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389】
剧情歌·林气短短联合出品锦书系列作《明月流光》
作者:菱川君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剧情歌 / 古代字数: 4195
90
151
116
15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3男2女
作品简介

此本为《锦书》系列作品之一《明月流光》,后面还会为大家献上《明月星河》及《明月芦花》的明月三部曲。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6-29 17:36:24
更新时间2024-07-17 08:24:32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许晏初

男,20岁

悬壶济世的江湖游医,也是岁安院的创立者。

乔安

男,22岁

武力高强江湖大侠,却为了心爱之人放弃了自己的梦想,留守在渔村数年

婉儿

女,18岁

温柔善良的渔村姑娘,与顾铮青梅竹马 两小无猜

上官芊芊

女,18岁

上官府嫡女,酷爱诗书,也是顾铮黑暗人生里的一束光

顾铮

男,20岁

有一身报复却所投无门,历经苦楚,最后用尽一生为天下寒门学子打开仕途之门

古风剧情歌《明月流光》

出品方:狐言剧社及林气短短联合出品

本作品为锦书系列作之一

编剧/美工:菱川君

后期:可爱小弱鸡

 船夫:姑娘,你在等谁啊?这天都快黑了,还是早些回去吧——CV优雅

众人: 你在等谁?

 婉儿: 我会在这里等着你,等你金榜题名,平安归来——CV火了姐姐

 顾铮:我既许了你这情意,纵使山高水长,也一定会回来——CV小巴

 乔安:若连我都走了,那这个世上她再无人可依了——CV十命

 小兰茵:一千盏花灯做好了,可我的愿望永远也无法实现了——CV小姜

 上官芊芊:我曾在梦里与他共白头,醒来却发现是一场空,若有来世,上官芊芊只做上官芊芊。——CV夏天儿

 老年顾铮:旧梦难寻,早就回不去了——CV荒芜

 剧本为普向剧情歌,可分角色走,也可按轮本方式走!

 翻书

老年顾铮:(混响)那时的我还年少,不知道这世间的事情,往往都不会如设想的一样简单,命运早在开始前就注定了……

 渡口入词

婉儿:(不舍)此去上京路途遥远,千万照顾好自己。

顾铮:婉儿,这玉佩本是一对儿,是我娘留下的遗物,现在我将另一半送给你,当作我两的定情之物,等此番我考取了功名,便回来迎你过门。

婉儿:(欣喜)好,我就在这里等着你,等你金榜题名,平安归来。

 水声入词

顾铮:(微喊)你放心,我既许了你这情意,纵使山高水长也一定会回来。

 船桨水声沉底入词

婉儿:(混响)我站在岸边看着他乘着轻舟远去,却不想那竟是我见他的最后一面,随他而去的不仅是我的年华,还有我余生的所有悲喜,从此我的生命里便只剩等候。

 铜板掉落入

顾铮:(虚弱)谢谢。

 踢碗入

司徒祁:哟,这不是顾大才子吗?顾才子如今不去卖字代笔,怎的落魄到行乞为生了?哈哈哈

顾铮:我如何成这幅样子的,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吧。

张青:诶~别急啊,好歹大家相识一场,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了?你不是最注重礼数吗?

顾铮:肆意轻贱他人者,也将为人所轻贱,放手。

司徒祁:哼,你如今不过是个臭要饭的,你装什么装?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清狂样儿!来人,给我打! 拳打脚踢

 水滴

文柏:(混响)实话告诉你吧,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帮了也无用,在这京中若无权势,就算你才学再好也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顾铮:(混响)什么意思?

文柏:(混响)我言尽于此,往后你也莫要再来了。

顾铮:(混响)大人,你这话什么意思,大人! 府门关闭

 脚步走出挂上灯笼入词

乔安:你为何每晚都在这里挂一盏灯?

婉儿:(轻笑)因为灯即是等,我在这点着灯,若是他夜里回来,看到这微弱的光亮,便知道方向,(失落)就不会迷失归途了。

乔安:(心疼)如果…他不回来了呢?

婉儿:(期待)他不会骗我的,他一定会回来。

乔安:这已是今夜归航的最后一艘船,他今日怕是不回了,还是早点收摊吧,看这天,要下雨了。

婉儿:(无力)好,这就收了。

乔安:我来帮你。倒地婉儿!婉儿!

日暮入旧 钟鼓久闻琴声悠,

残阳照尽飞雁任水东去流,

许难将这风月看透,

看情锁为囚,

红烛又守一夜雨疏风骤。

 唱词结束入

乔安:她怎么样了?

许晏初:已经没事了,若不是我正巧回来碰上,她这肚里的孩子可就保不住了。

乔安:(震惊)你是说婉儿有身孕了?

许晏初:都好几个月了,你不知道?你也真是的,怎么还和从前一样粗心大意的。

乔安:这孩子不是我的。

许晏初:啊?!那你不是喜当爹了?

乔安:别胡说。

许晏初:咱两这些年未见,你不想我便罢了,怎的还对我动手啊。

乔安:行了行了,大老爷们儿也不嫌恶心,今日多谢你了,改日请你喝酒。

重描眉柳 不见当年故人游,

妄将这厢饮罢可销愁千斗,

琉璃瓦染霜风沾袖,

叹君子好逑。

婉儿:(混响)乔大哥,你的心意我知道,可我心里已经有了阿铮,也再容不下第二个人了。

许晏初:事到如今,你还打算继续下去吗?

乔安:这辈子能看着她幸福也足够了,我和她之间总该有一个人要得偿所愿的。

琉璃瓦染霜风沾袖 叹君子好逑

只是多添一缕愁绕心头

 溪水入 顾铮的回忆(以下开混)

婉儿: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嗯…其…

顾铮:(轻笑)这个字念凰,这是司马相如所作的《凤求凰》。

婉儿:凤求凰?是说的凤凰吗?

顾铮:嗯,是借凤凰来喻指超越物质的爱情观念。

婉儿:(似懂非懂)喔,可惜我没有才学,不能与你一起谈诗论赋了。

顾铮:我辈文人当以治世之学为主,诗词虽妙,终究不能使百姓安居,不过若是婉儿感兴趣,我往后慢慢教你便是。

 篝火燃烧入 关混

老乞丐:喂,喂!你小子天天盯着那半块玉想啥呢?

顾铮:想一个故人。

老乞丐:(打趣)哈哈…这故人是个姑娘吧,你这么想她,干嘛不去找她?

顾铮:(摇头)我如今这般模样,又有何颜面去见她。

老乞丐:(感叹)唉,我是搞不懂你们这些年轻人,(懒腰)睡觉咯。

钟声转噩梦

门房:拜帖?哈哈哈…你这东西给我当厕纸我都嫌糙得慌。——CV上官武

 老板娘:滚滚滚,没钱还想吃东西,别站在这里啊,一股子穷酸味,仔细别站脏了我这地儿——CV秀才

 杨子荣:来,想吃吗?你要能从他胯下钻过去,我就赏给你吃啊——CV一横

 穆川:钻呀,快钻呀!——CV十命

 冯渊:你愣着干什么啊,哈哈哈…——CV小巴

周青:一个臭要饭,装什么呀?——CV水镜先生

顾铮:(恶梦转惊醒循序渐进)不要!别说了,别说了,不要再说了,闭嘴!给我闭嘴啊!

 雷声

老乞丐:(被吓醒)大晚上的吵什么吵,安静点儿!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施粥氛围音

 慢点儿,大家都有份,大伯您拿好。——CV倚楼

 混混大哥:诶,是那小子不?——CV优雅

混混小弟:对,大哥,司徒公子说的就是他——CV托马斯

混混大哥:哥儿几个,动手。

 碰撞+碗碎

 小弟:哎哟,没长眼吶,走路都不看路的吗?让开,别挡着道。——CV可爱小弱鸡

 拾碎片入词

上官芊芊:你还好吗?没事吧。

顾铮:(抬头)…

上官芊芊:你别捡了,当心伤到手,紫苏,再去盛一碗过来。

顾铮:(起身)不必了,哪怕再盛上十碗也是无用,多谢姑娘好意,告辞。

 紫苏:小姐,这个人好生奇怪啊——CV瓷云笙@狐言

上官芊芊:诶,紫苏,你快把这伞给他,下这么大的雨,若是淋着回去,怕是要感染风寒的。

 进门入

老乞丐:你不是领粥去了吗?怎么搞成这样?

顾铮:他们不会让我好过的。

老乞丐:唉,我说你这又是何必呢?既然待不下去,何不早日回去?

顾铮:回去?呵,我如今身无分文,还能回哪儿。

老乞丐:你不是还有半块玉嘛,我看那东西能值不少钱呢,把它当了,不就有盘缠了吗?

顾铮:(防备)不行!这玉不能当!

老乞丐:(不屑)嘁,那你就守着吧,要我说啊,它还没顿饱饭实在,我可先说了,你要是饿死在这儿了,它可就归我了。

江山多情不向人间问沧桑,

少年故梦里 肝胆如雪剑如狂,

世事云水 词笔不赋楚天长,

春深处旧人骨上,

当有一枝幽影立斜阳。

 倒酒入

许晏初:明日我就要走了,你真不打算跟我一起吗?外面的江湖可比这有意思多了。

乔安:(笑)我怕你的马儿太瘦,拉不动我。

许晏初:你明明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为何偏要留在这么个破地方。

乔安:若连我都走了,只怕这世间,她再无一人可依了。

许晏初:(不解)为一个心中无你的人,值得吗?

乔安:(笑)你还不了解我啊,我做事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情不情愿,走了!

许晏初:(微喊)诶,那你明日还来不来送我!

乔安:(远去挥手)慢走不送!

少年故梦里 肝胆如雪剑如狂,

世事云水 词笔不赋楚天长,

春深处旧人骨上,

当有一枝幽影立斜阳。

 音乐入

顾铮:这位大哥,敢问上官小姐可在府中,能否为我通传一声。

门房:(打量)你谁啊?见我家小姐干什么?

顾铮:上官小姐于我有恩,今日特来拜谢。

门房:(戏弄)噢~~~你在那边墙角等着吧,一会儿我们家小姐就出来了。

顾铮:(欣喜)多谢大哥。

 脚步走近入

紫苏:(惊讶)诶?是你呀,你在这里干什么?

顾铮:紫苏姑娘,我今日是来还伞的,多谢上官小姐那日借伞之恩,只是通传之人进去了半日也未见小姐出来,劳烦姑娘再为我通传一声。

紫苏:我家小姐今日不在府上,她去参加临江诗会了,你可以那里看看。

顾铮:好,多谢姑娘。

 热闹氛围音入

修竹:站住,你是做什么的?

顾铮:我是来找人的。

修竹:你不能进去。

顾铮:为何他们能进去,我却不能。

修竹:这临江诗会来的都是各家才子与达官显贵,看你这穿着打扮也不像是来参加诗会的,若我放你进去,你在里面生出什么乱子如何是好,你还是快离开吧。

顾铮:我只听过以人品、能力为判断依据,今日倒是头一次听说以相貌衣着判断好坏,看来这临江诗会也不过如此!

修竹: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家主上吩咐过,我也不过奉命行事罢了,你若穿着体面,我自会为你放行,你又何苦为难于我。

顾铮:(混响+自嘲)他说得不错,如今我连体面的衣着尚且没有,即便进去了,这般模样又如何面见上官小姐。

 老乞丐:你不还剩下半块玉嘛,我看那东西能值不少钱呢——CV荒芜

 当铺环境音再入词

老板:这位公子需要点儿什么呀?

顾铮:当块玉。

老板:我瞧瞧,嗯…这玉成色不错,看来也有些年头了,这样吧,我给你五十两。

顾铮:(惊)五十两?!这可是我的家传玉,若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将它当掉,就只值五十两吗?

老板:上我这儿典当的谁没有难处,可你这玉只有半块儿,我能给你五十两,已是给足了情面,公子若是嫌少,可以去别家去看看。

 婉儿:我会在这里等着你,等你金榜题名,平安归来——CV火了姐姐

顾铮:(混响)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若是今日不能见到上官小姐,那之后等着我的,怕是只剩司徒祁的折磨了。

老板:(微喊)公子,公子,你到底还当不当啊?

顾铮:我当! 重音

 临江诗会氛围音入

顾铮:庭前紫薇初作花,容华婉婉明朝霞。

上官芊芊:(转身)诶?是你呀。

顾铮:在下今日是来向上官小姐致谢道别的,多谢小姐那日借伞之恩。

上官芊芊:道别?你要去哪儿?

顾铮:我如今在这京中就如漂泊浮萍一般,已经待不下去了,所以我打算回乡了,这伞也该还给小姐了,告辞。(叹息)浮萍漂泊本无根,天涯游子君莫问……(内心混响)呵呵,顾铮啊顾铮,你终究是失败了。

上官芊芊:(微喊)公子等等。

顾铮:(诧异)上官小姐?

上官芊芊:公子如此才学,若埋没在乡野之地岂不可惜,不妨到我府上为我父亲效力,我父亲向来惜才,定不会亏待于你,公子意下如何?

顾铮:多谢上官小姐抬爱,只是在下才疏学浅恐难担此大任,但若小姐不弃,顾铮定当竭尽全力以报小姐知遇之恩。

 闷雷入 不换人

上官芊芊:(轻笑)你这伞还得真是时候,天色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顾公子可否送我回府?。

顾铮:荣幸之至。

 (背景人声)快快快,叫人把这些东西都收进去,倘若这些字画被雨水打湿了,看老爷不拔了你们的皮——CV慕容

 上官芊芊:你方才所作那句有关紫薇花的诗能再念一遍给我听吗。——CV夏天儿

 顾铮:好,庭前紫薇初作花,容华婉婉明朝霞。——CV小巴@长生殿

 热闹氛围音入

宋天南:恭喜恭喜,顾兄如今可是炙手可热啊,乃皇上亲封的侍郎,又娶了上官小姐做夫人,这才子配佳人,当真是一段佳话呢。

顾铮: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你回京还得有一段日子吗?

宋天南:这不是为了喝你的喜酒,快马加鞭赶回来的嘛,你今日可得好好陪我喝上一杯。

顾铮:哈哈,那是自然,里边请。

 司徒大人:嘿嘿,顾大人,之前犬子不懂事,对您多有得罪,还望大人能不计前嫌,老夫在此代犬子给顾大人赔个不是。——CV优雅

顾铮:大人这话言重了,那不过是令郎与晚辈之间的玩笑罢了,大人不必放在心上,这吉时快到了,就不与大人叙旧了,大人请便。

 转场音乐入

小兰茵:乔安叔叔,你说我阿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

乔安:(安慰)等茵茵做满一千盏花灯的时候,你阿爹就回来了。

小兰茵:(惊喜)真的吗?

乔安: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茵茵呢。

 大雁两声后入

婉儿:(混响)自他走后,我将木屋改作了茶肆,偶尔有异乡来的打马人经过,坐下买茶喝时,我便向他们打听,却始终都没有他的消息,他就如同这奔流的江水,不再回来,只留我在这渡口等候。

 流水

乔安:(混响)我一直都在你身后,为什么你就不能回头看看我呢?哪怕一次也行。

红尘九曲一处处

是恋慕 是自苦

柔情深许一声声

是缄语 是禁锢

心若浮屠一幕幕

是来路 是归途

命似雪舞一步步

是孤独

 倒茶入

道宣:要说这一段情能等几个春秋?那婉儿年复一年的在渡口等候,而顾铮却在京都的浮华名利中步步为营,命运与初心的背离实在令人唏嘘,“一个人去了远方,一个人留在了原地,便注定了往后的结局,相隔万里,杳无音信。”

小徒弟:那这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吗?

道宣:非也非也,这故事,才刚刚开始。

(明月流光是明月三部曲里的第一部,后面的星河与芦花会出现很多人物,也有顾铮在朝堂的波诡云谲,及世家纷争与皇宫的争权斗争)

红尘九曲一处处

是恋慕 是自苦

柔情深许一声声

是缄语 是禁锢

感谢部分背景人声录音CV,好多背景音没法标注出来,我放在这里啦,此排名不分先后。

CV:上官武 CV:蝶衣 CV:林汐 CV:小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