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2637】
普本·【雾美人永冠】焚罪【高对抗】
作者:一条阴阳鱼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现代字数: 10414
1656
3552
705
84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2男0女
作品简介

你我之间,只剩下一场关乎生死的赌局,白止,你输了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11-15 01:16:20
更新时间2024-01-19 13:45:51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Huston(白止)

男,0岁

一个正义的警察

Nick(杨沐)

男,0岁

一个冷静的疯子

冠名致谢

雾美人

这是一篇pia前须知

1.本文高对抗,高对抗,高对抗,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本文男男,男女,女女都可走,男女走的话女生建议走尼克那个角色,想要对抗感拉满还是建议男男

3.整体音效节奏是适中的,文中重要的音效时间点都有标注

4.第四场审判尼克开电话音啊喂!!!场景是在音频里的!!!

 

这是来自后期的,很重要的走本提示

为了帮助各位带入,构建场景时做了很多音效组,细节会有小垫音(别被吓到)。注意卡主要音效就行,其他的可看心情拉回。第三幕节奏很快但也有情绪上的张弛,对场景和状态比较模糊会完全卡不上音效,很建议提前看本。(休闲后期)一些节奏按照我们理解做的,各位可以按自己习惯处理。

 

监制的话

提前看本!盲开必崩!

对本对的快死了,比自己写本还累,这是阴阳鱼的阴谋,让我没办法写本

 

美工的话

觉得丑就骂作者。真的已经死了

戏鲸不让发彩色,只能发黑白了

 

干音鸣谢

Mark:小楷     kris:荼小言    郑清:林柒

 

试本鸣谢

9527  姜老撕  小楷   木老四   狼叔不死   懒猫  圣枫  林柒  劳拉  仲花小当家 萧晓生

 

特别感谢

林柒!!!我的监制/后期/美工妈妈!!!我的神!!!

 

焚罪

 

白炽灯亮起

 欢迎收听,原创双人普本《焚罪》-编剧:一条阴阳鱼,监制/后期/美工:林柒——CV:王秋实

A国,诺斯顿州某警局 

 本文审讯场景系虚构,与我国无关,遵纪守法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

第一场审讯

 

 白炽灯嗡鸣 电子表走动声

Mark:姓名

Nick(杨沐):……

Mark:年龄

Nick(杨沐):……

Mark:籍贯

Nick(杨沐):……

Mark:我警告你,你最好配合一点,我们已经掌握了你的犯罪事实……

Nick(杨沐):(打断)在你们队长来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Mark:你!

 00:36 开门声,脚步声

 警员起身

kris:队长!

Mark:队长!

Huston(白止):(点了点头,轻声)我来吧,你们俩先出去

Mark:是

kris:是

脚步声,关门声

 00:49 拉动椅子坐下 放文件声

Nick(杨沐):你终于来了

Huston(白止):说吧

Nick(杨沐):这么着急啊,老朋友相聚,不打算先叙叙旧么?

Huston(白止):…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

Nick(杨沐):啧啧,多么正气凛然秉公执法的刑警队长啊,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这个队长的位置是靠自己挣来的。

 01:24 翻页声

Huston(白止): (皱了皱眉,不搭话,翻开手边的卷宗)…2023年7月21日晚上7点,你在哪

Nick(杨沐):不知道

 01:33 翻页声

Huston(白止):(皱眉抬眼睨了尼克一眼,继续翻页)…2023年7月25日…

Nick(杨沐):(直接打断)不知道

Huston(白止):(抬头皱眉盯着尼克)

Nick(杨沐):(挑衅地看回去)

(沉默一会儿)

 时钟停 音乐声起 压着入不需要等

 01:46 休斯敦动作音效组

Huston(白止):(深吸一口气,呼出来,合上手上的卷宗,起身关闭摄像机,坐回去)说吧

Nick(杨沐):(不屑地一笑)不用那么紧张,我只是想问问你,靠背叛出卖坐上的位置,坐的心安吗?

Huston(白止):…当年柳姨的事,我是按规章办的

Nick(杨沐):柳姨?叫得可真亲切啊,我妈要是泉下有知,是不是还得托个梦来感谢你?

Huston(白止):…我没想到最后她会…

Nick(杨沐):(打断)没想到什么?没想会逼死她么? 

Huston(白止):她受贿了!

Nick(杨沐):她是为了我!

Huston(白止):为了你就可以贪污受贿么?

Nick(杨沐):…她一直很清廉,为上面的人办了多少事,补了多少缺,你最清楚,有多少次,她哪怕借钱自己贴也不愿意让手下的人吃苦。就这一次,就这么一次!她想救自己的孩子,她想救我,一分都没有多收,就50万拿来急用,事后会还的!这点钱跟上面吃的孝敬比起来就是九牛一毛。为什么?你为什么就是不能放过她!

Huston(白止):不是我不放过她,是法律(点桌子)法律不能容忍这种行为…

Nick(杨沐):到底是法律不容许,还是你自己不愿意?如果你当时能把她的离场时间往前调一个小时,她也不会…

Huston(白止):(打断)我是个警察!

Nick(杨沐):(怒吼)警察就能把人往死路上逼么!!!!

(两人相互盯着,半晌)

Huston(白止):(叹口气,缓缓,语气软下来)…柳姨的死…我很抱歉…

Nick(杨沐):现在说这些,晚了吧。

Huston(白止):我当年已经把能做的都做了,柳姨的刑期已经是最短的三年…她回家后身体恶化是我们谁都没想到的…(说到一半哽住)真的…对不起

Nick(杨沐):呵,没想到…你轻飘飘的一句没想到就能把一切都推卸干净吗,白止,我这辈子都没求过谁,我就求过你这么一次,你是怎么帮我的?!她回家不到两个月,我都没陪她好好吃过一顿饭,她就走了,临了还在病床前跟我说,让我别怪你…呵…白止,你扪心自问,你配么

Huston(白止):……(深呼吸 动容)你以为这些年我过得很好么?我能狠心看着她的死无动于衷么?我之前也是管她叫干妈的…这些年我无数次在想,如果我能早点知道,先帮你把钱筹上,是不是柳姨就不会死

Nick(杨沐):(一丝动容,嘴上不饶人)…就你那点工资?算了吧

Huston(白止):我还有套房子,我可以把房子卖了

Nick(杨沐):……

Huston(白止):…没能救下柳姨,是我最后悔的事…但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重蹈覆辙

Nick(杨沐):(一顿,目光重新变得凌厉起来,身子缓缓靠后,摩挲着手上的玫瑰纹身) 呵,白警官这话,我怎么听不太明白啊

Huston(白止):我知道你恨他们,但你不应该动手杀人…

Nick(杨沐):(打断)等等等等,白警官,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杀谁了?你这算不算诽谤啊

Huston(白止):(深吸一口气,吐出来)好,(一字一句)安娜,罗琳,付淄川,白露,(顿)你都认识吗?

Nick(杨沐):听着耳熟…

Huston(白止):那我提醒你,当年贪腐案,他们跟柳姨同案宣判的

Nick(杨沐):(轻慢)哦,是么……然后呢?

Huston(白止):你知道他们跟柳姨的关系么?

Nick(杨沐):什么关系?狱友?

Huston(白止):他们也是贪腐案的被告,柳姨算……算是被他们牵扯进去的

Nick(杨沐):所以呢?

Huston(白止):巧合的是,他们几人相继被害,凶手手段残忍……

Nick(杨沐):(打断)你是想说,我为了给我妈报仇,杀了他们?

Huston(白止):你很擅长用刀?

Nick(杨沐):谁跟你说我擅长用刀了?

Huston(白止):你家里收藏了很多刀具

Nick(杨沐):我喜欢收藏而已

Huston(白止):你左手虎口和掌心有茧,老茧

Nick(杨沐):哦,我平时会做饭,菜刀拿惯了

Huston(白止):所以你擅长用刀

Nick(杨沐):如果你非要这么说,那就算擅长吧

Huston(白止):四个死者,全部都是被一刀割喉的,下手果断,切面干净,足以证明凶手是个很会用刀的人

Nick(杨沐):这世上会用刀的可不止我一个

Huston(白止):2023年7月25日晚上8点到10点,你在哪?

Nick(杨沐):...不知道,记不清了...

Huston(白止):你再好好想想

Nick(杨沐):好几个月以前的事儿了,我记性没那么好

Huston(白止):呵,好,(拍出照片)这样能帮你想起来么?

Nick(杨沐):(扫了一眼,漫不经心地开口)...这是?

Huston(白止):付淄川小区门口的监控

Nick(杨沐):(拿过照片瞅了瞅,扫一眼画面正中的自己,又看到了角落处的另一个身影,目光一凝,抬眼看向对面,神态恢复懒散)拍得还挺清楚

Huston(白止):解释解释,你在那干嘛?

Nick(杨沐):可能是散步吧,我这两个月肠胃不大好,饭后走走路利于消食

Huston(白止):你家住乘风路,走10公里去泰和城散步?

Nick(杨沐):腿长我身上,我想走多远就走多远,怎么,散步犯法么?

Huston(白止):行,那你告诉我,为什么你刚好散步到他那的时候他就被杀害了呢?

Nick(杨沐):巧合吧...而且你这照片上这么多人,你怎么就确定是我呢?就凭我跟他有仇?

Huston(白止):案发当时门窗完好,只有一个厕所悬窗可以出入,按照尺寸推算,犯罪嫌疑人大概率是个女人,或者孩子...

Nick(杨沐):(嗤笑,打断)女人,孩子,然后你抓了我?

Huston(白止):根据我们痕检师的侧写,嫌犯身高168左右,体重45公斤上下,还是个左撇子,有没有觉得这个数据很熟悉

Nick(杨沐):就凭这些,你就断定我是凶手了?

Huston(白止):身高168,45公斤,左撇子,会用刀,还同时跟这四个人有仇,我找不出第二个人

Nick(杨沐):呵,白警官,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刚刚说的这些,应该被称为推断吧,这些能作为证据么?

Huston(白止):你手上的纹身什么时候纹的?

Nick(杨沐):...我妈死的那年吧,怎么了?

Huston(白止):我记得柳姨生前很喜欢玫瑰花

Nick(杨沐):......

Huston(白止):知道这起案件为什么被称为玫瑰杀手连环杀人案么?

Nick(杨沐):...听新闻上说,凶手给每个受害人留下了一封信,落款按照死亡顺序留下了一到四片玫瑰花瓣

Huston(白止):你知道信上写了什么吗?

Nick(杨沐):不知道,没报道啊

Huston(白止):every sin must be paid(每项罪业都需要被偿还),这句话在你房间的那本无罪论的第217页,被你用黑笔圈出来了

Nick(杨沐):(扶额,失笑) 白警官,你是不是不知道什么叫证据啊,要不要回警校好好再念念书?

Huston(白止):那指纹算证据么?

Nick(杨沐):...指纹?什么指纹?

Huston(白止):803白露案,在死者房间的椅背上,提取到了一枚指纹,经过检测,和你的左手大拇指完全吻合

Nick(杨沐):(不再回答,靠回椅背,看着对方,目光带着审视)

Huston(白止):(皱了皱眉,叹了口气)你要是现在全部交代了,我会向上面争取宽大处理…

Nick(杨沐):(打断)继续

Huston(白止):(愣住,疑惑)什么?

Nick(杨沐):还有么?

Huston(白止):这些还不够么?你知不知道我把这些证据移交检方,哪怕没有你的口供,一样可以用故意杀人罪逮捕你。

Nick(杨沐):看来是没有了

Huston(白止):你…

Nick(杨沐):(打断)我想问问你,刚刚你说的那些悔过的话,有一句是真的么?

Huston(白止):(眼里闪过一丝愧疚)…当然,每一句都是真的

Nick(杨沐):那我刚才说我没杀人,你相信过我么?

Huston(白止):(深呼吸,耐着性子)我很想相信你,但你总得告诉我发生了什么,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

Nick(杨沐):(自嘲地笑两声)呵呵,好,那你去吧

Huston(白止):什么?

Nick(杨沐):不是说你不需要我的口供就可以批捕我吗?去吧,带着你的证据,控告我就是那个玫瑰杀手

Huston(白止):你别这样,我是想帮你…

Nick(杨沐):(打断)去啊!想零口供结案还跟我废话什么?!

Huston(白止):…

Nick(杨沐):(一字一顿)零口供定罪,需要证据链足够完整…(斜睨着对方,眼神轻蔑)关键性证据呢?凶器呢,找到了么?

Huston(白止):…你可以告诉我,争取情节上的主观认罪…

Nick(杨沐):噗哈哈哈哈哈哈

Huston(白止):你配合我,才有活下去的机会,你想想柳姨,她一定不想…

Nick(杨沐):(打断,怒喝)你别提我妈!!!

Huston(白止):(立马接上,大吼)我TM是想要帮你!!我把你当成我亲弟弟(亲妹妹)!!我不想你死,你懂么!!!

Nick(杨沐):……

Huston(白止):(深呼吸 缓)我从来没有忘记我们一起长大的情义,那时候我妈忙,是柳姨一直在照顾我,这些感情我到现在都记得。我刚刚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我是真的想救你,现在的情况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对,关键证据缺失,可这个案子闹得太大,上面都已经下通知了,时间一到,凭着现有的证据也会将你定罪。你现在告诉我凶器在哪,我在法庭上会告诉他们你有认罪情节,而且全程配合我们警方取证,这样你还有机会死缓减刑无期,你要是表现好,还可以提前出来,这样不好么

Nick(杨沐):……有烟吗

Huston(白止):(缓气 递烟 点烟自配)

Nick(杨沐):(缓 抽一口 吐气思忖)我…还有机会回头么…

Huston(白止):有,还有机会,你相信我,你还有机会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等你出来了,咱俩还跟小时候一样,有我一口吃的绝对少不了你的。咱们干干净净的活。(上前抓住对方的手)你给我个机会,就当是为当年赎罪

Nick(杨沐):…哥(姐)

Huston(白止):小沐,告诉我,凶器在哪

Nick(杨沐):…我前两天,梦到郑阿姨了…

Huston(白止):我妈? 

Nick(杨沐):…她说她很想你,好久没听过你的声音了,你有多久没给她打过电话了…

Huston(白止):(皱了皱眉,强压平缓)好,我一会出去就打,你告诉我,扔在哪了?

Nick(杨沐):...行,你过来,我告诉你

Huston(白止):(凑上前)

Nick(杨沐):那个凶器就在…我梦里

Huston(白止):你什么?

Nick(杨沐):在我梦里啊,它应该是一把长柄的,类似剔骨刀…或者…手术刀…

Huston(白止):你在耍我?!

Nick(杨沐):哈哈哈哈哈哈

Huston(白止):你一定要一条路走到黑吗?

Nick(杨沐):...有时候……活着可比死可怕多了…

 18:17 起身音效

Huston(白止):(深吸一口气,起身)…看来你今天是不打算说了…没关系,你想说了让管教员叫我,不过我建议你别考虑太久,如果我们警方先找到证据,我们的约定可就不算数了(转身打算离开)

Nick(杨沐):(幽幽开口)别忘了给你妈打电话,郑阿姨真的很想你…

Huston(白止):(一顿,回头看了一眼对方,出门)

 18:45 开门,关门

Mark:白队,怎么样?有结果了么?

Huston(白止):他还是不肯交代,你那边怎么样了?

Mark:他家里所有的刀具都检测过了,没有凶器

Huston(白止):(思考)剔骨刀…要是不在家里,他能藏去哪呢?…

Huston(白止):这样,你去查查他最近这个月的行动路线,越详细越好

Mark:是

Mark:对了,队长,小帆从他家里搜出来了这个,不知道有没有用,就让拿给你看看

Huston(白止): (疑惑接过)这是?

Mark:和那些案发现场留下的信一样,但是最后的玫瑰是五瓣的

Huston(白止):五瓣?你确定是从他家里找到的?

Mark:确定,这封信被藏在了那本无罪论里,粘在两张书页之间。

Huston(白止):他还有一个目标?可是当年那场贪腐案的四个牵头的都被他解决了,他还会想杀谁?

Mark: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既然这封信还没被给出去,那他的目标现在应该没事吧

Huston(白止):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吧,有什么结果第一时间告诉我

Mark:是

Huston(白止):等等

Mark:怎么了?

Huston(白止):(将那封信在光下仔细照了照,在落款的玫瑰处,有一片花瓣好像洇开了,凑上去闻了闻)上面有血

Mark:什么?!

Huston(白止):拿去验一下,有结果了立刻告诉我

Mark:是,我马上去

 20:38 短信提示音

郑清:阿止,妈知道你忙,妈也不想打扰你,你记得保重身体,按时吃饭,有时间了给妈回个电话,妈妈爱你。

Huston(白止):(打字音呼出一口气,打字,混响)嗯,知道了

 

第二场审讯

 

 脚步 报告摩擦

Mark:队长,结果出来了

Huston(白止):(拿过报告翻)

Mark:那封信上的血迹和四个受害人都不匹配。

Huston(白止):(喃喃)还有一个受害者

Mark:目前没有在数据库里找到匹配的DNA血样…

Huston(白止):他的行动路线报告呢?

Mark:还没出来,不过应该快了。

Huston(白止):行,我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撬点东西,你再去催一下痕检科。

Mark:好

 00:30 开门关门 脚步近前

Nick(杨沐):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

Huston(白止):还有一个人

Nick(杨沐):说什么呢?

Huston(白止):是谁?

Nick(杨沐):什么是谁?白警官,我怎么听不懂你说话啊?

Huston(白止):你少跟我装傻,还有一个受害者是谁?

Nick(杨沐):贪腐案四个主犯的不都死了么?哪还有其他的受害者?

 01:04 休斯敦动作音效

Huston(白止):(愤怒,冲上去一把揪住玫瑰的脖领子)我警告你杨沐,你少跟我耍花招,之前那四个你为了报仇还有理由,但如果你敢拿无辜的人开刀,我TM一定不会不放过你。

Nick(杨沐):呃(低笑),这么大火气,小心伤肝啊白大警官

 01:26 休斯敦动作音效组

Huston(白止):(一把甩开尼克,走回了桌前坐下)说条件吧,你要怎么样才肯说

Nick(杨沐):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Huston(白止):抓你几乎没费什么力气,你是自愿跟警员走的,而且点名要我来审你,你肯定有要求,说吧,什么条件

Nick(杨沐):呵呵呵,(撑个懒腰)看来你还不算太蠢

Nick(杨沐):好吧,看在你难得聪明的份儿上,我跟你玩个游戏,你赢了,我就告诉你

Huston(白止):什么游戏

Nick(杨沐):回答我三个问题,我满意了,就算你赢了

Huston(白止):(深吸一口气,压下烦躁)

Nick(杨沐):第一个问题:你爸是怎么死的?

Huston(白止):这和这个案子有关系么?

Nick(杨沐):我没说我的问题跟案子有关系啊,怎么?不愿意回答?没关系,那你们慢慢找好了,对了,我听说上面给你们下的通知是限你们三个月破案,现在剩的时间应该不多了吧,还有多久?三天?还是两天?

Huston(白止):…我爸是在办案过程中跟歹徒搏斗,牺牲的…

Nick(杨沐):你、撒、谎。

Huston(白止):我没撒谎

Nick(杨沐):你爸和歹徒搏斗,只是受了伤,最后是怎么死的?

Huston(白止):……

Nick(杨沐):是因为医生抢救不及时,死在了去手术台的路上

Huston(白止):……

Nick(杨沐):而你的母亲,身为医院急救室主任的母亲,为了救歹徒,错失了去救你爸的机会…

Huston(白止):你闭嘴!

Nick(杨沐):(厉声,紧接)从那一天起你就开始恨她,哪怕你清楚地知道她只是在履行一个医生的责任,你也没办法原谅她为了救仇人而放弃你爸,从那天开始,你再没回过家,也再没给你妈打过一次电话。

Huston(白止):你到底想说什么

Nick(杨沐):你知道她有多爱你么?你知道她为了你,做了多少么?你以为你为什么能当上这个刑警队长,为什么那些腌臜下流费力不讨好的案子从来都不需要你经手,为什么那些大案要案能挣功的案子你永远都能抢到位置,那是你妈,一个一个给你求来的,而你心怀怨愤,可以把你妈抛下5年,天底下有你这么当儿子(女儿)的么!

Huston(白止):我和我妈的关系还轮不到你插嘴,她对我有多好?她对我好是因为爱我还是因为愧疚只有她自己知道,从小她就没管过我,现在我爸死了她想起来自己是个母亲了,我告诉你我不需要!

Nick(杨沐):不需要你不也照单全收了么?谁能虚伪得过你啊,白大警官,你要真像你说的那样高尚,就不会让你妈煎熬那么多年。

Huston(白止):够了!我的家事轮不到你管,第一个问题的答案你已经得到了,说你的第二个问题

Nick(杨沐):(缓缓呼出一口气,靠回靠背,盯着对方,良久后,嗤笑)我真喜欢看你这个气急败坏的样子,行,第二个问题:你知道郑阿姨现在住在哪么?

Huston(白止):这就是你的第二个问题?

Nick(杨沐):你不会连她的住址都不记得了吧

Huston(白止):你到底想干什么,我没工夫跟你废话…

Nick(杨沐):说啊,除非你不想知道最后的受害者是谁

Huston(白止):…梧桐大道72号503…

Nick(杨沐):记这么清楚,白警官真是个“孝子”

Huston(白止):你…

 06:41 敲门声(压入)

Nick(杨沐):看来我不需要问你第三个问题了,你的答案来了

Huston(白止):(皱了皱眉,看向门口)

 06:44 开门声脚步(附耳小声)

Mark:队长,他的动线报告出来了

Huston(白止):(拿过来开始翻)

Mark:他最近这个月的行迹几乎覆盖了全市,但是有一个每天都会去的交汇点。

Huston(白止):(喃喃,念)…梧桐大道,72号…(震惊抬头,看向对面)

Nick(杨沐):(抬眼望着休斯敦,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早就跟你说了让你给你妈打电话,你怎么就是不听呢

Huston(白止):(眼中闪过惊恐和不可置信,带倒椅子跑出去)

 

第三场审讯

对抗拉满,语速加快

 

(转场)

(休斯敦开车往郑清家里奔)

(休斯敦全程急促地气息音)

 汽车行驶,电话音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挂断,再拨)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挂断,再拨)

…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00:21 怒砸方向盘

Huston(白止):该死的

 刹车,开关车门,跑步声

Huston(白止):…呼…呼…

 跑步声停

Mark:队长

Huston(白止):什么情况?

Mark:我们用你给的密码开了门,没有人

Huston(白止):没有人…那尸…

Mark:(打断)你放心,也没有尸体,什么都没有

Huston(白止):(长出一口气)好,没有就好,没有就好

 脚步声,休斯敦走到了客厅,看到了客厅桌上的电脑

Mark:这台电脑上装了一个自动发送消息的程序,每天会定点从微信给您发消息,消息都是提前编辑好的。

 脚步声,休斯敦走上前,在电脑上按了下回车

郑清:小止啊,上班忙也要注意身体,妈妈爱你。

 01:33 重重地把电脑合上

Huston(白止):屋子里全面搜一下,仔细点,快。

Mark:是

Huston(白止):(走到沙发边坐下,全身好似脱力了)

kris:你们来闻闻,这浴室里是不是有股腐臭味

 休斯敦警觉起身 走过去

Mark:好像是

kris:天花板上,那是…血么?

Huston(白止):(震惊抬头,快步走过人群,看着浴室天花板上洇出的血渍,眼里闪过一丝惊恐,转身,跑到楼道消防栓,拿出里面的消防斧,冲回去猛砸天花板)

【砰】

【砰】

【砰】

天花板裂开,一具女尸伴随着大量的玫瑰花瓣掉了下来

 01:51 长时间耳鸣

Huston(白止):(气息急促,不可置信,崩溃)妈…妈………妈!!……

 咚

 02:07 急促脚步声,踹门

Nick(杨沐):哟,大孝子回来了

Huston(白止):都出去

Mark:队长,你…

Huston(白止):滚!!!

 02:21 Mark脚步 休斯敦关门,锁门,关摄像机

 本段音效密集,除了特意标注时间的地方,剩下音效不用刻意卡,情绪重要

 02:33 摩擦 椅子拖动

Huston(白止):(走上前,一把拽住胳膊)你杀了她?

Nick(杨沐):对

 02:35 被打出去音效

Huston(白止):(重击一拳把他打了出去)

Nick(杨沐):(吐血)噗,呵呵呵呵

Huston(白止):(摩擦 碰走上前一把把他拎起来,抵在了墙上)为什么?

Nick(杨沐):没有为什么

Huston(白止):(重击 摩擦 椅子拖动)(又一拳)为什么?!!!!

Nick(杨沐):因为我嫉妒你

Huston(白止):什么?

Nick(杨沐):(压摩擦)凭什么你什么都不做你还可以得到你妈无微不至的关爱,我想尽一切办法去救的亲人还要被你害死,你不配

Huston(白止):(重击 摩擦)(又一拳)就因为这个你就杀了她?她对你那么好,任何东西,只要是我有的她永远都会想着给你留一份儿,你怎么敢!

Nick(杨沐):(压摩擦)现在想起她的好了,你之前干嘛去了,我就是要看你这样愤怒失控又无能为力的样子,我就是要让你从今天之后的每一天都活在痛苦懊悔之中,我要让你亲身体验我之前经历的所有痛苦,这样才叫赎罪

Huston(白止):你!

Nick(杨沐):你一定想知道她死前说了什么吧,她在哀求我,求我不要动手,她还想见你,见见你这个她挂念了一辈子的儿子(女儿),她还想听你跟她说说话,她好久没听你说过话了,她想听你亲口告诉她,这些年你过得好不好

Huston(白止):(摩擦 推搡撞墙壁)你闭嘴!你闭嘴!

Nick(杨沐):可惜啊,我没给她这个机会,我给她下了药,让她既能保持清醒,又没办法动弹,我用刀划破了她的手腕,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死去又无能为力…那一刻,她应该很难过吧

 04:35 开枪音效

Huston(白止):(左手肘部勒脖子 右手拔枪快速上膛)(愤怒,难过,失控)啊!!!(掏出枪,对着尼克旁边的地上 连开两枪)

(随着枪声起,门外开始传来激烈的扭门锁声和踹门声 (本段持续)

Mark:队长,冷静啊

kris:白队!找到凶器,我们就可以让他判死刑了!

Huston(白止):(清醒了一点,仍旧用枪指着对方 摩擦)凶器在哪

Nick(杨沐):现在你还有心情查案子,你可真是个好儿子(女儿)

 04:58 开枪音效

Huston(白止):(冲旁边又开一枪)凶器在哪!!!!

Nick(杨沐):(看了一眼响动愈发剧烈的门,语气焦急起来)你这个孬种,杀母仇人在你面前你都不敢开枪,活该你爸不治身亡,你活该没妈,你就应该这么孤寡伶仃一辈子

Huston(白止):(愤怒,逼近,枪抵在对方胸膛 摩擦)我最后问你一遍,凶器在哪,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我TM现在就能杀了你!

Nick(杨沐):终于不装了,你的清高呢?你的正义呢?(凑到对方耳边)我实话告诉你,你永远都不要想知道凶器在哪,我会找最好的律师,你们根本判不了我的罪,我会堂堂正正地走出法庭,之后,我说不定会去郑阿姨的墓上给她献上一束花,顺便告诉她,你的宝贝儿子(女儿),在得知了你的死讯之后连为她报仇的勇气的都没有,你说,她会不会死不瞑目啊……

Huston(白止):(气息逐渐急促,越来越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急怒之下弹夹开空杀了尼克)

 06:02 砰地开枪声,门被踹开声

Mark等众警官:队长!!!!

 大脑嗡鸣声

Huston(白止):(呼吸急促怔愣)

Nick(杨沐):(咳出一口血,全部喷在了休斯敦的背上)…最后一个问题…郑阿姨让我问你…你原谅她了么…(摩擦)

Huston(白止):(怔愣)...什么?

Nick(杨沐):(从休斯敦身上滑落,摊在椅子上,嘴里不断冒着血,笑)呵呵呵…我赢了…

Huston(白止):(回神,眼里闪过恐慌,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他忽略了)你什么意思…

Nick(杨沐):(用尽最后的力气,扯开自己的衬衫,露出在腹部的一道疤痕,摊在椅子上,头靠着椅背,望着天花板,眼睛慢慢失焦)…可惜啊…看不到了…看不到了…(离世)

Huston(白止):(抓住对方肩膀晃,惊慌)你什么意思,你到底什么意思!!!!!说话!!!!!!

Mark等众警官:队长!!!

 07:07 几人上前将休斯敦拖开,压在地上,铐了起来

Huston(白止):(被压在地上,脸贴地板,望着尼克的方向,大吼 嘶哑)杨沐!!!!说话!!!!!我cnmd说啊!

Mark:别动了

kris:队长,冷静!

(音乐高潮落)

 

第四场审讯

 

 白炽灯开 蜂鸣声

 镣铐拖动音效,脚步声 开门声 关门 两步脚步声停步声停

Mark:队长!

(点点头,继续走往自己的位置)

 00:23 坐下音效

(休斯敦现在的状态很颓废)

Huston(白止):(声音沙哑)有烟么

 00:27 脚步+点烟

(孙警官 快步走上去给他递了根烟,为他点着)

Huston(白止):(手铐声抽一口,长呼一口气)你们该怎么审怎么审,我已经被撤职了。

Mark:您在我心里永远都是白队。

Huston(白止):你们不用来这套

Mark: 我是真心的……

Huston(白止):(打断)我都懂,该认的罪我都会认,你们直接把材料给我签了也行,反正当天的事情,包括我和他的关系你们也都知道

Mark:(一窒)今天叫您来,不是为了您的案子,而是719连环杀人案有了新的进展…

Huston(白止):(涣散的目光凝聚了一瞬)凶器找到了?

Mark:…找到了

Huston(白止):在哪?

Mark:在…尼克的肚子里,他把凶器缝进了自己的身体里。

Huston(白止):什么?…等等,不可能啊,剔骨刀那么长,他怎么…

Mark:(打断)不是剔骨刀…是…手术刀…

Huston(白止):手术刀?…什么意思?…

Mark:和那把手术刀一起被缝进他身体里的,还有一个U盘,这上面的内容…您还是听一下吧

电脑敲击,播放

(音频资料)

全程电话音

(场景:郑清割腕,跪在浴缸边,将手放在水里,另一只手打开了录音笔,准备在死前录下一段独白)

郑清:我叫郑清,719连环杀人案的凶手,案件死的四个人,是我儿子白止在7年前622贪腐案抓获的主犯,他们不单单是一群贪官,还有涉黑背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知他们想要对我儿子动手, (电子锁开 尼克压换鞋声 脚步声入词)身为一个母亲,我绝对不能容许我的孩子受到伤害,于是我策划了一系列的行动…

 02:27 尼克动作音效组

Nick(杨沐):(压上面的音效,开始换鞋声入,开电话音啊!!!)郑阿姨,我今天下班比较早,提前来看看你

Nick(杨沐):……郑阿姨?

Nick(杨沐):(脚步声停)(看到她的情况,惊慌)郑阿姨…!(上去捏紧她的上臂)您先捏紧,我去找绷带,再帮您叫救护车(起身欲走)

郑清:拉住别忙活了,是我自己弄得

Nick(杨沐):(不解)郑阿姨?

郑清:我活不了多久了,体检结果出来了,肝癌晚期

Nick(杨沐):(听到这个消息愣了一瞬,紧接着恐慌起来)那也要治啊,我去联系白止,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郑清:(打断)他知道了,肯不肯认我这个妈都不一定

Nick(杨沐):我先去找绷带,您先稳定下来我再跟您说

郑清:(严厉)小沐,这些年我已经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了,你要是也愿意认我这个妈,就别去

Nick(杨沐):(两难,难过)郑阿姨…

郑清:这几个月我做的事,你应该知道了吧…

Nick(杨沐):(哽咽)你怎么那么傻啊,这几个人是该死,但也不该由您去…

郑清:能在我生命的最后,救下我两个孩子,我很知足…

Nick(杨沐):郑阿姨,如果不是在我妈走之后您一直在照顾我,我这些年也不知道会活成什么样子,我也真的已经将您看作我亲妈了,我求求您,不为别的,为了我,能不能不要放弃,我真的没办法再失去一次母亲了,求求您了,妈。

郑清:叫的真好听,能不能再叫一声

Nick(杨沐):…妈…

郑清:真好啊,临了了还有孩子送终,真好…

Nick(杨沐):您让我去叫救护车…

郑清:别去,小沐,妈累了,你过来,过来让我靠一会

Nick(杨沐):…(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坐在了郑清面前,让她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郑清:别怪他,他有他的职责,他也是身不由己…

Nick(杨沐):…(一顿,深吸一口气,不说话)

郑清:(用尽最后一口气 哀)小沐,能不能帮我问问他,这些年,他…原谅我了吗…

Nick(杨沐):…(哽咽)好…

郑清:(微笑,气声)…真好…(去世)

Nick(杨沐):…妈…妈…(难过痛哭)

Nick(杨沐):(哭一会儿后慢慢收住,轻轻抚摸着郑清的后背)对不起啊,妈,我没法不怪他,他用他所谓的正义害死了我妈,又用冷漠绝情杀了你,我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06:41 电流滋啦声后 开电话音

Huston(白止):(气息配合)

Nick(杨沐):怎么样,白警官,对这个答案满意吗,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做到的,其实并不困难,郑阿姨是个医生,你爸是个警察,耳濡目染的,她对你们警察办案的那一套很清楚,案发现场的细节也被清理的很干净,唯一能被你们找到破绽的,就是周边监控里她的身影,这一点也很简单就能处理,只要画面里出现一个你更愿意相信的嫌犯,你自然就会忽略掉其他可能性,比如我,在郑阿姨第一次杀人那天我就觉得不对劲,之后她每次动手我也都跟随过,每个现场都有我存在的痕迹,再加上我和郑阿姨身量差不多,她又因为在那段时间伤到了右手不得已用左手作案,以及最重要的,你并不知道郑阿姨杀人的动机,而我,却是明摆着的和那四个人有仇,这些因素加起来,我成了郑阿姨最完美的替代品,而我需要做的,只是在每个现场留下一封信,以及在某个现场不小心留下一个指纹,让你们能尽快锁定住我这个真凶,(逐渐疯魔狠厉)呵呵呵呵哈哈哈哈,白警官,你杀错人了,你亲手杀了一个无辜的人,这对你心中坚守的正义感来说,是个不小的冲击吧,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信仰在眼前崩塌的感觉怎么样?痛苦?懊悔?难过?愤怒?你就应该这样,这比起你杀了我两个母亲所带来的痛苦相比不过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你放心,你不会死,这份录音会被警察发现并提交法庭,你可能会以过失杀人罪被判上几年,在那之后,你会继续活着,背负着我的命,郑阿姨的命,我妈的命,和你心中最后剩下的信仰的灰烬一起,生不如死,万箭穿心地活着,我会在地底等着你,看着你到生命最后的那一刻,这,就是我对你的复仇,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

 09:50 键盘敲击,音频文件暂停

Mark:我们查过了,阿姨体内没有检测出任何有毒物质,凶器上也只有的阿姨的指纹并没有尼克的

Huston(白止):(怔愣一会儿,开始笑)……呵呵呵,哈哈哈,不可能,哈哈哈哈,不可能,呵呵,你们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

Mark:(犹豫)我们检查了监控,确实发现了阿姨的身影,她比尼克还要早去到各个现场…

Huston(白止):(大吼,暴怒)不可能!!!你们在骗我!!!!

Mark:(吼出来,想要截断休斯敦混乱的情绪)队长!阿姨的确就是凶手,您别再自欺欺人了

Huston(白止):(各种情绪涌上头,不知道说什么,只能通过嚎叫发泄)…啊!!!……

Mark:队长你冷静点……

Huston(白止):(痛哭)

 Mark走上前,想要安抚他

Mark: 队长……

Huston(白止):(痛哭一阵儿后,失神)

Mark:(踌躇)我们还可以再查的

Huston(白止):(自行发挥)

 11:15 抢过对方的配枪,饮弹自尽

 白炽灯蜂鸣 关闭

 

最后的话

关于故事:这是一个关于恨的故事,尼克和休斯敦俩人在一个大院儿一起长大,关系亲密,直到7年前一场贪腐案改变了一切,彼时尼克身患重疾,尼克的母亲为了给尼克治病铤而走险,参与到了一场钱权交易的过程中,而那场案件最终的执行人是休斯敦,那个一直被尼克视为亲哥哥的存在,从那一刻起,他们的关系再不复从前......裂开的玻璃最终只会走向破碎这唯一的结局,而加诸于这块坏玻璃最后的那根钉子,是休斯敦母亲-郑清的死亡,尼克不明白,为什么他奉为圭臬的亲情在休斯敦眼里就那么地不值一提,为什么他想要的一次又一次地失去,而休斯敦,那个破灭他信仰的罪魁祸首,那个剥夺他亲情的真凶,那个自诩正义高高在上实则骨子里冷漠无情的混蛋,可以那么堂而皇之地将其踩在脚下,他不甘,他嫉妒,他愤怒,他失控,他也最终成为了那个玫瑰杀手,那个,没杀过人,却比杀人还要狠厉地玫瑰杀手.......

 

这个本子的出产总结来说就是一波三折,我出了文本这一波,林柒女士负责改本,后期加美工这三折,我整体文风是偏叙述性的,写本有些小习惯例如文字描述需要精确,在某些不准确的地方我总想着用其他的修饰去补全,这种风格在一些情绪流动性比较大的本子里还是能撑起来的,但是在这种对抗审讯的冷环境里就会显得臃肿不利索,林柒很敏感地抓住了这些缺点,并且逐字逐句地将它完善修改,并且会在后期里完善场景构建,最终这个本子才成型成现在这个样子,可以说,没有她这些天内的夜以继日,这个本子不会是这个样子,这声妈你当之无愧!!

 

最后的最后,还是一封给林柒女士的感谢信:

 

亲爱的林柒女士 

 

  见字如面

 

每次出本都很麻烦您,对此我对你致以深沉的谢意和崇高的敬意,我知道被我纠缠着改本,做后期,测本的过程很麻烦,我很抱歉,但是我不改.......

 

我可以对你放心地亏欠,因为我知道你也是这样地相信着我,人这一生踽踽独行,能找到一个可以放心去交付的人真的很难,所以,抱歉啦,我们就这样相互亏欠到老好了,等有一天我觉得欠你太多,可能就是我要走了,那一天,我或许会给你寄一束玫瑰,我知道你觉得很俗,但是那是我对你最真诚的愿望,愿你像玫瑰,永远热烈灿烂 

 

阴阳鱼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