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469】
剧情歌·【坚果冠】古风美燃剧情歌《与凤行》
作者:枳歆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剧情歌 / 古代字数: 5349
47
91
37
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二次创作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上古神会不会偶尔睡觉的时候,神识落入到人间,化成人形,活了一辈子?” “或许吧。” “神君偶尔会让我想起一个故人。”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6-11 14:19:08
更新时间2024-06-12 14:20:0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行止

男,0岁

三界最后一位上古神

沈璃

女,0岁

三界第一战神碧苍王

 

 

与凤行

 

                                                                  ——创作来源于影视剧《与凤行》及九鹭非香《本王在此》

 

策/排/后:枳歆

 

【此本仅供pia戏,禁止将录音上传到其他网站上,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

本内图片音效均源自影视原声及网络,歌曲未经授权,侵权立删。】

 


 

【影视原声】

 

【诸飞将军:灵尊有令,着碧苍王速与我等回宫!】

【沈璃:本王不回,谁的令也没用!】

【诸飞将军:仙界指婚,灵尊已然应允,事关两界,王爷莫要一意孤行!】

【沈璃:我堂堂灵界碧苍王,岂能嫁于那等花心草包?诸飞将军,这婚本王逃定了!】

【诸飞将军:王爷休怪!我等得罪了!】

【法术打斗】

【闪现 剑刺入

【墨方:王爷,墨方只能帮你到这了,保重。】

【法术爆炸】

 

【整段音效1:20 不想了解剧情可跳过】

 

 

 

PS:此本偏剧情向,节奏较慢,时间较长,介意慎走!!!

 


【BGM起入

沈璃:我灵界堂堂一霸,一杆银枪,平四海,战八方,放眼灵界,谁敢轻慢我一句?你这凡人竟拿本王当家禽戏弄,简直欺人太甚!混账东西,你等我恢复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行云:做人要有礼貌,吾名行云,可不是什么混账东西。

 

【闪回】

沈璃:(混响)这个凡人,能听到原形的我说话,能掐会算,还会摆奇奇怪怪的阵法,仔细思量,他步步举动,似乎都想把我留下来,我与他的相遇,当真是偶然?

 

【倒茶声】

沈璃:诶,我还没问过你呢,你说你一个凡人,也没有个灵力,却能算出天机,又懂得如此多的稀奇阵法,你到底是什么人?

行云:缘起相聚,缘灭离散,多问无益,你我只须知道,彼此无害便可。

沈璃:你莫不是天上哪个仙君座下的倒霉弟子 下凡来历劫的吧?

行云:(笑)

 

【闪回】

行云:咯咯哒,吃饭了。

沈璃:跟你说了多少遍我名唤沈璃,你再用唤畜生的方式唤我一次...

行云:(打断)沈璃,吃饭了。

【BGM空白入不换人

行云:怎么了?

沈璃:这是第一次 有人将我的名字和吃饭了连在一起说。

行云:(笑)这不就是很平凡,又日常的一句话吗?


 

雨色照山野 坠落间缠绵 扰乱心几圈

伞檐云漫过

彼此相交的视线 呼吸 缱绻

 


 

沈璃:白天我竟然没发现,这里竟然豢养了这么多未成形的妖灵。

行云:走吧,你若是怕的话,我牵着你就是了。

沈璃:(混响)这个人,是真的把我当女子来对待。

沈璃:你也不看看,站在你面前的人是谁。

行云:是沈大王。

沈璃:你且听好,我要通知你一件事,我约莫是....看上你了。


 

如此刻 相视无声 抵过千言

此一世 惟与你才算作成全

每一回眸你在身边

想浸没于眼中眷恋

难冷却 再浮现 不变

 


 

沈璃:(混响)我约莫是等不到果子成熟了,行云做的东西那么好吃,他种的果树结的果子应该也很甜吧,我必须在三天之内离开,不管行云这里变成什么样子,我也不能再留下去了,到时候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若是没有那婚约,我就不用逃婚,也不用这么着急着离开,我就可以,可以...

 

【衣物摩擦声】

沈璃:为什么要送我有毒的袖箭?你想隐喻什么?

行云:算是吧,坚硬,锋利,见血封喉,但却,灿烂耀眼。


 

如此刻 相视无声 抵过千言

此一世 惟与你才算作成全

每一回眸你在身边

想浸没于眼中眷恋

难冷却 再浮现 不变

 


行云:(虚弱)沈璃,你干嘛一副想轻薄我的样子。

沈璃:你就当我是要轻薄你吧。

沈璃:虽然,往后的日子不一定好过,但你一定能活下去,平平安安的。我说我看上你是真的,只是我被逼婚了,没法和你在一起,保重。

 

【法术离开】

灵尊:一介凡人,身消神殒,忘却前尘,不过是百十年间的事,何必为了他浪费五百年修为?

沈璃:我喜欢。

灵尊:最多不过一两年,这个凡人就会将你忘了,你的心意付之东流,值得吗?

行云:(混响)很多事情,无关乎值不值得,(沈璃入)只在于 愿不愿意。

沈璃:(混响)只在于 愿不愿意。

 


 

【风雪环境音】

墨方:属下奉命,前来解王上禁足令。

沈璃:我被关了多久?

墨方:灵尊心厚,只关了王爷一个月。

沈璃:一个月,三十年了...回府,我也好久没有回家睡上一觉了。

墨方:(喊住)王爷,那凡人已在下界逝世了。

【重音】不换人

沈璃:嗯,猜到了,他走的时候,你有看见吗?

墨方:无忧无惧,平静安详。

沈璃:当然,因为他是行云啊。再怎么糟糕的事情,在他眼里皆为浮尘,他应该还是笑着的。

墨方:王爷,还要继续寻他吗?

沈璃:不寻,我看上的只是行云,无所谓他此前是谁,也无所谓他此后会是谁,我会继续过好自己的日子。

 

【倒酒】

行止:好久没来看你们了,先前在天外天觉得无聊,我便想着下界做个凡人,抛掉一切,游戏一场,可谁能料到,那入凡台洗掉了我一身神力,却未能洗掉我的记忆,倒是弄巧成拙。不过,下界一场,也没有白过,也算是,遇见了一个有趣的人,不过,也就止于此了。

 


 

【BGM起入

尚北将军:王爷,这位是天外天的行止神君,特来帮我们加固墟天渊的封印。

沈璃:行止...你可曾去过人间?认识行云吗?

行止:不认识。

 

【转场】

沈璃:上古神会不会偶尔睡觉的时候,神识落入到人间,化成人形,活了一辈子?

行止:或许吧。

沈璃:神君偶尔会让我想起一个故人。

行止:碧苍王,于人于物太过执着,不见得是个好事。


 

用我炽热 引一束光

点燃 世间的虚妄

心的花火 绚烂几场

才算不枉

蓦然回望 刹那激荡

血液 也滚烫

炽燃 心的目光

 


 

沈璃:有一次,我因身受重伤掉落人间,我这辈子,第一次遇到属于自己的英雄,竟是一个那么普通的凡人,大概是从那个时候起,我对行云上了心。神君,行云,沈璃不笨。

行止:(笑)又被你看穿了。

沈璃:其实我今天想跟你说的是,你若不想是行云,便不再是行云,没什么好隐瞒和伪装的,本来在我心里,行云就已经死了,你现在是神 行止。

行止:沈璃,自始至终,行云,行止,都只是我一个人。

沈璃:不是的,对我来说不一样。

 

【转场】

行止:你受了多重的伤,你不想活了吗?

沈璃:(虚弱)就是因为想活,想自己,灵界更好地活下去。

行止:我会让你和灵界都好好的,沈璃,我会保护你。

【心跳】不换人

沈璃:(混响)以前,没有哪个人,是行止。

 

【法术治疗】

拂容君:(怜惜)所以说,谁会娶这样的女壮士回家,这种家伙,哪有半点弱小,惹人怜惜的女人味?

行止:有,她有。

 

【闪回】

行止:你不会躲在别人背后,你总是习惯单枪匹马,去战斗,去守护,去承担伤痛。就是这样的你,一旦脆弱起来,就奇怪地让人心疼。好多话想对你说,但我不该说,进退失据,原来是这么个感觉。

 


 

【BGM起入

天君:神君此次下界,可有什么求而不得之物啊?哎呀这可使不得,神君是最后一位上古神,神君要动了这念头,那可是三界的大灾啊。

行止:天君多虑了。

 

【歌词起入

行止:他曾经是我的好友。

沈璃:那之后呢?他为何不是神明了?

行止:因为他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他为了救他的爱人,滥用神力,违逆天道,神格被废,天道让他生生受凡世之苦,次次与爱人相误,永远错过。

 

【转场】

行止:(同入)现如今天外天只有我一个神,整个天外天都是靠我一个人的神力维持着,如若我要是不在了,必定使九重天塌陷,危害天下苍生。

沈璃:(同入)(混响)幽兰说得没错,行止不能出事,没有谁能承受失去他的代价,只因为他早已不单单是他自己了。

 

行止:所以,沈璃,我不能喜欢你。


 

斩断囚笼 只身寻 一场梦

转动星辰 愿溯洄 初相逢

纵使天地冰封 回忆太汹涌

满目的红 苍茫之中相拥

 


 

行止:倘若有朝一日,我神形消散,留下一个灵位在此,我还希望王爷闲来时,能够前来打扫探望一番。

沈璃:神君仙寿绵长,沈璃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

行止:如果你都等不到的话,那这寂寥天地,也未免对我 过于残忍了吧。

 

【闪回】

行止:(混响)我比谁都清楚,记忆不会保存太久,若有那一日,我希望她能来看看我,常看看,总会记得久一点,若是...她早早把我给忘了,那我该多寂寞。

 

【泪滴】换人

行止:这天外天,真的太冷了。


 

斩断囚笼 只身寻 一场梦

转动星辰 愿溯洄 初相逢

纵使天地冰封 回忆太汹涌

满目的红 苍茫之中相拥

 


 

行止:若赐我神明之身,为什么要予我平凡人之心?若要我无情,为什么要给我七情六欲?赐我无坚不摧之力,又未予我无坚不摧之心,天道它真的是想让神明来守护三界吗?我若不护这三界又如何?

 

【沈璃:无情天道,薄凉不仁,去你的天道恒长!】

 

沈璃:世人见你是最后一个上古神,而在我眼里,我知你是一个孤独的人。

 


 

【BGM起入

尚北将军:(悲痛)碧苍王,以身献祭,为我灵界铲除了强敌,如今,已战死东海。

灵尊:(颤抖)她是与敌人,同归于尽了?

尚北将军:是。

 

【转场-回忆】

【凤凰涅槃 火烧声持续】

沈璃:(混响)(筋疲力竭)灵界应该没事了,主谋死了,墟天渊也没事了,看来,我也回不去了,可至少,我守住了很多笑容,守住了灵界族民。若说遗憾,就只有...

沈璃:行止,我好想再吃一次你做的饭。

【行止:沈璃,吃饭了。】

沈璃:(濒死)行止,真疼啊...

【转场-天外天】

【风声环境音】

行止:天外天,竟然起风了。【茶杯裂开】

 


 

【转场 法术现身】

行止:方才,说的何人?

尚北将军:灵界碧苍王沈璃,于昨日东海战死。【重音】

 

【海浪声】换人 下面整段不换人

行止:天君说得没错,我贵为神明,身系天下,此一生早已不属于我自己,我该护三界苍生,该以大局为重,我有那么多的不行,不能,不可以...

 

【沈璃:若有朝一日,我死在战场上,到时候,可得神君拿命来赔。】

 

【行止:若有那么一天,我的命赔你便是了。】

 

行止:沈璃,你等着。【法术冰封】

【雷罚】

【BGM起入

行止:(忍痛)(喊)就算今日,被神力反噬,凌迟刮骨,你也拦不住我!!!


 

敬爱恨铭刻入骨的烈

不负这一趟世间的缘

完整了心的空缺 再各赴誓约

 


 

行止:(虚弱)沈璃,我来寻你了。

 


 

断痴恋塑凛冽的界限

星辰潋滟 山河共鉴 如初言

 


换人

行止:从前,从未觉得三界有多大,以神明之身,不管去何处,皆是瞬息之事,而今时今日,方才知晓三界之大,我竟然连一个东海都寻不完,寻不到...

行止:(混响)我后悔了沈璃,我是喜欢你的。

 

【BGM起入

苻生:碧海苍珠乃是救出主上重要之物,而少主你竟然私自放走沈璃,还帮她引开追兵。若不是我有复生之力,你我早就命丧东海,死在那沈璃的火焰之中了!

墨方:我跟你说过,沈璃不能动。

苻生:你的这份仁慈为什么不在离开王都的时候用上呢?我清楚地记得有一个将军想要把你从傀儡的手中救出来,是你!用剑杀了他!还有你最亲密的战友!

墨方:(打断)别说了!

苻生:少主,这么多事,你都做了你都瞒了,你早就回不了头了!

 

【转场】

勿元仙君:神君作为最后一位尊神,如今天外天已与神君身体紧密相连,这一次,神君寻回碧苍王只是令天外天落石降下,那下一次 她若再遇意外,神君你岂不是要拉着整个三界来陪葬吗?敢问神君,苍生,如何能安?

行止:此间事,行止有错,但只错在妄动神力,违逆天道,而并非错在,心属一人。

 

【重音】

沈璃:行止,我此生只爱过一人,那人皆是你。但我很明白,感情并不是我活着的全部理由,我有我非做不可的事,你也有你非承担不可的责任。

行止:不是全部理由,但至少是你活下去的其中一个理由,这对于我而言,便够了。我的错我自会承担,你,我要留下,三界,我也要护住。

 


 

【BGM起入

六冥(前灵尊):我灵界与仙界终有一战,到那时便是我灵界一登三界巅峰,创盛世盛景之时。

琉羽:师父,徒儿愿替您照料他,教他学习魑魅功法,以便日后,掌控其他魑魅。

 

【闪回】

琉羽:如果连神明都阻止不了师父,那你就是最后的屏障了,你得成长得快一些,成长得足够厉害,才能号令天下的魑魅,去庇护无辜的人民,才能让灵界拥有真正的盛世盛景。

 

【转场】

灵尊:我实在是不愿意看到我们灵界就此倾覆,我后悔,叛得太晚了。

琉羽:师姐,那现在还有什么补救的办法?

灵尊:要想封印住魑魅,五行封印,缺少最重要的一环,火之封印,凤来。只有让他成为火之封印,才能结束这场战争。

 

【闪回】

凤来:琉羽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去做吗?

琉羽:(哽咽)凤来,如果有一件事,只有你能做,但你若是去了,我们就有很长的时间见不到面。

凤来:我不怕等很久。如果我去了,琉羽就不会哭了,对吧?

琉羽:(哭)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若是去了,便会有很多像你我一样的人,他们不用再哭了,他们会比现在开心许多。

凤来:要等我。

 

【转场-墟天渊外】

琉羽:(虚弱)(哭)师姐,我陪不了她了,你帮我陪她长大吧,她成年以后是何模样,你帮我看一看,只愿她这一生皆能遨游碧海苍穹,不受身份桎梏,不像我,不像凤来...

 

【转场】

行止:苻生他寻找到 可代替墟天渊某些封印的东西 欲解开封印,沈璃,是他要找的最后一个火之封印。

 

【法术抵御】

行止:众将士听令!死守墟天渊!

拂容君:不准退!一步也不许退!今日不战胜!便战死!

 


 

即使逆着光也酣畅

炙热的守望 定能融化风霜

看日出的方向 满是晴朗

 


 

苻生:沈王爷,这可是墨方的躯体,你就如此狠心,接连痛下杀手吗?若非他执意要救你,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法术抵抗】

墨方:(痛苦)这不是苻生的力量,我控制不了多久,快!快杀了我!

沈璃:(痛心)墨方,你此一生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何?为何!

墨方:身份所致,不得不背叛,然情之所至,我也不能杀你。我此一生背负仇恨,因他人谋划而活,求死也不能。

【挥刀 刀刺入声】不换人

墨方:(濒死)现在,我才了了自己的所愿,王爷,你也不必左右为难了,王爷,你可愿谅解我?

 


 

用我炽热 引一束光

点燃 世间的虚妄

心的花火 绚烂几场

才算不枉

蓦然回望 刹那激荡

血液 也滚烫

炽燃 心的目光

 


 

行止:现如今,唯有一法可以破局,我会把那四处封印带去天外天,使之与天外天相连,但火之封印必须要撑住,彼时,墟天渊与天外天一同消失,于仙界无损,于灵界无害,唯一会受牵连的,只有你。

沈璃:你知道我会怎么选的。

行止:没有你沈璃的世界,我已经不敢想象,如今,与你同归,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局。我只是怕,到最后,连同归也不能。

沈璃:不会的。

 


 

一段人声吟唱

 


【吟唱完入

灵尊:千年之前,你被封在了墟天渊中,琉羽不久便亡于墟天渊前,是我亲手葬的她。她为你留下了一个女儿,为了保她,她冠以我的姓,名为沈璃,你现在到了这儿,说明阿璃已经替代了你,成为了墟天渊的封印。

凤来:琉羽,喜欢这个孩子吗?

灵尊:喜欢,比喜欢自己的生命更喜欢。凤来,你此去,必是凶多吉少。

凤来:我这么做,是为了琉羽,也是为了女儿。【法术离去】

 


 

【琉羽:凤来,我是琉羽。】

 

【凤来:琉...羽。】

 


 

【脚步声起入

行止:(虚弱)阿璃,回家吧,做饭给你吃。

【行止:沈璃,吃饭了。】不换人

行止:(濒死)神明已经没有存在的理由了,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威胁到三界的存亡。

沈璃:(哭)神明没有存在的理由,可是你还有存在的理由啊,不是神明,是行止,是你,你难道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了吗?

行止:我唯一活下去的理由,只剩你了。你不懂得照顾自己,也不懂得心疼自己,若是可以,我想替你照顾你,代你心疼你。

沈璃:是啊,你要说到做到啊,你要说到做到啊!

行止:阿璃,这是你梦中的那束光吗?

沈璃:不是,不是...我要你陪我去找那束光。

行止:对不起,以后,你一定会找到那束光...(死去)

沈璃:(大哭)不,你明知道,我,我要找的是那个,是那个晒着阳光的行止,我到哪儿再找一个行止?

【天上撒下神光】

沈璃:(哭)行止你看,天道终于承认了你是神的身份,终究让你化成天地间的一道生机,与万物同在,享天地同寿,我再也无法遇见你了...


 

敬爱恨铭刻入骨的烈

不负这一趟世间的缘

完整了心的空缺 再各赴誓约

敬宿命桎梏余生的劫

断痴恋塑凛冽的界限

星辰潋滟 山河共鉴 如初言

星辰潋滟 山河共鉴 如初言

 


【BGM起入

沈璃:你走之后,三界依旧,你的痕迹一直都在,但又似乎越来越少,会不会有哪一天,我也终将把你遗忘...

 

雨色照山野 坠落间缠绵 扰乱心几圈

伞檐云漫过

彼此相交的视线 呼吸 缱绻

 

沈璃:拂容君写了本书送给我们,我念给你听吧...(发现行止的尸身不见了)

心跳声

行止:阿璃,我回来了。


 

如此刻 相视无声 抵过千言

此一世 惟与你才算作成全

每一回眸你在身边

想浸没于眼中眷恋

难冷却 再浮现 不变

 


 

行止:是我的那些老朋友们,用他们最后的力量从天道手中留下了我。我肯定不如从前那般厉害了,你不嫌弃吗?

沈璃:我不嫌弃啊,我当初爱上的,不过就是一个病弱的凡人,只不过,我们现在又回到了原点。

 


 

只循心所愿 共你护尘间 方不负沦陷

 


 

行止:阿璃,你愿意嫁给我吗?我给你办一场十万天神同祝的婚礼。

沈璃:也好,不过你得抓紧一点了,等肚子大起来,穿礼服就不好看了。

 


 

如此刻 相视无声 抵过千言

此一世 惟与你才算作成全

每一回眸你在身边

想浸没于眼中眷恋

难冷却 再浮现 不变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