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727】
普本·【民国双普】量体裁衣
作者:二小鸭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近代字数: 6535
221
579
117
2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一个恶趣味的,大姐姐调戏小弟弟的故事。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08 17:39:11
更新时间2024-04-14 01:36:2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三姨太

女,0岁

风情万种的三姨太

小裁缝

男,0岁

天真单纯的小裁缝

修改后的版本

语速要慢!要有互动!

三姨太内心戏很多,有自己的苦衷,不要走的媚俗了

留了很多时间内心戏,快了可以拉bgm

干音有普通话上海话两版

 

第一章

开门

三姨太:(深呼吸)小桃,来换水了?

小裁缝:(吓了一跳)

三姨太:谁?

小裁缝:(远处,胆怯)小的是祥凤店的裁缝,昨日府上下了定金,说是要给太太做身新的旗袍,让小人来给太太量尺寸。

三姨太:(不悦)正洗澡呢,谁引你进来的?

小裁缝:(远处)……管家。

三姨太:你说谁?

小裁缝:(远处)是王瑞金王管家......管家说太太在屋子里等着呢,让小人直接进来就好了。(惶恐)小的不知道太太在洗澡......小的,小的这就出去,等太太洗漱好再进来。

三姨太:(听着对方的话,明白了什么,苦笑了一会)不必了,你进来吧。

小裁缝:什么?

三姨太:(远处)怎么不进来,不是要量尺寸吗?

小裁缝:(犹豫)太太,您衣服穿好了吗?

三姨太:(远处)贴身的旗袍,不穿岂不是更贴尺寸?

小裁缝:啊?您说什么?

三姨太:(远处,笑)不逗你了,等等,我马上就出来。

1:46风铃声,等歌入

三姨太:(看到对方,一愣)

小裁缝:(被看的有些不自在)太太?

三姨太:你姓什么?

小裁缝:(连忙低下头)小人姓陈。

三姨太:祖籍哪里?

小裁缝:太原。

三姨太:看到你,还以为是我家老爷在湖北的什么亲戚。见过大奶奶了吗?

小裁缝:见过了,大奶奶人很好。特意让厨房准备了早点,让小人吃了再过来。

三姨太:(看了对方一会,笑)瞧你怕的,我是什么洪水猛兽吗?头都快低到地上去了。

小裁缝:(呼吸一滞)太太,我还是回避一下吧。

三姨太:怎么了?

小裁缝:太太您身上没擦干,都......都透出来了。

三姨太:不碍事,天闷,这样凉快......过来吧,下午还约了几个太太看戏。

小裁缝:(深吸一口,闭上眼,小声嘀咕)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3:24量尺寸

三姨太:闭着眼,你看的准尺寸吗?胸围多少。

小裁缝:三尺。

三姨太:(抓着对方贴近自己)大了,你不贴紧怎么量?

小裁缝:(吞口水)......二尺九。不过,太太束胸没穿,我还是给您记二尺六吧。

三姨太:(笑)怎么,束胸不穿就穿不了旗袍了?

小裁缝:也不是这么个理,只是时下小姐都流行这样,喜好清瘦......(犹豫)都说胸大了不入流。

三姨太:那你觉着呢,小裁缝?

小裁缝:衣服是给人穿的,讲究太多,倒失去了本来的目的。

三姨太:你这话倒是在理,衣服是给人穿的,又不是衣服穿人。那些大家小姐一个个把自己缠的都快喘不过气,命都快没了还为了男人嘴里那点清高......我穿衣服就喜欢贴身的。门面那是妻子守的,我一个卖弄风骚的妾,他们一个两个巴不得我越放浪越好。(贴近)不然又怎么会特意挑了你这么个傻小子送到我房里来?

小裁缝:(躲开)太太您怕是有什么误会,我只是一个量衣服的小裁缝,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三姨太:(笑)真纯情,是没听过荤话,还是没听过女人讲荤话啊?女人过了二十五,个个如狼似虎的,你们店里少不了像我这样的妇人吧。

小裁缝:太太不要再说这些有损名节的话了。

三姨太:名节?(笑)哪来的秀才酸话,怎么,你没听说过我吗?

小裁缝:小人刚来魏县没多久,不是本地人。

三姨太:怪不得......我初潮第二年就在咏春楼挂牌了,做的都是伺候男人的皮肉生意。要不是我那堂姐心善,不忍我继续沦落风尘,让老爷把我从咏春楼里赎出来,你想见我一面怕是要倾家荡产呢......(向下扫了一眼)多大了?

小裁缝:(不自在)二十。

三姨太:我没有说年龄。

小裁缝:我......

三姨太:碰过女人没有?

小裁缝:太太说笑了,裁缝铺子,做的多是女人生意。

三姨太:你是真不懂,还是在和我装傻?(贴近)连女人都没碰过,怎么当个好裁缝?

小裁缝:我......

三姨太:(把对方的手放在自己腰上)继续。

小裁缝:(惶恐)太太,这样不合适。

三姨太:(笑)我说量腰围呢,小裁缝,你想到哪里去了?

小裁缝:(松了一口气)太太,您就别逗我了,此事有关你我清白,要是被许老爷知道......

三姨太:知道又怎么样?他要是不想看,怎么会把你放进来呢?在我看来,(故意大声)他就不是个男人,就爱像个老鼠一样躲在墙角,是一个只能偷窥别人调情,压根硬不起来的废物!

8:06瓦片摔碎

小裁缝:什么声音?

三姨太:一只小猫,瞧你怕的......老爷一心一意全扑在大奶奶身上,根本不会把我放在眼里。

小裁缝:(松了一口气,退后一步)刚才那些话,您还是不要乱说了,万一真被许老爷听到了,我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三姨太:(看着对方什么都不懂的样子,突然笑了起来)

小裁缝:太太,您笑什么?

三姨太: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我那单纯的弟弟,和你一样的天真不晓事,有些感慨罢了。

小裁缝:弟弟?

三姨太:是啊,我弟小时候害了病,被二叔引着抽起了芙蓉膏,又沾上赌,自此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停顿了一会)有家人吗?

小裁缝:几年前,主人家犯事死在了牢里。我孤身一人逃到魏县,正巧看到裁缝铺招工。师父觉着与我有缘,干脆收我做了学徒,让我跟着他学手艺。

三姨太:(笑)就他?你那赌鬼师父,早把自己喝废了,要不是靠你师娘祖上传下的手艺,祥凤店早抵出去给他还债了。那个黄鼠狼,不过就是骗你给他做几年白工罢了......(目光流转)还是说,你想等着白家娃娃长大,入赘做个上门女婿,继承你师娘的手艺啊?

小裁缝:太太不要乱说,阿花年纪还小,我只把她当作妹妹,怎么会有这等龌龊念头!

三姨太:是没有,还是不敢?

小裁缝:太太,有些玩笑开不得。我只是个没有出师的小裁缝,给您量好尺寸,我还得赶回去看店。

三姨太:......(笑)愣头青,衣服被我头发打湿了也不说一声。过来吧,我拿熨斗给你烫一烫。这样衣衫不整的,出去了,指不定要传出什么闲话呢。

摩擦 

三姨太:来,我帮你擦擦,瞧你,都冒虚汗了。

小裁缝:(躲)我就是突然有点不舒服......啊,我自己可以的,太太。

三姨太: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长的和我们老爷很像,尤其是眉头这颗痣......

小裁缝:太太说笑了,小人和老爷八竿子打不着一点,哪怕真像,也是一丈差九尺,同人不同命,更何况也不一样......

三姨太:你见过我家老爷?你怎么知道哪里不一样?

小裁缝:刚刚在大奶奶的房间,看到过老爷的画像。老爷的痣招财,我这颗散家。

三姨太:没想到你小小年纪,还信这些玄之又玄的东西呢……

三姨太:(端详了对方一会,深吸一口气)小裁缝,帮我个忙吧。

小裁缝:太太想让我帮您什么?

12:45扑倒

三姨太:帮我生个孩子,(吻上去)……

小裁缝:(被吻)太太,您这是做什么?!

三姨太:(逼迫)你要是不帮......你要是不帮,我现在就把外面的下人叫进来,说你非礼我!

小裁缝:我!

三姨太:怎么,这种事情,还需要我一步一步教你啊?放心,就当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13:37过度

玫瑰香

夜未央

心里想的人不一样

小裁缝:对不起,太太,我......

三姨太:把衣服穿好,走吧。

小裁缝:太太,是我弄疼你了吗?

三姨太:(红着眼)滚。

小裁缝:太太?

三姨太:(收拾好情绪)把衣服穿好,走吧。

 14:42开门

小桃:小姐,这是太太嘱咐厨房,特意熬的药。——波昙(上海话)

三姨太:拿下去,太苦了,我不想喝。

小桃:太太说,这对您的身体好。——波昙(上海话)

三姨太:(苦笑)知道了,你下去吧,等凉了我自己会喝。明日是初三了吧,账房拨给我弟的银子,别忘了。

 

第二章

鸟叫声

小裁缝:(呢喃)太太,太太……

阿花:哥哥你醒了?昨天下午那么大的雨,你也不知道找主人家借把伞,一回来就发烧病倒了……还好爹爹在家,不然湿衣服都不知道怎么换。(见对方还在恍惚)哥哥?你好点了吗? ——二小

小裁缝:(表情一僵)阿花,你先出去一下。

阿花:(莫名其妙)哥哥,你怎么了?——二小

小裁缝:没,没什么……我换身衣服。

阿花:好吧,哥你记得先把饭吃了,等会再睡会。爹爹早上刚睡下,有我给你打掩护呢,你放心吧。——二小

小裁缝:好。

开门

阿花:啊,太太想要点什么?我们店刚从苏州新进了一批上好的绸缎,是缂丝的,花纹样式栩栩如生,特别衬像夫人这样的大美人。——二小

三姨太:(笑)你就是阿花吧,画的挺像。

阿花:画?

三姨太:没什么……对了,他叫什么来着,就那个瘦瘦高高,一脸书生气,眼镜还残了半边腿的小裁缝?

阿花:哦,你说我哥啊,他叫陈二贵。——二小

三姨太:二贵?

阿花:说起这个名字就好笑,我哥说,这是他家少爷,因为花了两个大洋,嫌太贵起的名字,哈哈哈哈,您说有意思吧?——二小

小裁缝:(远处)太太,您怎么来了?

三姨太:正和你的小妹妹提起你呢……怎么,不希望我来?

小裁缝:(对着阿花)阿花,贵客临门,店里没点心了,快去甜水巷买点桂花糕。

三姨太:还是去吉庆街吧,那的桂花酱是用百花蜜熬的,味道更正宗,也不甜腻……多的就当姐姐给的跑腿费,去吧。

2:40水开,水壶声音小了入  

小裁缝:(照了照镜子,看了半天,苦恼)这头发怎么翘起来了。

3:05放下茶杯

小裁缝:(不自在)太太,喝茶。

三姨太:在哪买的发油,味道还挺好闻的。

小裁缝:啊,(欲盖弥彰的弄乱了头发)自己炼的,柜台的花过了花期,直接丢了太浪费了,我就按照书里写的制成发油试试,太太要是喜欢,我给您炼两瓶玫瑰的,到时候给府上送去。

三姨太: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玫瑰?

小裁缝:我猜的……

三姨太:也是,昨晚嗅着我的后脖颈,跟个小狼崽子似的。

小裁缝:(转移话题)……太太,是要看料子吧,我这就把师父叫下来。

三姨太:你师父?(笑)那老东西为了和我春宵一度,曾经把店里镇店的蜀锦都当了。你确定你真要把你师父叫下来 ,和我叙旧吗?

小裁缝:(不自在)我还是再给太太添些茶吧。

三姨太:(偷笑)

倒茶

三姨太:(端详了一会)可惜了,是个下人命,长的清秀,又会读书。听那小丫 头说,你以前服侍过富贵人家的少爷,伴读?

小裁缝:嗯。少爷不喜欢读书,就把学堂的作业交由我代笔。后来先生看我有灵性,就让我跟着一起念了几年。

三姨太:画画也是那时学的吧?

小裁缝:太太怎么知道我会画画?

三姨太:喏,特意给你送来的。

小裁缝:啊!我的册子……(难为情)那会太太叫我滚,我还以为太太生气了,一时走的狼狈,不小心落下了。(谨慎)太太,你还疼吗,我房间里有药膏……本来想中午给您送去的,在门口转了一圈,不好意思进去,又回来了。

三姨太:(动容)你还给我买了药?

小裁缝:我看太太哭了,一定是我那会精虫上脑做了很多混账事,把太太弄疼了。

三姨太:(低声斥责)你是傻子吗?被人卖了还要帮算计你的人数钱。

小裁缝:啊?太太这是什么意思?

三姨太:(卖惨)疼,可疼了, 我现在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皮,够不着的地方都不敢找人帮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青了,快疼死我了……

6:35开门,摩擦音入

小裁缝:太太,您?

三姨太:你引我到房间里来,不是这个意思吗?

小裁缝:我,我没有!

三姨太:你没有什么?(打趣)你想哪去了,敢情你不是要给我上药啊?

小裁缝:啊,上药!就是上药!

三姨太:给我上药,那你还傻愣着啊?

7:14吱呀声

小裁缝:(自己打自己)我就是个混账,一点都不知道轻重......

三姨太:(被吓到,拦住)你做什么?

小裁缝:(心疼)太太,还疼吗?

三姨太:(一愣,藏下情绪继续勾引)疼啊,你这憨货跟个狗似的,就喜欢咬我。怎么,就这么想要把我占为己有?

小裁缝:我,我不敢。

三姨太:你哪是不敢呀,你是有贼心没贼胆,把自己套在匣子里面当奴才,明明一身才华,只敢记在册子里,当个闷头闷脑的闷葫芦。

小裁缝:什么身份什么命,我是个奴才,就是给主子锦上添花的玩意罢了,强出风头只会讨打。

三姨太:你还真是个好奴才呀 ,主人家都没了,脖子上还拴着链呢。怎么,你那么喜欢读书,书里没有记载过羊皮换相的故事?

小裁缝:百里奚饱读诗书,才学过人,我身无长物,也没什么野心和抱负,不会有人舍得拿贵物贱买。

三姨太:如果我愿意呢?我自小也是苦学过六艺的人,可惜在绘画一技上一直出不了手。圈里贵太们附庸风雅,每过几个月总要举办个什么诗画会小比一番。你画技精湛,埋没在这小小的裁缝铺子里 太屈才了。正好我院中缺个习画的先生,每个月给你十个大洋,考虑好了,报上我的名讳,上许府找我便是。

小裁缝:(心知肚明,刚想拒绝结果被打断)太太……

 9:40摩擦音

三姨太:(贴近)老是眯着眼可不行,换上新的,是不是把我看得更清晰了?

小裁缝:(惊)我。

三姨太:(笑)就当是我这个教你启蒙的先生,送你的开悟礼吧。这个瘸了半边腿的眼镜,我就收下了喔。

小裁缝:(呼吸一滞)

心动

10:16踱步

小裁缝:(内心混响)算了,还是回去吧。

小桃:那边那个,你就是小裁缝吧,太太在府中等你好久了。——波昙(上海话)

小裁缝:不是,我……

小桃:什么不是不是,没带行李啊?太太把房间都给你准备好了,又包吃又包住,每月还十个大洋,你上哪找这么好的差事喔。——波昙(上海话)

开门

三姨太:(笑)什么行李都没带,就给我带了两瓶发油?

小裁缝:小人不是 来应聘教习先生的,小人只是想见见太太。

三姨太:见我?

小裁缝:还礼,谢谢太太送我的眼镜。

三姨太:只是单纯的还礼吗?你喜欢我?

小裁缝:小人身份卑贱,不敢僭越。

三姨太:(笃定)你喜欢我。

小裁缝:太太已为人妻,我们这是弄玉偷香,要是被人发现,于太太名声不(突然被吻)……

三姨太:留下来,求你了……你也是想留下的,对吧(吻)

 

第三章

 几个月后

这里小裁缝心态变了,没之前的拘谨。

小裁缝:刚刚那出戏是没劲。听说台柱子扭了脚临时换了个底包,半点演不出贵妃的风情……还不如太太那晚给我唱的玉簪记。

三姨太:(动情)果然开过荤就是不一样了,几个月前用软尺都不敢上手,现在量个尺寸都开始不老实了,你这样量,量的准吗?

小裁缝:准的很,太太身上的每一点,不用软尺我也知道。

三姨太:比如说?

小裁缝:(手移动到肚子)今个晚饭有太太喜欢的醋溜桂鱼,太太就着汤汁多吃了半碗饭,现下还没消化,小肚子鼓鼓的,以后真要怀了,怕是要鼓成一个球。

三姨太:(表情一沉)那你希望我怀,还是不怀。

小裁缝:希望你怀,怀上我的孩子,然后远走高飞,我们过自己的逍遥日子,虽然不比现在大富大贵,至少吃喝不愁。

三姨太:不要说一些让人扫兴的鬼话。

小裁缝:(笑)鬼可没办法让太太怀上孩子。

三姨太:可人骗起鬼来,差点连自己都骗了。(说自己)

小裁缝:太太觉着我在骗你?

三姨太:……

小裁缝:太太不说话,我可就停手了。

沉默

小裁缝:太太,你怎么了?

三姨太:今日突然没了兴致,你走吧。

小裁缝:太太?

三姨太:小裁缝,不要因为过了几天虚妄快活的日子就飘了起来。你让我信你什么?你什么身份,什么地位?让我跟着你去过穷苦日子,回到窑子继续倚门卖笑吗?

小裁缝:(失落)原来太太一直不信我。

三姨太:信你什么?

小裁缝:信我是百里奚,终有一天会出人头地,给太太幸福。

三姨太:……骗鬼的话罢了,人分三六九等,机缘巧遇都是上位者的游戏,我自身难保,当不起改变你命运的伯乐。

小裁缝:(红着眼)所以太太只是把我当做借种的工具,自始至终都是利用和算计,对我难道就没有半分的真情吗?

三姨太:(嗤笑)真情?

小裁缝:我是憨,不是傻。许府没有后嗣,太太想要借孩子上位,所以拿我当垫脚石,就是舍不得眼前的富贵和地位。(苦笑)我明明早就知道,我明明早就知道的,可我还是沉溺其中,想着太太哪怕对我有一丝的真情,到时候就算为了太太去死,我这辈子也值了!

三姨太:去死?怎么死?就算你死了,你又能为我做什么呢?到时候席子一裹,不过是让野狗饱餐一顿罢了。你以为你是谁?救苦救难的救世主吗?!

小裁缝:太太。

三姨太:知道我有多讨厌别人叫我太太吗?明明我才是这座宅子原本的主人。

小裁缝:您说什么?

三姨太:(苦笑)我,原是被家人娇养长大的大小姐,后被至亲坑害,丢了祖业沦落青楼,一瞬间跌入谷底。为了生存,我把清白揉碎了,扎进那些脑满肠肥的客人之间,靠着美色虚与委蛇。谁知因缘际会,再次回到了故居。你猜怎么着,当家主母竟是害我沦落至此的堂姐,哈哈哈哈哈……

小裁缝:所以,您想借孩子夺回许家,就是为了报仇?

三姨太:不然呢?现如今老爷快不行了,我那堂姐又没有孩子,只要怀上孩子,我就是许府未来的当家人,这样的机会,换作是你,你做,还是不做?

沉默

小裁缝:太太近日嗜睡的很,还嗜酸,乃是肝阴不足,急需血液给腹中孩儿供养。太太脾胃虚弱,有孕之后更要好好保养,有些忌口的到时候会由大夫嘱咐给小桃他们,在照顾孕妇上自是比我专业。

三姨太:(一愣)你是从什么时候知道的?

小裁缝:早就知道了,只是一直在装傻。

三姨太:(下定决心)我让小桃准备了几张银票,明天你就走吧,离开魏县,不要再回来了。

小裁缝:太太还是要赶我走?

三姨太:留下你,只会成为我的负累。小裁缝,不要让我难做。

小裁缝:(妥协)我知道了。

沉默片刻

小裁缝:(苦笑)我还没出师,手艺不精,给太太做了几身旗袍也不知道合不合身,一直藏在偏房的小柜里,也没敢拿出来献丑……临走之前,太太可以穿给我看看吗?

三姨太:小裁缝,做人最重要的是看清自己的身份,知道什么是你的,什么不是你的,你想要的太多了。

小裁缝:是我僭越了,此去一别再见之日无期,太太,你要好好照顾自己,照顾好我们……(犹豫)太太腹中的孩子。

 9:20开门

小桃:(心疼)小姐,你明明舍不得他,为什么一定要赶他走。——波昙(上海话)

三姨太:(笑)我自己生死难测,难道还要留个傻小子陪我一起送死吗……(叹气)这么久没有消息,大奶奶快等不及了吧。

 

结 尾

不换B直接入

 10:00闪回

杂役:您说谁?三姨太啊,三姨太难产死了。唉,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大美人了,生产的时候大出血,(三姨太入)那血啊,怎么也止不住。可惜产婆都在大奶奶房里忙前忙后,压根分不出闲心管她。听说,三姨太死的时候手里死死拽着一副破旧的眼镜,半天都不撒开……——月半革力(上海话)

三姨太:(混响,声音拉小做背景音)呜呜呜呜……孩子,我的孩子……呜呜呜。(痛苦的生产)

小裁缝:(震惊)眼镜?

杂役:是啊,下人们都在传,肯定是她哪个姘头留下的……还好这孩子没生下来,不然这野种长大了和我们家少爷争家产怎么办?——月半革力(上海话)

小裁缝:你是说,大奶奶和三姨太同一天生产?可三姨太难产死了?

杂役:本来也不是同一天,大奶奶月份不足,不知道被哪里窜出来的野猫吓得早产,凑巧赶上了同一天。宅门里弯弯绕绕的事情说也说不清楚,我们下人也就听个热闹得了。——月半革力(上海话)

回忆混响

小裁缝:太太在想什么?

三姨太:想起前段时间看过一个话本。

小裁缝:十三香?

三姨太:如果你是女主,被姐姐算计,给自己的姐夫生孩子,你会怎么做?

小裁缝:(笑)我可当不了女主,我要当只能当剧里的怀良。

三姨太:这怀良可是个傻子,被女主激了几句,就被激跑了。

小裁缝:我不会……

三姨太:你不会什么?

小裁缝:我会对太太一心一意,只要太太还念着我,我怎么赶都赶不跑。

12:02回到现实

杂役:您这话说的,一个当过婊子的人哪里有碑啊,要不是大奶奶心善,连棺材都不一定有,一张草席直接丢乱葬岗埋了。——月半革力

回忆混响

三姨太:老是眯着眼可不行,换上新的,是不是把我看得更清晰了?

三姨太:就当是我这个教你启蒙的先生,送你的开悟礼吧。那这个瘸了半边腿的眼镜,我就收下了喔。

小裁缝:(边回忆边哭)

杂役:(疑惑)这位官老爷,您怎么哭了?——月半革力

小裁缝:没什么,一时风沙迷了眼,没想到自己瞎了半辈子……劳您费心,不必通传了。

写在最后 

感谢@皮卡丘@太软陪我试本。先开始有小哥哥@香角角和我说,第一版的小裁缝喜欢三姨太喜欢的太仓促,所以加了小裁缝入局的过程。谢谢@不会@太软提的修改意见。

听过了@半寸灰老师的南京话版本,觉得加上地域更有质感。谢谢@冬瓜皮没有西瓜皮皮厚@时无诳语不嫌麻烦帮我找人录的干音,上海话版本是由CV老师@Botan七7@月半革力录的,超级厉害的。普通话版本就都是自己的干音了,有些不完美。

强调一遍此本和爱神没关系,作者是写完之后才去看的电影,只是小裁缝的职业撞了。巩皇的演绎太锋利了并不适配当前本的三姨太,三姨太更像是金陵十三钗的玉墨。

我这个御姐控终于圆满了,哈哈

喜欢当前本

记得一键三连哦,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