茉莉,我是真的很爱你啊。

你盏得个恨话明愿嫁因乜解究变左心

话明系靓女讲小志誓愿因乜你都信

明明扮天真

你又实在唔笨

江玉媛:(内心)我呸!油腔滑调,没句真话!鬼才信你!

我系够天真

比你偷呃拐骗亦系缘份

 【13:50喝彩结束】

江玉媛:沈家少爷,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众人:啊?是沈家那个败家子?】

【客人1:啊?是沈家少爷啊?】

【客人2:诶呀,那个不学无术的玩意,怎么配的上江小姐嘛?】

沈凌君:茉莉,我爱你。我知道你也喜欢我的,今天所有的人都被我骗了,只有你一眼就认出了我,这不就是爱吗?

江玉媛:呵,爱?你所谓的爱,不过是你的一厢情愿罢了。

沈凌君:一厢情愿也好,单相思也罢。我爱你迷失了自我,可若连一个能爱的人都没有,那我才是天底下最可怜的人。

【客人1:诶呀,这,这都说的什么啊!丢不丢人啊!伤风败俗啊!】

【客人2:败家子,别缠着江小姐了!】

【众人:不知廉耻!!不知廉耻!丢不丢人啊!】(听到这句完就入)

江玉媛:沈少爷还请自重,不要自取其辱了。

【众人:滚下来!滚下来!】

沈凌君:(对众人喊)你们懂什么!?爱情本来就不是一件丢人的事!你们说我不要脸!?现在我敢站在这,大声的说,我爱她!而你们呢?!一个个西装革履,各怀心思,畏畏缩缩!你们也喜欢茉莉,却没有一个人比我更勇敢!

【15:27众人:这,,这,,,我,,,我们】

江玉媛:(面色复杂,这里是全文第一次叫男主名字)沈凌君......

沈凌君:你们把勇敢和真诚,说成了廉耻,真是可笑,一群懦夫!你们才是玷污了爱情!

【15:46江老爷:够了!!!——伏生】

江玉媛:父亲?

 【15:51脚步声】

【江老爷:沈家小子,闹够了没有!念在我与沈太公的交情,我不与你追究,你配不上我们家媛媛,你自己走吧。】

沈凌君:伯父大人,我喜欢

【江老爷:滚~。】

沈凌君:伯父大人!

【江老爷:来人,把他给我撵出去。】

【是】

【沈少爷请吧!】

沈凌君:(远处)放开我!放开我!茉莉!!你说我太古板,我已经做出了改变!今天我敢大胆的向你示爱!就是为了证明,我可以和你走向未来的!

【16:34江老爷:让他住口!】

沈凌君:放开我!放开我!伯父,我是真心喜欢媛媛的!茉莉!茉莉~!

【打手1:妈的,给脸不要脸是吧!】

【打手2:沈少爷,得罪了!】

沈凌君:(远处挨揍)额~!诶呀~!!

江玉媛:父亲,饶过他吧。

【江老爷:怎么?心疼了?】

江玉媛:没有,女儿不喜欢他。但沈少爷人品不坏,只是性格顽劣罢了。他若是真伤了,太公那儿,定是要恼的。

【江老爷:放心吧,打不死他,沈家那我自会交待,哼,想追求我女儿,不吃点苦头怎么行?】

江玉媛:父亲您误会了。

【江老爷:知女莫若父。】

江玉媛:父亲,您(被打断)

【江老爷:行了,被他这么一闹,戏也听不成了,我去休息了。】

江玉媛:父亲慢走。

 【17:40脚步离去】

【江老爷:(远处)哎呀~傻人有傻福啊~,我这闺女,就怕真诚二字啊,哎~~~~~】

江玉媛:父亲......

 【18:06清晨环境音】

沈凌君:(呻吟)哎呀~疼啊,疼死我了~哎呀~~~~~。

【沈太公:君儿啊,你到底哪疼啊?爹都给你找了好几个大夫了。——蒙面】

沈凌君:身疾可医,心疾难解啊,爹,我心疼啊~~~好疼啊~~~~。

【沈太公:哼,你这混小子,挨了揍也是活该!江家那女娃娃有什么好的?!你要什么样的女人,爹不都能给你找来?】

沈凌君:既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爹,你不懂,我今生只能爱她一人了。

【沈太公:你!我看你是被她给迷住了!】

沈凌君:枉我活了十八年,才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心动,爹,我要娶她。

【沈太公:(叹气)诶呀,君儿啊,不是爹要拆你的台,就你这不学无术的玩意,人家看得上你嘛?】

沈凌君:俗话说,好女怕缠郎,茉莉总有一天会喜欢我。

【沈太公:就凭你?除非太阳打西(被打断)边】

【阿福:老爷,江家小姐来了。——活神仙】

沈凌君:(听到消息的欣喜)茉莉?额,!诶呀,不行,我现在这模样也太衰了,不见不见!

 【19:38躲进被子里裹起来】

【沈太公:你,你这怂货!哎呀~~。今儿个什么日子啊?太阳还真能打西边出来,奇怪?奇怪。】

【阿福:江小姐,请。】

 【19:56开门声+脚步四声】

江玉媛:玉媛,见过沈太公。

【沈太公:媛媛不必多礼,不知你今日来沈府,所为何事啊?】

江玉媛:家丁不懂规矩,前几日误伤了沈少爷,今日,家父命我特来探望沈少爷。

【沈太公:哦,哈哈哈,是我家那小子混蛋,挨揍也是应该,既然是来探望他,那我就不打扰了,你们年轻人聊,你们聊,哈哈哈哈哈。】

 【20:35脚步声离去】

 【脚步声+坐在床边摩擦】】

江玉媛:(笑意)沈少爷?

沈凌君:(蒙在被子里)我不在!他已经死了!

江玉媛:(忍俊不禁)前几天不是挺活泼的嘛?怎么今天我来了,你就变胆小了?

沈凌君:(蒙在被子里)他为你做了爱情的勇士,却遭了毒打,他的心都被你伤透了。

江玉媛:(故意调侃,戏弄对方)是你天天念着要见我,你还躲着不出来,我可要走了。

沈凌君:(蒙在被子里)等等!

【21:17掀开被子摩擦声】

沈凌君:我这模样太惨,不好见你嘛。

江玉媛:噗,哈哈,你,你这花熊脸,哈哈哈

沈凌君:有什么可笑的,还不都是为了你。

江玉媛:(忍笑)是是是,为了我~,哈哈,沈凌君,你真是好样的。

沈凌君: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江玉媛:沈凌君啊,怎么了。

沈凌君:这是你第二次叫我名字了,不对,算是这遍,已经是第三次了。

江玉媛:一个名字而已,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沈凌君:这不一样,你之前总是一口一个沈少爷,沈少爷的叫着,听得我好不自在。嘿嘿,茉莉,我们现在互相以姓名相称,这样,算是朋友了吗?

江玉媛:你千万不要多想,如果不是我父亲怕影响江沈两家的交情,我才不会来探望你。

沈凌君:啊?原来这样啊。

江玉媛:呐,(自备纸张),这里包的是止疼的西药,我父亲废了好些力气才弄到,身子痛的时候就吃点,我走了。

(注意,下面这句是,沈凌君第一次叫江玉媛为江小姐)

沈凌君:世上再好的灵药,也医治不了有情人的心痛,我吃与不吃,又有何异?江小姐,你还是拿回去吧。

江玉媛:(远处)哦,我忘记了,包着药的那张纸上,我写了一段乐谱,你肚子里有些文章,若有时间,帮我填填词。

沈凌君:(自备纸张)乐谱?这,这是越剧《梁祝》的谱子?不对,这谱子有改动。

江玉媛:(微笑远处)这药,是江小姐代表江家送于沈少爷赔罪的,至于的曲子嘛,是茉莉那日初见你时,听了你的笛声偷学来的,等你填好了词,再回赠于我吧。

沈凌君:茉莉......你......

江玉媛:(微笑)嘻嘻,再见喽,沈~凌~君~。

沈凌君:她......

 

BGM4

 【明显鸟叫后入词】

沈老:她真美,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抹微笑,那一瞬间的欢愉,占据了我整个年少的心绪,除她之外,我再也觅不得人生的喜怒悲欢。

护工:看来,茉莉小姐也没那么讨厌你嘛,那后来呢,你们在一起了吗?

 01:00【音乐起】(没到就直接入)

沈老:爱一个人的时候,不一定要宣告全世界,”她属于你”。爱一个人,是无言的欢喜,是安静下的躁动,后来,我带着谱子,去找了她。

 01:34【开门+脚步声四声】

江玉媛:哟,来了?我还以为,你挨打之后会变得胆小,从此不敢来找我了。

沈凌君:挨了皮肉之痛,却解了我相思之苦,这顿打,值得。

江玉媛:你这人,怎么整天油腔滑调的,我才不信。

沈凌君:非也非也,我于茉莉之言,句句朴拙。

江玉媛:算了,我说不过你,谱子呢?填好词了没有?

沈凌君:哦,在这,快看看。

 02:19【纸张声】

江玉媛:(自行体会,含蓄美一点)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

沈凌君:千古传颂生生爱,山伯永恋祝英台~。

江玉媛:这词写的可真美。

沈凌君:是茉莉的曲子更美,好曲当配好词,佳丽当许良人。茉莉,我与你,当属天和之作。

江玉媛:呸呸呸!你不要妄想了,我能你做朋友,你该知足了,别以为说上几漂亮话,我就会着了你的道。

沈凌君:可人性本恶,我如果没有了野心和贪念,就会失去活着的动力,你再不让我喜欢你,岂不是等于让我去死?

江玉媛:我,,,我,,,

沈凌君:茉莉,爱本是无罪的,你不该去阻止它。但我爱你,却是我今生最大的罪恶。

江玉媛:为什么这样说?

沈凌君:思绪难断,爱而不得,夜不能寐,刚闭眼就是你,睁开眼就想去见你,人活成我这样,也真是失败。所以我现在是为了别人而活,岂不是大罪?

江玉媛:我,,,我身体不舒服,改日再见吧。(离开)

沈凌君:(远处微喊)茉莉,我不会放弃的!我爱你!!!

江玉媛:(远处)我呸!臭流氓!!!!

 04:10【鸟叫环境音起就入】

沈老:哈哈哈,现在想起来那一幕,仍感回味无穷。那天,她就羞红了小脸,跺着小碎步,怯怯地跑开了,那模样可爱极了。

护工:茉莉小姐说的没错,明明是沈老先生在耍流氓。

沈老:诶?~为了爱情,不能要脸面的,后来,我又给她写了好多好多的诗词。

 05:14【音乐起】

江玉媛:呸,谁喜欢你啊,厚脸皮的东西。

沈凌君:(远处扔纸团)嘿!

江玉媛:嗯?

 05:25【纸团展开入】

沈凌君:(混响)早知相思可成疾,吾但愿今生不遇茉莉,可若是真的未曾遇见,那便成了我今生最大的遗憾。世人明知神女不恋凡尘,奈何凡人情思难忍,吾特写下此诗,以倾诉沈某相思之苦。

江玉媛:嗯~~,写的还蛮像回事的嘛,那我就~,凑合看看吧。

 06:03【纸张】

沈凌君:(混响)《咏茉莉》:

我作香君黜百花

不爱俗粉爱雪团

幸有茉香压九秋

可枕清莉入梦来

江玉媛:切~,我还以为,你能写出什么惊艳的绝句呢,不过是一篇的咏茉莉的七言诗罢了,文采一般,还需再接再厉~。

江玉媛:嗯?(思考),我~,爱~?茉,莉?

 06:50【音乐】 

江玉媛:(脸红)这,这果然不是什么好诗!整日没个正经!

 06:56【纸搓成一团仍开】

江玉媛:啊啊啊~,烦死了,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

 07:08【舍不得捡回,把纸打开抱在胸口】

江玉媛:(微笑)不过,他倒是有心了,(窃声的偷笑)嘻嘻。

 (这里戏不定死,每个女孩害羞的反应不一样,自行演绎)

BGM5

 【明显鸟叫后入词】

沈老:那些日子,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在我苦苦的追求下,我终于能感受到,她也是爱我的,茉莉小姐,爱我。

护工:少年苦心不负,佳人芳心暗许,沈先生,你和茉莉小姐,真是让人羡慕的一对璧人。

沈老:让人羡慕?(无奈)呵呵呵呵呵,我倒是希望,我们是一对平凡的男女,我做俗夫,她做农妇,就这样的庸碌的过完一生。

歌词

魂离俗世登蓬莱

跳出苦海

双双化蝶齐共舞

同上瑶台

仙界多自由,完全无障碍

尘世多优多悲痛

相爱惟有赴蓬莱

 

 【02:09脚步三声】(古筝起几秒入词)

沈凌君:楼台一别恨如海,泪染双翅身化蝶,历尽磨难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茉莉,我于你之爱,可比梁祝否?

 【02:34倒茶起入】

江玉媛:(嬉笑)哼,我于你之爱,可比拟潘金莲与武大郎。

沈凌君:(戏腔)你你你呀~!!!(后面正常)哎~~~,我这般爱你,想不到你却如此绝情。茉莉,若是有朝一日,我不在了,你可愿,如祝英台那般,为我殉情?

 【03:06放茶杯】

江玉媛:(吹茶水)你想的倒美,我呀,会好好的活着,终于没有人缠着我了,我开心还来不及呢。

沈凌君:哎~~,晚了,晚了~,我今生今世,注定要缠着你了。

江玉媛:嗯?

沈凌君:嘿嘿

 【03:30脚步 坐下木椅】

沈凌君:茉莉,我准备再过几日,就向江伯父提亲,你觉得如何?

江玉媛:(心虚)你,你想做什么是你的自由,问我干嘛?再说了,我也没答应要嫁你。

 【03:51扇子声】

沈凌君:实不相瞒,江伯父,早就同意了江沈两家的联姻,你我这是门当户对,父母做媒,不可不从~。

 【04:02起身摩擦声】

江玉媛:(恼羞)做你的白日梦吧,即使这样,我也不会嫁你。

沈凌君:为什么?难道我还不够爱你吗?你明明不排斥我的。

江玉媛:(故意为难)如果~?你真想娶我,我要你,亲手为我做一把小提琴,当做定情信物。

沈凌君:这?我若是习得这门工艺,定要再过个三五年,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04:32脚步声走远】

江玉媛:(远处)哼,这点耐心都没有,你怎么敢说爱我?原来你一直都在骗我!

沈凌君:(远处)茉莉!我对你是真心的,就算世间末日到了,天塌了我也爱你!(茉莉!你听我解释!额)

【04:47远处爆炸】同入

沈凌君:啊!

江玉媛:(大声,吸气颤抖)飞?飞机?!

【04:54飞机远去】

沈凌君:(失神)完了,这天,是真的塌了......

特别致谢此幕的所有演员人员及群杂老师们:蒙面@沈太公、活神仙@阿福、CC欧尼@逃难母亲、离瑶@小女孩、群杂老师们:真二狗、伏生、一只小虫、扬哥爱pia戏、小叔、子衫,谢谢你们的奉献!】

 仅以此幕祭奠逝去的同胞,现实永远比戏剧更惨烈,家仇国恨,此耻勿忘

 【飞机声飞过轰炸!!!】

【路人1:跑啊!快跑啊!】

【路人2:日本人打过来了!跑啊!快跑啊!】

【众人:啊!啊!!啊!!!】

【路人3:救救我,救救我啊!】

【沈太公:阿福!快!背上值钱的东西!咱们快跑!——蒙面】

【阿福:是!老爷!——活神仙】

 【炸弹+墙倒】

【沈太公:啊!!!!】

【阿福:老爷!】

【沈太公:我被墙压住了!今个儿怕是走不了!阿福!帮我照顾好君儿!!】

【阿福:老爷!!!我来帮你!!!!】

【沈太公:跑啊!!!你回来干嘛!】

【阿福:老爷!】

【沈太公:滚啊!!我叫你滚啊!你这个狗奴才!滚!!!】

【阿福:老爷~!!】

【沈太公:(远处)阿福!!!替我照顾好君儿!!我求求你了!!!】

【阿福:(大哭)】

【小女孩:妈妈~~!呜呜呜!妈妈!!啊!!!!——离瑶】

【妇女:闺女!!!闺女!!!!——CC欧尼】

【路人3:快跑吧!!!不要命了吗!!!】

【妇女:放开我!!!我闺女还在那!!!我闺女还在啊!!!】

【沈太公:老天爷啊!!!!你睁睁眼啊!!!!救救我们!!救救我们啊!!!】

【小女孩:呜呜呜,妈妈!!妈妈!!!!】

 【爆炸声】

 歌曲来源:《生命的河》姚贝娜

生命的河

喜乐的河

缓缓地流进我的心窝

歌曲结束入

沈老:战争是可恨的!是可耻的!战火烧毁了家园,硝烟蒙蔽了白日,那天,我走在路上,左边的焦土,右边是尸骨,什么亲情,友情,爱情,在那一刻,都被打散了。1938年10月,日本人占领了广东,我至今都不会忘记。

 【09:31吹丧声】

【阿福:少爷,老爷已经安葬好了——活神仙】

 【烧纸声】

沈凌君:我知道了,谢谢你阿福,以后别叫我少爷了。

【阿福:少爷,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沈凌君:沈家没了,你自由了。

【阿福:少爷,我自幼被沈家收养,现在沈家没了,若是连你也不要我,阿福就真变成一个孤寡的可怜人了。】

沈凌君:阿福......

【阿福:就让我跟着您吧,少爷。】

沈凌君:随你吧。

 【10:22脚步声】

【阿福:江小姐。】

江玉媛:阿福,帮我剪一块孝布,我为沈伯父上柱香。

【阿福:是。】

沈凌君:阿福!她不是沈家人,戴孝不合规矩!滚回去!

【阿福:是,少爷。】

江玉媛:谁说我不是?江沈两家已有媒约,岂能儿戏?

【阿福:额,少爷,这?】

江玉媛:让开。

 【11:00撕布+跪下摩擦声】

 【点香】

江玉媛:沈家不肖儿媳江玉媛,为公公上香。

 【11:15起身摩擦】

江玉媛:凌君,节哀。

沈凌君:江小姐,我父亲你已经祭拜过了,如果没什么事儿,请回吧。

江玉媛:你?

沈凌君:阿福,送客!

 【阿福:额,江小姐,请吧。】

江玉媛:沈凌君,跟我去香港吧,那很安全。

沈凌君:多谢了。阿福?

 【阿福:在】

沈凌君:你怕死吗?

 【阿福:少爷,我不怕!】

沈凌君:你不是要跟着我吗?想不想给我爹报仇!?

 【阿福:我想。】

沈凌君:好。我们去参军,打跑日本人。

【阿福:是,少爷!】

江玉媛:我不同意!这太危险了!

沈凌君:江小姐,这是我的私事,轮不到你管。

江玉媛:你不是想娶我吗?我们去香港好不好,我明天就嫁给你。

沈凌君:家父尸骨未寒,国仇为报,沈某无颜娶妻。

江玉媛:你......

沈凌君:(自嘲)江小姐,你说的对,是沈某太过古板了,我们本就是两个世间的人,沈某,不该喜欢小姐的。

江玉媛:(悲伤含泪)凌君,我求求你别这样,我真的很难过。

沈凌君:(隐忍欲言又止几秒后)时候不早了,阿福,我们走了。

江玉媛:(多哭几秒)凌君......

沈凌君:(远处,深呼吸,含泪,未曾回头)若沈某侥幸,能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定会去香港,娶茉莉小姐为妻,(停顿,似是在对她道别)走了!

江玉媛:沈凌君!!!你混蛋!!!(大哭)

 

BGM6

沈老:这场战争,一打就是八年,在这八年浑噩的世道中,我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死法,饿死的,累死的,冻死的,一枪爆开头颅的,被地雷炸成四零八碎的;还有的人,正在梦里酣畅地睡着,一个导弹落下,直接灰飞烟灭,去见了佛祖。其实,这样的死,还不是最惨的,他们死得其所,至少在几十年后,人们会称赞上一句,舍生取义,慷慨救国。

护工:难道?还有比这更惨烈的死法吗?

沈老:阿福的死,才是最惨的。我们用了十四年的时间,耗尽无数同胞的性命,才赶走了日本人。结果天下刚刚太平,我们自己人,打起了自己人。

 【02:25战场】

 此幕男主29岁(青年就好,较之前多谢沉稳,仍显书生稚气,不是所有人久经战争后都会成熟老练,他抗战多年,也只是在阿福的舍命遮掩下,侥幸的活着。)

时间点:解放之前,某战役。

再次特此致敬,参演此幕的群杂老师们,谢谢你们

【士兵1:团长!我们快没子弹了!!!】

【士兵2:团长!我们也没子弹了!】

【团长:妈的!!给老子顶住上去!!蒋公会派人支援我们的!谁敢跑!老子第一个崩了他!】

【阿福:少爷把头低着点!!!别被枪子儿扫到了!——活神仙】

沈凌君:阿福,咱俩就这样装死,要是被团长发现了。不得被他毙了啊。

【阿福:哼,他要是动你,我就先把他给毙了。】

【士兵1:额!】

【士兵2:额!】

沈凌君:不行!上面的兄弟们顶不住了!

【阿福:别动!大部队早tm都跑了,咱们出去了也都是炮灰,而且,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沈凌君:嗯,中国人不打中国人。

【团长:谁tm敢跑我第一个崩了你!!别tm跑啊(被打死)额!】

【阿福:你看!团长那么嚣张的人这不也死了吗?再摸点血,接着装死,等会打完,咱俩直接就投降去,就自由了。】

沈凌君:嗯。

 【04:19战场声散】

【阿福:少爷,外面好像没动静了。】

沈凌君:(大喘气)哎,又活过了一天啊,真tm的幸运。

 【04:30树杈】

【阿福:诶呦,嘶~~嘶。】

沈凌君:阿福,你拿个树杈干嘛?哈哈,你这模样真傻。

【阿福:嘿嘿,我刚才被子弹刮伤了腿,那个树杈当拐杖用,哈哈。】

【军人1:你们去那边,把战场打扫一下,看看还有没有投降的。——月色】

【军人2:是!——苏泽】

【军人1:同胞们!我们解放了!我们和平了!出来吧,别害怕!】

【阿福:少爷,是四野的人!咱们不用打仗了!】

沈凌君:(欣喜)嗯!哈哈,总算太平了。

 【05:19起身】

【阿福:喂~~~!!我们投降!!!我们投降!!!喂!!!】

【军人2:有人持枪!警戒!】

沈凌君:阿福!快把树枝放下!阿福!......

 【05:41枪声】

 【阿福:我们投降!!额】

沈凌君:(惊恐)阿福?,!阿福!!!

 【05:48跑步声】

【军人:别动!!!蹲下!!!】

沈凌君:(惊恐的抱头跪下搓成一团)啊!!啊!!

 【脚步声】

【军人2:额,,,糟了,是误会。】

【军人1:同志,同志,你没事吧!?】

沈凌君:(磕头害怕)我投降!!我投降!!别杀我!!!!别杀我!!为什么?(害怕哭泣)阿福已经投降了,你们还要杀了他,为什么!!我求求你们别杀我,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求求你们别杀我......

【军人2:对不起,是我们的错,你不要害怕。】

沈凌君:别杀我,别杀我!!!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我求求你们!!

【军人1:哎,给他一些盘缠和粮食,送他回老家吧】

【军人2:是。】

 【06:42脚步渐去】

沈老:阿福到死都没明白,他明明投降了,怎么还是会被击毙?我至今也没搞清楚,阿福这样的死法,算是个英雄?还是个狗熊?

护工:阿福先生,身陷前线十余载,当然是英雄。

沈老:是啊,他糊里糊涂的死了,算得上是敢直面死亡的英雄。而我,浑浑噩噩的活着,却变成了自欺欺人的疯子。

护工:疯子?沈老先生,哪里像个疯子?

沈老:在几十年前,我偷渡游去香港的时候,我就已经疯了。

 【08:42长音效:海面-镜头渐进-沈凌君在游泳浮浮沉沉-体力不支-一个浪打来他沉没入水下-憋气游泳-浮出水面 】

(呛水前是要演的)

沈凌君:(呛水跌倒到昏迷)咳咳咳!!!噗!!咳咳咳!!!!!!!!咳咳咳!!!!!!!

【阿渔:喂,醒醒,醒醒啊!——未眠】  

沈凌君:(吐水)(大口呼吸)咳咳咳

【阿渔:哦,游过来的啊?真是不嫌命多啊】

沈凌君:咳咳,多谢。

【阿渔:哎~,不要客气啦。嘿嘿,我叫阿渔。】

沈凌君:我,我叫阿君。

【阿渔:阿君啊,你来香港是为了逃难吗?】

沈凌君:不是。

【阿渔:为了发财?】

沈凌君:也不是

【阿渔:那?】

沈凌君:我是来找人。

【阿渔:你说说看?也许我能帮你】

沈凌君:她叫江玉媛,她有个英文名叫扎,,扎斯,,额,就是茉莉的意思。

【阿渔:嗯,没听过。】

沈凌君:还有,她家是经商的。

【阿渔:老兄啊,你留在港口试试吧,也许哪一天,可以货船上碰见她呢?】

沈凌君:嗯,谢谢啊。

【阿渔:哎,你太客气了。走啦,拜拜。】

【阿渔:(远处)哎~,居然会有人从内陆游过来,只为找一个女人,傻不傻啊,问世间情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11:47鸟叫】

护工:那后来,您见到茉莉小姐了吗?

沈老:我到了香港后无依无靠,因是偷渡过来,又不敢找份太体面的工作,只能留在港口,住在一个小破船内,每日捕鱼,维持生计。后来,因为总吃海鲜,再加上战争时的老伤,我患上了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两只腿,走起路来疼痛难忍。最终,我在海边只能以乞讨为生,那也是我,最后一次遇见茉莉。

 【13:15海边码头 轮 船呜鸣后入】  

江玉媛:爸爸,我不能离开香港。

【江老爷:这次无论说什么,都要听我的,一会儿船开了,你跟着林先生,一起移民到英国。——伏生】

江玉媛:我和凌君是已经约定好的,如果他来了香港,找不到我怎么办?

【江老爷:媛媛啊,你都等了他十年了,他如果心里有你,早就来找你了。我估计啊?他早死在战场上了。】

江玉媛:你怎么能这样说!?凌君不会有事的,他一定会活下来,然后来香港娶我。

【江老爷:哼,就凭他?十年前的沈凌君倒是可以娶你,现在沈家早都没了,就算他还活着,你也不能嫁他!他哪一点比得上林先生。】

【林先生:伯父,再给媛媛一点时间吧,我不急的。——特邀朋友小杨】

【江老爷:你看看人家林先生对你多宽容,闺女啊,别傻了,有些人该忘记,就忘掉吧。】

江玉媛:我不会忘记他。

【江老爷:你!!随便你怎么想!你陪林先生转转吧,一会儿准备登船,要么你跟我们去英国,要么,你就别认我这个爹。】

 【14:34脚步离去】

江玉媛:爸爸!!爸爸!!

【林先生:别伤心了,如果你不想去英国,我去和伯父解释。】

江玉媛:林,对不起,我心里还有一个人,所以,我还不能接受你。

【林先生:没关系,走吧,我们散散心。】

江玉媛:嗯,谢谢你。

 【15:05脚步声】

  【码头-小孩跑过入】

沈凌君:赏口饭吃吧~~。     

【小孩:妈妈你看~,那有个原始人诶!——南谦】

沈凌君:嘿嘿,小朋友~哈哈哈哈。

【妈妈:咦,~离他远点,那种人啊,几个月都不洗澡,头发和胡子里都是跳蚤,恶心死了。——银子】

 15:35脚步走近入

沈凌君:老板,赏点钱吧。

 【男人:起开起开,别脏了老子的鞋!——流】

沈凌君:老板~!我会写诗!!我会写诗!赏点钱吧。

【男人:妈的,还来烦我!!老子叫你滚啊!!滚滚!叫你会写诗!你不是会写诗吗!你tm的会写诗!】

沈凌君: (互动挨打)噗,额!!!额!!!

江玉媛:(远处同入)住手!!!不要打人!!!

 【男人:妈蛋,臭乞丐,算你走运!呸!】

沈凌君:(挨着揍,看到梦中的她,痴傻含泪的笑着)

(以下男主很多台词是激动到失语状态,要有气息表达,类似哑巴)

(男主,没有台词,一样有戏。十余年与卿未见,吾虽激动不能言语,声声呜咽咿呀,仍难表吾心中所爱。你我再见之日,已物是人非,你依然那么的美好,我却已落得这般境地,梦寐所求便是与卿相见,可若真的相认,吾此番落魄,又恐自觉羞愧,只能默默相望)

 (女主,风华依旧,仿佛岁月未能改变她的美好,不和为何,她愁眉不展,叫人心疼,直至今日她遇见了这个古怪的乞丐,虽然他脏臭邋遢,却让你难得的打开了心门,这种奇怪的感觉让你熟悉又陌生,你似乎忘记了在哪里曾感受过这种舒心,但你却独独不会把他和他联想到一起,主女不要快速的直接入词,你需要猜测这个乞丐怪异的举动是什么意思,带着疑惑和试探和他交流。)

(下面的戏不要急)

沈凌君:额,,(好几次想说我,结果发不出来)

江玉媛:(与上互动)你?你很疼吗?

沈凌君:(焦急慌张的,连续摇头)

江玉媛:嗯?

沈凌君:(慌乱不知如何表达,既喜又悲,咿呀哽咽)

 【16:24衣物摩擦声】

沈凌君:(表情痛苦的指指自己的胸口)

江玉媛:你,胸口疼吗?

沈凌君:(连续摇头)

提示:即使这般,你的灵魂还是那个古灵精怪,痴心不改的少年

沈凌君:(想到了什么,在地上画出心形笑着点头)

 【16:35纸张】

江玉媛:嗷~~原来你是心疼啊~哈哈哈

沈凌君:(傻笑)

江玉媛:(温馨)我懂得,这叫相思病,我一个好朋友告诉我的。(低落)只不过,他很久没来找过我了。

沈凌君:(指指江,指指自己焦急,好几次想说我,结果发不出来)

江玉媛:我们?认识吗?

(人声没到男主继续发挥就行了。)

沈凌君:(刚想开口)我,,,

【林先生:媛媛,伯父让我来催催你。船就要开了,你那发生什么了?】

江玉媛:哦,我遇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乞丐。

 【17:20脚步走进】

【林先生:嗯?是他啊。我听说过,他经常为别人写诗换钱的。】

江玉媛:你会写诗吗?

沈凌君:(看着江和林,她的身边,似乎有了一个更好的他了,想想你骨子里的傲气,与现在的落魄,自形体会吧)

【林先生:乞丐,为我们写首诗好不好?我们就要去英国了。】

沈凌君:(痴呆,原来他们要远走了,她不等我了吗)额~~~

【林先生:怎么?你不愿意?还是说,你根本就不会。】

江玉媛:算了吧,不要为难他了。

沈凌君:(出声挽留)额~~!!额~~~嘿嘿(既然如此,我便放弃吧,我已早不是我了,何必执着呢,)

 【18:02写字声】

 【纸张】

【林先生:嗯?一对仙侣来寻诗,一个傻瓜地上坐?仙侣看完哈哈笑,傻瓜听后埋头哭。噗~哈哈哈,这什么破诗啊?哈哈哈】

沈凌君:(配合上面读诗,给些的又悲又傻的痴笑,你认命了,是在作践自己,嘲笑自己还天真以为能找回茉莉,原来你早已不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爷了,多年在场上拼杀逃亡你未敢先死,偷渡香港,沦落残废乞讨,你仍在苟延残喘的活着,你坚信着你与茉莉的约定,你还不能死,今日这般,不是因为你愤恨茉莉似乎移情他人,只是林出现的那一刻,你就知道,你已经配不上茉莉,看着她与他,傻子啊傻子,你的心死了。)

江玉媛:你,真的不会写诗吗?

沈凌君:(额)

【林先生:他啊,就是个骗吃骗喝的小乞丐。】

 【18:41脚步声走近】

【江老爷:船就要开了,别玩了,该走了。——伏生】

江玉媛:爸爸,我还是想留在香港等他。

【江老爷:哎,媛媛啊,你就当这次是陪我去英国旅游成吗,半个月后我就送你回来。】

【林先生:好啦媛媛,听伯父的话,我们该走了。】

江玉媛:好吧。(对着沈微笑)谢谢你陪我,我很开心,等我回香港后再来看你。

【林先生:好啦,走吧。乞丐,这钱,是我赏你的。】

 【19:28扔钱袋】

【林先生:切,还写诗。哼。】

 【脚步声离去】同入

(你意识到,无论如何,至少你该与她相认,如果你再不唤出她的名子,似乎今生今生,你再无机会与她相见了,想想吧,看着她的离去,你要永远的失去你最爱的那个她了)

沈凌君:(好几次努力想发出茉莉两个字最后无奈捶地,捶打自己)

【江老爷:哼,臭乞丐。】

沈凌君:(微微发出)茉莉

沈凌君:(半发出)茉莉

沈凌君:(哭着,喂喂模糊声音小)茉莉

【江老爷:嗯?你?】

沈凌君:(艰难的哭着说出)茉莉......茉莉!!!

【江老爷:你?你是谁?】

沈凌君:江伯父!是我啊,我是沈凌君啊!

【江老爷:什么?你居然没有死?】

沈凌君:(大哭)茉莉!!茉莉啊!!!!

【江老爷:(恼怒)来人,把他的嘴给我堵上!!!】

【打手:是】

【打手1:别动!!tm的别动!】

【打手2:c,老子看你就是欠扁!】

 【堵上嘴】(男主互动)

【江老爷:小子,我告诉你和我女儿没有可能了!!!哼!】

沈凌君:(淡出)呜呜呜呜!!! 

 【20:45船鸣入-船上场景】

江玉媛:爸爸,刚才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叫我?

【江老爷:没有啦,你一定是听错了,好啦,海上风大,快进舱内吧。】

江玉媛:嗯。

 【21:04脚步声离去】

 【打雷下雨】

【打手:打死你个臭要饭的】同入 互动

沈凌君:(嘴里塞了布条,撕心裂肺,想想你十多年的等待!想想你十多年,为什么要苟延残喘的活着!)茉莉!!!茉莉!!!呜呜呜!

【打手1:妈的,老子让你在喊!!!】

 【拳打】

沈凌君:额!!呜呜呜!!额!

【打手2:哈哈,就你也想娶江老板的千金,做梦吧,哈哈哈哈!!!】

 【21:35船开走】同入

沈凌君:(被按在地上被捂着嘴,她走了,我永远的失去她了)茉莉!!!呜呜呜呜呜呜呜!!!(无奈哭泣)

 【22:00音乐转弱 鸟叫风声】

沈老:自此之后,我今生再也未曾见过茉莉,她就像一颗雨滴落入了大海,消失都无影无踪。那最后一次的相见,她转身离去的背影,成为了我心中永远定格的画面。

护工:那,沈老先生,恨她吗?

沈老:我恨,我更恨命运的捉弄,我更恨我自己那几分钟的不能言语!那怕我能说出来一个字,让她听听我的声音也好。

护工:沈老先生,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23:53音乐起】

护工:我家祖上有一个姑奶奶,她也姓江。

 【24:08海上 倒茶入】

江玉媛:爸爸,我总感觉,沈凌君在世界的某一个角落上,还在等着我。

【江老爷:哎,等到了英国,你多玩几天,就会把他忘记了。——伏生】

江玉媛:不,我不会,爱是永恒的。以前,我甚至不清楚,自己是否爱他,但这十年的等待,我的脑海里永远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见到他,拥吻他!嫁给他!爸爸,我爱他。

【江老爷:行了!你们之间是没可能的!他哪里比的上林先生?】

江玉媛:爱情一定要比较吗?如果真的要分出高低,我只能遗憾自己后知后觉,现在回想起来,沈凌君真的是时时刻刻都在爱着我,我应该后悔,我错过了他好多年。

【江老爷:媛媛,你非要逼着我说实话吗?现实太残忍了。】

江玉媛:无论怎样,我都会嫁给他,也只会嫁给他。

【江老爷:媛媛,沈凌君几年前就已经死了!!!他死在了大陆的战场上!!!早就成化灰了!!!你再爱他,又能有什么用!!!】

江玉媛:什么?(颤抖)爸爸,你在骗我,对吗?

【江老爷:闺女啊,我就是怕你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才一直对你隐瞒,我希望你能早点忘记他,不要一直活在过去。】

江玉媛:(含泪)凌君,凌君啊。(哭泣)

【江老爷:节哀吧,媛媛。我也很遗憾,没能看到你们走到一起。】

江玉媛:(哭几秒缓一缓)我知道了,谢谢你,爸爸,我需要一个人冷静会儿。

 【26:46脚步离去】

【江老爷:媛媛!媛媛!哎,我这也是为了你好啊。】

 【海浪】

 【风声】

 【音乐起5秒入】

(明明知晓他已不在,你却自顾自的,活在了有他的世界里,注意,似乎这里沈凌君与你的每一句对话与答复,都是他曾经对你说过的话。十多年了,你找不到他,原来,他一直都藏在你心里,只可惜,在他死后,你才看清了自己的感情,这里的伏笔埋了一整个文章才揭露,以下的哭戏,自行把握,可不看提示,遵从本心,江玉媛,直视自己后知后觉的感情与悔意吧。)

沈凌君:(混响)江上升美玉,仙媛乘风来~,好名字啊,(有扇子拍扇子)好名字!

江玉媛:(含泪)凌君?是你吗?

 【27:28海鸥叫】

沈凌君:(混响)几日未见茉莉,在下相思难解,食不知味啊。

江玉媛:(含泪)凌君,你终于舍得来见我了。

沈凌君:(混响)今日得以相见,一肚子的相思苦水化作了甘泉,甜的我心里发痒。

江玉媛:(含泪被逗笑)噗,哈哈哈(转哭泣),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怎么还是油腔滑调的,我才不信。

沈凌君:(混响)非也非也,我于茉莉之言,句句朴拙。

江玉媛:(哭泣)沈凌君,对不起,我爱你,是我说了谎话,我不敢直面自己的感情,沈凌君,我真的很爱你。

沈凌君:(混响)傻瓜,你别哭了!让我作首诗来,逗你眉笑颜开~

江玉媛:(吸鼻子,勉强微笑)嗯~。(以下哭泣互动)

 【28:44海鸥】

沈凌君:(混响)

我作香君黜百花

不爱俗粉爱雪团

幸有茉香压九秋

可枕清莉入梦来

江玉媛:(怀念,哭泣)我,我,爱,茉莉,幼稚,真幼稚!!!

沈凌君:(混响)若沈某侥幸,能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定会去香港,娶茉莉小姐为妻,走了!

江玉媛:沈凌君!!!混蛋!!!混蛋!!你说好的活着回来娶我,我还在一直等,我还在一直等啊,(大哭)

沈凌君:(混响)茉莉,若是有朝一日,我不在了,你可愿,如祝英台那般,为我殉情?

江玉媛:你想的倒美,我会好好的活着!!!才没你那么命短!!(哭泣)可如今没有个人缠着我了,我反而开心不起来了,沈凌君,你在哪啊?你在哪啊?

沈凌君:(混响)看来~我今生今世,注定要缠着你了。

 【30:53脚步完】(音效没到就哭一会)

江玉媛:(想到那个少年的死缠烂打,你哭中含笑)你还是这样不要脸皮,死了也要的阴魂不散的粘着我,(悔恨,泪崩,第一次表达爱意,可是他已听不见了)我真的好想好想把你忘记,可,可是我舍不得,我真的舍不得啊~。(哭泣几秒)(吸鼻子)也罢,以前一直都是我欺负你,这一次,我让着你。既然你不想来找我,那我就去找你好啦(哭泣,似乎在哄着他,笑他幼稚)你那么喜欢我,一个人在那边肯定孤独坏了,沈凌君,咱们说好了啊,下辈子,你也得让我欺负,(渐渐崩不住,痛哭难止)缠着我,粘着我,喜欢我,然后,早点来娶我。。。

江玉媛:

楼台一别恨如海,

泪染双翅身化蝶,

历尽磨难真情在,

天长地久不分开。

凌君,我爱你。(哭到跳海)

(没入完就开个混压着下面水泡音效慢慢入完)

 【33:19脚步+跳海】

【群众:来人啊!!!有人跳海了!!快来人啊!!!来人啊,小姐跳海了!!!】

34:28【水泡声完 音乐淡 入】

护工:我祖上那位江小姐,就那样永远留在了香港的那片海,她的遗书中写道:

 (这是你最后一次留给沈凌君的信了)

江玉媛:(小混,不要急 )“我从来不是一个崇尚鬼神的人,但我更愿相信人有灵魂,倘若我死在了香港的那片海里,这样也就不算离开了香港。卿未食言,望君有灵,早日寻到我的孤魂,莫要让她久等,因为即便是死,她的鬼魂也希望可以嫁给沈凌君。若有人见此书信,请替茉莉送至沈家的坟冢,以此书为媒,再定来世姻缘。——江玉媛绝笔。”

 【35:55环境音鸟叫 】 这段时间很足,不要急

沈老:(泪眼,难以言喻,自行体会吧)茉莉啊......茉莉......原来一直在苦苦等待的人是你啊,枉我活过了百年,心有遗恨,只为再见你一面。现在看来,我不过是苟活一百多岁,我恨,我真的恨啊!!!为什么我不能早些死去,这样便能与你相会,莫辜负了你几十年的等待。茉莉啊,你一个人在香港的海湾上,整日飘来飘去,得多孤独,得多冷啊,你若是恨我,为何不早些化作厉鬼将我谋害,这样,我也是死的心甘情愿。你再等等我,切莫因为等不到我,就自己投胎转世,我这就来陪你,我这就来陪你。

 【39:00化蝶清唱】 沈老与唱词同入

沈老:(将死 要念的)

碧草青青花盛开

彩蝶双双久徘徊

千古传颂生生爱

山伯永恋祝英台

沈老:茉莉......茉莉......

护工:沈先生,,,沈先生!!!!!(无奈哭泣)沈先生,,,,,,,

 【40:11压脚步入】(下面已跳出对话,是沈老过世后,江小姐后人见证了江沈二人的情怨之后,留下的感慨和笔录,慢慢的不要急。)

护工:(可开小混可不开)沈老先生诵完这首诗后,没过多久就离世了,也许,这就是哀莫大于心死,他至死都还在呼唤茉莉小姐的名字。后来,我在整理沈老先生的遗物时,在仓库里发现一把古朴的小提琴,其做工较为粗糙,显然不是出自作坊的成品。我轻轻的拨动着布满灰尘的琴弦,仿佛能听到那些个日夜里,少年少女诉说情肠的喃喃低语,正所谓,一弦一物皆是相思,可相思到底是什么?又应作何解释?自古以来,众说纷纭。

 【41:20音乐节奏缓】

护工:而比较有趣的是,我在这把小提琴的琴身发现了相思的答案。慢慢地抹去灰尘,擦拭干净,只见其琴板上篆刻着两行小字(关混响)

(读出来)“乱世情深离人怨,若道相思长相恨。”

沈少爷终是没有辜负了江小姐。

 

 【合上箱盖】

全本完

爱一个人,请及时的珍惜和表达,不要等一切消散后,才追悔莫及

愿有情人,勇敢且顺遂

皆有良缘,无憾无悔

 

小编寄语:我知道这则留言,可能很多朋友不会有耐心去看,我知道这个剧本,这么大的篇幅,一大部分玩家可能会被劝退,觉得浪费时间不会选择打开,我也知道当下的环境,很多pia戏的朋友更适应中篇短篇的精简优秀剧本,既可节约时间又能体验戏感,我自己闲暇也喜欢玩这类的剧本觉得很赞,哈哈哈,所以我更清楚我这个剧本也许并不会受到欢迎,并不会流传。但我就是倔驴hhh,我喜欢完整的用心的去刻画我的人物我的故事,我想耐心的去为读者构建我的戏剧世界,仿佛重活一世,去体验其中的喜怒悲欢,我更想坚持我对一个剧本精心打磨的态度。我也不是什么厉害的编剧,但在学习,我知道写作是我的爱好,但仍全力以赴。

我非常喜欢电影《造梦之家》叔祖父和男主的一段对话,送给大家:

其大意为“电影是你的爱好,但电影更是艺术,既然你喜欢,那它就是你应该全力以赴去做的事,容不得马虎。”我想我对戏剧写作的态度,也是一样的,无关个人的水平和能力,既然热爱,就去极致的钻研,努力做到当前水平的最好,愿所有为爱奋斗之人共勉。

最后谈谈个人的写剧本时的感受:

戏剧,如果你足够热爱,它会让你在你的世界中璀璨夺目,仿佛群星加冕,荣膺桂冠

但,

它也会撕碎你的心,让你孤身一人

无人可傍

写作其实真的很孤独hhhhhhh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