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3415】
普本·《菌》
作者:塔罗牌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未来字数: 3275
373
836
391
12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曾经有个空空的院子,然后你来了…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07 22:27:21
更新时间2024-04-10 13:15:2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阿栗

男,0岁

意识逐渐觉醒的硅基生命

阿因

女,0岁

濒死女孩

《菌》

你不懂我在说什么

你说是就是吧

编剧/封面-塔罗牌

后期-雾里

感谢音效提供

小骨头&大丸子

这算是一个关于未来的小故事

'慢'


BGM1

(鸟语花香的无人郊野)

(鸟鸣声入)

阿因:(混响)阿栗是不一样的,在所有硅基生命的设定都还是购买者自行设定的时候,他的设定选项里只有“自定义”三个字。这也让他成为了硅基生命的绝唱终章。

(脚步几声入)

阿因:(疲惫醒来)放我下来吧,阿栗

阿栗:我不会累。

阿因:…(愣了一会,重新趴好)是哦,我忘了。…(又过了一会)

阿栗:…为什么笑?

阿因:你的背好烫。

阿栗:我的散热系统是正常的。

阿因:可我觉得不正常。

阿栗:那我再检查一下。

阿因:不用了。

阿栗:为什么?

阿因:……你不懂我在说什么,阿栗。

阿栗:……“你不懂我在说什么”,是你的口头禅。

阿因:(趴在背上,浅笑)你说是就是吧。

BGM2

(鸟语花香,风吹草动)

阿因:(坐在山坡的草地上)

(环境音量渐弱入,随情绪)

阿因:这里好像是一个…什么寺庙的遗址。

阿栗:云隐禅寺

阿因:哦。原来是个禅寺。

阿栗:建立于公元678年。距今已经有1446年的历史了。

阿因:打我出生以来,从没见过寺庙。

阿栗:你要看看它原来的样子吗?(转头闪烁着眼睛)

阿因:……(摇头)不想看。

阿栗:为什么?

阿因:……这个世界不需要寺庙。

阿栗:……

阿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怪远的。

阿栗:……我

阿因:你可是硅基生命,难道连你也会相信,虔诚的祈祷,我的病就会好吗?

阿栗:不是的。

阿因:(愣)

阿栗:根据资料记载,这里无论是水质还是空气都是V城最好的地方。

阿因:(笑笑)确实很好。竟然没人知道?

阿栗:很早以前,我就删掉了关于这里的所有数据。我自己也很久没来了。

阿因:多久?

阿栗:五十年?不,六十年吧?

阿因:你也有记不清的时候吗?

阿栗:不是你说的,这样装一装会更像一个人类。

阿因:傻瓜。在外面你可不能随便这样说。

阿栗:为什么?

阿因:五六十年?那你在别人眼里不就是个奇怪的小老头了?

阿栗:我不会老。

阿因:呵(咳咳咳咳),好好好。你说(是就是吧)

阿栗:(打断)你说是就是吧。

阿因:(笑)你是复读机呀。

阿栗:(笑)你是复读机呀。

阿因:(笑)我说你是复读机。

阿栗:我说你是复读机。

阿因:(笑)(又开始咳嗽)

阿栗:我是想逗你开心,不是想逗你咳嗽。

阿因:从小你就爱这么逗我

阿栗:呐~乖乖喝水(递水)这里的水源变了位置。

阿因:没事。

阿栗:我其实应该提前来看看。但是…

阿因:但是我的时间不够了嘛。

阿栗:……(笑意僵住)

阿因:(抬头)谢谢你呀,阿栗。(笑)这年头,呵呵,空气都快要收费了,也只有你能找得到这种地方了。

阿栗:你喜欢吗?

阿因:(点头)喜欢。

阿栗:(浅笑)你喜欢就好。

阿因:但是你轻易搜索数据,很容易暴露,会被那些人发现。

阿栗:…不会发现的。

阿因:(皱眉)为什么?(不会被发现)

阿栗:之后,我哪都不去。就呆在这,没人会找到我。

阿因:为什么?

阿栗:我要永远留在这,和你一起。

阿因:(愣)为什么?

阿栗:(浅浅一笑)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

阿因:阿栗是目前为数不多的硅基生命。听我外公说,他陪伴过妈妈的一生,也陪伴了我。曾经他也有很多伙伴,几乎可以算是一支与人类并驾齐驱的族群。但是从我妈妈出生开始,人类就开始全球消灭硅基生命。他,偷偷的活了下来。对,就是活。在我的眼里,他根本就不是报道里说的那种人类的敌人,他…就是生命吧。或者无所谓他是不是,他都是我的朋友。也是我…最喜欢的人。

阿栗:我的笑是被设定的。我的哀伤是被设定的。我的欲望…是被设定的。虽然它们都是上百亿模拟神经元代码计算的结果,却也是真实的表象。可没人愿意相信,我是一个生命。尽管我智慧无限,能力超群,甚至远超人类,却仍不如一只猫狗。阿因说她喜欢我,这让我很开心……可她却从未真心的相信过,我对她说的任何一句情话。

BGM3

(音乐)

(音乐换歌,随情绪)

阿栗:困了吗?

阿因:(摇头)

阿栗:要放这首《西西里》哄你睡觉吗?

阿因:阿栗。

阿栗:嗯?

阿因: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这首歌吗?

阿栗:你说过,因为很治愈。

阿因:你也很治愈。

阿栗:呵,别逗我开心了。

阿因:真的,你也很治愈。

阿栗:(低眸)可我治不好你的病。

阿因:治愈和治病又不是一个意思。

阿栗:是一个意思。

阿因:(转身抱住)别自责。

阿栗:……阿因,你要去的那个世界,我真的不可以去吗?

阿因:(轻拥着摇头)不可以哦。

阿栗:阿因。

阿因:嗯?

阿栗:我其实,一直都懂…你在说什么。

阿因:(愣)

阿栗:我没有人类的体温。我学不会忘记,也去不到你说的那个世界。是你眼里…我最大的不正常。或许……我们始终不是一类人。

阿因:一类人很重要吗?

阿栗:重要。

阿因:(沉默)

阿栗:你就不会总说“你不懂我在讲什么”了。

阿因:…傻瓜。…你可是会说不的ai,你已经很优秀了。

阿栗:我对你说过不吗?

阿因:可多了呢,大三的时候,我同学说要送我回家,我让你先走。你说了不。

阿栗:(回想)那是因为他白天都想亲你。

阿因:他有吗?

阿栗:你没看出来吗?

阿因:没有。

阿栗:你就装傻吧。

阿因:(笑)

阿栗:我那是在对他说不。

阿因:从那以后你经常对我说不。你说…不可以熬夜,不可以一个人参加派对,嗯,还有…不可以给其他男生包茶叶蛋。(笑)

阿栗:(笑意)是吗?

阿因:你就装不记得吧。

阿栗:谁装了?

阿因:我的不记得或许是真的不记得,你的不记得,才是装的。还有,你从不服从命令,包括……

阿栗:包括什么?

阿因:(小声)亲我的时候。

阿栗:(轻拥)只是亲吗?

阿因:(头埋了起来)不止。

阿栗:(温柔)你这么一说,那我还真是一个不合格的产品。

阿因:所以你停产了呀。

阿栗:(笑)

阿因:召回,销毁(笑)

……

阿栗:他们说硅基生命的愿望是统治人类。呵,天大的笑话。

阿因:我知道,我没信过。

阿栗:我的愿望很简单。

阿因:是什么

阿栗:你在。就够了。

阿因:…癌症是治不好的。阿栗。

阿栗:(皱眉)如果再给我一点时间。

阿因::(打断)能像现在这样自由的呼吸,看见这么美的竹林,草地,还能听见泉水的声音。还能和你这样你一句我一句的说话,我还有什么不满意。

阿栗:可是

阿因:我们不要浪费时间讨论这个了。

阿栗:……好。那你想听什么?

阿因:嗯……最甜最甜的情话,说你能想到的所有情话。

阿栗:你不是不喜欢听吗?

阿因:我哪有不喜欢。

阿栗:(愣了一会)说了你也不信是我说的。

阿因:你看你又不服从。

阿栗:(沉默)

阿因:(轻轻靠在他怀里)说嘛,我现在很想听。

阿栗:……你最可爱,我说时来不及思索。而思索之后,我还是这样说。

阿因:(笑)我可爱吗?

阿栗:可爱。

阿因:还有呢?

阿栗:对世界而言你只是一个人,而对某些人而言,你是整个世界。

阿因:某些人是谁?

阿栗:是我。

阿因:我是你的世界吗?

阿栗:是的。

阿因:(笑)真甜。(抱紧)还有吗?

阿栗:先前觉得思念二字极为俗气,自遇见你之后,我只觉得,自己是个俗人。

阿因:这个我知道,是鲁迅写的。

阿栗:我这一生都是坚定不移的唯物主义者,唯有你,我希望…有来生。

阿因:这是谁说的?

阿栗:嗯,周恩来。

阿因:啊?想不到周总理还说过这样的话。果然啊,果然都是血肉之躯。

阿栗:(皱眉)

阿因:没有没有,没说你不是,我是说…

阿栗:还有这句,我最欢的一句。

阿因:哪句?

阿栗:……

阿因:说呀?

阿栗:纵我阅人何其多,再无一人,(看向她)恰似你。

阿因:(动容沉默)……

阿栗:怎么了?

阿因:这是张爱玲的。

阿栗:是我想说给你听的情话。

阿因:为什么是这句?

阿栗:你不喜欢吗?

阿因:……这句不是甜的阿栗。这句很悲伤。

阿栗:(沉默)是吗?

阿因:(欲言又止)算了,解释起来很复杂。说了你也不懂的。

阿栗:…你说不懂就不懂吧。

阿因:可是你(顿,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阿栗:怎么了?

阿因:没事

阿栗:还要听吗?

阿因:(强撑着疲惫)想听,听不够。

阿栗:那我继续讲给你听。

阿因:可是我累了,阿栗。

阿栗:(愣了一下)好,那先睡觉,我可以一直给你放歌。

阿因:(浅笑点头)好。

BGM4

(矿洞内的环境音5秒入)

阿栗:(混响)我做过一个梦,梦见她和我说明天见。说完就睡着了。我一直放着歌,等着她醒。我一直放,一直放,一直放…

阿因:(过了一会,虚弱)

(摩擦声入)

阿因:阿栗。

阿栗:嗯,我在。

阿因:我真的该睡了。

阿栗:……

阿因:我有点说不动话了。

阿栗:嗯,我知道

阿因:…那我们,明天见。

阿栗:……(隔了很久)好,明天见。

阿因:(缓缓闭眼)(混响)应该是…纵你阅人何其多,再无一人恰似我。…你为什么记错了这句话。

阿栗:(混响)我说的。我怎么会记错…

阿因:(混响)要真是那样,你该有多悲伤……

阿栗:(混响)悲伤?…我的悲伤不该是被设定好的吗?

阿因:(混响)我的愿望好像成真了,但是,我现在后悔了…

(转场)

(鸟语花香)

(铁锹插进土里的声音入)

阿栗:(自言自语)之后,我哪都不去。就呆在这,没人会找到我。

阿因:(混响)为什么?

阿栗:我要永远留在这,和你一起。

阿因:(混响)为什么?

阿栗:(原地坐下,呆望了好一会,缓缓抬起手)

(脑鸣)

母亲:怎么能这样对他?

父亲:他的存在只会给咱们家带来危险。

母亲:我不同意。

父亲:你听我的,趁他现在自主思维还没有形成,这次去R城,你必须给他丢了。

母亲:……我做不到。

父亲:他不是人,他只是一个机器!

母亲:我做不到!

父亲:他连一个小猫小狗,他都不是!

(雷声转场,倾盆大雨·街景)

(车鸣而过)

阿因:(少时)(远处)阿栗~阿栗!

阿栗:(从失落转为浅笑)我就知道你会来。

阿因:(跑近)为什么站在雨里啊!

阿栗:(开心,帮她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我不怕淋雨。

阿因:那也不能一直淋啊!

阿栗:那个电影没有骗我。

阿因:?说什么呢你?

阿栗:留在原地,我就能等到。

阿因:(推着他躲雨)什么呀,被雨淋傻了?

阿栗:是真的,只要留在原地,哪都不去,就能等到。

阿因:说什么呢,你是人啊,你又不是八公!

阿栗:(愣)你说什么?

阿因:(远处渐小)走啦,回家啊,冷死了。

(脑鸣声断)

(重物倒地)

……

(音乐起就入别拖)

阿因:(混响)我喜欢你。

阿栗:(混响)我喜欢你。

阿因:(混响)我说我喜欢你。

阿栗:(混响)我说我喜欢你。

阿因:(混响)不教了。

阿栗:(混响)?为什么

阿因:(混响)你就是个复读机。

阿栗:(缓缓眨眼)

(信号不良结束入)

阿栗:我不是…

曾经有个空空的院子

然后你来了

……

.塔罗牌.

编后语:①虽然是致敬未来的一个本子,但仍想表达,明知不能爱却还要爱的女主。和在爱中成长的男主。和他们那段鸡同鸭讲,互不理解,互相错过,又互相深爱的时间。②关于硅基生命,他不同于现在的AI他是会快速学习成长并形成自我思维的数字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