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6671】
剧情歌·《百字令 · 离》
作者:李寒山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剧情歌 / 古代字数: 3561
113
151
146
45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2男5女
作品简介

为什么不等我 你不是说多久都等我嘛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6-11 16:47:06
更新时间2024-06-13 22:20:14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陈宝儿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梁显山

男,0岁

老实巴交

齐舟

男,29岁

沉稳

柳敬之

男,28岁

嗜酒如命 豪爽

万华

男,26岁

大爱无私的人

剑北

男,34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展开

《百字·离》


编剧:李寒山

美工: 泽鹿

  后期:北上寒山

—— 木已燃社团 出品——

 雷鸣后

梁显山:(老年)(正常语速)应该是十二前的事了,鱼化成了精怪作祟,那些妖怪们掀起的巨浪吞噬了很多小镇,整个花鱼岛都陷入了动荡之中。当时被奉为第一勇士的我也打不过那些妖怪,但我不忍心见家乡蒙难,于是经过衙门商议之后,我便独自来到这外面的世界,也遇见了我一辈子都忘不了的人。

梁显山: 画像你见过这位女子嘛?——cv伊也

书致故乡人,十二年春已过

万华:齐舟!醉鬼又去哪里了?你快掐算一下,这家伙怎么一到关键的时候就消失。

齐舟:你自己闻闻,这纯正的汾酒味,我猜啊,准是去找酒了。

万华:唉,这家伙嗜酒如命,很耽误事啊。

钟声夕阳外,落笔竟无措,

只敢问春风如何

哎! 这不是当今花魁陈之悦嘛? ——cv冲浪

据说啊,在这世上不知有多少的王公贵族想要见其一面,可是这陈之悦却又天性高傲,据说想要她必须先要对上她出的诗词题目,之后她才会判断答不答应赴宴。还说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尝尝当地酒的滋味。 cv伊也

 倒酒起入

陈之悦:这汾酒虽好,似乎却也少了些许意境。

柳敬之:(醉态) 呵~那是因为你喝错了。

桃花都吹落,春秋都吹落

最懂竟是梦中那一刻

长生长漂泊,复醒复作客

年头年尾各自活

陈之悦:这位官人,您说奴家饮酒之法有误。却不知误从何来?

柳敬之:玉碗盛来琥珀光,用玉碗盛(cheng)汾酒确实能凸增酒色,但未免浓墨重彩 华而不实,又岂能衬托这汾酒犹如窈窕少女般的轻柔?

柳敬之:试问,少女涂浓妆,岂不是遮掩了其天生的纯情?

陈之悦:官人说的在理,酒香确实如同少女轻吟,那在您心里这汾酒应当搭配什么酒杯?

说到头还是,旧红尘看不破

 

柳敬之:汾酒虽是御品,可归根结底,当初造酒的人都是百姓,所以呢,土坯泥碗才能喝出这酒的淳朴。而杏木之碗也能衬托出这轻柔。除此之外,再有绵绵细雨,这酒意才算完美,你说....我说的在不在理?

陈之悦:先生当真大才,小女子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生动的见解,今日在此相见实乃幸事,不知能否同先生对饮几杯?

柳敬之:自是可以,妙极!

寻常人间事

作首寻常歌

哼唱

快来人呐!有人落水了!  cv长青

梁显山:(老年) 那时候啊,一个十多岁的孩童在放灯的时候不慎落了河中。旁边围观的人没有会水的,我救了她。

 闪回

小来福:呜呜呜!

梁显山:别哭了小家伙,你家住在哪里啊?你家大人呢?

陈宝儿:咦?来福,你在这儿啊,怎么衣服都湿了?这位是…………

小来福:姐姐,我刚刚不小心脚滑落了水,是这位大哥哥救了我,您莫要打我,我不是故意贪玩的。

陈宝儿:原来是这样啊,多谢公子出手救下我这小顽童。

梁显山:(害羞)啊....没事没事...顺手的事。

陈宝儿:要不...公子与我们一起同游,可好?

梁显山:这...不太顺路吧,我此行是要去空净山。

陈宝儿:空净山?正好顺路!

梁显山:顺...顺路?

陈宝儿:哦,我们就住在空净山脚下的村落里,正好一路有一个照应

梁显山:也...也好

歌曲更换

 开瓶

柳敬之:(醉态)你请我喝了不少好酒,我也请你一回!来!

 倒酒起

陈之悦:好香啊!这是什么酒?我好像眼前出现了海中仙山的幻觉?

柳敬之:敢不敢喝!!

陈之悦:有何不敢! !

闭了眼

细听花呢喃

春过小河岸 的足尖

柳敬之:此酒名为青春不老方,可使饮酒之人容颜重返青春。

陈之悦:(摸了摸脸)这.....先生居然有如此佳酿!

再唤同窗 两三

东风路过 吹丢了纸鸢

树下好眠 杏子酸甜

逍遥快活 拟做个神仙

 闪回

梁显山:宝儿姑娘!我......我喜欢你,你能接受我的爱意么?

陈宝儿:呵呵呵~你这人着实有趣,我们才认识多久呀?你就喜欢我?

梁显山:可...可我为了姑娘,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哪怕去死!

陈宝儿:谢谢你,显山。

笛声

 唱词入

陈宝儿:那你明晚去我住的地方找我,如果你是真心呢,就要留给我一件定情信物,否则口凭无据,我阿爹是不会同意的。

梁显山:定情信物是什么?

陈宝儿:定情信物就是男方给女方一件珍贵的东西为信,如果我收了的话,那就代表我同意了这份感情。日后告之高堂时出示此物,便可以此为媒,懂嘛呆瓜。

四时可爱 唯春天

逍遥快活 拟做个神仙

 闪回

齐舟:那第二天你去了吗?

老年梁显山:自然是去了,也就是在那里,我遇到了那位道长。

老年梁显山:后来好不容易等到天黑,我便按照着宝儿给的地址找到了那间客栈,来福领我进了宝儿的房间。

 开门

梁显山:宝儿,这是我的七彩葫芦,也是我最重要的东西,可不可以作为定情信物?

陈宝儿: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跑步起入

小来福:(喊)姐姐......姐姐!!祸事来了!是出人命的案子!!

春风还在 不必与我言

再把酒窝 斟满

 闪回

妖化人:救命!有人要杀我们! 

 两声脚步结束

剑北:你跑得了吗!!

 剑光

妖化人:救命啊!道士光天化日之下行凶了!!

剑北:(冷笑)别装了妖精,早说了你能骗得了别人,但骗不过我们!速速现行!

 吼叫同入

五眼娘子:当真不能给我留条活路么 道长?

剑北:现在后悔太晚了,五眼娘子,你乃古滇国护国的妖兽,古滇国灭亡之后不但不潜心修行,四处食人精血 修炼妖术,犯下的恶行人神共愤!半年前孙家村二百口的性命便是由你所害。我追了你两个月,你杀那些妇孺老幼的时候可曾想过给他们留一条活路?

五眼娘子: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招,不要以为我当真会怕了你们这些臭道士!

 打斗 

 重音结束

梁显山:你俩快跳窗户走,我来挡住它!

陈宝儿:别做傻事!我们一起走!

梁显山:快走!

五眼娘子:拿你开刀!

剑北:小兄弟当心!

梁显山:我和你拼了!

 撞破

梁显山:呃!咳咳咳!

剑北:妖孽去死!

 劈

陈宝儿:(哽咽)你怎么这么傻!谁让你去的!你不知道那样会死吗!

梁显山:(虚弱)我只是...我只是不想你出事。

那年雨后落花声

惊醒旧忆观似梦

垂摆柳下初相逢

妄至白头翁

陈之悦:先生,我这也有一坛酒。

柳敬之:(醉态)这酒是...女儿红?!

陈之悦:(羞涩)先生。我想问,喝这个酒的话需要什么杯子呢?

柳敬之:情爱之酒最适合的酒杯是......(被打断)

陈之悦:(吻上去)唔.........唔

柳敬之:(醉)唔......好酒...好香.....

晚云雨 霜风次第

湿了这天地 寻常而已

 间奏入

万华:天都黑了。

齐舟:不用等了,他现在在温柔乡。

万华:什么!?喝个酒怎么还温柔乡了?

齐舟:他命中当有此劫,躲不掉的(哈欠)早些睡吧。

 闪回

梁显山:宝儿,我这次出来就是要找道长,因为我家乡有妖怪伤人,最多一个月我就回来提亲。

陈宝儿:无论多久,我都等你回来。

乍暖还寒只一瞬

又为谁人春

 风雪

万华:她竟然从那么远的地方走过来的?(喊)喂!醉鬼!

柳敬之:还没死,不过再冻一个时辰,离死也不远了。

齐舟:难道她不知道这样和送死没区别嘛?

陈之悦:(微弱)敬之....别....别丢下我

齐舟:唉!又一个真心没处使的傻女人。

断章残句 道不明此中意

 

 篝火

陈之悦:敬之...你还是救了我。

柳敬之:(焦急)你为什么要跟来,当真是不要命了吗?你知不知道你差点就冻死了!

陈之悦:我也不知道,恐怕我当真是傻了吧。但能再见你,也不枉悦儿拿性命任性这一遭了。

柳敬之:我到底有什么好?以你才情容貌,想找个比我好千倍万倍的男儿轻而易举,为什么你偏要痴情我这邋遢的醉汉?

陈之悦:也许真的有比你更好的儿郎。但他们不是你,也不是我所爱,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陈之悦:这一次不要再赶悦儿走了好吗?   

 衣服摩擦结束入

柳敬之:你我是两个世界的人,罢了...你在此处等我三日,三日不归.... 你便走吧。

仍留在梦里 却是

男歌手气声:何必

柳敬之:(混响)我散尽酒气也无济于事,只能以寿命做代价才勉强逼退了大天灾 。

陈之悦:(混响)那一日,篝火中伴随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的叫声。

柳敬之:(混响)我漫无目的走着看到了令我熟悉的身影,她就那样傻傻等着。

陈之悦:(混响)我一直没走,我知道他会回来,可是我等了很久都没有看到他的身影,只见到了一位断臂的瘦小老者漫步走来。

陈之悦:大伯你有没有看见一位白衣道长啊?

柳敬之:(苍老) 没有...没有.....

入我梦来 ~

绵绵啊~ 浮云打盹

沉沉不觉昏昏

嘁嘁呀~ 夜色消魂

痴痴复又嗔嗔

万华:后来呢?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老年梁显山:等我回来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当我疯了一样去客栈的时候,才得知那个歌舞团,早在半个月之前便已经走了,而之后去了哪儿,那掌柜却不得而知。    

老年梁显山:(哽咽)明明都说好了的,都说好了不论多久都等着我的。怎么....怎么就这么走了....

万华:这故事真叫人心酸啊。

老年梁显山:是啊...

“负谁人?”“痴情人”

一梦 一人

 画像

梁显山:你见过这位女子嘛?

柳敬之:真是个美人,难怪会有人这般痴痴寻找她。

齐舟:山重水复,柳暗花明。

樵夫李寒山:这个妹妹,我曾经见过她。

老年梁显山:(颤抖)真的找到了吗!真的找到了?!

呀!一阵风来,分明是兰麝氤氲之气!

陈宝儿: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

老年梁显山:齐舟!我这件衣服合不合身,见她以后先说什么比较好?

齐舟:什么样都好,你自己看着办吧。

万华:打听过了,村西边那家有个大婶子姓陈,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人家。

齐舟:应该就是这没错了。

痴痴复又嗔嗔

万华:到了,那里应该就是她家了,我俩不方便跟过去,你自己去吧。 

娘,您应该多注意自己的身子啊,过些日子我出嫁了,叫我怎么能够放心你?——cv阿拉灯神丁

是啊,我这身子。怕是年轻的时候太过劳累所致,哎,时光不等人呐,娘这一生恐怕幸福的时候,便是和你在一起了,所以呀,娘希望你能找个本分的人。 ——cv太软

那爹呢?你当初是不是因为爹老实,所以才和他在一起啊? ——cv丁

俗世人 飘萍身

既相认 前生恩

老年梁显山:(混响)原来已经过了这么久,好像瞬间老了一样。不管是十年,二十年,她一直也没有离开过,她就在我心里。

一梦一生伦

 推门

若若:你们是谁?

齐舟:姑娘,我们是收货卖货的货郎,想问问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若若:那...那就换些胭脂水粉吧。

老年陈宝儿:若若,娘床底下还有些银钱,去拿来给这几位小哥兑帐吧。

齐舟:老太太,我们不要银子,我看您那墙上挂的葫芦挺有趣,能跟我们换了么?加些银子也行啊。

老年陈宝儿:你们要那个啊,那是我以前一个朋友送我的。

老年梁显山:(激动)什么朋友?什么朋友会送你一只葫芦?

老年陈宝儿:噢...那是好久的事了,说出来你们也许都不会相信。

老年陈宝儿:有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那只是我胡思乱想出来的故事。

却聚起她眉眼间皱褶

动如参商 寻觅中错过

终化一滴泪在夜空滑落

齐舟:怎么了兄弟?

万华:没什么,不知为何有些害怕。

柳敬之:我也是,我才发现,原来光阴真的这么骇人。

 起风

若若:咦?娘 你怎么哭了?

老年陈宝儿:(慌乱)没事没事,风太大了,沙子进了眼,把门关上吧。

别追问 纸上兰因絮果

世间事 人们都说只因风来过

老年梁显山:(混响) 请问,去空净山是这条路吗?

春冰无痕

END

李寒山

1作品数
218粉丝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