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62】
剧情歌·【红·独家冠名赞助】环立
作者:怀月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剧情歌 / 未来字数: 2663
4839
5719
9833
105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0男0女
作品简介

欢愉里扼杀希望,沉默中创造救赎。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03-13 21:18:21
更新时间2023-04-08 23:35:54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红·独家冠名赞助】

原创未来向权谋剧情歌

环立

 

编/美:怀月   后期:君非

感谢人声音效提供:墨衍、关鱼、离歌、爱情买卖凌美琪、菠萝奶盖、向未来、姜白叶

 

 彼是莫得其偶,谓之道枢。枢(shu)始得其环中,以应无穷。

 [吴建军:在审判车里失踪的人,会抹去所有痕迹,永远消失。] 

 [许忆芙:没人能做到。] 

 [李让:骗子!他们都是骗子!!  

 

 [林原:在环里,死亡才是最徒劳的挣脱。] 

 

新 bgm 起入 

黎教授:[混响]假设你被囚禁在一个空屋里,逃生的几率有五成。这时候突然有一个声音说,只要你跟它合作一次,生存的概率就会增加一成,当然它也可以随时选择终止合作抛弃你,把你的逃生希望降为三成,这就是一种——蜈蚣博弈。

 

心跳 

[环音效:16001号陈枢,欢迎乘坐一号审判车,祝您旅途愉快。] 

 

[人群嘈杂,点燃火堆声入] 

流民16100:欸哥们儿,隔壁那个带手铐的是谁啊,连指导员都敢惹。

流民16101:[拍]小声点儿!你还想不想转成新民了。[轻声]那小子叫陈枢(shu),听说在一号审判车上吃了四张严重违规!直接就被扔到十六区来了。危险等级,(用手比了个二)是这个!

 

[锁链砸灭火堆]

陈枢:[伸懒腰]抱歉,胳膊酸了。 

 

[掀开白布] 

李让:[推眼镜]傻大个儿,听过诺克斯十诫吗?

刘显五:什么师(shi)姐(jie)? 

李让:笨蛋,是天主教徒诺克斯的推理小说十条原则。第七,侦探不得成为罪犯。所以在这一轮里,陈枢一定不是king。 

 

[写字] 

吴建军:审判车一共九辆,每辆发放400张车票,第一轮上车14800人,生还率只有......

吴方:百分之0.27。

 

[推门,人群热闹声入]

流民:老板娘,这酒怎么卖?

许忆芙:一杯马提尼,换一张车票,或者一条命。

 

 [火车启动入]

大汉:[狠厉]小妹妹,你还是把票交出来吧。

张小芥:[天真]叔叔,车开啦。你再不下去,要是被风撕成两半了,可不要哭哦~

 

[玻璃破碎]

陈枢:零下五度,时速450公里,外面风像刀子一样,他跑到车顶去就为了修个厕所?

刘显五:[喘息]陈哥,你没跟林原上过同一辆车吧。跟他打过交道的人,都叫他死亡清洁工,凡是林原在的车厢,地上除了血,不能落下任何东西。

 

[钥匙落地]

林原:[靠在门边]重新介绍一下,我叫林原。编号......1001。

 

 [电子音效入]

李让:环在迫使所有人怀抱着希望接受这个秩序混乱的新世界,当道德的枷锁分崩离析,我所展现的,还会是原来的我吗。

 

[流民妇女:就差一块钱,一块钱我的孩子就能上车了,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枪声)]

 

[按倒在地]

吴建军:[疯癫,按着他的头]你这种生来就在一区的天之骄子,还从来没尝过十六区核辐射味的土吧![狂喜]杀了你……我儿子就能变成新民了。

维特:[挣扎,恐惧]你儿子已经死了!疯子……你这个疯子!你不能杀我,我可是王储……[剑落地声]

吴建军:[急促呼吸]现在不是了。

 

[硬币落地]

流民男人:[瘫坐]一帮蠢货,你们以为......去了一区,就能有好日子过了?哈哈哈......[低声]昨天晚上,我也还是新民。

 

[破碎声]

许忆芙:[崩溃]你打算让更多人为你牺牲到什么时候![眼眶渐红]她明明已经抓住了……她已经抓住了!要是我不听你的话松手,她现在还坐在这喊我姐……你告诉我,在道德面前的中立,到底和恶有什么区别!

陈枢: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活,如果你非要拖着她活,让她的努力白费,那么你也告诉我,哪个才是牺牲!

 

[倒计时入]

李让:刘显五,你现在动手,指导员会判你违规的。

刘显五:[边吐血边笑]哈哈哈……还有两分钟,第七轮就要结束了,如果注定要和你站在两边,我希望……不得好死的人是我。[迎上李让的刀]

李让:[颤抖]傻大个?

刘显五:[笑]欠你那五块钱……还给你了。

 

[脚步声,风声,慢]

林原:你聪明过头了,这很危险。

陈枢:危险的是你。有时候我觉得你甚至不像人。林原,理性不能诠释很多东西,比如善恶、比如恨。

林原:是吗。可是我看见了。

陈枢:看见什么?

林原:你会在郁金香的尽头成为王,然后死在自己的智慧之下。

陈枢:我会拭目以待。

林原:在那一天到来之前,努力带着你的十六区活下去吧。陈枢,我为你加冕。[直直落下高楼]

 

[闪回]

张小芥:[混响]大个子叔叔,你就这么相信他?

刘显五:[混响,笑]陈哥是我见过最特别的人。他什么都不用做,我们每次被审判车折磨完,下车的时候看到他那块显眼的红牌子,就觉得心里有底。好像只要陈枢活着,十六区就还在。

 

[闪回]

助手:[混响]教授,“破环计划”已经进行到最后一步了,”他“马上就要诞生了。

黎教授:[混响]枢在环里,可以周转贯通,超脱是非,顺应无穷变化。就叫“他”陈枢吧。

 

[人声嘈杂入(以下陈枢不换人)]

陈枢:[广播,开混响]“环”十六区的流民们,你们好,我是16001号陈枢。

 

[人声渐无,不用卡音效]

陈枢:[沉声]我们生来就是蚂蚁。一区用我们上供的新币盖的高楼旁,就是十六区流民的窝棚。我们的人每天只有三成死在审判车里!剩下的七成不是为了一口发霉的馒头被抢劫,就是被当成猎物杀害。

 

[人群骚动,不用卡音效] 

陈枢:[微扬]是继续参与这场随时都会被放弃的蜈蚣博弈,还是做好失去一切的准备,奋力一搏去抢夺大象的粮食,权利——永远属于你们每一个人!

 

[海浪声入](换人)

许忆芙:陈枢,审判车停运的那天,真的会来吗?

陈枢:[看着远处]假如不来,我会选择第一个被淘汰。

许忆芙:[风吹来,嗅]这是......什么味道?

陈枢:是郁金香。

 

[林原回忆:既然人不能倒下,那就把环立起来。]

 

[水滴落]

陈枢:[喘息]环立起来就是圆,以中间为轴旋转一周........就是球。

 

[环音效:16001号陈枢,欢迎乘坐——最终审判车]

 

[新bgm起入]

许忆芙:进了我的车厢,就要守我的规矩。我的规矩就是——我死之前,谁也别想下去。[挥鞭]

 

[打火机]

吴建军:陈枢,铃响之后,我数三声。就当,还你个人情。

 

[滚石]

李让:不管你给自己策划了多少种结局,在我心里都只有一种。他说过,只要你活一天,十六区就有一天有希望能站起来,我不相信你,但我相信他。[抽剑]现在你该让开了,去走你的路。

 

[铁门关闭] 

斯威特:你还是来了。

陈枢:我该怎么称呼您。总指导员,还是……林原先生?

 

[脚步声,人群]

流民16112:[由远及近]许老板,许老板等等!我,我们大伙,都想过去。

 

[流民16401:对!我也要进去!]

[音效16402:还有我!]

 

许忆芙:[眼眶泛红]愿意跟我去换牌的,向右列队。

 

[钟表滴答]

陈枢:[混响]一共78张牌,大阿尔卡那牌22张,小阿尔卡那牌56张。按照规则,与其说逆位牌的可能性大,不如说这两张牌里,根本就没有正位牌,现在牌就在他手里,只少一个……翻转的契机。

 

[洗牌]

斯威特:在翻牌之前,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陈枢:请便。

斯威特:如果世界是真实,“环”是虚幻,对于“环”而言,世界才虚幻。那么你手上真实的剑,在“环”里,还会是剑吗?

 

[少年陈枢:教授,破解这场博弈的答案,不是已经写在题目里了吗?]

 

[脚步三声]

陈枢:如果“环”是虚幻,那就造一个真实的环出来。我和剑都是真实,所以我身处的环,除了真实,没有第二个答案。

 

[镜子碎裂]

许忆芙:陈枢不会死,因为计划里的王,从来就不是他。

 

[翻开牌]

斯威特:命运之轮,正位。

陈枢:[站起来,背过身]镜子欺诈,你教给我的。总指导员,你输了。

 

[脚步三声,不换人]

斯威特:陈枢!

 

[子弹上膛,不换人]

斯威特:环在看着。[对准自己,枪声]

 

[钟声]

陈枢:[抬头看向天空,轻声]林原,欢迎乘坐,一号审判车。

 

[车票漫天飞舞,人声嘈杂]

 

沐浴着仲夏的玫瑰色幻想

每一抹月光 都把你哼唱

 

流民16102:[兴奋]车票!是车票!!

流民12113:我说什么来着,他一定能行!

 

炽热的呼吸在静脉中伸张

坦诚又张扬 纯真又方荡

 

陈枢:[混响]我在欢愉里扼杀过希望,也在沉默中创造过救赎。

 

埋葬了前方

带你进入永昼的光芒 赴浪漫的刑场

美梦太仓皇 等不到天亮

 

[箱子打开]

陈枢:老吴,这些你拿着吧。

吴建军:在当时,哪怕有人愿意给我老婆孩子一块钱,他们也不会死,现在这些钱……只不过是废纸罢了。

陈枢:之后想去哪?

吴建军:或许,当个猎人。

 

命运是手掌上凹凸不平的光

预见了疯狂 却欣然前往

 

[海浪声]

许忆芙:[混响]即使脱离了“环”,我们知道,自己所走的每一步,仍在环中。

 

带你进入永昼的光芒 赴浪漫的刑场

美梦太仓皇 等不到天亮

 

陈枢:[混响]但无论怎样,环总有一天会立起来,变成一个新的,供所有人生存的球。在那里,无论是绝望还是救赎,都会变成均等的泪,落进每一块土里。

 

[雨声]

张小芥:[混响]姐,下雨啦。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