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9521】
普本·【双人淡本】望
作者:塔罗牌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现代字数: 2011
867
2129
658
18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希望的望。(不分男女,无关爱情,对话本,随意)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2-11-04 01:09:09
更新时间2022-11-04 15:36:07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程井言

男,0岁

律师,经营自己的事务所

秦英

女,0岁

法援律师。他们是同学

 

《望》

编剧/后期/封面

-塔罗牌-

温馨提示

除了前面,后面没音效要注意

随情绪就好了

这就是个对话本,无关爱情,不分男女

全本15min


BGM·望,希望的望。


(露天咖啡厅)

(坐下声入)

秦英:我还怕你找不到。

程井言:这儿我熟,(拖凳子坐好)

服务员:您好。菜单。

秦英:先看看,想喝点什么?

程井言:(没看)来杯拿铁就行了。

服务员:好的。稍等

(坐了一会,都没说话,秦英默默的喝咖啡)

服务员:您的拿铁。还有,这个是这位客人要求加工的红薯条。

程井言:谢了

服务员:餐点都已经上齐了,还有其他需要吗?

秦英:不用了,谢谢。

服务员:不客气,慢用。

程井言:(惬意的晒了会太阳,喝了口咖啡)怎么想着约我来这?

秦英:办公楼里呆的闷得慌,晒晒太阳呗。

程井言:炙手可热的秦大律师,有空晒太阳啊?

秦英:挖苦我呢?

程井言:(笑了笑)新闻我看了。

秦英:(严肃)我也看了。

程井言:(沉默)

秦英:(忽然笑了)

程井言:笑什么?

秦英:我现在该叫你一声…程律师还是程总?

程井言:(沉默了一会,靠着)呵~这年头搞事务所不容易。

秦英:所以,我就问你,你现在,到底是商人还是个律师?

程井言:(愣)你也在怪我?

秦英:(深呼吸)我也想理解你。

程井言:秦英,你法理白读了?

秦英:(沉默)

程井言:不要以为你天天做法援,自己就是个大圣人了。法律法条的存在…保护的永远都是被告人。

秦英:法律保护的是弱者。

程井言:(沉默,深呼吸)我没空跟你辩论这些。大学还没辩论够吗?

秦英:…陈晓雨的案子,我们会再起诉,你做好准备吧。

程井言:(喝咖啡)呵~准备什么?准备被丢白菜还是被泼油漆啊?

秦英:(笑了笑)你也知道啊?

程井言:少拿公众舆论压力的那一套来影响我,没用的。

秦英:你明明很清楚真相…

程井言:(打断)真相就是她卖淫、援交、勒索数罪并罚!

秦英:她只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女孩!

程井言:可你是一名律师!…怎么,强奸罪偏袒女性啊?那就是一告一个准喽?是这个意思吗?你就客观了吗?

秦英:…(沉默)

程井言:我能赢一次,就能赢第二次。对手是你也没关系,要是输了你们可以再上诉…

秦英:搞个律师事务所你至于吗?

程井言:我告诉你结果只会是…证明不了任何真相,只能证明我强。

秦英:(皱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程井言:你不该接这个案子。

秦英:他给了你多少钱?

程井言:(欲言又止)…呵~…我其实…没想到连你也这么想我…

秦英:他就是个社会的渣子,败类,你不可能不知道吧?他用同样的手法加害了多少女性?你帮他打赢这个官司,你名声不要了?这么多年的羽翼也不要了吗?

程井言:你有没有搞错,你是公务员当久了吧?律师的名声就是赢。

秦英:(笑)所以…是钱还有名声,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改变了你,是吗?

程井言:(深呼吸)我是搞事务所,但跟你们不一样,你在家里睡一天只会想…你今天可能少赚了一万块对吧?我呢?我睡一天就是,我今天必定亏损了一万块。你明白这其中的差距吗?我难道要免费法援他吗?

秦英:所以你就能不要底线?

程井言:?随便你怎么想。

秦英:承认了?

程井言:被告人总不能没有律师,不是吗?

秦英:…(欲言又止。叹气,靠在椅子上)

秦英:程井言,我希望你知道犯罪和治安处罚是有本质上区别的。

程井言:你以为我不知道?可转账记录是这次案件的关键证据。

秦英:我的当事人是事后被强行转账的。

程井言:那你证实啊?你没有办法证实吧?就算你是原告律师,就算你相信她,你知道真相,那又怎么样呢?

程井言:(气的点了根烟,没音效)

秦英:(气得喝了一大口咖啡,冷静了一会,看着他抽烟)

秦英:我记得王老师也喜欢抽这个牌子的烟…

程井言:(吸烟,平静…良久后)…王老师要是还活着,他会相信我。

秦英:他不会,他会很失望。

(沉默)

秦英:陈小雨现在重度抑郁,最近还有些精神失常,就因为你赢了…呵~

程井言:你不该这么感性。

秦英:感性?这是人性。

程井言:你骂我没有人性啊?

秦英:不是吗?

程井言:没人性的是法律!

(双方沉默了很久)

程井言:(抽了口烟)阿英,咱们是老同学,律政这条路你我都走了半辈子了,什么法理法学,读了那么多然后呢?…什么法律是道德的底线,呵~说的那么哲学干什么?…在我看来,这不过就是一个被制定规则的游戏,我们,就是你和我,也只不过都是其中遵循规则的玩家。

秦英:(愣了一会,喃喃)所以…我们要通过无数次辩论、实践去证实和排除这个游戏里…所有的bug…它才会进步…

程井言:我们没有选择…

秦英:也不该有选择。…(笑)

程井言:你还记得?

秦英:(深呼吸)这是王老师说过的话。

程井言:(浅笑)那你现在懂了吗?

秦英:(摇头)我没想到你也记得(沉默,喃喃)玩家…那你还是吗?

程井言:当然是。我从没变过…

秦英:(低头,叹气)

秦英:(过了一会)…红薯条好吃吗?

程井言:(愣)

秦英:…陈小雨唯一的亲人就是她的外公,他每天早上都在川子巷巷口卖红薯,那还有个小学,城管来了,他就推着车跑。但还是怕撞到路上…来上学的小孩。跑的东倒西歪的,红薯掉了一路也不敢回头捡,…这是我捡来的…

程井言:(沉默)

秦英:(深呼吸,仰头)如果就是这样,这个游戏好残酷…

程井言:是啊…确实很残酷。

秦英:一定要这样吗?

程井言:…法律无情。法理却是有情的。我们只有等,等它的进化和修订。

程井言:…我相信未来中国的法律会越来越健全。但你要给它成长的时间…阿英,你也应该知道,这个社会发展速度如此之快,法网却永远都是滞后的。

秦英:…(叹气)

程井言:但只要有我们在,它至少不会滞后太久,也不会再有更多的陈小雨,这也是我们站在法庭上的意义不是吗?

秦英:(想了很久)呵~那你还要被丢多久的白菜?

程井言:(笑)我又不需要被他们理解。

秦英:…对不起。我刚,感情用事了。

程井言:(愣,笑了笑)不过你刚才说的论点里,有一句话我倒是挺赞同的。

秦英:呵~哪句?

程井言:什么钱啊,名声啊,都是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秦英:(笑)

程井言:(笑叹)我真的很久没跟你辩论了…

秦英:…(深呼吸)是啊,不过快了,下次开庭。

程井言:秦律师,我希望你能拿出所有的战斗力。

秦英:呵~谁输谁赢还说不定呢,是吧?程大律师。

程井言:呦~怎么不叫我程总了?

秦英:(笑)

程井言:(打断)我希望你赢我。

秦英:…(放杯)我会的。

-END-

-塔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