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1645】
普本·全球高考1最后的晚餐
作者:秦意浓不走本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架空字数: 11399
29
35
34
0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7男1女
作品简介

全球大型高危险性统一考试,简称全球高考。真身刷题,及格活命。考制一月一改革,偶尔随机。 全球高考第一章《最后的晚餐》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09 15:34:12
更新时间2024-04-16 15:10:1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游惑

男,0岁

失去一段记忆的考试小达人

秦究

男,0岁

失去一段记忆的监考官001

于遥

女,0岁

假怀孕的小姐姐

纹身男

男,0岁

不是好人; 兼猎人甲:不是好人+1

秃顶男

男,0岁

不是好人+1; 兼Mike:外国人

于闻

男,0岁

游惑傻了吧唧的弟弟

展开

最后的晚餐

策划:秦意浓不走本

编剧:木苏里

监制:是安晴呀

后期:秦意浓不走本

【走本须知】播放BGM按提示走本,收音机干音过后可接着入;

如果走本过慢错过干音请及时校对好音效时间;

分割线处可歇息停顿,看走本玩家自主选择;

走本前务必看好人物简介,有一人饰两角的,如果人数不够可多兼角色

欢迎收听全球高考第一章《最后的晚餐》



全球高考考场

00:16收音机音效

【欢迎来到003712号考场】

【现在是北京时间17:30。】

【离考试还有30分钟,请考生抓紧时间入场。】

【请没入场的考生尽快入场,切勿在外逗留。】

收音机音效

于遥:“又发指令了……怎么办?它怎么知道有人在外面逗留?”

纹身男:“所以谁还没进来?”

秃顶男:“老于。”

纹身男:“哪个老于?”

秃顶男:“进门就吐的酒鬼,带着儿子和外甥的那个。”

于遥:“快6点了,那个老于会不会……”

00:52敲门音效

老于:“是我啊,开门。”

秃顶男:“外面怎么样?”

老于:“我兜了一大圈,没用!不管往哪儿走,不出十分钟,一准能看到这破房子横在面前,走不出去!”

秃顶男:“有人吗?或者别的房子?”

老于:“没有,别指望了。”

01:12收音机音效

【考生全部入场,下面宣读考试纪律。】

【考试一律在规定时间内进行。】

【考试正式开始后,考生不得再进入考场。考试中途不得擅自离开考场,如有突发情况,须在监考者陪同的前提下暂时离开。】

【除了开卷考试以外,不得使用手机等通讯工具,请考生自觉保持关机。】

【考试为踩点给分,考生必须将答案写在指定答题卡上(特殊情况除外),否则答案作废。】

收音机音效

秃顶男:“监考是谁?”

于遥:“还有开卷?”

秃顶男:“答题卡又是什么东西?”

纹身男:“还研究起来了,你们疯了”

于遥:“不然怎么办?别忘了之前那个……”

纹身男:“小鬼。”

于闻:“你……叫我?”

纹身男:“对,就你,来,坐这。”

于闻:“我他……我18!”

纹身男:“称呼无所谓!坐过来,我问你,你是学生么?”

于闻:“是的吧。”

纹身男:“你会考试么?”

老于:“他会啊!他就是考试考大的!”

于闻:“你可闭嘴吧。”

于闻:“我6月刚高考完,疯球了三个多月,已经……嗯已经不太会考试了。”

于遥:“那也比我们强。你才三个月,我们早就忘光了。”

于闻:“不是。你们平时不看小说不看电影吗?闹鬼时候的考试能是真考试?那肯定就是个代称!”

纹身男:“代什么?”

于闻:“我哪知道,反正鬼片都是死过来死过去的,谁他妈会在这里考你数理化啊?这房子教育部建的?”

02:55收音机音效

【现在是北京时间18:00,考试正式开始。】

【再次提醒,考试开始后,考生不得再进入考场,考试过程中不得擅自离场,否则后果自负。】

【考试过程中如发现违规舞弊等情况,将逐出考场。】

【其他考试要求,以具体题目为准。】

【本场考试时间:48小时。】

【本场考试科目:物理。】

【现在分发考卷和答题卡,祝您取得好成绩。】

于遥:“你们快看这面墙!”

她说的是火炉子上面那堵墙,之前这块墙面除了几道刀痕,空空如也。现在却多了几行字

题干:一群旅客来到了雪山……

本题要求:每6个小时收一次卷,6小时内没有踩对任何得分点,取消一人考试资格,逐出考场。

03:41开窗音效

纹身男:“你干什么?!”

纹身男:“开窗不知道先问一声?万一出事你担得起?”

游惑:“你谁?”

于闻:“哥,你在干嘛?”

游惑:“试试逐出考场什么后果。”

他在窗台上挑挑拣拣,拿起一个生锈的铁罐丢出窗外。众目睽睽之下,铁罐在瞬间瓦解成粉,随着雪一起散了。

游惑把墙角装炭的铝盆踢过去,老于小心翼翼地生了火,映得炉膛一片橙红。

03:58生火音效

老于:“诶,那什么。不知道称呼你什么。你挺着肚子呢,怎么能在这发呆挨冻呢?太不讲究了,过去烤烤。别受了寒气,回头弄个两败俱伤。”

老于:“干什么,怎么了这是?”

于遥:“有没有命生还不知道呢……”

于遥:“对了,叫我于遥就好。”

老于:“没想到还是个本家,我看你跟我外……”

老于:“……儿子差不多大,挺有缘的,回头出了这鬼地方,我们给你包个大红包冲冲晦气,保证母子平安。”

纹身男:“都他妈这时候了,还有兴致聊天呢……操!还不如找找东西。”

于闻:“一群游客来到雪山……”“游客……”“雪山……”“嘶……”

于闻:“……我就念念。”

老于:“想到什么了吗?说说看?”

于闻:“没有。”

纹身男:“真没有?别是想到什么藏着掖着吧?”

于闻:“我干嘛藏着掖着?”

纹身男:“行吧,最好是没有。”

于闻:“……人呢?”

于遥:“找谁啊?”

于闻:“我哥。”

于遥:“他往那边去了。”

于闻:“哥你手里摸着个什么东西?”

游惑:“斧头没见过?”

于闻:“见过……”

游惑:“屋里转一圈,想到线索没?”

于闻:“啊?应该想到什么?”

于闻:“你举个例子。”

游惑:“跟雪山相关的题有哪些?”

于闻:“……不太知道。”

游惑:“你没上学?”

于闻:“上了……”

游惑:“上给狗了?”

于闻:“学了点技巧……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两长两短就选B,参差不齐全选C。物理基本靠这个。”

于闻:“还有一点至关重要。”

于闻:“学会放弃。”

游惑:“滚。”

于闻:“哥,你拿这个干什么?”

游惑:“找笔。”

于闻:“找什么玩意儿???”

游惑:“笔。”

游惑从阁楼上下来的时候,于遥正用手蘸着一个小黑瓶,要往答题墙上写东西。

于遥:“我……我这样写真的没问题吗……跟物理没什么关系吧……”

秃顶男:“题目一点信息都没透,谁知道什么东西能得分!我怀疑根本没他妈什么正确答案!现在空着是空,等到六个小时结束,空着还是空,左右跑不了要死人。”

秃顶男:“有胆子写么?没胆子我来!”

于遥:“我、我写不上去……”

秃顶男:“怎么可能!墨水不够?”

秃顶男:“不会……怎么会写不上呢?一定是墨水不够多……墨水不够多……对……”

游惑:“别疯了,墙不对劲!”

游惑:“于闻。墙边的麻绳给我。”

秃顶男:“干什么你?!”

于闻:“哥……你以前干什么的?怎么捆得这么熟练?”

于闻这才想起来……他哥可能自己都不知道。秃顶被扔在破沙发上,游惑把那瓶根本不知是什么玩意儿的“墨水”重新盖上。

06:26收音机音效

违规警告:没有使用合格的考试文具,已通知监考。

监考官:001、154、922。

开门音效脚步音效

于闻:“哥,你不会认识监考官吧?”

游惑:“忘了。”

秦究:“还不错,知道生火。外面雪有点大,过来一趟挺冷的。”

于闻:“他们还是人吗?”

游惑:“能闭嘴吗?”

154:“我们是本次的监考官,我是154号,刚刚收到消息,你们之中有两个人没有按规答题。”

老于:“但是……最……最开始也没规定我们要用什么答题啊。”

154:“一切规定都有提示。”

老于:“提示在哪?”

154:“我不是考生。”

老于:“可、可我们不知道啊!不知者不罪……”

154:“这就与我们无关了。”

154:“我们只处罚违规的相关人员,其他人继续考试。据得到的消息,违规者是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小姑娘——一名中年男子和一名女士。两名违规者跟我们走一趟。”

秃顶男:“不,我不要!”

154:“还有一位小,嗯,一位女士在……”

秦究:“另一个是他,带走。”

154:“谁?这——”

于闻:“操!哥!!”

老于:“狗日的!!你们怎么不讲道理啊!!”

于遥:“不是他!是我啊!不是他——”

纹身男:“别喊了!人都没影了,有本事追去!”

于闻:“我哥给我留话了。”

老于:“什么?”

于闻:“让我找把刀。”

老于:“什么刀?”

老于:“这墙上谁划的?”

于闻:“之前就有,显示题目之前就有,我看到了。”

于闻:“我知道了。”

老于:“又知道什么了你?”

于闻:“哥他之前一直说要找笔,但手里翻的却是斧子和猎具。刚才监考官不是也说了么,所有的规矩都有提示,那些刀痕就是。”

老于:“果然还是厉害的。”

于闻:“啊?”

老于:“那咱们就找刀去!也算帮点忙。”

于闻:“不不不别!哥说 ,刀被藏了。”

小洋楼1楼-禁闭室

154:“到了。”

秃顶男:“干什么?我错了我错了——我再也不乱来了!你要干什么?”

游惑:“怎么处罚?”

154:“关禁闭。”

154:“没骗你,确实是关禁闭。”

游惑:“你在害怕。你被关过?”

154:“我怕什么,你比较需要害怕。放心,死不了。拿错文具而已,不至于那么狠。禁闭室只会让你反复经历这辈子最恐惧的事情,3个小时之后我来接你。”

小洋楼2楼-办公室

922:“踏马的一路上尿我四回,我说一句他一个尿惊,说一句他一个尿惊!”

154:“小姑娘!你自己写的小姑娘!”

922:“老大?老大?秦究!!!”

秦究:“走神了没听清,重抱怨一遍?”

154:“算了算了。”

922:“老大……你干嘛了?”

秦究:“你这是什么没头没脑的话?”

922:“没……我就是感觉你好像心情不好。”

秦究:“有么?”

922:“有……一点。因为被拽过来监考?”

秦究:“不是。”

154:“那你怎么……”

秦究:“声音高点,后半句没听清。”

154:“我说……您心情很好,干嘛还拽个没犯规的人过来。这有点违反规定吧。”

秦究:“我在遵守规定,他手上沾了那’墨水’你没看见?”

154:“哦,我没细看……”

秦究:“况且……算了,没什么。”

154:“额……”

922:“额……”

三个小时后

09:50钥匙开门音效

游惑:“关完了?”

154:“………………要不您再睡一会儿?????“

922:“哎呦,操!差点儿违规睡过了,要死的棺材脸居然不——”

922:“你!咳,你出来了?”

922:“你怎么还在这?”

游惑:“等你,我对变骨灰没什么兴趣。”

922:“154呢?”

游惑:“不知道。”

922:“要死的假正经又偷懒去了?”

922:“走吧,送你们回考场。”

小洋楼2楼-办公室

秦究:“是不是好像少了什么?”

秦究:“一位监考官?”

小洋楼1楼-禁闭室

10:23敲门音效

秦究:“有人?”

秦究:“我方便进去么?”

154:”唔..唔...唔...“

他正累撅在椅子里,两手背在椅子后面,身上捆着绳,嘴里塞了个偌大的纸团。纸团上,有人用马克笔冷静地写了几个字:滚你妈的小姑娘。

154:“我做监考官三年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考生!人家哭天抢地,他睡觉?人家诚惶诚恐不敢惹监考,他上来就给我捆了好几道?”

秦究:“骂得还挺押韵,继续。”

154:“身为监考,被考生反捆在禁闭室,丢人吗?”

154:“丢。幸好没让922看见,不然他能笑两年。”

秦究:“你刚才说,那位……考生在禁闭室睡觉?”

154:“对。我进来的时候,鼻子还是鼻子,眼睛还是眼睛,禁闭室该是什么样还是什么样,没有任何变化。他根本没有怕的东西。”

154:“但这可能吗?哪有这样的人?我这辈子也就见过这么一个。”

154:“也许是人生太顺利了,没碰见过害怕的事?不过所谓的顺利也就到今天为止了,他们这组考生手气开过光,居然第一道就抽到牙膏题。”

154:“题目跟挤牙膏一样,挤一下蹦一句,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种Bug。”

秦究:“又是哪位乱取的代称?”

154:“922那傻子取的,跟我无关。但还算形象。我当年考试的时候,最怕这种题!倒不是真的有多难,而是最初的信息量约等于0,根本找不到拿分点,所以第一次收卷都默认作废,注定要有一个同伴祭天。”

154:“还好我总共就碰见一次,侥幸没被选中……不知道今天这组考生,祭天的会是谁?”

秦究:“也没几秒了。”

全球高考考场

游惑:“还有事?”

922:“还有一条规定,作为关过禁闭的人,本轮收卷,你们两个不能答题。”

922:“别瞪我,反正这种题目第一轮都是送命,踩不到加分点的——”



于闻:“哥,刀我找到了,但是时间……到了?”

于遥:“真的……会被逐出考场吗?”

老于:“啊——”

游惑:”于闻赶紧在墙上写个解!“

922:“…………这踏马也行????”

12:15收音机音效

考题结算:解+2

老于:“哎呦我去,可吓死我了……”

于闻:“瞧瞧我这猪脑子!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考试前老师千叮咛万嘱咐,拿到卷子甭管会不会,先把解字全写上,一个字值两分呢!!!哥你怎么这么厉害!”

游惑:“刀谁拿的?”

于闻:“还有谁!那个纹身男!在他那里找到的!我就说他不对劲,大家都想着找题找线索,他特么跟狗熊屯冬粮一样,把各种刀具往兜里扒。要不是于遥姐被他撞到肚子,大家闹起来掉了刀,指不定要找到什么时候呢!”

13:00收音机音效

题干:一群旅客来到了雪山,在猎人甲的小屋借宿。猎人甲说:我有13套餐具,但食物有限,只能宴请12个人。餐具里藏着秘密,有一个人注定死去。你会幸免吗?这其实也不是很难,毕竟光是世界上最美妙的东西。

要求:找对那套该死的餐具(但不可损坏餐具)

考查知识点:光学

违规警告:受处罚的考生违规答题,已通知监考。

监考官:001、154、922。

小洋楼2楼-办公室

秦究:“你是不是打算住在这?”

154:“您找我?”

秦究:“第二次违规,处罚是什么?一阵子没来,我记不大清了。”

154:“关禁闭。”

秦究:“除了禁闭,就没点别的什么?”

13:55滴滴滴音效

154:“看吧,加罚是违反规定的。”

秦究:“只有桌子椅子的禁闭室有点无聊。”

154:“确实。”

秦究:“要不你跟他一起?好歹有个场景。”

秦究:“玩笑而已,别当真。”

154:“那……还把他送去楼下,再睡三个小时,补完觉送回去?”

秦究:“我这是酒店钟点房?”

秦究:“再去骗一个考生违规,跟他关一起。”

滴滴滴音效

秦究:“不关了,直接打发走?”

滴滴滴音效

秦究:“上一个用过的禁闭室,清理了么?”

154:“有需要清理的地方??绳子收起来了,’滚你妈’的纸团我也扔了。”

秦究:“另一间。”

154:“哦,还没。本来要清理的,但考生违规太过密集,我跟922还没顾得上。”

秦究:“那就让这位密集的……怎么称呼?”

游惑:“哼。”

秦究:“让这位哼先生去清理吧。”

小洋楼1楼-杂物间

922:“别臭着脸。真打起来,你肯定打不过他。”

922:“你以为001号叫着玩的?我当年第一次见到老大……哪一场来着?在什么野战军基地旁边吧,记不清了。反正一条街!整整一条街,地上全是血,他手里拎着这么个样式的肩抗炮——”

154:“找你的桶去。”

922:“哦。”

小洋楼1楼-禁闭室

154:“这些血都需要弄干净。”

游惑:“你们以前是考生?”

154:“是啊,好几年前了。”

游惑:“怎么转成监考的?”

154:“顺利通过考试,成绩优秀。”

游惑:“这考试究竟是什么东西?”

154:“一种……特殊的筛选机制吧,考试嘛,都是这样。”

游惑:“筛什么?胆子大的状元?什么样的人会被拉到这里来?”

154:“异常危险的人。”

154:“……可能不太准确。”

游惑:“那这算什么?灵异事件?”

154:“不是灵异事件,是——”

15:40滴滴滴音效

游惑:“这是什么?刚才那位001身上也有。”

154:“违规提示。”

游惑:“你们也有约束和规定?”

922:“那当然!可多了!禁止聊危险话题,禁止滥用职权欺凌考生,禁止帮助考生作弊,禁止监考官跟考生乱搞关系——”

922:“哦,当然,这点基本不太可能。不打起来就不错了,真打起来,禁止监考官违规弄死考生……等等。”

游惑:“考生弄死监考官呢?”

游惑:“所以,你们违规会有什么后果?”

922:“别问了,反正很可怕。我目前还没体验过,未来也不太想体验。”

922:“所以不要再问危险问题了,相安无事不好吗?好好通过考试,先争取活着出去,有些事你自然就知道了。”

游惑:“……平时这些禁闭室都是你们扫?”

922:“当然不是靠手动。不然跟惩罚我们有什么区别?恶心是有点恶心,但打扫总比关禁闭好一点。”

922:“呃……对你而言,总比跟我们老大共处一室好,是不是?”

三个小时后

小洋楼2楼-办公室

16:40脚步音效

一桶血肉残渣恭恭敬敬放在他门口,旁边夹着一张临时扯下来的纸,潦草的字迹有些瘦长,写着:送你,不谢。

154:“老大,我打算烤块牛肉,你要吃点什么吗?”

秦究:“……今天都不会饿。”

154:“嗯???我觉得我今生都不会饿了。”

秦究:“同一个考生,第三次违规的处罚是什么?”

154:“……应该不会再有第三次了吧?”

秦究:“万一呢。”

154:“处罚是咱们……全程现场监考,重点监控。”

全球高考考场

922:“你又怎么了?”

游惑:“想起一件事。”

922:“什么事?”

游惑:“这里的纪律,基本参照现实考试?”

922:“参照肯定是参照的。”

游惑:“有一条考试纪律里没提到。”

922:“哪条?”

游惑:“考生如果碰到问题,是不是也可以找监考官?”

922:“……是。”

922:“跟现实考试一样,禁止问答案,这个我们不帮忙,也帮不上忙。”

游惑:“嗯,所以碰到问题怎么找你们?”

922:“就……用规定的笔,在答题墙考试要求下面,写——写001。”

922:“嗯,写001。”



于闻:“哥!监考官有没有把你怎么样?罚什么了?你还好吗?”

游惑:“没事。”

于闻:“你确定?那人只被抓了一回,就成了这样,惩罚手段得多恐怖?”

游惑:“他一直这样?”

于闻:“对啊。三个小时了,一点儿没缓过来。他不是一直叨叨咕咕的么,我还特地蹲那儿听了一会儿。”

游惑:“说什么?”

于闻:“就听见一句’命不好’,哦,好像还有一句’烧纸钱’什么的,其他都没听懂。”

于闻:“你还比他多罚了一次呢,怎么好像还行?”

游惑:“方式不一样。”

于闻:“那你都罚了些什么?”

游惑:“睡了一觉,给监考送了一桶血。”

于闻:“???给监考送血干什么?”

游惑:“谁知道,他喜欢吧。”

于闻:“哪个啊?喜欢那东西?他是变态吗?”

游惑:“001。”

于闻:“噫……”

游惑:“你们就这么瘫了三个小时?”

于闻:“怎么可能。哥,你的解给了我启发,所以我去写了几个字。”

于闻:“我们老师说过,想到什么写什么,哪怕不会,把思考的过程写下来,没准儿也能踩对几分呢。”

游惑:“所以你写了篇作文?这句是什么?”

于闻:“好像是……已知我们一共13人,餐具12份。”

游惑:“……你抄题目干什么?”

于闻:“……我考试一般写无可写的时候,为了多几个字,会强调一下题目的关键。”

游惑:“这什么?”

于闻:“G=mg,g=9.8N/kg……”

游惑:“这跟光学什么关系?”

于闻:“主要是……我也不知道餐具跟光学什么关系。”

于闻:“光学也是有的。”

游惑:“写哪里了?”

于闻:“这,我写了折射率、平行光、球面、透镜、焦距、成像……这些词都算光学的吧?还画了俩镜面成像的简易图。”

于闻:“不说这种不高兴的事了。除了答题,我们还干了点别的。”

于闻:“我们找了两个多小时。一没看到猎人甲,二没找到一份餐具,至于食物……就这么个小破屋子,两个小时啊!可想而知,真的翻遍了。什么都没有,狗屁题目。”

游惑:“确定全都翻遍了?”

于闻:“其实也不是。有两个上锁的地方没碰。”

于闻:“我们找过钥匙,没找到。”

于闻:“哥!我玩过的游戏比在座所有人都多,这种上了锁的门,最好别硬来。”

游惑:“我看上去像智障?”

于闻:“那你为什么要看墙?”

游惑:“猎具都有谁动过?”

纹身男:“操,他妈的看我干什么!之前冤枉老子藏刀,这次又要冤枉我什么?”

游惑:“冤枉?”

纹身男:“那么多人滚一起,谁他妈知道刀从哪里掉出来的。服了,跟你们这些傻逼解释不清!”

纹身男:“算了算了,你他……你要问什么,问!”

游惑:“把你弄下来的猎具挂回原处,我看下位置。”

纹身男:“我有病吗?摘下来还要挂回去?”

纹身男:“我又不是狗,你能不能别一副遛大街的样子?!”

于闻:“哥,猎具怎么了?”

游惑:“有两个空钉子。”

于闻:“所以?”

游惑:“钉子上挂的东西去哪了?”

于遥:“是啊……少了两样东西。没人私藏吧?”

老于:“之前就那样了。就……考试之前,我不是要出门转一圈吗?你在睡觉,我就没叫你。出门的时候我想看看屋子里有没有伞,当时这两个钉子就是空着的,我确定。”

于遥:“你的意思是,从我们进屋起,就有两样猎具不在了?”

于遥:“那在谁那里?”

于闻:“猎人甲?所以……其实是有猎人甲的,只不过他不在屋子里,而是出门打猎了?”

于遥:“我们又不能出门,他不进来,我们怎么找到他?”

游惑:“时间没到吧。”

北京时间,凌晨四点整

21:10踩雪音效

于闻:“你们听见没?”

老于:“什么?”

于闻:“没听见?就……一种咯吱咯吱的声音。”

开门音效

猎人甲:“啊……真好,来客人了。这两天大雪封山,我就知道又有食……唔,又有客人要来了。外面可真冷啊。雪堆得太厚了,大家都躲起来了,几乎找不到猎物。我花了很久很久,才挖出来一只。你们运气可真好,赶上了我的饭点。唉,没办法,雪山上东西太少了,总是隔很久才来一群。我得勒紧肚皮,才能活下去。所以我一天只吃两顿饭。早上4点一顿,下午4点一顿,跟我共进美餐的机会可不多。哎呀,正是时候。你们在这等了这么久,一定饿狠了,我都听到你们胃里的声音了,是不是迫不及待了?你们一共几位来着?听说一共有13个人,但我的食物有点少,只够12位,真遗憾。我是真的饿了。不过你们还要稍等一会儿,我得准备准备。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客人。稍等,很快就好。”

于闻:“我不想吃饭,我想回家。”

纹身男:“谁他妈不想回家!回得去吗?你有本事现在开门冲出去!”

老于:“那个猎人嘴好大,吞个把人头不成问题,我老觉得他要吃人……”

于遥:“那个麻袋里装的什么?”

游惑:“要吐转过去。别再弄我一身。”

于闻:“哥你醒了?!”

纹身男:“喊什么!能不能小声一点!”

游惑:“我没睡。”

于闻:“哦——那你干嘛总闭眼睛。”

游惑:“眼睛不舒服。”

于闻:“哥,那猎人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游惑:“嗯”。

于闻:“怎么办?”

游惑:“我有点饿,等开饭。”

猎人甲:“马上就好了,你们知道么?冻过的肉,口感非常妙,带着一点儿冰渣,嚼起来嘎吱嘎吱的……你们会喜欢的。”

于闻:“操……这个变态。”

猎人甲:“啊哈!我听见了!很高兴有人跟我一样期待美餐。来吧,东西有点多,我需要一位好心的客人帮我一下。不不不,我知道你们都很害羞,不用毛遂自荐。”猎人甲:“我自己来,食物来之不易,我要挑一个细心稳重的人,否则要是打碎了盘子,那多可惜。”

猎人甲:“啊……这里还有一个客人,我怎么给漏了,让我来看看。醒醒?亲爱的客人?”

23:40巴掌音效

秃顶男:“啊!”

猎人甲:“我看这位客人就很符合我的要求,来,帮我端一下盆子好吗?起来!站直!”

猎人甲:“看,这才是一位好客人。跟我来。”

猎人甲:“我希望其他客人呆在原地,谁动一下,我都会不高兴,那这位客人就很危险了。”

猎人甲:“您在看什么?亲爱的客人?啊,这样才对。盘子可能有点重,你的腿又抖得这样厉害,一定要小心谨慎,走稳一点。如果你不小心摔了它,那……我们的食物可能就够了。”

猎人甲:“记住了吗?帮我忙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这屋子里,谁不小心损坏餐具,谁就会受到处罚。唔……你们也不想饿着肚子,变成别人的食物吧?”

秃头和猎人甲把13个餐盘端出来,沿着长桌放了一圈,又把盛着肉的玻璃盆放在桌子正中间。搁下最后一个餐盘的时候,秃头长长地松了一口气,顺着桌沿滑下来,两股战战地瘫坐在椅子上。

于遥:“别!”

猎人甲:“你已经选好座位了,不可以再换,站起来也没用,算了吧。”

猎人甲:“哎……怎么就晕了呢?这才刚把肉端上来而已,还有酒呢。我还需要一个人,来帮我拿一下酒杯。谁呢?我喜欢孩子,挑个孩子吧……”

猎人甲:“就你吧——孩子”

游惑:“我?可以。”

游惑:“反悔了?”

猎人甲:“不会,怎么会。作为主人,当然要说话算话。来吧,好心的客人。”

于闻:“哥!你干嘛!”

游惑:“端酒。”

于闻:“你没听他说啊!不小心摔一个杯子,那是要死的!”

游惑:“……我是偏瘫还是麻痹?端个杯子都能碎?”



猎人甲:“放下!我让你碰了吗!你这位客人怎么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游惑:“以你的速度,一天的时间够两顿?”

猎人甲:“没关系,没关系。大度的主人总能容忍客人出言不逊,我知道你是太饿了。”

猎人甲:“好了!偷看是不礼貌的行为。”

猎人甲:“帮我把刀叉银匙一起拿出来,谢谢。’

游惑:“我发现一件事。”

猎人甲:“什么?”

游惑:“你对高脚杯格外小心。”

猎人甲:“你看错了,用餐是一件神圣的事情,我对每一样餐具都很虔诚。”

游惑:“我刚才胡诌的。”

猎人甲:“滚!”



于闻:“什么情况?杯子呢?不是让你端杯子去吗?怎么被轰出来了?”

游惑:“他改主意了,打算自己端。”

于闻:“哥!哥你先过来啊!站那儿干嘛呀!”

猎人甲:“滚开!”



猎人甲:“啊,失礼了。都是这个莽撞的客人,让我有一点生气。我这人有个毛病,一生气肚子就会饿。怎么办,我不小心吃了一份,只剩11份了。”

猎人甲:“那只能委屈你们……再死一位了?”

游惑:“这不合规定吧?”

猎人甲:“又是你!”

游惑突然抬起长腿,对着他就是一脚。

26:20摔酒杯音效

猎人甲盯着杯子碎片茫然了两秒,眼睛陡然瞪大,满是惊恐。

收音机音效

违规警告:违反考试要求,已通知监考。

监考官:001、154、922。

小洋楼2楼-办公室

922:“老大……”

154:“别看了,刚送回去一小时。”

秦究:“这回又是什么?抢着答题?”

154:“不是,比这个严重一点。他搞死了题目。”

秦究:“搞死了什么?”

154:“您没听错,题目本人死了。”

922:“题目还他妈能死?怎么搞的?”

全球高考考场

154:“我们又收到了违规通知。通知上说,某位考生——”

秦究:“某位看着乖巧但屡教不改的考生。”

154:“——某位考生违规答题,致使该题中的主干部分——”

922:“就是猎人甲。”

154:“……当场身亡。这种情况目前比较罕见——”

922:“闻所未闻。”

154:“……我们需要做个询问调查,希望你们解释一下。”

922:“主要指个别考生。”

154:“你踹的?”

游惑:“腿麻没站稳,踉跄了一下。”

154:“这个理由是不是略有一点敷衍?”

游惑:“餐具不能损坏我规定的?”

154:“那倒不是”

游惑:“这肢体不协调的猎人甲你们生的?”

于闻:“呃……杯子是猎人甲摔的,死也是他自己凭本事死的,您能不能不算我哥违规?”

27:25滴滴滴音效

于闻:“又怎么了?”

922:“别紧张,只是考试系统催我们赶紧处罚。”

922:“不是我们想跟你过不去,不瞒你说,收到违规通知单的时候,154踩空一节楼梯,我牛肉掉脚上了,老大逗鸟呢,差点儿把鸟头拧断。我们都不想处罚你,真的,那是折磨谁呢——你别冷笑,我发现你对我们老大特别有意见。”

922:“你胆子是真的肥。人家答题墙上明明确确写着规定,不能损坏餐具。是,你确实没直接捧着杯子摔。真要那样干了,现在硬在地上的就是你自己。但要说杯子摔了题目死了,你却屁事没有……我是系统我都气。间接原因也是原因。这已经是系统公平衡量的结果了。”

154:“你要干什么?”

游惑:“我有说过拒绝处罚么?”

154:“那你抱着胳膊在这里拗什么造型?”

游惑:“出于礼貌,让你们把话说完。”

老于:“你真去啊?”

游惑:“不差这一回。那点处罚时间,睡一觉就过了。”

秦究:“这位屡教不改的哼先生——你脚步匆匆,是要去哪里?”

游惑:“投胎,等你一起怎么样?”

秦究:“受宠若惊,不过不用跑那么远。”

游惑:“什么意思?”

秦究:“啊对。我们另一位监考官呢?你是不是忘了告诉他这次的处罚措施?”

154:“根据规定,同一位考生在一场考试中连续违规三次,将成为特殊对象,监考官全程现场监考,重点监控。另剥夺该考生选择权一次。”

游惑:“开什么玩笑?”

秦究:“没开玩笑,离考试正常结束还有——36小时又24分钟,这意味着我们要同室共处一天半。我们连行李都带来了,就在门口,你不妨开门看一看?”

秦究:“哦对,我还想提醒你们一句。距离第二次收卷还有24分钟,马上就要变成23了。按照规定,违规考生这段时间里无权答题。为了防止某些屡教不改的先生强行犯规,我只能干点失礼的事了……”

秦究说着,手里的皮绳已经绕好了圈,顺势往游惑左手一套。他抓着游惑的肩膀将他转了个身,把右手也套了进来,然后猛地一抽。绳套瞬间成结,死死扣住了游惑的手。

秦究:“这是那只脏桶的回礼,喜欢么?我想想,把你放在哪里比较好。床上?床柱刚好可以固定绳子。宽度肯定是够的,就是短了点。好吧,确实不那么干净,柱子也有点细,很大概率拴不住……这里地方不大,你希望呢?”

游惑:“我希望你能自己躺到那张香喷喷的床上,把绳子套在自己的脖子上,再把另一头交给我,而我只要伸手一抽就彻底清静了,可以么?”

秦究:“恐怕不太可以,我没有那种爱好。”

秦究:“冷么?”

游惑:“能不能让我站着?”

秦究:“不能,你腿太长,搞不好会冲我踉跄一下。还是坐着比较稳。”



于闻:“还有么?你们谁还记得点东西?”

于遥:“我高中还是学理化的呢,大学转了文,又工作这么多年……就墙上那些,你不写我都想不起来了。”

于闻:“姐你再想想,随便什么,啥补充都行!”

于遥:“就记得个折射示意图,最最最简单那种,画出来你别笑我。”

于闻:“不笑!谁笑我砍谁,真的。”

922:“我建议你离火远一点,别题没答,先烧死了。”

于闻:“算了,烧炭吧,死得红一点。”

922:“还有5分钟。”

922:“我监考三年了……不对,不止监考,哪怕算上我自己考试那会儿,都没见过这种无法无天的考生。”

154:“你见过的。”

922:“啊???谁?什么时候?”

922:“……对啊,我怎么忘了呢!上一个这样难搞的考生,后来成了监考官001号。说起来,我一直想哪天胆子肥一点,问问老大以前的壮举。毕竟我只见到过两次。”

154:“开什么玩笑?你别乱来!”

922:“干嘛?问都不能问?我发现我每次提老大以前,你都要打断我。”

154:“我那是怕你死得太快。以前的事情老大自己都不记得,据说是考试系统出过一次意外,误伤到他,就忘了一些。”

922:“还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

154:“因为你只知道吃。”

154:“你没发现他自己根本不提以前的事么?我刚当监考的时候作过一次死……反正,我不想再经历一次,你也肯定不想,所以求你自重。”



秦究:“我是不是见过你?”

游惑:“没有。如果真见过,恐怕只能活一个。”

秦究:“是么?有点遗憾,不过,好像确实是这样。”

154:“老大,时间马上就要到了。”

922:“上面还好吧?我怎么这么慌。”

154:“你闭嘴吧。”

154:“老大。你们要下去吗?要收卷了。”

秦究:“答得怎么样了?我看有位小鬼奋笔疾书,没停过笔。”

922:“没用的,具体写了些什么我是没细看,但大概扫一眼也知道,答成那样要是能拿分,我砍头庆祝。”

31:00收音机音效

考题结算:折射率+1 

折射示意图+2

13个人中1人死亡,答成题目要求+6

附加:考生全部幸存+2

本次评卷共计:11分

于闻:“操!!!!加11分!我还以为我们死定了!结果居然加了11分!哥!!!我拿了一分呢看到没!!!”

922:“系统疯了吧!搞死题目还他妈有附加分呐?!”

游惑:“头拿来庆祝一下。”

922:“……别急还有呢!”

收音机音效

卷面-2

本次评卷共计:9分

题干:猎人甲的小屋里只剩下12位客人和12套餐具,一人一份,再不会有争抢。但餐具里的秘密依然还在,它就藏在光的下面。坐在阴谋面前的人将面临诅咒,那个人会是你吗?

要求:找到那套特殊的餐具(但不可损坏餐具)

考察知识点:光学。

秃顶男:“谁、谁啊?在后面、后面!就在我背后!救命……就在我背后,帮帮忙!救我,救我啊!”

于遥:“可是你背后没有人啊……”

于闻:“对啊,没有人……你别瘫着不动啊!你先过来再说!快过来!”

秃顶男:“我动不了啊!这椅子……我动不了,它拽着我!”

于闻:“你是说,这椅子坐上去就走不了?”

秃顶男:“对,走不了……它要我死,要我死啊!”

于闻:“哥?”

他们绕到秃头身后,终于知道了声音来源——秃头那张椅子背后,木屑扑簌下落,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在刮椅子的表皮,露出浅色的芯。

于闻:“它在写字?!”

纹身男:“12!它写的是12!”

于闻:“我跟于遥姐的答案被圈出来加了分,都是跟折射有关的。那是不是就代表……想要找到那套餐具,需要用到折射?”

纹身男:“这盘子能碰吗?要是拿起来看一眼,会不会算我选了座位?”

老于:“最好还是别碰吧,死——”

老于话没说完,游惑就拿起了一只高脚杯。

老于:“——是不可能的!你胆子怎么这么大!万一拿杯子也算呢?!”

游惑:“不会,我在厨房就拿过一个。”

于闻:“哥,你怎么只看杯子?”

游惑:“别的没必要。”

于闻:“没必要?”

纹身男:“这些破玩意儿什么也没有,藏个鸟的秘密!”

于遥:“题目越说越玄乎,连个提示都没有,怎么找?”

于闻:“噢——哥我明白了!其他都是废的!只有杯子是餐具!”

于闻:“我是不是还挺聪明的!”



922:“我有一点急,还有一点饿。全程监考这么熬人的吗?”

154:“忍着,早呢,还有36个小时。”

秦究:“你们以前有没有见过他?”

154:“谁?”

922:“啊?”

秦究:“没谁,你们要真饿了就去厨房弄点吃的。”

154:“一点也不饿。”

922:“唔……我去厨房转一转。”

154:“……那种厨房你也下得去手?”

922:“我就看看。”

秦究:“我是死了么,你这么守灵一样看着我?”

秦究:“有什么话就说。”

154:“我只是想说……如果见过的话,那位什么违规干什么的先生应该会认出我们。”



于闻:“哥你别冲动!!”

33:24摔酒杯杆音效

922:“四次违规能把他吸纳成同事么?我不想再给他当监考了。”

老于:“你!你怎么又!不是说了不能损坏餐具不能损坏餐具吗,你……哎!”

游惑:“我有分寸。”

922:“感觉系统都要憋死了……”

游惑:“看看里面有没有东西,我眼睛不舒服。”

于闻:“哥,损坏餐具算违规……”

游惑:“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损坏餐具了?”

游惑:“题目说了现在一共12套餐具,数数会么?”

游惑:“我教你?”

于闻:“哥,你是我爸爸!”

于闻:“别说!好像真有!”

于闻:“就这个角度!从这里看过去!真的有东西!”

纹身男:“看见什么了?能不能直说!”

于闻:“我要能看清,用得着这么扭着吗?”

游惑:“我看一下。”

于闻:“那,你这样,从这里看。这里是不是有东西?我感觉像是嵌了一张图片。但内容看不清,模模糊糊的,不知道是画了什么还是写了字。”

游惑:“哦”

34:20敲酒杯杆音效(友情提示:以下英文名不会读可以读英译)

于闻:“有东西!”

Mike:“Simon the Zealot西蒙·西洛第斯”

于遥:“最后的晚餐。”

纹身男:“咒谁呢你?”

于遥:“我说的是达芬奇的名画《最后的晚餐》。Simon the Zealot西蒙·西洛第斯,画里12门徒之一。”

于闻:“12门徒你都会背啊?”

于遥:“刚好了解一点。”

于闻:“犹大!”

于遥:“对啊!犹大!12门徒里的犹大是举世闻名的叛徒。”

于闻:“不对,不是写名字!而是那只藏有“犹大”的杯子所对应的数字。”

纹身男:“我为什么看不见?”

于闻:“我知道了!”

纹身男:“什么?”

于闻:“折射啊!我跟于遥姐写的折射就在这里!名字藏在杯子里,咱们看不见,就是因为……呃……折射得不对!我忘了怎么形容了,反正我好像做过这样的题。”

纹身男:“那要怎么才能看见?”

于闻:“我……高二高三就不学物理了,那题少说也有两三年了,我……忘了。”

游惑:“找到了。”

于闻:“对对对!加水!我想起来了!”

老于:“诶真的真的!看到了!!!”

Mike:“Matthew马太”

于遥:“马太!没错了,就是《最后的晚餐》,赶紧把犹大找出来吧!”

Mike:“1Bartholomew巴多罗买,2John约翰,3Thomas托马斯,4Philip腓力,5Peter彼得,6Andrew安德烈,7Jacob雅各,8Thaddaeus达太,9James小雅各,10Simon西门。”

于闻:”现在就剩犹大和耶稣了。“

于遥:“11Judas!犹大!”

秃顶男:“幸好不是我,不是报应,哈哈哈哈哈。”

于遥:“我来吗?行吧,我来……”

游惑:“不对,差点被误导。”

游惑:“不是11,是12。最后的晚餐,最终被钉上十字架受难的人是耶稣。坐在那个位置上,才是被诅咒的客人。犹大只是背叛者而已。“

35:52收音机音效

【检测到标准答案。】

【考生提前交卷,本场考试顺利结束】

【稍后清算最终惩罚与奖励。】

解2分、折射率踩点3分、第(3)题6分、附加2分、卷面-2分,第(4)题8分。

共计19分,超出本题平均分数11分。

共计用时12时37分49秒,相较于平均用时,节省了35小时22分11秒。

于闻:“那要这么算,平均用时就是48小时?”

154:“48小时才是正常的。”

收音机音效

奖励:考生游惑获得抽签权两次。

游惑:“抽签权?”

游惑:“又是你……”

秦究:“看到手指就知道是我了?偷袭在我这不管用。先把签抽了。”

秦究手里的牌背面一模一样,正面则写着不同内容,有几张非常吸引人。比如:总分加15(单人),总分加10(全体), 免考(单人单场,按平均成绩计分),还有一些很奇葩的,比如:一张小抄,临时抱佛脚,当然还有优秀考生,再接再厉。三好学生,以资鼓励。名列前茅,特此表扬。

游惑:“黑卡什么意思?惩罚?”

秦究:“不算惩罚,但确实有点特殊,至少不能算常规的奖励。一张黑卡,代表一次考制改革,当天生效。”

于闻:“这特么还有改革呢?”

秦究:“差点漏了,还有这张,你们应该非常喜欢。保送卡(单人)“

于遥:“这个保送……是我理解的意思么?这是指……不用考试?”

154:“这个看起来跟免考牌有一点相似。但免考牌呢,指的是某一门免考,按照考试平均成绩计分,只能说是一张非常安全的卡,中规中矩的奖励。”

154:“保送卡不同,这是真正的王牌卡,一副牌里一张。抽到它就表示你直接通过了所有考试,可以好吃好喝睡一觉……等睁开眼,你就回家了。”

老于:“没有这张卡的话,我们要多久才能回去?”

154:“看现在的考试制度吧。考完规定科目,分数达标,满足这两个条件就可以。”

秦究:“来吧,两次机会,抓紧时间。”

游惑:“谁运气好,来抽。”

收音机音效

【警告:考生不得转让抽签权。】

秦究:“系统发的警告,瞪我干什么?不要恃靓行凶,快抽。”

游惑:”名列前茅,特此表扬。注:这是对考生实力的肯定,望继续保持。“

收音机音效

【使用一次抽签权。】

秦究:“还行,再来一次。”

游惑:”监考官的帮助。注:你出色的表现赢得了监考官的青睐,有权在考试期间向监考官提一次额外要求,监考官有义务满足你,有效期截止至下一场考试结束前。“

游惑:“监考官每场都是固定的?”

秦究:“当然不是,每开一场新的科目,监考官都会随机刷新。”

收音机音效

【累计使用两次抽签权,抽签结束,恭喜。】

惩罚:一位客人坐在了受诅咒的位置上,他避开了死亡,将成为新的猎人甲。

于闻:“什么叫成为新的猎人甲?”

秃顶男:“不行、不行、不行,不能这样……你们不能走!陪我,陪我一起吧好不好?”

39:00风吹音效

风雪呼啸而过,不知从哪里涌了过来,劈头盖脸吹得人睁不开眼。他们下意识用手肘护住脸,等再睁开时,小屋没了,变成猎人甲的秃头男人也不见踪迹,就连三位监考官都消失了。他们站在漫天的大雪里,面前是一片松林,隐约显露出一条下山的路。

第一章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