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57】
普本·《棋握榆梅》(1男1女 精致古风双人普本 动画视频已出)
作者:归宁儿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注明出处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7977
3621
7927
1630
47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人物选用的是是唐朝时期的丞相宋璟,不过该故事是我臆想的一段生平,因为我很喜欢宋璟的名字。哈哈哈哈,所以大家不要对我这个历史渣太计较。宋璟曾经写过一篇梅花赋,借以此名应了小桃红的名字,送给榆叶鸾枝小桃红,也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17-05-16 17:22:56
更新时间2023-09-15 15:00:4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棋握榆梅》(1男1女 精致古风双人普本 动画视频已出)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宋璟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榆梅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棋握榆梅 

编剧:归宁儿

后期:遥远【声演剧团】

美工:苏苏【声演剧团】

 YY9016声演剧团出品

 一男一女古风普本 

人声音效CV

宫女:归宁儿、幺骨【声演剧团】、张黛玉【声演剧团】、句号【声演剧团】

仆从:遥远【声演剧团】 小宁:妖奈奈【声演剧团】  探花:夜雨听风【声演剧团】


 B站视频剧:BV1Nx411R7xE(搜“棋握榆梅”)欢迎收看


 PIA前提示:选用BGM仅供PIA戏交流学习使用,不作任何商业用途。原创作品未经本人同意严禁转载至其他平台

 ❉ 本故事纯属虚构 

此本并非剧情歌,有混响提示的地方再开混响


棋握榆梅Bgm1

 风声,远处有悠扬的古寺钟声响起

 第二声钟声入词

榆梅:(混响)遥遥他国两相忘

宋璟:(混响)凄凄异冢空坟芗(xiang,第一声,同“香”)

 

 泪滴入音乐变奏火烧环境

榆梅:(混响)宋璟,棋有终局,人亦如是,这一生便如棋局中的博弈总有一人会先放手,我终究不是那个能让你一败涂地的人,你也终会忘了曾有红袖与你……执子添香……

 

 跑步声

仆从:大人……大人……——声 遥远【声演剧团】

宋璟:现在火势如何

 仆从:大人,昨夜那场大火,梅园已经化为灰烬了。——声 遥远【声演剧团】

宋璟:发布告示,年前,京城不许再燃烟火……回府

 仆从:是,(大喊)回府——声 遥远【声演剧团】

 马车声起

  马车声消失入词

宋璟:(混响/慢速读)梅儿……我以为结局不过是场两两相忘,却不想再不能与你……执子添香……

  转场

❉ 那时她16初入长安,月下岁月安好,笑颜如花绽 ❉

 

 中元节,溪流畔,花灯深处,人来人往

宋璟:你手中的花灯都快烧到你的手了,还不放下么

榆梅:(吃疼)啊……是你啊师兄。

宋璟:(吹灭灯)呼……(宠溺)佛曰放不下的皆是执念,看你这副出神的样子,莫不是看上了谁家的公子?

榆梅:(害羞,着急)我哪有啊,师兄,你要是再敢胡说我就……我就……

宋璟:你就什么?大不了让师傅多罚我抄几卷经书,与他老人家多下几盘棋便是

榆梅:师兄就是师兄,这考上了进士说话的口气都不同往昔了,如今你倒是连爹爹都不怕了,这往后可不知道你要变成什么样子去

宋璟:小榆梅,你所谓的怕,在我眼中不过是敬畏,既然是敬畏又何惧之有?我如此敬畏师父他老人家,你呢,却以怕这个词来诋毁师父的形象,岂不是亵渎他老人家

榆梅:切,我才不与你强词夺理呢。也不知道坊间那些人怎么把你这么一个既刻薄又猥琐的人说得如同春风煦物一般…

宋璟:(笑了)哦?坊间竟是如此形容我的?也真是难为了他们,给我找了这样一个词。

榆梅:你!你就真不怕我把你刻薄的话语传出去?这要是传出去了,那些坊间名媛可不会再青睐与你了

宋璟:(笑了)流言无畏,无妨,你传便是,我也好落个清静。

榆梅:你,我!哼

宋璟:生气了

榆梅:闭上你的嘴

宋璟:(故意叹气)哎,本想着今日是中元,想与你一道放放花灯,看来只能我一个人去咯。

榆梅:诶,你等等啊

宋璟:怎么,愿意与我说话了

榆梅:哼,拿来

宋璟:呐,师娘去年亲手用白丝绢缝制的花灯,拿去写你女儿家的心事吧

榆梅:(微微害羞)切……我才没有什么心事呢……

宋璟:那你刚不是还盯着人家的背影傻瞧呢?这会又是在矜持些什么

榆梅:我那是在等……(把你这个字吃回了肚子里)

宋璟:等什么等,还不快写

榆梅:我只是觉得今夜月色婉好,这丝绢灯也洁白婉好,不忍心这墨点儿污了它。哼,我现在呀就去放了它

 

 过几秒入

榆梅:(混响)愿万事心安,流年婉转。

宋璟:(混响/微笑着)她许愿的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一句话。月下佳人婉好,流水清灯映娇颜……

 

棋握榆梅Bgm2

 烟火飘然舞起

榆梅:师兄,是烟火!都说烟火可以驱赶邪祟,保一方平安,也不知道远在邢州的娘亲现在怎么样了

宋璟:放心吧,书斋的师兄师姐们都受于师傅的恩惠,会好好照顾她的

榆梅:也是,前几日我寄了家书给娘亲,也不知道她收到没有,她要是知道你中了进士一定会高兴的

 

❉ 烟火在远处的天际,她看着烟火,他看着她 ❉

 

褴褛青衫,覆旧蓑,

城南老道说惊蛰,

夜山坡,草木生萤火。

恍听雾婆娑,一声歌,一声歌,

一声歌惊魂梦破,恰见明月栖山阿

 

 风铃

宋璟:那……你高兴吗

榆梅:啊

 

 烟火从耳边炸裂

 差点炸到榆梅

宋璟:梅儿小心

榆梅:师兄! 拥抱 

❉宋璟温柔地抱住了榆梅,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未来该何去何从❉

宋璟:(混响)我从不信命,从不畏烟萝,从不喜红尘轶事,可这命中客,该如何拒? (榆梅入)这鬓中簪,该如何去?

榆梅:(混响)他离我这般的近,鼻息间是淡淡的发间沉香,指尖上是衣衫的微触流转,我的心似小鹿般的惴惴不安,眼似一汪清水,涟漪潺潺……

 

对坐,竹间饮幽阑,拈花鬓上簪,

举杯正逢天边玉蟾出东山。

青丝绾,青丝绾,彼时眉目尚嫣然,而今却阑珊。

 

榆梅:(害羞)师兄,我……谢谢。

宋璟:吓成这样?以后看你还喜不喜欢烟火

榆梅:喜欢啊

宋璟:炸到了也喜欢

榆梅:等炸到了再说

宋璟:等你知道疼了,后悔就晚了

榆梅:师兄,有些东西梅儿既然喜欢上了,就会是一辈子。就像戏文里的女子,她们喜欢上那些男子的时候,也从不考虑受伤,因为那是她们心甘情愿的

宋璟:那不过是戏文罢了,你呀,多读书,多吃饭,于你没坏处

榆梅:哼,迂腐

宋璟:再说一遍

榆梅:(笑着)再说一万遍都是,迂腐,迂腐,迂腐!!!!

宋璟:(混响)愿此刻常留天地,愿我不再……情思缓缓……

 

 

棋握榆梅Bgm3

❉ 此时她十七明眸好年华,情根深种,堪折枝 ❉

 

 棋子落下

探花:(洋洋得意)诶呀宋璟,看来这一局,我可要赢了。——声 夜雨听风【声演剧团】

宋璟:哦,是吗?我下这,你再看一眼

探花:好你个宋璟,竟是在这儿等着我!——声 夜雨听风【声演剧团】

宋璟:这叫请君入瓮,你呀,还是再好好修习几年吧

 

探花:好你个小子,怪不得刘丞相都拉拢于你,有意招你为婿啊!——声 夜雨听风【声演剧团】

宋璟:有意又如何无意又如何,这人只能往高处走,你有听过往下流的么

 

探花:听说丞相府的两位小姐生的万分美艳,你可见过?——声 夜雨听风【声演剧团】

宋璟:虽美却过于自负,你总要懂,这棋要掌在自己手中才叫棋……不是么

 

探花:(无奈)也是,你总是步步为营。——声 夜雨听风【声演剧团】

宋璟:(高冷)为我所用者弈之,为我无用着,弃之……

 转场

❉ 她在梅园种下的是两个人的情缘,孽缘 ❉

 

小宁:小姐,您不是要种花么,怎么把花种撒的乱七八糟的?——声 妖奈奈

榆梅:(微笑)小宁,你说人会说话,花要是也会说话就好了。

 

小宁:小姐,这花怎么说话呀?——声 妖奈奈

榆梅:梅园有那么多花,安安静静地自开自落。其实它们会说话,只是有些话耳朵听不见罢了,它们的话需要时间等,需要真心听,需要脑子想,还需眼睛寻

 

小宁:啊?小姐,您都把小宁弄糊涂了。——声 妖奈奈

榆梅:(混响)璟,我把心思全埋入了土里,你可愿意用时间等我,用真心寻我……

 

小宁:小姐?小姐?小姐最近可是有什么心事吗?——声 妖奈奈

榆梅:我没有心事,我只是在等花开,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转场

 欢度年夜,远处响起爆竹声声曲

榆梅:师兄,这大年夜的,怎么不和大家一同守岁

宋璟:我只是想看看这夜间的红梅

榆梅:一个人看红梅多没意思啊,不如我们去小河边踩雪玩

宋璟:你这般胡闹,也不怕弄湿鞋袜

榆梅:(思索一会,音乐入)恩……这样吧,师兄,你走我前头,我踩着你的脚印走,这样就不会弄湿鞋袜了。

宋璟:那,你可要乖乖走我后头

榆梅:恩

村头柳树 千枝垂发为谁留

避过岁月 剃度长情的风头

他站在前尘风口

进不去也不肯走

忽呛出泪 沏开满目的尘垢

 雪地脚步

❉宋璟走在前,一步一脚印,榆梅走在他的脚印上,踩雪寻梅,芳心早许❉

 

榆梅:(混响)他比我高上一些,青衫消瘦却带着隐隐香气。他在我前面走,我在他后边瞧,一步一步,像一副渐渐成型的绣图,绣入了我心中。       

宋璟:(混响)她在我后面,我能感受到她的小心翼翼,她的笑意盈盈,白雪映着她娇俏的影子,一步一步,像一颗珍珠沉入湖中,越沉越深……

 

衰于艳阳最好的火候

他步步回首 在盛世游走

却也只想潦倒你眼中

宋璟:梅儿,下雪了

榆梅:是啊,下雪了……娘亲说,天上的雪,是七仙女的眼泪化成的,相爱却不能相聚,她该多可怜啊

宋璟:那不过是个故事罢了

榆梅:师兄…

宋璟:怎么了

榆梅:我在梅园,埋下了一个故事

宋璟:什么故事

榆梅:(温柔眺望着远方)一个用眼睛看的故事。

 不用担心歌词入,本来也是踩着歌

坟前落花 同寝泥下故人酒

破了亡魂 当饮淡漠的忌口

他站在前尘风口

想彻醉却醒了酒

归途和你 泪流成河中失守

他绕过茶楼 有晚风叙旧

泡了几朵烟花托于手

他缓缓回眸 似与你碰头

听你将沉默环环相扣

❉十八芳华佳人俏,君心渡我入芳尘❉

 

 推门,脚步,关门

榆梅:师兄,这个时辰怎么过来了

宋璟:今日处理侵地一案刚好就在梅园附近,就回来坐坐

榆梅:是吗?那快歇会,我刚泡了一壶月光白,师兄可要好好尝尝

宋璟:如此甚好…

 

 倒茶,放杯

宋璟:(闻了下)恩,这茶是不错,只是我总觉得缺了些什么。

榆梅:我看是师兄的棋瘾犯了,这样,爹爹正好不在家,不如我两对付一局

宋璟:(笑了)还记得两年前,你不过是个连棋都不会握的丫头,看来如今还真是长大了。

 

 两人下棋,你下一子,我下一子

榆梅:师兄莫不是嫌我长的太快了

宋璟:不是你长的快,是时间过的太快了

榆梅:师兄如此惆怅,可是侵地一案有何难处

宋璟:哎,不提也罢

榆梅:不过是官官勾结罢了,倒是累得师兄趟了这趟浑水,两头都难做人

宋璟:小梅儿的三连星到是布得不错啊

榆梅:我不过是自相矛盾,苦恋于空实上的纠缠罢了,怎能敌得上师兄

宋璟:你应当利用先手的威力,从一开始就不能对我手软

榆梅:我说师兄!你就不能让让我

宋璟:一步错则步步错,我何必让你,让你长个教训也好

榆梅:哼,这才刚开始呢…

宋璟:(思虑一会)梅儿,我与师傅已踏足官场,三星缺一星归位,你可愿帮我?

榆梅:师兄……这是什么意思

宋璟:高宗病危,武后掌权,我们需要一个人在后宫盘旋,你是最适合的人选

榆梅:师兄,你今天当真只是恰巧路过吗

宋璟:我…

榆梅:(苦笑)我会去的,其实你不用这么煞费心思地与我盘旋,直说便是了。

宋璟:我知道让你入局是委屈你了

榆梅:无妨,现下窗外杏花飞雪,我虽不出户,却早已染花沁香……不过是时间早晚罢了,你如今是义昌令,能帮你的我一定帮。只是师兄,我记得你以前总是沉醉于丹青,倘若梅儿入宫,师兄可否为梅儿画上一副小像放入香囊,随身带着做个念想

宋璟:好,我会的。你入宫后我会为你打点好一切,以你如今的才华成为武后身边的女官不会有问题的

榆梅:我知道了

宋璟:入宫后你会有新的身份,新的名字

榆梅:师兄,其实梅儿一直很喜欢你的名字。四时景不同,少有逸群才

宋璟:榆梅即桃红,寒塘不胜雪。你的一生都会如榆梅般圆满

榆梅:师兄,你刚刚横穿梅园,可有看到些什么

宋璟:我该看到些什么?或是不该看到什么

榆梅:梅儿说过,梅儿在园中,种下的是用眼睛看的故事

 

 

棋握榆梅Bgm4

宫女们:听说当今的义昌令娶了丞相府的嫡女,(啊……不会吧)这身份可真是不同往昔了呢……——声 幺骨&句号【声演剧团】

宫女们:是啊,是啊,听说陛下已经拟好了圣旨,亲自为他两赐婚呢!(哇……这)——声 归宁儿&句号【声演剧团】

 

榆梅:(惊颤)

 手中的碗滑落摔成了碎片

榆梅:你们说什么

 

宫女们:(害怕)(啊)掌乐大人……——声 归宁儿&幺骨&句号【声演剧团】

榆梅跑走

宫女们:掌乐大人这是怎么了?——声 幺骨【声演剧团】

宫女们:是啊,向来她是最严谨的了,今日怎么如此慌张!——声 归宁儿【声演剧团】

 音乐变奏,榆梅慌张的跑

榆梅:(哭泣,内心)为什么,为什么不是我……宋璟,我为你入宫,我为你舍弃自己的身份,成了皇上的女人。原来只是成全了你和别人的情缘,那我算什么?一枚棋子?还是一个笑话,我在宫中步步为营,我以为只要我不信命,就可以人定胜天,却不想你已另作他娶。更可笑的是,我明明该放弃……却还是不甘心……

宋璟:(混响)榆梅,你会一生圆满。

榆梅:都是骗人的,你都是骗我的…

 

 转场

❉榆梅一人望着红烛发呆,窗外是一片安静的明月❉

 

榆梅:(喃喃自语)师兄,在梅林杏海,我曾许下你我的情缘。

宋璟:(混响)梅儿,这幅丹青我竟是忘了给你,要怪只怪你那日眉间染雪的样子过于出尘。

榆梅:前后不过几月,你我竟已成故人……听说丞相家的小姐温柔伶俐,而你又和煦如风,当真是良配

宋璟:(混响)榆梅即桃红,寒塘不胜雪。你的一生都会如榆梅般圆满。

榆梅:(落泪)宋璟,梅儿这一生要的不过是你一世的成全……

 

恍惚当时仍年少,三年约未到

红尘滚滚、命数飘渺

生死难料、执念不肯消

手中虽执剑,须天意成全

 烟花升起

❉ 两人虽身处不同的地方,却彼此牵挂 ❉

❉ 惦记……明明是该在一起的两个人,是命 ❉

 

宋璟:梅儿,这段时间你做的很好,为你放的火树银花,你看得到吗

榆梅:是烟火……师兄,宫中时常会传来你的消息,恍恍惚惚地,我竟开始不记得你的样子了…

宋璟:我时常记得你身穿花袄,手染梅香,缓缓向我跑来的样子…

榆梅:我时常提醒自己忘记,忘记你浅笑巍然,淡漠云烟的样子…

宋璟:要是不恨,会不会不爱

榆梅:要是不爱,会不会不恨…

松柏经霜仍未凋,极目送飞鸟

春去又来、月缺又圆

烟云过眼,眉间且放宽

故人仍未还,但使我心安 

❉ 二三花盛人却衰,心似坟冢梦已枯 ❉

 

宫女:司乐大人,御史大人奉命前来与大人商议此次前朝祭典所用音律之事。——声 张黛玉【声演剧团】

榆梅:让他进来吧

 宋璟缓缓走入脚步声停入

榆梅:你退下吧

宫女:是。——声 张黛玉【声演剧团】

榆梅:师兄,近来可好

宋璟:很好

榆梅:听说嫂子近日为师兄产下麟儿,真是恭喜师兄了

宋璟:这些年,你在宫里为我和师傅传递消息,真是辛苦你了

榆梅:应当的,这是梅儿分内之事

宋璟:听说陛下很喜欢你

榆梅:不过是几分恩宠罢了

宋璟:(欲言又止)你……

榆梅:师兄,不如,我们再下一盘棋

宋璟:也好

 

 两人脚步声5:16听见就入

榆梅:(悲伤)其实你要我入宫,我便知道,你我再无可能,你放心,该放下的榆梅早已放下了。

宋璟:这盘棋,你执黑子,我执白子,你先吧

榆梅:我当然知道这盘棋我怎么下都是输,你总是算计于我,就算我费尽心思也抵不上你的算计,不过输了也好,于你输的不过是一个我,只是你不明白,于我输的……是沧澜一生

宋璟:输和赢,不过是一念之间罢了。梅儿,明日,再帮我和师傅做最后一件事,你便解脱吧

榆梅:说吧

宋璟:师傅在梅园放了一份军机图,你去替我取来便可

榆梅:我知道了

宋璟:如此,我便先走了

 

 脚步三声6:29

榆梅:(喊住)师兄!

宋璟:何事

榆梅:师兄,可曾见过我在梅园种下的花海

宋璟:未曾

 

 宋璟走远6:42

榆梅:(落泪)我在梅园……种下了我们的情缘……那,是一个璟字。这些年,年华婆娑,我只是再盼你回眸。

宋璟: 混响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榆梅,你我再无可能。

 

眼里照不出墨恣意的夜色

如果你的月光肯施舍温暖我

一刹那 淹没

不知地老天荒为何

或许 注定要 遗落

 

榆梅:东西我帮你拿来了,你说过,会帮我解脱

宋璟:我给你准备了假死药,你今晚服下,其余的事情我来安排就好

榆梅:(哽咽)师兄,我想回邢州。

宋璟:我会送你回去的

榆梅:师兄,如果一开始,从未开始过,我们在邢州会过得很好,对吗

宋璟:…

榆梅:(苦笑)也是,怎会没有过开始……

宋璟:梅儿,从未有如果,也从未有后悔药,所以,我从不后悔

 

若再次回眸触动 你心上温柔

定格这 曳曳明烛火

年华婆娑只盼你 用这一双眸

在最后 将我记得

❉真相败露,宋璟让榆梅亲手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梅园中,榆梅推翻了他们曾下棋的棋子,棋子撒了一地,就如一败涂地的曾经,都是骗局❉

 

 推翻棋盘

榆梅:宋璟!你为什么要骗我

宋璟:你都知道了

榆梅:你想立武后为帝,却在高宗面前污蔑我的父亲!他可是你的师父啊

宋璟:要成就大业,总要流血的……这盘棋我们已经下得很好了

榆梅:所以我一直是你棋盘上的棋子对么

宋璟:高宗命不久矣,武后掌权已久,称帝势在必行。你父亲冥顽不灵,总要被拔除的,就算我不动手,武后也不会放过他。至少现在我保下了你的命,你该感谢我

榆梅:你要我谢你?哈哈哈,我亲手偷了爹爹的军阵图,我亲手把自己的爹爹送上了断头台,你和武后一直在利用我扳倒爹爹,你只想着你的荣华富贵,你有没有考虑过我,考虑过你和爹爹的师徒情谊

宋璟:别说了

榆梅:怎么,做出卑劣的事情,良心有损不敢听了吗

宋璟:(冷哼)榆梅,你真的以为我姓宋是个巧合吗?

榆梅:你什么意思

宋璟:你还记得被你爹害死的宋家120条人命吗

榆梅:宋家

宋璟:要不是你了不起的爹爹替高宗灭我满门,我也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要怪你只能怪你爹绝情。还记得当年我在你家门口乞讨时的样子么?我当时有多狼狈,我这辈子就有多恨!这些年,你爹的每一分虚情假意于我而言都是折磨,你梅园的每一步壮大都踏着我宋家的血肉,你们活得难道就安心了吗

榆梅:所以你是复仇?这些年的所有情谊,都是假的

宋璟:你说呢

榆梅:呵呵,都是假的,都是骗我的

宋璟:我说了我不会杀你,梅园中,我已为你打点一切,你走吧。我说了,我会给你解脱的

榆梅:回去,我还回得去么

(宋璟要走,无音效)

榆梅:(喊住他)宋璟!我不会原谅你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宋璟:那就恨我吧。要恨我,就活下去

(宋璟走远,无音效)

榆梅:(大哭)宋璟,你要我活着,不过是苟延残喘,可我不敢死,因为我不敢面对黄泉下的父亲。宋璟,我恨你,我恨我自己那么信任你……我不会原谅你,我不会!我死都不会原谅你!!!!(可以适当哭一会)

 

 

棋握榆梅Bgm5

 

 点烟火,生前最后的一章华丽

小宁:(慌张)小姐,你别再点了,再点烟火,这院子就着了!小姐!——声 妖奈奈

榆梅:(微微疯癫)着了好,呵呵,着了好啊……着了他就看不见了,再也看不见了!

小宁:(着火)小姐!来人啊,着火啦!来人啊!——声 妖奈奈

榆梅:(混响)宋璟,我恨不动了……烧吧,都毁了,就不恨了……(火变大)

 闪回

榆梅:(混响)我只是觉得今夜月色婉好,这丝卷灯也洁白婉好,不忍心这墨点儿污了它。哼,我现在呀就去放了它!

宋璟:(混响-微笑着)她许愿的样子,倒是让我想起一句话。月下佳人婉好,流水清灯映娇颜……

 

 房屋塌落

榆梅:(疯中的喃喃自语)宋璟,哈哈哈……都化成灰吧……烧吧,烧完,我就把你忘了。

 

 闪回

宋璟:(混响)执伞提灯,桃花着(zhuo)面,我心曾悠然。

榆梅:(混响)蝉话桑麻,烟卷西楼,我心曾悄然。

 

 闪回

榆梅:(混响)师兄,其实梅儿一直很喜欢你的名字。四时景不同,少有逸群才。

宋璟:(混响)榆梅即桃红,寒塘不胜雪。你的一生都会如榆梅般圆满。

 

 跑步声

仆从:大人,不好啦,梅园起火啦!——声 遥远【声演剧团】

 

 宋璟手中的茶杯碎了

宋璟:(慌张)来人,备马,去梅园……

 

 闪回

榆梅:(混响)师兄,有些东西梅儿既然喜欢上了,就会是一辈子。就像戏文里的女子,她们喜欢上那些男子的时候,也从不考虑受伤,因为那是她们心甘情愿的。

 

 闪回

榆梅:(混响)师兄,我在梅园,埋下了一个故事。

 

 坍塌,着火

宋璟:(大喊)梅儿!你快出来啊!

宋璟:(流泪)梅儿,我知道,我一直知道那是一个璟字……你的心意我一直知道,你出来!你出来啊!!!

榆梅:(混响)宋璟,如果一开始,从未开始过,我们在邢州会过得很好,对吗?

宋璟:(下跪,流泪)梅儿,我后悔了……

 

 火烧得越来越旺

 听完音乐,就20多秒

 重闪回

END


 声演剧团原创作品,抄袭、未经允许转载必纠


人物选用的是是唐朝时期的丞相宋璟,不过呢是我臆想的一段生平,因为我很喜欢宋璟的名字,哈哈哈哈,所以大家不要对我这个历史渣太计较。宋璟曾经写过一篇梅花赋,借以此名应了小桃红的名字,送给榆叶鸾枝小桃红,也希望大家可以喜欢。

谢谢小伙伴们的干音!么么哒!

爱你哦,小桃红~

——遥遥故人归

 


招编剧:水平中上乘,广播剧为主,包推广,包后期,加群私戳相应考核。

招策划/导演:拒无作品策划导演,请带出品作品进群私戳相应考核。

cv:普话标准,戏感丰富,可走古近现三个风格加群私戳相应考核。

招美工:带图加群私戳相应考核。

招翻唱:带成品作品加群私戳相应考核。

招后期:剧情歌、广播剧后期加群私戳相应考核。

招宣传:群宣需500群以上,码宣秒过,加群私戳相应考核。

声演剧团考核QQ群:436638173

声演剧团粉丝互动QQ群:564920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