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4】普本·《北爱·孤港》——【1男1女现代普本】

作者: 韩吉拉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 普本 / 现代 字数: 9350
483
1409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1男1女
作品简介

有一瞬间,我看到他笑起来很好看,借着路灯映射的侧脸,棱角分明,只是眼神中充满了孤寂。这个不幸的大男孩,如果人生可以重写,我希望可以还他一个幸福的结局。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19-10-27 14:26:46
更新时间 2021-02-17 22:40:42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龚浩宇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丁裙芝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北爱·孤港》

 

【C.J工作室出品】

 

编剧:韩吉拉【CJ工作室】

 

【感谢以下音效提供】

 

【中介】@予青【CJ工作室】

 

【出版社编辑】@蒙面【合耳盟】

 

【医生】@陌颜

崇星编辑】@鱼饵哆【CJ工作室】

 

【曙明编辑】@言棠【CJ工作室

 

【呈阳编辑】@鹿无敌【CJ工作室】

 

【男邻居】@阿木木【CJ工作室】

 

【老奶奶】@猫屿芜音

 

【小女莹莹】@韩吉拉【CJ工作室

 

【爷爷】@上官武

 

【白慧】@韩吉拉【CJ工作室

 

【女推销员】@在下一灵【CJ工作室】

 

【文新编辑】@君醉【山河斋】

 

【黎珂】@大陌子【锦衣卫配音社】

 

人物简介:

龚浩宇:男,地道北京人,性格古怪,外表痞帅。

丁裙芝:女,南方姑娘,乐观文艺,外表阳光。

 

《北爱孤港》Bgm 1

 

【陵园,风声,脚步几声,放下一束花】

丁裙芝: (语速慢)龚浩宇,我来看你了。北京变化真大,串儿红都难找了。

 

【转场回忆】

【城市喧嚣转租房中介场景】

 

【音效】中介:不好意思丁小姐,您要的房源我们这里暂时都供完了,剩下的可能要在您的预算之外了。——予青【CJ工作室】

丁裙芝: 麻烦你再帮我看看吧,价格再往上提一点也行,我挺着急找房子的。

【音效】中介:我们这里是真没了,这样我给你介绍一去处,那边也许有你想要的房子,价格也实惠。——予青【CJ工作室】

丁裙芝: 是...在哪?

【音效】中介:百子湾。——予青【CJ工作室】

 

【转场,淅淅沥沥下雨声】【马路边】

 

【回忆】

【音效】出版社编辑:丁小姐,实在抱歉,您的书在我们社是出不了了。——蒙面【合耳盟】

丁裙芝: 为什么?我觉得我的文笔比那个黄莉的要好,她都可以出,凭什么我不可以?

【音效】出版社编辑:(笑)仁者见仁嘛,这太正常了。——蒙面【合耳盟】

丁裙芝: 我明白了,就因为我不接受你们手把手式的写作么?那如果我硬要出呢?

【音效】出版社编辑:那无妨,丁小姐可以自费出书。——蒙面【合耳盟】

 

【现实】

丁裙芝: (内心)什么仁者见仁,根本就是老色狼一个。终于知道所谓的手把手教出来的编剧是一种怎样的存在了,也不看看自己头上还剩几根头发,真令我恶心。

 

【汽车哗的一声开过,溅了丁裙芝一身水】

丁裙芝: (惊叫)啊——!(内心)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人在倒霉的时候总逢下雨天了,真想大骂几声,但是我忍了,这里是北京,不是宜兰。

 

 

 

《北爱孤港》Bgm 2

 

【百子湾一栋较旧的楼里】

【脚步声按门铃声】

丁裙芝: 请问,有人在吗?

 

【没人开门,贴耳听门里的声音】

龚浩宇: (声音极小)我操!你们嘛呢?我一人把俩C位都切死了你们丫看画儿呢?没打!没打等下..

 

【再按门铃,没人开门欲走】

【突然开门声】

龚浩宇: 找谁啊?

丁裙芝: 呃...我可能找错地方了,听说这里有房子可以租。

龚浩宇: 一个人?

丁裙芝: 啊...

龚浩宇: 没错儿,是这儿。

丁裙芝: 你...是房东?(内心)我当时对这个留着胡渣和鸡窝头的男生没有一点好的印象,总觉得他像国产007里卖猪肉的角色,只不过他没有半裸。

龚浩宇: 房子是我个人的,你要住的话,里面那间给你。

丁裙芝: 哦谢谢,那我再看看吧,我可能不习惯和男生同住。

龚浩宇: 那祝你好运,不过这一片儿也就我这里可以租。

丁裙芝: (转身又回头,咬牙)你租多少钱?

龚浩宇: (邪笑)3000,俩月。

丁裙芝: (内心)确实便宜,最多也就两个月,等我的新书出了,我就有钱换地方了,先住吧。

 

【进屋】

龚浩宇: 厨房可以借你,但是做菜的时候不要有辣椒味儿,我闻不了。卫生间是共用的,你要是受不了可以去楼下左转300米有一个公厕,记得自己带纸。还有,中午12点之前都不可以吵我,我得睡觉。我脾气不好,有起床气,到时候惊到你就不好了。

丁裙芝: 我是来住的,没那么多事。

龚浩宇: 沙发可以坐,但是别碰我的钢琴。

丁裙芝: (好奇)你是学音乐的?

龚浩宇: (不作答)最重要的一点,不准带任何男性回来。

丁裙芝: 你放心,我单身,社交干净,短期内不想交男朋友。

龚浩宇: 那行了,没别的事儿了,交钱吧。

丁裙芝: .....那你给我开个收据,微信还是支付宝?

龚浩宇: 我只收现金。

丁裙芝: ......

 

 

《北爱孤港》Bgm 3

 

【晚上】【被子摩擦声】

丁裙芝: (内心)怎么会睡不着呢。

 

【开门去客厅脚步声】

龚浩宇: (房间传来声音较小)操你大爷没法玩了,我尼玛被这两货追了两条街!你丫还在补小兵,你丫是不是瞎!打野的别他妈送了行吗!

 

【倒水声】

丁裙芝: (内心)玩游戏真能让现代年轻人丧心病狂啊。

 

【开门声】

龚浩宇: 吆,还没睡啊?

丁裙芝: (喝水)嗯...我渴了倒点水喝。

龚浩宇: (泡起了泡面)晚上水喝多了容易浮肿你不知道啊?

丁裙芝: 你是晚饭还是宵夜啊?

龚浩宇: 一块儿吃。

丁裙芝: 生活够简洁的,你这样容易得胃病。

龚浩宇: 反正也得差不多了。

丁裙芝: (喝水)

 

【丁裙芝瞄了一眼龚浩宇的房间墙上的图片,是两个成年人的性爱图】

【此处有一声呻吟音效】

丁裙芝: (噗,水直接喷出来了)

龚浩宇: (吃面)怎么了?(自己看了一眼自己房间的图,不在意地笑)哦,这图是我解压时看的。

丁裙芝: (扶额)呃....我有点困了,先去睡了。

龚浩宇: (笑)别做恶梦阿。

丁裙芝: (白眼)只要别梦到你就行。

龚浩宇: (笑了笑,继续吃面,突然的一阵反胃,跑到卫生间噗的一声鲜血溅了一水池)

丁裙芝: (不知情内心)唉,宁愿吃泡面吃到反胃也不愿做饭的人。

龚浩宇: (大口呼吸)咳..咳....

 

【回忆】

 

【音效】医生:你先住院接受化疗,一旦有了合适的骨髓就能进行手术了。——陌颜

龚浩宇: 医生,如果没有合适的,最多还能活多久?

【音效】医生:呃...3个月。小伙子,你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有乐观的心情.....——陌颜

龚浩宇: (眼神空洞)我不想一个人死在医院。

 

【现实】【水池放水声】

龚浩宇: (隐忍捂嘴哽咽声)......

 

 

《北爱孤港》Bgm 4

 

【隔天早晨,丁裙芝着急上厕所】

【敲门声】

丁裙芝: 喂,你都在里面待40分钟了,到底行不行,掉进去了还是怎样!

 

【冲马桶声,开门】

龚浩宇: 催什么,害我拉的断断续续的。

丁裙芝: 你是不是有什么身体疾病阿,病不能拖,我看你脸色很差。

龚浩宇: 怎么说话呢?我身体棒得很,不信你来试一试?

丁裙芝: (嫌弃)走开吧,说话注意点,我随时报警。

龚浩宇: 呵,(伸懒腰)哎呀~补个回笼觉,昨晚打游戏赢的那叫一个爽。

丁裙芝: (在垃圾篓发现带血迹的纸巾)(内心)这血迹是什么...

龚浩宇: (隔着门)喂,下楼把垃圾带一下,谢了。(哼歌)啷个里格朗郎,当你偷偷地想我喔嗯~

丁裙芝: (内心)这家伙熬夜,又经常吃泡面,肯定是上火流鼻血了。

 

【转场】【以下是丁裙芝去各个出版社】

【音效】崇星编辑:丁小姐,您的初稿我看过了,确实还不错,只是我们出版社侧重人物传记,对于这种言情类的书不是很推崇,不好意思。——鱼饵哆【CJ工作室】

 

丁裙芝: 好吧,没事,那我再看看吧,谢谢。

 

【转场】

 

【音效】曙明编辑:对于您的稿子我可以给您一个建议,您可以写的再大胆一些,有些地方过于拘谨了。——言棠【CJ工作室】

丁裙芝: 大胆?您是说人物方面还是?

音效】曙明编辑:嘶.....就像类似黄莉那样的,带有一定的色彩.....(被打断)——言棠【CJ工作室】

丁裙芝: 我知道了,您不用说了,我和黄莉不是一个类型的,而且我并不认为她的书能给人们带来什么样的启发,谢谢。

 

【转场】

【音效】呈阳编辑:丁小姐,稿子是不错,只是我们社里现在这类型的太多了,千篇一律的确实不太好推阿。——鹿无敌【CJ工作室】

丁裙芝: 嗯.....我不为难您,如果我自费出书,需要多少?

【音效】呈阳编辑:呃...两万以上。——鹿无敌【CJ工作室】

丁裙芝: 谢谢,我知道了。

 

【转场】【马路上】

丁裙芝: (内心)本来想着到了大城市会有更多的机会,真的天差人意,我该怎么办?

 

 

《北爱孤港》Bgm 5

 

【丁裙芝炒菜做饭声】【龚浩宇开门回来声】

龚浩宇: (闻到辣椒味)咳咳咳咳....

丁裙芝: 你回来了。

龚浩宇: 我不是提醒过你炒菜不能有辣椒味的吗,我闻不了这味儿,咳咳咳...

丁裙芝: 马上就好了,一起吃吧。

龚浩宇: 什....么?

丁裙芝: 别吃泡面了,一起吃饭吧。

龚浩宇: (看着满是辣椒的菜)我不吃,你别是要谋杀我好继承我的债务。

 

【丁裙芝盛了一碗汤】

丁裙芝: 给,先喝点汤吧。

龚浩宇: (怀疑)无事献殷勤,你想干嘛先说。

丁裙芝: 我是看你总是吃泡面对胃不好,反正我也做饭,不如以后,你买菜,我做饭,我们一起吃怎么样?

龚浩宇: 也...行啊。但你下次做菜能不能别放这么多辣椒。

丁裙芝: 没问题。

 

【转场声,两个人吃了一会后】

龚浩宇: (抹眼泪)嘶....

丁裙芝: 你怎么了?

龚浩宇: 这特么是人吃的吗!这也太辣了!

丁裙芝: (吃)我觉得不辣啊。

龚浩宇: 你是四川人吧?

丁裙芝: 不是。

龚浩宇: 不是四川人你吃那么辣。

丁裙芝: (笑)我爷爷以前给军官当过大厨,我7岁就开始吃爷爷做的菜,这种等级的辣不值一提吧。

龚浩宇: 那你爷爷挺牛掰。诶你是做什么的?来北京干嘛来了?

丁裙芝: 找出版社...出书。

龚浩宇: 还是个文艺人啊,(调侃)都出过什么书啊?

丁裙芝: 暂时还没有....是第一本。我已经找了好几家出版社,可是都被拒了。你说现在是不是没关系没钱就出不了书阿?

龚浩宇: 人情社会干点什么不得靠关系啊,你把稿子给我看看。

丁裙芝: 给你看有什么用....

龚浩宇: 瞧不起谁呢,说不定你这书到时候还得靠我帮你出。

丁裙芝: (半信半疑递稿子)

龚浩宇: 闻,爱。一看书名像悲剧,感情阅历挺丰富阿。

丁裙芝: 是听闻爱情,十有九悲的意思。有时候不一定要感情阅历丰富才能明白很多事,想成长一次痛心疾首就足够了。

龚浩宇: (笑)你们这些人阿,谈过一次恋爱就感觉自己看尽沧桑,遇到一点挫折就说已经活到头了。这谈恋爱的时候吧全都是段子手,一到失恋了都变成了矫情狗。

丁裙芝: 没有感同身受就不要随便评判别人的想法。

龚浩宇: 诶这样吧,出书的事我先帮你打听打听,但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儿。

丁裙芝: 什么?

龚浩宇: 你不是作家嘛,你这本书出版完了之后在写一本人物传记吧,就以我为原型怎么样,我跟你说,把我写的牛掰一些,要流芳百世永垂不朽那种,为人正直,低调,让后人广传佳话。

丁裙芝: (噗嗤)....你这是想要室迩人遐啊?

龚浩宇: (垂眼睑)差不多吧,反正迟早的事。我就想以后还有人能记得我。听说人死了之后灵魂会到另一个空间继续生活,直到世上再也没有人记得,才算真正消失。

丁裙芝: 虽然你看着比我大几岁,但是面对生活你比我丧多了。你爸妈呢?你家...就你一个吗?

龚浩宇: 都先走了,没有了。

丁裙芝: .....那,亲戚朋友呢?

龚浩宇: 所谓的亲戚啊,不过是有着那么一层血缘关系的称呼罢了。说到朋友,兄弟是有几个,但是很多事自己能解决的何必麻烦别人。

丁裙芝: .......

龚浩宇: (微笑)我父母去世到现在已经16年了,你说我无法感受你的经历,那你感受过真正的孤独吗?

丁裙芝: 你为什么不谈个女朋友?

龚浩宇: 想过,但,我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累赘,而且也没时间了。

丁裙芝: 你的时间都上交给游戏了吧。

龚浩宇: (笑)是阿,游戏才是真爱,女人都是意外。

丁裙芝: (给他夹了一个鸡腿)呐...多吃点。

龚浩宇: (看了她一眼,突然胃一阵绞痛,作呕吐状)呕....

丁裙芝: 诶?有这么难吃吗?

龚浩宇: (小跑进了洗手间)呕....咳咳咳(又吐血)

丁裙芝: 喂!....(嘟哝)不好吃也别当着面阿,过分。喂你没事吧?

龚浩宇: (隔门,喘气)没事,就是...胃不习惯。

丁裙芝: (自己吃)不难吃啊...

 

 

《北爱孤港》Bgm 6

 

【拿钥匙开门声】

【音效】男邻居:(吹口哨)诶,浩子,晚上海纳走一波?听说新来的几个妹子很不错,一起试试?——阿木木【CJ工作室】

龚浩宇: 那玩意儿少玩点,真不如打打游戏,身心愉悦还省钱。

【音效】男邻居:这话说得,一看你就是单身久了给欲望上了枷锁。——阿木木【CJ工作室】

龚浩宇: 是阿,早就皈依了。

 

【开门声】

丁裙芝: 呃....你回来了。

【音效】男邻居:哟,可以阿浩子,你小子真是道貌岸然,都开始同居了。——阿木木【CJ工作室】

龚浩宇: 去去去,别在这乱放屁了。

 

【进屋】

丁裙芝: 我给你熬了猪心汤,喝了吧。

龚浩宇: 你熬这玩意儿干什么?

丁裙芝: 你胃不好,猪心汤能治胃病。

龚浩宇: 突然对我这么上心,是可怜我还是想嫁给我啊?

丁裙芝: 想得美吧你,我根本不会对打游戏的男生产生好感。

龚浩宇: 那你又是做饭又是熬汤的,想干嘛阿?

丁裙芝: 嗯....我可以弹一下你的钢琴吗?

龚浩宇: 就知道你没好事。不行,来的第一天我就说了,钢琴不能碰。

丁裙芝: 这钢琴对你来说很重要吧。

龚浩宇: 别问。

丁裙芝: 我看你也不弹,而且你的手也不像弹钢琴的,只能打打游戏,但是这架钢琴每天都是崭新的,一点灰尘都不沾,你保管的很好,肯定有故事。

龚浩宇: (不作答)

丁裙芝: 其实你可以说说的,不是要我把你写成人物传记嘛,不多了解你怎么给你写?

龚浩宇: 嗤,我当时就逗逗你,你是认真的?

丁裙芝: 当然,我说要写的东西是绝对会出的。从现在开始,我就要采访你了。

龚浩宇: 倒...也好啊。

丁裙芝: 那,先把猪心汤喝了。

龚浩宇: 行。(喝)

丁裙芝: 还有啊,能不能把你房间那张成人图摘了,太....色情了。

龚浩宇: 诶不是,大家都成年人了,色情一点有什么,你没有过性行为?

丁裙芝: 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在我看来像什么?

龚浩宇: 什么啊?

丁裙芝: 就像一个会行走的生殖器官。

龚浩宇: .....我特么,诶你说这小姑娘家家的,说话这么毒呢。

 

 

《北爱孤港》Bgm 7

 

【汽车声,脚步声停入】

龚浩宇: 奶奶,您坐我这儿。

【音效】老奶奶:不用不用,我没两站就到了。——猫屿芜音

龚浩宇: 没事,您坐着....(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疼痛)

【音效】老奶奶:小伙子,你没事吧?——猫屿芜音

龚浩宇: (笑)没事奶奶,我还年轻。

 

【转场】

【四合院子,狗叫声停入】

龚浩宇: 嘿! lucky!过来!

【音效】小莹莹:浩宇哥哥,你来啦!——韩吉拉【CJ工作室】

龚浩宇: 小莹莹,来,还没吃饭吧,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

【音效】爷爷:是浩宇吗?——上官武

龚浩宇: 诶,文叔。今天没事儿,我来带莹莹出去吃饭。

【音效】爷爷:别把她宠坏了,能遇到你啊,真是她的福气。——上官武

 

【转角处,骑着自行车的丁裙芝看到刚要喊】

丁裙芝: 诶...

 

龚浩宇: 别这么说,只要莹莹快乐我就满足了。(拿出一个信封的)文叔,这里的钱您拿着,应该够这两年的生活费了。

【音效】爷爷:(抹眼泪)这几年你帮了我们太多了,莹莹的父母在天上也会感到欣慰的。——上官武

龚浩宇: 别这样文叔,我也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儿,我父母也去得早,我一直把你们当做我的亲人。

【音效】小莹莹:浩宇哥哥,我今天可以吃冰激凌了吗?——韩吉拉【CJ工作室】

【抱起来】

龚浩宇: 可以,想吃什么哥哥都给你买。

【音效】小莹莹:是彩色的那种吗?——韩吉拉【CJ工作室】

龚浩宇: 什么颜色都行。

 

丁裙芝: (内心)没想到,这家伙还有这么不为人知的一面.....

 

 

 

《北爱孤港》Bgm 8

【梦境】

【一段白慧生前弹的钢琴声】——谢谢好友【卿酒】的钢琴演奏

【音效】白慧:(微笑)浩宇,喜欢吗?——韩吉拉【CJ工作室】

龚浩宇: (睡梦)慧子...

 

【车祸声,白慧被大卡车轧了】

【音效】白慧:(睁着眼快断气)

龚浩宇: (混响,抱住颤抖无助)你别怕啊,别怕,我在这呢,慧子....(害怕到哭)求你了....(哽咽无声)别睡......

 

【等一会音效过了后起身】

龚浩宇: 慧子...慧子!(睁眼,冷静一会,掩面哽咽)

 

【安静5秒,听到丁裙芝叫声】

丁裙芝: (稍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老鼠,有老鼠!有老鼠啊!!

 

【开门出房门声】【以下对话快一点】

龚浩宇: 怎...怎么了?咋咋呼呼的?

丁裙芝: (张牙舞爪)有老鼠!那么大一只!在我睡觉的时候从我身上溜过去!!现在不知道躲哪去了!

龚浩宇: 你看看你这事办的,我住那么多年老鼠怎么不来找我,偏偏你住进来它也一块来了。

丁裙芝: 诶你什么意思啊,你家的房子有老鼠你怪我!

龚浩宇: 在哪呢?跑哪去了?

丁裙芝: 那...那里...往那边去了。

龚浩宇: 我去看看。你别叫了啊,这狮吼功,不知道以为我正杀猪呢。

丁裙芝: 你才是猪!

 

【老鼠蹿过去声】

丁裙芝: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跑过来了!(蹦到了龚浩宇的身上)

龚浩宇: (僵硬)......我去。你,你这是唱的哪一出阿,你别想占我便宜阿我告诉你,我可没碰你。

丁裙芝: (死命抱着)你快点把它赶走啊,我最怕老鼠了!快点啊!

龚浩宇: (小声)操。你先从我身上下来。

丁裙芝: 我不要!

龚浩宇: 你先下来...

丁裙芝: 我不要!!

龚浩宇: 那什么...你那胸肌硌到我了。

丁裙芝: (恍悟,下来).....

龚浩宇: 啧,一个成年人怕屁大点老鼠,你白活这么多岁数。它已经溜没影了,都被你吓的不敢现形了。

丁裙芝: 那...那我晚上怎么睡啊!

龚浩宇: 回自个儿房间正常睡。

丁裙芝: 不行,我不敢睡,它肯定还在这房子里,要是再出来探我怎么办?

龚浩宇: 那咱俩换房间,我的房间给你睡,总行了吧。

丁裙芝: ...你房间变态,我睡不着。

龚浩宇: 我特么...你爱睡不睡,哪哪都不睡,你要上天台睡啊?

丁裙芝: (犹豫一会)好,那就睡天台。

龚浩宇: .....

 

 

 

《北爱孤港》Bgm 9

 

【天台,鸣虫声】

【脚步声摩擦声坐下】

丁裙芝: 这儿好凉快阿。

龚浩宇: 天气预报说后半夜有雨,你确定你要睡这?

丁裙芝: 那也比住老鼠窝强。

龚浩宇: 你们这些作者的思维逻辑总比一般人要清奇。

丁裙芝: 你能理解我的行为意识,就说明我还是正常的。现在这个社会能交流的人太少了。

龚浩宇: 照你这样说,能跟你聊这么多我得是天赋异禀。

丁裙芝: 也可能是我。

龚浩宇: 别给自己抹金片了,你那脑子装得都是爱恨情仇。

丁裙芝: 说得像你是得道高僧,没爱过似的。

龚浩宇: ...呵,有生之年是没命爱了。

丁裙芝: (没听,看天上)今晚这么多星星,哪有机会下雨阿。

龚浩宇: 行吧,那你就在这睡,我回屋了啊。

丁裙芝: 哦。

 

【半夜,下起了小雨】

丁裙芝: (睁眼,发现身上多了床被子)

 

【支帐篷声】

龚浩宇: 你醒了啊,都跟你说了晚上得下雨,好好的床不睡非得睡这儿。

丁裙芝: 被子是你给我盖的啊?

龚浩宇: 不是,鬼盖的。

丁裙芝: (笑)谢谢啊。看不出来你还挺暖心的。

龚浩宇: (坐下)我刚才回去没睡着重新看了一遍你的稿子,诶你写的就是你得亲生经历吧?

丁裙芝: 不全是。

龚浩宇: 我看了,大概就是一个喜欢幻想爱情的矫情女失足被甩后励志的故事。

丁裙芝: 谁矫情了,那是在恋爱中的人最普遍的状态,你这种没有爱情的人是不会懂的。

龚浩宇: (笑)需要我给你点评一下吗?

丁裙芝: 你可以点评,但我不一定会听。

龚浩宇: 整个故事剧情太庸俗,文笔略水有待提高,对于男主的思维模糊,人物形象没有立住,单方面靠女生的卖惨来吸引眼球,引起不了多少共鸣。而且路人角度来看,男主只是过于现实,你要记住,现实不等于就是渣。不现实才一无是处。你这本书唯一的优点是,给那些社会经验以及感情经历不足的女性一个很好的警示,认清现实。

丁裙芝: (楞了一会)嗯~~~~分析的很到位,我接受你的点评,回去我再改改。看来你不仅阅历丰富,在文学这方面也有一定基础阿。

龚浩宇: 大学时那3W字的毕业论文可不是抄的。

丁裙芝: 嘶....既然聊到感情的事了,要不然,说说那架钢琴的故事吧?也好在我以后给你写传记的时候提供一些素材。

龚浩宇: 不用,写我的时候你可以略过感情那一块儿。

丁裙芝: 神神秘秘的,你这人的性格真的很奇怪。诶像你这样的人有什么愿望吗?我看你整天打游戏也不工作,你很有钱吗?

龚浩宇: (笑)你在问一个隐藏的富二代有什么愿望?

丁裙芝: 你?富二代?我是没享受过富二代的生活,但我朋友中也有比较有钱的。他们的气质绝对不像你一样,(打量)你看起来就像一个生活不规律,依靠打游戏来满足精神欲望的不良青年。

龚浩宇: (笑)如果有钱就能买来我想要的,那我愿意用我几辈子的钱去换回我失去的。你不是问我的心愿是什么吗?(停顿两秒)我的愿望其实很简单,就是还能看到我爱的人为我披上婚纱,弹着我最喜欢的曲子,嫁给我。但是不可能了。

丁裙芝: 这...就是那架钢琴的故事?你们为什么分开?

龚浩宇: (看天上)8年前的冬天,在一次钢琴比赛的路上,老天带走了她。

丁裙芝: 是...车祸吗?

龚浩宇: 大货车压断了她的身体,没有挽救的机会。对我来说,爱情里的分离只不过是蜕了一层皮。你感受过什么叫极度痛苦吗?

丁裙芝: 极度...痛苦?

龚浩宇: 英文是agony。

丁裙芝: 听起来好像中文里的爱过你。

龚浩宇: 没错,这个单词诠释了我所有的感受。(停顿)我妈在我面前断气的那年我刚满10岁。13岁的时候,又看着我爸被病痛折磨的只剩下一副骨架,最后睁着眼走了。往后的七年,亲戚间的勾心斗角我早就厌倦了,于是我断了所有的关系。22岁,我唯一爱过的女孩倒在我怀里再也没有醒过来。时间卷走了我的亲人和爱人。所以我现在的生活就如你所见,一片狼藉。(笑)你可能觉得我在卖惨。

丁裙芝: 并没有。

龚浩宇: 我只想告诉你你现在所经历的事情不过只是人生的碎片,不值一提。这世界上只有一种环境是人一辈子都要适应的,那就是孤独,你逃不了。

丁裙芝: 你的这些经历真的让我觉得我是幸福的,不知道你这16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龚浩宇: (笑)你不用同情我,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个世界上没有好坏之分,只有利益的往来。纯洁的爱情源自于高层次精神境界的人群,它一点都不平凡,那是向往。

丁裙芝: (看他)问你一个问题阿,你最喜欢听的曲子是什么?

龚浩宇: 理查德克莱德曼的梦中的婚礼,你会弹吗?

丁裙芝: 会...但是这首曲子要弹出灵魂,我还不够层次。

龚浩宇: (笑)嗯..她弹的就特别有感触,(停顿)可是我再也听不到了。

丁裙芝: (看他)....

龚浩宇: (开始调节气氛)唉,大晚上的跟你在这煽什么情阿。聊点别的吧,你叫啥阿还没问过你。

丁裙芝: 我叫...丁裙芝。

龚浩宇: 裙子?这名挺好,一听就是女孩。我姓龚,叫龚浩宇,你就叫我老龚吧。

丁裙芝: (笑)不正经是你的座右铭吧,你这样的人阿,皮囊下总藏着绝版的深情。

龚浩宇: (笑)诶你为什么来北京阿,国内大城市多了。

丁裙芝: 北京是中国的首都阿,而且我很喜欢北京人说话。

龚浩宇: 是吗?那我教你说北京最有名的两句话,怎么样?去哪都管用。

丁裙芝: 什么话?

龚浩宇: (坏笑)第一句,你丫。

丁裙芝: ....嗯?

龚浩宇: 第二句,操你大爷。

丁裙芝: (嫌弃)这句我听得懂,你在骂我呢!

龚浩宇: (笑)这两句话你去哪都管用,你别不信。

丁裙芝: (白眼)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龚浩宇: (笑)诶你有喜欢的作者吗?

丁裙芝: 有啊。

龚浩宇: 都喜欢谁啊说来听听。

丁裙芝: 跟你说了你也不认识。我最喜欢的作者是黎珂。

龚浩宇: (笑)出《夜澜》的那个?

丁裙芝: 你怎么知道?你认识?没道理阿,你一个打游戏的。

龚浩宇: 你知道的我都知道,但是我认识的,你不一定都知道。

丁裙芝: 你这家伙也太膨胀了。

龚浩宇: 这样,我们来交换个条件吧,你喜欢黎珂,想不想有机会可以和她做作交流?

丁裙芝: 当..当然想,怎样?

龚浩宇: 我可以帮你约到她。

丁裙芝: (不信嘲笑)好啊,感激不尽。那你的条件呢?

龚浩宇: (看天上,沉默一会,笑)如果有一天我挂了,记得在我墓碑上送束花,我喜欢串儿红。

丁裙芝: 那可不一定,可能我比你先挂呢。

龚浩宇: (笑)不会的,你一定长命百岁。

丁裙芝: 呃...你也会。

龚浩宇: 记住阿,串儿红,嘬着吃可好吃了。

丁裙芝: .....(内心)有一瞬间,我看到他笑起来很好看,借着路灯映射的侧脸,棱角分明,只是眼神中充满了孤寂。这个不幸的大男孩,如果人生可以重写,我希望可以还他一个幸福的结局。

 

 

《北爱孤港》Bgm 10

 

【清晨,丁裙芝敲龚浩宇的门】

丁裙芝: 龚浩宇,你醒了吗?

龚浩宇: (没声)

丁裙芝: 我出门投稿去了,没事的话晚上一起吃饭吧。(停顿一下)不说话我走了。

 

【晚上街边】

【音效】女推销员:美女打扰一下,我们是做婚纱摄影的,我看您身材相貌都很好,想邀请您做我们周年庆的婚纱模特,可以免费为您拍一套婚纱照,您有时间参加吗?——在下一灵【CJ工作室】

丁裙芝: (摆手)不好意思我没兴趣。

【音效】女推销员:好的,那打扰您了。——在下一灵【CJ工作室】

丁裙芝: (犹豫)诶等等,你刚才说,是婚纱模特?

 

【转场】

【脚步声】

丁裙芝: (贴耳听了一下龚浩宇的房门)喂,龚浩宇,你在里面吗?

龚浩宇: (没声)

丁裙芝: 快出来吃饭,我给你熬了猪心汤。你多喝点对你的胃有好处。(内心)又睡着了?

【杯子摔碎声】

龚浩宇: (小声)咳....

丁裙芝: 龚浩宇?你不说话我进来了阿。

 

【开门,看到满地的血和躺在地上的龚浩宇,嘴里还吐着血】

丁裙芝: (叫)啊!!(惊慌,过去拉他)这...你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了?啊?

龚浩宇: 咳咳....(又呕了血)

丁裙芝: 你撑着阿,我马上叫救护车,龚浩宇,你起来...(托他上床)起来!(拿手机打120)

龚浩宇: (拉她手,喘气)别.....咳咳..别打,别打电话。

丁裙芝: (急)我得赶紧叫救护车送你去医院啊!你都这样了你不想活了!

龚浩宇: (稍喘气)我不去医院,那儿冷。

丁裙芝: 你在说什么呢?你知道自己什么病吗?

龚浩宇: 你先给我倒杯水....

丁裙芝: (倒水)...来。

龚浩宇: (喝了水漱口吐掉了)

丁裙芝: 你....

龚浩宇: (笑)这满嘴的血腥味可真不好闻,我不想吓到你的,现在没办法,被你见着了。(躺着)

丁裙芝: 你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不肯去医院?

龚浩宇: 血癌,晚期,随时可能暴毙。

丁裙芝: .......所以你早就知道了?你为什么不接受治疗呢!?

龚浩宇: (笑)都说了是晚期了,去医院也只是再受化疗的苦,医生说,如果找不到合适的骨髓,我也没几天了。

丁裙芝: (鼻酸)你也对自己太不负责了!早干嘛去了!我就说你好像总不对劲,你亲戚的手机号那些还有吗?我去给你说,帮你联系,他们知道你病成这样,不管有什么过节都会来帮一帮的吧!

龚浩宇: 我忘了跟你说件事,我父母就是我那帮亲戚逼死的。他们就是一群咬人的狗,咬到你死为止。

丁裙芝: .......你还有哪些朋友,我帮你叫叫人.....

龚浩宇: (虚弱)我不想连累任何人了,可以的话,你陪着我吧...

丁裙芝: (呜咽哭)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你的一个租客而已啊!我还要为你送终吗!你为什么要把这样的阴影给我啊.....我现在就给你叫救护车,如果你要死!你也给我死在医院!你别死我面前!(拿起电话要打)

龚浩宇: .....(挥掉了她的手机)

丁裙芝: (无助哭).....你到底要干嘛阿....你得赶紧去医院啊......我现在很害怕....

龚浩宇: (勉强笑)你怕什么,我还没挂呢你着急哭....来,搭把手,帮我把那本书里的东西拿给我。

丁裙芝: (吸鼻子)这是什么?

龚浩宇: (打开纸条,微笑)我就想再看看....她当年给我写过的小情书...

丁裙芝: 这张是...她的照片吗?

龚浩宇: 她走的时候刚好20岁,现在算起来,也该嫁人了。挺好,没有等我太久。(笑)你知道吗,我这辈子最满意的一部分就是和她在一起的日子.....(剧烈的疼痛让他开始痛苦闷哼)嗯呃......

丁裙芝: 你..你是不是很疼啊?有没有止疼药什么的啊?你这样会活活疼死的!

龚浩宇: (痛苦闷哼)疼...好疼...嗯呃....呃啊....

丁裙芝: (不知所措,哭)龚浩宇...龚浩宇.....

龚浩宇: 疼死我了...疼啊....呃啊....

丁裙芝: (抱他)龚浩宇.....如果你受不了,就咬我的肩膀吧。

龚浩宇: 疼...疼死我了....(咬了上去,闷哼喘气)

丁裙芝: (闭眼)嗯.....

(几分钟后)

丁裙芝: 好点了吗?

龚浩宇: (虚弱)我觉得好累...好想睡....

丁裙芝: (擦眼泪)龚浩宇...你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龚浩宇: ....

丁裙芝: 等我,别睡!

 

 

《北爱孤港》Bgm 11

 

【灯光下丁裙芝穿了一身白色婚纱,坐到了钢琴前】

丁裙芝: (眼睛红)龚浩宇,你还想听吗?

龚浩宇: (微弱的目光从房间看向客厅)....

丁裙芝: 如果不介意,我想弹给你听。

【梦中的婚礼钢琴曲】——谢谢好友【卿酒】的钢琴演奏【丁裙芝可配合哽咽哭泣】

【音效】白慧:新娘穿着婚纱,等待这一刻已经多时了吧,即将和心爱的人携手到老。婚礼的前夕是那么的宁静,却是一个不眠之夜,礼堂内,新郎穿着礼服,牵着爱人的手慢慢走过红地毯,得到所有人的祝福,许下此生不变的誓言,交换永恒的戒指,在所有人的见证下,拥吻对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韩吉拉【CJ工作室】

龚浩宇: (眼神模糊)慧子....

【音效】白慧:(微笑)浩宇。——韩吉拉【CJ工作室】

龚浩宇: (微笑)慧子.......我累了...带我走吧...

丁裙芝: (边弹边哭泣,还有音乐就多哭会)......【120急救声】

 

 

【转场,一个礼拜以后】

丁裙芝: (内心)在医院躺了两天之后,龚浩宇还是安详的走了。我没有告诉任何人,替他安了葬后也没有心情再待在北京,准备回宜兰的当天,我收到了最有名的文新出版社的电话。

【音效】文新编辑:您好,请问是丁小姐吗?是这样的,之前有位先生在我们这里自费了资金说您有一个稿子想要出版,我这边想和您核对一下。——君醉【山河斋】

龚浩宇: (混响)你别不信,你这出书的事儿,最后还得我帮你。

丁裙芝: (哭笑)嗯...我知道了,抱歉,稿子我还没改好,等我更正好后再联系你们好吗?

【音效】文新编辑:好的,没问题。——君醉【山河斋】

丁裙芝: (啜泣)龚浩宇你就是个傻子...

 

【电话铃声,接听】

丁裙芝: (声音颤抖)喂,哪位?

【音效】黎珂:你好,是丁小姐吗,我是黎珂。——大陌子【锦衣卫配音社】

龚浩宇: (混响)你别不信,黎珂真是我基友!

 

【手机掉落声】

丁裙芝: (开始呜咽哭)

【音效】黎珂:喂?你在听吗?——大陌子【锦衣卫配音社】

龚浩宇: (混响)诶我教你两句话在北京到哪都行得通,第一句,你丫。你二句,操你大爷!哈哈哈哈!

丁裙芝: (慢慢哭泣越来越难过,哽咽含糊吐话)龚浩宇....操你大爷....(哭一会)

 

歌词:

但愿你我 别再问为什么

风吹云散来得也去得

谁参得透因果

但愿你我 能如约的快乐

才不辜负相遇多难得

时光好似列车

我们都是旅客

最美不过 擦肩过

愿你眼神清澈 愿我也笑着

消失在时间 的尽头

=== END===

未经授权严禁剧本bgm转载或再利用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