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4557】
普本·《 绯 色 》 古风 双人 男女 普本
作者:仓之彼方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5632
724
1063
557
92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拾青,我已着绯衣。天地已染绯色,黄沙为笔,我与你相许一生。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5-16 14:21:40
更新时间2024-05-31 02:31:03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洛拾青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绿芜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角色人物


洛拾青:男,26岁左右。性格正直有担当,时任校尉,征战身先士卒。幼时遭遇饥荒,为绿芜父亲拖以援手,后得以入军为兵,一路杀敌,取得战绩。见绿芜虽入红尘,但通晓大义,为之倾慕,后经查证为恩人之女蒙难,愿为其父翻案,以成其愿,愿娶之为妻,让其有家为依,努力取得军功为之脱籍,最终战死沙场。

绿芜:本名沈知微。女,22岁左右。从小受父亲教诲,聪慧明理,懂得征战之苦,后因父亲为奸人所陷,充任官伎,沦为贱籍,但依然铭记父亲遗志。生平两大愿望,一愿海清河晏,二愿为父还清白。在知晓洛拾青的报恩与真情后,不愿对方为之付出,最后收到洛拾青战死的消息,一身绯衣与洛拾青染血的衣冠拜堂,成为他的未亡人。


( PIA戏提醒:请先顺剧情、台词,有部分文言台词,注意断句。)

 


序幕     不 坠 青 云 之 志


 场景:梵香楼、绿芜房间。房外隐隐有排练歌舞的丝竹管弦之声传来。

阿萝:(难过)小姐,你真的要将这块玉珏也放进去吗?你在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有当掉它,现在……

绿芜:阿萝,今时不同往日,我虽舍不得,但也只能如此。你还记得父亲临终前说的话吗?

阿萝:可是小姐……

绿芜:(叹了口气)莫要再叫我小姐了。阿萝,整理好了吗?我们走吧!

 00:50离开

绿芜:(滴声后BGM起入,OS混响)父亲一生,心系边关,虽死不肯忘忧国。他临终时对我说,无论身处何地,都不能忘本,要铭记那些卫国戍边的将士。此言犹记在耳,如今迫于风月之地,身如飘萍,惟有两愿于心间,一愿海清河晏;二愿为父昭雪,还于清白。


第一幕   何 堪 犹 唱 后 庭 花


 场景:城门募捐处。三人在此登记、收集物资,绿芜带着阿萝下马车,抱着匣子来到募捐处。

阿萝:这是我家娘子一点心意,请收下!

 接过,打开,装了大半匣

士兵:(惊呆,立马反应过来,客气)多谢娘子义举,请报上名氏、住址,等朝庭下放饷银,再还于娘子。

绿芜:就写上无名氏吧!战时亦艰,这些银钱无需归还,就当为边关尽点绵薄之力吧!阿萝,我们回去吧!

 转身离开,正准备上马车,有人打马过来。

洛拾青:娘子请留步!(下马)

绿芜:公子有礼,请问所唤何事?

洛拾青:在下洛拾青,是军中校尉,方才去收授物资,有下属汇报,有位娘子,头覆轻纱,捐了许多银钱,不知面貌,也未留下姓名。见娘子还未走远,特来拜会!姑娘善举,为何不愿留个名字?

绿芜:钱财于我,不过死物,若能让边关士兵果腹一顿,也是其所。(拿下帏帽)我已无父母,家宅不复,又落入红尘,怕污了家门,便易名绿芜。虽人微轻贱,却也不愿隔江犹唱后庭花!

洛拾青:(行礼)姑娘高义!(拿出玉珏)我见这玉珏表面光滑,想必是经常摩挲所致,应是珍视之物,姑娘还是留下吧?

绿芜:既是珍视之物,就更希望它能物尽其用。多谢洛校尉好意,绿芜告辞!(上马离开)

洛拾青:(扬声)今日得姑娘之助,必定勇战沙场,以报家国!

洛拾青:(OS、感叹)世间人物,如官员昏聩,如歌伎高义,孰轻孰重?若是恩人还在,军中又何需如此……她又何需如此?


第二幕   人 面 不 知 何 处 去


 场景:梵香楼、绿芜房间。绿芜在抚琴,阿萝兴冲冲进来打断琴声。

阿萝:小姐,喜讯!边关大捷!前几天妈妈还提心调胆,说咱们镇子离关隘近,万一守不住,梵香楼就得搬迁,现在好了,不用忧心了!

绿芜:(开心)是件好事。

阿萝:(神秘)还有一事,你看这个,有人托小厮送来的信和食盒。(递信)你慢慢看,我先去帮妈妈送首饰了!

绿芜:去吧!

 打开信纸,BGM起入

洛拾青:(台词代替信件内容,混响)绿芜姑娘,上次一别,拾青不负所言。有百姓支持,军中士气大涨,敌寇战败而逃,大军不日将班师回朝。冒昧来信是为两件事,一是感谢姑娘,特准备一盒姑娘故乡的糕点,二是邀请姑娘申时西桥亭相见,有些旧事想告知姑娘,还望姑娘能赴约。

( 绿芜吃了一块糕点,无音效可自配 )

绿芜:(感动)这桂花糕里的果干……这是娘的做法,也是爹最爱糕点……没想到还还会人知道。

绿芜:(OS)自从被送入这梵香楼,献艺送往,倚栏卖笑,都快要忘了这种甜的滋味。那时候爹还没有生出皱纹,娘还身体康健,那时候家长里短,其乐融融。如今,只余我一人……


第三幕   往 事 如 烟 意 恐 迟


 场景:西桥亭。旁边轻轻的水流声,洛拾青在亭中不安地踱步,绿芜走过来。BGM起入  

洛拾青:绿芜姑娘,你来了,请坐!

绿芜:(坐下)绿芜先谢过洛校尉的糕点,(试探)只是这个季节桂花未开,不知洛校尉在哪里买的?而且里面还有甜果干,这个做法倒是别拘一格。

洛拾青:(诚恳)绿芜姑娘,恕我唐突,我并无恶意,也并非登徒浪子有所贪图。这些糕点是我亲手做的,在街坊里寻了些往年的干桂花,口味不如新鲜的好,至于果干……是因为我曾经吃到过,就在你家里,你闺名沈知微,是沈言官之女,他是我的恩人。

绿芜:(松了口气)这名字已经好久没提起过了,洛校尉也知道我如今的境地,还是唤我绿芜吧!

洛拾青:绿芜姑娘可是相信我了?

绿芜:(无奈)本无不信。只是这些年,家中遭难,人心难测,才不得不格外小心,还请洛校尉见谅。你刚才说我父亲是你恩人,为何以前从未听父亲提起过?

洛拾青:大抵是时间太久,沈大人早已忘了吧!(讲述)那年我刚满十四岁,老家时常被山匪打秋风,又遇天灾,父母相继病逝,一路逃荒至上都,幸好遇到沈大人,他带我到府中,穿过庭院时,远远看见青衣女子与绯衣姑娘的背景,应当就是夫人与姑娘。沈大人见我腹中饥响,等不及安排饭食,便把碟中的桂花糕给我充饥,这是我第一次这么甜的桂花糕。

绿芜:恩,父亲爱吃甜食,尤其是母亲做的桂花糕。

洛拾青:其实不然。虽然当时我饿得头晕眼花,吃得狼吞虎咽,但依然听到沈大人念叨着:“夫人做糕点,小丫头非跟着,说要给爹最甜的,硬是往里塞果干,这甜的哟,除了亲爹,还有谁能吃得下,你要是不嫌,就先垫垫肚子吧!”我那会儿已经没法仔细赏味儿了,但依然觉得,这是世间最美味的食物。

绿芜:怪不得每次母亲让我少放点,我以为父亲每次都吃光,还夸赞我,是因为他爱吃桂花糕,原来是这样……

洛拾青:沈大人是位好父亲,也是位好官。他问我年龄,我想进军营习武,便谎报年龄,说自己年满十六,能够上阵杀敌。直到后来我才从大将军那儿得知,沈大人给我写的推荐信,便是让大将军多多关照我,让我先在军营习武打杂,年长些再上战场。

绿芜:父亲确实爱重将士,他常讲朝堂重文轻武,然而军队才是卫国之本,可是以他一言之力终是徒劳。父亲谏言,得罪人多,以莫须有的通敌叛国罪名下狱,母亲几乎一夜白头,日夜奔波,收到父亲血溅朝堂的消息后,便一病不起。直到罪旨传来,因储君求请,灭族改为抄家流放,母亲终是咽了气,而我也被充入教坊,最终辗转被带入了梵香楼。

洛拾青:(痛苦)对不起,如果那时我能……

绿芜:洛校尉不必愧疚,想必那时你远在边关,身份也不如现在,当年大将军也曾为父求情,然而远水解不了近渴,何况上都官员们虎视眈眈,恐怕是蓄谋已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何况父亲也肯定不愿连累你们,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

洛拾青:如今我已找到了你,断不会继续让你留在梵香楼,此次我有军功在身,我想要为你去贱籍。

绿芜:谢谢你的好意,你的军功都战场上拼杀得来的,我已入泥淖,声名损毁,不值得用军功去争取,何况这也并非易事,或连累到你。

洛拾青:我受沈大人恩惠,未能在危难之时助力,懊悔万分,如今他的独女流离失所,我又如何能置身事外?你就当是为了成全我想要补偿的心意,让我试试吧!

绿芜:(感动)世人常说“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些年来,绿芜见惯人情凉薄,锦上添花者众,雪中送炭者少,今日闻君所言,绿芜铭感五内。(起身跪下)

洛拾青:(边扶起边说)你这是做什么?

绿芜:(激动、恳求)请原谅绿芜不识好歹,现在又要挟恩以求,我能否去籍不重要,只想请你帮我父亲翻案。

洛拾青:(着急)别急,你先起来,我受不起如此大礼,这件事我会想办法的!

绿芜:(起身,平息一下)是我一时未忍住,失态了。我知道这比去籍更难,是我让你为难了!

洛拾青:你别这么说,其实这些年我也在默默地查访当年的事,所有的作为证据的通敌文书随着定案已经封存多年,人证恐怕也早已被封口或灭口。我虽然寻得蛛丝马迹,却不足于翻案,冒然上书,怕是还没落在陛下案头,就会被人盯上。没有把握之事,怕给了你希望,再令你失望。

绿芜:是你想的周到。不过能肯定的是,我父亲绝对没有与外敌通过信,更不会收取对方的贿赂。那些信件多半是伪造的。

洛拾青:怪不得沈府一夜之间烧为灰烬,这是怕留下只言片语,万一哪天细致核对,模仿得再像也总是能找出痕迹的。不过,我们也不能只查信件,还有人证。

洛拾青:(OS)还有一个危险的办法,还是先不告诉她了吧!

绿芜:恩,父亲的笔记还是很容易得到的,他以前写信不少,有些人我还记得,我可以试着联系他们。

洛拾青:此事还需谋划,你在梵香楼也不便寻证,你不妨考虑我的提议,先脱籍,再筹谋。

绿芜:你说得在理,我听你的!

( 洛拾青掏出一个小盒子,无音效)

洛拾青:这个给你!

绿芜:(打开,诧异)这玉珏……

洛拾青:那次沈大人在街上遇到我就是去买玉珏的,我知道这是沈大人送你的生辰礼物,你还是留个念想吧,我已经用银钱补上了。

绿芜:(感动)多谢!我……

洛拾青:你再谢来谢去,我倒不知要如何接话了,我们都不要再客气了。

绿芜:好,听你的!

洛拾青:(郑重)知微小姐,往后之路千难万险,你多保重,我一定尽早为你脱籍,等我!

绿芜:好!

(BGM时间较长方便不同语速,快的可以直接手动调制第四幕)


第四幕   流 言 如 剑 君 如 松


 场景:上都大街,果干铺,绿芜带着阿萝挑选果干。

路人甲:哎,张家娘子,最近街坊流传的事你听说了吗?就是打胜仗的洛校尉的事……

路人乙:你也听说了?这洛校尉也真是糊涂啊!听说陛下都有意要封他做上将军了,结果他不要升官,只求帮一名风月女子去贱籍。你说这不是自毁前程吗?

路人甲:谁说不是呢?也不知道是被什么样的狐媚子给迷住了!

路人乙:要我说啊,就算是看上了,花点钱找点乐子,还把人带回去,难道还真想娶她不成?

路人甲:要真娶了那得让人笑掉大牙了!

阿萝:(气愤、小声)小姐,她们说得太难听了,我去同她们(说理去)——

绿芜:(拉住)别去,不要惹事。我们刚回上都,还是小心为上。你在店里选几样果干买了,我去找洛校尉。 离开

 

 场景:洛家。前院,洛拾青正在用小刀雕刻木料。音效停入。

洛拾青:知微小姐,你得空了?我前几日去找你,想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阿萝说你张罗得差不多了。

绿芜:(OS+混响)怕不是他已经看出我在有意回避他了吧!

绿芜:(叹气)洛大哥,你也知道,上都不比塘关镇,我已承你帮我从良之情,不想再给你添麻烦。(担忧)然而今日出门采买,听了些市井流言,我己无颜面,只恐于你不利,如此下去,怕是……

洛拾青:你也说了,都是些流言,不必理会。

绿芜:人言可畏,最是杀人不见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洛大哥,是绿芜让你蒙羞了!

洛拾青:知微小姐,莫要贬低自己,你若不怕言伤自己,拾青又怎会在意这些,在我心中,你依然是当年那个绯衣如火,葳蕤自生光的世家小姐。

洛拾青:(OS)也是我灰暗日子里见到的最明丽的色彩 。

绿芜:恐怕也只有你,还顾念着这已无往复的小姐身份了!

洛拾青:对了,沈大人的事,我已寻到了“屹山”大儒出山来辨字迹,还有当年搜出来的敌国赃物,是一个门客所为,早已被灭了口,不过我查到他老家,倒是找出了一封忏悔书,他是被人胁迫,至于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绿芜:有了这些,至少能还父亲清白了,至于幕后黑手,我会一直查下去的。

洛拾青:恩,我同你一起查。

绿芜:那我们何时上诉衙门?能上达天听吗?

洛拾青:我有办法,此事就交给我吧!

洛拾青:(OS、决心)我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实现你心中所愿!


第五幕   不 辞 冰 雪 为 卿 热


 场景:绿芜家舍。绿芜正在小院除草,阿萝焦急跑来。

阿萝:(焦急)小姐,洛大人被杖责了,他今早去敲了登闻鼓,听说这会儿已经被送回洛府了!

绿芜: 丢下小铲,跑走

 场景:洛拾青在疼痛中醒来,绿芜端药进来,放在床边小几上。碗放下入 

洛拾青:(疼醒的气息)

绿芜:(劝阻)你醒了,先别动,小心伤口。

洛拾青:(虚弱)我没事,就是点皮肉伤。

绿芜:(伤心)怎么会没事呢,你整块后腰背血肉模糊,我来的时候,医官正在治伤,只一眼,便觉得疼痛难忍。

洛拾青:(安慰)你别难过,这伤就是看着恐怖,我是习武之人,过段时间就没事了。

绿芜:(难过)那你快把药喝了。( 拿起药,可自配)

洛拾青:(艰难起身的气息)

绿芜:我扶你,慢些。(扶撑起)

洛拾青:(喝药)江大夫开的药,总是这般苦。

绿芜:良药苦口,你吃块糕点吧!( 递糕点,可自配 )我听说陛下已经同意重审旧案了,(懊悔)我怎么就没想到可以敲闻登鼓呢?

洛拾青:闻登鼓鸣杖五十,沉冤未及命先殒。这种事理应我来——

绿芜:可你也是肉身凡胎,我也不想你受伤。

洛拾青:我已经习惯了,你不必自责。放心吧,我会尽快养好伤,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绿芜:恩,你躺下休息吧!我在这儿守着你。

洛拾青:(边挪动边说)你也累了一天了,回去吧!我让下人过来。

绿芜:医官说你后背的伤要两个时辰换一次药,我怕小厮困顿误了时辰,你就让我做些事吧!

洛拾青:也好!

洛拾青:(OS)伤好后,我就要回边关了,不知何时再相见,就当留下一点私心吧!


第六幕   别 时 容 易 见 时 难


 场景:绿芜家舍。绿芜正在女红,阿萝进屋。

阿萝:小姐,我买了消暑的凉茶,这么热的天,可真是难受!

绿芜:(打笑)你别抱怨了,边关将士们这么热的天还一直上阵杀敌呢?说起来,离上次捷报传来已经好多天了。

阿萝:你是想说洛将军吧,洛将军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好男儿,也难怪小姐念叨。我觉得洛将军对小姐还挺有心意的,若是……

绿芜:(打断)阿萝——若是未入教坊之前,或他有此心,我亦无不可。(茫然)如今……如今……罢了,只要他能平安归来就行!

 一阵脚步声入

士兵:请问绿芜小姐在吗?

绿芜:在呢。 走出来是你,你不是跟在洛大哥身边的下属吗?你们班师回朝了?洛大哥呢?

士兵:(难过)洛将军让我把这个盒子交给你。大部步后天才到,我先行回都呈报军务,我还要进宫面对,先行知退。

 离开

 绿芜走进房间,打开盒子。拆开一封信。 

洛拾青:(混响,台词表示信中内容)知微小姐,此次征战,储君监军。敌军将领恰好是当年陷害沈大人通敌之信上的传信之人,只要捉了他,就能审出真正的通敌之人,以及脏物的溯源。我定要活捉了他。

 打开另一封。

洛拾青:(混响,台词表示信中内容)知微小姐,不负君命,战事节节胜利,只可惜那人奸滑,不过,我军已拟好战策,将他们一网打尽。待军归来日,愿得小姐一碟桂花糕。

 第三封

洛拾青:(混响,台词表示信中内容)知微小姐,我已生擒敌军将领,取得证据,已呈储君,他已答应亲自主持此案,请奏已让人先送回朝。拾青不枉小姐所托,为沈大人翻案,让陷害之人伏法,让沈府再见(xian四声)青天!只可惜,待那一天,我无法与小姐同在了!千里相隔,万望珍重!

 信纸落地


第七幕    黄 沙 漫 天 绯 色 染


 场景:边关,雁荡坡。血色残阳、朔风卷地、黄沙满天,偶尔一声雁啼,划过长空。绿芜提着一坛酒,爬上雁荡坡

士兵:绿芜小姐,不,知微小姐,除了之前三封关于沈大人的信,我还见将军写了许多,全都藏了起来。将军时常提起小姐,想必都是写给你的。将军不欲告知小姐真相,只说相隔千里,其实是为了拿回证物,陷入敌军包围,突围后重伤力竭,不治身亡。

绿芜:(OS)原来我们不是相隔千里,而是相隔生死。如今我也来到这个地方,是不是能离你近一些呢?他们说这片雁荡坡是你最喜欢的地方,果然是绯色染霞,很美!

绿芜:拾青,那些心意我多想等你回来亲口告诉我,而不是翻开冷冷的纸张和一个没有生气的小木人。可是我差点连这些都错过,我一直以为的恩情,实则是义无返顾的深情。

 回入信中内容,后无音效可自配

洛拾青:(混响,台词表示信中内容)我又见到了她,虽是一身素缦,可我恍然看到那年她绯衣如火的样子。她说她已染尘非,可她一掷千金捐出银钱的气度,如铮铮红梅,开在了我心里。那块玉珏我替她不舍,换成了宝剑,原来这么多年过去,我心从未变过。

洛拾青:(混响,台词表示信中内容)等到了确她心中所愿,我想告诉她,是否可为意中人?十里红妆,绯衣相拥,相守百年,看庭前花开花落,赏安宁盛世之景!

绿芜:拾青,我已着绯衣。天地已染绯色,黄沙为笔,我与你相许一生。( 捡一根枯枝,在沙地中书写)立此婚书:喜今日,良辰美景,缔结盟鸳;待他年,莫失莫忘,暮白相守。苍天有信,风月为媒,且待斗转星移,百年尽归,重聚首。拾青、知微立书为证。( 喝一口酒,剩下洒入黄沙)

绿芜:(OS)我曾有两愿,一愿海清河晏;二愿为父昭雪,还于清白。此两愿皆因一人之心,得以实现。可是我却有了第三愿——成为拾青之妻。

 


尾声:  庄 周 晓 梦 迷 蝴 蝶



 场景:边关,雁荡坡。绿芜一步步离开。脚步声停入 

绿芜:(OS)人们常说万物有灵,这一刻我信了,婚书吹散天迹时,有蝶落入肩上,我知道,是他来了。拾青,我们一同归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