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388
普本·【白姁独家赞助冠名】·《来生》·高音质kakuMi俱乐部出品
作者:kakuMi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17067
694
1114
694
23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3男2女
作品简介

不知道怎么写简介,请诸位自行感受吧……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6-15 00:28:40
更新时间2024-07-03 13:40:2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旁白

男,0岁

无年龄限制,很重要。兼:塔台。

塔台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王磊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无名

男,35岁

一位画家,在常人看来精神不太正常,此角色难度较高,靠后。兼:引路人、王磊。

乘客A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展开


编剧:kakuMi

后期:kakuMi

策划 :雨墨

监制:梦小白

 美工:姜之

 戏导:白姁



特别鸣谢:雨墨、练席。


 【 白 姁 ι 独 家 赞 助 冠 名 】


试本人员:六个柠檬、Elizabeth、风烛、洛镜予、张师傅

音效参与:雨墨、喜玺、荒芜、止商、六个柠檬、水墨、Elizabeth、苏棠棠、灵均、太阳、华悦汐、鹿时久、kakuMi


本子时长约:1小时30分左右


角色分配:

旁白:男,无年龄限制,很重要。兼:塔台。

无名:男,35岁,一位画家,在常人看来精神不太正常,此角色难度较高,靠后。兼:引路人、王磊。

郑崇生:男,40岁,机长。台词少,此角色第八幕才会出现。兼:李星、乘客C、路人。

瑾玉:女,23岁,空乘。兼:婉、乘客A。

许秀琳:女,65岁,一位慈祥的奶奶。兼:陈雪(飞机观察员)。兼:乘客B。


 剧本提示  

剧本所有音效都标记了时间,正常情况下都能卡,如果卡不上,可自行拉B。

虽然个别角色出现的晚,但我觉得您的等待一定是值得的,希望大家玩的开心。


第一幕

音效:黄昏中的余晖,将一切温柔包裹,道路的尽头,是独行者,永远的宁静。————苏棠棠。

 (00:17)走路声完入 

引路人:(混响)它们的身体早已融入大地,我负责引导这条路,让他们的灵魂在此相聚,他们相互凝望,如同夜空中的流星划过,闪烁着对某种事物的渴望,迫不及待的诉说着自己的一切……我成了他们的倾听者,仿佛在读一本厚厚的书,读着他们的过往。

 (00:55)行李箱滑动音同入

瑾玉:(接电话)奶奶,我刚到机场。 

许秀琳:(电话音)几点的飞机啊?

瑾玉:一点。

许秀琳:(电话音)那你吃饭没?

瑾玉:我等下随便吃点就行了。

许秀琳:(电话音)别老想着吃肉,要多吃点蔬菜听到没?

瑾玉:嗯,知道了,爱你哟!啾咪!

许秀琳:(电话音)呵呵呵,那,那我这周还来不来啊?

瑾玉:当然了,哦对,我放了一把钥匙在门外的“踩脚垫”里,你过来就先进去。

许秀琳:(电话音)哦,好。

 (01:34)轮子破碎音

瑾玉:(诧异)诶?怎么回事啊?偏偏这种时候………

许秀琳:(电话音)怎么了小玉?出什么事了吗?

瑾玉:没事儿,就是行李箱轮子掉了……我看到同事了,我去找他帮个忙,先挂了啊。

许秀琳:(电话音)好,一路平安。

 (01:55)坐下音

无名:哎呀,累死我了。

路人:小兄弟,我脚崴了,能不能请你让个位置给我?

无名:你没看到排队登机了吗?!

路人:我想先坐一会儿,(挪脚)你看,刚才不小心摔的。

无名:………为什么?

路人:啊?

无名:我说,为什么?

路人:这………

无名:(突然大笑)哈哈哈哈哈!吓着了吧?哈哈哈………

路人:你,你有病啊!!

无名:诶!过来坐啊,哈哈哈!要不我给你画幅画!不收费…………(起身)哎呀,该登机咯!今天画什么呢?到时候再想吧………

 (02:42)过度音效

欢迎演绎由kakuMi俱乐部出品,《来生》,编剧:kakuMi——雨墨

 (03:04)有人悄然离去,旅程终结于永恒的彼端,但却在那里重新绽放,成为夜空中最美的星辰。——止商

 (03:26)起身音

瑾玉:(苏醒)呃!这是哪儿?

郑崇生:你醒了。

瑾玉:(反应)啊!机长?你怎么在这?

郑崇生:我也不知道。

瑾玉:这是哪儿啊?

郑崇生:反正,莫名其妙就到这个地方了。

瑾玉:好像还有人在哭。

 (03:47)跑步声+拉门锁音

瑾玉:(着急)喂!能听见吗!喂!里面的,麻烦帮忙开一下门。

郑崇生:别忙活了,刚才我都试过了。

瑾玉:这,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04:03)走路声完入

引路人:你们醒了?那正好。

郑崇生:你是谁啊?

引路人:进来吧。

 (04:14)走路声+坐下音

引路人:准确来说,你们都已经死了。

瑾玉:死,死了?

郑崇生:(嗤笑)呵!小伙子你别开玩笑了。

引路人:你们可以试着回想一下,你们是怎么来到这的。

瑾玉:(努力回忆)我记得我去了机场,然后……然后到了飞机上,等乘客登机,(头疼)呃!!然后出了什么事儿来着?

郑崇生:不对啊,是不是你在搞鬼,你到底是谁啊?!

引路人:呵,我要是有那能力就好了。

 (04:55)走路声完入

引路人:(指着镜子)自己看。

瑾玉:(看着火光,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

引路人:这架飞机,已经在二十分钟前撞山了,所有人………都遇难了。

郑崇生:遇难………

瑾玉:别胡说八道了!我才不信呢!

引路人:(叹气)唉…………

 (05:20)坐下音

引路人:当你们死去的时候,那段记忆之所以消失,是为了给你们一个没有痛苦的世界,我知道这很难理解,但这个地方的规则,就是这样安排的。

 (05:38)衣服摩擦音

引路人:(擦了擦镜子)…………在这个世界上,有着一条无形的界线,分隔着生与死,现实与意识,现在你们,已经越过了那条线………再看这个。

 (05:54)快快快,灭火!看还有没有人活着!大家加把劲!!——kakuMi

郑崇生:我们……真的死了?

引路人:对,这不是梦,都是你们死去的证据。

 (06:09)衣服摩擦音

引路人:(盖上镜子)我知道这对你们来说很难接受,但事实就是如此,你们的生命已经结束了,希望你们接受现实。

郑崇生:(念叨)…………怎么会撞山呢?怎么会呢。

瑾玉:(哽咽)奶奶………还在等着我回家。

引路人:我明白你们现在的心情,但事实上,你们的肉体已经结束了,但你们的灵魂依然存在于此,你们现在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迎接你们的“最后时刻”。

郑崇生:(抬头)什么意思?

引路人:你们的存在,将会在另一个世界得到安慰,这里的所有灵魂,都将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归宿,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瑾玉:就这么……死了?我还有好多没有完成的事情。

引路人:我知道你们都放不下自己身边的人,放心,要不了多久,他们也会慢慢接受这个事实,会为你们祈祷,祈祷你们的灵魂得以安息。

瑾玉:我,可以留下一句话给她吗?

郑崇生:不行,我能不能请你再给我一次………

引路人:(打断)抱歉,这等同于打破秩序,我无法满足你们这些要求,我知道你们都很思念自己的亲人,刚才你们也听见了,那扇门背后,都是这场灾难的其余人,他们的要求,和你们相差无几,我也一样没有答应。

瑾玉:(哭泣)……………………。

郑崇生:(颤抖哽咽)………………。

引路人:………………我的任务,只是指引你们,走向天堂的阶梯,让你们都安心的离开,好好在这待着吧,你们走了之后,一切都不再重要。

瑾玉:我奶奶上年纪了,我得交代一下我最后的心愿,(哭泣)………………

郑崇生:………我不想就这么走了。

引路人:……………(叹气)至于你们的死亡,它不是终结,而是一种新的开始,你们所拥有的感情、记忆和爱它依然存在,只是以另一种更加纯粹的方式……郑崇生,你的那两个助手都在等你,右边的房间,去吧。

郑崇生:………………好。(离开)

瑾玉:(泣不成声)您能不能……替我去看看她。

引路人:(沉默)…………………。

第二幕

(00:00)每当夜幕降临,我都会仰望夜空,寻找我们曾经一起数过的那些星星,它们还在………我却不在了。————喜玺

 (00:16)走路声完入

许秀琳:小玉,奶奶来了,来给你做饭了,开门呀。

 (00:29)敲门声同入

许秀琳:小玉,你在家吗?是奶奶呀,快来开门。(喃喃)这个点了也该到家了呀,难道是睡着了?也对,应该是累了,我来的太早了。

引路人:(混响)眼前这个老人,浑身湿透,提着一个小篮子,里面装着的东西,应该是她特意为某人准备的食材。

 (01:01)走路声完入

引路人:瑾玉,她回不来了。

许秀琳:诶?小伙子,你是?

引路人:她坐的飞机…………

许秀琳:飞机怎么了?

引路人:………算了,没什么。

许秀琳:你,你认识我们家小玉?

引路人:哦,我………我是她领导。

许秀琳:领导?那她……她是不是犯什么错了?

引路人:没有。

许秀琳:如果她得罪了别人,还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她呀,虽然脾气倔,但心不坏,麻烦你们原谅她。

引路人:放心吧。

 (01:56)衣服摩擦音

许秀琳:(摘开布)我怎么放的下心呢,领导,你先别生气…………

引路人:(看到了照片)照片?

许秀琳:诶,想她了,就看一看嘛。(掏出)领导,你看这些钱能不能解决事情啊?

引路人:………………。

 (02:23)衣服摩擦音

许秀琳:(再次递出)领导,这工作对她来说很重要,麻烦你了,我希望………

引路人:(打断)我会转达的,放心吧。

许秀琳:(高兴)诶!好好好,那就拜托你了,麻烦你记得告诉她,让她早点回来,我明天再来。

 (02:47)走路声同入

引路人:(大声)你打算就这么淋着雨回去啊?

许秀琳:(远处)诶!不远!走几步路就到了!呵呵呵呵………………

旁白:在这个人人手中都握着“智能手机”的时代,仿佛一切科技都与这个老人无关,唯一能看到的,只有一张不知何时拍下的照片,以及那拨出去很多条的电话记录。他好像意识到,为什么谎言对于一些人来说,是那么重要。每天死去的人那么多,这世间的故事,他本该早已看透。(感叹)呵!啊~~~~引路人。

 (03:36)音乐淡出

 (03:42)走路声完入 

引路人:我已经见过你的亲人了。

瑾玉:…………我奶奶,她还好吗?

引路人:她很好,似乎并不知道你已经离去了。

瑾玉:……这样也好。

引路人:……………瑾玉 ,你奶奶宁愿冒着那么大的雨,也要徒步来到你家里,只为了给你做一顿饭,这是你们之间的约定吗?

瑾玉:…………算是吧,不过我早就提出接她过来住了,但她怎么都不愿意,一定要住在那个老房子里,我猜可能是因为,那房子是她和爷爷曾经一起生活的家吧。她每周六都会来我这,但我从来没要求她做过一顿饭,除了她不会用煤气以外,更多的是,她上年纪了,我担心她。

引路人:你曾经失去了你的父母,对吗?

瑾玉:…………八岁那年,爸妈为了赚钱,就去了外地打工,是奶奶陪我度过的童年,这期间太多太多事了……直到十岁的时候,我听到了他们死亡的消息,是一场车祸…………(哽咽)明明都还好好的…………

引路人:…………在这条通往天国的阶梯上,每个人都会回顾自己的一生,重温那些珍贵的瞬间,还有那些或许遗憾的选择。

瑾玉:可再多的遗憾,都无法弥补了不是么。

引路人:…………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

瑾玉:什么?

引路人:让这次事故的所有人,都可以重返一次人世。

瑾玉:……什么意思?我可以回去?!

引路人:前提你要明白,这是违背规则的决定,也是非常危险的,你愿意吗?

瑾玉:我愿意!我要回一趟家!

引路人:在通往“新旅程”的路上,我能做的, 也只有这么多了,现在闭上眼睛。

瑾玉:(闭眼)………谢谢你。

引路人:仔细听好了,现在还有九个小时,只要时间一到,不管发生什么情况,我都会接你离开,每过三小时,我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提醒你,让你感受到时间的流逝,明白了吗?

瑾玉:明白了。

引路人:在那边,你不能以“当下存在”的面孔出现,我会随机给你塑造一个模样,另外,请记住,不得以任何方式,告诉任何人你的真实身份,当然,我也会监视你们所有人,如果谁违反了规则………………………

第三幕

 (00:00)留声机里,还放着我们最爱的那首歌,我多想再听一次,和你一起,如果还有机会。———六个柠檬

 (00:19)走路声完入

引路人:(混响)我不知道这个决定是否正确,只是想让他们有一次重逢的机会,我愿意承担后果,只希望他们能够在短暂的相聚中,得到些许安慰………和温暖。

 (00:42)走路声+衣服摩擦音 

许秀琳:诶,小姑娘,醒醒,醒醒。

瑾玉:(苏醒)呃…………

许秀琳:可算醒了,你这是干嘛啊?

瑾玉:奶,奶奶?(扑过去)奶奶!!

 (01:09)衣服摩擦音

许秀琳:(被抱住)诶!你是谁啊?怎么回事啊你?

瑾玉:(哽咽)我以为,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许秀琳:小姑娘,你在说什么啊?这是我孙女家,你怎么躺在这啊?

瑾玉:你孙女…………?你,你不认识我了?

许秀琳:小姑娘,我不认识你呀,你是谁啊?

瑾玉:(欲言又止)我是瑾………

引路人:(混响)如果谁违反了规则,不仅会被立即遣返,在你亲人死的时候,也会遭受远超你百倍的痛苦。

瑾玉:(喃喃)这,这不是梦?

许秀琳:小姑娘?

瑾玉:我……我是瑾玉的同事。

许秀琳:哦,这样啊,那,那你哭什么啊?

瑾玉:我…………

 (02:13)起身音

瑾玉:(擦了擦眼泪)我刚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到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许秀琳:哎呀,梦都是反的。那你……怎么会在这里躺着啊?

瑾玉:…………等你来。

许秀琳:等我来?

瑾玉:哦,是“瑾玉”让我来的,她说她工作上临时有事,让我来看看你。

许秀琳:那你是…………

瑾玉:呃……哦,我叫杨柳,是她的闺蜜。

许秀琳:闺,闺蜜?

瑾玉: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

许秀琳:哦,这样啊。

瑾玉:走吧,我们进屋。

许秀琳:进屋?我没有钥匙啊。

瑾玉:她给你留了的。

许秀琳:………我不知道啊。

 (03:15)衣服摩擦音+钥匙音

瑾玉:她说她告诉过你,钥匙放在门口的“踩脚垫”下面。

许秀琳:哦…………对,她好像说过。

瑾玉:(微笑)走,我们进去。

 (03:31)走路声+坐下音

瑾玉:口渴不渴?

许秀琳:不渴。

瑾玉:那……我给你削一个苹果吧,(看)唉,这些都坏掉了。

许秀琳:那就不吃了。

瑾玉:……好。

许秀琳:我听别人说,这昨天啊,有飞机掉下来了,哎哟,真吓人。

瑾玉:…………嗯,是啊。

许秀琳:………小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瑾玉:……没什么,奶奶,我们还是聊点别的吧。

许秀琳:说这个确实不太舒服,哦对了,小玉有告诉你,她什么时候回来吗?

瑾玉:她……她出国了,我也不是很清楚。

许秀琳:…………出国,出国是好事啊。

 (04:41)打雷音

许秀琳:(念叨)这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啊,也不知道她那边怎么样了。

瑾玉:奶奶,饿了吧?我来做饭,您先歇会儿。

许秀琳:哪能让客人做饭呢,我来我来。

瑾玉:没事,我就是想让您尝尝我的手艺,小玉总夸我做饭好吃呢。

许秀琳:那感情好啊………呃,你说,你叫什么来着?

瑾玉:杨柳,是小玉的闺蜜,您可以叫我小杨。

许秀琳:哦哦,小杨,唉,这记性,是有点老糊涂了。

 (05:31)倒水音同入

瑾玉:…………奶奶。

许秀琳:诶哟,你这奶奶奶奶的叫着,我还以为是小玉在叫我呢,你们这声音啊,太像了。

瑾玉:噗,要不说我们关系好呢,我先去给您做饭。

许秀琳:诶!好,我那筐里啊,有菜。

瑾玉:嗯。

 (05:59)明显的水滴声

旁白:期间,这位老人并没有太多话语,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对方。此时“瑾玉”迫切的想与这位老人相认,但她必须换一种方式,珍惜这陪伴,等待着离别。

 (06:25)做饭声同入

瑾玉:奶奶,您先吃着,还有两个菜,马上就好了。

许秀琳:没事,我等你。

 (06:35)走路声完入

瑾玉:您怎么没吃啊?菜都凉了,我再去给您热一下。

许秀琳:哎,不用不用,凉菜热饭,挺好。

瑾玉:……………(想起什么)您等一下,我下楼一趟。

许秀琳:这么大雨你去哪儿啊?

瑾玉:(远处)很快就回来。

第四幕

 (00:00)秋千上空无一人,只有风吹动着铁链,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那些欢笑,仿佛还回荡在耳畔。————太阳小姐姐

 (00:15)走路声完入

瑾玉:奶奶,我回来了,给您买了些水果,您尝尝。 

许秀琳:哎哟,还专门跑下去买这个,你看你,浑身都湿了,快去换身衣服,别感冒了。 

瑾玉:没事儿,我身体好着呢,倒是您,以后一个人在家要多注意身体。 

许秀琳:…………小玉也经常这么说。

瑾玉:什么?

许秀琳:她呀,也总爱叮嘱我这叮嘱我那的。 

瑾玉:哦……可能,可能我跟小玉感情好,她的一些习惯把我也传染了。

许秀琳:你们年轻人,朋友间的感情确实好啊。

 (01:17)脚步声+坐下音 

许秀琳:今天也真是辛苦你了,陪我这老太太这么久。 

瑾玉:哪里的事,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01:34)闹铃响起声同入

许秀琳:(疑惑)诶?那闹钟怎么会…………

瑾玉:我去关。

 (01:39)走路声+关闭音

瑾玉:(内心混响)我家的闹钟从没调过,怎么会响呢。

引路人:(混响)我会以一种特别的方式来提醒你们,让你们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瑾玉:(看时间,内心混响)已经过去三小时了。

许秀琳:小杨啊,这怎么回事啊?

瑾玉:哦,这闹钟出问题了,现在应该好了。

许秀琳:那快吃饭吧。

瑾玉:好。

 (02:12)碗筷音同入

瑾玉:(夹菜)您尝尝这个丝瓜,看炒的合不合您口味。 

许秀琳:(吃一口)嗯,这味道………跟小玉炒的挺像。

瑾玉:(心不在焉)她有给您做过这道菜吗?

许秀琳:好几年前了吧,是她教你做的吗?

瑾玉:我们姐妹俩在一起,什么都互相学嘛。 

许秀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原来如此。

 (02:45)倒茶音同入

许秀琳:(递杯子)来,喝点热水。

瑾玉:哦好。

 (02:51)杯子破碎音

瑾玉:(回过神)啊!怎么了?!

许秀琳:没事,没事。

瑾玉:我,我来扫。

许秀琳:小杨啊。

瑾玉:嗯?

许秀琳:你这是怎么了?一直盯着钟看。

瑾玉:啊,没什么,只是觉得时间过得真快啊,转眼就快走了。

许秀琳:走了?要上班了吗?

瑾玉:呃,对啊,我请的假快结束了,明天就得回去工作。

许秀琳:哦,是这样啊,那以后没事就跟小玉一起来,我过来给你们做饭吃。

瑾玉:…………好,那个,奶奶,这会儿雨也停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许秀琳:好啊,就去小玉“小时候”爱去的那个公园,我也好久没去过了。

瑾玉:嗯,好。

 (04:00)音乐淡出

 (04:06)走路声同入

瑾玉:奶奶,您慢点。

许秀琳:好好好………(看向)诶哟,那个秋千还在啊。

瑾玉:(看向)秋千?

许秀琳:是啊,整个公园都重新修过了,那秋千居然还在那儿,那时候小玉啊,非得跟别的小孩儿争,比谁荡得更高。

瑾玉:………哦。

许秀琳:(感慨)哎呀,这转眼,小玉就长大了,开始工作……也不知道她现在在干嘛,呵呵呵………

瑾玉:我们去那边坐会儿吧。

许秀琳:好。

 (04:50)走路声+坐下音

瑾玉:奶奶,其实………

许秀琳:嗯?

瑾玉:没,没什么。

许秀琳:你想说什么就说啊。

瑾玉:就是………就是您有没有觉得,最近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许秀琳:奇怪的感觉?什么感觉?

瑾玉: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或者…………或者已经发生了。

许秀琳:小杨,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瑾玉:啊………我就是随便说说。

许秀琳:………小杨啊,你要是有什么难处,就跟奶奶说,这憋着,不好受的。

瑾玉:(叹气)唉………奶奶,您相信人死后会去天堂吗?

许秀琳:(愣一下)怎么突然问这个?

瑾玉:(难以启齿)我是想说,如果………如果小玉去了天堂,您………

许秀琳:(微怒)你这孩子,怎么能说这话,小玉不是出国了吗?

瑾玉:我是说万一………万一有一天,小玉真的去了天堂,您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她希望您开心快乐。

许秀琳:(焦急)你怎么怪怪的,是不是小玉出什么事了?!!

瑾玉:(慌乱)啊没有没有没有!我只是………

许秀琳:(打断)这玩笑可开不得啊!!

瑾玉:………………对不起,走,我们去那边看看。

许秀琳:………我还是回家吧。

瑾玉:那我送您。

旁白:阳光洒在他们身上,那一老一少的背影,和谐,温馨,仿佛时光从未改变,仿佛生死从未将她们分离。

第五幕

 (00:00)那道温暖的光,不止存在于梦里。———Elizabeth

 (00:10)走路声+坐下音

许秀琳:小杨啊。

瑾玉:嗯?

许秀琳:………你怎么知道我家在这啊?这一路我都没说。

瑾玉:啊?我,小玉有告诉过我。

许秀琳:她会告诉你这些吗?

瑾玉:哦,她比较关心您嘛。

许秀琳:………好吧。

 (00:40)电视播放音同入

许秀琳:诶?这电视怎么开了?是不是哪儿坏了啊?

瑾玉:可能是您不小心碰到遥控器了吧,(拿起)您看。

许秀琳:诶哟,还真是,不小心给坐到了。

瑾玉:(看钟,内心混响)已经过去六小时了。

许秀琳:现在天也黑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

瑾玉:我……能不能多陪陪您啊?就再一会儿。

许秀琳:这说的哪里话,你是小玉的朋友,在这住下都行。

瑾玉:………谢谢。

许秀琳:我先进去歇会,(指着)那个房间是小玉的,你也去休息休息,我一会儿叫你吃饭。

瑾玉:(叫住)诶!奶奶………………。

 (01:37)走路声完入

许秀琳:(拿起相框,自言自语)这孩子,怎么越看越像小玉呢?(摇摇头)唉!小玉还在国外呢,这怎么可能是她,我这老糊涂,净想一些有的没的。

 (02:00)衣服摩擦音

许秀琳:(抚摸相框)小玉啊,在国外还好吗?奶奶想你了,什么时候能回来看看奶奶呀?在国外啊,要注意安全,按时吃饭,要多吃蔬菜。

 (02:23)走路声完入

许秀琳:(看着外面,喃喃自语)小杨这孩子,虽然和小玉很投缘,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她怎么知道那么多事情………(摇头)算了,可能就是我想多了。

旁白:挂钟滴答作响,衬得夜色格外静谧。许秀琳抱着相框,渐渐进入了梦乡。在梦中,她仿佛回到了孙女儿时,两人在公园里游玩,欢声笑语回荡在时光的隧道里………

 (03:08)跑步声同入——提示:回忆

瑾玉:(12岁,此段混响)奶奶,奶奶,你快来!我看到一只好漂亮的小鸟!!

许秀琳:(56岁,此段混响,累)哎呀,小玉,你等等我,奶奶可没有你那么能跑。

瑾玉:(失落)小鸟飞走了。

许秀琳:好啦,没事的,待会我们去买一只。

瑾玉:好!!(抱住)奶奶!我最喜欢你了!我长大了要天天陪着你!!

许秀琳:傻孩子,你长大了肯定会有自己的生活,哪能天天陪着奶奶呢?

瑾玉:(摇头)不会的!我最喜欢奶奶了!

许秀琳:(笑了笑)好好好,奶奶也最喜欢小玉了,来,我们去荡秋千。

瑾玉:好!我要荡到天上去!然后把星星摘下来送给你! 

许秀琳:好,那奶奶,就等着小玉给我摘得星星。

旁白:瑾玉啊,没想到就因为这“儿时”的一句话,你真的如愿做上了空乘。梦中,二人手拉手,走向秋千,阳光洒在她们身上,拉长了两人的身影,画面渐渐模糊,变成一片温暖的亮光,像星星一样。

第六幕

 (00:00)爱着你,无论是不是我。——鹿时久

 (00:07)打雷音

许秀琳:(苏醒)呃……怎么睡着了。(喃喃自语)小玉,我又梦到你小时候的样子了,(叹气)唉………也不知道你到了没有,奶奶等着你的电话呢,还是因为国外太忙了,把我给忘了。

 (00:34)手机振动音

许秀琳:(拿起手机看)诶?这是谁的号码?

旁白:桌上的手机突然亮了,提示有未读信息,许秀琳疑惑的拿起手机,发现那条信息来自一个陌生号码,这个号码,正是瑾玉家里那部备用手机的。门外的瑾玉思前想后,还是换了一种特别的方式告诉奶奶自己的离去,以及对奶奶永恒的爱。

许秀琳:这是谁发的消息啊?

旁白:这些常用的手机操作,都是瑾玉教的,此时许秀琳颤抖着手划开屏幕,点开信息,却发现里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话。

瑾玉:(混响)奶奶,我是小玉,对不起,我没能履行回来看您的承诺,我要出一个长途航班,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一次,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永远爱您,啾咪。

许秀琳:小玉给我发信息了?她终于想起我了,可这是什么意思呢?

旁白:她顾不上猜想,而是小心翼翼地回拨了电话。

 (02:02)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许秀琳:怎么关机了呢?小玉,你到底去哪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跟奶奶说再见?

 (02:17)电话振动+接起音

李星:(电话音)喂,请问是许秀琳阿姨吗?

许秀琳:哦我是,你是哪位啊?

李星:(电话音)您好,我是小玉的同事李星,我有些事情想要告诉您,关于小玉的。

许秀琳:小玉?她怎么了吗?

李星:(电话音)阿姨,她……她在昨天的一次飞行中………遇难了。

许秀琳:(感到天旋地转,几乎站立不稳)什么?!这怎么可能?你说的是真的吗?!

李星:(电话音)抱歉。

许秀琳:不对啊,她不是一直在国外工作吗?今天还让小杨来看我呢,说是她同事,说是太忙抽不开身。

李星:(电话音)小杨?哪个小杨?

许秀琳:叫杨柳,是个女孩儿。

李星:(电话音)杨柳?抱歉,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但瑾玉………(叹气)公司已经尽最大努力搜寻,但还是没能找到她,对此我们都很难过,小玉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空乘,大家都很喜欢她。

许秀琳:你这说的不对啊!小玉刚刚还给我发了消息!!她还活着呐!!

李星:(电话音)您是说,刚刚瑾玉用手机跟您发了信息?这怎么可能,瑾玉乘坐的飞机已经发生了事故,遗骸遗物都还在搜寻,您确定是她本人吗?

许秀琳:………这号码,我从没见过,但它就是小玉。

李星:(电话音)阿姨,我明白您内心的痛苦,节哀顺变吧。

许秀琳:(泣不成声,语无伦次)不……这不可能……小玉她怎么会……她怎么能就这样离开我……(反应)小杨,小杨她……她一定知道些什么! 

 (04:24)起身音+走路声同入

旁白:许秀琳颤巍巍的起身,走向瑾玉的房间,每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心中的恐惧和不安几乎将她吞没,此时瑾玉听到许秀琳的脚步声渐渐靠近,赶紧将手机电话卡拔出,因为她知道,奶奶不懂这些。

 (04:50)第二次走路声完入

许秀琳:小杨,你在做什么? 

瑾玉:(慌乱)啊,奶奶………我,我没做什么…………就是在整理房间。

许秀琳:(疑惑)整理房间?

瑾玉:我就是看这些东西都乱了,就想着帮您摆好。

许秀琳:奶奶觉得你有什么在瞒着我。

瑾玉:奶奶,您想多了,我没有瞒着您什么………

许秀琳:(看向对方手中)手机,能借我打个电话吗?

瑾玉:手机?我这手机坏了。

许秀琳:我看看。

 (05:32)衣服摩擦音

许秀琳:电话都打不了,看来是真的坏了,可这手机,我好像在哪儿见过啊。

瑾玉:(慌乱)这个,这个是小玉让我帮她保管的,她说等她回来再拿走。

许秀琳:(看着自己的手机)………小杨,你刚刚,是不是跟我发过消息啊?

瑾玉:(慌乱)没,奶奶!没有!

许秀琳:小玉刚刚跟我发了短信,但是又有人说,说小玉死了。

瑾玉:怎么可能!那,那可能是什么诈骗电话!奶奶你要小心了,最近骗子很多的,特别是对老人下手。

许秀琳:(泪流满面)诈骗?你看看,这分明就是我家小玉的口吻啊!小杨,你老老实实的跟我讲,你到底瞒着我什么? 

瑾玉:我……我真的没骗你!你别问了!

许秀琳:(颤抖)………好,我不问。

 (06:40)脚步声离去+打雷音

瑾玉:(逐渐哭出声)

 (06:53)蹲下音

瑾玉:(自言自语)对不起,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可是,可是我真的好想再多陪你几天,哪怕是以一个陌生人的身份……………

旁白:看着衣柜里的一件旧外套,那是许秀琳去年冬天给她织的,每一针每一线,都饱含着奶奶的爱,瑾玉将外套紧紧抱在怀里,蜷缩在床边。

 (07:28)衣服摩擦音

瑾玉:一切都回不去了,都回不去了…………

旁白:泪水打湿了外套,氤氲了那股淡淡的药草清香,那是许秀琳惯用的药材,每次瑾玉生病,奶奶都会熬上一大锅药,陪她喝下去。回忆如潮水般涌来,将瑾玉彻底淹没。

瑾玉:(抬头望向夜空,喃喃自语)奶奶,我该怎么办?我该如何面对您……面对自己………

 (08:08)走路声完入

许秀琳:小杨啊,没事吧?你饿不饿?我做烧麦给你吃。

瑾玉:我…………

 (08:21)衣服摩擦音

许秀琳:(被抱住)诶哟,怎么了孩子?

瑾玉:(啜泣)奶奶,我……我有些话,一直不知道该怎么跟您说。

许秀琳:(宽慰地拍拍瑾玉的手)傻孩子,奶奶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有什么都是可以说的,我这儿啊,你就把我当成你的亲奶奶。

瑾玉:奶奶,我………(欲言又止)我其实…………我其实一直都很羡慕小玉,羡慕她有您这样的奶奶………

许秀琳:傻孩子,你是小玉最好的朋友,我也一直把你当我的亲孙女啊,现在你来陪我了,奶奶也一样很幸福。

旁白:瑾玉在奶奶的怀中无声啜泣,心中满是不舍和愧疚,瑾玉知道,她的时间不多了,但她始终没能鼓起勇气,说出那个残酷的真相。

 (09:26)硬币掉落音

许秀琳:你快把眼泪擦一擦,出来吃东西。

瑾玉:………好。

旁白:随着硬币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响起,瑾玉下意识的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表,很明显,刚刚这个声音是在提醒她,她宝贵的时光,已经仅剩最后一个小时。

 (09:53)坐下音

瑾玉:奶奶,这烧麦好香啊!!

许秀琳:小玉也特别爱吃,每次都吃得干干净净的。(看)哎呀,水好像开了,我去泡茶。

瑾玉:我来吧。

 (10:10)走路声+抽屉音

瑾玉:你等一下啊奶奶。

许秀琳:………拿里面的小玉。

瑾玉:知道了,(愣住)呃,您叫我什么?

许秀琳:你不是小玉的朋友,对不对?

瑾玉:奶奶,您,您在说什么啊?我是小杨啊,小玉的好闺蜜!

许秀琳:你就是小玉。

瑾玉:(震惊)什么?!!

许秀琳:那茶叶,只有我家老头子和小玉晓得,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瑾玉:我………

许秀琳:你不要跟我说是小玉跟你说的,老太婆我还没糊涂呢!她怎么可能跟你讲这些呢!

瑾玉:(慌乱)奶奶,您...您真的想多了...我,我只是跟小玉相处久了,才会这么像她……

许秀琳:(苦笑)傻孩子,你骗不了奶奶的,你的一举一动,你的习惯,口味,哪一样不是小玉啊?奶奶是老了,但还没糊涂到不认识自己的亲孙女,奶奶知道,你就是小玉。

瑾玉:奶奶,我,我真的不是,您别这么说。

许秀琳:我不在乎,真的不在乎,只要你还在我身边,哪怕只有短短几天。

瑾玉:(哽咽)奶奶,我,我真的不是小玉。

许秀琳:(欲言又止)傻孩子,你………(叹气)算了,不问了,奶奶相信你,你和小玉确实有不同的地方,至少,你们长得不一样,呵呵呵呵……可能是我太想小玉了。 

瑾玉:我经常听小玉提起,她说小时候您经常讲故事给她听,都是些什么故事啊?我想听。

许秀琳:我想想啊,哦,那时候我最常讲的是……从前啊,有一个小女孩,她最爱吃奶奶做的烧麦了……

旁白:奶奶的声音,仿佛穿越了时空,将瑾玉拉回了儿时的记忆,记忆中,小小的瑾玉靠在奶奶怀里,一边吃着烧麦,一边听奶奶讲着故事,那时的她,无忧无虑,是那么的幸福。她多想告诉奶奶,她就是故事里的那个小女孩,自己从未忘记那些美好的回忆,可是她不能,她只能默默聆听着,听着奶奶絮絮叨叨的讲述着往事。

瑾玉:(哭泣)奶奶,我好想留下来,我好想永远陪在您身边,可是,可是我做不到了…………

许秀琳:(意味深长)傻孩子,你瞎说什么呢,你和小玉都能好好的,奶奶就知足了。

瑾玉:好…………。

旁白:瑾玉心中百感交集,她知道,自己只能以“小杨”的身份,陪伴奶奶度过这短暂的时间,但无论如何,能再次与奶奶相聚,哪怕只有短暂的几个小时,她也心满意足了。

第七幕

 (00:00)星辰,如烟火般,在宇宙中绽放。你………还记得吗?————华悦汐

 (00:10)衣服摩擦音

许秀琳:(苏醒)呃……(呼喊)小杨,你起来了吗?

 (00:19)走路声同入

许秀琳:小杨?!你在哪儿啊?走这么快?也不打声招呼,(看桌上)这是………

 (00:33)纸张音

许秀琳: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互动下面)

瑾玉:(混响,语速不要太慢)当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小玉已经不在人世了,对不起,我没能亲口告诉您真相,因为我实在不忍心看到您伤心的样子,奶奶,您要相信,这段时间能够代替小玉陪伴您,是我生命中最幸福的日子,您要坚强地活下去,要开开心心的,因为只有这样,她的在天之灵才能安心,她会化作天上最亮的那颗星星,永远守护着您。

许秀琳:(哭泣)………小玉。

旁白:许秀琳突然想到了什么,她缓缓拿出手机,拨了那个极为陌生的号码。

 (01:30)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许秀琳:这,为什么啊?

 (01:46)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许秀琳:接啊,快接啊。

 (01:55)电话音+接起音

许秀琳:喂,通了吗?

瑾玉:(电话音)………………

许秀琳:孩子,你听得到吗!听得到吗?!

瑾玉:(电话音)奶奶,对不起,我,小玉已经………

许秀琳:小玉还活着啊!

瑾玉:(电话音)对不起,我骗了您,我只是想再多陪陪您,哪怕,哪怕只有几小时,但现在时间真的不够了。

许秀琳:孩子。

瑾玉:(电话音)奶奶,小玉真的好想您,真的,她舍不得离开………

许秀琳:奶奶也舍不得她啊,你,你究竟是谁啊?!

瑾玉:(电话音)我必须要走了,您要照顾好自己,好好地活下去。

 (02:53)打雷音

许秀琳:奶奶求求你了,告诉我你是谁好不好?

瑾玉:(电话音,强制笑)……………奶奶!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爱你哟!啾咪!

 (03:13)电话挂断音

许秀琳:(哭腔)不,小玉,你是不是小玉啊?!!!

 (03:21)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许秀琳:(哭泣)………………孩子。

旁白:在生命的尽头,在离别的边缘,那些我们以为失去的,也许从未远离,爱从来都不会消失,它只是化作另一种形式,永远的守护着我们。

 (04:00)音乐消失———提示:梦境

 (04:05)走路声完入

许秀琳:(全程混响)这是什么地方?

旁白:许秀琳发现自己置身于一片无垠的星海,无数道璀璨的光痕划过天际。

许秀琳:这儿,好美。

瑾玉:(全程混响)奶奶。

许秀琳:………小玉。

瑾玉:是我,奶奶。

许秀琳:小玉,你究竟去了哪儿呀?可让我好找!

瑾玉:奶奶,我没丢,我这次来,是特意跟您告别的。

许秀琳:告别?你要去哪儿?

瑾玉:我也舍不得您,可是我必须要走了。

许秀琳:你瞎说什么呢,小玉,你一定要好好的,你别让奶奶担心。

瑾玉:我会的,在天堂里,一定会过得很好,您也要保重身体,有机会,我再回来看您。

许秀琳:(哽咽)傻孩子…………。

 (05:18)走路声完入

瑾玉:奶奶,天上的星星,是不是特别美。

许秀琳:………嗯。

瑾玉:您看那颗,从今以后,那就是我,我会永远守护着您。

许秀琳:但是我,我舍不得你走啊!

 (05:41)衣服摩擦音

瑾玉:(抱住)奶奶,我也舍不得您。

许秀琳:小玉………

瑾玉: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逐渐消散)来生,我还要你做我的奶奶。

许秀琳:(伸手摸脸)一定……(诧异)啊?奶奶怎么摸不到你啊?(反应过来)小玉!!!

瑾玉:奶奶,我走了,您记住,我永远爱您。

许秀琳:(哭喊)不!孩子………小玉………!

旁白: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瑾玉的身影渐渐消散,留下许秀琳一人,伫立在这片璀璨的星海中。

许秀琳:小玉,我们一定会再见的,在那个没有痛苦,没有分离的地方。

 (06:45)音乐淡出

 (06:56)坐下音

许秀琳:(望着天空,喃喃自语)小玉,你现在在天上过得好吗?奶奶想你了。

 (07:10)风吹声同入

许秀琳:(闭眼)小玉,还记得吗?你小时候最爱吃奶奶做的烧麦,每次我做好,你都会高兴的蹦蹦跳跳。以后…………再也没有人叫我做了。

 (07:33)流星划过音

许秀琳:(失声)小玉?!是你吗小玉?是你回来看奶奶了吗?一定是,你一定是回来看奶奶了。(抚摸着胸口)奶奶能感觉到,你一直都在………………。

旁白:夜色渐深,星光愈加明亮,许秀琳静静地坐在藤椅上,脸上洋溢起久违的笑容,那是一种满足,一种慰藉,是来自瑾玉,来自天堂的温暖,是她们,永远不灭的爱,所有的疑惑与不安,在这一刻终于得到了解答,原来,她的小玉,她的小杨,一直都不曾离开过她。

第八幕

 (00:00)是不是只要奔跑得足够快,就能追上时空的脚步。——灵均

 (00:10)走路声完入

郑崇生:(恳求)我能不能………再见他们一面?我想亲口向他们道歉。

引路人:(温柔一笑)当然可以,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你准备好了,会带你去见他们的。

郑崇生:(感激)谢谢你,谢谢你给我这个机会。

引路人:所以你的心愿到底是什么?

 (00:36)走路声完入

郑崇生:我不想重返人世。 

引路人:你不想回去?难道你不想再看看你的家人吗?

郑崇生:这我当然想,但我没有资格。

引路人:郑崇生,你可真出乎我的意料,那你是想………

郑崇生:(深吸一口气)有没有可能………让我再试一次,我想回到那场空难发生的时候,我想改变这一切,我想拯救那些无辜的生命。

引路人:……………你知道你在要求什么吗?

郑崇生:………我知道。

引路人:(略生气)不自量力!你是在要求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是在挑战命运的安排!!

郑崇生:我明白,但我作为一名机长,我是不是该有责任,保证那些人的安全呢?

引路人:改变过去,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要承受比死亡更大的痛苦,就算我帮了你,你也不会成功。

郑崇生:这么说,这么说是可以的?

引路人:……………你确定要这么做?

郑崇生:我很确定。

引路人:(叹气)你只有十五分钟的时间。

郑崇生:好,谢谢。

引路人:准备好了就来找我。

 (02:00)水滴音

旁白:生死边缘,三个迷失的灵魂,郑崇生,这个经验丰富且责任心极强的机长,王磊,他最得力的副驾驶,也是他最信任的徒弟,陈雪,一名敏锐细心的观察员。三人如今却因一场突如其来的空难,滞留在这个非生非死的空间,郑崇生将这次难得的机会,告诉了他们。

 (02:37)坐下音

王磊:(小心翼翼)师父,我们真的可以回到那场事故里去?改变已经发生的事?那我们直接回到起飞前,不起飞就好了啊!

陈雪:可那个引路人不是说了吗?只能回到飞机失事十五分钟前,(叹气)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郑崇生:(闭上眼)我知道,但我不能就这么放弃。

王磊:(叹气)可是师父,就算真的回去了,又能改变什么呢?事情毕竟已经发生了…………

郑崇生:(睁开眼)但至少,我们有了这次机会,无论如何都得试试。

陈雪:那个人说如果失败了,代价是要承受比死亡更大的痛苦,你真的想好了吗? 

郑崇生:(苦笑)呵呵呵,小雪,老实说,我不知道什么是“想好”,我只知道,如果不去尝试……(哽咽)我不甘心。

王磊:(叹气)…………这是上百个家庭,以及上千人的痛苦和思念。

陈雪:是啊,不管能不能挽救,只要有一丝机会,我愿意承担这个代价。

郑崇生:(凝视)…………我们已经失败过一次,但这一次,绝不能让悲剧重演。

王磊:师父,我记得,在起飞前的例行检查中,一切都很正常,燃油、液压、电力系统,都没有问题的。

郑崇生:嗯,当时的天气虽然不太理想,但也在可控范围内。

陈雪:但是在飞行途中,情况就开始变得奇怪了,先是左侧第二个引擎传来警报………

郑崇生:(紧接话)没错,但紧接着,其他的引擎也开始出现故障,这种情况,在我的飞行生涯中,从未遇见过。

王磊:(疑惑)但是,这么多引擎同时出问题,会不会有点太巧合了?我感觉………感觉不太对劲。

陈雪:我当时还以为是燃油系统出了问题,导致引擎无法正常工作。

郑崇生:(摇头)不可能,起飞前我亲自检查过,燃油的各项指标都符合标准,况且,就算燃油出了问题,也不可能导致引擎同时失灵,得换一种方式考虑了。

王磊:比如说………

郑崇生:比如飞机的设计缺陷,或者是制造上的问题,再或者,某些关键部件出现了老化或损坏。

陈雪:(恍然大悟)对啊!我记得在上一次维修的时候,就发现了一些疑点,因为当时更换零件需要很长时间,公司就………

郑崇生:(略微生气)打住!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认为公司为了所谓的“运营效率”,选择性的忽视了安全隐患?!这绝对不可能!

陈雪:我,我只是说了我的观察,具体情况,可能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郑崇生:(叹气)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应该为这次事故负起责任,是我,没能保护好大家的安全。

王磊:师父,你也不必把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这次事故,是多种因素综合起来的结果。

陈雪:是啊,在那种极端情况下,你还能保持冷静,指挥大家有序的应对,已经很不容易了。

郑崇生:………我记得当时有一处离我们很近的机场,我们可以选择备降方案。

陈雪:但引擎故障,咱们能到吗?

王磊:只要还没有停止运作,应该能坚持到那里!

郑崇生:这么说,十五分钟的时间,是足够的。

旁白:死亡,并不一定意味着终结,也许是一个新的开始,一个反思过去,一个探寻真相,一个弥补遗憾的开始。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将再一次直面地狱。

第九幕

 (00:00)尖啸划破长空,死亡如影随形,听啊………灵魂的呐喊。——荒芜

 (00:16)走路声完入

引路人:(严肃)这是一条不归路,你们可要想好了。

郑崇生:我们想的很清楚。

引路人:时间是一个微妙的平衡,每个人的生死,都有着特定的安排,每一个事件的发生,都有着特殊的意义,规则是无法改变的。

陈雪:(不解)但那些乘客,他们是无辜的啊,我们怎么能眼看着他们去死?

引路人:(无奈)生死有命,也许这就是你们的宿命,也许这场空难,对于整个世界的走向,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郑崇生:(紧握拳头)不!我不信什么宿命!我只相信,我们有责任去改变这一切。

引路人:你真的以为,你们可以改变既定的事实?这样做,你们将永远被困在那一刻,一次又一次的经历这场绝望。

郑崇生:………不用多说了,让我们去吧。

陈雪:不管成与否,只为不留遗憾。

引路人:(笑了笑)呵……好。

 (01:27)走路声完入

引路人:这是一场没有胜利的战斗,你们注定要承担后果,时间一到你们都得回来,现在,走出这扇门就好。

 (01:45)门把手音

郑崇生:(手握门把手,低语)大家,请再给我们一次机会,这一次,我一定会带你们安全回家。

 (01:58)穿梭声同入

旁白:三个坚强的灵魂,选择回到那个噩梦般的时刻,他们将带领众人,与死神再次赛跑,与命运再次博弈,因为对他们来说,生命的意义,不仅仅在于活着,更在于不辜负每一个信任他们的人。

 (02:22)重击音——提示:语速紧凑

郑崇生:(身体一震)呃啊!!回来了吗?

王磊:真的回来了,(看向)师父!

郑崇生:(领会)了解!

陈雪:记住我们的时间,只有十五分钟。前方会有雷雨,强度不大,应该不会对飞行造成太大影响。

郑崇生:我相信你的判断,安全永远是第一位,但如果情况有变,得随时采取应对措施。 

 (02:46)警报声同入

郑崇生:快,看一下。

王磊:师父,引擎故障灯。

陈雪:马上接近雷雨区域,我们必须尽快脱离,我已经找到了最近的备降机场,"流云机场",它有足够长的跑道可以满足我们的需求。

郑崇生:好!立即联系塔台,告诉他们我们的情况。

王磊:好!(通讯)塔台,这里是“HN705”,我们的引擎遭遇故障,请求备降"流云机场"。

塔台:(电话音)这里是塔台,“HN705”航班”,请报告你们的具体位置和高度。

陈雪:北纬35度20分,东经109度15分,高度2万英尺。

塔台:(电话音)收到,“HN705”航班”,我们会立刻准备跑道和救援设施,请保持当前高度,等待进一步指示。

王磊:明白。

郑崇生:立即通知乘客,我们将备降"流云机场",请确保每个人都系好安全带,做好降落准备。 

 (03:40)尊敬的乘客,这里是机组广播,由于天气原因,我们将备降"流云机场",请您系好安全带,并遵循机组的指示,我们将尽一切努力,确保您的安全,感谢您的理解和配合。——苏棠棠

塔台:(电话音)“HN705”航班”,这里是塔台,"流云机场"的跑道已经清理完毕,救援车辆已经就位,你们可以开始下降,准备着陆。

郑崇生:明白,开始下降,准备着陆!

王磊:好!

 (04:10)闪电音

郑崇生:怎么了?!

陈雪:(着急)被雷击中了。

郑崇生:(慌忙)不好!失去控制了!!

王磊:(惊恐)这!怎么会击中呢?完全不可能啊!!那现在怎么备降!!

陈雪:完了,在快速下降!再这样下去我们会撞地的!!

郑崇生:(咬牙)我知道,必须想办法重新获得控制!!

 (04:30)打雷音——提示:一定要紧凑

郑崇生:(着急)王磊!!再次启动发动机!!陈雪,给我最新的高度和速度数据!!

王磊:(操作)重启失败………发动机完全没有反应!完全失灵了!!!

陈雪:高度1万5千英尺,下降率还在增加!不行,速度太快了!

郑崇生:(咬牙)不可能!这一定有问题!!

王磊:师父,下面是城市!

郑崇生:不能波及下面的人!绝不能坠毁!!

陈雪:高度1万英尺……9千英尺……7千英尺!

郑崇生:(操作)放下起落架,打开减速板和扰流板!

王磊:(配合)………搞定!!

郑崇生:好,保持机头抬高,减缓下降速度。

王磊:咱们这样坚持不了多久。

郑崇生:联系塔台,我们要尝试迫降!

王磊:好!(通讯)塔台,这里是“HN705”,我们被雷击中,完全失去了控制!请求紧急迫降!请给我们指示!

塔台:(电话音)“HN705”航班,我们正在为你们寻找迫降地点。 

陈雪:6千英尺,不行,这速度还是太快了!!

郑崇生:坚持住,不要放弃!!!

塔台:(电话音)“HN705”航班,根据你们的位置,最合适的迫降地点是在你们东南方约20英里处的一片空地,我们已经通知了地面救援部门,他们正在赶往那边。 

王磊:明白!

郑崇生:立即通知乘客做好迫降准备。

 (05:41)各位乘客请注意,我们现在要尝试紧急迫降,请大家立即采取迫降姿势,双手抱头,头部紧贴双膝,维持这个姿势,直到飞机完全停稳,我们会尽一切努力确保大家的安全。——六个柠檬

塔台:(电话音)“HN705”航班,我看到你们的位置了,请下降高度,目前救援部门已经就位,你们可以放心着陆。

王磊:收到!!

 (06:07)闪电音

王磊:完了,(焦急)左翼受损,发动机故障,根本无法控制方向!

陈雪:不好!!失速了!!稳住!!不要带太高!不要太高!!

郑崇生:(用力喘息)呼……呼………

王磊:(紧接词,用力)不行!太快了!这高度根本不可能完成迫降!!

 (06:24)飞机飞过声

塔台:(电话音)“HN705航班”,你们偏离了预定的迫降点!请尽快下降高度,调整方向!!

陈雪:高度还在快速下降,4千英尺………3千英尺!!!!

郑崇生:(喃喃自语)坚持住,再坚持一会儿,我们就能带他们回家了……… 

王磊:(绝望)师父,这速度太快了!!无法减速!!

郑崇生:(额头布满汗珠,声音嘶哑)高度还在下降!速度根本降不下来!什么都不响应了!

 (06:53)pull up声同入——提示:紧凑

王磊:(承受失重)呃!!不好!拉起!!

郑崇生:(承受)我在拉!!不行!看能不能接自动驾驶!

陈雪:(承受)所有系统都坏了,这个高度和速度,根本不可能迫降。

王磊:接不了!!

郑崇生:再接一次!

王磊:好!!(用力)再接一次…………!!

郑崇生:来不及了,重新发动!

王磊:好!(用力)重新发动…………(哭腔)这不行啊!!

 (07:18)打雷音

王磊:不好!有地障,你太低了!!!

陈雪:(看向,急迫)前方!快!拉起来!!

郑崇生:(憋泪)怎么会这样!这为什么啊!!

王磊:不行,没有效果!!

陈雪:要撞山了!!!!

 (07:31)飞机飞过音

郑崇生:(绝望)我………拉不起来了!!!(绝望咆哮,用力拉)啊………!!!!我要带他们回家……带他们回家!!

 (07:51)爆炸音+音乐起入

旁白:我们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心跳,都是宇宙给我们的馈赠,因为,我们终会发现,这世上,最宝贵的,不是我们活了多久,而是我们救赎了多少人的心。

 (08:19)起身音

引路人:郑崇生,你回来了。 

郑崇生:(哽咽,抬头)是你…………

引路人:准备好了吗?

郑崇生:我失败了………那些乘客呢?!还有王磊和陈雪!

引路人:你的那两位同伴已经完成了他们的任务,他们不忍看到乘客们的眼泪,所以他们提前走了一步。好了,我答应过你的,走吧,他们都在等你。现在,是时候让他们知道真相了。

郑崇生:(犹豫)真相?什么真相?

引路人:关于生命,关于死亡,关于爱的真相,来吧,我带你去见他们。

郑崇生:………好。

引路人:打开这扇门。

 (09:15)推门音+走路声完入

郑崇生:(深深鞠躬,泣不成声))对不起………对不起,我没能保护好大家,我辜负了你们。

 (09:37)机长,你没有辜负我们,你们已经尽力了。——雨墨

郑崇生:可是,可是我没能带你们安全降落,我失败了。

乘客B:(哽咽)你没有失败,在最后的时刻,是你让我们感受到,我们并不孤单。

乘客A:(手放郑崇生背上)是啊,当我们听到你的声音,就感受到了一种力量,一种面对死亡的力量。

郑崇生:(颤抖着声音)我一直在想,如果我再坚持一下,是不是就能………就能带大家回家了………

 (10:20)不,是你为了我们,把生的希望留到了最后一秒。——kakuMi

乘客A:(语速不要太慢)是啊,我本来已经绝望了,但仔细想想……这结果我也能接受。

郑崇生:我,我能问个问题吗?

乘客A:………当然。

郑崇生:在飞机撞山的那一刻,(犹豫)大家………大家疼吗?

乘客A:(哭着笑)………疼?呵呵呵!怎么会疼呢?不疼。

乘客B:(语速不要太慢)对啊,一点都不疼,我当时只感到了平静,因为我知道,我的家人一直都在我身边,我们都没有痛苦。

乘客A:是啊,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就像………就像睡着了一样。

 (11:17)衣服摩擦音

郑崇生:(被大家抱住,控制不住情绪,放声大哭)…………我,我永远不会忘记你们,你们也是我的家人………

引路人:郑崇生,你已经完成了你的使命,因为你的所作所为,带给了他们平静,带给了他们力量,是时候让他们回家了。

郑崇生:回家?可是,可是他们已经………

引路人:去吧,一段没有痛苦,没有恐惧的旅程。

 (11:56)魔法音同入

郑崇生:(看向)那个阶梯…………

乘客A:(牵住手)走吧大家,我们手拉着手,一起回家!

乘客B:好啊!在这里,我们也是家人啊,来吧大家!我们一起回家!!

旁白:耀眼的光芒自天际涌现,一道阶梯从云端缓缓伸展而下,宛如棉絮般轻盈飘渺,又散发着梦幻的光辉。阶梯在半空中静止了片刻,仿佛在邀请这群人踏上通往天国的道路,开启全新的旅程。

 (12:40)走路声完入

引路人:规则就是规则,该遵守了。

郑崇生:………永远的被困在那一刻,我知道。

引路人:他们两个都在那边等你,快去吧。

郑崇生:………谢谢。

第十幕

 (00:00)请你,带我去往幽冥的路。——雨墨

 (00:09)走路声完入

无名:(东张西望)我………哦,画呀,我要画画呀。

无名:哦是啊,时间不多了,呵呵呵呵………

无名:给我作画的工具,一小时就够了。

 (00:32)风声同入

无名:(触摸着风)诶!见谁?呵,我不想见谁,(思索)嗯………………地方……对,我要去一个地方。

无名:(思索)什么地方呢?嗯…………呵!你不是神吗?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无名:那个………能让我看到“永恒”的地方。

 (01:02)海浪声同入

旁白:滚滚的海浪拍击着礁石,浓雾在海风的吹拂下涌动,男人站在岸边的不远处,他发现,有一个纤细的身影,正专注地作画。

婉:(思索)总感觉少了点什么,(看海边)一搜木船,海鸥,这些画上去的话……啧,好像也不太对劲………………。

 (01:33)脚步声同入

旁白:男人走上前去,但婉过于投入,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到来,手中的画笔在画布上勾勒出一幅写实富有质感的风景画,画中有大海、礁石、悬崖。

婉:(拿出手机)………还是再找一找灵感吧。

旁白:她放下画笔,拿起手机,浏览起了社交平台上各种知名画家的作品,希望从中获取一些灵感和启发。就在这时,在浏览的过程中,她划到了一则新闻。

 (02:11)今天下午1点50分,一架搭载126人的“HN705”客机在洛州山脉发生事故,根据最新情况,可以确定,搜寻现场已无机上人员生命迹象,“HN705”航班,机上116名乘客,和10名机组人员,已全部遇难,我们向所有的遇难者,致以沉痛的哀悼。——水墨洛歌

婉:(同入“遇难”字眼)唉………空难,那些人,(叹气)………生命太脆弱了。

无名:是啊。

婉:(吓一跳猛回头)啊!!你,你是谁啊?!你什么时候在我后面的?!

无名:我……我就是我啊,我站好久了。

婉:呼……你吓死我了。

 (02:59)走路声完入

无名:(看画,摇了摇头)你这幅画,是少了些什么。

 (03:08)纸张音

婉:诶!你干嘛!!

旁白:他拿过婉的画笔,在原本写实的大海景象中,狂放地添上了一些扭曲、变形的线条与色块,平静的海面上涂抹出“曲折狰狞”的黑色浪花,天空中撒下密集交错的血红花蕊,在礁石上勾勒出仿佛有生命的裂痕。婉被这副充满矛盾的画作震撼住了,对于普通人来说,它毛骨悚然,但对于男人而言,这正是生命的真实写照,是美好与撕裂的结合。

 (03:51)起身音

无名:看到了吗?这才是生命的本源,是该一直追求的东西。

婉:(惊讶)这也太………太美了!

无名:那木船是你的吗?

婉:哦,是我租的。

无名:能不能借我用用。

婉:当然可以了,你帮我这么大的忙。

无名:在这里等我。

婉:啊?你不会是要……出海吧?靠这个?

无名:嗯。

婉:你不要命啦!多危险啊!

无名:呵呵………

 (04:28)走路声完入

无名:(远处)谢谢你。

婉:(大声)要不要穿个救生衣啊?

无名:你会成为很厉害的画家。

婉:谢谢……那………那你小心点啊!!

无名:……呵,(远处)走了。

 (04:47)音乐淡出

 (04:58)风声同入

旁白: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咸腥味,男人的那一叶小舟,离开了海岸,四周一望无垠。

 (05:11)起身音

无名:(略微疯癫)呵呵呵呵呵呵…………(眼角带泪)临摹生命最后的呼吸吧……就在这里,在这片大海上……给他们颜色!!!(全程配合旁白语气)

旁白:就在这海天一色里,男人缓缓拿出画具,开始用油彩在画布上流畅的绘出他脑海中的景象。

 (05:34)笔刷音同入

旁白:他的笔触是轻盈而写实的,草略勾勒出了一些朦胧的景致轮廓。

无名:哈哈哈哈………!!(痴迷)就从这里开始……一笔一笔地!将你们勾勒出来!!

旁白:随着男人的笔触变快,那些模糊的景致轮廓开始逐渐清晰起来,原本以为是某些自然景观,但他的画作中能窥见一些不安的端倪,这些难以理解的元素,极为隐晦的暗示着即将到来的疯狂!

无名:一切都很完美不是吗?!!海!!呵呵呵………斑马!!看上去多么安详啊!多么安详啊!!(高昂)哈哈哈哈哈哈………………

 (06:20)笔刷声加快同入

无名:要快一点,再快一点啊!!(笑)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戏不能停)

旁白:(同入上笑)他笔触开始狂乱加速,此时此刻,整个人似乎已经彻底沉浸在属于他一个人的狂欢之中。

 (06:37)打雷音

无名:(喘息声)呼……呼…………

旁白:(同入上喘息)男人停下了笔,喘着粗气注视着这副狰狞骇人的画作,本以为他会按部就班为这幅画上色………………

无名:(兴奋大喊)不!不!!!!

 (06:53)颜料洒出音

无名:(兴奋)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旁白:油彩颜料”竟被泼洒在画布上,宛如海啸般袭卷,原本的画面完全淹没,其中一个部分的景象慢慢的呈现出来,那是一只海鸥,仿佛被无情束缚在肮脏的囚笼之中,他到底在做什么?

 (07:18)颜料洒出音

无名:(癫狂笑到哭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哭喊)那些被死神无情夺走生命的灵魂们!!这幅画!!是为你们而作!!

旁白:笑着笑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开始狂笑,整个人宛如堕入疯癫,谁也看不懂这幅画,在这狂野的色块和线条中,他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是生命的永恒宏图?还是死亡无情的凌虐?亦或者,只是一个疯子癫狂涂鸦的成果?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08:04)打雷音

无名:(站不稳)………这就是永恒,我要的永恒!!(对着天)我们都在挣扎!呼吸!苦苦追求!!不是为了最后一刻的虚无!!(对天喊)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回答我!!你说话呀!!!你告诉我!凭什么要这样死去!!!我要反抗你!反抗你的不公!

 (08:35)海鸥叫声同入

无名:(看着一群海鸥)你们也发现了吗?都来欣赏这幅画作了吗!!是的!!我就是在为他们呐喊!!为那些徘徊在“生与死”之间痛苦的灵魂呐喊!!!

旁白:一群海鸥的停留,这一切不知是一种安排,还是巧合。海浪拍击着小舟,狂风在他耳边咆哮,闪电在天际频频划过,照亮了他逐渐溃灭的肉体,仿佛大自然也在呼应着他内心的愤怒与不平,共同向命运的安排发起了最后的反抗。

 (09:16)飞机飞过声

无名:(哭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没有任何理由,没有任何借口,虽然这样离去,但不会有人忘记你们的!永远都不会!!!

旁白:他的眼前浮现出一幕惊心动魄的场景,宛如一部生死盛宴,血淋淋的在他脑海中上演!

 (09:45)打雷音——提示:乘客台词一定要紧凑

无名:(哭)我看到你们了,哈哈哈哈哈!我看到你们了!那就是永恒!!

乘客A:(混响)颜色。

乘客B:(混响)意义。

乘客C:(混响)坠落。

乘客A:(混响)旋转!

乘客B:(混响)飞舞!!

乘客C:(混响)呐喊!!!

乘客A:(混响)世界!!!!

无名:(喘粗气)呼……(微笑)我的画作,完成了……(释怀)带我走吧。

 (10:16)画笔掉落音

旁白:这一瞬,风平浪静,这艘被暴风雨摧残的体无完肤的小舟,上面,仅仅只剩下散落一地的油画笔,和那幅无人能懂的画。他已将全部的灵魂,注入这幅作品之中,“它”无需向世人诠释什么,哪怕就此孤零零的漂泊在这片不知名的海域,哪怕被海水侵蚀最终化为腐朽,“它”也永远承载生命的真谛。

唱词

That soul

那个灵魂

Inside your body

存在于你躯体中的灵魂

From those conflicted nights

它从那些不安的夜晚

As from my dreams

同样从我的梦中踏来

 (11:35)走路声完入

婉:(看向)那是………………

旁白:不知过了多久,小舟徐徐飘回了岸边,婉久久凝视船上的艺术品,她的内心被深深触动,这正是她最崇拜的那位画家的风格。

婉:这幅画………是您回来了吗?(反应)那个人,就是您对不对?

 (12:08)蹲下音

婉:(看着图案,哽咽)…………………。

旁白:男人所追求的,是想用这幅画,为逝者献上最隆重的祭奠,那是一曲永生的挽歌,吟唱“生与死”的交融。

 (12:26)写字音

旁白:婉眼角噙着泪,却面带微笑,在作品的右上角,用画笔写下了两个字。

婉:“来生”。


作者终言:

如果认为BGM下载的慢,可以加扣扣群下载:706209329

杠精请不要纠结,我写本完全佛系,我不是专业,只是热爱,谢谢大家支持!!!

kakuMi俱乐部出品

未经允许不得参加任何汇演,剧本授权联系QQ503388480

喜欢的点个赞和收藏,您的支持,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