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063】
普本·时尔冠名·《窗台上的莫吉托》
作者:拽姐!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2615
1462
2521
3893
7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会清醒还是上头…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3-20 17:06:20
更新时间2023-11-15 14:10:12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程煜

男,0岁

姜一桐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编/后/美:拽姐!


 窗台上的莫吉托|Wake and slay

主扩香石:绿水晶 产地:西伯利亚、英国

其他拼配扩香石:白晶、六棱水晶 共500G

香氛精油(2*10ML):薄荷、尤加利、柠檬草

能量:#清醒、活力#

建议放置:办公室、客厅


 

BGM1

(姜一桐买完{窗台上的莫吉托}出来)

街道环境音淡去

(程煜在办公室忙碌 收到姜一桐微信)

办公室环境音

微信消息提示 

姜一桐:(电话音 调皮)我有个朋友,说有点关于投资的事情想问你。

程煜:(电话音)让她今晚9点来我家。

姜一桐:(电话音 微笑)好。我转告她。

在别人嘴里她是一个美丽坏女人

……

她只会选择一个人的时候哭

一个人的时候一个人把泪水止住

(程煜家)

脚步声 擦头发摩擦声

姜一桐:(边用毛巾擦头发边说)你会觉得我麻烦吗?我们这样的关系,不应该还要让你来接我的。

程煜:突然下雨。不能让一个女孩子那样淋着吧。

姜一桐:(包里拿出香薰)正好当作还你人情。

程煜:送礼物,也不适合我们这样的关系吧。

姜一桐:扯平了。拆开吧。

程煜:(拆开)香薰?

姜一桐:窗台上的莫吉托。

程煜: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

姜一桐:先不洗了。(边弄边说)我帮你滴上精油,这个香薰,适合放在客厅。

(男主看着女主滴精油)

程煜:(撩下女主湿漉漉的头发)身上不会冷吗?

姜一桐:(笑意)现在冷了。

程煜:(吻)

姜一桐:(回应)

……

程煜:这个味道很好闻。

姜一桐:我去洗澡。

程煜:(抱住)坐一会儿。

程煜:怎么想到买香薰。

姜一桐:路过,进去看了一圈,觉得适合你就买了。

程煜:你有点危险,你现在看到什么,会不自觉想到我。

姜一桐:放心。才不会爱上你。(径直去洗澡)

BGM2

 淋浴声淡去

(床上)

 音乐起

程煜:不开心了?

姜一桐:开心得很。

程煜:嗯。如果觉得不开心了,要告诉我。

姜一桐:怎么把香薰拿进来了。

程煜:有点上头。

姜一桐:我就觉得你会喜欢。店员说,适合送男人。

程煜:(轻笑)

姜一桐:(突然想起)你知道第一次来你家的时候,我看到你床头摆的香薰,差点没笑出声。

程煜:怎么了?

姜一桐:你用的是,香格里拉酒店的香。

程煜:(轻笑)我总出差,不怎么认床、有时候我还觉得酒店比家里好睡。后来慢慢发现有些酒店用的香,挺好闻,也挺助眠。

姜一桐:但是买这种真的很直男啊。(笑)

程煜:别笑话我了。谢谢你给我这个直男拓宽了一下视野,这个薄荷味,真的很好闻。

姜一桐:给你办公室也买一个?

程煜:我自己买。

姜一桐:好。

姜一桐:(缓缓)我很喜欢这些晶石被叮当罩包围住。就好像有些美好的感觉,被藏匿起来。

程煜:玲珑剔透之下可以看到,又无法随意触及。

姜一桐:嗯。我如果真像你说的有点危险,你是不是就会远离。

程煜:(不作回答)

姜一桐:(躺进程煜怀里)我们这样多久了?

程煜:不记得了。

姜一桐:半年了。第一次是1月21号。(补充)你别多想。那天正好是我跟我前任分手一个月。

程煜:女人都这样吗。第一次见面的日子,确定在一起的日子,分手的日子,好像所有日子都能被作为纪念日…

姜一桐:现在的人,几乎都是过了一天,重复了365次。所以总要有一些日子,是特别的,不管好坏,至少之于其他日子,它是不一样的。

程煜:我什么日子都记不得,每天都按着日程安排表去过。

姜一桐:那你会记得和我一起的日子吗?

程煜:和你一起,在客厅,在玄关,在厨房,在卧室,在阳台,在飘窗…每个角落都记得…

姜一桐:我记得最深的,是餐桌那次…

程煜:诱人的食物。

姜一桐:现在呢?

程煜:现在我想连着这股薄荷味把你一同吸个彻底。

姜一桐:……

……

姜一桐:(略大声)我爱你……!

程煜:……

(两人沉默一会儿)

BGM3

直接入

姜一桐:对不起。

程煜:为什么说对不起…

姜一桐:我不应该说那三个字…(低落)我没有忍住。

程煜:(温柔)用不着道歉。

姜一桐:(拿起旁边男主的白衬衫边穿边说)我知道我不适合再玩这个游戏了…

姜一桐:窗台上的莫吉托,都没法让我清醒地住口。明明在闻到那股清冽的味道时,我可以不那么飘飘然的。

(女主走向飘窗 坐上去 点烟抽烟)

程煜:什么时候学会抽烟的?

姜一桐:戒了很久了。今天抽一支。

程煜:其实,也不用想那么多。我不会觉得怎么样。而且我也不信在床上说出口的的那三个字。

姜一桐:你这句台词一般都是女生说出来的。

程煜:我的意思是,你不用在意你说出口。我可以假装没有听见。

姜一桐:我们说过,谁都不许谈爱。只是为了开心。

程煜:那你希望我现在告诉你,我们的关系到此为止吗?

姜一桐:(吐烟)我和我前任分开的那天。我们最后一次睡在一起,做了最后一次,他把我弄哭了,即便在那个时候,我都没有说出口。我的意思是,我不是那种喜欢在床上说我爱你的人…

程煜:你真的不用很在意。说了就说了。

姜一桐:你还不明白吗?重要的不是我说了,是我做了。

程煜:(穿衣服)也许是我把香薰拿进来了,这味道你产生错觉,确实挺迷幻,连我都招架不住这个味道。(试着转移话题)你刚才洗澡的时候我看过了。它用的扩香绿晶石,是经过火山/爆发炙热的岩浆/蒸腾出雾气,雾气与火山石相互作用结晶出来的。每一颗都有它自己的生长痕迹。这样的晶石再和精油碰撞,你看,怪不得让你都误以为爱上谁了。

姜一桐:就这么难接受是吗。

程煜:(叹气)接受什么。

姜一桐:我和你,不是干净的朋友,更不是光明正大的恋人。见面可以是情侣,不见面可以是陌生人。我以为可以一直这样。

程煜:(抽烟)不是我不能接受。而是,这样的模式,一定是最合适的。(吐烟)跟你刚认识的时候你说过,不需要在一起的喜欢才是最快乐的。你说你早该明白这一点。

姜一桐:那是因为我也没有开始新一段的准备。我也浑浑噩噩。我们各取所需。

程煜:我们完全是仰仗着新鲜感开始的。一旦打破现在的关系,我们绝对不会那么舒服。

姜一桐:我不知道该说你理性还是病。

程煜:就当是一种病吧。我只是为了你我都可以更轻松。

姜一桐:我需要的,你是不是真的给不了。

程煜:你想要,我可以给你,但是我们一定会很快散场。(坦然)要试试吗?

姜一桐:……

程煜:你也不敢,对吗?

姜一桐:(沉默一会儿)是…我也不敢…你现在,已经具备了伤害我的能力了,我也不想开始了再草草结束。

程煜:名正言顺地互相拥有,只会越来越失去对彼此的好感。我的工作很忙。我能想象到以后我们之间有了问题,我一定会疲于解决。只是想想,都觉得头疼。

姜一桐:你就这么确定吗?

程煜:“好的爱情是双方以自由为最高赠礼的洒脱,以及绝不滥用这一份自由的珍惜。”做到这一点真的很难。我不敢碰。

姜一桐:我不要听了。

程煜:(点头)

姜一桐:你出去一下吧,我换衣服,回家。

程煜:你可以睡在这。外面下雨。

姜一桐:人不能每次都等雨停吧。太被动了。淋点雨也没事,一个热水澡的事。

程煜:玄关有伞。

姜一桐:(微笑)谢谢。

BGM4

雨声 音乐起入

姜一桐:(混响)他的职业是风险投资。就连爱情对他来说都只是一个项目,他的世界里,只有权衡利弊。事实上,我们每个人,获得爱情的概率又有多大呢。扔掉他借我的这把伞,一场雨,就能让我理智到明天开始再也不找他。这,就是我以为的爱上他吗。

姜一桐:(混响)不过如此。我们都是爱无能。

雨声淡去 

(几个月后)

街道环境音 

(姜一桐打电话)

 陌生男人:晚上你想在哪里。——牛童(代表全网小姐姐感谢你)

姜一桐:我家吧。

 陌生男人:嗯,正好,我很喜欢闻你家那个香薰。

姜一桐:上头吗?

 陌生男人:无法抗拒。

办公室环境音 淡去后入

程煜:(混响)我再也没见过她。那天,我在窗前,看着楼下的她。她扔掉了我给她的伞,走进雨里。那一刻我挺想下去留住她。但整个人像定住了一样,始终没有迈动一小步。几个月后,我收到了她寄到公司的“窗台上的莫吉托”。我一直忘了要给办公室添上这款香薰。定制标签上,是她留给我最后的几个字:伞丢了,这是赔偿。

程煜:(混响)感谢她曾经短暂爱过我。我也不是没有。

程煜:(电话音)晚上10点。我家。

也许永远应该被叮当罩笼罩住

那样不会有灰

香气也不会那么快散去


-窗台上的莫吉托-

品牌:观夏。

爱它家的所有香。

关联本:571253《Changes》已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