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5787】 普本·《钝痛》

作者:戎阙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现代字数: 4894
472
831
310
9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我爱她不假,我怨她,也不假。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1-31 10:20:18
更新时间2024-02-23 11:35:24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普本《钝痛》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周枫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郑小易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编剧:戎阙

后期:离舍

美工:戎阙

干音录制:朋友—木子八,家属—猫腻儿,医生—嘿!刀桑!,司机—活神仙。

感谢样音:兔砸儿🐰,嘿!刀桑!,嘿!真香

周枫:成熟心细,很爱女主。

郑小易:不被父母重视,敏感。

BGM1

网吧环境音键盘声

电话铃,接起

朋友:你在哪呢?

周枫:在网吧呢。

朋友:网吧?

周枫:嗯,刚枪呢。

朋友:周枫。

周枫:?

朋友:火葬场那边我都联系好了,你就让她这么停在家里?

周枫:……我再玩一会就回去办。

朋友:…脑子有病!

手机挂断

周枫:……

郑小易:混响老公。

周枫:?(愣,停下)

郑小易:混响(笑)老公!

周枫:干嘛都要提醒我,为什么连你也在提醒我。

……

开门,脚步,放东西入

周枫:我给你炖了鸡汤。

郑小易:放了薏苡仁?

周枫:嗯,薏苡仁粥你也喝腻了,我想着换个法子能让你多吃点。

郑小易:我吃不下。

周枫:…孕酮分散片吃了吗?

郑小易:那东西没用。

周枫:医生说能改善食欲。

郑小易:(不耐烦)我说那东西没用,你听不懂吗?

周枫:(顿,沉默)我就是想让你多吃点东西。

郑小易:(别过头)

沉默一会

郑小易:(叹气)拿来吧,我吃。

周枫:嗯。(端过去)

郑小易:(喝鸡汤)没去腥啊。

周枫:去了。

郑小易:那还这么大味。

周枫:……那我下次多放点姜。

郑小易:你不知道我不吃姜吗?

周枫:(呼吸一滞,沉默)

郑小易:(喝几口)要入冬了,帮我买顶厚点的帽子。

周枫:(深呼吸)你很少出去,在病房里 不用换厚帽子吧,厚的可能(被打断)会闷。

郑小易:(打断)我现在想换个帽子都不行了吗?

周枫:……

郑小易:按你这么说,病房里也一点不冷,我根本就不用戴帽子。周枫,我戴帽子是因为冷吗?

周枫:我不是这个意思。

郑小易:那你什么意思。

周枫:……

周枫:是我说错了,等你吃完我就出去买。

郑小易:(没搭茬,继续喝)吃不下了,你去买吧。

周枫:嗯,我快去快回,你九点半得去放疗呢。

郑小易:不用,我可以自己去。

周枫:……为什么?

郑小易:什么为什么。

周枫:你不是说我陪你去会好受点吗?

郑小易:那时候不是刚病吗,这都快两年了,我能自己去。

周枫:(欲言又止)我去给你买帽子。

郑小易:哎!

周枫:还需要别的吗?

郑小易:对…对……(想说对不起,没说出来)

周枫:(复杂)嗯?

郑小易:没什么,你去吧。

周枫:……好。

周枫:混响我知道她想说什么,之前她说出一些伤我的话 总会率先委屈,眼泪汪汪的说“对不起”,最开始 我不明白她想做什么,只以为是病痛的折磨 让她变得易怒 变得反复无常,但是时间久了,我大概能明白她的想法,她正在用一种幼稚的方式让我讨厌她。我猜……她可能是在为“分别”做打算,她在向我传递一种思想,“我应该顺理成章的以为 我们之间的爱正逐渐崩塌”。现在她连对不起也不说了,我都快忘了 刚确诊那会 她笑着安慰我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了。某一刻我又觉得她很高明,我才是那个幼稚的人,因为我发现自己真的会不耐烦 会麻木,每次意识到自己这样 我都会后悔,我……我觉得自己是个烂人,明知道她是在推开我,还是会因为那些话埋怨她。我很怕自己有一天会真的放弃她,我想阻止她,但我也怕分别到来那天 我会撑不下去……我爱她不假,我怨她,也不假……

BGM2

忙嘈杂走廊,门外急促脚步声

家属:医生!您救救他,求您了,多少钱我都愿意出。

郑小易:混响医院这个地方总能见证人间百味,比如刚过去那位大哥,他拼了命的挽留爷爷的生命,无论多贵的治疗方式他都积极配合,看上去孝顺的不得了,但我知道 他爷爷身份特殊,可以百分之百报销,而且每个月还有三万块的养老金撑着,(叹)这位意识不清的老人已经在ICU里躺三年了,我说不清这到底是在救他还是在害他,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这件事……算了,这不是我该考虑的,我应该只操心周枫,只操心我们。

开门,脚步声停入

周枫:(喘息)今天外面有点冷。

郑小易:不是告诉你不用赶回来吗,我能自己去。

周枫:我说过的就会做到。

郑小易:嗯,只是因为你答应过。

周枫:……

周枫:(拿出帽子递给她)你要的帽子。

郑小易:橙色?

周枫:我想着颜色亮点,你的心情会好一些。

郑小易:……我只想要白的,退了吧。

周枫:……,快九点半了,放疗结束我再去退。

郑小易:你现在就去。

周枫:……

郑小易:我让你现在去。

周枫:……(呼吸)

郑小易:(帽子扔地上)你没听见吗?

周枫:(淡淡)郑小易你没完了是吗?

郑小易:什么叫我没完?怎么,照顾我照顾烦了?

周枫:你说呢。

郑小易:(嗤笑)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早晚会这样。

周枫:早晚会这样?……我做的还不够吗?我全心全意的照顾你,忙得要死要活 一句怨言也没有,我也算是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了吧。

郑小易:那你现在在干嘛?你这不是在埋怨吗?

周枫:是,我是在埋怨,那也是因为你每句话都在找茬,每句话都跟刀子一样,恶语伤人六月寒,这道理你不懂吗?郑小易 我也是个人,我也会难过。

郑小易:那你的意思是 我错了?…周枫,我每天疼得要死,我看着玻璃窗上 自己那吓人的样子,我都恶心,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吗,啊?你就不能迁就迁就我吗?

周枫:我也想替你分担啊,但是除了好好照顾你 我还能怎么做,你是觉得我迁就的还不够吗?

郑小易:够,怎么不够呢,你做的很好了,是我要的太多,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夫妻呢,这再正常不过了。

周枫:你……

郑小易:怎么不说话了?

周枫:……

郑小易:你现在都不愿意和我讲话了,是吗?

周枫:……(深呼吸)

郑小易:周枫!

周枫:(长出口气,轻笑)

郑小易:你笑什么。

周枫:这样开心点了吗。

郑小易:(错愕)

周枫:你不是一直在逼我吗,……你不嫌憋得慌啊?(笑,把帽子捡起来)

郑小易:(愣住)

周枫:(摘掉她的帽子)每次给你洗头的时候,你都在发抖,别容貌焦虑,没听说过吗,光头才是对颜值的考验,我们郑小易美着呢。

郑小易:(忍泪)

周枫:不过呢,你想戴帽子我就给你买,橙色……看起来心里暖烘烘的,这话你说过 我记得。

郑小易:(委屈,抱住周枫)

周枫:想哭就哭吧。

郑小易:…我都这么对你了 你还这样,你怎么这么心软啊……

周枫:你太别扭了,很容易看出来。

郑小易:那你怎么不早说,一直忍着干嘛。

周枫:不让你亲自试一下,你能死心?

郑小易:就知道一个人闷头受罪。

周枫:你第一天认识我啊。

郑小易:……

周枫:(笑)你担心的那些我也想过,但我觉得没必要,所以别再推我了。

郑小易:我就是……我就是不放心你一个人。

周枫:我都知道了,你推也没用啊。

郑小易:知道了,傻子……

周枫:老婆。

郑小易:嗯?

周枫:你多久没叫我老公了。

郑小易:(掉眼泪)……

周枫:不哭。

郑小易:……

周枫:好啦好啦。

郑小易:(啜泣)老公。

周枫:哎。

郑小易:我一直想跟你商量个事。

周枫:嗯,你说。

郑小易:我想回家,我不想住院了。

周枫:可不行啊。

郑小易:没事,在这也就是吃药 放化疗,没什么其他的,咱们回家住,药也能吃,放化疗再过来呗。

周枫:……是担心开销大吗?住院能报销。

郑小易:不是,医院太压抑了,在这住总是胡思乱想,我想回家。

周枫:要不咱们找医生商量商量?

郑小易:不用,我问过医生了,他说没关系。

周枫:我还是觉得在医院好。

郑小易:那就……那就让我回家住几天也行,就当换换心情,行吗?

周枫:(犹豫)可是……

郑小易:……

周枫:(叹气)那检查你得常做,如果恶化了 得立刻住回来。

郑小易:好,都听你的,那我去收拾收拾东西。

周枫:我来。

郑小易:你让我也活动活动。

周枫:终于有点笑模样了。

郑小易:(轻笑)

周枫:混响我有必要重新定义,她其实一直都是那个活泼的姑娘,只是她太敏感了 背负的太多了,她板着脸说那些话的时候,许是比我还难过吧……

BGM3

周枫:混响我们回家住了,她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病情却逐渐恶化……陆陆续续过了三个月,医生再次找到我 推荐她住院治疗,我看得出来 她很排斥,但我必须带她去,无论如何我都得带她去……

 00:30 搅拌东西声

周枫:混响她在厨房忙活着什么,这个场景很熟悉,两年前刚结婚那会 她也经常站在同样的位置做饭,只是现在她的动作很慢,似乎每一下搅拌都需要费很大的力。

周枫:小……(哽住)

郑小易:(意识到,回身)你回来啦。

周枫:(狼狈转身擦泪)嗯,要不 我带你买几件新衣服?

郑小易:不用,衣服够穿。

周枫:……这些衣服都大一圈,穿着总晃荡,我怕你着凉。

郑小易:(笑)没事,买新的 没几天又肥了。

周枫:……

周枫:我想跟你说点事。

郑小易:好,等我把这点酱做完。

周枫:怎么又在做牛肉酱。

郑小易:你自己吃饭的时候总是图省事 爱煮清汤面。

周枫:也没天天吃。

郑小易:我知道,就是这两天觉得状态不错,想做一点,毕竟我也嘴馋。

周枫:……状态不错?

郑小易:好啦,封盖,对了 你要跟我说什么来着?

周枫:啊,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郑小易:住院对吧,好。

周枫:?

郑小易:怎么了?

周枫:没什么……那我去收拾收拾东西。

郑小易:好。周枫啊……

周枫:嗯?

郑小易:能不能别直接去医院,你开车带我去我妈家看看吧。

周枫:嗯 好。

 03:11 上车

周枫:混响不对劲,说不出哪里不对劲,但我莫名其妙的发慌,这份慌乱让我没法专心开车,总会下意识的通过后视镜看她,她闭着眼睛安静的靠在那,偶尔睁眼四下打量,似乎在寻找什么,这种感觉非常糟糕,我不安到了极点,只能不停地跟她搭话,试图缓解些什么。

(节奏慢点)

周枫:小易。

郑小易:嗯。

周枫:怎么突然想去看咱妈了?

郑小易:我也不知道,就是突然觉得她也没那么不可原谅。

周枫:那咱爸?

郑小易:你没必要咱爸咱妈的,不用顾及我……我以前不想见他们,是因为他们俩有了新家就不在乎我了,现在想想 也没什么,过不下去就离嘛,他们没错,嗯…我也不觉得自己有错……

周枫:老婆……

郑小易:快到了。

周枫:嗯。

郑小易:就停在这吧。

周枫:好。

 05:16 缓慢刹车

(5:17~5:21)

周枫:不进去吗?

郑小易:不了,他们就住一楼,在这也能看到,饭点了…都吃饭呢,其乐融融的,挺好。

周枫:小易……

郑小易:我应该叫那孩子一声弟弟的,这么看上去 他是挺讨人喜欢的。

周枫:老婆。

郑小易:嗯?

周枫:你想怎么做我都陪你。

郑小易:……我不做什么,走吧,去医院。

周枫:……

郑小易:(笑)走吧。

周枫:好。

 06:40 继续开车

(等一小会)

郑小易:老公。

周枫:嗯?

郑小易:那家网吧有点眼熟。

周枫:(看一眼)对,有一次我在这和朋友开黑,你来抓我了。

郑小易:(笑)你当时还在喊什么…?“刚枪”。

周枫:是啊,正打着呢 鸡毛掸子就抽我身上了。

郑小易:那是我专门在网上买的鸡毛掸子。

周枫:管家婆。

郑小易:耙耳朵。

周枫:(笑)

郑小易:……什么时候到医院啊。

周枫:(不明所以流泪)马上就到,马上。

郑小易:有点困,我睡一会,到了叫我。

周枫:别,别睡,拐个弯就是医院了。

郑小易:……老公…谢谢你……

周枫:跟我提谢干嘛……

郑小易:(倒口气)我还是不放心…你……

周枫:不放心我什么啊,……嗯?……小易?……

 08:30 急刹车

周枫:(颤抖)小易?…小易!……(慌乱下车,抱起郑小易往医院大厅里赶)医生!救人啊医生!

医生:赶紧送急救室!快!

推病床声

周枫:救救她 求你了!

医生:家属我们尽力,一定尽力好吧。

嘈杂脚步声远去就入

周枫:(坐立不安,呢喃)小易…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

医生出来就入

周枫:怎么样医生,她没事吧?

医生:那个……病人的器官已经衰竭了,送来的太晚了,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09:23 耳鸣

周枫:(沉默)……

医生:她还有什么家人,赶紧联系一下准备后事吧,我去开死亡证明。

周枫:哦……

 给朋友打电话

 09:53 接通

朋友:喂,周枫啊,怎么了。

周枫:……小易…没了。

朋友:什么?!

周枫:小易没了……你…你来医院帮我抬一把……

朋友:我马上到!

周枫:混响看着小李忙前忙后,我却只能盲目跟着,我的思维似乎被框在了某个空间,始终无法与现实接轨。我机械性的帮她换着暗色的寿衣,碰到她的时候 皮肤还是有弹性的,只是指尖已经开始丧失温度了。我很迟钝,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小李说 这都是处理后事的人该做的……我们俩把她抬上车没费什么劲,她太轻了……我坐在车里一言不发,只是看着床板上的人 迟迟不肯错开眼……

车流声后

周枫:师傅。

司机:哎。

周枫:不去火葬场了,去我家。

司机:什么?

周枫:我说去我家。

司机:可是……

周枫:我说去我家你没听见啊!

司机:这……

朋友:先去他家吧,幸福花园5栋3单元。

司机:好吧……

车流声

周枫:(握紧郑小易的手发呆)

朋友:周枫,你没事吧。

周枫:啊?

朋友:你把小易停在家算怎么回事啊。

周枫:(语无伦次)我……我……这是她家啊,她不在这 她在哪啊?

朋友:周枫……

周枫:(深呼吸)你等会啊,我出去买包烟,我去买包烟 我一会就回来。

朋友:……去吧,我等你。

脚步声关门声,车流声

周枫:混响我不知道自己在干嘛,漫无目的的走走停停。一排排的路灯亮起,我才意识到天黑了,再抬头已经站在了那家网吧门口,我浑浑噩噩的走进去,让网管给我开了一台,我开始打游戏,就是她来抓我那次玩的,可我根本没把心思放游戏上,只是坐在那望着门口,期待那个熟悉的人出现,那个人…那个人的手里应该拎着个鸡毛掸子……

郑小易:混响周枫,别玩了啊,再不回家鸡毛掸子招呼你。

周枫:……

郑小易:混响(温柔叹气)老公,回家了。

周枫:别再提醒我了,行吗?

 14:12 手机铃声,接通

朋友:你赶紧回来啊,别再让我打第三个电话。

周枫:好。

朋友:我把平时的哥几个儿,还有小易的朋友叫来了,她父母那边我没有联系方式。

周枫:我们爸妈那 我去通知…他们和小易的(关系)……

郑小易:混响(打断)傻瓜,你没必要咱爸咱妈的,不用顾及我……

周枫:……等我回去再说。

起身脚步声车流声

开门声

朋友:周枫。

周枫:你们……你们先出去,我收拾收拾东西,然后就…就送火葬场。

朋友:……给他点时间吧。

一群人脚步声,关门声

一系列收拾东西音效,响起就入

周枫:(自言自语)我还是觉得寿衣不好看,你穿着显老,但我没听说哪里有卖暖色调的……要不还是给你换平时穿的吧,嗯…还有橙色的帽子,(不知所措的捏着帽子)对…帽子……

到厨房拿起玻璃瓶

周枫:(呢喃)牛肉酱……

打开冰箱门

周枫:(看到冰箱里,整整齐齐放着一排封好的牛肉酱)

郑小易: 混响你自己吃饭的时候总是图省事 爱煮清汤面。

郑小易: 混响就是这两天觉得状态不错,想做一点,毕竟我也嘴馋。

周枫:老婆……

郑小易:混响老公,我只是不放心你一个人……

周枫:…不是不放心我吗…那你别走啊,……(跌跌撞撞跑回郑小易尸体边)郑小易!……我错了,再给我一次机会,不走好不好……不走……求你……求你了……

 BGM飘一会,整理一下情绪

ps:歌曲有一分钟,如果想跳过,请在17:47的时候跳,不过更建议听完

《被神明写的歌》

你出发了去温暖另一个世界,

我停下了却没有与过去告个别,

……

你呀你唱着歌光脚在生命的河,

从前的火化了再不依靠谁去活着。

 18:29 脚步声,放碗声

朋友:新工作怎么样,合适吗?

周枫:挺合适的,我前些年不也干这个,挺容易捡起来的。

朋友:哎哎哎,我点的打卤面,还倒牛肉酱,你不怕咸啊,小心血压升高啊。

周枫:我吃什么面都放牛肉酱,自己弄的,不咸。

朋友:……学会怎么做了?

周枫:嗯……

朋友:周枫啊,都两年了,你……

周枫:(打断)哎,别说了,吃面。

朋友:行行行。(吃面)

郑小易:混响就知道一个人闷头受罪。

周枫:(吃几口面,略颤呢喃)管家婆……

朋友:嘟囔什么呢?

周枫:没事儿,吃你的。

哭着说不怕了不开心的都忘了,

你呀你唱着歌光脚在生命的河,

从前的火化了再不依靠谁去活着。

 请时刻珍惜身边真心对你,真心爱你的人,不要伤害他们,因为陪伴本身就是难能可贵的。

戎阙

2作品数
194粉丝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