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955】
普本·【红·独家冠名赞助】素创出品《起汉乐》汉乐起温酒祭英魂
作者:子衫.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古代字数: 17523
869
1643
987
2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3男3女
作品简介

此一线之计,不可有半点差池,若你们三人有一人犹豫寡决,必然满盘皆输,你们,可愿赴死?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3-24 00:26:23
更新时间2023-05-01 22:22:2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何必先

男,0岁

男二

李欣

女,0岁

女一

薛月

女,0岁

女二

赵弦乐

女,0岁

女三

赵文儒

男,0岁

男三

大内护卫

男,0岁

男三

展开

               



《起汉乐》

编剧:子衫   后期:金色妖精   海报:金色妖精

【红·独家冠名赞助】

【音效说明】

BGM分为手动版和自动版

可根据需求自助

手动BGM领取470206989


【角色分配】

男1:赵昌平

男2:何必先兼李尔

男3:赵文儒兼齐正王、大内护卫、季公公

女1:李欣

女2:薛月兼母亲、陈夫人

女3:赵弦月兼刘娇、女眷

此本鼓点音乐就是贯穿整个背景故事的起汉乐,需精神集中,全程反转。


【BGM1·大内军机】


【地点:子时六御内院】

【音效:(00:00)推门 众人佩刀快步行走】

季公公:大人说了,只允许都护一人进阁。

赵昌平:【淡然】 退至门外。

【音效】(00:15)副统领:是! 柱刀等候!——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音效:众人柱刀跨立】

季公公:都护大人,请。

赵昌平:有劳季公公。

【音效:(00:32)推门】

【音效:从帘后走出】

【人物介绍:御前总使——何必先】

赵昌平:何大人。

何必先:都护大人真是家大业重啊,今日午时我派人送出去的消息,都护大人子时才来,莫非是我的人办事不利, 耽搁了?

赵昌平:让大人久等,我的确是午时接到的消息,但 李大人有一桩事要我亲自处理,我不敢推脱。

何必先:呵,内务总管的李欣,你怎么和她走到一块去了?

赵昌平:不敢,李大人只是让我办事,谈不上交际。

何必先:何事?

赵昌平:【淡笑】 二位大人都官至一品,我谁都得罪不起啊。

何必先:哈哈哈哈~有意思,你们二人都是汉人,在金人的国 又身居高位,若是传到朝臣之中,这风言风语一起,【靠近】 指不定哪天就会传到 圣上那去。

赵昌平:【淡然】 何大人说话真有意思,我与李大人都是为圣上效死之人,会面交谈也向来是公事公办,即便传到圣上那去 也是忠心耿耿 清者自清,只是怕某人想捣浑水,结果弄的自己一身脏,何大人 庙堂之上 多的是心眼啊。

何必先:哼!我何必先混迹朝政四十年,不需要你这个后辈来告诉我怎么为官!

赵昌平:不敢!

何必先:【变脸 微笑】 谈正事,说说看。

【音效:(02:46)重音下跪】

赵昌平:【掷地有声】 【抱拳】 大内军机布防图遗失一事,确与臣无关,但请圣上放心,臣必疾心竭力查破此案 追回布防图。

何必先:跪我?

赵昌平:跪圣旨。

何必先:呵,有意思,谁告诉你的?

赵昌平:【无言】

【手动音效01:(03:16)摊开】

何必先:【朗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御前衙门都护持公正大,清正廉明,护佑皇城多年 劳苦功高  即册封为 六御军机总都统,官职一品,亲查军机布防图失窃案,案查期间,皇城内外 军机要地可随意走动,若事出有急,可先斩后奏 御前总使 督协彻查此事,务必尽早 追回布防图,擒获窃贼 保我大金江山社稷,钦此!

赵昌平:【无言】

何必先:【怒目】 还不领旨?

赵昌平:何大人怕是为朝政劳苦多年,眼神不好,圣旨没有读全,我怎么敢接呢?

何必先:【压抑怒气】 呦,还真是,感谢 都统大人提醒,我这就 重读圣旨。

【手动音效02:(04:25)摊开】

何必先:【朗声】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御前衙门都护持公正大,清正廉明,护佑皇城多年 劳苦功高  即册封为 六御军机总都统,官职一品,亲查军机布防图失窃案,暗查期间,皇城内外 军机要地可随意走动,若事出有急,可先斩后奏 御前总使 及 内务总管  督协彻查此事,务必尽早 追回布防图,擒获窃贼 保我大金江山社稷,钦此!

赵昌平:臣 领旨!

何必先:李大人告诉你的?

赵昌平:【无言】

何必先:天子脚下,事关重大,都统大人费点心啊,圣上一句私话,给你 五日,一定要【打断】。

赵昌平:三日。

何必先:好!!

【手动音效03:(05:40)甩袖】(放完)

何必先:【甩袖】 走啦!!

赵昌平:送您!

何必先:【扯嗓子】 不用!!

【手动音效03:(05:44)脚步声离开】

【音效:(05:55)马车上】

何必先:娘希皮,圣上是何意啊,内务总管和这事有屁的关系啊,【拍大腿】 可给那小畜生威风坏了!哼!好你个赵昌平,站边站不对,看我怎么整你!季宁!

季公公:大人。

何必先:今早给赵昌平送信的人谁啊?

季公公:禀大人,是暗部二等使囚——刘矢。

何必先:【没好气】 杀了。

季公公:是。


【BGM2·千面鬼】


【音效:(00:01)抽刀】

大内护卫:【被刀抵在脖颈】 都统大人,能说的我都说了,您还要我怎样啊...

李欣:大人没把刀砍下去 是在给你机会。

大内护卫:李总管,能交代的我都交代了,再说了 军机布防图遗失非我一人之过,当晚内阁护卫一百七十四名,你总不能撵着我一个审吧。

赵昌平:除你之外,其余人我都杀了,办事不利,不该活的。

【手动音效04:(00:38)刀摩擦】

大内护卫:【冷汗直冒】 这..这样啊。

赵昌平:那天晚上有七名护卫看到窃贼真容,你是唯一活着的一个。

大内护卫:都统大人,我说的很清楚了,他带着面具,是旧汉戏曲里的 千面鬼。

赵昌平:他为何留你。

大内护卫:不..不知。

赵昌平:因为你是汉人。

【手动音效05:(01:10)起身】

大内护卫:都统大人,内阁又不止我一个汉人啊....

赵昌平:麻烦李总管派人把他的刀拿过来。

李欣:你,去取刀。

【手动音效06(01:26)】护卫:是。——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手动音效07:(01:29)呈上 抽出】

赵昌平:【握刀】 是你的刀吧。

大内护卫:是....

赵昌平:金銮刀,大内护卫人手一把,仿制旧汉环首刀,长三尺一寸,刀面光滑如镜,弹指可奏华音。

【手动音效08:(01:55)指弹刀身】

赵昌平:是把好刀。

大内护卫:大人想说什么..

赵昌平:因其用钼【mu】铁所制,所以极易腐蚀,需每日用猪油擦拭刀刃,对吧?

大内护卫:大人曾是御前衙门的都护,自然是懂刀之人,何须问我...

赵昌平:【凑近】 你不慌了,因为你知道要瞒不住了,要我继续说下去吗?

大内护卫:都统大人,没有必要用激将法,该说的我都说了。

赵昌平:李大人 摸摸看,刀身上是什么?

李欣:【摸了摸】 【闻了闻】 都统大人,这刀身之上 怎会附着猪油呢?

赵昌平:【朗声】 金銮刀都是早上擦拭的,东西是在晚上失窃的,人也是你在晚上看到的,为何现在用手指拂过刀身,还能摸到猪油呢?

大内护卫:【无言】

赵昌平:证明那晚你没拔刀,刀锋没有磨过刀鞘,所以才如同早上刚擦拭的一样,我很好奇,你未行护卫之责,刀不出鞘的原因是什么?

李欣:也许 【加重】 他虽带着面具,但单看身形你就能认出此人是谁,他一定和你很熟悉,又或者说 你知道他一定不会杀你。

赵昌平:李大人言之有理,刘熙,你是想主动说,还是请李大人把你的妻儿带到你的面前,看着你说。

【音效:(03:44)重音】

大内护卫:【颤抖】 我...我....

赵昌平:你我同为汉人,我给你透个底,这桩案子事关重大,不能有太多人知道,你说完就得死,无关人员听了也得死。

【音效:(04:06)重音】

大内护卫:【颤抖隐忍】

李欣:哼,来人!去请【打断】

大内护卫:【吼出】 我说!!!

【音效:(04:12)重音】

李欣:说就说嘛。那么大嗓门干什么。

大内护卫:【闭眼】 【认命】 请大人闭门。

赵昌平:除了我和李大人,其余人都退出去。

【手动音效09(04:28)】护卫:是。——声音提供·燕青/莫蒂【素创】

【手动音效09:离开关门、坐下后入词】

赵昌平:讲。

大内护卫:那人留我,是让我给大人带句话。

赵昌平:哪位大人?

大内护卫:【抬头 怒目】 你,都统大人。

赵昌平:【毫无波澜】 什么话?

大内护卫:他说,他祝你升棺发财,升 棺 发财。

【音效:(05:06)重音、椅子声入词】

赵昌平:和我有仇?我杀的人太多了,处处都是仇家。

大内护卫:对啊,你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不知杀了多少自己的同胞,不知让多少汉人家破人亡,都统大人,魄力十足啊。

李欣:虽然你是将死之人,但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闭嘴,得罪了大人,让其他人陪你一起死,也是一句话的事。

大内护卫:他给了我一副面具。

赵昌平:你看到了他的真容!

大内护卫:没有,他并没有摘下脸上那副。

赵昌平:你把东西藏哪了?

大内护卫:我家内堂前 扶摇树下,埋在那,大人看到面具,就会明白一切,【叹气】 大人,我已没有任何隐瞒,可以领死了吗?

赵昌平:押走。

大内护卫:大人,反正都是个死,死在汉人刀下,总比死在金人刀下体面点,大人能否成全我。

【音效:(06:35)抽刀、刺、倒地入词】

李欣:都统大人,这不符合规矩啊。

赵昌平:刚刚大内一等护卫刘熙挣脱锁拷,欲要行刺李大人,赵某不得已才杀了他。

李欣:【叹气】 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你现在是金人的使臣,有些情绪 你不该有。

【音效:(07:10)音乐高潮结束、起身(07:17)】

赵昌平: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走吧,去刘熙家。

【音效:(07:36)翻箱倒柜】

【音效】捕快1:你!你!去那边搜!——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音效】捕快2:大人!树下没有!——声音提供·莫蒂【素创】

李欣:怎会没有!

【音效:脚步靠近】

赵昌平:不是没有,是被其他人挖走了。

【音效:捏起土壤闻了闻】

赵昌平: 胭脂。

【音效:(08:08)重音】

 

【地点:刘熙家内院】

【音效:(08:17)夜晚声起入词】

薛月:【恭谨】 都统大人。

赵昌平:说吧,为什么要取出刘熙埋下的东西。

薛月:民妇 不知大人何意啊?

赵昌平:刘熙是大内护卫,武功高的很,心思也缜密,如若有他人在场,他绝不可能行事,本来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为何要自己找死?

薛月:【佩服 嘲讽】 赵大人 不愧为我大汉少年将军。

赵昌平:大汉二十年前就没了,现在是大金,把东西给我,我饶你和你女儿一命。

薛月:东西我烧了。

赵昌平:薛月,你想逼我杀你,但好歹想想你的女儿。

薛月:【决然】 敢问大人,在金人的国,汉人该怎么活啊?奥~对,向大人一样活着,倒是轻快。

【手动音效10:(09:35)脖颈抵住刀刃】

薛月:斩下我的头颅,我快点赶路,兴许能在黄泉与夫君相见。

赵昌平:薛月,激我没用, 你想让我快点杀你,是怕时间一久,话语出纰漏,让我看出端疑。

薛月:【疯狂】 咿啊!!!

【手动音效11:(09:58)脖颈撞向刀刃、收刀、踹倒】

薛月:【吃疼】 呃...【倒在地上无力哭泣】 

赵昌平:是你逼我,来人,带刘熙之女过来!

【手动音效12:(10:13)开门进入】(放完)

刘娇:【被人抗在肩膀】 放开!坏人!你放开我!放开!

【手动音效12:(10:18)放下】

刘娇:【吃疼】哎呦!娘!娘!【哭泣】

薛月:娇儿!娇儿!

【提示:母女二人颤抖抱在一起】

【手动音效12(10:24)】护卫:大人。——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赵昌平:出去。

【手动音效12】护卫:是。

【手动音效12:关门、抽刀】

赵昌平:东西不给我,每过一刻,我便砍下你女儿一根手指,你女儿的命 你说了算,

刘娇:【吓哭】 娘!

薛月:赵昌平!你好狠的心!你忘了你是汉人嘛!

【提示:以下快速衔接】

赵昌平:东西在哪?

薛月:我都说了!我烧了!

赵昌平:你没时间,昨晚的事,刘熙根本来不及跟你解释。

薛月:我真的烧了!你要我说多少遍啊!

赵昌平:好!

【手动音效13:(11:03)握住手按在桌上】

刘娇:【哭泣】 你干嘛啊!啊!!松开!

薛月:赵昌平!你敢伤我女儿!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赵昌平:你刚刚不是还想大义凛然的赴死吗?那我成全你,你女儿先走,她腿脚慢!

【音效:(11:20)提刀】

刘娇:【吓的闭眼】

薛月:我说!!【颤抖哭泣】我说...

【手动音效14:(11:27)轻击后脖颈】(放完)

刘娇:呃..

【手动音效14:倒地】

薛月:赵昌平!你干什么!

赵昌平:她只是睡着了,把东西拿出来吧。

【手动音效15:(11:42)起身、挪开木柜、拿出盒子】

薛月:【递】 大人。

赵昌平:【冷淡】 倒是会藏,打开。

薛月:大人,您是六御之首,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暗算您啊。

赵昌平:【冷淡】 打开。

薛月:....是...

赵昌平:等等。

【手动音效16:(12:19)刀身一偏 指向刘娇】 

赵昌平:对着她, 打开。

薛月:【轻微颤抖】

【手动音效17:(12:26)重音、第二个3下重音结束后入词】

赵昌平:怎么?不敢打开?你说的对,给你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暗算我,我自己来。

【手动音效18:(12:51)按住较力】(放完)

薛月:【抿嘴 用力】

赵昌平:给我。

薛月:【嘴角咬出鲜血】

赵昌平:给我!!

【手动音效18:踹倒 抢过盒子】

薛月:呃!不要!!!!

【手动音效18:盒子打开 暗箭射出 插入墙体】

薛月:【激烈喘息】

【手动音效18:瘫倒在地】

薛月:【绝望呜咽】

【提示:赵昌平背过身去不看薛月】

赵昌平:薛月,我已经给了你两次机会,没有下次。

薛月:【面如死灰】 东西在我女儿房内,她床下第二层木板里。

赵昌平:【看着】

薛月:赵大人城府,民妇只能叹望,不敢再有所隐瞒。

【手动音效19:(13:41)收刀、脚步声起入词】

薛月:大人!大人,可还记得一首旧汉名曲,起汉乐。

赵昌平:【无言】

薛月:此乐乃旧汉先师李尔与其三位至圣学子所创,乐曲先抑后仰,波澜壮阔,后汉高祖亲点 此乐为 大义之乐,赞其 闻此乐 如见万千大汉铮铮铁骨,后演变为我大汉军乐,每逢战事,兵马出征,必奏此乐,以承我大汉雄风,壮我大汉儿郎无双风骨。

赵昌平:这首乐曲,与此事有关?

薛月:无关,但汉人都相信,先师仍在,他与其三位学生,将匡扶我大汉。

赵昌平:大汉以灭国,李尔已死,世间已无人可奏此乐。

薛月:民妇倒与大人观点不同!【坚定】 民妇坚信此曲一定会再现世间,由我汉家儿郎奏响,【停顿】 在我身后这皇城之中!我与我夫愿意为此而死。

赵昌平:够了!你今天的做法 以及你口中之言,已经够杀你四次了。

薛月:【平淡叩拜】 谢大人,...恭送...


【BGM3·汉乐起】


【音效:(00:00)拿出面具】

赵昌平:李大人再好好看看,确定这千面鬼的面具,是由赵家村 铁匠王虎所制?

李欣:没错了,这面具是铜铁所铸,这淬炼之法是旧汉工艺,旧汉的铁匠,只剩王虎一人了,大人以为夜闯皇城之人,可能是王虎吗?

赵昌平:不,王虎体型魁梧,气力虽大,但腿脚笨拙,能在百余名高手的眼底下逃走,此人一定轻功了得,身形矫健。

李欣:不妨去赵家村看看。

赵昌平:即刻启程。

【音效:(00:53)大门打开(大队兵马赶来)】

何必先:【远处】 哎呦!李大人!赵大人!我这是老了呀,腿脚不利索咯,来晚啦。

赵昌平:审个家眷而已,何须如此兴师动众,这里已经审完了,我们走吧。

何必先:赵大人不愧是我大金青年才俊啊!【停顿】 这 人怎么处理啊?

赵昌平:【皮笑肉不笑】 何大人严重了,此事与她们并无关联。

何必先:【阴阳怪气】 哎呦~这不可行啊赵大人,圣上说了,这事啊,不能有太多人知道的啊。

刘娇:【哭泣】

薛月:【害怕】

赵昌平:何大人,她们什么都不知道,一个女人,一个娃娃,你就算讲给她们听,她们也听不懂啊。

何必先:赵大人,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啊。

【音效:(01:56)重音】

何必先:哦~【拍拍脑门】 哎呦,我这记性,这娘俩是汉人嘛,赵大人不忍心,那好,我来办。

【手动音效20:(02:10)欲要进门被赵昌平身形挡住】

何必先:赵大人,麻烦让一让。

赵昌平:何大人,已经审完了。

何必先:大人审完,我可再审吧,那个娃娃,我得好好审审。

赵昌平:大人何须为难一个孩子。

何必先:赵大人,在金人的国,我想杀两个汉人,有何不妥吗?

【手动音效21:(02:39)重音手紧握刀柄】

李欣:【推开赵昌平】 哎呀!你就别挡何大人的路啦,何大人,圣上的意思是咱们一起把这个案子完成了,没必要窝里斗嘛,赵大人,何大人只是想审审她们嘛,不会拿她们怎么样的。

何必先:赵大人爬到这个位置上不知道杀了多少汉人,哈哈哈哈~这个时候跟我装起菩萨来了,真有意思啊~咳咳 莫非大人还有别的心思?

【手动音效22:(03:23)左跨一步】

赵昌平:【抱拳】 大人请自便。

何必先:哼!

【音效:进门】

何必先:给我砸!!

【音效:鼓声、身后打砸】

薛月:你们!!你们干什么!!!

刘娇:【哭泣】 坏人!你们不要欺负我娘!放开我娘!

何必先:把她们给我押进来!

【音效】(03:49)卫兵:是!——声音提供·燕青/莫蒂【素创】

薛月:【远处】 啊!!你们抓我可以!别碰她!!

刘娇:【哭泣】 娘!!呜呜呜

【提示:门外】

李欣:【叹气】 赵大人,我们走吧,还要查案呢。

赵昌平:【隐忍】 嗯

【音效:(04:03)身后抽刀声】

薛月:我汉家女子岂可受辱!!狗贼!!汉乐将起!!!

刘娇:娘!!

【音效:(04:13)自刎 重音倒地 音乐起】

赵昌平:【停下脚步】【呼吸微微颤抖】

【音效:心中俱颤 】

【音效:万马奔腾 回忆】

【音效】汉高祖:击鼓!为将军送行!!——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赵文儒: 【混响】学生们,你们要铭记我浩煌大汉歌,这是我民族之根基,是我大汉之魂。

【音效】书院朗朗读书声:维天有汉,龙凤呈祥,世传百代,雄风励亢,斯民万亿, 星瀚浩茫,大道之行,日月同煌,【赵弦乐入词】武德维扬,文运益昌,利乐文物,四海播芳,紫气东来,寻绎灵光。——声音提供·CC欧尼/御霆【素创】

赵弦乐: 【混响】大哥!走啊!!师傅说了,让你降金啊。

赵昌平:【混响】 师傅!我不降!!

【音效】(05:03)先师李尔:你必须得降!

李欣:【提醒】 赵大人?赵大人!

赵昌平:【愣神】 呃..

李欣:该走啦。

【音效:(05:13)推开门】

何必先:呦,二位大人还没走啊,那咱们一起吧。

赵昌平:何大人,刚才...

何必先:死了,她自己动的手。

赵昌平:【低头 压抑怒火】 这样。

何必先:赵大人,有怨气?

赵昌平:没有,只是她的女儿,还请大人让我带去赵家村,毕竟...

【音效:(05:43)投井声】

【音效】仆从:大人,处理好了。——声音提供·莫蒂【素创】

何必先:嗯,【看向赵昌平】 赵大人说的有些晚啦,我们还是赶路重要。

赵昌平:【喉头涌动】 何大人,先请。

何必先:呵呵哈哈哈哈~好!

【音效:(06:10)重音】


【BGM4·有司鼓鸣】


【音效:(00:00)马车声】

何必先:赵大人啊,这赵家村可是你老家啊,回老家看看,至少带点礼吧,都是乡亲父老,多少意思一下。

赵昌平:【平静】 我来是为了查案。

何必先:呵,赵大人公私分明,好的很啊。

李欣:赵大人,不如这样,我与何大人,沿村东头去找铁匠王虎,你可以先回家看看,都五年了,回家探亲 合情合理。

赵昌平:【抬头】 也好。

何必先:【无声冷笑】

【音效:(00:57)敲门声】

赵弦乐:谁啊?

【音效:开门声】

赵昌平:【微笑】赵弦乐。

赵弦乐:大哥!你怎么回来啦~快进屋,哎呀,你回来至少提前让手下人知会一声嘛。

赵昌平:哪有什么手下人,煮碗面 哥饿了。

赵弦乐:好~对了哥,你是不是当了大官了啊,村里都传着呢,说你现在是一品官,我就说嘛,哥厉害着呢。

赵昌平:【脸色不好】 他们是夸我,还是骂我?

赵弦乐:【犹豫】 我听着是夸你嘛。

赵昌平:哦,你二哥呢?

赵弦乐:二哥在后山的私塾教书呢。

赵昌平:【久违微笑】 什么时候的事啊,后山啥时候办私塾啦。

赵弦乐:二哥闲着无聊,自己办的,叫山崖书院。

赵昌平:他腿脚不好,怎么上的山啊。

赵弦乐:拄拐呗,他也不让我跟着,每次我都担心死啦,正好哥这次回来,劝劝他吧。

赵昌平:哥这次回来,不会久留,是为查案。

赵弦乐:【笑意】 千面鬼的事嘛?

【音效:(02:21)鼓声】

赵昌平:【猛地睁眼】 

【音效:摇起面汤】

赵弦乐:我让王虎哥做的。【平静】 哥,吃面。

【音效:大门破开 大队人马闯入】

何必先:犯妇赵弦乐!来人!带走!!

【音效:抽刀】

赵昌平:【起身】我看谁敢动!!

何必先:赵昌平!!你放肆!!你知道你袒护的是何人嘛!!

李欣:赵大人,你身后之人就是让王虎铸造面具之人啊!

赵弦乐:二位大人,我愿意跟你们走,这事跟我哥没关系,【望向赵昌平】 我没跟他说过。

赵昌平:【眼神复杂】 

李欣:【松了口气】 原来是赵大人还不知道此事啊。

赵昌平:原来是这样,即便你是我妹妹,如若犯下此等重罪,我定不姑息。

【手动音效23:(03:23)收刀声】

赵昌平:何大人,刚刚是我唐突了,【嘴角抽搐】 押走。

【手动音效24:(03:35)带走】

 

【地点:大内地牢】

【音效:(04:04)泼冷水】

赵弦乐:【被泼水】咳咳咳咳咳....

李欣:犯妇还不如实招来!!图纸被你藏在哪里了!

赵弦乐:金人的走狗..我什么也不会说。

李欣:你!赵大人,她连你都骂!

赵昌平:李大人,她从小就骂我。

赵弦乐:【虚弱】 我哥是狼,你是狗..

何必先:【抿了一口茶】赵大人,你妹妹嘴巴还真硬啊。

【手动音效25:(04:41)放下茶杯】

赵昌平:何大人,她现在是有罪之人。

【音效:(04:45)拍凳腿 起身】

何必先:等的就是赵大人这句话,来人!极刑伺候!哦,对了,赵大人要不要先回避一下。

赵昌平:何大人,尽管用刑,但注意分寸,别什么都没问到,人没了。

何必先:这您放心,本官执掌御前,见惯了私狱里难啃的骨头,不过还真有一个特点,汉人的骨头最硬,竟然硬,那就敲碎了再审。

【音效:(05:23)鼓声】

何必先:赵大人,这是碎骨锤,样子够唬人啊。

赵昌平:何大人,是不是手段重了点。

何必先:就说让你先回避嘛,赵大人,她说出图纸在哪以后,也是个死嘛,折磨一下 没事的吧。

赵昌平:何大人,容我再审一审。

何必先:【轻松】 好,赵大人随意,我们自己人。

【手动音效26:(06:00)2声缓步走近】

赵弦乐:【虚弱喘息 望向赵昌平】

赵昌平:罪妇赵弦乐,我再问你最后一次,图纸在哪?所铸面具为何!

赵弦乐:【凄惨笑意】 大人,我什么都不知道。

【手动音效27:(06:27)扼住脖子】(放完)

赵昌平:罪妇赵弦乐,图纸在哪?!所铸面具为何!!

赵弦乐:【难以呼吸 凄惨笑】 大人..我什么都不知道。

赵昌平:【耳边轻声】 为何?!为何啊..

赵弦乐:【细声】 为我大汉..

【音效:(07:01)猛然站起】

何必先:赵大人!!她说了什么!她嘴角动了!

赵昌平:她说 【停顿】 不招,何大人,【背身】 用刑吧。

何必先:【激昂快速】 赵大人恪守本分,大义灭亲!好!!

【音效:(07:26)挥舞重锤 击碎左腿骨】

赵弦乐:啊啊啊啊!!!!

何必先:【激昂 快速】 赵大人不亏为我金国之盾戟,想必日后一定加官进爵!官职上品!!

【音效:(07:36)挥舞重锤 击碎右腿骨】

赵弦乐:啊啊啊啊啊!!!!!

何必先:犯妇赵弦乐!!招还是 【拖长】不招!!!!!!

赵弦乐:我招....我什么都招..你凑近点...

何必先:好,早该如此。

赵弦乐:【满嘴鲜血】 ...汉乐起..金国灭..【凄惨笑】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

何必先:【嘴角抽搐】 好~很好~赵大人看着她,我去抓几个壮丁过来,再审。

【手动音效28:(08:20)抽刀出鞘一刀封喉】

赵弦乐:【头颅低垂】

何必先:【停下脚步 回望】 赵大人,这是干什么?

赵昌平:【望向刀上鲜血】 如此大逆不道之言,该杀。

何必先:什么都没问出来啊。

赵昌平:她回答了啊。

何必先:她回答什么了啊?

赵昌平:【靠近 威压】 她说 不知道啊。

何必先:【微胆怯】 呵,赵大人我可提醒你一句,此案你可是主审,你自己向圣上承诺的三日,三日此案不破,你可是欺君之罪。

赵昌平:急什么,还有一日呢。

【手动音效29:(09:04)走近】

【手动音效29】内门守卫:【轻声】李大人【耳语】——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李欣: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手动音效29:离开脚步】

李欣:赵大人,何大人,诏狱外有人击鼓,自称千面鬼,身附大内军机布防图 ,但要见了我们才肯交出。

赵昌平:哦?自己送上门来了。

何必先:嘿!还真有贼自己送上门来。

李欣:二位大人小心有诈,按照赵大人的话,能在大内诸多高手中来去自如,此人一定轻功了得,但击鼓之人瘸着个腿,以手中拐杖击鼓,看样子,还是个年轻儒士。

何必先:儒士?文化人能干出这事?

【手动音效30:(10:21)提刀快步走出】

何必先:哎!赵大人腿脚这么快啊!

李欣:何大人,咱们跟上吧。


【BGM5·字字玑珠 衣华灼灼】


【音效:(00:00)击鼓3声】

李欣:何人击鼓!

【音效:扔掉拐杖】

赵文儒:【扣手】 草民赵文儒 拜见各位大人。

何必先:也姓赵啊,赵大人,我们方向没错啊,就是赵家村。

赵昌平:【气愤】 赵文儒!!你给我回家!在这里瞎胡闹什么!!

何必先:啊?!你弟弟?!【讥讽】 啧啧啧,一家三口,两个反贼,赵大人投的这是什么胎啊。

赵昌平:我二弟天生右腿残疾,更不会武功,不可能是我们要找的人。

李欣:好啦!大人们你也见到了,东西也该交出来了吧。

赵文儒:还请大人,让无关人等回避。

李欣:你把图纸交予我们即可,不需要有人回避。

赵文儒:好,我现在就呈上图纸。

【音效:(01:01)宽衣解带】

【提示:赵文儒满身伤痕,有其见骨,分明是大金布防图刀刻于身。】

【音效:重音、诡异音乐落下入词】

赵文儒:【赤裸上身 敞开双臂】 此图已与我血骨相融。

赵昌平:你!!

何必先:他竟然把军机布防图刻在了身上!!李大人!等什么啊!帮他遮体啊!!

李欣:来人!!帮他遮体!!押走!!


【BGM6·烈火燎原】


【音效:(00:00)转场】

【音效】暗卫:大人,现场护卫三十七人,为其遮体押送三人,为其更衣二人,已全部处理。——声音提供·莫蒂【素创】

何必先:嗯,下去吧。赵文儒,你说说,为什么要把信刻在身上?

赵昌平:何大人,我是主审,我还没说话呢。

何必先:【被呛】 【清清嗓子】 是,赵大人您来。

【手动音效31:(00:37)缓步走近】

赵文儒:【抬头 笑意】 嘿嘿~哥。

赵昌平:【扇巴掌自配】

赵文儒:【吐了口血 依然抬头 笑意】 嘿嘿~哥。

赵昌平:【巴掌声自配】

赵文儒:【吃疼 眼眶红润 抬头 笑意】 哥。

赵昌平:【颤抖抬手 连续巴掌声】

赵文儒:【被连续打耳光一声不吭】

李欣:哎呀!行了!赵大人,再打话就说不出来啦!

赵昌平:【停手】 说不出来 就写出来。

赵文儒:【吐口血】 拿笔。

赵昌平:【捏紧拳头】 【强忍怒意】 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

赵文儒:弦乐呢?

赵昌平:杀了。

赵文儒:【强忍悲伤】 你杀的?

赵昌平: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

赵文儒:呵,好啊。

赵昌平:是你让赵弦乐去找王虎铸造面具的?

赵文儒:是啊。

赵昌平:【轻声】你想死,为什么带上三妹?

赵文儒:她是自愿的,我们都是自愿的。

赵昌平:【捏紧拳头】 你把面具交给谁了,夜闯皇城之人是谁?

赵文儒:我啊。

赵昌平:不可能,你腿脚不便,也不会武功。

赵文儒:到皇城,哪里需要武功啊,会走路不就行了。

赵昌平:那可是皇城内院,你从来没有进去过,也不会武功,怎么可能在皇城内院进出自如,大内高手众多,你一个不会武功的人,如何斩杀大内高手,还是以一敌七,简直荒唐!

赵文儒:我并没有进内院啊,我只是在皇城外,等着里面的人把东西送出来。

【音效:(02:38)重音】

赵昌平:你再说一遍?

赵文儒:我说,我只需等着里面的人 把东西送出来,然后交到我手里。

【手动音效32:(02:51)闪回(回忆以下混响快速衔接)】

赵昌平:刘熙是大内护卫,武功高的很,心思也缜密

李欣:也许 【加重】 他虽带着面具,但单看身形你就能认出此人,他一定和你很熟悉,又或者说 你知道他一定不会杀你。

赵昌平:那天晚上有七名护卫看到窃贼真容,你是唯一活着的一个。

薛月:【坚定】民妇坚信此曲一定会再现世间,由我汉家儿郎奏响,【停顿】 在我身后这皇城之中!我与我夫愿意为此而死。

【音效:(03:41)重音】

赵昌平:刘熙,他是大内护卫自然对军机内阁了如指掌,且武功高强 轻功了得,原来,夜闯皇城之人 就是他自己。

李欣:哎呦!那一切都解释通啦,哎?他并未拔刀啊。

赵昌平:刘熙心思缜密,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刀是第二天早上擦拭的,他故意卖我们一个破绽,好让我们以为他那晚从未拔刀,转移我们的注意。

李欣:原来如此!不是盗窃之人杀了另外七名大内高手,而是刘熙盗图被另外七名护卫撞见,所以才杀人灭口,这刘熙真该死啊,竟然耍我们!

何必先:【跳起来拍手】 哎呀!!我就说吧,圣上养了一群汉人在身边,早晚出事!!这些个汉人 都想着复国!!

李欣:【怒目】 嗯?!

赵昌平:【怒目】 嗯?!

何必先:当然这些人中,不包括 李大人,赵大人,咳咳,那刘熙着实可恶!

赵昌平:【轻笑】 他有一句话倒是真的,【看着赵文儒】 拿去图纸之人的确杀不了他,你让刘熙祝我升官发财?何意?

赵文儒:【讥讽】 是棺木的棺。

赵昌平:要我死。

赵文儒:我哥赵昌平,乃大汉五虎之一,为浮屠铁甲营主将,早已死在大汉拒降之战。

赵昌平:你们以为偷了一张图,就能复国?

赵文儒:赵大人会怎么处置我?

赵昌平:死。

赵文儒:我当然知道是死,那大人想要我如何死?

何必先:按照当朝律法,当斩。

赵昌平:那便斩。

何必先:不过,只是斩了,怕是难悦龙颜啊。

赵昌平:那请问何大人,如何做 圣上才能开心呢?

何必先:当刮骨,扒皮,再把此皮献给圣上,赵大人以为如何?

赵昌平:呵。

何必先:李大人呢?

李欣:赵大人,我觉得何大人所言有理,那剥皮之事,何大人多费心,我和赵大人见不惯这样的场景。

何必先:慢着!

【音效:(06:41)重音】

何必先:李大人是文臣,见不惯这样的血腥事 情有可原,赵大人17岁就游离于沙场,这种场景大概已经司空见惯了吧。

赵昌平:何大人 有话直说,何须弯弯绕绕?

何必先:赵大人若是亲手刮其骨,去其皮,再呈给圣上,圣上定龙颜大悦,赞赏都统大人赤胆忠心!

赵昌平:【无言】

赵文儒:赵大人,别人碰我,我还真不习惯呢。

何必先:赵大人,这可是头功一件啊,我让给你,你还犹豫个什么啊?

赵昌平:好,那明日便由我亲手惩治叛贼。

何必先:好,那便明日。

 

【地点:地牢内】

【音效:(07:57)打开狱门】

【音效】狱卒:醒醒,有人看你来了。——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音效:脚步声入词】

赵昌平:睡着了?

赵文儒:没睡,只是闭眼,赵大人一个人来找我,怕是不好吧。

赵昌平:你明天就死了,如何不好。

赵文儒:你早就知道是我。

【音效:(08:27)扔下面具】

赵昌平:嗯。

【音效:闪回(2人回忆)】

【音效】赵文儒幼年:大哥!邻村的王二麻子又调戏妹妹!欺人太甚了!咱们揍他去!——声音提供·南谦【素创】

【音效】赵昌平幼年:早就看他不爽了!诺~把这个带上。——声音提供·CC欧尼【素创】

【音效】赵文儒幼年:给我面具干嘛?

【音效】赵昌平幼年:这样别人就认不出来我们是谁啦,打完就跑咯。

【音效】赵文儒幼年:可是我腿脚不方便啊!

【音效】赵昌平幼年:哥背你。

赵昌平:你认为你在做对的事。

赵文儒:赵大人不怕隔墙有耳吗?

赵昌平:只有你我,随便讲。

赵文儒:大人,可否还记得 起汉乐?

赵昌平:【沉默】

赵文儒:大哥击鼓,三妹抚琴,我负责吹箫,师傅把此曲命名为起汉乐,他临走前曾说过,此曲定能救国。

赵昌平:说不定他已经死了。

赵文儒:大哥,这么多年,有多少同胞死在你手里?一万?两万?还是十万?

赵昌平:...不止。

赵文儒:杀了这么多同胞,手不抖了吧。

赵昌平:你想说什么。

赵文儒:师傅临走前给了我们兄妹三人一人一只锦囊,并嘱咐了我们一人一句救国之策,三妹是其疾如风,我是侵略如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大哥你的是 不动如山,这些年,最苦的是你,【抬头微笑】 三妹 其疾如风,师傅要其断舍离 先赴黄泉,我是侵略如火,明日你即可见烈火燎原。

赵昌平:汉 已经灭了。

赵文儒:所有的汉人,都相信师傅的话,大金皇宫内会奏响汉乐之曲,我们的军队会迎着汉乐入城,摘下金人皇帝的头颅,竖起我大汉的旗帜,所有人都相信。

赵昌平:呵,他们口中的救国之人,已经死了两个。

赵文儒:我与三妹都在为师兄铺路,大哥,你才是真正的救国之人,明日 我将为你献上一份大礼,足以助你加官进爵,金人皇帝将会亲自召见你。

赵昌平:你让我刺杀圣上,不可能。

赵文儒:你会的。

赵昌平:我就不打扰了,在世的最后一夜,好好休息吧。

赵文儒:【平淡】 这个世间啊,有的人活着比死了难受不是吗。

赵昌平:【微停顿】明天 大哥送你。

赵文儒:【闭上眼睛】 大哥,我听到了,金人的国,会奏响我汉族的乐。


【BGM7·其徐如林】


【地点:(00:00)赵家村】

学童:娘今天怎么做的这么丰盛啊,还有鸡哎,咱家过年都不带杀只鸡的呢。

母亲:【克制悲伤】 小柱乖,夫子教的都背下来没?

学童:当然背下来啦,这可比背诗词容易多啦。

母亲:好~那我们吃饭,今天多吃点。

学童:爹,你怎么不说话啊,娘今天做了鸡哎。

父亲:爹不饿,柱儿多吃点。

学童:好哎~吃多了长高高哦~

母亲:【小声抽泣】

父亲:【握住手】 孩子还在,别这样。

母亲:为何是我们..为何是赵家村...

父亲:..只能是我们..

母亲:柱儿还小..

父亲:【叹气】 

【音效:(01:11)吹号】

何必先:押戒重犯入刑场!

【音效】护卫:是!——声音提供·莫蒂【素创】

赵昌平:你们退下。

何必先:赵大人,重犯腿脚不便,若是让他自己走,怕是要耽搁大人时间,

赵昌平:解开镣铐。

【手动音效33(01:34)】护卫:是。

【手动音效33:镣铐脱落】

何必先:赵大人这是干嘛,这不妥吧。

李欣:赵大人,那可是重犯。

赵昌平:二位大人放心,行刑时间若差分毫,赵某献上项上人头。

【手动音效34:(01:53)附身摩擦声】

赵文儒:【惊讶】 大人,这是干嘛?

赵昌平:哥背你。

赵文儒:大人!万万不可!!你是六御总都统,怎能背我一个死囚!

【手动音效35:(02:09)强行背起】

赵文儒:大人!

赵昌平:即便在金人的国,哥哥背弟弟,有何不妥?何大人 李大人 ?

何必先:【看向李欣】 这..恐怕..

李欣:何大人,毕竟人家是兄弟嘛,法理之外总要留些情面。

何必先:那就容赵大人背重犯上路。

【手动音效36:(02:44)背】

赵昌平:抱紧了啊,就像小时候一样。

赵文儒:哥,我在我们旧时玩闹的柿子树下埋了一壶桂花酒,等我死后,你记得拿去喝,这壶酒是你当年最后一次以大汉将军的身份 出征时我埋下的,如今已埋了十五年。

赵昌平:好,我会去拿。

何必先:【脚步一缓 停顿片刻后继续前行】

李欣:何大人,就别偷听人家哥俩叙旧了嘛。

何必先:哼,你若不听,怎知我在听啊。

【手动音效37:(03:31)轻轻放下 抽刀】

赵文儒:【跪地】 哥,以后的路 就要你自己走了。

赵昌平:哥这一刀很快,不疼的。

赵文儒:哥,为了汉乐奏起,已经死了很多人。

赵昌平:何必。

赵文儒:容弟弟为您送上大礼,助你升官发财!!

赵昌平:你要干什么?

赵文儒:【激昂】 你金人大内军机布防图!我已复刻一百九十四份,赵家村无论男女老幼皆可倒背如流,山崖书院学子两百九十八人,人人可默写此图,今晌午,我大汉百姓,将全员背诵此图!!声震九天!!奏起汉乐!!

赵文儒:赵大人!!我助你升官发财!!【撞向刀锋】 呃咿呀!

【音效:(04:40)刀身磨过脖颈】

何必先:什么!!!

赵昌平:【被溅的满脸鲜血愣在原地】 【难以置信的呼吸】

李欣:【吓得呆立】 这...这如何是好啊...

何必先:【心急如焚】 赵大人呀!!还愣着干什么!!火速带兵前往赵家村啊!!

【音效:(04:53)兵马赶到现场】

【提示:只见赵家村无论男女老幼皆已站立于赵家村门前,人人佩戴千面鬼面具。】

李欣:这是作何?

何必先:作何?分明是要造反!!

赵昌平:二位大人请退后,来人!兵马护卫!!

【音效:(05:11)盾牌立起】

【音效:风沙起】

【音效】小娃:【双手背负 摇头背诵】维天有汉,龙凤呈祥,世传百代,雄风励亢...娘后面是什么来着?——声音提供·南谦【素创】

李欣:是浩煌大汉歌...

【音效:重音完入词】

李欣:谁家的小娃,快领走!!

【音效:人群中走出】

母亲:叨扰大人了,【抱起】 

李欣:快把孩子带走!!

母亲:紧张啦?【蹲下抚摸孩子额头】 斯民万亿, 星瀚浩茫..

【音效】小娃:(05:57)【跟随】 斯民万亿,星瀚浩茫。

母亲:大道之行,日月同煌,武德维扬,文运益昌,利乐文物,四海播芳,紫气东来,寻绎灵光!!

母亲:起汉乐!!!

母亲:【跟着背景音效同入】东院兵十万,炮五千,重骑一万,南院兵五万,炮两千,铁甲精兵九千,北院兵一万,炮两千,皇城直属内卫九百,内部有藏剑暗门,东院暗门步九格,则地陷雷,南院步六格,上一寝,弓箭手九千,内院机关每百步一丈三寸暗卫一名....

父亲:【跟着背景音效同入】东院兵十万,炮五千,重骑一万,南院兵五万,炮两千,铁甲精兵九千,北院兵一万,炮两千,皇城直属内卫九百,内部有藏剑暗门,东院暗门步九格,则地陷雷,南院步六格,上一寝,弓箭手九千。

【背景音效】小孩:东院兵十万,炮五千,重骑一万,南院兵五万,炮两千,铁甲精兵九千,北院兵一万,炮两千,皇城直属内卫九百,内部有藏剑暗门,东院暗门步九格,则地陷雷,南院步六格,上一寝,弓箭手九千。——声音提供·金色妖精【素创】

何必先: (惊讶)这!!这!!!这如何是好啊,这要是给圣上知道了,我们的脑袋都得掉啊!

赵昌平: 大人就这么担心自己的脑袋?

李欣:这..真是人人皆可复诵啊。

何必先:赵大人!!!还不让他们住口!!

赵昌平:大人想要他们怎么住口?

何必先:全村都是反贼!!!大人还等什么!!

【音效】(07:26)先师李尔: 昌平啊,此复国之策,你最为关键,若见燎原之火,势必令其燃起!!

赵文儒:【混响】 我是侵略如火,明日你即可见烈火燎原。

赵昌平:全军闻令!!

【音效】(07:49)全军:闻令!!——声音提供·莫蒂/燕青/院长【素创】

赵昌平:【压抑 爆发】 赵家村全村皆反,屠村!!

【音效:(08:05)刀砍倒地】

何必先:好!!!

李欣:【眼眶红润】 赵大人...绝啊....

赵昌平:太慢了!!给我放火烧!!!

【音效:(08:13)扔下燃烧壶 点火  全村焚烧 熊熊大火燃起】

提示: 此处场景重叠 快速衔接

【音效:庆功宴】

【音效】女妓:来~大人喝一杯~——声音提供·CC欧尼【素创】

何必先:【混响】呵呵呵~~好!喝~【灌下一杯酒】

【音效】男妓:大人,我喂您喝酒。——声音提供·莫蒂【素创】

李欣:【混响】不用了,我自己喝。

【音效】(08:36)护卫:大人,大火已燃烧两天两夜,现在火已扑灭,什么都没了。——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何必先:赵大人,可以给圣上呈上奏书了,我相信 圣上一定会对你特别满意,哎呀~赵大人~喝吧~如此快哉之时,就莫要愁眉苦脸了嘛,【懒散】什么烦心事呐,这美人抱怀,一杯温酒下肚不都消散了嘛。

李欣:【暗嘲】赵大人杀伐果决,不留余地,不愧为大金辅国良臣。

赵昌平:二位大人慢慢吃,我出去走走。

何必先:哼,无趣。

【地点:(09:40)赵家村 一片黑色废墟残害】

【音效:抛去长刀 下跪】

赵昌平:【望着眼前灰烬的赵家村 久久跪地】 【强忍泪意】 昌平,不得已而为之,满村子幼父老,如要怪罪,尽管来索命便是。

【音效:(10:11)雷声】

赵文儒:【混响】 哥,我在我们旧时玩闹的柿子树下埋了一壶桂花酒,等我死后,你记得拿去喝。

【音效:(10:26)挖地声5秒后入词】

何必先:【朗声】赵大人,这是在干什么啊?

【音效:(10:39)重音】

赵昌平:何大人,不喝酒了?

何必先:赵大人,是来寻你弟弟的遗物吧?

赵昌平:一壶酒,何大人要一起嘛?

何必先:反贼托付之物,到底是一壶酒?还是一张图啊?

赵昌平:何大人什么意思?

何必先:赵大人,挖出来看看嘛。

赵昌平:呵,好。

【音效:(11:11)挖出、取出酒坛】

何必先:果真是一壶酒,打开酒坛看看。

赵昌平:大人不一起喝吗?

何必先:【无言】

赵昌平:那我可自酌了。

【音效:(11:39)打开酒塞 醍醐畅饮(音效结束入词)】

赵昌平:啊~好酒啊!!

何必先:【吃瘪 恭敬】 赵大人海量,我们走。

【音效:(11:59)兵马撤退】

赵昌平:【坐在树下 看着酒壶】

【音效】赵文儒幼年:【远处跑来】大哥~大哥~我来啦!

【音效】赵昌平幼年:你慢点 不急,酒带来了吗?

【音效】赵文儒幼年:带来了啊~哎,哥,你猜我在路上发现了什么,咱们后山的青岩湖,有一山洞,嘿嘿~以后那可以做我们的秘密基地,咱们以后的酒啊,可以往那藏。

赵昌平:青岩湖。

 

【音效:(12:46)山洞滴水声】

【音效:拔刀声】

【音效】汉兵:什么人?——声音提供·院长【素创】

赵昌平:郑渊?

【音效】汉兵:赵将军?您真来了,夫人在里面等您呢?

赵昌平:夫人?

陈夫人:【远处】 我夫是王威候,赵将军,我们在此已经等了你七日。

赵昌平:你是王将军的妻子 陈舒桂?

陈夫人:正是,赵将军请坐。

【手动音效38:(13:12)坐下】

赵昌平:你们来这做什么?

陈夫人:赵将军还真是健忘,我刚说过呢。

赵昌平:就是为了等我?

陈夫人:先师让我来此等候七日,七日内你必定会来,这第七日,你果然来了。

赵昌平:师傅?他现在在哪?

陈夫人:先师不方便出面,让我来此 只为告诉将军接下来该怎么做。

赵昌平:怎么做?是为何事?

【手动音效39:(14:00)倒茶、放杯入词】

陈夫人:救国,将军请喝茶。

赵昌平:救国?我在金国呆的好好的,为什么要复汉?

陈夫人:将军是在试探我,放心,却是先师将我派来。

赵昌平:我如何信你?

陈夫人:其徐如林,贵在城府。

赵昌平:【呼气】 连我的锦囊你都知道,看来的确是师傅让你前来。

陈夫人:将军愿意信我了?

赵昌平:你们愿意信我吗?我可在金人朝政中呆了十五年。

陈夫人:如若将军没有复汉之心,就不会来了。

赵昌平:那你说说看,师傅是如何设局。

陈夫人:此局是齐正王所设,先师只是将计就计。

赵昌平:圣上?

陈夫人:布防图是假的。

【手动音效40:(15:18)重音】

赵昌平:假的?!

陈夫人:先师故意放出风声,要窃取大内军机布防图,齐正王早就把布防图掉包了。

赵昌平:那圣上为何还要我亲自督查此事。

陈夫人:因为将军是汉人。

赵昌平:试探我?

陈夫人:没错,齐正王本意就是借此机会 试探朝中汉臣是否忠心不二,既是朝中汉臣又身居高位的,文臣李欣,武臣赵昌平,齐正王此局就是为你二人所设,大人何不好好想想,内务总管与军机密案,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为何要李欣副审,所以先师将计就计,要让齐正王对你们放下戒心,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让你们杀汉人,越多越好。

赵昌平:所以你们就逼我一直杀人,杀到整个皇城再无人可杀。

陈夫人:只有这样,才能放下齐正王对你的戒备之心,你才有机会面见金人皇帝,为匡扶我大汉,下最重要的一步棋。

赵昌平:何棋?要用这么多人的命来填。

陈夫人:将军需进见齐正王,想办法调动北院军伍。

赵昌平:要他们做什么?

陈夫人:护驾。

赵昌平:你要我挟持金人皇帝。

陈夫人:这些年,为复我大汉,我夫君一直秘密行走,与旧汉诸多残留军伍通联,靠着先师的锦囊妙计,已集合旧汉七位将军,总共三十万兵马进军皇城。

赵昌平:三十万,金人可有百万雄兵。

陈夫人:这些年,百万金军亦是分帮立派,各部金人势力军候内部早已动荡不堪,将军也不想想,要是金人皇帝信得过金人,那轮到一个汉人来做这一品武臣呢?

赵昌平:所以你们要强攻兵马最少的北院,要我吸引北院兵马入皇朝大殿,你们则可长阳直入,一举拿下皇城,可北院距皇城亦有十里路,你们怎样才能知晓消息呢?

陈夫人:如何知晓消息,先师也没说,恐怕需要将军自己去想了。

赵昌平:【沉默】

陈夫人:如此重任,将军劳苦了。

赵昌平:你们就这么信我?

陈夫人:先师的至圣学子文儒先生曾在第三日的时候来过,他说他大哥自十七岁起 便是大汉少年将军,论对大汉复国之信念,无人可比,也无人可动摇。

【手动音效41:(18:54)把茶水一饮而尽提刀离开】

陈夫人:【握茶杯 望着赵昌平离开背影】 【喃喃】 敬将军。

 

【地点:李大人府邸】

【音效:(19:27)敲门声、开门声】

李欣:赵大人深夜造访 所谓何事?

赵昌平:进去说。

【音效:(19:48)关门声】

【地点:门外】

何必先:传耳目过来。

【音效:(19:58)落下】

何必先:你们两个,一个潜伏在北门,一个潜伏在东门,要把这二人所讲之言,一个字也不差的背给我听,如若有差一个字,杖毙。

【音效:(20:14)乌鸦飞走】

何必先:这二人果真就聊了一些升官发财之事?

【音效】耳目:没错,二位大人全程对话,我们都有记录,不会错。——声音提供·子衫【素创】

何必先:下去吧。

【音效】耳目:是。

何必先:难道是我戒心太重,此二人真一点造反之心都没有?

【音效】仆人:大人,李大人有事求见。——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何必先:让他进来。

【音效:开门】

何必先:李大人,深夜造访,所谓何事啊?

李欣:何大人,老臣有一事相求,赵大人明日面见龙颜,可否让他替老臣捎点东西给圣上。

何必先:哦~哈哈哈哈~李大人这是要送礼啊。

李欣:为了升官嘛~拿钱买路咯。

何必先:【脸色一变】 圣上贵为天子,能缺什么啊?而且面见圣上要净衣,身上是不能携带任何物件的,这点规矩你不懂嘛?

李欣:赵大人不是要向圣上献上人皮嘛,我家有一颗祖传夜明珠,想夹带在里面。

何必先:哎呦,那如果被人搜出来,怕是要掉脑袋的啊。

李欣:那装着皮囊的箱子搜不搜,不也是御前总使一句话的事嘛~

何必先:我凭什么帮你,事成后升官发财的是你,又不是我。

李欣:大人后院停了九辆马车,共黄金五万两,白银三万两。

何必先:呵~贿赂我。

李欣:不叫贿赂,我本来也贪嘛,大人 也贪嘛~

何必先:你是把老底都捐出来了啊,不怕最后买卖赔了,啥都不剩?

李欣:这庙堂之中若想升官...不就是得赌嘛。

何必先:哈哈哈哈~李大人啊,东西留下吧。

李欣:那就 有劳何大人。

【手动音效42:(22:44)开门、关门后入词】

何必先:这老东西,给的属实有点多啊。


【BGM8·起汉乐 奏长歌】


【音效:(00:00)打开房门】

女眷:夫人,您回来了。

李欣:水溪啊,老爷的盔甲有没有擦干净啊。

女眷:每天都有擦的。

李欣:去倒盆水来,我再擦一次。

女眷:是。

【音效:(00:19)拧干毛巾 擦拭盔甲】

【提示:牌位 大汉龙骑将军 忠武之甲】

李欣:老头子啊,我一个女子混到如今这个地位不容易啊。

李欣:这些年,却是累了,想去看看你啦。

【音效:(00:46)闪回】

赵昌平:【混响】 进去说。

【音效:关门 毛笔写下】

李欣:【混响】 隔墙有耳 大人可否做到,闲谈之中笔走龙蛇。

【音效:写下】

赵昌平:【混响】 当然。

【音效:(01:12)音乐起入词】

【音效】李欣:恭喜大人啊~明日得见龙颜,定是要官拜上品啊。——声音提供·CC欧尼【素创】

李欣:【混响】 你前来是为复国之事吧。

【音效】赵昌平:哈哈哈哈~大人也是劳苦功高,我定要向圣上表彰大人的功绩啊。——声音提供·莫蒂【素创】

赵昌平:【混响】 布防图是假的,齐正王不信我们。

【音效】李欣:哈哈哈哈~那有劳赵大人美言几句,说不定啊,老身还能沾沾你的光啊。

李欣:【混响】 早已料到,你派人所写书信,我已经看完了,有把握吗?

【音效】赵昌平:哎呀~你放心,你我都是汉人,咱们杀了那么多汉人,不就是为了自己过的好点嘛。

赵昌平:【混响】 大人得亲自找趟何必先。

【音效】李欣:来来来~喝酒喝酒~~以后啊~就得叫你赵将军啦。

李欣:【混响】 此事若出纰漏,你我二人皆是必死。

【音效】赵昌平:好~定要大醉~

赵昌平:【混响】 我在大殿之时,大人恐怕就得死了。

【音效】李欣:来~干!!

李欣:【混响】 若赵大人能成事,十个李欣都愿赴死。

【音效:(02:32)关门声】

李欣:【装作醉酒】 赵大人~慢走啊~升官发财啊~

赵昌平:【装作醉酒】 李大人~敬你啊~

【音效:(02:47)闪回】

李欣:水溪啊,我要睡了啊,睡到明天晌午,任何人都不得进来打扰我,听到了嘛?

女眷:【门外】 是,大人。

【提示:李欣已退去官衣 身着汉服】

【音效:(03:07)麻绳系上】

李欣:【憧憬】 忠武啊,这金人衣裳穿的紧哦,还是我汉家衣裳穿的舒坦,来世啊,不知道还能不能穿咯,我跟你说啊,这辈子我想了你这么久,下辈子啊,得你想我咯~【泪花闪烁】 金人之国响起我汉家之乐~哎呀~忠武啊,何等快哉啊!

【手动音效43:(04:07)踢掉凳子 麻绳收紧】

【音效:次日】

【音效】(04:29)宦官:都统大人到!!——声音提供·子衫【素创】

赵昌平:我能进去了吗?

【音效】宦官:都统大人,圣上已经劝退护卫,圣上亲笔 都统待我已诚,我必还之已诚。

赵昌平:嗯。

 

【地点:皇城内殿】

【音效:(04:51)大门打开、跪下】

赵昌平:【下跪】 臣叩见圣上!万岁天恩!

齐正王:爱卿快快请起,赵爱卿不愧是我大金辅国良臣啊,你所作之事,我都已清楚,非常好!你想要什么,朕都给你。

赵昌平:这都是臣分内的事,不过,我却有一个想法。

齐正王:快快说来!

赵昌平:我想,在这皇城之中,听一次汉乐。

齐正王:怎么,想念故土啦?

赵昌平:是有点。

齐正王:就这一个要求?

赵昌平:就这一个,如果圣上为难,那就算了。

齐正王:哈哈哈哈~寡人怎会如此小肚鸡肠啊,来人!!命乐队奏曲,要听何曲目啊?是在这吗?

赵昌平:让他们在殿外等候即可,臣还要给圣上看件东西。

齐正王:好~朕知道,是反贼之皮囊,由爱卿亲手割下,爱卿大义灭亲之举,实在是让朕动容啊。

【手动音效44:(06:38)打开盒子】

齐正王:哎?皮呢?

【手动音效44:取出面具戴上】

齐正王:爱卿 这是要如何啊?

【音效:(06:48)从箱中取出短刀】

赵昌平:我三妹擅使短刀,那我就先用短刀。

齐正王:你竟然没有净身,何必先被你收买了?

赵昌平:我可没那么多金银,李大人的功劳。

齐正王:好,处理完你,朕就命人去抄他的家。

赵昌平:不必了,李大人已在昨夜于家中自缢。

齐正王:哼!看来,你们是早有打算啊。

赵昌平:圣上也是为我二人设局不是嘛?待我已诚,那就让我看看,圣上多有诚意吧。

【音效:(07:28)八名金刀护卫进入】

赵昌平:大内高手,早就想试一试了。

【音效:(07:54)打斗结束入词】

齐正王:真当朕没有戒备?汉狗就是汉狗,总会咬人的嘛。

赵昌平:【喘息 浴血】 我二弟善用长剑,接下来我便使剑。

【音效:(08:07)抽出长剑】

齐正王:哎呦,还真能藏。

【音效:打斗音效结束】

【音效:刀架在脖子上】

赵昌平:【口吐鲜血】 圣上待我不错,还你。

齐正王:【被挟持】你说你身手这么好,造反多可惜啊,把刀拿下来,有话慢慢说嘛,晃得我眼睛疼。

赵昌平:让他们奏!!奏汉曲!!

齐正王:好好好..你手拿稳点啊,要听个什么曲啊?

赵昌平:起汉乐。

齐正王:奏乐团,门外演奏起汉乐。

【音效】(09:00)乐师:圣上,这可是汉人的曲啊。——声音提供·子衫【素创】

齐正王:朕就要听这个!

【音效:汉乐起(鼓声)】

【音效】士兵:将军!皇城内响起汉乐!!——声音提供·燕青【素创】

【音效】王将军:是赵将军的信号。——声音提供·骨折【素创】

【地点:殿内】

【音效:弩箭射出】

齐正王:呃..

赵昌平:【虚弱喘息】 果真是傀儡。

【音效:大批兵马进入】

齐正王:哎呀,何大人射的准呐,

何必先:圣上教的好。

齐正王:赵爱卿啊,还是得学学人家何大人,瞧瞧人家城府多深啊,看看你,弄的如此狼狈,有何意义?

何必先:李欣那个老东西以为黄金白银就能收买我,我可是金人,他是汉人,怎么想的啊。

齐正王:何大人妙计,用替身帮我挡下一劫啊。

何必先:赵昌平,你很能打嘛?我已把内城北院的兵马全调过来了,人够多,这就让你打个够,【阴险】哎,乐曲不要停啊,让他听着死。

【音效:(10:26)立身 提刀】

赵昌平:【嘶吼】 大计已成!!

【音效】士兵:将军!!北院兵马已动!!

【音效:拔剑声】

【音效】王将军:攻城!!!!

齐正王: 什么动静?!!你做了什么??

赵昌平: 哈哈哈哈! 我汉族的兵将跟随我大汉之乐!踏破你金人的皇城!

齐正王: 怎会如此?你不怕死吗!

赵昌平: 今日登殿,我赵昌平只为赴死而来!

【音效:(11:03)皇城已破大殿之门打开】

齐正王:【疯癫 披头散发】 哎呀..高...实在是高,你们来啦,帮我杀了他,算啦~反正他快死了,不行!得剁成肉泥!!

【手动音效45:(11:26)跪倒】

齐正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哎呀,朕又被算计啦,你们都想谋害朕,局中局啊,环环相扣,哈哈哈哈哈~精彩,赵昌平,够勇!!

(11:55)

【音效】

此一线之计,

不可有半点差池,

若你们三人有一人犹豫寡决,

必然满盘皆输,

你们,可愿赴死?

赵昌平:【混响】赵昌平。

赵文儒:【混响】赵文儒。

赵弦乐:【混响】赵弦乐。

赵昌平:【同时(叩)】【混响】愿为大汉赴死。

赵文儒:【同时(叩)】【混响】愿为大汉赴死。

赵弦乐:【同时(叩)】【混响】愿为大汉赴死。

【音效:(12:18)雷声】

陈夫人:【平静】金城已破,汉旗竖起,将军功不可没。

赵昌平:【濒死笑意】 呵..呵呵..

陈夫人:赵将军,先师让我给您带句话。

赵昌平:何话...

陈夫人:他说,您可以哭了。

【音效:(12:49)雷声、跪倒】

赵昌平:【病死】 【泪眼朦胧】真累啊..呵呵..哈哈哈哈~...【哭笑】.呵呵...哈哈哈哈...呃...【气绝】

【手动音效46:(13:15)扔刀】

陈夫人:齐正王,金国已破,你自裁吧。

齐正王:【害怕】


【BGM9·天佑大汉 福运绵长】


【时间:一年后】

何必先:【踱步】哎呀,圣上怎么还不出来啊,这是要急死我啊。

【音效】先师李尔:(00:10)何大人。

【音效:重音】

何必先:你?你是何人?竟然长得和我如此之像?

【音效】先师李尔:(00:19)我也是何大人呐。

【音效:重音】

何必先:呵,算计来,算计去,到头来一场空啊...【叹气】怎么猜到的啊?

【音效】先师李尔:(00:37)金城攻破之日,你跑的比假皇帝还快啊。

何必先:呵,呵呵呵...有意思~哈哈哈哈~认啦!认啦!哈哈哈哈!

 

【音效:(01:03)诏狱大门打开】

【提示:从诏狱探出头来】

齐正王:【小心翼翼】何老啊,让您久等啦,都安排好啦?

何必先:圣上,一切安排妥当。

齐正王:【闻了闻】那就好,什么味啊?你杀人啦?

何必先:杀了几条狗而已,圣上,请。

【音效:(01:42)一声琴声】

 

【音效:(01:54)马车声起入词】

齐正王:【冷汗直冒】 哎呦,还是何老想的周到啊,还好那日你拦着我,那帮汉狗打死也想不到,两个皇上都是假的,哈哈哈哈~哎呀,你说你有这智慧干嘛不做国师啊。

何必先:不动如山,当然要藏其锋芒啦,不过啊,圣上在诏狱之中躲了一年,实在是有愧龙体啊。

齐正王:哎!哪的话,只要能从那个破地方逃出来就行啦,哼,等我拿着大印,重整各地军伍再杀回去,到时候 你就是宰相,这帮汉人也就闹个大笑话,算计了那么多,弄出那么大阵仗,结果皇帝没死,白忙活一场,想想我就乐啦。

何必先:哈哈哈哈~好啊!

齐正王:哎,这车夫是谁啊,也得赏。

何必先:刘娇啊,给圣上打个招呼,真没礼貌这孩子。

刘娇:见过圣上。

齐正王:女子?听口音,是汉人?

何必先:汉人驾车才会不引起注意嘛。

齐正王:有道理~等等,汉人怎么会帮我们驾车出逃?

何必先:【脸色一变】圣上,谁说要出逃啦?

【音效:(03:53)重音】

齐正王:【吓愣】 啊?

何必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逗您呢。

齐正王:【跟着笑】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何老啊,过分了啊,吓我一跳,你可是金人啊,不能反吧。

何必先:娇儿啊,停车,让圣上透透气。

刘娇:好的,先师。

【音效:(04:28)马车声停下】

齐正王:停下干啥?

何必先:出去走走,透透气。

齐正王:何老啊,万一他们追上来就不好啦。

何必先:圣上不必担忧,我都安排好啦。

【音效:(04:40)脚步声】

齐正王:这是哪啊?

何必先:赵家村啊。

【音效:(04:46)重音】

齐正王:来这干嘛啊?

【音效:众兵马包围】

陈夫人:齐正王,你总算冒出头来了。

【音效:重音】

齐正王:何老?这是何意啊?

陈夫人:何必先,在你上这辆马车之前就已经死了,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我大汉先师 李尔。

【音效:(05:17)重音】

齐正王:李尔?他不是已经死了吗?不可能!你怎能做到和御前总使一模一样!整个皇城遍布朕的耳目,你是如何做到天衣无缝的?

李尔:御前总使善用替身,可这替身之术源自我大汉呐,你耳目遍布皇城我当然知道,所以,何必先 我放他活到现在,日日夜夜观测临模他的举止作息,神情变化,直到 昌平赴死,金城大破,我才敢走出暗阁。

齐正王:何必先呢?他人在哪?!

李尔:先你一步,已赴黄泉。

齐正王:【无奈】呵呵呵呵...哎呀,我都分不清你们谁是真的,谁是假的,这皇帝当的...真累啊..

李尔:真真假假,假假真真,都是为了引出你这幕后真主以及你怀中金印。

齐正王:原来你从头到尾都在布局,【气急败坏】你!你藏的可真深啊!【强装镇定】 呵,不过,你们还是算错了,你真当圣上是傻子吗?我也是替身啊,真皇帝还在皇城内,你们去找他啊!!

陈夫人:替身,只会想着送死,不会想着逃跑,更不会带上象征金人兵权的大印。

齐正王:【气急败坏】何必先!!不!李尔!原来你才是真正的千面鬼!

李尔:为了引你出山,流了多少人的血啊。            

齐正王:【叹息】真是好计谋啊....层层相连,环环相扣,如有一人出差错,就是满盘皆输,你哪来的自信啊。 

李尔:我也在赌,赌我大汉未亡,赌我汉民心中复国之火 到底能燃的多旺。

 

【音效:(06:58)闪回】

李尔:信是假的,但你还是要送。

大内护卫:先师要我做啥我就做啥,绝无二话。

【音效:(07:13)鼓声】

李尔:薛月,是我。

薛月:【哽咽】..先师...

李尔:刘熙那事早晚查出来,你活不了,你死,逼昌平一步,我保娇儿无事。

【音效:(07:30)抽刀声】

薛月:我汉家女子岂可受辱!!狗贼!!汉乐将起!!!

【音效:(07:38)自刎】

赵弦乐:【虚弱】我招....你凑近点...

李尔:【混响】 弦乐,再逼一步。

【音效:(07:56)刀砍声】

【音效:打开书信】

李尔:【混响】 弦乐已死,文儒到你献身的时候了。

赵文儒:三妹...

李尔:【混响】文儒,昌平定会保你,你必须想一个办法,让他不得不杀你。

【音效:(08:23)鼓点】

李尔:【混响】这皇城之中多的是金人皇帝的耳目,李大人只有以身殉国,齐正王才会信你们真的要造反。

李欣:【坚定】...既如此,臣愿为大汉效死!

【音效:(08:45)鼓点】

李尔:大风起兮...

赵昌平:【混响】三妹抚琴,二弟吹箫,我来击鼓,师傅 您做什么?

李尔:【混响】 那我就来起个名吧,就叫 起汉乐如何?

齐正王:呵,妙,真是妙啊,【认命】 如此天亡我已...【闭眼】

李尔:起汉乐!!!击鼓!!!

【音效:(09:28)背景音击鼓】

陈夫人:跪下。

齐正王:【恍惚】 我跪...我跪....

【音效:(09:38)跪倒】

李尔:琴声起!!温酒!!!祭英魂!!!

齐正王:...怎么瞒住的....这么多人...怎么瞒住的

陈夫人:那日,赵家村全村男女老幼皆知布防图是假的,可直至全村屠尽任无一人松口。

齐正王:如此气魄?【看着满村墓碑】 ....这些...这些人都是为我而死?

陈夫人:是为我 大汉而死。

李尔:箫声起!!!刀来!!!

【音效:(10:26)酒吐、斩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