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1283】
剧情歌·【涵小拽永冠】古风·权谋 《我为鱼肉》·高音质
作者:棋洛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剧情歌 / 古代字数: 4222
618
775
654
284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6男8女
作品简介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宋•张先 接近她,服侍她,取悦她,然后杀了她。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1-19 17:29:35
更新时间2024-07-16 22:12:0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卫庭煦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甄文君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阿歆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李延意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小花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灵璧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展开

《我为鱼肉》

【感谢涵小拽倾情永冠】

【制作组】

编剧:棋洛

后期:棋洛、瑾琤鸭

美工:云间宿

  【感谢剧本参演cv】

 卫庭煦: 暮夜赫兰 

甄文君 :七七十七七

卫景和 :颜颜颜颜笙

李延意 : 玉掷

女将:涵小拽

    阿歆:毒吱吱   

      旁白:姜老撕     

  群众:鸢先生 

 【感谢试本cv】

涵小拽、白小野

尹昼汐、筱西、-结月、极光TEL

西巫桉、听舟、白菜啦、牧春


 

【 改编自晋江宁远原著,广播剧《我为鱼肉》】

【此本仅供pia戏娱乐使用,禁止商用及一切盈利行为,侵权立删】


『起初,我以为可以掌控一切』

『可如今才发现,人心才是最难掌握之物』暮夜赫兰

【神初年间,大聿连年战乱,全国上下腐朽衰落,危机重重 —姜老撕

李举: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寡人的王土却被那妖女和太后惦记着,生母身世卑微又如何,寡人不会永远受制于你们,寡人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

 笑声 

李延意:敢问陛下,按照大聿律法,三公九卿重臣的疑罪该由谁来审查?

李举:荒唐!后宫不可干政,你来做什么!

李延意:后宫指的是陛下的嫔妃,她们不姓李,自然没有权利干政。可是本宫姓李,本宫是你的皇姐!这朝堂上的政事更是我李家的家事,试问朝堂之上又有哪一个比本宫更有资格说话?

 挥袖

长孙燃:(混)谢扶辰一向自以天子一派,众臣之首

【换人】

李延意:那谢司马心中可有辅政大臣的人选?莫非是谢司马你自己?

谢扶宸:能者居之

李延意:呵呵,谢大司马说的对,能者居之

 画卷 

谢太行:我要你杀一个人,此人名叫卫子卓,和长公主太后一党勾结,欲废天子而夺天下

甄文君:这画中人…是我?

谢太行:此人不是你,但即将是你,她是卫子卓一直再找的救命恩人,谁能想你竟长了一张和她一摸一样的脸

 泪滴 

甄文君:眼下灾情不断,流民闹事,灾祸皆因谢家而起,而谢太行也从未将我当亲女儿看待过,我与阿母…该何去何从呢

骁氏:阿来,阿母一直教导你,放下刀才能过上平安日子,可如今他们残虐不仁,你可不能屈服软弱!

 挥剑

甄文君:阿母!你们这些匹夫!

 阿歆:若是我早知道有一日你会成为祸国奸佞,我当时就应该杀了你!毒吱吱

 下跪

灵璧:女郎,北疆战报,卫允军队遭到骑兵包围,损失惨重,前海关失守!

 号角

 阿歆:将士们!胡人辱我大聿,杀我百姓,你们能吞下这奇耻大辱吗?毒吱吱

 女将:杀胡贼!杀!涵小拽

 拔剑 

李举:拿起你们的勇气!给寡人杀!给寡人杀了胡贼!

士兵:陛下小心!陛下!—鸢先生

李举:解县不能丢!孟梁不能丢!大聿不会被打败!

 马鸣声

 阿歆:驾!他们真正的目的是解县!陛下有危险!众将听令!保护陛下!毒吱吱

 卫景和:庭煦,今天你我可能就要死在这里,你告诉我你怕吗!颜颜颜颜笙

 卫庭煦:哥,我不怕,今日咱们兄妹一起死黄泉路上,有人作伴!涵小拽

 卫景和:哈哈哈!好!不愧是我卫景和的妹妹!咱们兄妹今日要死就一起死!颜颜颜颜笙

中箭 【整段不换人】

甄文君:姐姐…..

 喊杀声

甄文君:我不能死! 

 挥剑

甄文君:为了阿母!

 挥剑

甄文君:为了姐姐!

 挥剑

甄文君:为了所有对我重要之人的安危

 流血

甄文君:(虚弱)我不能倒下,我还能战!

 中剑

卫庭煦:文君…

 咚

阿椒:(混)“阿来'这个人已经和她的母亲骁氏坠崖而亡了,从今往后世间再也没有阿来,只有甄文君

欢迎收听由宁远原著,棋洛改编,涵小拽永冠广播剧《我为鱼肉》-涵小拽

 闪回

卫庭煦:抬起头来 你还记得我吗?

 心跳 

甄文君:什么?…她才是卫子卓

卫庭煦:文君你既是我的恩人,以后便不要对着我下跪磕头自称什么奴婢了,更别叫我什么贵人,“子卓”这个字是男子的字,为的是迷惑宿敌。往后你还和以前一样,像阿燎一般唤我庭煦就好,可记住了?

甄文君:记..记住了,庭煦。

 闪回【换人】

卫庭煦:瞧见我脖子上这道伤了吗,这些年想杀我者近千,没有一个能成功

甄文君:姐姐做的都是大事,我无才无德只有一腔热血,愿将这腔热血尽付于姐姐,从前是文君糊涂,辜负姐姐的苦心,既然文君要追随姐姐,便该事事以姐姐的安危为己任

卫庭煦:文君,我此生最不喜细作,最痛恨背叛,一旦被我发现两面三刀的叛徒,我定会让他尝尝人间地狱是什么滋味

 匕首【换人】

卫庭煦:就用这把刀,它能改变什么,在我脸上划上十几道,就算是非常可怕的事,值得我求饶?惨叫?你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地狱

甄文君:卫庭煦说的对,我以为我能忍下一切苦难,没想到只不过是卫庭煦又一次的小小试探,就让自己灰心丧气,实在不该

就让大雨冲刷记忆中的沙

让我了无牵挂浪迹在天涯

任凭时间染白你的发

岁月划伤我脸颊

剑出鞘的神话

血在发芽开出了花

 闪回

卫庭煦:你的软弱就是敌人的可乘之机,权势之争就是你死我活,你的弱点就是我的弱点,随时会置我于死地

 挥剑

阿熏:无论有什么理由,我都不会原谅你。你杀了谢随山,害了义士,你死不足惜。但是今日你救我一命,我也不会杀你,希望你说的那日早日到来。否则我一定会亲手要了你的命!

 甄文君:有些事并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能说七七十七七

 咚

 转场 【音乐入】

长孙燃:哎呀!这不是文君妹妹吗?一年未见,可还记得我?

甄文君:怎敢忘却燎公子的国色天姿?一年未见,劳心燎公子挂念。

长孙燃:比起一年前文君妹妹倒是活泼了不少,可见庭煦将你养得好呀。

甄文君:姐姐对我无微不至。

长孙燃:妹妹在陶君城这一年也没来看我一眼,真叫人伤心啊!

甄文君:燎公子府上的满园春色才该好好记挂。

长孙燃:可我偏爱妹妹这朵娇花

我们在故事里 绕啊绕 人儿不见了

风雨打湿我衣角 没你怎么好

我看着炊烟起 飘啊飘 回忆摇啊摇

我多想要 睡醒了 一觉

 闪回

甄文君:灵璧姐姐,难道我平日里对你的好你都忘了么!你的甘蕉你的田鸡腿都是谁给你买的你忘了么!

灵璧:我只记得是谁骗我银子偷我鸡汤。

甄文君:哼,灵璧姐姐怎么这么小气…

灵璧:屁股在我手里嘴还这么不老实,我看你确实是皮痒了,给你松松

 攥拳

甄文君:你敢!

灵璧:你看我敢不敢!

甄文君:老妖婆!

灵璧:嘿,你个小兔崽子裤子都没穿好就敢跑!

甄文君:救命呀!老妖婆杀人啦!

灵璧:给我站住!小王八蛋哪里跑!

 鸡飞

我们在故事里 绕啊绕 人儿不见了

风雨打湿我衣角 没你怎么好

我看着炊烟起 飘啊飘 回忆摇啊摇

我多想要 睡醒了 一觉

你和我还小

 转场

卫庭煦:在想什么?

甄文君:在想,你怎么这么好看

卫庭煦:之前已经说了,叫我什么呢?

甄文君:庭煦…

卫庭煦:文君…天子知道你是我最大的软肋

甄文君:不用说了子卓,能和子卓一起辅佐天子开创盛世,是文君求之不得

 闪回 【换人】

卫庭煦:我原本想着让你无忧无虑度过此生,像旁人家的女儿般幸福安乐。没想到文君并非家中燕雀,胸有鸿鹄之志。文君,我再问你一遍,你可是真的想明白了?我所谋之事非同小可

 重音

谢随山:哼,给你两条路。一,杀了长公主和姓卫的,我便考虑饶你一命。另一条路便是我把你是谢家细作一事告诉姓卫的,让你死在她手里。今日必定会有人死,你选吧。

甄文君:呼,你说得对

甄文君:今日必定会有人死,只不过那个人,是你!

 砍杀

谢随山:啊…你.你!

 倒地

 闪回

谢扶宸:当年没杀了你,是我最后悔之事。不该念在你还是个孩子便手下留情。我该让狗吃了你,把你和卫景和一块儿斩成肉泥。当初一念之差没想到放虎归山,让你算计于我,算计整个大聿!

卫庭煦:是啊,攘川一别近十年了,谢司马也苍老了许多,当初种种当真印刻在心,每每想起真让我难忘啊

 闪回 【换】

谢扶宸:放心,我养的狗都很听话,我会尽量拿捏好分寸,不让你妹妹被咬死,不过我的分寸也维持不了多久,你说得越晚,你妹妹受的苦就越多。景和,你可想明白了

 攥拳

卫庭煦:我曾发过誓,要杀光所有谢氏宗族后裔。我要姓谢之人统统死在我的手中,让谢扶宸付出代价。

甄文君:(混) 可是,我不是“甄文君”,我也姓谢

 泪滴 

 卫庭煦:若是他日你辜负与我,我定会让你生不如死—暮夜赫兰

 音乐转平

甄文君:姐姐,有件事,我想要对你说

卫庭煦:现在别告诉我。等你平安回来再说。满园的徘徊花开了,咱们把酒言欢大醉一场。那时候你再告诉我你今日所念所想,好不好?

甄文君:好..姐姐,我一定活着回来

 转场

 脚步声入

晏业:你还记得被你杀害的伯超吗?你将他浑身的骨头打碎,打成一堆烂肉,还绑在巨轮之上不断地碾压,最后丢到冰天雪地里活生生地将他折磨而死.…最毒不过妇人心,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

卫庭煦:你不说我倒是忘了,就是那个尝试无数方法想要潜入我身边却都失败的蠢货?

晏业:他已经死了,你现在诬蔑他有什么意义?

卫庭煦:他死前,求我的下属放了他,说只要不杀他他能够做任何事,他主动将我下属的靴子舔干净,甚至许诺要把绥川谢家的情报统统抖露。可惜,我最恶心的,便是叛徒

晏业:混账!

卫庭煦:他被拎到雪地里等死之前的确提到了一个朋友,只不过是在痛骂此人,他说他恨那个人,他诅咒那个让他投奔谢家的人不得好死…那个人,不会就是你吧?

晏业:你!闭嘴!

卫庭煦:死人才能永远闭嘴!

 挥剑 倒地

 咚

 两声鸟叫

甄文君:大家切莫在往前走,前方有陷阱!

啊,是山妖!山妖来了!—鸢先生

 火把 

甄文君:你们把火把举高好好看清楚,这哪是什么山妖,只是一群驱光的黑鸟

步阶:这陷阱一人之高,摔不死人,里面的荆棘涂了麻药,一旦被其刺伤便会瞬间全身麻痹,不能动弹也不能说话

 拉弓 【换人】

甄文君:不要伤着他们,他们也是受人指使

 刀剑

灵璧:这些刺客死有余辜,若不对他们心狠,那今日死的便是我们了

甄文君:不错,而且我们的速度一定要快,胡贼们战线拉的太长,一鼓作气从北边刺进来,急需休息整顿,喂马养神,一旦他们修养完毕,咱们的胜算便会更少一成

士兵:放箭!—鸢先生

 中箭

李延意:不好!难道是,阿歆!

 闪回

谢扶宸:(混) 但凡是人,皆有弱点

云孟:(混)杀?还是不杀?

 压脚步

阿歆:能杀你的只有我!

 甄文君:庭煦,我要和你回汝宁,去看你为我种的徘徊花—七七十七七

 阿歆:我一直没能忘记你我相约海棠花丛的那些年—毒吱吱

 转场

 倒酒

甄文君:庭煦喝的是什么酒啊

卫庭煦:这是小花酿的无味酒,有些烈,你可想尝尝?

甄文君:想,我想尝尝庭煦爱喝的酒是什么滋味,越烈,我越爱

 卫庭煦:你越招人喜欢,越是强悍,我越喜欢暮夜赫兰

 甄文君:你也是 你越强悍,我越喜欢七七十七七

落雨声 嘀嗒嘀嘀

回荡着轻声细语

犹如你唯美叹息 那么动听

城外 湿呀沥沥

满地的呢喃细语

我发现身边的你 漠然回避

 闪回

小花:(混)女郎,从几年前开始,我就已经分不清你对甄文君究竟是继续利用她,还是…对她动了真情

一曲轻描淡写 勾勒尽是我的呼吸

山穷水绝处 回眸一遍你

 转场 

卫庭煦:文君可否帮我按按腰

甄文君:好,庭煦可是腰疼

卫庭煦:嗯~有一点

卫庭煦:当年在隋东山脉你也是这般照顾我,如今一晃你都长这么大了

甄文君:我会继续长大,直到成为庭煦值得信赖的人

 甄文君:我会继续长大,直到成为姐姐值得信赖的人—七七十七七

 卫庭煦:今夜只有你和我,你已经是我极其信赖之人了—暮夜赫兰

 闪回

卫庭煦:绑上

甄文君:庭煦,别开这种玩笑,我做错了什么!

卫庭煦: 重要的线索经过你眼前都察觉不出,方才那几鞭子可有打错你?

甄文君:没错,庭煦打得对

 鞭子

甄文君:唔..庭煦...好痛...

卫庭煦:忍着

甄文君:是

 鞭子

甄文君:呃…

卫庭煦:知道错了没有?

甄文君:知.知道了,庭煦,放过我吧

卫庭煦:疼吗?

甄文君:即便是再疼也是我自己种下的苦果,劳烦庭煦花气力教训

 闪回

谢扶宸:(混)你知道有什么已经开始初露端倪,你知道有些事情解释不通

 挥剑

阿歆:你可知今夜会发生什么事,你想要白白送死吗?

李延意:那是你阿父进攻汝宁的信号

阿歆:只要你不离开汝宁,我也不会离开

阿歆:(混)我一直没能忘记你我相约海棠花丛的那些年

 李延意:但事到如今,图穷匕见,选我,还是你阿父玉掷

 新音乐入

甄文君:到处寻不到夫人身影,不想竟是躲了热闹在此独自赏月

卫庭煦:宴席俗闷,不如这儿清净

甄文君:太子王侯都还在席上,你却独自跑到此处独饮,好大的胆子

卫庭煦:难为将军一整晚都沉醉在桂兰宴上与同僚们畅饮,若是旁人知道,甄大将军如此关怀我这祸国殃民之徒,怕是又要痛心疾首,写上一整晚的檄文了

甄文君:那就让他们写吧

【换人】

卫庭煦:今夜这桂兰宴上,将军才是这真正的主角,外面多少人等着要跟甄大将军攀交情,我继续待在这,只怕会坏了将军的兴致

甄文君:夫人说笑了。今日参加这桂兰宴也是因为夫人到场,否则这一身旧伤难忍,我早回去歇着了。多日不见,夫人就没有别的话想和我说吗?

卫庭煦:文君,抱我


 做本不易烦请各位给个一键三连,小编在此谢过诸位!🙏🙏🙏🙏祝你鱼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