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685】 普本·《梧桐》民国双人

作者:朱鹮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近代字数: 3612
116
137
176
2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林雨乔:姚庭初,栀子花落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4-16 23:19:11
更新时间2023-09-10 19:09:4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梧桐》民国双人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姚庭初

男,25岁

和林雨乔少年相识 后来种种原因迫不得已… 少年时纨绔爱玩 长大后成熟稳重 心中有光明

林雨乔

女,27岁

姐姐的感觉 清冷 正义 比姚庭初年长两岁 他们 少年相识 后来去当了医生 救了许多人 却唯独救不了姚庭初……

《梧桐》

  编剧:朱鹮

  美:南无文 

 后期:堆糖 

〔不卡性别,两人是年少相识,不只是男女之情 建议走之前阔以先看一下本子 BGM较快,带感情入,不要犹豫分神,由于剧情较散可以当作剧情歌走〕

【人声音效】:卖报孩童:昔年 、张良富:寻仙 、罪犯-寻仙 

茶客1:半枝桃 、茶客2:冷面孔 小李:六月摘星星

BGM1

 风铃

姚庭初:我们是少年半世相逢,但依旧少年如风,彼方尚有荣光在,书上说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没关系,书上也说了,人生何处不相逢。

林雨乔:(混响)太平路依然长的没有尽头,梧桐荫 枝繁叶茂,姚庭初,栀子花落了…

【茶客1:坐在上面的是谁啊?好大的排场】

【茶客2:嘘,那是76号的姚科长,汪府的心腹!咱们小老百姓可惹不起!】

【茶客1:那岂不是汉…】

【茶客2:嘘嘘嘘!小点声】

走路声,坐下

林雨乔:庭初,好久不见

姚庭初:你知道回来了?

林雨乔:当年我说过会回来找你的,你现在怎么样?

姚庭初:(自嘲)呵呵…我现在怎么样。我现在怎么样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嘛

林雨乔:你现在在替哪方面做事?重庆,还是延安?延安吧,(嗤笑)呵…也对,你这样的人…

姚庭初:我这样的人,我哪样的人啊?

林雨乔:你以前不是这样的,而且,不是说好在家等我的吗

姚庭初:(拍桌子 自己拍)别跟我提以前!林雨乔,我当年说过,你要走,那我今后是死是活都与你无关!还是你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这个共匪?!

姚庭初:(平复下来情绪)我还有事,先走了。

林雨乔:庭初,你怎么…

张相公

人生何处不相逢

回忆混响

(无音乐 2:30)

姚庭初:民国二十二年,那是我一生最难忘的日子,就是在那一天,我遇到了她。

林雨乔:当时我刚来南京,南京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很新鲜,但我无暇顾及,我在太平路的一家梧桐照相馆当学徒 给客人冲洗照片。

姚庭初:那天天气很好 站在柜台 可以看见窗外随风摇曳的树影…

 闪回

关闭混响,少年时期

姚庭初:雨乔,你知道我们为什么叫梧桐照相馆吗?

林雨乔:为什么啊?

姚庭初:(指向院子外的梧桐树)你看,这是法国梧桐,比香榭丽大街的更加茂密,是法国人喜欢的树,原本叫悬铃木,之所以在中国叫法国梧桐,是因为来殖民的法国人,为了缓解思乡之情,移植过来的…

林雨乔:这梧桐树生的茂密,到了秋天 我们可以和师父一起在院子外乘凉,下棋,喝茶

姚庭初:那你觉不觉得,我们院子里少点什么?

林雨乔:嗯…师父的躺椅?

姚庭初:不对,雨乔!你喜欢什么花

林雨乔:(想了半刻…)嗯,我喜欢栀子花,我们老家那边 女孩子们都会把栀子花别在头发上,白花花的花朵,散发着浓郁又青洌的香气,还有人说“栀子花开,故人归来”……

姚庭初:好,那我们就种栀子花,来年起风的时候 一定是满院子的栀子花香,每一次的呼吸都是一场盛世。

林雨乔:好!哈哈哈…

少年时期,1937年,动荡时局,南京沦陷

(4:30)

远处大街

(人群哄抢声+推搡声)

【卖报孩童:卖报卖报!四一三团全军覆没,南京失守…哎呦!别抢,一个一个买…】

人群哄抢声+推搡声

林雨乔:庭初,我…我要去北平学医了

姚庭初:(情绪激动)可是,你答应过我,你不去的!

林雨乔:现在外面太危险了,我不能带你去,你在家好好待着 等我回来

姚庭初:你说过 你会永远陪着我的!你不在我变坏了怎么办!

林雨乔:我就去北平学四年 就回来找你

姚庭初:(生气)林!雨!乔!今天你要是敢出这个门,那我今后是死是活是好是坏再与你无关!!

(静默几秒,林雨乔推门离开)

林雨乔:(混响)姚庭初,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来不及欣赏 沿路的花

若生命终落下

闪耀的 信仰仍 无价

前方啊 乌云多浓烈 风多嘈杂

回到现实 76号大楼外的小路,人烟稀少,夜,林雨乔等在角落,用手呵气暖了暖,看到姚庭初经过

青年时期

林雨乔:…庭初!你终于出来了!

姚庭初:……林雨乔?你怎么在这里?

林雨乔:我说过我会来找你的嘛…

姚庭初沉默了一下,二人并肩前行

姚庭初:你以后别来了 这里…

林雨乔:(打断)庭初,你还记得吗,你说如果将来我上前线救人,你就站在我身后,帮我挡子弹。

姚庭初:是,我当年是说过,但是你走了

姚庭初:(冷静说出)雨乔,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林雨乔:…什么?

姚庭初:我怕疼,扛不住刑,要是以后有一天我暴露了 最后如果落到你手里,你一定要开枪杀了我,好不好

林雨乔:(沉默半响)好,我,答应你…

审讯室,火烧的正旺

脚步声渐渐靠近 边走边说 

(7:05)

姚庭初:考虑得怎么样了,要是招了,还能留你一条命

【罪犯:我说了,没有同伙,我什么都不知道。】

姚庭初:看来之前是我太温柔了点,你还真以为我撬不开你的嘴?(拿刑具烙罪犯的腹部)

【罪犯:呃!!我说!我全都说!】

姚庭初:丢下手中刑具早这样,不就完了吗?

【罪犯:我的上峰,是,是梧桐院茶座的林…】

姚庭初听见有脚步声,一枪打死罪犯并转头

姚庭初:谁?!

【张良富:是我是我,姚科长!我来看看你们这进度怎么样了?】

姚庭初丢下刑具边洗手边说

姚庭初:(冷笑)招了,同伙是梧桐路药房的伙计。

【张良富:姚科长真是好手段啊,如今咱76号有了你,还怕有审不出来的共党?】

姚庭初:过奖。我还有事,先走了。

【张良富:我呸!什么玩意儿也敢给我耍脸色,才当科长几天,架子摆起来了。】

(姚庭初为帮助林雨乔提供情报,身份暴露被抓。依旧是审讯室)

(8:23)

【张良富:啧啧,没想到姚科长竟然就是共党埋在咱76号的雷啊?你以前不是很嚣张吗,不是对我呼来喝去吗?!】

姚庭初:对你这种东西,不就是呼来喝去的吗!有种你今天就弄死我!咳咳(疼痛,喘息,吐血)咳……咳咳

【张良富:我这种东西怎么了,现在还不是踩在你头上,哈哈话说,姚科长应该还没尝过这审讯室里的刑具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扛得过几天!】

 严刑拷打,鞭子

姚庭初:(痛苦)呃…呃…!咳咳…

场景切换,送往医院抢救

(9:15)

【小李:林医生!林医生!快去急救室,队长把咱们安排在76号的眼线给救出来了,现就在咱医院,那人浑身是血,送来医院的时候 都快断气了!】

林雨乔:好,我知道了,我准备一下马上就过去

(跑步声)

林雨乔:(愣住)姚庭…初

姚庭初:雨乔…你来接我了吗……

【小李:林医生,病人失血过多,咱们医院没有血浆了!】

林雨乔:你别动,我…我这就救你

姚庭初:没用的…雨乔 你以后别丢下我好不好…我真的好怕自己一个人……

林雨乔:好,(哽咽)乖啊,你先别说话,我救你(手足无措,根本救不了姚庭初崩溃大哭)…庭初…我错了,当初 我就不应该丢下你去学医,(哭)我救了这么多人,为什么!为什么独独 …我救不了你啊......

姚庭初:(虚弱)雨乔…我好疼…我知道…我不能活了…,你答应过我的 (苦笑)这次换我先走好吗…雨乔 让我解脱吧…

林雨乔:(悲痛 大哭)…好开枪声

于深渊造城池 或心尖刻泪痣

年少放肆 只他敢对他造次

喧闹街市 万千人潮接踵而至

少年却只 固执走向他影子

(没有音效,上方的歌词完入)

林雨乔:(猛然惊醒)庭初!…庭初…(喘气,平复下来)还好……还好只是一场梦(睁眼冷静了一会)

【小李: 林医生,您醒了?听说潜伏在76号的姚庭初身份暴露被抓了 受了不少苦 ……】

林雨乔:什么? 庭初身 份 暴露?这…这不是梦吗?…不…庭初!…不行。我得赶紧去救他… 他会死的…(准备起身)

【小李:林医生,您先别着急,他被我们同志救出来了】

林雨乔:(着急)那…那他现在在哪?!

【小李:他们刚出审讯室就发现了,为了掩护我们同志离开,掉下悬崖失踪了…队长他们都去找了】

林雨乔:不……不可能…(哽咽)明明是梦啊……庭初,他不会死的…(情绪渐进)姚庭初……

他藏起的情诗 再无人可窥视

他与她 永远停在相逢的秋日

 几年后,林雨乔独自回到梧桐照相馆…

 脚步,开门,歌词入

林雨乔:(叹气)还是老样子啊,旧物依旧,只是人…(轻轻擦拭姚庭初用过的照相机)庭初,我们胜利了,你听见了吗,我真的好想你啊…

姚庭初:(混响)雨乔

林雨乔:庭初!?真的……(不敢相信)是你吗?你回来了?你没有死,我就知道你怎么可能……

姚庭初:(混响)雨乔,你还记得 我们当初 一起在院子里种下的栀子花,这几年,我一直在等你回来,想着你回来了 便一眼就能看到这颤巍巍的玉白,点染着幽幽的香,常听人们说“栀子花开,故人归来”你知道我不信这些的,但想到了你,便不由得生出几分期待

林雨乔:庭初…我回来了,“你也回来了”…对吗 一切都没有变……

林雨乔:(拿起照相机)庭初…这么多年过去,我都快忘了你的样子了…(苦笑)我们 还没有一起拍过照片呢,我们拍一张吧,来…

 照相机的声音,出照片

林雨乔:怎么…(失望)只有我一个人呢,呵呵(苦笑)姚庭初…你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对吗……

守护每个平凡的  悲欢离合

我曾独自走过昏沉月色

姚庭初:(混响)我们少年半世相逢,依旧少年如风,彼方尚有荣光在,这书上不是说了嘛,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但是没关系,书上也说了,人生何处不相逢。

林雨乔:(混响)太平路依然长的没有尽头,梧桐荫 枝繁叶茂,姚庭初,栀子花落了…我们再也回不到从前…


                           

本来是想根据原著写两个男人的的改编来着,感觉改成一男一女也挺有感觉的,虽然是悲剧,但男主是为了心中大业而死,重于泰山,男主最后是失踪还是死…还是让你们来决定吧。最后感谢堆糖做的后期,需要做后期的家人都去找她,小姐姐很认真,很有责任心,提我名打骨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