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475】
普本·【红·独家冠名赞助】金灯兔
作者:怀月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古代字数: 3411
3521
6442
10025
327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她的明天像影子一样停在夜里,再也不会来了。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1-12-16 03:03:43
更新时间2021-12-20 18:24:48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吴回

男,0岁

无名剑客

阿涂

女,0岁

女孩

金灯兔

 

红·独家冠名赞助

后期:子黑

人声音效:牛仔很忙  关鱼  子黑

说明:不卡性别,没标注的地方不用特地赶音效,慢慢走。

 

第一幕

 

BGM1 

[音效完入]

阿涂:腊月初冬,我去河边给林娘子打衣服,到了却发现往常的台子给个男人占去了,他坐在河边一动不动,身旁有个鼓鼓的玄色布包。这是个很瘦很瘦的男人,背很直,身上的衣服也很单薄,身旁有一根拄杖,整个人像一张被揉了数百次的纸,几乎吓了我一跳。

 

阿涂:喂,喂?

 

吴回:[转过身]

 

阿涂:你要想抓鱼往东边去,那里鱼多。这儿都是洗衣裳的。

 

吴回:[沉默]

 

阿涂:要是你不用这台子,就让我吧,我要给林娘子洗衣裳呢。

 

吴回:[回头]阿涂。

 

阿涂:[看到他的脸,怔]你认错了。

 

吴回:[缓缓撑着站起,解开布包拿出一个柿饼递给她]你饿了吧,吃柿饼。

 

阿涂:[淡淡]我从不吃柿饼,也不认识你。

 

吴回:拿着。再过几日,就腊月十七了。

 

阿涂:[打落]我说了不要,你再不让开,我便回去了。

 

吴回:[跪在地上捡起来,攥在手里]别走。

 

阿涂:[看了他一会儿]有些东西,一辈子吃第一回就够了。

 

吴回:……林水仙对你好吗?

 

阿涂:[低下头]她很好。把我从雪地里救回来,还给我取名。

 

吴回:[顿住]谁给你取的名?

 

阿涂:[侧脸]娘子取的。

 

吴回:[颤抖]阿涂,谁给你取的名?

 

阿涂:[说不出话]

 

吴回:[渐渐红了眼,凄凉]吴阿涂,是我把你从兔子窝里抱出来,用衣服偷蘸羊奶挤给你吃,饮风涂泥粉,阿涂,你忘的真快。

 

BGM2

阿涂:[独白]吴回是我见过唯一使剑像跳舞的人。娘子说,剑能窥人,吴回只有在赢钱的时候才会摆弄他的金灯剑。照娘子的说法,吴回大约不是什么好人,翻出来的剑花也透着轻浮。我劝他赌博不好,他就一把将我的头按进面碗里说:傻姑娘,吃完爷就出来。通常等我捞完最后一粒葱花,吴回就会从后面用剑穿着一壶酒走出来,我们的银子就有了。

 

阿涂:你输过吗?

 

吴回:我不会输。[笑]输了就把你卖到勾栏去,给人跳舞挣钱。

 

阿涂:[小声]被逮着了,别喊我赎你。

 

吴回:[啐了一声,斜眼看她]晦气东西。

 

阿涂:[独白]一语成谶。有天夜里吴回出千给庄家抓住,我跑遍了整个苏州城才把吴回和他的金灯剑赎出来,原本我只打算赎吴回的,可他抱着金灯剑不撒手,硬说他娘的剑不能丢,我只好把浑身最值钱的氅(场)子给当了。回去我问他,输给了谁,他却始终不肯说。

 

吴回:小皮丫头,你懂什么。

 

阿涂:你还我氅子。

 

吴回:小气劲儿,等爷挣了钱,给你买十件换着穿。

 

阿涂:就会骗人。

 

吴回:[笑]真为我好,别成天穿着男装跟我瞎跑了,也该找个小子嫁了,[伸懒腰]给我省省心。

 

阿涂:[独白]人有时很有趣,心里觉得苹果好吃,却说柿子熟了。吴回从没对我提过嫁人的事,他不了解我,我却太了解他。

 

阿涂:你想成亲了?

 

吴回:[拧起眉头]胡说。

 

阿涂:[独白]后来我才知道,赢他的人是永欢楼的林水仙,那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八年来,我许多次感叹命运弄人,我不理解为什么林娘子会厌恶吴回,也不理解吴回此刻为什么回来找我,或者说,为什么此刻才来找我,又为什么弄的骨瘦嶙峋,还断了一条腿。我好像有很多话该问,又好像该沉默。

 

阿涂:[把衣服放在河边,坐下]你不该跟我说话。

 

吴回:……我知道。

 

阿涂:我不欠你。

 

吴回:[收起布包,坐在地上]是我欠你的。

 

阿涂:[吐出一口气]你为什么来?

 

吴回:柿子熟了。

 

阿涂:柿子年年都会熟。死过一回便是死了,往后的一百个一千个,都不是阿涂吃的。

 

第二幕

 

BGM3

吴回:[独白]阿涂死的那天是腊月十七,一早起来衙役就说,有人替我翻了案,将我放走了。我没来得及多想,便兴冲冲地跑到大街上,买了一包柿饼便往家里赶。院里没有人,案上倒着一碗被打翻的长寿面,碗底还卧着一个蛋。

 

阿涂:[挣扎]你们放开我!

 

吴回:[独白]我马上便往后院跑去,阿涂被仇家派来的人束着,架在井上。为首的男人看见我,脸上泛起了奇异的笑。

 

男人:你来了。

 

吴回:好一个名门正派,构陷我入狱还不够,连一个小姑娘都不放过。

 

男人:这可是她自己找上来,说要以你出狱为条件,跟我们换林水仙的丘山令。看你这架势,是不肯把丘山令交出来了。

 

吴回:丘山令不能给你们。

 

男人:[收紧手上的刀]那她呢?你自己选。要这姑娘,还是要丘山令。

 

吴回:[许久]……丘山令。

 

吴回:[独白]阿涂紧紧盯着我,眼底泛着泪光,这个眼神,往后的八年里,夜夜都在我梦里盘旋,我躲开她的眼神,低下了头。她轻轻的笑了笑,说了句话,忽然猛的推了一下男人,跳进了井里,连那男人都怔住了。

 

阿涂:我给你。

 

吴回:[嘶哑]吴阿涂!!

 

男人:哈哈哈,她可是被你害死的,你跟我们又有什么区别……呃[被一剑穿过胸膛]

 

吴回:[缓缓]……轮不到你们来说。

 

吴回:[独白] 只差一点,我的剑便能在那人松手之前将他定住,可阿涂是自己跳进去的。阿涂死了,忽然只剩下我一个人。我这才后知后觉,世间最可怕的事,不是被盖进棺里,而是看到阿涂煮的那碗被打翻的长寿面,还冒着热气。好似下一刻她就会从廊里探出头说,吴回,记得买柿饼,我等你回来一起吃。在那一瞬,我的唇忽然变得很干,我趴在那口井前,解开在怀里揣了一路的柿饼纸包,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柿子饼红澄澄的,挂满了霜,咬起来里面似乎要流出蜜来,很甜,甜到整个纸包都湿了,阿涂是个很可怜的小姑娘,她死了一回,也没在生辰那天吃上叫吴回的男人买的柿饼。

 

BGM4

林水仙:[走进屋子]后悔吗?

 

吴回:不能悔。

 

吴回:[独白]拿着用阿涂的命保住的邱山令,我终于把牌子立在了母亲的光秃秃的坟冢前,替她报了仇。林水仙欠了我母亲半条命,我把丘山令还给她,她说塞北有个方子能让亡者复还。我去塞北,用一条腿换了这个方子,又回到了苏州。世上所有的结局,都是赌局里已经注定的命数,现今见到阿涂的每一刻,都是赢来的。倘若一切是一场灰暗的大梦,阿涂便是这个梦里唯一的色彩。

 

阿涂:我该回了。

 

吴回:[拉住]阿涂,陪我去云锦街看看吧,我有东西要给你。

 

阿涂:就在这说吧。

 

吴回:求你。我许久……没出过门了。

 

阿涂:[叹了一口气]起来。

 

吴回:嗯?

 

阿涂:你不该这样的。

 

吴回:有什么该不该的。为了自己的目的,我什么都能做,你早就知道。

 

阿涂:[半晌]走吧。

 

BGM5

[街上,车水马龙]

 

小贩:[远处]柿子饼!又大又红的柿子饼!

 

阿涂:好久没来了,腊月里,树都不开花。

 

吴回:[独白]阿涂的脸还是同八年前一样,没怎么变过,我却老了。刚捡到阿涂的时候,我自己尚是个没有家的孩子,几次已把她放在别人家门前,又抱了回来,跟着我饥一顿饱一顿长大了。阿涂很乖,没钱的时候,就总是说不饿。

 

吴回:[拄着杖,一步一停]……阿涂,慢点。

 

阿涂:[回身,望见了他空荡的腰间]吴回,你的剑呢?

 

吴回:[未答,笑了笑]你知道,金灯剑是什么做的吗?

 

阿涂:你说过。金灯剑柄为藤,刃为花。

 

吴回:[看向她]你还记得。

 

阿涂:[转过身]许多事,不是记得就有用的。

 

吴回:给你讲个故事吧。金灯藤,又叫菟丝子。从前有个大户人家,雇了人专门帮忙喂兔子,不慎弄伤了兔子的脊骨,不想被发现,于是把兔子藏在地里,过了两天,兔子却好了,那人细细查看,发现兔子常吃一种寄生在别的庄稼上的金灯藤。他用金灯藤煎药给有腰伤的父喝,竟也好了,因此得名。

 

阿涂:这故事,我一早便听过了。

 

吴回:确实,这是世人所知的版本。我去塞北时,才知道这故事还有另一个说法,你听吗?

 

阿涂:我说不听,你便不讲吗?

 

吴回:……其实兔子一早便死了,那人将它埋在金灯藤底下,过了半月,金灯藤与寄主一同结花,那兔子竟活了过来。这花,就叫金灯。

 

阿涂:你讲这个,是什么意思?

 

吴回:正好想起来罢了。对了,这个给你。[伸手]

 

阿涂:这是什么?

 

吴回:衣坊的牌子。天冷了,我给你订了几件氅子,等做好了你去拿。

 

阿涂:[没有接]我用氅子换的剑,现在剑没了,你也不用还我氅子。

 

吴回:……是我赔你的。

 

阿涂:[抬起头,注视着他]我只问你,命也赔吗?

 

吴回:阿涂……

 

阿涂:[站住]倘若你当年救我,抚养我长大,只是为了让我在井里死心一回,我宁可在兔子窝里长眠于风雪,也不叫吴阿涂。

 

吴回:[呆住]

 

小贩:[远处,持续叫卖]柿子饼!香喷喷甜蜜蜜的柿子饼!

 

阿涂:[背过身去]我已拿命还过你了,莫要再见了。

 

吴回:[半晌,落寞]也好……也好。天色晚了,你快回去吧,别冻到了,保重。

 

阿涂:[走远]保重。

 

第三幕

 

bgm6

[永欢楼,烟雾缭绕]

阿涂:[独白]往后一连几日,我都没有再见到吴回,我猜他许是放弃了再找我,一个人走了。我的日子还是像之前一样过,洗衣、做饭、打水,却没有从前快活了。娘子似乎有什么话对我说,却总是欲言又止。我终于忍不住问了她,她半眯着眼躺在椅子上扇着圆扇,眼神轻飘飘的。

 

林水仙:吴回快死了,去见见吧。

 

阿涂:[愣]什么?

 

林水仙:金灯易命,惟以命还,他怎会与你说。这八年他半死不活,爬都爬不起来,那日我问他遗愿,他只说想见你,让他站起来一天,便是我最后能做的了。

 

阿涂:[喃喃]兔子……

 

阿涂:[独白]我知道吴回住在哪。我出了门,便朝那个我从未回去过的屋子跑去,天渐渐下起了雪,奇怪的冷,冷的我从头到脚都在打颤。

 

阿涂:[敲门,喘息]吴回?

 

吴回:……你怎么来了。

 

阿涂:吴回,你开门。

 

吴回:[扶着床爬到门边,没有开门]我......我要睡了,你回去吧。

 

阿涂:[沉默了许久]你要死了吗。

 

吴回:[轻声]胡说。你回家,好好活着,我就不会死。明天你再来,我给你买柿饼吃。

 

阿涂:[轻颤]要是我现在就要呢?

 

吴回:[很轻很轻]晦气东西。

 

阿涂:[流泪]骗子。

 

吴回: 不骗你。

 

阿涂:那我走了。等我明天再来,你定要给我买柿饼吃,不然就是小狗。

 

吴回:[笑了一下]嗯。

 

阿涂:你……叫我声吴阿涂吧。

 

吴回:[涩声]吴阿涂……遥扣芳辰,岁岁平安。

 

阿涂:[哭]吴回,我真走了。

 

吴回:[温柔]去吧。

 

阿涂:[独白]我是骗他的,我怎么回得去呢?吴回在这里,我没有家可回。雪越下越大,我就这样靠着他的门,陪他坐了一夜,卯时三刻,一只麻雀从屋子后面飞出来落到窗下的金灯藤上,啄了几下金灯藤开出的花,然后飞进了远处的树林里。我跟他之间拉扯了半辈子的线突然消失了,埋进了这个我永生没有勇气推开门的小房子里。那一刻我便知道,吴阿涂的明天再也不会来了。

 

吴回:[混响]我脸没事儿!嘶……不就是个柿子饼嘛,你要是想吃,以后年年生辰爷都给你偷……给你买!晦气东西,趁没人来赶紧吃,吃完就岁岁平安了……别哭了,我肯定年年都在,我在呢。

 

阿涂:[手死死抓住门框,脸藏进臂弯里,泪不停的流]

 

吴回:[混响]你跟着我,就长在我身上。阿涂,饮风吃泥,我带着你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