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989】 普本·【棠珍珍永冠】《烈阳》桃园一梦出品【长生殿配音组】

作者:桃园一梦
排行: 戏鲸榜NO.20+
棠珍珍🌸 · 月冠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架空字数: 3000
467
732
534
76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枯草三月无春,水映漫天飞火,天地无光,便化烈阳。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3-21 10:55:51
更新时间2024-04-12 20:50:37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邬彦搏

男,0岁

皇上,您的意思 我听懂了。兼穆蒙,穆穹。

穆屠戮

女,0岁

烈阳将染红草原,豺狼就该死在泥土。雄鹰的领地不只是天空,还有草原、大漠和山丘,父亲,我将向天神许诺化为烈阳,灼烧天地的每一处角落!

——   ——

监制:君醉

编剧/美工/后期:桃园一梦

写在前面:

《荒原》系列群像的另一条支线,整体的大本在整理了。


原创作品 禁止转载

旁白:公元410年,柔然迅速崛起,相继吞并蒙古草原、云中、漠北一带,地势遍及草原、高原、大漠,而随着柔然的强大,数年前与北魏签署的和平条约也日渐模糊,公元415年在蒙古高原正式建立 柔然汗国。——优雅

司礼监:有事启奏,无事退朝——银-KA.U

王敛:皇上,微臣有奏,那北蛮“蠕蠕”屡次侵进我大魏边郡,打着进镇买卖的旗号,可每次都抢掠一番便离去,这已然坏了数年前的条约啊!——泷川徽子-长生殿

[注:蠕蠕:嘲讽柔然的一种称呼。译:不会思考的虫子]

公孙迟:这是在试探我们的态度啊!这柔然野心勃勃,竟在草原上称起了王,这...简直荒谬!——霸王别姬-长生殿

元恪:边境骚动,民生不稳,大魏与柔然对立多年,是时候做个了断了。——君醉-长生殿

高华衣:(垂帘听政)皇上,骤然起兵怕是百姓又要吃苦了。——棠珍珍

元恪:一时苦或一世苦,总要做个决断,诸位将军谁愿出军一战?

邬彦搏:启禀陛下,臣邬彦搏愿领兵前往!

 转场[校场 比武]

 士兵:诶!邬将军来了。——银-KA.U

邬彦搏:(微喊)敢不敢和我比比,若赢了我,我请兄弟们去醉仙居吃酒!

老邬,你这不是欺负人嘛?——熊猫-长生殿

就算我们赢了,你也没银子请我们这么多人啊!——古湙

我可不上去挨揍,我要是个美人儿,他还能怜香惜玉一点儿,可咱们也不是啊——三岁

阿义:我来!(踢起枪/过招)——图图

邬彦搏:(轻笑/挥)


 2′30″斩 溅血  速入

穆屠戮:(斩气声)怎么近来总有独豺来偷粮?这点存粮我们自己都不够活,(埋怨)那老太婆年年派带着骚味儿的人来见大汗,光一张纸有什么用?粮草 城池 实质性的东西倒是不见一个,春天到之前,得想想办法。

[注:骚味的人指太监,古时宦官会漏尿,身上味道很大]

穆蒙:我劝你别动歪脑筋,上次你派出去几个阿烈骚扰边城,可汗罚了全队,若真的打起来,谁领阿烈出征?你兄长还在北达和高车打仗呢,粮草必定优先供给那里。

[注:阿烈:部族手下或士兵]

穆屠戮:父亲年迈自然领兵不得,可他还有个优秀的女儿。

穆蒙:可汗一共才给你几个兵,不用羊屎我都分得清。

[注:用羊屎来计算自己手下士兵数量,一个羊屎一个兵。]

穆屠戮:算上我自己二十六骑,现在虽少,但个个都是这草原上的好儿郎,而他们跟的,可是未来柔然最厉害的大帅,不,全天下最厉害的帅!

穆蒙:按理说豺狼不该单个出现在这儿,要么就是落了单,饿坏了,要么...就是因为这只豺狼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穆屠戮:单个不看形势跑出来,我看是后者,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罢了。

驻军营地邬彦搏打喷嚏——掌柜

穆蒙:今早手下阿烈传来消息,“魏”带人在草原边界驻扎,还特意避开平野,听说领将是邬彦搏。

穆屠戮:打败了大哥那个?

穆蒙:是,这次具体多少人还未可知,已经上报给可汗了。

穆屠戮:大哥说他算个雄鹰,(口哨/穆蒙入)若我将他击败,使北魏退兵,(上马)回来将成为真正的帅!(策马)我去会会他!

穆蒙:你要干什么?(穆屠戮跑远/喊)中原人阴狠狡诈诡计多端,你不能去!太危险了!

 转场

阿义:将军,柔然那边来人了。——图图

邬彦搏:来了多少?

阿义:只有一人。

 

 穿云箭射穿营帐 钉在木上[营外 远处] 喊是有距离说话!

穆屠戮:(喊)你们中原人何故在我处驻扎,此为何意?

邬彦搏:(出帐/喊)那将军又何故屡次让手下入我大魏骚扰?

穆屠戮:(拉缰绳/喊)将军?我喜欢这个称呼,你这人讲话有意思,我阿烈们跑马累了,见了小镇去买卖些吃喝罢了。

邬彦搏:(走近)买卖?可予钱否?

穆屠戮:(俯视)你长得像土喽,像土匪,说起话来倒文绉绉。(下马)我们生于天空,长于草野,何来钱财?

[土喽:干瘪的土块]

邬彦搏:(走近)既然没钱,谈何买卖?(居高临下/对视)而且我是将军,可不是什么土匪。

穆屠戮:我管你是什么,可敢与我比试?输了就滚你的狗窝,别让你们魏人的臭味污染了天神的草场。

邬彦搏:我若赢了呢?

穆屠戮:先赢了再说。(出拳)

[两人空拳相搏 穆屠戮从马鞍的刀鞘中抽出刀 割伤邬彦搏的左肩]

 拔刀 打戏 互动 带些气声

邬彦搏:功夫不错,你是穆穹手下?还是阿伏至罗派的?(出枪)以前没见过你。

穆屠戮:废话少说!

穆屠戮:你和那些夹着嗓子,带着骚味儿讲话的人不一样。

邬彦搏:你还见过太监?

穆屠戮:(轻蔑)我见得多你没见过的人。(拔双刀)

邬彦搏:(笑)瞧不出来,你还会双刀。

穆屠戮:(砍)你话真多。

[过招 头发散落,衣衫被撕开]

邬彦搏:你是个女人?

穆屠戮:(胸膛袒露/受伤忍痛)我草原儿郎向来不分男女。(砍)

邬彦搏:(笑)你不是我的对手,叫你们可汗出来!

穆屠戮:你还不配和我大汗过招。

[一段打斗 不用互动]

 倒地  等

邬彦搏:(居高临下/拿枪指着她)你输了,(顿)听说穆穹有个女儿。

穆屠戮:要杀便杀,少废话。

邬彦搏:(笑)我向来不杀女人,(收枪)你走吧,回去告诉你们可汗,(顿)你们柔然 要亡了。

穆屠戮:ᠲᠡᠨᠡᠭ  [音译:特呢个](或:蠢货)(口哨/马奔来/上马)

——哨音:苏洋-长生殿 

 重音 

旁白:公元416年10月,由穆穹指挥,穆屠戮领将的“柔然北魏之战”正式打响,次年1月,穆日迈战死北达,高车迅速占领那片肥沃的草场,意势要一鼓作气攻下穆穹派系领土,柔然为解决高车之眉睫,只好向北魏以献马匹三千、羊万只,求和休战。

 

 转场 

阿义:将军,柔然此番举动,我们还战不战,收了他们的献礼又战,他们要说我北魏不讲信用,但若不战,又没有达成圣上旨意。——图图

邬彦搏:柔然这些年疯狂的扩张,收并许多土地和部族,可也正因为这样,他们没办法聚在一起,像大漠倒了水的沙子,水干了...沙子又都散开了,(意味深长)内忧外患,(顿)草原上最肥的羊,便最快被火烤的那个。

邬彦搏:(走到营帐门口)先不着急回去,原地驻扎,(看着天)我要在此处,看看这草原的风...是怎么吹的。

 重音 

穆屠戮:阿爹!高车这只“柴狗”,怎么会胜了大哥?!

穆穹:阿伏至罗在你大哥的粮草里做了手脚,阿吉和高车这是铁了心的想拽下雄鹰,所以这个时候我们不能再与北魏有争执,只能示好。

穆屠戮:(悲愤)阿爹,我愿意出军把大哥带回来,雄鹰的灵魂属于天空和大漠,不能被豺狼践踏!

穆穹:(叹气)阿吉不是你能应付得了的,我会亲自出战。(半晌)你不是想当大帅吗?那这次你便做雄鹰的副帅,许你两千阿烈,派你去攻下阿吉南部的粮草营,做得到吗?

穆屠戮:做得到!阿爹,待我烧了阿吉的粮草,就回来找你!

箫结束 重音 风起  等风起!语速 慢!

旁白:公元417年3月,柔然与高车正式交战,穆穹深知此一战之难攻,所以派穆屠戮,完成火烧粮草部的任务。若完成,柔然胜算则更大,若不成,阿吉的主要兵力都在穆穹处,则穆屠戮也可逃脱。战事过半,穆屠戮率两千阿烈,冒死冲营,火烧阿吉南部粮草营,仅剩八十二位阿烈赶回北达支援,阿伏至罗系从后方进军偷袭,挥刀将穆穹头颅斩下,柔然  败。

穆穹:豺狼终会被赶回山谷,这是属于雄鹰的草场。——竹玖-长生殿

穆屠戮 阿爹——如是

 转场

阿烈1:(柔然语)是魏的旗帜!

阿吉:(柔然语)他们来干什么

邬彦搏:大帅,我是来跟你谈个生意的,我愿用马匹三千,羊万只,来换你刚抓的女人。

阿烈3:(柔然语)他们为何帮助穆穹?不如我们连他们一起杀了!

阿吉:(柔然语/手势)现在还不是时候。

阿吉:马匹三千?羊万只?

邬彦搏:已经送去北达了。

阿吉:(略思考)她是你的了。

音乐 

邬彦搏:若你们当初安稳收敛,便不会有今日。

穆屠戮:若我们收敛,便不会有大汗国的成立,征伐与扩张是天神给予我们的任务。长于黄沙的枝丫,想要活,便要把根深深的扎进沙子,汲取水分。但阿爹说,我们不是枝丫,是翱翔大漠的雄鹰!雄鹰的身下不只是大漠,还有肥沃的草场和连绵的山脉!

穆屠戮:你们把草场挖毁,绿茵铲平,排斥外族,子贵母死,歌舞升平,凭什么你们这样的人可以享受纯净的草场,享受柔软的风,你们不懂感恩,雄鹰便要替天神收回这馈赠。

邬彦搏:可你连自己的草场都守不住。

穆屠戮:(恨意)阿伏至罗...(半晌)你现在杀了我,柔然便灭了。

邬彦搏:地域之广,这片土地上还会源源不断的涌现新的“柔然”,未知的草原霸主和已知的事物,我选后者。我接到的旨意是灭柔然,马匹与羊群不在我的任务里,不论柔然是否是我灭的,皇上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穆屠戮:鹰失去了翅膀,没有天神的庇护,你为何信我能成为霸主。

邬彦搏:十几年前的柔然也一无所有。

穆屠戮:我欠你条命。

邬彦搏:和我做个约定,便当你还了这条命。

穆屠戮:什么约定?

邬彦搏:不论以后你部族东山再起或就此没落,若有一天柔然和大魏再次对立,而你占据上风时,我要你留当时的君主一命。

穆屠戮:(抬头/狠)我的柔然不会就此没落,(握拳)高车的仇我会报,(看着他)北魏,我也要打,(上马)不过你的话,我应了。

邬彦搏:(喊)还不知道你姓名!若你反悔,岂不是找不到?!

穆屠戮:雄鹰不会说谎,ᠪᠢ ᠪᠣᠯ ᠭᠤᠷᠪᠠᠨ ᠰᠠᠷ᠎ᠠ ᠶᠢᠨ ᠬᠠᠯᠠᠭᠤᠨ ᠨᠠᠷᠠ![音译:毕 宝乐,国日笨,萨日 聂,哈啦国嗯,那日!](或:我便做这三月的烈阳!)

—— 感谢 棠珍珍 冠名 ——

后记 放评论置顶

此处特别致谢@No.5对荒原系列作品的推广支持

蒙语顾问@展周[素创配音工作室]

联系企鹅:1356592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