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3765】
普本·丧犬【高戏感】
作者:林柒呀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现代字数: 4420
1601
3240
590
35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世界上最大的折磨也莫过于在爱的同时又带着藐视了。”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6-20 06:01:22
更新时间2023-10-26 16:16:01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陆野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陈露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写在最前

首先感谢bobo就是劳拉本拉从剧本草稿到成品的一路支持。

感谢参与测本的世另我一条阴阳鱼。感谢参与测本的老婆扇扇鸭。

特别感谢参与测本并提出宝贵意见的朋友们:魑魅魍魉,喃城旧梦,蟹老板,狗老哈,控控鸭,东观。

走前提醒

 新手劝退本,新手走下来体感会很差。

 一定要找一个契合的人来走,不然会非常痛苦,过程高交互不建议闭麦。

 全文18min,3700字,浅灰色是场景描写不需要停顿。

1.男女主都是非常规的性格,整个本氛围感比较强,情绪转折暗点很多,需要各位用心体会一下角色性格和情绪变化。浅灰色的场景描写需要的可以参考,不需要的可以忽略。如果走不懂可以先拉到后面看俗套的故事,不过第一次还是建议各位自己阅览后按自己的感觉走。毕竟那个故事是我的,不是你们心里的。

2.中间有大段情绪浓度比较高的长对话需要各位预读处理一下,走的时候压音效也没有关系。情绪顶不上去体感和情感连续会大打折扣。为了更好地构建场景中间做了很多的垫音和音效,调节过音量大小,各位可以自然一点压着音效走,不碍事的。 bgm酌情调整声量。 

3. 以防你们需要,一些名词(齐泽克 对象a 德洛丽丝.黛)注释放在最后了。[篇幅限制不够严谨见谅]

欢迎收听原创双人普本《丧犬》-编剧、后期:林柒。——CV:魑魅魍魉

正文开始

BGM1

高跟鞋渐近(音乐起入)0:23

摩擦爬起

陆野(局促):嗯···你回来啦踉跄蹲太久,腿有点麻

脚步声停

陈露:你怎么来了。

陆野:今天,不是你生日吗?你肯定会跟他们出去喝酒,你胃不好,我就提前备了药,在这等你。

陈露:(沉默)(嗤笑)在这等我。

陆野(小心翼翼):你要是觉得烦,我现在就走。

陈露:(轻声)等了多久

陆野:下班那会就过来了,原本以为你会像之前一样回来换件衣服,想提前给你放在这。结果(没等到,我就

陈露:打断让一下,我开门

开锁声音效1:09

陆野:那,我把药给你放在门口,都是大夫之前给你开的处方药,你按时吃,我就先走了。

高跟鞋脚步

陈露:进来。

陆野:呃···

陈露:(微微提声)我让你进来!

进门脚步声1:33

关门1:36换鞋放物品声 陈露坐下 陆野接水脚步声

陆野:是不是喝多了,我去给你烧点热水,你先把药喝了,不然等会又该开始疼了。

接水声1:55

陆野:(自顾自)你身体什么情况他们不知道吗,每次都往死里灌你,要不是我酒精过敏,非得挨个把他们喝趴下。

脚步声2:05

陆野:来,你先把苏打水喝了,我看楼下自动贩卖机的青柠味卖完了,专门绕到东门便利店给你买的。

陈露:陆野

陆野:嗯?

沉默

陆野:(接上)是不是反胃,没事啊,你先喝两口,等会水烧开了把药吃了就能好点了。

陈露:(轻声)你恶不恶心?

陆野:(微愣)什么?

陈露:(声音稍大)我说,陆野,你恶不恶心?

陆野:我是不是又惹你不开心了?我不是数落你朋友的意思,我是担心你,

陈露:(打断)你演什么?

陆野:我没有,我这次真的是···才来的。

陈露:什么?

陆野:想你了,才来的。

陈露(被刺激到):陆野你真TMD恶心!

陆野:不是的露露,我真的不是在演,你知道的,我是真心的···

陈露(嘲讽):对,你当然不是演的,你那样子做给谁看不都得夸你两声情真意切?这次是什么戏码?

陆野:我···

陈露(声调渐高):天涯浪子放下尊严,低头求和?陆野你能不能有一点新意?你这幅模样我早就看烦了,自己什么货色不清楚吗?在外面放荡够了再回来,像一条丧家犬一样趴在我门口求我原谅,你贱不贱啊?

陆野(着急):露露,我没有对你不忠,我只是,那段时间觉得喘不过气来想冷静一下,才搬走的

陈露(一字一顿):喘、不、过、气。

陆野(语无伦次):我,对,我是觉得我们那段时间太紧了,我每次回到家就像被关进笼子里一样,我们,我们那时候要一直待在一起。

陈露(压抑):陆野,你要不要听听自己在说什么?

陆野:摩擦声蹲下4:27你听我说,我,我那段时间没想明白,我没有想到我们会进展的那么快。我以为,你说过的,你说我们太像了,当时说我们都是在玩···

陈露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看着陆野,客厅里没有开灯,只有玄关的廊灯幽幽的亮着影。刚才眼中燃起的所有情绪像是被激流冲刷过,空空荡荡。陆野看着这样的陈露的喉口发紧,那些话艰涩的从口中吐出。

陆野(深呼吸):露露,我们坦诚一点,你看,我现在在这里,像你说的丧家犬一样,已经什么都不管不顾了,我们聊一聊,好吗?

良久,陈露听见自己或是因为酒精嘶哑的声音轻轻的说

陈露:好,你说。

陆野:我最开始见你的时候,你窝在酒吧的舞台边喝的烂醉,那一盏灯都没有,你斜靠在台边在那猛地拽住我的裤腿,问我要不要跟你喝一杯,我都,吓了一跳。

陈露(不咸不淡):哈,是吗,早知道现在,当时就应该吓死你。

陆野:你就靠在那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闲聊,一瓶一瓶的往嘴里灌酒,我以为你跟那些女人一样,想在喝醉之前给自己找个共度良宵的伴。

陆野:可是又不像,你坐在那看都不看我,跟我讲齐泽克和对象a,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哑口无言,只能诺诺的应你,你当时一定觉得我很蠢吧。

陈露:我不知道当时自己在讲什么。

陆野:是啊,因为你接下来问我上面的灯架掉下来能不能马上砸死你。

陈露:哈,我现在想问,你头上的吊灯砸下来,能不能砸死你。

陆野:···,我侧身去看你,然后才发现,你在哭。我当时(不知道怎么了

陈露(打断):心疼了?激起你的保护欲了吗?让你觉得自己是拯救我的白马王子了吗?

陆野:露露,你别这样···我只是想过来(见见你

陈露:(嘲讽或者平淡)陆野,我听够了你的深情剖白。你知道我怎么觉得吗?

陈露死死地盯着陆野的眼睛,极尽恶毒的说

你想要的根本不是我,而是你想象里上演的烂俗的爱情故事,和里面那个性格残损,不爱你的我。

陆野:露露,不是的···

陈露:因为你懦弱,你自厌。你根本接受不了自己被爱,你只喜欢追逐的感觉,和过程中永不停息的刺激。你想要的是需要被你保护的残破灵魂,让你感觉到自己有用的可怜虫。

陈露:你就是一个庸俗的折子戏演员,在你可悲的剧情里得到你梦寐以求的感情,你根本不需要别人爱你。你需要的是一个自私的榨取者,打压你所谓的尊严,然后你就顺势低进泥土里,让她变成跟你一体的畸形藤蔓,这时候才能让你确信她离不开你,你才敢开始享受这样的关系。你真令人作呕。

陆野:你这么说我,那你当时?

微信语音三声 互动 摩擦音8:27(时间足够 可以压音效)

陈露:那是我瞎了眼。

陆野:陈露,你这么(说太自私了吧?

陈露:(打断接电话)喂。

陈露:嗯,到家了。

陈露(轻笑):不用给我送粥,倒是你,喝了那么多没事吧?

陈露:下次别给我挡酒了,你越挡他们越起劲。

陈露:嗯,知道啦。

水沸腾声 脚步远去 关掉9:01

陈露:(渐远)怎么这么粘人啊,过两天不就能见到了嘛

陈露:嗯,好

陈露:非要说啊,想你

陆野:露露。

陈露:知道啦,晚安。

陆野:(扬声)陈露!

脚步声 坐下9:37(可压音效入)

陈露:喊什么?巴不得别人知道我家里有人?

陆野:是谁。

陈露:什么是谁。

陆野:我问你刚才打电话的人是谁。

陈露:(哂笑)陆,野,你有什么资格问我?

陆野:我这不是跟你学的吗?我接到的每条消息你都要问,所有事都要跟你报备,看我就像看犯人一样。陈露,如果我当时没走,现在就是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一条狗!

陈露:怎么了?终于装不下去了?你现在不就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吗?

陆野:你非要这样吗?是,我贱,我是丧家犬,你呢?你陈露就清清白白在神坛上装德罗丽丝(无罪女王)是吗?

陆野:(冷声或愤怒)你比我好多少,你不也在不同人之间来回周旋,追求新鲜感吗?你承认吧,你跟我是一类人,你高高在上骂我的时候自己不觉得可笑吗?我装的温柔专一,你投其所好的时候多狼狈啊。我不会经营一段感情,那你呢?你甚至都不敢开始一段感情!你只敢跟人暧昧拉扯,要不就用各种手段把他们牢牢控制在手心里。因为你怕,怕他们看到伪装下真实的你,那个凉薄的像个疯子的怪物!然后弃你而去,就像当时的我一样。

我们之间谁更懦弱?谁才是那个满嘴谎言,骗到自己都不敢相信别人的疯子!

(喃喃自语,逃避)我哪有你疯啊,(停顿 无力)你赢了。

陈露:呵,···我信过,有个人也跟我说过这句话。

陈露肯定的重复道。她心中压抑已久的情绪破土而出疯狂向上蔓延,窗外偷来的暖光在白墙上打下模糊的影子。陈露隐约觉得那是他们,两支蜿蜒扭曲的病藤在昏沉的影子里虚搭在一起。她收回目光,落在陆野身上。

 陈露用手划过陆野的眉眼,拇指轻轻的按在陆野眼角的泪痣上。 11:52

BGM2

(注意互动感和气息 渴求)摩擦声

陈露:我相信过的

陈露:(轻诉)那天晚上,我跟他随着旋律乱晃,手里的酒撒的到处都是,我们撕笑成一团,他专注的看着我说:“你赢了。”他笑起来,我看着他眼瞳里的倒影,第一次,我觉得漫天的星星都奔我而来,悬在我的灵魂里,落在我的床头。

陆野:陈露···

陈露:(情绪渐强)我赢了,我赢了什么呢?是一场情感博弈,还是一次捕猎?那天晚上我睡不着,靠在床边给他写了两封手书,一封缱绻温柔,一封冷讥热讽。笑他为了赢什么伎俩都用,折腰低颜。又想自己这样怎么会···心动。

陆野:陈露,我不知道···。

陈露:第二天,他带走了一切,消失了。

陈露手指慢慢下滑,停在陆野的喉结上,掌心轻贴在陆野的脖颈1:52

陈露:你告诉我,为什么?是他在骗我?还是他是吃两家饭的野狗?

陆野:···是他害怕了。

陈露:怕?他怕什么?他怕被我锁在这间屋子里吗?

陈露:我想不明白,所以开始痛苦。我像被关在瓶子里的恶魔,在每个夜晚轮回,前半夜希冀哀求,后半夜痛恨诅咒。这段时间我就一直想,想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是我把他看得不够紧吗?每一个细节,每一段对话,每一次相拥,是哪里错了呢?陆野,告诉我,是哪里?

陆野:害怕,喜欢。

陈露慢慢的收紧手指3:16,陆野艰难地说

陆野:喜欢你,喜欢上一个,疯子。

陈露:(轻笑)陆野,我真想掐死你。(我应该把你掐死在床上。)

[你要不好意思可以不走]

陆野紧紧地盯着陈露,近乎叹息的说

陆野:你已经扼住我了,恨不得把我困在你身边。你的占有欲,太令人窒息了。我靠近你一分,就越觉得害怕。那些温柔全是假的,像是结网的蜘蛛,只要我再进一步你就要把我扑杀在蛛网上。

陈露:(靠近 轻声)可惜,网虫弄丢了她的猎物,一瞬间攻守逆转,她自己被困在这张网里。

陈露:他害怕,那你呢?现在去而复返的你,又在想什么呢?

陆野:我,我不躲了。陈露,让我回来,可以吗。

陈露:凭什么。

陆野:凭你还在乎我,我身上还有你的影子。

陈露:我怎么会···

陆野轻轻扯下脖颈上的手,反手与陈露五指相扣4:57 

陆野:因为你爱自己啊,你爱那个投射在我身上的你。你的傲慢,猜疑,爱欲,所有的一切,我都保管好,捧到你面前还给你。我自缚于此,你也一样。陈露,你越否认,我越确定。

5:20暧昧摩擦 压音效入词

陈露:(深呼吸)陆野···

陆野:让我回来,看着你蚕食我,化成血肉跟你融在一起,赎我们的罪。

陈露:(轻声)说得好听,好啊。明天我醒来,要看到和之前一样的,家。

 过场音至5:50 

(CV自由发挥或直接拉到6:18)

Oh-oh-oh
Maybe won't you take it back
Say you were tryna make me laugh
And nothing has to change today
You didn't mean to say "I love you"

第二天

反复敲门声6:18

陆野:露露

纸片飘落6:27

 混响

陈露:你是我情滥理盲下廉价的鲜艳

不忠且残破,绚丽短命

我厌恶你,也讨厌自己。

吊桥上的短暂悬停,

换不来真正的爱情。


注释:

[斯拉沃热·齐泽克]:斯洛文尼亚作家、学者。拉康传统最重要的继承人。["反直觉观察大师”“究极理性解构一切”][哲学喷子]

[对象a]:拉康的哲学概念,进入“象征界”后消弭的原乐的小化身, 一切欲望和焦虑痛苦的原点本身。

[德洛莉丝·黛]:《极乐迪斯科》的人物,无罪女王,统治者,法官,探险家,哲学家。最终被人怀疑并非人类,连开八枪身死。人们想到她的时候,会感觉到一丝孤独,偏执,甚至是恐怖。

前情提要娴熟的CV们不建议看

陆野和陈露都是情感里的诈骗者,可悲的丧犬 ,像困兽相互撕咬,享受带血腥味的感情。陆野碰到陈露的时候,陈露心存死意(理性(齐泽克)困不住她本能的负面情绪(对象a))。陆野低眉折腰趁虚而入,两人苟且暧昧,都在对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陆野喜欢陈露在外冷硬却只能依靠自己的样子,陈露喜欢陆野只在自己面前处处体贴听之任之,陈露对陆野产生“好感依赖”,所以想困住陆野;陆野受不了人间蒸发,陈露被困在原地,但她知道,陆野一定会回来,或早或晚。直到今天,她看见陆野出现在了她的门口,像之前一样演着廉价的戏码,陈露积压的情绪爆发出来。

一些感谢:

感谢bobo就是劳拉本拉,我的宝贝(夫人)!要不是她我就没有动力做这个本;我是一个很懒的人,经常想好一个故事就停住了,本写了两天拖了两周,后期玩了6h做了2h;没有劳拉的期待和鼓励我是不会把他写下来的。也感谢东观,提供的后期后勤保障和极为优秀的戏感测本支持。

感谢魑魅魍魉提供的优质报幕(他报什么词我就得改什么词)(霸凌),原谅我恶趣味的报幕背景bgm。

感谢写在前面的和没有来及写全的朋友们一直陪在我身边,陪我特种兵式测本(一晚八遍,给我建议和信心。特别感谢世另我一条阴阳鱼的评价,和日常提供的情绪冷凝剂,别人看皮他看骨:[自厌者寻求他人的唾弃来让自己解脱,敏感者想要透过示威他人让自己外部的高高在上的形象得以稳固。]

下个剧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