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5899】
普本·【曲临江永冠】此地无挽歌【妄冬】
作者:妄冬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古代字数: 5634
721
1222
676
134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0男2女
作品简介

永别了,小珠子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2-19 00:27:14
更新时间2024-05-14 15:58:1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林霜月

女,0岁

林霜珠姐姐,性格温和

林霜珠

女,0岁

林霜月妹妹,性格洒脱

 

编剧:妄冬

后期:凉城,美工:凉城

感谢人声音效:一坨山脉,邬月,笺卿,小蔚,凉城,苏瑾,不会虞弦的弦虞

感谢试本人员:肆意,凉城,不会虞弦的弦虞,之之为只只

感谢友情支持:九笙

特别鸣谢:凉城


 

人物介绍

林霜月:霜珠的孪生姐姐,性格温和,一直为心中的道路隐忍负重前行

林霜珠:霜月的孪生妹妹,性格洒脱,也为心中的道路一直不断的前进

 

 


此剧由曲临江独家冠名┞

┦我与我自在沉沦┞


 

第一幕

 

侍卫:大人,您说这仗到到底什么时候能打完呢?

林霜月:会有打完的一天的

侍卫:唉

林霜月:怎么了?想家了?

侍卫:是啊,我那儿子啊,现在都应该能走路了吧,我这几日,做梦都是回去见他

林霜月:会有相见那一日的

侍卫:希望吧…那大人,您有没有挂念之人呢?

林霜月:有

侍卫:那你们相见之时,大人想必会很高兴吧

林霜月:相见之时…我会杀了她


报幕

欢迎收听原创古风双普《此地无挽歌》

编剧:妄冬


【镣铐声/脚步声】

林霜珠:(独白)九年了,我终于还是踏上了这条路

【鞭子落下】1:07

林霜珠:(吃痛)…

士兵甲:走快点!磨磨唧唧的耽误事

林霜珠:(嘶哑)能不能给我点水

士兵甲:你还要上水了,知不知道你现在什么身份?是俘虏!是阶下囚!尿喝不喝?管够!

林霜珠:( 咬牙/喘粗气)…

士兵甲:你个臭娘们,还敢盯着我

士兵乙:好了!给她水喝,忘了林大人说的话了?她不能死,得要她亲自审问

士兵甲:哼,我要是她,早自尽了,没皮没脸的东西

士兵乙:行了,少说两句

林霜珠:(独白)是啊,我早就该自尽了,那样会比现在体面很多吧,但我想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去见见那位林大人…林霜月(笑)九年未见,想必你有很多话想对我说吧

【手镣声】

林霜珠:(望向天空/抬手遮眼/轻笑)

【大雁飞去】

 

【风吹起残叶】2:40

林霜月:(望着飞去的大雁/轻叹)

侍卫:大人,他们到了

林霜月:那个女头子直接押到我大营,其余人押到斩首台前听候

侍卫:是

【缓缓走上座位】

【坐下/拿起茶杯】

林霜月:(轻轻吹茶盏)

【镣铐声走进】

侍卫:人犯跪下听审!

林霜珠:(冷笑)

【强行摁下】

侍卫:不得无礼!

林霜珠:(忍痛)

林霜月:(呼吸微乱/屏住/饮茶)你们先出去吧,我单独审她

侍卫:这…大人,审问时必须有司部的人在旁记录

林霜月:那让他进来,其余人出去

侍卫:是(离开)

【沉默】

林霜月:姓名?

林霜珠:(缓缓抬头)无名

林霜月:祖籍哪里?

林霜珠:我是孤儿,不曾知道

林霜月:就没有亲人了吗?

林霜珠:亲人?我自小被师父养大,不过他已经死了…此外,我还有个姐姐

林霜月:(怔)那她…

林霜珠:(戏谑)谁知道呢?九年前我们就走散了,不过我想啊,这乱世定是要了她的命,也是,在这个世道/谁又能保全自身呢

林霜月:(稳住气息)休要胡言,朝廷尚在,天子尚在!何来乱世?

林霜珠:天子?(冷笑)天子暴敛天下,反抗起义群起不止,盗贼流寇横行不断,如此还不是乱世吗?

林霜月:盗贼流寇不正是你们吗?你们让多少无辜之人平白无故丧失了性命,你有何颜面说这样的话?

林霜珠:谁生来就是盗贼流寇?谁又想赌上自己乃至家人的性命铤而走险?说到底,还不是被你们逼成这样

林霜月:不必急于狡辩,无论你说的多么义正言辞,也掩盖不了你犯下的滔天大罪

林霜珠:我没有狡辩,你问了/我答了,如此而已

林霜月:好,那我继续问你,我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林霜珠:好啊,你问

林霜月:你到底为谁效力?

林霜珠:随便谁

林霜月:什么意思?

林霜珠:谁想让粱承威死/我就为谁效力!

林霜月:住口,竟敢光天化日诅咒圣上,罪该万死!

林霜珠:(笑)我是马上要死了,但是我无罪!大燕定不了我的罪,梁承威定不了我的罪…你/也不能!

林霜月:但你现在已经是罪人了,你现在正在阶下跪着/接受大燕的审判

林霜珠:我只是输给你们了,而你们/只是在玩弄一个将死的失败者,以展现你们赢家的姿态,仅此而已

林霜月:你未免太高看自己了,你都不配算作输家。你于大燕,就像蝼蚁一般,稍微动动脚,你就已经粉身碎骨了

林霜珠:(戏谑)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沉默】

林霜月:顾将军是你杀的?

林霜珠:是

林霜月:怎么杀的?

林霜珠:听说他挺好色的,所以我就混在流民里面,就被他一眼相中了,当天晚上他就让我去服侍他,然后…(笑)然后我就趁他不备/一刀穿心!(冷笑)怪不得他能当上将军,我脸上这道疤就是拜他所赐,都那样了竟还能伤到我,死的真好!不然又得继续为粱承威为非作歹!

林霜月:你身为女子,难道就丝毫不在意你的贞洁吗?

林霜珠:你也是女子,你是靠贞洁当上镇北将军的吗?

【沉默】

林霜月:魏大人也是你杀的?

林霜珠:是,他可好杀多了

林霜月:他一个文官,为什么要冒着那么大的风险去杀他?

林霜珠:他文笔极好,书法也不错,赞颂粱承威的那些个诗词字画更是流传甚广。说什么他是圣君,所作所为皆是为了造福万民(笑)你看他,身为读书人,满口胡言,该杀!

林霜月:六皇子也是你杀的?

林霜珠:没错

林霜月:谁指示你的?

林霜珠:我说了,没人能指使我

林霜月:没人指示你为何要杀他?若你能从实招来,圣上或许能饶你不死

林霜珠:(戏谑)饶我不死?看来那个傻子对梁承威挺重要的呀,(笑)谁叫他一个卫兵都不带就敢去打猎的,我看他穿着不凡顺手就杀了他,事情过去很久我才知道他是梁承威的儿子。要怪就怪他自己运气不好吧,怎么那么巧就碰上了我

林霜月:当真没人指使?

林霜珠:骗你作甚

林霜月:看他穿着不凡,就把他杀了?

林霜珠:现在锦衣玉食的人,不都是大燕的走狗吗?我想杀就杀!

 

第二幕

 

【沉默】

林霜月:你就这么恨大燕?

林霜珠:无一丝恨意

林霜月:那你为何要如此

林霜珠:我师父从小就教导我们姐妹,君子/要有善万世之心

林霜月:(冷笑)你是君子?

林霜珠:(戏谑)可能是吧

林霜月:你有善万世之心?

林霜:应该有吧

林霜月:(冷笑)杀死那么多跟你无冤无仇之人/还敢妄称自己有善万世之心,我看/你怕是曲解了你师父的教诲

林霜珠:他老人家死之前还在嘱托我们,若有机会一定要为朝廷尽忠效力

林霜月:所以呢

林霜珠:所以我并没有曲解任何人,我只是走了属于我自己的道路

林霜月:你的道路就是滥杀无辜?

林霜珠:无辜?谁不无辜?那些被数不清的徭役压垮了身子的人们不无辜吗?那些辛劳一年/却被连年征战所需的军饷压榨的颗粒不剩/连一顿饱饭都吃不了的人不无辜吗?那些还不到束发之年的孩子们被派去战场死在异乡/他和他的家人们就不无辜吗?!

林霜月:巧言令色你倒是拿手,你我之间的对话都会被记录在册。你说的这些妄言,到时候公之于众,将被天下人所耻笑,所唾骂。可惜,你应该活不到那时了

林霜珠:(笑)那就继续写!一字不漏的写,让梁承威看看,让天下百姓好好看看!就算世道如此,也总会有人站起来/让所有人都看到,不是每个人都会允许让恶变得理所应当,总会有人赌上自己的一切与之对抗,与其怒吼。哪怕自己身如蝼蚁/能轻易的被其粉身碎骨,哪怕自己以后会背上万人唾骂的名声,哪怕…(戏谑)哪怕自己贞洁不保

林霜月:何意?

林霜珠:这就是/我走的道路

林霜月:为了你这冠冕堂皇的道路,就杀了那么多无辜之人,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良心不安吗?

林霜珠:这几年,大燕死了多少无辜之人,难道粱承威会日日夜夜良心不安吗?

林霜月:竖子狂妄,哪儿来的胆子敢和圣上并论?我且问你,犯下如此弥天大罪,可否知错?

林霜珠:我做的,我无错

【沉默】

林霜月:(笑一声)

林霜珠:你笑什么

林霜月:我笑你愚蠢,笑你可怜

林霜珠:可怜?(笑)这般下场,是挺可怜

林霜月:能看出来,你的学识/你的胆量/你的手段的确超出常人,想必是你师父精心教导才会如此。可是,你却一生被人利用,成为别人的刀斧/挥向无数无辜之人。而你,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还在沾沾自喜,自以为走的是圣贤之路,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皆为天下黎庶。却不知自己始终在为了别人的欲望和贪念/在泥沼中匍匐挣扎!

林霜珠:你我阶上阶下/皆恶目相向,也不劳烦你为我赐教了

林霜月:当真如此不知善恶吗?

林霜珠:善恶?以造福百姓,国祚绵长为由就发动无边的战争,就为了后世口中的那么一个虚名,让无数百姓为其血流成河就是善了?我觉得不公,哪怕连反抗一下都成为恶了?难道所有人都得睁眼瞧着自己被名为忠节的双手推入权欲的漩涡/都不能皱一下眉吗?!

林霜月:为何要如此偏执?

林霜珠:为何?我师父因为把家中最后一口粮食留给我们姐妹而自己活活饿死了。我从小长大的村子已经变成了乱葬岗,那些看着我长大的叔叔婶婶们,从小跟我一起玩的孩子们已经死了十之八九。我的姐姐/也跟我走散了。你说说,我该不该如此呢?

林霜月:你不该如此

林霜珠:不该?!那我问问你,你也是领过兵打过仗的,难道你就看不到这满天的烽火?看不到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吗?看不到国已不国,人已非人了吗?!你难道一点都不为他们感到惋惜吗?

林霜月:战争已经持续了十数年,满天的狼烟,尸骨累累的荒野,妻离子散,失去至亲,已然成为了大燕百姓心中不可抹去的悲痛。而他们为什么还要坚守忠义,血染沙场,马革裹尸呢?因为他们相信,终有一日,战争会结束,国泰民安的日子终会到来。为此,已经有数不清的人把自己的生命,至亲的生命奉献了出来。而你/就那么轻易的把他们的奉献贬得一文不值。你把那些至今尸骨未寒的将士们坚守一生/至死不渝的理念至于何地?!你问我不替他们惋惜吗?我没有资格替他们惋惜,你/更没有!

【沉默】

林霜珠:看来,粱承威教你了不少东西啊,他就是这样和你说才让你心甘情愿为他卖命的吗?

林霜月:你口中恶贯满盈的那个人,将自己的一生都献给了江山社稷,献给了大燕的黎庶。他征调民夫/不是为了建造殿宇城池,而是在修千里之渠。渠成之后,燕南可免水患,燕北也能结束长达百年的旱灾之苦。他兴戎动众不是为了供自己享乐,而是一直在为大燕开疆扩土,让边境的百姓们以后再也不用受战乱之苦,让他们的后代往后可以过上安心舒适的日子。他此一生,无时无刻不在承担着万千百姓,英灵,后世千秋万代的希望。这希望的份量你担不起,我也担不起,唯有圣上能担得起,也唯有他担了下来!

林霜珠:你这眼神,真让人作呕

林霜月:罢了,也没必要和你浪费口舌了,待到明日就押你送往都城,到时众目睽睽之下千刀万剐,有你后悔之时

林霜珠:我已走过了属于自己的路了,哪怕万死/也不后悔

【沉默】

林霜月:来人,带她下去吧

 

第三幕

【脚步声停】

林霜月:(抬头看看月亮/叹息)你们在这儿等着吧

侍卫:是

【牢狱门开】

【脚步声停】

林霜月:(独白)她已安然入睡,从小就这样,不论发生多大的事,只要困了倒头就睡

【铁链声】0:22

林霜珠:(惊醒/眯眼看清眼前的人)…(轻笑)

林霜月:(独白)月光把她脸上的伤疤照的明亮,凌乱的头发,已经破碎的裙摆把她衬得像一只受伤的小鸟关在了笼子里。眼神中的悲凉混杂着希望似是想要劈开这浓重的黑夜

林霜珠:你…

林霜月:(独白)顾桓,魏安,粱从昭。一个仗着自己军功卓著,在民间强抢民女,逼良为娼/一个仗着自己是太后一系,在庙堂结党营私,混乱朝纲/一个密图谋害太子,争储君之位差点酿成大祸

【脚步声】1:16

林霜月:我来…

林霜珠:别过来!

林霜月:(错愕)

林霜珠:(蜷缩/笑)我身上脏的很,别玷污了你

林霜月:(独白)她从小就是个极其聪明的孩子,她知道顾桓若不除掉,起义之人只会越来越多。知道魏安若不除掉,朝廷必将动荡。知道太子粱从温/是圣上为了以后让大燕行休养生息之策特意培养的,所以绝不能让六皇子得逞

林霜珠:明日就得启程了吧

林霜月:是

林霜珠:大燕酷刑颇多,真不知道,我会死于哪一种

林霜月:(独白)她跟我选择的道路从来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她选择了另一种方式,一种无比惨烈的方式来实现自己的夙愿。成为恶去对抗恶,铲除大燕根里那些难以撼动的毒瘤,最后以万千人唾骂的身份死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条惨烈的道路,有时候真想成为她,然后摸清她每一条伤疤的来历

【脚步声】2:52

林霜珠:别过来!(颤)我叫你别过来

【沉默】

林霜月:今夜寒凉,这毯子你披上吧,别着凉了

林霜珠:(背过去)不需要,你拿走吧(蜷缩)

【转身】3:16

林霜月:(憋回眼泪)/(叹息)

林霜珠:(颤息)

【沉默】

林霜月:那我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脚步声】3:31

林霜珠:等等

林霜月:(背对着)怎么了?

林霜珠:你不是问过我,我叫什么吗,我想起来了,以前有个人叫我小珠子,你…也可以这么叫我

林霜月:(稳住气息)好,知道了

【脚步声】3:59

林霜珠:(望着窗前/笑)

【走出牢狱】

林霜月:(望着月亮/笑)

【风吹起残叶】

 

第四幕

 

【乌云密布】

【乌鸦飞来】

侍卫:今天怕是要下大雨了呀,大人,要不择日再走

林霜月:不行,这些密报必须得尽快送到,只带数十人轻骑赶路

侍卫:是

【乌鸦飞走】

【马蹄声/铁链声】0:20

林霜珠:(望着天空/努力睁眼)

林霜月:(呼吸紊乱)

         

  「齐隐川:孩子们啊,无论何时都要记住,君子要有善万世之心

小霜珠:师父,女子也能成为君子吗?

齐隐川:君子论迹,只要你们有忧国忧民之心,利国利民之迹,那便是君子,知道了吗

小霜珠:知道了!

小霜月:知道了!

  齐隐川:(笑)我的双生花,以后定然能成为举世无双之人」

林霜月:(稳住呼吸)

【抽出匕首,刺向马腿】1:18

林霜珠:(不稳,扶住槛车)

【马受到惊吓,狂奔】

侍卫:不好!人犯逃跑了!

林霜月:别慌!你们只管护送这些情报,由我追回她,切记不能有任何闪失!

侍卫:是!

【调转马头,狂奔】

【隐隐约约打雷】1:37

「小霜月:小珠子!别睡啦

小霜珠:嗯~讨厌,不要叫我小珠子

小霜月:哦?我这儿也刚好也有个小珠子,既然你这么讨厌,那我送给别人好了

小霜珠:哇!好漂亮的宝珠,谢谢姐姐,姐姐最好了~

小霜月:(宠溺)你啊你」

 

【马鸣,停住】

林霜月:(叹息,望眼)

林霜珠:(凝望)

【下马,走过去】

 【打开槛车】 2:22

林霜月:下来吧

林霜珠:(呼吸微乱)

【铁链声】

【打开铁镣】 2:32

林霜珠:(笑)你这是要放我逃走吗?

林霜月:你还能逃到哪儿去?无论去哪儿,都是一死,还不如…

林霜珠:还不如死在你手上

林霜月:(轻笑)

林霜珠:你就不怕我把你给杀了吗?

林霜月:一起死,也挺好的

林霜珠:(触动)

【递给剑】3:08

林霜珠:(接过)你说,我真的走错了吗

林霜月:我不知道,可能我们都没错吧

林霜珠:罢了,多说无益,其它话,等到来世再说吧

【抽出剑】

林霜月:(叹息)来吧

【剑鸣】3:39

 

「小霜珠:(搂住)姐姐,你会永远陪着我吗

小霜月:会啊,我会一直陪着你,保护你

小霜珠:那以后有人欺负我呢

小霜月:要有人敢欺负你,我就杀了他

小霜珠:姐姐最好了~

小霜月:(笑)

小霜珠:姐姐,我困了

小霜月:好,那我给你唱歌,你乖乖睡觉

小霜珠:好~

小霜月: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汉之广矣,不可泳思

   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打雷】

【剑鸣,刺穿】4:51

林霜珠:(闷哼,呼吸紊乱)

【剑落地】

【霜珠倒在霜月怀里】

【雨滴】

林霜月:(颤息)

林霜珠:(望着天空)终于要结束了,也好,这一路走来,我也累了

林霜月:(忍不住落泪)

林霜珠:(擦拭眼泪)不要哭,这是我心甘情愿的

林霜月:(涩声)好,我不哭

林霜珠:粱承威疑心太重,我只怕你以后落得狡兔死的下场

林霜月:放心

林霜珠:你心里有数就行

林霜月:好

林霜珠:可惜啊,你送我的那枚玉珠,被他们拿走了

林霜月:(连忙)在我这儿呢,你看,我帮你拿回来了

林霜珠:(笑)好,你自己拿着,就当是我在你身边,像以前一样

林霜月:(难忍)好

林霜珠:往后你就安心的走你的路,你我一人,总得要完成师父的夙愿

林霜月:(颤抖)你已经完成的很好了

林霜珠:(落泪)原来你都知道

林霜月: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

林霜珠:总算是,我也保护你一回了

林霜月:(再难忍住眼泪)是,是啊,我的小珠子已经长大了,都已经能保护我了

林霜珠:审案册千万要让粱承威好好看,必须要让他知道大燕百姓已经/经不起折腾了,这也算我为大燕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林霜月:好,我一定做到

林霜珠:我死后,把我的尸体烧了吧

林霜月:(慌)不…不要

林霜珠:你就答应我吧(苦笑)我真怕被后世人掘墓鞭尸。挫骨扬灰,于我也算善终了

林霜月:(艰难)好…我知道了

林霜珠:(微笑/呼吸渐弱)好了,我也要止步于此了…(伸手)

林霜月:(紧紧握住)

林霜珠:(眼睛渐渐阖上/最后一口气)姐姐…我好困啊

林霜月:(泣声)好…姐姐给你唱歌,你乖乖睡觉好不好

林霜珠:…

林霜月:(颤)南有乔木,不可休思。汉有游女,不可求思。(难忍哭泣)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

【雨停】

【大雁飞去】10:03

【大火焚烧】

林霜月:(捏紧手里的珠子)永别了,小珠子,剩下的路,我替你走完

 

番外篇

【马停】

林霜月:拜见卫公,卫公这是从何处来?

卫定安:这不是林将军吗,我奉圣上旨意安顿流民,如今诸事完毕,这才前往都城

林霜月:原来如此,这个女孩是

卫定安:哦,她也是流民堆里的,我看着还机灵就让她跟着我了

林霜月:(温和)小妹妹,你叫什么啊

锦瑟:姐姐,我叫锦瑟


◤系列篇◢

古风双普《殿外檐铃》(427899)

古风双普《诀北歌》(674839)

 

⊙此系列会持续更新,喜欢的小伙伴们一键三连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