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3365】 普本·《人言》「人性双普三部曲」【烟塔永冠】

作者:冷水™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古代字数: 5641
557
895
431
174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人祸,甚过天灾! 人言可畏! 人心,不可医!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2-04 13:51:21
更新时间2024-02-22 10:35:40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人言》「人性双普三部曲」【烟塔永冠】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吴同

男,0岁

无需剧透

唐烟

女,0岁

无需剧透

 



 



 

风儿吹动了梧桐,

吹起了几许枯叶,

吹进了梧桐别院,

也吹皱了……我。

 

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

治病救人,呵呵……

然!世人皆痴,众生皆无明理。

世间太多善恶不辨之辈!

人祸,甚过天灾!

人言可畏!

人心,不可医!

 

医不自治,卦不自断,

尘烟过,任芳华落尽,

人已末,本是他乡客。

人烟寒橘柚,

秋色老梧桐。

 

“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 引自《中医祖训》

“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引自李白《秋登宣城谢脁北楼》

CV: 前言—琼小鹿

 



 

欢迎收听 人性双普三部曲 《人言》 原创 冷水

 

CV: 报幕—赤娘



 

【BGM01】

 

【闪回】     02:12 BGM01

唐烟:<混响>那一年,我爹带着我从京城罢官迁回老家,回到了梧桐别院。那天外出后,他带回来了一个孩子,说是父母夭亡,我爹念其可怜,便收作弟子。吴同,那时的他,小小年纪,却天天嚷着要救治天下,傻傻的,憨憨的……

 

【音乐起入】   02:54 BGM01

吴同:凡救世者,不可行乐登山,携酒游玩,又不可非时离去家中。凡有抱病至者,必当亲视用意发药……

唐烟:嗨,小娃子,入了师门这么久还在研习《五戒十要》,你资质如此愚钝,还怎么救治天下?

吴同:我当然能救治天下,师父都说我悟性高…才收我为弟子。

唐烟:噗!就你?还悟性高?那你告诉我,何为天下?

吴同:天下……天下就是天下!

唐烟:连天下是什么都不懂,还吹牛皮!不要脸,吹牛皮!

吴同:你!……我……我才不和你个女娃子计较!

唐烟:诶!你还敢我说我是女娃子!你给我滚回来!

 

【闪回】     03:59 BGM01

吴同:<混响>那是唐烟第一次和我说话,那时我还年幼,不懂得她的针对是源自于嫉妒。师父说,医者贵于心,要我每日里都窝在偏房内读书,打磨心性,一直未曾去过别处。梧桐别院,对于那时的我来说,很大!后来,我慢慢长大了才发现,其实梧桐别院里……并没有梧桐……

 

【音乐起入】   04:50 BGM01

唐烟:小娃子,你这大清早的在鼓捣什么呢?

吴同:这梧桐别院里没有梧桐,总觉得名不副实,我想在院子里种上一棵。

唐烟:喂,这可是我家的院子,你说种就种?这院子里种的都是我爹用来制药的药草,你要种树,就不怕遮了光,糟践了我爹的药材。

吴同:所以我才选了这里,这里不会遮光,平日开了窗就能见到。对了,书上说,梧桐可以引凤,或许真的有一天,能够引来一只凤凰。

唐烟:切,作梦吧你,还凤凰……

吴同:即便是梦又如何?师父说,为医者,求心安理得。梧桐别院就当有颗梧桐树。

唐烟:诶行行行……我爹怎么教出来一个呆子。一会弄完了赶紧收拾干净,大清早就叮叮当当的,扰人清净。

 

【闪回】     06:06 BGM01

吴同:<混响>自那以后,梧桐别院里便有了梧桐。师父时而坐堂就诊,我便在一侧观摩学习。有了闲暇,就读医书,照料花草。这一间梧桐别院,一棵梧桐树,就是春夏秋冬。

 

【音乐起入】   06:39 BGM01

吴同:师父托我平日教导于你,你既入了医道,就当称我为大师兄。

唐烟:我叫你师兄?这里可是我家,你师父是我爹,我来得可比你早多了,先来后到懂不懂?你该叫我师姐才对!

吴同:尊师重道,门规不可逾越。如果师妹再故意刁难,那我也只能如实禀明师父。

唐烟:你少拿我爹来压我!我还……

【吴同起身】   07:12 BGM01

唐烟:站住!

吴同:<盯>

唐烟:哼,有什么了不起的……

唐烟:师……师兄。

吴同:今后每日卯时三刻起,于药堂内静坐,诵读《孝经》、《论语》……<礼记>

唐烟:<打断>啥?卯时?

吴同:师父说过,为医者出于儒,不读书明理,终是庸俗昏昧,难解人情是非。

唐烟:那……晨读过后呢?

吴同:读至午时休息用餐,未时研习《药性赋》,酉时照拂药草……<戌xū时习诊十二经脉>

唐烟:<打断>停!这一天从早到晚你全给我安排了?一点闲暇都没有是不是?

吴同:凡医道者要检阅古今方书来增广见闻;方药不外乎《神农本草》,医理不外乎《素问》、《难nàn经》。这《药性赋》只是为了给你打好入门基础。

唐烟:你……你就是想报复我是吧?对!你就是在报复!本姑娘我不学了!我去找我爹……你给我等着……

 

【闪回】     08:39 BGM01

唐烟:<混响>那吴同来了之后,我就一直觉他碍眼。凭什么爹要把医术传给他,还事事关心他冷暖。而那日,他居然敢在我的面前摆架子,要做我的师兄!就连我爹都偏袒着他,天理何在?要知道他就是一个呆子!

 

【瘙痒】     09:11 BGM01

【音乐起入】   09:16 BGM01

吴同:师妹静心!

【瘙痒】     09:21 BGM01

【放下书】    09:24 BGM01

吴同:诵读儒书是为清理杂念,每日清晨心中最为空净。你动来动去的做什么?

唐烟:我痒!整日里都在修习,连洗个澡的功夫都没有!

吴同:让我看看,可是患了疥症?

唐烟:诶——!你要干嘛?我告诉你男女受授不亲啊,噢——!我明白了,想不到啊,师兄原来是个道貌岸然的登徒子!

吴同:师妹怎得如此无礼!医者不忌,如若医者存男女有别之心,如何救治百姓?凡大医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心无旁骛……

唐烟:行了行了!张口闭口的大道理,我爹都不像你这般迂腐。

吴同:宽衣……

唐烟:不用你看!等我回去让我爹看。

 

【闪回】     10:31 BGM01

吴同:<混响>转眼间,岁月悠悠,梧桐别院还是当初的梧桐别院,院里的梧桐树仍然枝叶依旧,岁月在这个院子里仿佛凝固。而人事却早已万千变化。昔日那个顽劣捣蛋的小师妹,如今也渐显沉稳。师父曾经挺拨的身影,也随着岁月的流逝,变得消瘦佝偻。

 

【音乐起入】   11:19 BGM01

唐烟:这么晚了还没睡啊?

吴同:过几日便是师父生辰了,我托铁匠铸了一套银针送与师父,胚子糙了些,我打磨打磨……

唐烟:呵呵……你还真的是,蛮用心的……

吴同:师父待我有大恩,胜似父母,我做这些……这么晚了,你为何不睡?

唐烟:刚和我爹聊了会儿,睡不着,出来逛逛……

唐烟:梧桐树……长高了。

吴同:梧高凤必至,花香蝶自来。说不定啊,将来还真的会引来凤凰。

唐烟:呵……你倒是洒脱。

唐烟:你知道那时为什么梧桐别院没有梧桐么?

吴同:为何?

唐烟:因为……我爹不让种……

吴同:师父?

唐烟:杏林圣手听过吗?

吴同:自然知晓,杏林苑距离此地不远,似乎他们还对师父颇有微辞。

唐烟:他们与人看病是为了银钱,当然瞧我爹不顺眼。其实原本杏林圣手并不是说的杏林苑,而是杏林苑的一个人。

吴同:一个人?

唐烟:杏林苑的一个先辈,董奉。相传他在给人治病时,不收取诊费……不过要求疾患之人在病愈后,在他的家宅附近,种上几棵杏树,重症栽五棵,轻则一棵。

唐烟:不消几年,他那里就有了一片杏林,此事也传扬了出去,说他是杏林圣手,济世天下。

吴同:可不收诊费?那如何能保衣食?

唐烟:每逢炎夏,杏子成熟。他便取出杏仁,杏仁虽止咳平喘,但不可多食。每有人求,便要求拿钱粮来换。

吴同:可杏仁能值几钱,岂不还是难以果腹?

唐烟:呵呵……恰恰相反,那些慕名而来的人络绎不绝,到后来,一杏千金难求。

吴同:善名远播,便会投桃报李……

唐烟:每逢灾祸,董奉前辈就会将换取的钱粮发放于百姓,以济天下。

吴同:前辈大德!我原本以为,以医行善便是造福百姓,原来……这才是救济天下!

唐烟:自那以后,董家便改名为杏林苑,直到如今……

吴同:可这些,与梧桐别院有何干系?师父为何不让种梧桐。

唐烟:因为那董奉死后,其后人只卖杏,再无济世之举。

吴同:师父……是为避嫌?羞与为伍?

吴同:可……那时我种下这梧桐,师父为何不阻拦。

唐烟:其实我爹刚刚和我说,他年纪大了,身体不比从前,明日起由我们来坐堂看诊。

吴同:前些日荥[ xíng ]阳水患,疫疾盛行。师父为此操劳伤了身子,歇歇也好。

唐烟:嗯。

吴同:诶?你还没回答我,为何师父不拦我种梧桐?

唐烟:你傻不傻?还问?

吴同:我怎么……就傻了

唐烟:<打断>天色不早了,我去睡了,你也早睡,别耽误了明日的坐堂。

吴同:哦。

 

【闪回】     15:55 BGM01

唐烟:<混响>成长的过程总少不了对昔日稚气的会然一笑,还记得那时瞧见师兄在种梧桐,事后我便和我爹告状。我爹却说,曲直本无定论,他守了一辈子的梧桐别院,岁月的流转不该让这庭院随他一同老去,梧桐别院,也该有一个崭新的样子。

 


 

【BGM02】

 

百姓:先生,您看这药钱……能少一些吗?

董其昌:我们杏林苑也是不容易呀,今年水患一起,梧桐别院那边,把全城的药材都给收走了,我们只能跑到大城去购置。这一来一回的,成本自然是高。

百姓:可二钱银子,我这实在拿不出……

董其昌:没钱?那你得自己想办法啊,我们也是要生活的,要怪只能怪那梧桐别院,明知道疫症还把药材都给收走了。来来来……下一位……

 

CV: 百姓—夜毒焰 董其昌—左右


 

【音乐起入】   00:59 BGM02

唐烟:现在药材贵得很,如今全城疫症,那杏林苑偏偏又在此时大量收购药材……

吴同:我知道……可那些穷苦人,怎能见死不救?

唐烟:我爹常说,施恩须慎,世间多是贪恶è之人。

吴同:那逃难来此的兄妹,尚还年幼,怎会是贪恶è之人。姐姐衣衫褴褛,背负弟弟。怎能知其无钱就决断不治?

唐烟:那舍弃自家爹爹的就不是贪恶之人?那儿子携父亲,听到诊金数就扔下老爹跑了!

吴同:那老者着实可怜,我所救的是那老者,并非是他那不孝的儿子。

唐烟:算了,与你讲不通道理。

唐烟:其实是我爹让我告诉你,以后开堂,不许再免诊金。

吴同:可天降水患,黎民饱受其苦。医不辞贫,想那董奉前辈济世成林,我虽医术尚浅,也愿效仿。今后……他们的诊金我来付便是。

唐烟:你当我爹为何罢官?想当年他何尝没有济世天下之心?世间皆贪恶之人,这话不是随便说说的。

吴同:师父罢官……另有隐情?

唐烟:一些霄小恩将仇报罢了。你顾好自己吧,日后恐怕他们欠的诊金是不会还的。

吴同:劳烦师父师妹牵挂,我会量力而行。至于那些许银钱,我倒也没有报什么指望。

唐烟:别一番好心惹来闲言碎语就好。

吴同:我又不图回报,怎会扯上干系。

 

【音乐起入】     03:27 BGM02

吴同:<混响>荥[ xíng ]阳水患,苦难多是百姓,家园化作流水,恶疾蔓延。师父养我成人,传授医术良方,此恩如山无以为报。吴同愿耗尽积蓄,救黎民于水火。坐堂半月,每日挂善牌十数有余。竟惹得谣言四起,皆传梧桐别院医病不收诊金……

 

善牌——古中医的医德传承。急危重症患者、老人、孕妇、婴儿、可举善牌。


 

何氏:呦,赵高,你爹的病瞧好了?

赵高:是啊,好了。

何氏:今年这水灾呀,田地屋房都毁了,你这哪来的银子去看病?

赵高:呃……呵呵……梧桐别院啊,那里看病不要诊金。

何氏:不要诊金?

赵高:对对对……不要……

 

何氏:唉呦……你们都在这干嘛,都跟我去梧桐别院,人家看病不要银子……

 

CV: 何氏—赤娘 赵高—凹凸曼


 

【倒茶】     05:10 BGM02

【音乐起入】   05:13 BGM02

唐烟:累了一天不休息,还有心思喝茶?

吴同:自己炒的,不如外边的精细,有些苦涩。

唐烟:现在城里都在传,你吴大善人医德高尚、普济百姓……

吴同:叶落知秋,这梧桐的第一片落叶,竟是落到了这茶碗里。呵呵……

唐烟:你还记得你救的那老人家吗?他那不孝儿子天天都在外面宣扬你看病不要钱!

吴同:有了这第一片落叶,就会有第二片,第三片,直到这所有的落叶一一落下,归于尘土。

唐烟: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和你说话?

吴同:落叶尚且如此……知其无可奈何,便安之若命。

唐烟:你真的就这样继续免费给人医治?积蓄都花光了看你怎么办!

吴同:我只想尽己所能,不求余力。

 

【音乐起入】   06:37 BGM02

唐烟:<混响>此后仅仅月余,师兄的积蓄皆救治灾民,再无一文剩余。师兄别无他法,只得开始向求医百姓索取诊金。想不到的是,这竟成了他恶梦的开始……

 


 

百姓:什么?收钱?

百姓:人家都说你这里不收银钱,我才来你这,看完病了现在问我要银钱?没钱!

百姓:就是……不是都说不收诊金的吗?

百姓:还以为是救世的菩萨,赶上这水患疫症,就把诊金抬得这么高……

百姓:我听人家杏林苑说,水灾一起,这梧桐别院可就把全城药材都收干净了,他们这是早就打好了要发黑心财的主意!

百姓:是啊,我也听说过这事,之前不要钱还真以为是大善人,原来就是想赚昧心钱!

弟弟:你们胡说!吴大哥是好人!

百姓:你个小娃子懂什么?给老子滚一边去!

姐姐:你们凭什么打人!我弟弟是病人!他就是吴大哥治好的!

百姓:他就是个黑心大夫!定是对你姐弟有所图谋!

姐姐:才没有!你们胡说!

百姓:丧尽天良啊!

百姓:简直吃人不吐骨头!

百姓:唐老先生怎地教出来这么个祸害!

百姓:还梧桐别院,早点关门吧!

百姓:招摇撞骗!把馆砸了!

百姓:对!砸了!

弟弟:姐姐……

姐姐:你们住手!吴大哥是好人!

百姓:砸!

百姓:都给我砸了!

 

CV: 姐姐—烟塔 弟弟—赤娘 百姓—烟塔、赤娘、葡萄紫、李莲花、凹凸曼


 

【音乐起入】   08:15 BGM02

唐烟:这院子里的药草都枯了……

吴同:是啊,已然是深秋了,该枯了。

唐烟:我爹不让我怪你。

吴同:……我知道

唐烟:人心险恶,你医治多人不收诊金,许了天大的便宜……那些占不到便宜的,自然就会嫉恨……

吴同:……

唐烟:而那些占了便宜的人,怕背上你这份恩情直不起腰杆,就到处宣扬你免费医治,让更多的人一起来承担你这份恩情。

吴同:如此说来,这骂名……倒是来得并不冤……事因我而起,我自当一人承担。

唐烟:你如何去承担?如今背上这骂名的不止是你,还有梧桐别院!……更是牵连了我爹!你孤身一人如何堵得住那幽幽众口?

吴同:……吴同……愧对师恩……

唐烟:我爹从来最重名声,现在病情加重,倘若他真的没有熬过这一关……我会恨你一辈子!

 

【闪回】     09:52 BGM02

吴同:<混响>都说祸福相依,然而这一年,不幸之事却是纷沓而至。师父终是没有熬过去,今年的冬至,他走了。那晚我跪在师父的床前,心里的愧疚与不甘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扼着我的喉咙,我哽咽了良久,却吐不出一个字。在师父临终之前,他用最后的力气抬起他的右手,抓着我……

唐岱:为医者,当自强不息,砥砺奋进。流言蜚语,亦是心性之砺石。汝无须自责,亦勿挂心他人之言。

 

CV: 唐岱—冷水 


 

【音乐起入】   11:26 BGM02

唐烟:其实你也可以留下来,我爹把一身的本事全都给了你,你做牛做马报答他也不为过。

吴同:不了,我……呵呵……颜面尽失,如何还能留下……

唐烟:之后有什么打算?

吴同:此去经年,或山林幽谷,或江湖小镇,哪里有什么打算。

唐烟:呵呵……你倒是潇洒,如此的一走了之,确实轻松自在。

吴同:我已然对不起师父,继续留在这里,对不起梧桐别院,更对不起你……

唐烟:几时起程?

吴同:行囊无多,也无它物可挂怀……此刻便走……

唐烟:你……

吴同:何事?

唐烟:无事……

【脚步同入】   13:02 BGM02

唐烟:<混响>那一天我透过窗,看着黄昏的余晖映照在院子里,如金红的涟漪yī洒在他的身后,把他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仿佛延伸到了岁月的尽头。我知道他没有错,错……在人心,诸病皆可医,唯人心……不可医……

【音乐渐缓】   13:43 BGM02

唐烟:<混响>其实我从未怪过他,就是觉得好生遗憾,明明在一起了那么久,最后连个体面的交代也没有。

 


 

【BGM03】

 

董其昌:听说那梧桐别院的吴同因为招摇撞骗,被百姓打砸了医馆,前日……竟然畏罪跑了。

县令:此事本官也有所耳闻,不过……

董其昌:呵呵……了表心意,还请县令大人笑纳。

县令:呵呵……董先生真是心念百姓疾苦啊,此事……该当查办。

 

牢头:呦,呵呵,又死一个,不错嘛,又空出来一个位置。查查身份,家人可有打点过?

狱史:此人,名吴同,入狱三月余,孤苦之人,无人打点。

牢头:哼,穷酸样儿,赶紧扔出去……

 

CV: 狱史—玖歌 县令—疯人张 牢头—夜毒焰 董其昌—左右


 

【闪回】     01:10 BGM03

唐烟:你老了……叶子都变得少了

唐烟:呵呵……我也老了……

唐烟: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唐烟:又是……秋天了……

【脚步同入】   01:59 BGM03

唐烟:呵呵……老梧桐……我还记得……你那时秋天的第一片落叶,落到了师兄的茶碗里。如今……你却把它落到了我的额头上……呵呵……

唐烟:这落下了第一片呀……便会有第二片,第三片……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从一而生,从一……而亡……

 

【推门】     03:21 BGM03

【音乐起入】   03:26 BGM03

唐烟:你……回来了?

同:嗯,回来了……

唐烟:你的样子……一点都没变。

吴同:可你……却是老了……

唐烟:是啊……老啦……这么多年了,你还好吗?

吴同:我很好……

唐烟:那就好……这些年,你都去了何处?

吴同:去了极东荒蛮之地……

唐烟:可那儿……并无人烟,到处都是凶禽猛兽……

吴同:呵呵……天下生灵,并非仅有人族,在那里豺狼虎豹我都有救治过。

唐烟:师兄……可还记得当年的百姓?他们尚且以怨报德,何况野兽……

吴同:那些野兽虽然凶恶,却是极念恩情,时不时的给我带来猎物、野果,不然,怕是我早就饿死了。

唐烟:这许多年,你一直在荒蛮……

吴同:没有,三月后……我便去了黄泉谷,那里有一种花,名曰彼岸……

唐烟:彼岸花?

吴同:此花极美,可那里的人却都是青面獠牙,形似恶鬼……

唐烟:如此恶相……还好师兄平安归来。

吴同:他们只是相貌可怖,与那荒蛮野兽一般……都是念及恩情之人。

唐烟:如此便好……即便相貌可怖,也比那以怨报德的百姓明辩是非……

吴同:师父传我医道,自当以医行善……还师父夙愿。

唐烟:医行天下……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你,你就说……要救治天下。

吴同:师妹,何为天下?

唐烟:你那时说……天下……就是天下。

吴同:有你有我,一间梧桐别院,一棵梧桐树……

吴同:<混响>就是天下……

唐烟:呵呵……如若当初……

【消散同入】   07:32 BGM03

唐烟:师兄!师兄?你……去了哪儿?

唐烟:我记着……师兄好像刚刚来过的……

唐岱:烟儿……

唐烟:爹……你也回来了……

唐岱:嗯,回来了……你看看你,都瘦了……

唐烟:呵呵……没有爹爹在家中疼我,自然是瘦了……

唐岱:那……这次,爹便不走了……

唐烟:甚好……如此甚好……

【凤鸣】     08:49 BGM03

唐烟:凤!是凤凰……

【唱词同入】   08:58 BGM03

吴同:<混响>梧高凤必至,花香蝶自来。

唐烟:<同入>是凤凰!师兄……师兄……梧桐引凤,凤……真的来了……

唐烟:真的……来了……

 

终曲《凤求凰》: 演唱—赤娘


 

梧  请

桐  待

引  曲

凤  终

垂  方

泪  尽

涕  意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