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6737】
普本·刑侦悬疑犯罪推理精品剧本《黑面包》
作者:丁一墨💫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现代字数: 12529
70
135
60
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2女
作品简介

甘若贻 6 岁的小女儿被活埋窒息而死,凶手是尹小栓,因凶手只有 11 周岁,不负刑事责任,一年后,尹小栓神秘失踪,案情扑朔迷离......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08 18:15:22
更新时间2024-05-12 17:32:13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姜慕白

男,35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甘若贻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苏梨雪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黄一虎

男,35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刑警李梅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尹一宁

男,35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展开

                     黑面包

人物角色 :

姜慕白:鱼圆店老板,沉稳、高智,兼林局长

黄一虎:刑警队长,心思缜密,经验丰富,兼尹一宁,建材商人,性格圆滑、阴狠。

甘若贻:面包店老板,文静、坚强,姜慕白初恋

苏梨雪:尹一宁太太,性格跋扈,兼刑警李梅

 

故事简介:

   甘若贻6岁的小女儿被活埋窒息而死,凶手是尹小栓,因凶手只有11周岁,不负刑事责任,一年后,尹小栓神秘失踪,案情扑朔迷离......

配音团队:

尹小栓(11岁,尹一宁儿子)——拈歌

甘小美(甘若贻女儿,6岁)——狐狸先生

姜小小(姜慕白女儿,6岁),孩子甲——姜甜甜

便利店老李、法官——乔木

面粉店老王、黄小龙——风轻

文具店范姐——淼淼

法医胡丽——CC

食客甲、牌友甲——九岁

路人甲——老丁_

食客乙、路人乙 、甜品店老宋——丁一墨

黑面包上BGM

剧情提要

甘小美:妈妈、妈妈,我想吃棒棒糖。

便利店老李:你说姜慕白啊,老烟枪了,以前都是一条条买的,后来孩子大了,改成每天1包一包的买,他喜欢利群软长嘴,这烟好抽,我这里保真的, 每天差不多都是3点半的样子来买,绝不可能错!

面粉店老王:女强人啊,一个人撑到现在,不容易啊,4点左右到的,一直在我这进货,每星期五包,错不了!我这有收据副联。

文具店范姐:小朋友就拿了一盒彩笔,我这还有小票,你等下,我找找。

甜品店老宋:带了个小孩,有这么高,喝了什么我想不起来了,那时候小孩有的放学了,人多。

尹小栓:叔叔,如果小小死了你会难过吗?

欢迎演绎,由丁一墨原创剧本《黑面包》,

编剧、后期:丁一墨,

策划、修订:姜甜甜

第一幕

 01:34 转场

(姜记鱼圆档,2024年9月)

(风雨雷电)

(开门关门)

食客甲:黄队来了啊

食客乙:老爷子这么大岁数了,风雨无阻啊,呵呵

姜慕白:(老年)领导,台风天的,您老打个电话,我叫人送去就行了,您这大老远(打断)....

黄一虎:(老年)哎呀,老姜啊,我这都退了,狗屁领导,就一小警察,你家这鱼圆非得现吃才有那味儿,哎呵呵,今天客不多吧,陪我喝点?退休了没事干,自己啊泡的梅子酒,去年泡的,味正着呢!

姜慕白:(老年)哎,好!那我再煎几块鱼排,好下酒。

(脚步声)

 02:34 煎鱼排的声音

黄一虎:(老年)简单弄点就行了,不是还有鱼圆嘛

姜慕白:(老年)马上好,鱼圆、鱼排来喽!

(脚步声)

 02:49 吸溜声

黄一虎:(老年)嗯,还是那个味儿,妈的,绝了,人家潮汕佬那鱼丸,弹得跟乒乓球似的,你家这非得叫鱼圆,滑滑嫩嫩跟豆腐似的,跟你人一样,低调吧,但是又滑头。

姜慕白:(老年)呵呵,领导可真会说笑,哪天您有兴致了,来我这呆半天,包教包会,嘿嘿。

黄一虎:(老年)哎呀,你看看你这人,经不起逗,我这都快入土的人了,哪还能惦记你这祖传吃饭的手艺?

姜慕白:(老年)啥吃饭的手艺,年轻人看不上,干一天算一天喽,您呐,每隔一天吃一回我这鱼圆,小30年了吧,头一回见您在我这喝酒,心里有事儿啊?

黄一虎:(老年)我心里啥事你不知道啊,以后啊,能一起喝酒的日子不多喽,走一个吧。

 04:05 碰杯声(碰杯声)

姜慕白:(老年)黄队,您这是?

黄一虎:(老年)糖尿病,晚期,还戒个求!

姜慕白:(老年)还是少喝点吧,我啊,认识一个老中医,调养调养,说不定还能再活30年呢。

黄一虎:(老年)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我可不愿讨人嫌,没听说过吗,久病床前无孝子,老而不死是为贼,儿孙自有儿孙福喽,没愧对祖宗就行啦,唉,老姜啊,说句不该说的话,甘若贻家那娃和尹家那小子要是还在,孩子都得喊你叫爷爷了吧。

姜慕白:(老年)黄队,陈年往事,您老也该放下了。

黄一虎:(老年)唉,我黄一虎从警30多年,从来就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唯独这个案子,折了我这一世英名啊,晚节不保;姜慕白,你一定知道点什么对不对?你肯定知道点什么!老姜啊,我退休了,我是真不想死不瞑目啊!

姜慕白:(老年)黄队,我已经强调无数次了,我真的不知道。

 

第二幕

 05:45 转场

(2004年6月)

(游乐场)

(孩子们的欢笑声) 大人对孩子要有耐心,入词节奏偏慢。

尹小栓:叔叔,我可以跟她玩吗,小妹妹好可爱。

姜慕白:当然可以,不过,你们不能走太远了,知道吗。

姜小小:爸爸,我还想玩滑梯,你抱我上去嘛

姜慕白:好,可是别的小朋友都是自己爬上去的啊,小小要做勇敢的孩子,自己爬,啊,宝宝乖。

姜小小:嗯,小小要做勇敢的宝宝。

尹小栓:叔叔,原来她叫小小啊,名字真好听,你爱她吗

姜慕白:呵呵,哪有爸妈不爱自己的孩子的,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

尹小栓:我叫尹小栓,可是我爸爸妈妈就不爱我,爸爸忙着做生意,妈妈忙着打麻将,他们都不带我出来玩。

姜慕白:小朋友,你几岁了?爸爸妈妈有时候忙也是正常的,可以跟你爸爸妈妈说啊,你爷爷奶奶呢。

尹小栓:我11岁了,我没有爷爷奶奶,我家里有个给我做饭的阿姨,可是她什么都不懂,她连奥特曼都不知道。

姜慕白:叔叔看你也是个乖孩子,爸爸妈妈忙,那你可以多看书啊,多找找别的小朋友玩啊。

尹小栓:哦,谢谢叔叔,叔叔,如果小小死了你会难过吗?

姜慕白: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左顾右盼)小小!小小?

姜小小:爸爸,我在这。

姜慕白:咱们回家!

 

 07:52 转场

几天后,晚上九点

(来电铃声)音效完入词

甘若贻:(电话音)慕白,小美不见了,她放完学来我店里做作业,我没功夫管她,晚上七八点才发现人不见了。

姜慕白:你先别慌,那么大的孩子了,走不丢的,会不会找同学去玩去了?或者是你前夫把她接走了?

甘若贻:(电话音)她几个要好的同学家长我都问了,都说没看见,她爸爸要是有这个心,就不会离了,我电话问了,他今天不在S市。

姜慕白:你现在在哪,我哄小小睡了马上就过来。

甘若贻:(电话音)我在店里,那我等你

姜慕白:你直接去S市刑侦支队吧,那个黄队长经常来我这吃鱼圆,算是认识,说不定能帮上忙,我们去刑侦支队汇合。

甘若贻:(电话音)好,我现在就出发。

 

 09:02 转场

(脚步声)

(坐下音效)音效完入词

黄一虎:哎呀,这不是姜老板吗,怎么了这是,前台说有熟人找,没想到是你啊,这位是姜太太吧?

甘若贻:不是,您误会了,是同学同入

姜慕白:咳咳,是朋友同入

黄一虎:一个意思,差不多,说说,怎么了,要报案走正常流程就行了。

甘若贻:我女儿不见了,我报了警,警察说要失踪24小时才能立案.

黄一虎:您女儿多大了今年?

甘若贻:她才6岁,刚上大班。

黄一虎:这不胡闹吗这是,未满10岁卡什么时间限制,这帮小崽子该练练了,业务流程生疏成这样,您先别急,一步步说。小梅!小梅?

 10:08 脚步声

刑警李梅:师父,您找我?

黄一虎:(对李梅说)你等一下!甘小姐,有没有接到什么勒索电话之类的,或者最近跟什么人有大的过节。

甘若贻:没有接到类似电话,我大部分时间都在店里,也没跟人有什么冲突。

黄一虎:这样吧,我让李梅帮你查下周边监控,李梅,具体情况你跟甘小姐对一下。

刑警李梅:好的师父,甘小姐,您手机有小姑娘近期照片吗,还有就是,她今天穿什么颜色什么样式的衣服和鞋子,还有发型,还有您最后看到她是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

甘若贻:(哽咽、哭腔)照片有的,她今天穿着樱红色碎花连衣裙子,长筒的白袜和小黑皮鞋,扎着两个羊角辫,我最后一次看到她是在我的烘焙店,大概是晚上6点半,在姜尚路0111号甘美烘焙店,黄警官,麻烦您了,她连晚饭都还没吃,肯定饿坏了,都怪我。呜呜呜

黄一虎:甘小姐,孩子指不定在哪玩疯了,别太担心,我多安排一个人手一起查,这样快。姜老板,喝茶。

 11:53 倒茶

姜慕白:谢谢黄警官,您喝茶

(脚步声)

刑警李梅:师父,有线索了。

 

第三幕

 12:08 转场

(键盘声)

(脚步声)音效完入词

刑警李梅:师父,你看,甘小美在烘焙店门口,一个稍大点的孩子把她带走了。从姜尚路左拐再往里走就进了已经停工了的建筑工地,那边就是视野盲区了。

黄一虎:继续比对,找出带甘小美走的是谁家的孩子。

姜慕白:这...这孩子我见过!几天前在公园游乐场见过这孩子,叫尹小栓!黄队,我们现在要立刻赶到那个建筑工地,希望孩子没事!

甘若贻:姜慕白,你什么意思?你是盼着小美出事是吗,我告诉你姜慕白,你曾经辜负过我,小美现在就是我的一切,如果小美没了,我也不活了,呜呜呜

刑警李梅::师父,这尹小栓的父亲尹一宁是本市知名富豪,做建材生意的。

黄一虎:李梅,你和胡丽去一趟建筑工地,我亲自去趟尹家传唤尹小栓!

刑警李梅:收到!

 13:31 人声音效入词

法医胡丽:收到!

 13:34 转场

(敲门声)敲门音效完入词

苏梨雪:谁啊,三更半夜的,这尹胖子不知道在哪喝多了不带钥匙,杀千刀的。

牌友甲:五万

(脚步声)

苏梨雪:哎,那个五万我要碰的,等下,我开下门啊。

 14:01 开门音效(开门音效)

黄一虎:你好,警察办案,这是我的证件!

苏梨雪:干嘛呀这是,大晚上的,老尹犯啥事了?

黄一虎:你好,我们怀疑尹小栓跟一起人口失踪案有关,现在依法传唤,希望您配合?

苏梨雪:谁?小栓?跟人口失踪案有关?他才11岁?你们有病吧!你们哪个派出所的?我给你们林局长打电话!

黄一虎:我重申一遍,根据监控显示,晚上6:50分,失踪人员甘小美在姜尚路跟着尹小栓离开后下落不明,请您配合。

 14:59 人声音效时间戳

牌友甲:梨雪,那我们先走了哈,改天再打。

(脚步声)

(开门声)音效完入词

苏梨雪:出来!儿子!跟妈妈好好说,实话实说!谁他妈也别想冤枉你!

尹小栓:(迷迷糊糊)警察叔叔,你们来啦,小妹妹她怎么了,她死了吗?

 

 15:24 转场

(挖掘声) 直接入词

(雷雨声)

刑警李梅:(低声说)姜老板,黄队那边刚来电话,说孩子被活埋,时间间隔有点久了,情况可能不太乐观,让你劝劝你女朋友,让她有点心理准备,黄队他们正在赶来的路上。

姜慕白:好,我明白。

甘若贻:呜呜呜,我的女儿啊,都怪妈妈没有看好你啊,呜呜呜。(本段全程可以适时哭声配合)

 15:58 人声音效时间戳

法医胡丽:(远处喊)找到了!

(急促脚步声)

 16:02 拍照声 两声拍照声入词

甘若贻:小美,我的乖女儿啊,妈妈在这,你醒醒啊,妈妈对不起你,妈妈错了,妈妈再也不打你了,再也不骂你了,你醒醒,看看妈妈啊,呜呜呜

姜慕白:(紧紧抱住)若贻,想哭就哭出来吧。

刑警李梅:拉住她,围起来,保护好现场,拿防水布,快快快!胡姐,说说啥情况!

 16:42 人声音效时间戳

法医胡丽:死者甘小美,女性,年龄6岁,身高1米左右,死前蜷缩在宽30厘米、高40厘米、长50厘米的海鲜泡沫箱子里,嘴巴张开,死因初步判断是窒息而死,如果按照李梅电话里的说法,凶手是尹小栓的话,他才11岁,体力似乎不足以将死者强行塞进箱子里。

刑警李梅:难道说凶手另有其人?黄队他们来了,看他怎么说。

 17:17 脚步声

黄一虎:尹小栓,你说说,你是怎么把甘小美装进箱子里的。

苏梨雪:妈妈已经拜托朋友请了律师,小栓,你不要乱说话,听见没有!

尹小栓:哦,知道了妈妈

黄一虎:苏小姐,死者身上可是有大量的指纹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沉默解决不了问题!

苏梨雪:警察同志,他才11岁啊,什么都不懂,小孩子瞎胡闹的,再说了,这小姑娘长这么高了,这么小的箱子,两个小栓也塞不进去啊,凡事要讲证据的,警官,你说是不是啊!

 18:09 人声音效时间戳

尹小栓:妈妈,你错了,是她自己躺进去的,我让她躺进去说给她棒棒糖吃,她就自己躺进去了,然后我把木板子盖上,再推土上去的,她出不来,就在箱子里哭哭啼啼的,一直在喊妈妈、妈妈,我就站在土上面一蹦一蹦的,她在下面一顶一顶的,哈哈,可好玩了,可惜一会儿就没动静了,没意思。

甘小美:(混响,回忆)妈妈、妈妈,我想吃棒棒糖。

甘若贻:(混响,回忆)不行,会蛀牙的!听话!

 18:47 拨打电话两声后入词

苏梨雪:喂,尹一宁,你死哪去了,你儿子杀人了,你管不管!喝你妈个比啊喝!(挂断)跟你爸一样蠢!(打尹小栓屁股,CV自己配音效)让你乱说!让你乱说!气死我了!

尹小栓:妈妈,我错了,你别打我了,我疼,呜呜呜!

甘若贻:小杂种,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坏啊,为什么要害她啊,她才6岁啊,呜呜呜,你还我女儿命来!

 19:33 挣脱(甘若贻挣脱冲向尹小栓)

姜慕白:若贻!不要冲动!

苏梨雪:那个,您节哀顺便,人死不能复生,我赔您钱吧,您说个数,甘小姐,您还年轻,您要不再生一个吧。

黄一虎:听不下去了!人心都是肉长的,就是因为有你这样的父母,才养出这样的孩子!李梅!刑拘尹小栓,回局里补申请!

刑警李梅:师父,他还未满12岁...

黄一虎:妈的!

苏梨雪:黄警官是吧,都怪我们家老尹,就知道赚钱,也不管管孩子,黄警官,下回我叫上林局长、林太太,大家一起吃个便饭吧,孩子还小,我保证回去好好管教!

 20:34 人声音效时间戳

尹小栓:妈妈别怕,我还不满12岁,我不会坐牢的,妈妈,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我困了。

黄一虎:妈的!太操蛋了!

甘若贻:听见了吧,你们听见了吗?这小杂种什么都懂!姜慕白,你放开我!我要弄死他!

苏梨雪:你要干什么,我警告你,你不要乱来啊!

姜慕白:若贻!若贻!你冷静一下,来日方长。

 

第四幕

 21:15 转场

法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17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案犯尹小栓因未满12周岁,不承担刑事责任,责其监护人加强管教,判决案犯尹小栓监护人依法承担民事责任,赔偿受害人的损失合计人民币100万元。

(法槌音效)

(脚步声)音效完入词

尹一宁:甘小姐,法槌一落,我就安排财务转给您了,100万,一个子儿都不少,您查一下,给我写个收据吧。

甘若贻:滚!

尹一宁:行,那不打扰你了。(渐行渐远)喂,搞定了,你少打点麻将,也不管管儿子,这逼崽子才11岁就把老子一辆S级奔驰霍霍没了....好好好,我的种我的种,回回回,肯定回,回去喝点,庆祝一下,有惊无险.....

姜慕白:你要是觉得难受,就闭店出去散散心,要不,换个环境,换个城市生活也行,我陪你。

甘若贻:不用了,姜慕白,你帮帮我,我每天拼了命的工作,我只要一停下来就想起小美,呜呜呜,我经常梦到她,在黑暗里,她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小小的箱子里,颤抖着,她看起来好冷,她张大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老天爷,你为何如此不公啊,让天使堕入地狱,让恶魔留在人间!慕白,我求求你,你帮帮我,我要弄死那个小杂碎!

姜慕白:若贻,你已经失去了小美,我不能再失去你,你还是搬过来吧,多个人照顾。

甘若贻:姜慕白,我是个克星,靠近我的人都会变得不幸,七年前我们的爱情就因为你父母不同意夭折了,后来你为了帮我,导致小小妈妈的误解也离了婚,我因为小美也与好赌的小美爸离了婚,现在我连小美也没有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姜慕白:若贻,你别这么想,你很好,真的,特别好,我每天来看你,一切都会过去的,会好起来的。

 

 24:32 转场

(某别墅门口)姜慕白开车路过

(一群孩子在虐猫)

孩子甲:小栓,这猫是不是要死了,它怎么不叫啊

尹小栓:那就剥了它的皮,它疼了就会叫了,哈哈哈。

(猫的惨叫声)

 24:55 转场

(甘美烘焙店)

甘若贻:一共15块,谢谢。

路人甲:(低声)真可怜,养了六岁的孩子,说没就没了,那小姑娘可乖了,唉,造孽啊。

路人乙:(低声)换着是我,豁出去也要弄死那个小杂碎,凭什么!有钱了不起啊!

路人甲:(低声)嘘,别说了,人家好不容易挺过来了,老提这事干什么。

路人乙:(低声)你看,这才一年不到,人笑呵的,为什么你知道不?赔了这个数,100万呢。钱是好东西啊,跟没事人一样的,啧啧啧。

甘若贻:你们说够了没有!

姜慕白:各位街坊,见谅啊,她今儿个心情不好心情不好,诶,您多包涵。姜小小,作业写了吗,吃什么呢? 大人对孩子有耐心,语速不宜过快,偏匀速。

姜小小:爸爸,我吃糖呢,棒棒糖。

姜慕白:立马给我扔掉!我说了多少次了,别在你甘阿姨面前吃棒棒糖,哪来的?

姜小小:爸爸你凶我,呜呜呜

姜慕白:好,那你告诉爸爸,棒棒糖,哪来的?

姜小小:哥哥给的。

姜慕白:哪个哥哥?

姜小小:就是之前在公园游乐场的那个哥哥啊

尹小栓:(混响)叔叔,如果小小死了你会难过吗?

姜慕白:姜小小,你记着,这个哥哥是个坏人,以后绝不允许跟这个人有任何接触,你听见没有!

(啪,打个耳光,自配音效)

姜小小:爸爸,你以前从来没有打过我的,你打我,我要告诉妈妈,我要找妈妈去。呜呜呜

姜慕白:(紧紧抱住)小小啊,你知道爸爸舍不得打你,但这次为了让你长记性啊,爸爸必须得打你了,这个给你棒棒糖的哥哥是个坏人,他做了很坏很坏的事情,以后啊不要跟这个人玩,知道吗?嗯?

姜小小:(抽泣)呜呜呜,知道了,呜呜呜,

姜慕白:回家去写作业吧,我帮你甘阿姨把店关了谈个事。

姜小小:噢(抽泣)

(脚步声)

 27:53 拉下卷闸门(拉下卷闸门)

姜慕白:若贻,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帮你吗,我一直下不了决心是因为小小,但是现在,为了小小,为了你,我也必须这么做了,这个小杂种跟踪我女儿好几次了,我必须得除掉他!

 

第五幕

 28:22 转场

(2005年6月)

 (姜尚路)

姜慕白:小小,你从姜尚路左边巷子穿过去,去李叔叔店里帮爸爸拿包烟好不好。

姜小小:(电话音)爸爸,为什么绕道那里啊,那里黑黑的,我害怕。

姜慕白:不怕,乖,爸爸就在附近,马上就来接你了,别回头,往前走,儿童手表戴好哦,别丢了。

姜小小:(电话音)嗯嗯,知道了爸爸

姜慕白:mua,真乖。

 29:05 拨打电话嘟两声入词

姜慕白:喂,老李,看球呢,哦哦,晚上阿根廷对巴西啊,帮我买20块钱巴西赢,一会我带小小拿包烟,对对,老规矩,软长嘴。

 29:32 转场

 (脚步声)

 (挣扎声)音效完入词

姜慕白:嘘,别动,动就掐死你,小杂种!让你跟着我女儿!胶带呢,把嘴缠上!给他套上头套!

(胶带声)

尹小栓:唔唔

 29:59 打晕了尹小栓

姜慕白:我把他装进面粉袋,塞在面包车副驾,你掐好时间,赶到面粉店装了面粉即刻回去店里,快!我只有15分钟,我上电梯走屋顶,买了文具后去店里跟你汇合!

甘若贻:好!你万事小心。

姜慕白:你忘啦,大学的时候我可是玩过跑酷。放心吧!

(面粉袋扔进面包车)

(开车门,汽车启动行驶)

 30:44 转场

(烘焙店,揉面机机器轰鸣)

(姜慕白把尹小栓从面粉袋倒出来,撕下胶带)

尹小栓:叔叔、阿姨,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杀人了,你们放了我吧,我爸爸给你们钱,我爸爸有很多钱。

甘若贻:可以还给我女儿吗,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要我的女儿!

(尹小栓被扔进了揉面机里)

尹小栓:啊,救命啊,草泥马,我爸知道了会弄死你们的,啊,(持续的惨叫)

姜慕白:给他个痛快吧,我看不了这个。

甘若贻:那就开到最大!

(机器轰鸣声震耳欲聋)

姜慕白:晚一点警察就会过来,按我们商议的来,一定要顶住压力,好好配合。

甘若贻:我知道,谢谢你慕白,我不会连累你的。

姜慕白:警察不会信你一面之词的,记住我说的话,你安全就是我安全。

 

 31:54 转场

早上8点

(甘美烘焙店)

(警笛声)

(脚步声)

 32:04 敲门声音效完入词

黄一虎:警察办案,甘小姐,我们接到家长报警,有个12岁的儿童昨晚失踪,名字叫尹小栓,距今失联已经超过14个小时,考虑到你们曾经的纠葛,我们怀疑您与此失踪案有关,请您配合警方调查。

甘若贻:哟,黄警官,有钱人就是不一样,6岁的儿童你们说失踪要满24小时,这12岁的,你黄警官都亲自带队来了,一大早觉都不让人睡。

 32:49 人声音效时间戳

路人甲:就是,这哪里是为人民服务,明明是为人民币服务!

路人乙:真正的杀人凶手你们不抓,尽盯着人家孤儿寡母的,现在就剩下寡母了,还不放过吗?

尹一宁:姓甘的,我告诉你,我们尹家三代单传,就这一根独苗,人交出来,我大人有大量,我不追究,不交出来,当着黄警官的面,我给你立个旗杆!这辈子你都甭想安生!

苏梨雪:甘若贻,你个扫把星!你把我儿子藏哪了,你还我儿子!(上来薅住甘若贻头发就往地上摁)

 33:32 人声音效时间戳

路人甲:有钱了不起啊,当着警察的面就敢动手?

路人乙:就是,没有证据也不能随便抓人吧。

黄一虎:住手!现在是法治社会,当着警察的面你们就敢这样,你们想干什么?我们的行动接受群众的监督,我们所作的一切都是按法律程序进行,请各位理解并配合!

 34:01 脚步声

姜慕白:黄队!若贻,发生什么事了,我来晚了,你没事吧!

黄一虎:哎哟,姜老板,人缘不错嘛,让街坊都散了吧,这也就是个例行程序,并不代表甘若贻就是犯罪嫌疑人,你们堵在这儿,我们还怎么办案,怎么还你们公道呢?

姜慕白:黄警官说的对,感谢大家仗义相助,都散了吧。

甘若贻:人,是我杀的,你们把我抓走吧!

 34:44 人群骚动,窃窃私语 音效完入词

黄一虎:甘小姐,您可要想清楚了,你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甘若贻:(哽咽)我多么希望我可以手刃杀害我女儿的凶手,我恨不能食其肉、销其骨、寝其皮!我就是杀人凶手,你们不就是想要这个答案吗,满意了吧?

黄一虎:甘小姐,消消气,不至于,我们例行程序,不会冤枉无辜的,方便的话,去队里做一下笔录。

姜慕白:若贻,安心去吧,店里我看着。

黄一虎:胡丽!收集现场所有的指纹和毛发,鲁米诺试剂血迹检测同步进行,其他人,做好现场保护隔离,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35:50 人声音效时间戳

法医胡丽:收到!

黑面包下BGM

第六幕

 00:01 转场

S市刑侦支队审讯室

(审讯笔录声)

刑警李梅:甘小姐,监控显示,昨天下午3点半左右你开着面包车出了趟门,请问你去了哪里?

甘若贻:我去了王老板那里进了五袋面粉,刚好一星期的量。

刑警李梅:为什么选在3点半-4点?我们查到你之前平时进货的时间都是上午10点左右。

甘若贻:不行吗?我有想几点进货就几点进的自由吧。

刑警李梅:4点半左右,监控显示姜慕白和你几乎前后脚出现在你家店附近,是巧合吗?

甘若贻:是巧合,至于姜慕白为什么出现在那里,你应该问他。

刑警李梅:你跟姜慕白是什么关系?

甘若贻:请问李警官,这个跟案情有关系吗

刑警李梅:我们认为有关系。

甘若贻:我们是大学同学,曾经在一起过,现在是朋友

刑警李梅:好的,麻烦您签个字,后续可能还有传唤,需要您积极配合。

甘若贻:那我可以走了吗?

刑警李梅:可以,再见

(脚步声)

 01:32 转场

(脚步声)

姜慕白:老李,点背啊,昨天在你这买巴西,亏了,呐,昨天的烟钱和码钱。

便利店老李:哈哈哈,是哟,谁能想到啊,这个17岁的小将叫梅什么来着,牛逼啊

姜慕白:好像叫梅西?明日之星啊,我昨天先电话给你,后来我带着小小买文具,我看你忙着看球,没叫你,拿了烟就走了。

便利店老李:对对对,昨天阿根廷对巴西,着实精彩啊,嘿嘿嘿。

姜慕白:那你接着看球,走了。

便利店老李:好,你忙。 

 02:28 转场

S市刑侦支队审讯室

(审讯笔录声)

黄一虎:姜老板,例行公事啊,走个流程,别有压力。

姜慕白:理解,姜某知无不答,言无不尽。

黄一虎:昨天下午3点半到4点半你在哪里

姜慕白:瞎逛吧,去桥头便利店老李那里买包烟,给孩子买点文具,吃了个甜品,然后去甘若贻店里帮了会儿忙。

黄一虎:你跟甘若贻认识多少年了

姜慕白:十来年了吧,彼此的初恋。

 03:11 拿出监控照片

黄一虎:3点半左右,尹小栓跟着一个穿浅蓝背带裤、扎马尾辫的小姑娘从姜尚路左拐进了巷子,便再也没有出现过,这小姑娘,眼熟吗?

姜慕白:我闺女,今年刚好7岁了。

黄一虎:哦,差不多跟甘若贻家闺女甘小美同岁啊。嗯?

姜慕白:黄队长,你想说什么?

黄一虎:假设,你女儿遭遇了危险,当父亲的你该怎么做?只是假设!

姜慕白:法律可以解决的用法律的方式来解决,法律解决不了的,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解决,就是这样!

黄一虎:尹小栓已经不在了对吧。

姜慕白:黄队,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如果尹小栓不在了,我会对他的父母说:节哀顺变,可以考虑再生一个,毕竟,你们还年轻。

黄一虎:姜慕白!故意杀人罪最高可判死刑,如果自首,爱女心切做出的防卫过当激情杀人,判个十七八年也说不定,你自己想清楚了!

姜慕白:黄警官,很遗憾,杀人凶手并不是我,祝你们早日破案。

黄一虎:好!借您吉言!我黄一虎从警10余年,还从来没有遇到破不了的案子!

姜慕白:祝您好运。

(起身音)

(脚步声)

第七幕 

 05:13 转场

(刑侦支队办公室)

(幻灯片)直接入词

黄一虎:林局,各位同事,我给大家做一下这个尹小栓失踪案的案情汇报。尹小栓,男性,年龄12岁,于2005年6月28下午失踪,最后出现的时间是6月28日下午3点半,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姜尚路左边无名巷子里,当天预报台风有雨,街上行人不多,经摸排走访暂无现场目击证人,由于此案当事人失踪时已满12岁,已排除被拐卖的可能性,我们把侦测方向放在仇杀上,因为一年前的同一天,当事人尹小栓是另一起故意杀人案的凶手,残忍的将一个6岁的小姑娘甘小美活埋,导致受害人窒息而死,当时尹小栓未满12岁,故免于刑事处罚,在矫治教育期间表现优异,被判回家监护,所以我们有充分理由怀疑原受害人甘小美的监护人甘若贻有重大作案嫌疑,甘若贻从店里到面粉店需要半小时车程,甘若贻3点半出门,4点左右出现在面粉店,4点10离开,4点40回到店里,但是车上未检出任何受害人信息。 同时,根据监控画面,尹小栓可能在跟踪一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经过排查,是姜慕白的女儿姜小小,今年7岁,如果尹小栓对姜小小做出威胁行为,姜慕白也有重大的作案动机,奇怪的是姜慕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3点40左右,便利店老李证明姜慕白在他店里买了烟,3点50左右,文具店老板范姐证明他带着女儿买文具,还有小票作证,4点00左右,甜品店老板老宋证明他们父女二人在那里喝姜撞奶,姜尚路在修路,只能步行,从尹小栓失踪地点到桥头老李便利店最快也要20分钟,所以,姜慕白被排除了,我们现有的监控没有办法全程覆盖甘若贻的行车路径,如果单纯从车程来算,甘若贻也没有作案的时间,尹小栓12岁了,1米4的身高,要是反抗起来,没有帮手的情况下,甘若贻一个女同志,短时间也很难办到,案情因此陷入胶着,林局,黄一虎无能,给局里丢脸了,汇报完毕。

 08:59 倒杯水喝 音效完入词

林局长:也没什么好丢脸的,哪个局子里没有个把悬案疑案,你呀,这是遇到犯罪高手了,先这样吧,黄一虎,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脚步声)

(关门)

(坐下音)

 09:26 倒杯茶

黄一虎:师父....

林局长:黄一虎啊,说你什么好,你年少成名,十年刑警,无往不利,年纪轻轻,两杠三星,现在遇到点挫折啊对你是好事,这个案子,甘若贻是配角,姜慕白才是那个唱戏的,此人心思缜密,智商在你之上,就别想着智取了,既然取不了巧,就按笨办法,先确定好作案地点以及抛尸地点,活不见人死要见尸!杀人分尸嘛,总有血迹吧,就是烧成灰,也有痕迹吧,啊?

黄一虎:师父分析的是,作案地点预计就是姜尚路左拐那个巷子,再往前走一段路就是甘小美遇害的地方了,我挖地三尺也要找出蛛丝马迹。

林局长:当天夜里下了阵雨,有蛛丝马迹也没了,案子查了一星期了吧,这大夏天的,就是埋了,也有尸臭了,如果没有,就要考虑其他可能性了。

黄一虎:嗯,甘若贻的烘焙店,烤炉可以焚尸,揉面机可以碎尸,我立刻着手,全面检测!

林局长:去吧,尹小栓的父亲尹一宁在市政府举办的招商酒会上跟我有一餐之缘,并不是传闻所说的什么利益共同体,你不要有心理包袱,正常办案即可。

黄一虎:谢谢师父,我知道了

(脚步声)

(关门)

 11:28 转场

路人甲:太黑了,把揉面机、烤炉都给人拆了!

路人乙:这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啊,生意都不让人做了吗?

姜慕白:黄队长,之前小美的案子您帮了若贻的忙,我记着,今天这人情还你,您看中什么,在我们眼皮底下拆下来便是,但是,如果还是查不到什么,我希望你们能给若贻一个说法。

黄一虎:好,这情我领了,如果查不出什么,给甘若贻生意带来损失的,S公安局依法给与赔偿!

姜慕白:好,就等黄队长这句话,若贻,让他们拆!

第八幕

 12:23 转场

(甘美烘焙店,2005年7月)

黄一虎:甘小姐,近期因办案导致对您店铺的生意产生了一些消极影响。为此,我代表S市刑侦大队对您表达诚挚的歉意,并依法履行对您要求赔偿的诉求给出合理的回应,这是对您生意损失的赔偿,一共3万6000元,您查收,没其他问题,我们就回队里了。

 13:00 人声音效时间戳

路人甲:听说查了大半个月,啥也没查出来。

路人乙:我就说吗,甘若贻文文静静的,咋可能是杀人凶手嘛。

苏梨雪:黄警官,这就完了?那我儿子怎么办?

黄一虎:苏小姐,凡事讲究证据,我们没有证据,望理解。

苏梨雪:理解?我怎么理解!这个女人亲口承认是她杀的,你忘了吗,啊?这不是证据吗?为什么不抓她,你抓她呀!

黄一虎:苏小姐请冷静,证据链不完整,人证、物证都没有,现在是法治社会,要依法办事!我们怎么抓?收队!

苏梨雪:甘若贻,你个臭婊子,你还我儿子,呜呜呜,你还我宝贝儿子啊。

 14:01 两人推搡中

甘若贻:放手,你放手!

路人甲:有这样的父母才会有这样的儿子,自己儿子看不住,好意思赖别人?

路人乙:就是,这个一看就是那种蛮不讲理的泼妇。 

苏梨雪:啊啊啊(尖叫),我供他吃供他穿,吃最好的,穿最好的,他要啥我都给他买,你们谁能做到,你们凭什么指责我,凭什么!

姜慕白:苏小姐,节哀顺变,您还年轻,可以考虑再生一个。

苏梨雪:你这说的是人话吗?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指手画脚,关你什么事!

甘若贻:苏小姐,这句话您不觉得耳熟吗,小美没了,您当初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你忘了吗,啊哈哈哈哈。

苏梨雪:甘若贻!我不会放过你的!

(脚步声)

 15:15 转场

(姜慕白家,2005年7月某日,凌晨3点)

(来电铃声,音效完入词)

姜慕白:(迷糊)喂,若贻,还没睡啊

甘若贻:(电话音)慕白,我睡不着,他们刚刚又来砸我们家窗户了,玻璃我也懒得换了。

姜慕白:报警了吗

甘若贻:(电话音)他们砸了就跑,玻璃值几个钱,报警也没用,算了。

姜慕白:还撑得住吗,需要我现在过去吗?

甘若贻:(电话音)算了,你都这么问了,不用了,我就想和你说会儿话,慕白,我梦见尹小栓了,他在哭,不停的哭,说他吃最好的,穿最好的,可他一点也不快乐,他爸爸忙着赚钱,妈妈忙着打麻将,没人注意到他,没人关心他。慕白,我想给尹小栓做点事。

姜慕白:若贻,你不要乱来,我进去不要紧,小小怎么办,她才7岁啊。

甘若贻:(电话音)你明天来我店里吧,我累了,先不说了,挂了

(电话挂断)

 16:45 转场

(甘美烘焙店,2005年7月)

甘若贻:慕白,你来了。

姜慕白:我看你脸色不好,是不是一宿没睡?

甘若贻:没事,你帮我上楼看看,我房间的灯坏了

姜慕白:好

 17:04 上楼梯音效

甘若贻:你进去吧,我下面还有点面包没处理。

(锁门声)

(推门声)音效完入词

姜慕白:若贻!若贻!你锁门干什么!你放我出去!

(苏梨雪、尹一宁夫妇走进店里)

(机器轰鸣声,盖住了姜慕白的呼叫声)机器响起入词

尹一宁:一大早喊我们来,你不是说要告诉我们儿子在哪吗,我儿子呢,唵?

苏梨雪:臭婊子,你耍我们是吧!

甘若贻:你们居然也会有牵挂?我以为你们都是冷血的怪物呢,啊哈哈哈哈。

苏梨雪:你笑什么,再怎么着,那也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你把我儿子到底藏在哪了。你说啊贱人!

 17:57 打耳光(苏梨雪打了甘若贻一耳光)

甘若贻:啊哈哈哈,只负责生不负责养是吗,啊哈哈哈,尹小栓有今天的下场完全是因为你们!是你们造成的!知道吗?你们根本就不配为人父母!

尹一宁:甘若贻!是你自找的,我今天哪都不去,告诉我,你把我儿子藏哪了?不还我儿子,我绝不罢休!

甘若贻:啊哈哈哈哈,你们梦到过尹小栓吗,我梦到过,他一直在哭,七窍流血,一边哭一边说,他一点也不快乐,他的爸爸忙着赚钱,妈妈忙着打麻将,根本没人注意到他,根本没人关心他,我现在真的觉得,他好可怜!啊哈哈哈。

尹一宁:疯了,疯了,这个女人疯了!

苏梨雪:贱人,告诉我你把他藏那儿了,我现在麻将都没在打了,每天以泪洗面,我养他那么大,都没好好疼爱他,你知道我每天过的有多痛苦吗?我求求你,你把儿子还给我。

甘若贻:痛苦?啊哈哈哈哈,看到这两块烤糊的黑面包吗,我舍不得扔,因为我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我拼命的攒钱,让小美读最好的学校,上最贵的培训班,为的就是她的将来会比我过的幸福,然而这一切都被你们那可恶的儿子给毁了!我的痛苦你们可曾体会?啊哈哈哈哈哈,你们不是想知道你们的儿子藏在哪儿么,好,吃了这两块黑面包,你们鄙夷的不屑一顾的黑面包,要渣都不剩,等你们体验过我的痛苦,我就会告诉你们。

尹一宁:好,我吃!(自己配音效)

苏梨雪:给我口喝的,太干了。

甘若贻:不急,我这有牛奶,慢慢吃。

尹一宁:嗝,吃完了,你可以说了。

甘若贻:你们把耳朵凑过来,我悄悄的说。

(凑过来)

甘若贻:......啊哈哈哈哈。

(尹一宁、苏梨雪呕吐不止,自配)

苏梨雪:(愤怒)尹一宁,是个男人的话你给我弄死她!

尹一宁:(愤怒)草泥马的,我要杀了你!

 21:11 殴打音效(直接入词)

甘若贻:啊哈哈哈哈,呃,啊哈哈哈哈.....

姜慕白:喂110吗,杀人了,姜尚路甘美烘焙店,叫救护车,要快!

 (救护车、警车音效)

法官:被告人尹一宁、苏梨雪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犯罪手段及其残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罪行极其严重,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复核,现依法判处死刑,此案为终审判决,不得上诉(法槌音效)

 

第九幕

 22:03 转场

(2024年10月)

 (医院病房)

黄小龙:爸,您有一封信,上面写着您本人亲启,我就给您拿过来了,这年头,手写的信少见啊。

黄一虎:(老年)好,拿来我看看。

姜慕白:(老年,混响)尊敬的黄队,您好,见字如面,自上回小店酒叙一别,有些日子未见您光临了,听闻近日贵体抱恙,入住了病房,姜某内心惭愧,要不是黄队的梅酒滋味无双,姜某多贪了几杯,连累了黄队,或许您就不至于住进医院了,故手书一封特来致歉;黄队啊,姜某有一独女,叫小小,您之前见过,结婚也有七八年了,之前怀过两次都流产了,医生说是宫寒,前两天来电话,说又怀上了,很焦虑,我很不安,也不知如何安慰她,我自认为一生不作恶,唯有一事,每每半夜惊醒总会暗自流泪,就是那个叫甘若贻的女人,她死的时候尽管伤痕累累却是面带笑意走的,当时我被锁在二楼,只能透过气窗眼睁睁看着尹、苏二人活活打死她,而我在走进店里的时候,我甚至还恶毒的想过,如果甘若贻昨夜电话所说的,要为尹小栓做点事是执意要去自首的话,我该怎么做,小小怎么办,我会杀了甘若贻吗,我为我有过这样的念头而悔恨,我太自私了,我们最初的分开,还有最终没能在一起,都是因为我的自私和怯懦,而甘若贻,在她一无所有一心赴死的情况下,还把最后的一丝爱意给了我,撇清了我的嫌疑,她又是残忍的,让我眼睁睁看着她死去,而我,却无能为力(此处页面模糊,流泪所致)

 25:04 按服务铃

黄一虎:(老年)小龙,把我老花镜拿过来,年纪大了,眼睛涩。

黄小龙:爸,要不休息一会儿吧

黄一虎:(老年)没多少字,我又不是七老八十,赶紧的!

姜慕白:(老年,混响)我时常在想,那个夏天,我如果鼓起勇气敢于对母亲说不,或许我还是能给若贻幸福吧,或许小美还是开开心心的活着,尹小栓也不会死,若贻也不会离我而去,小小流产的那两次是来偿还死去两个孩子的生命吗,黄队,我今年六十了,古人言六十耳顺,然而世间有太多的恨了,我一直以为,尹小栓的尸体被揉面机碾碎又被烤炉焚化后,甘若贻会按我教的那样把骨灰掺在隔壁包子铺的煤灰里,然而并没有,我没想到她会用这么极端的方式,她给小美报了仇,也为尹小栓报了仇,她用生命做代价解释了真相,真正害死尹小栓的其实是他的父母。

 26:49 翻页声

黄小龙:爸,要不休息会吧,医生说您别太疲劳。

黄一虎:(老年)小龙,我渴了,去,接一瓶开水去。

黄小龙:诶,行!

姜慕白:黄队,您一直困惑的两个真相我也一并告诉您吧。1、谁是甘若贻杀尹小栓的帮手?您的直觉没错,那个人就是我,我年轻时爱好跑酷的底子还在,所以我可以通过楼顶从姜尚路抵达桥头,比走大路节约5分钟,便利店老李那里我其实没去,我直接去了文具店,老李误以为我去了,是因为我平时就有那个时间段在他那里买烟的习惯,我当时也提前打了电话强化了这一印象,他当时忙着看球和赌球,根本就不记得我到底去没去。2、尹小栓的尸体怎么处理的,现场在哪?其实就是在您眼皮子底下,姜尚路只有一个监控,刚好对准了甘美烘焙店那个区域,甘若贻那个店的隔壁也是做面包的,在月初就要转让,第一时间被我们租下来了,里面也有揉面机和烤箱,之前因为小美失踪我在刑警队亲眼目睹了监控所处的位置和监控的距离,我在监控相同的位置拍了一个照片,打印出来,在前一天深夜以及拍照的时间点把照片放在监控合适的位置,然后迅速平移广告牌到隔壁门头。事发当天完成处理后,我们再用同样的方式,又把广告牌移回到老店。你们在监控中看到拉面粉的车停在店门口的那个店,其实是月初刚租下来的那个店,警方误以为是平时营业的店,自然就什么都查不出来,那里路灯也不好,除非你们放慢了一帧帧的看,否则看不出打印照片抽出和放入的瞬间,警方看监控是盯着受害人和嫌疑人,根本留意不到这种细节,何况还是在深夜。黄队,说出来后,我心里好受多了,甘若贻为我付出那么多,我也该为她承担些什么了,也为了小小那尚未出世的孩子,我也应该要站出来了,黄队,您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警察局了吧,给您带来这么多年的困扰,姜慕白深感抱歉,该来的迟早要来,我接受法律对我的审判!祝您早日康复,姜慕白,2024年10月7日。

 30:31 音效时间戳

(把信揉成一团)

(马桶声)

(走路声)

黄小龙:爸,看完了?你咋给冲了,谁写的啊。

黄一虎:(老年)一个老朋友,写信告诉我鱼圆怎么做,真以为我惦记他们家祖传秘方呢,谁稀罕!

法官:被告人姜慕白陈述,受害人尹小栓多次跟踪其女儿姜小小,对其存在潜在生命威胁,法庭予以采信,鉴于被告有自首情节,经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复核,现依法判处如下:被告姜慕白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犯罪手段残忍,社会影响恶劣,现判决被告姜慕白有期徒刑15年,此案为终审判决,不得上诉.

因为享受着它的灿烂

因为忍受着它的腐烂

你说别追啊又依依不舍

所以生命啊它苦涩如歌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