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8759】 普本·《桃渊赋》【施文绛冠名】

作者:哇米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古代字数: 3539
900
1369
634
2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0男2女
作品简介

桃渊曲起,大梦方醒,佳人何在,但泣孤琴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1-29 20:24:58
更新时间2024-03-02 08:45:39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香书

女,0岁

赋红楼头牌姑娘,娇艳美丽,浪荡不羁;为了报仇忍辱负重。

晓清

女,0岁

又名“婉清”,才华斐然,容貌姣好,却遭奸人陷害毁容,在赋红楼为奴婢;性格坚毅要强,

桃渊赋


编剧 哇米        后期 美工 南芗


CAST

角色表

报幕 CV辰晓

丫鬟 CV南芗

试音

CV粉酷的兔子 CV随风 CV翻斗男同牛爷爷

CV六月摘星星 CV鲨鲨鲨鲨鲨鱼


走前必读

走本前建议先看本,避免生字生词

全文节奏偏慢,剧中标有时间轴

后期不易,CV可根据走本需求自行调整



未经作者允许禁止任何形式的转载&公演


序起

报幕 桃渊曲起,大梦方醒,佳人何在,但泣孤琴。欢迎演绎由哇米出品的古风双女淡普《桃渊赋》,编剧,哇米;后期,南芗。

 入夜时分

赋欢楼 碎香阁

浮香悦动 红烛佳人

 00:18音效 开门声 脚步声

 

丫鬟:香书姑娘,晓清给您带来了。

 

香书:(在镜子前 比样朱钗 懒懒的)嗯。

 

 音效 起身 脚步声

 

(香书注意到晓清手上还粘有泥土)

 

香书:(打量了一下晓清)怪这丫头心急,没等姑娘洗个手就带来了。

 

晓清:(局促)奴婢,方才在做粗活。

 

香书:去打盆热水来,给晓清姑娘洗洗手。

 

丫鬟:是。

 

 01:05音效 脚步声

 

 音效 踱步声(六声)

 

(香书绕着晓清 仔细打量着晓清)

 

晓清:(略有不自在)不知香书姑娘叫我来,有什么吩咐。

 

香书:(妩媚的笑着)啊哈哈哈,我在看,你这身段,真是曼妙,只可惜,裹在这粗布衣服下面了。

 

晓清:(皱眉 沉默)晓清是粗人。

 

香书:(撩开晓清前额的碎发 感慨)嗯……好好的一张脸,蒙的全是灰尘

 

晓清:(被看的不自在)香书姑娘到底要干什么。

 

香书:(自顾自抚上晓清脸上的疤痕)还有这道疤,真是可惜……

 

晓清:(推开香书的手 不悦)香书姑娘!

 

香书:(轻笑)呵呵,这么凶啊。

 

 02:01音效 脚步声

 

丫鬟:香书姑娘,水打好了

 

香书:嗯,放好,下去吧。

 

丫鬟:是

 

 音效 脚步声 放盆声 脚步声 关门声

 

香书:你呢,别紧张,来吧,把手洗洗干净。

 

晓清:晓清不配,香书姑娘若是没有别的事,晓清还有活要做,就先……

 

香书:你着什么急啊!来……

 

(香书伸手拉晓清到妆奁前)

 

晓清:(被香书拉到妆奁前)

 

香书:试试水温。

 

晓清:(看了看水盆 缓缓伸手)香书姑娘,总不是叫我来沐手的吧。

 

(香书端起一旁的花篮 向水中投撒花瓣 )

 

香书:(压背景撒花声 不用刻意卡)想来水温是正好的。

 

晓清:还请香书姑娘,有话直说。

 

(香书把手伸进水盆,轻轻地替晓清洗手)

 

香书:(压背景洗手声 不用刻意卡)你呀,就是太心急了,如今有大好的由头,不用在杂役房做苦力,还能在这好好的沐手,就该好好享受。

 

晓清:晓清贱身,自知不配,就该在杂役房本本分分的做苦力。

 

香书:(抬起晓清的手)可是你看,你这双手修长纤细,骨节分明,却要布满老茧,粘泥附垢,你也舍得?

 

晓清:晓清不明白香书姑娘的意思。

 

香书:离开杂役房,做我的婢女,如何?

 

晓清:(蹙眉)不知晓清哪点让香书姑娘看上了,晓清惶恐。

 

香书:惶恐?在这赋欢楼,不想卖身委客,又不想日夜劳苦,做头牌姑娘的贴身丫鬟,那可是顶好的选择了,你居然还惶恐?

 

晓清:(抽手离开水盆)香书姑娘说笑了。您愿意卖身委客,我愿意日夜劳苦。我们之间界河鸿沟,何谈选择?

 

香书:(轻叹)界河鸿沟……是吗?我倒觉得,我们是殊途同归。晓清姑娘,做我的婢女吧,我再赐你一个花名,叫……叫婉清,如何?

 

晓清:(心下一惊)你,你说什么!

 

香书:怎么了,是婉清这个名字,不好听吗?

 

晓清:香书姑娘,你知道我是谁?

 

第一折

初月方升

赋欢楼 碎香阁

柔情不解 暗处交锋

 05:13音效 脚步声 坐下声

 

(香书并未回答晓清的问题 自顾自的走到琴案前坐下)

 

香书:婉清姑娘,会弹《桃渊》吗?不如教教我?

 

晓清:我早就忘了。什么桃渊菊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香书:你何必紧张呢。我说了,我们,殊途同归。

 

 05:42音效 脚步声

 

晓清:(走到琴案前)你知道我是谁,就应该知道,死过一回的人,是什么都不怕的。

 

香书:是,我知道。婉清姑娘宁愿自毁容颜,也要在赋欢楼留的清白身,是可歌可泣的。

 

晓清:我不要别人同情和赞扬。

 

香书:你不要同情和赞扬?那你留着这清白身躯做什么呢?你明明有姣好的容颜,曼妙的身材,为什么不能像我一样,在赋欢楼享福呢?

 

晓清:哼!我说了,我们界河鸿沟,不是一路人。

 

香书:(轻声)怎么不是,难道你不是平昌侯府出来的吗?

 

晓清:(抬眼)你……

 

香书:是啊,我也是。

 

晓清:(想了想)呵,你也是?你既然是那个地方出来的,就该知道自己的身份。你居然还要我,教你弹《桃渊》,去勾引那些人面兽心的人吗?

 

香书:身份?(起身)婉清姑娘,身份是自己给的。

 

晓清:你,不嫌脏吗?

 

香书:(顿了顿)杂役房就不脏了吗?

 

晓清:杂役房不脏。我这双手,去刨泥坑,去倒夜香都不脏,倒是今天在你这,把我的手洗脏了。

 

香书:(叹了口气)那我还真是对不住婉清姑娘,不知道婉清姑娘原来喜欢刨泥坑,倒夜香。那不如,往后一个月,婉清姑娘在我这,刨泥坑,倒夜香,如何?

 

晓清:我不明白,都是平昌侯府出来的人,你偏就要挑中我来为难。

 

香书:是啊,都是平昌侯府出来的,怎么我能珠翠点头,差(chāi)点佣人;你只能刨泥坑,倒夜香呢?婉清姑娘,你不明白吗?

 

晓清:可你曾经也是世家小姐,名流之后!就算被迫屈身市井红楼,可你就要丢掉节气和傲骨了吗?你明明知道,是你日日服侍的那些奸官邪佞(nìng),他们沆瀣(xìe)一气,害得我们如此。你还要娇笑逢迎,卖身讨好?就为了换那些所谓的珠翠和佣人?

 

香书:(听着晓清的话,心中触动 平复心绪)婉清姑娘,教我《桃渊》吧。我知道,你也曾一首《桃渊》曲,名胜京都的。

 

晓清:为什么,你为什么非要学《桃渊》。

 

香书:一首曲子罢了,婉清姑娘,又为什么一定要拒绝呢?

 

晓清:(坐在案前)香书姑娘,你明明知道我宁愿一死也不愿一身污名,却还叫我过来调戏耍弄我,你明明知道我不愿在赋欢楼用“婉清”一名,你却三番五次出口强调。那我现在也告诉你,我不肯教《桃渊》,因为那是我曾作与我心上人的,我怕玷污了我的情义;我不肯做你的丫鬟婢女,是因为我觉得你脏,我不愿意与你这样的人有交集,我说的够清楚了吗。

  

香书:(垂眸 沉默)

 

晓清:(起身)香书姑娘若是都听清楚了,就不要为难我了。赋欢楼里会伺候人的,懂音律的姑娘有很多,香书姑娘另请高明,放我回杂役房吧。

 

第二折

夜深露重

赋欢楼 碎香阁

衷肠才解 同仇敌忾

 10:20音效 脚步声

 

(晓清欲离开)

 

香书:(叫住 脚步起就入)路婉清!你心中,可还有一点恨?

 

晓清:恨?不知香书姑娘,说的是恨谁?

 

香书:恨谁?难道你忘了平昌侯陈章;大理寺卿李培澜;还有刑部侍郎刘明山!

 

晓清:(握紧拳头)恨,我当然恨!陈章为推私政,污我满门;李培澜不辨忠奸,胡乱判刑;刘明山为一己私欲,杀害忠良,先斩后奏;这些都是我的血海仇人,我怎么会不恨!

 

香书:是啊,没有这些人,我的家人也不会死,我也不会被贬为官妓,所以,你说我恨不恨。

 

晓清:你也恨,你既然恨,为什么还要卖力讨好那些腌(ā)臜人。

 

香书:那你告诉我,你誓死保着你的清白得到了什么?毁容吗?你留着清白之身在杂役房里,难道就挺直了腰杆不用对别人卑躬屈膝?你守着你的《桃渊》不肯教,难道你的有情郎会被你打动,赎你的清白身娶你吗?

 

晓清:你闭嘴!

 

香书:你告诉我你恨,难道在杂役房空口愤叹,刨泥坑倒夜香,就是你报仇的方式吗!

 

晓清:报,报仇?

 

香书:还是说,你从来没想过报仇?

 

晓清:(眼眶湿润)我当然想!可他们权势滔天,我又能做什么?

 

香书:(平复情绪)八月初三,平昌侯要来赋欢楼,他点了一首《桃渊》。

 

晓清:所以,你要学《桃渊》,不是为了……

 

香书:你说的没错啊,我就是要讨好他,就是要迎合他。(抬脸 眼眶微微湿润)我还要他为我赎身,带我回平昌侯府,做妾也好,做侍婢也好,什么都好。

 

晓清:可是,你就算被他看上,带回府中又怎样?你一个人,平昌侯府是无底的深渊,你又能做什么。

 

香书:我在来赋欢楼之前,出身临江徐府,医药世家,(灿然一笑 轻声)我们擅药,也擅毒。

 

晓清:(恍然大悟 又喟叹)呵,这世道就是如此荒唐,逼良女为妓,逼医者杀人。(顿了顿)可,你既要用毒,为何不在初三那日,一副剧毒杀死刘璋,何必再委身自己,去平昌侯府。

 

香书:赋欢楼里,多的是被迫为妓的良家女,或是家境不易卖身为妓的可怜人,刘璋若是死在赋欢楼,整个赋欢楼的人,都跑不掉。

 

晓清:(红了眼)你考虑的这样多?(低头 自嘲)我……我自负高节,觉得宁死不屈,留得清白,才能保我路家傲骨,却空负一身虚名,我没有资格骂你。家中遭变,一夜为奴,我被悲愤冲昏了头,口口声声说着的恨,却做着毫无意义的事……

 

香书:你没错,忠臣之后,该有你这样的傲气和铁骨。可是,生不逢时,我们被逼进了血海狼窝。女子皮相,是福也是祸。三年零五个月,我靠着出卖色相,在赋欢楼走到今天。你说的对,脏,我也嫌脏。所以,我要拿刘璋狗贼的鲜血,替我洗刷这些脏污!

 

晓清:你入了平昌侯府,可想过,如何脱身。

 

香书:(轻笑)我,没打算给自己留退路。

 

晓清:你,你是要以命换命?

 

香书:我们这样的人,即便从赋欢楼出去,又怎样?就像你拼死留住的清白身,你的情郎不会再赎你回去的,不是吗?

 

晓清: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我也没有奢望过能再遇见他。富贵时,我是与他对弈抚琴的红颜佳人,落魄时,我是他避之不及的祸害灾星。可,可我们到底做错了什么。明明是那些狗贼,枉顾人命,颠倒黑白。

 

香书:(摇头)没关系,只要刘璋死了,我们就有机会。

 

晓清:什么机会?

 

香书:一个拨乱反正,还忠臣清白,治佞(nìng)臣死罪的机会!

 

晓清:(想了想 下决心)让我做你的婢女吧。

 

香书:什么?

 

晓清:我教你《桃渊》,我,陪你一起去平昌侯府。

 

香书:你只需教会我《桃渊》就好了,不用陪上我的。

 

晓清:可是,我不愿卖身委客,也不愿日夜劳苦;做头牌姑娘的贴身丫鬟,不是顶好的选择吗?

 

香书:你……

 

晓清:我是一时糊涂,脸上带疤的人。如你所说,离开赋欢楼,也没人会要我。与其最后庸庸碌碌,整日愤叹,倒不如寻机报仇,求得心安。

 

香书:你不怕吗?

 

晓清:怕什么?

 

尾声

阴云蔽月

赋欢楼 碎香阁

寒风映月 落英凋零

 17:35音效 脚步声 开窗声

 

(香书不言 起身推开窗户)

 

(窗外传来楼下纸醉金迷的靡靡之音)

 

(香书默然的看着楼下的男女欢笑之景)

 

(晓清看窗边失神的香书,一时感慨)

 

 音效 脚步声  坐下声

 

晓清:(看着此景 无奈 轻叹 坐到琴案前)我教你《桃渊》吧。

 

香书:(收回目光)好。

 

 18:02音效 琴音起

 

香书:(琴音起 片刻入)这些年,我用轻薄和浪荡 ,把自己伪装的很好,我仿佛生来就是一个妓子,我都快忘了,我以前是什么样子了。直到那日,我看见你,看见你脸上的疤,就好像什么东西生生扎进了我的心里。我想,我曾经是你这样的吧。

 

 

晓清:人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如今我们都在这浮沉中,我是你曾经的样子,你却是我想成为的样子。

 

 19:12音效 风动 树摇 鹧鸪声

 

(夜深 寒风吹落了几片无名花 树影摇动 鹧鸪哑着叫了两声)

 

香书:(鹧鸪声完入)你会后悔吗?

 

晓清:后悔什么?

 

香书:我不知道?我总觉得,我拉着你走上了一条不归 路。

 

晓清:不归路?没有归处,何言归路?

 

 20:01音效 琴音闭

 

晓清:(等琴音闭)你说得对,我们,殊途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