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529】普本·偷得浮生半日闲(男女版双普)

作者: 妖奈奈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 普本 / 古代 字数: 10941
158
257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1男1女
作品简介

从前,有个神偷,他喜好偷独一无二的东西。有人揶揄,莫不是偷心?偷答曰:我偷的,不过是一个人的半日时光。路人问,这算什么独一无二?他笑:偷得浮生半日闲,已是我的独一,她的无二。(此本献给我亲爱的阿茶大美人,宝贝么么哒!妹子们可战百合版,台词有些微改动,BGM8不通用,别的BGM一样)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1-02-21 21:05:33
更新时间 2021-02-28 18:31:57

剧情歌偷得浮生半日闲(男女版双普)

00:00:00/00:00: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阿茶

女,0岁

女,温和淡然的皇太女,后成为女皇,注意,不是那种一听就霸气很刚的大御姐女皇范,而是非常柔的美御,就像水,柔软而强大

浮生

男,0岁

男,神偷,会易容术,年轻时候偏小狼狗系列:男,神偷,会易容术,年轻时候偏小狼狗系列

简介:从前,有个神偷,他喜好偷独一无二的东西。有人揶揄,莫不是偷心?偷答曰:我偷的,不过是一个人的半日时光。路人问,这算什么独一无二?他笑:偷得浮生半日闲,已是我的独一,她的无二。(此本献给我亲爱的阿茶大美人,宝贝么么哒!妹子们可战百合版,台词有些微改动,BGM8不通用,别的BGM一样)

阿茶:女,温和淡然的皇太女,后成为女皇,注意,不是那种一听就霸气很刚的大御姐女皇范,而是非常柔的美御,就像水,柔软而强大

浮生:男,神偷,会易容术,年轻时候偏小狼狗系列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1******

(这里的浮生大概三十几岁)

【人声由远及近】

音效【小孩子1:先生,你画的姐姐好好看啊,这是谁啊?

---CV 妖奈奈

浮生:是我爱的女子,也是所有人爱的女子

音效【小孩子1:先生骗人,哪有人是所有人爱的,书院里最漂亮的茉茉都不是所有人爱呢,前几天我还听见有人骂她了】

浮生:(摸她头)你可知,如今国泰民安的生活,是谁为我们带来的?

音效【小孩子2:我知道我知道,是当今陛下,女皇阿茶!】

---CV 小桃红

音效【小孩子3:(人小鬼大)女皇阿茶是天下最美的人!我听爹爹说了,以前的官都可坏可坏了,咱老百姓都吃不上饭,每年征税可重了】

---CV沐鱼

音效【小孩子2:哇,沐沐你好厉害,居然懂这么多】

音效【小孩子3:(自豪)那是自然,桃红妹妹,以后你不懂的就来问我】

浮生:(欣慰的看着这一幕,等他们闹完了,才说)是啊,是阿茶陛下登基,才换来我们老百姓的一线生机,如今日子越过越好了,你们说,是不是所有人都该爱她?

音效【孩子们:是的是的!我爱女皇陛下!/我也爱!/还有我!谁要骂女皇,我们就揍他们!

---CV妖奈奈&小桃红&沐鱼&御莹莹

孩子1:好了好了,该我说了,先生,难道您画的就是女皇陛下吗?】

浮生:(点头,温柔)是的

音效【孩子们七嘴八舌:哇,女皇好美啊,先生是亲眼见过的吗?/先生真的见过女皇吗?/先生肯定见过啊,没见过怎么可能画得出来啊,笨蛋!/你才笨蛋呢!(逐渐淡去)】

浮生:(温柔的抚摸画中人的脸,混响)见过,我见过的……

【时光倒回最初,这里的浮生大概20岁的样子】

【2:17箭头钉入墙上,其上附着一张字条】

浮生:(年轻,混响)听闻皇商白大老爷的千金乃天下第一美人,今夜子时,在下前来拜会一番,若所言非虚……小婿就先与娘子熟悉熟悉再来拜见岳父大人,若传言有误……

音效【2:35大老爷:(气的发抖)登徒子!登徒子!来人,今晚给我死守大小姐闺房外,让这个登徒浪子有来无回!】

---CV小豆芽

【快速转场】

浮生:(混响)据说知府大人清正廉明,家中用品极为简单朴素,只为苦百姓之苦,乃世间不可多得的青天大老爷。那不知这价值连城的东海夜明珠和翡翠玉枕又是从何而来?还有那绕府三圈的美妾?(感叹)唏嘘唏嘘,明日寅时,这乌纱帽还是另择其主吧

音效:【3:22知府大人:(气)猖狂小儿!好大的胆!战书都下到本府家门口了,你们这些废物怎么当差的!】

---CV追寻

【转场】

浮生:(混响,)骗人,生气。

【转场】

音效:【丫鬟1:啊!老爷!不好了!小姐不见了!

---CV语茉

音效:【丫鬟2:是......是采花贼!】

---CV 沐鱼

【3:43转场】

音效:【下人1(跑进来) :大人!大事不好了!夜明珠不见……(半路卡壳,抬头,震惊)鹰……鹰……帽子?】

---CV北风

音效:【知府:什么赢啊输的,帽子不是还戴在头……(一阵风过,帽子被一只鹰抓走)啊!该死的老鹰!本府的乌纱帽!!来人,射箭!射箭啊!本府的帽子!(逐渐淡去)】

音效:【丫鬟2:老爷老爷!小姐回来了,只是……只是脸上……】

---CV妖奈奈

音效:【下人2:大人大人!夜明珠碎了,还有……还有衙门的牌匾,也……也碎了】

---CV六咩

【转场,放下奏折】

【手动点音乐停,以下不要音乐】

阿茶:(放下奏折,饶有兴致)采花贼,神偷,倒是有趣

太监:(浮生兼)入不得眼的玩意儿,莫污了太女的眼

阿茶:(温和舒缓)那白小姐失贞了?

太监:这倒未曾,不过听说回来的时候脸上被画了字,左脸写着丑,右脸画着妇,女儿家遇上这档子事,与失贞也无异了

阿茶: 哦?(挑眉,没说什么,翻看另外的折子)那知府的帽子可有找回?

太监:没有,说是被一只老鹰抓走了,那小贼既有驭鹰的本领,做什么不好,竟然做贼。他们也真是的,连个贼都抓不到,还有脸把这些上奏给太女!分明就是看太女您是女子,就故意来羞辱您!让您处理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事!

阿茶:(若无其事的看书)只丢了帽子?

太监:说是只丢了帽子,毕竟知府大人出了名的清正廉明,家里也没什么贵重物品

阿茶:(淡淡一笑)既然丢了,那就别戴了吧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2****

太监:(脸色一变)太女?您的意思是……

阿茶:(轻柔,温和)乌纱帽 知府大人既戴不住,便挑匹好点的布送过去,做身衣服和帽子吧

太监:(脱口而出)布衣……(看到太女依然温和的眼眸,突然停住,乖顺行礼)是,奴才这就去

【0:25转场】

街道茶楼

音效【茶客1:诶,你们听说了吗,就白家那事?

---CV北风

茶客2:(隔壁桌忍不住探过来个头)白家?做皇商那个?

---CV追寻

茶客3:嘿!你们是说那个天下第一美人白家千金的事吧,听说了!啧啧,虽未失贞,不过脸上不是被画了丑妇二字吗?那白大小姐我曾偶然远远瞧见过,说是天下第一美人过了点,但也绝非丑女啊,也不知那小贼要求是有多高

---CV六咩

茶客1:其实白家这事也不算什么,说是皇商,也不过就是满身铜臭的商贾(古)之流罢了,我要说的,还是那知府大人被革职一事!听说是被皇太女下令赐为一介布衣!从府中搜出了大量的奇珍异宝,远超他的俸禄了!你们说这知府以前是怎么传出清正廉明的称号的?要不是这次的事谁能想到啊,就一贪官!呸!还说什么苦百姓之苦,你们说,这皇太女突然赐布衣送过去,是不是早就知道其中的猫腻了?那小贼,说不定就是太女提前派过去做戏的】

---CV北风

【中间互动CV---小豆芽&凛冬、啊】

浮生:(听到这儿,不满的放下茶杯,内心)什么就爷是皇太女派过去的了,爷认识那什么皇太女吗?(问)几位大哥,我问一下,你们为什么说是皇太女派那贼过去的啊?听说那贼是个神偷,这次就是训练老鹰过去偷的帽子啊。

音效【茶客1:小兄弟,这你就不懂了,一个普通小贼怎么可能会懂驭鹰之术?那必须是皇宫训练的那什么……大内侍卫啊!(摇头晃脑)前有知府帽被偷,后有太女赐布衣,终为知府罪名现,此乃,一环扣一环,早有预谋啊,皇太女果真足智多谋】

浮生:(快速,咬牙)放屁!

音效【茶客1:诶!你这兄弟怎么好端端的口吐粗鄙之语呢!诶!你怎么说走就走啊(逐渐淡去)】

浮生:(内心)皇太女……怎么我前脚偷完帽子,她后脚就……哼,她肯定是早就知道那知府不是好人,就等着这个机会了,一个乌纱帽都守不住的官……(走回家,等开门声,发现有动静)谁?(发现桌上有一封信,喃喃)祥云客栈见,你此刻想见之人……我此刻想见之人……(脸色一变)皇太女?

【3:59重音】

(祥云客栈雅间)

音效:女官:请,贵人在房间里等您

---CV语茉

浮生:你说的贵人……是?(内心)不可能是皇太女啊

音效:(不多话,只重复)贵人等候您已久,请

---CV语茉

浮生:(深呼吸,大步踏进去)喂!小爷我来了,是谁要见小……(愣愣的看着眼前的人,吐出没说完的话)爷……

阿茶:(温和)浮生公子,请坐,这次让人冒昧请公子过来,实在是我不方便出面,还请公子见谅

浮生:(愣)这才该是天下第一美人啊……(望见她含笑的面容,突然反应过来,面红耳赤的粗声吼)你刚什么都没听见!

阿茶:(含笑)嗯,小女子什么都没听见

浮生:(别扭)……你想干什么?

阿茶:我以真面目示人,自是代表了我的诚意,可公子你?(挑眉)

浮生:(默然,撕下脸上的人皮面具)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真的是皇太女?

阿茶:(一笑,没回答,转而说)公子这人皮面具好生精巧,也难怪官府一直查无此人。(打量浮生片刻,赞赏)前阵子听说秦将军的小儿子被一个花魁迷了心,祖传的宝物都给送出去了,最后却落得个人财两空,花魁不知所踪(笑)今日一观公子真容,确是足以以假乱真。正巧我这儿有些女子衣物,不知浮生公子可否换上,让小女子一睹当日花魁风采?

浮生:(强压下心中的震惊,冷笑)我要是不换呢?

阿茶:(喝茶)我以为浮生公子应该是个聪明人

浮生:(内心)从一进来,主导权就一直在她手上,不愧是皇太女,可她堂堂皇太女,跟我这小人物周旋一圈,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就算我是贼,抓我也不用她这个身份亲自出面吧(思虑一番,开口)好,(看了圈)怎么连个屏风都没有?

阿茶:公子堂堂男儿,我一介小女子,公子还怕我占了你便宜不成,不妨就在这换吧

浮生:(不服气,可看着她毫不避讳望过来的视线又觉得莫名别扭,拿起衣物转身速战速决换,可……)喂!你们宫里的衣服都这么繁琐吗?这个怎么穿啊(正纠结着,突然感觉一双轻柔的手温柔的撩起他头发,教他)

阿茶:(舒缓)女儿家,动作不要那么大,力气轻些,会扯到头发。这件衣服是穿里面的,然后是这件,这儿是腰间扣的,这个是肩上别的,最后是这件……

浮生:(面红耳赤打断她)我才不是女儿家!还有!男女有别!我知道怎么穿了,你赶紧转过去!(等穿好了,不自在)我说你……真的是皇太女吗?

阿茶:我不像吗?

浮生:(别扭)像……也不像

阿茶:嗯?

浮生:(故作轻浮)孤男寡女的,你就不怕……

阿茶:(温和)公子是聪明人,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打量他一会儿,往他眼角点下一颗红痣)嗯,这样更有韵味,只怕不少姑娘都得自惭形秽了

浮生:(愣愣的看着镜中人,半晌)女子哪有男子好,丑死了(背过身不看镜子)

阿茶:有那白家姑娘丑吗?

浮生:(口气突然变冷)那白家小姐,是我见过最丑之人

阿茶:此话怎讲?

浮生:(吸口气,转身看着她)你先告诉我,你真的是皇太女吗?

阿茶:(这次直接承认了)是

浮生:你会抓我吗?

(要是没音乐了别方。手动点下音乐停,后面不需要音乐)

阿茶:要抓你,不会费这么大功夫。

浮生:(自嘲一笑)也是,你是皇太女,早就把我的底细查得一清二楚了

阿茶:倒也没有

浮生:嗯?

阿茶:我只知你叫浮生,是个精通易容术,会驭鹰的神偷,有一手好轻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其余,我一概不知。

浮生:(皱眉)我不信你查不到

阿茶:(温和笑)对待有本事的能人,我更希望Ta能自己告诉我,Ta的一切。我只需要知道Ta的本领和怎么称呼就可以了,这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该得到的尊重,不是吗?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3******

浮生:(三十岁的时期,混响)那是我与她的第一次相见,令我心生震撼,又为之折服。她的容貌是我所见之最。可令我难忘的却不是她的容貌,而是那份从容不迫,却又温柔悲悯如神佛的气质和谈吐。那一刻,我才真切的意识到,我见到的人就是皇太女,当今最有可能继承皇位,越过十几位皇子,以女子之身,当上皇帝的太女阿茶,后来唯一的女皇,阿茶。

(继续年轻的场景)

浮生:(半晌)你应该是独一无二的皇太女了

阿茶:这算是夸赞吗?

浮生:我平生最爱偷独一无二的东西

阿茶:(挑眉)这话听着有些不对劲

浮生:(尴尬)我不是那个意思(想挠头,感觉到头上繁复的发髻,又放下了)那个白家小姐,是少有的蛇蝎心肠。

阿茶:你可以坐下,慢慢说。

浮生:(坐下)她被喻为天下第一美人,可天下美人何其多,几年来她却何以一直位居魁首?你可知晓?(没等她回答,继续说)因为比她美的都被她杀了,或者毁了容。(冷意)我亲眼所见,亲耳所听,在一次准备偷白家宝物的时候。呵,白家做皇商的,财大势大,没人管。我一个小偷也做不了什么,只好毁了那个蛇蝎美人的名节,被男子掳去了再放回,没失贞也是失贞了(顿)还有容貌,我在她脸上画的颜料特殊,永远不会褪色,洗不掉。

阿茶:(喝茶,淡淡)杀人诛心,她最在意什么,便毁了她什么,这远比杀了她更令她痛苦,浮生公子高招。

浮生:你是不是觉得我太狠了?

阿茶:怎么会?浮生公子也是为民除害,只是白家,恐怕不会罢休

浮生:他们不知道我是谁

阿茶:我能查到的,别人也可能查到。

浮生:(皱眉)

阿茶:(温和)可我想保的人,他们就算查到了,也无济于事

浮生:(皱眉,半晌吐出几个字)我只会偷东西

阿茶:这便足矣

浮生:我有怪癖[guài pǐ] 的,我的鹰只偷为富不仁的,而我亲自出手的话,只偷独一无二的,独一无二的好,或者独一无二的坏

阿茶:(小幽默,但也一直都是稳稳的)能人异士的怪癖能叫怪癖吗?有特色很好。

浮生:(不自在)我无拘无束惯了,不习惯叫人主子

(没有音乐了也别方,正常的,后面有)

阿茶:江湖人不拘小节,可以理解。公子可以唤我阿茶,不过只能在唯有你我二人的时候。若有外人,还是得劳公子唤我一声太女

浮生:行,那你也别公子公子的叫我,听着怪别扭的,喊我浮生就可以了。还有,我以后能不穿女装吗?

阿茶:(开玩笑)为何?这身打扮别人绝对认不出你

浮生:(冷笑)我要是一直女子打扮,都等不到长大就死了,不是谁都能当皇太女的(话出口觉得有点过分)我不是说你,我不是那个意思(顿)我见过太多女子还没能好好长大,就被父母卖出去了,运气好点儿的还能卖给富户人家做丫鬟,运气差点的……(眼眸一片冰冷)死了都算好了。我偷过太多达官贵族的宝物,扮女子只是不得已为之,但若我真是女子,只怕下场更惨。

阿茶:(沉默,良久)终有一日,我会让这世道不受性别所扰

浮生:(年轻,混响)她的声音不大,甚至一直都是温柔轻缓的,可言语中的坚定却是那么强而有力。让我丝毫不怀疑她说的真实性。盲目的相信,她说的,就一定会做到。也许有一日,我会开始忘掉那些惨痛的回忆。第一年,她没有让我偷任何东西,只是在她身边不停的学习,嗯……学习一些在我看来不是一个贼该学的东西

阿茶:你的字歪了

浮生:(皱眉)我不是会写字就行了吗,我也会认字,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非得把字写好?

阿茶:(还是温和笑)见字如见人,你以前的字,可不像我的人

浮生:(莫名脸红,嘟囔)什么你的人啊(见她一直不变的温和,又问)那我为什么还要学四书五经?还要背那么多书?我是贼,可不是教书先生,不需要教书育人,也不是达官贵族好(浩)门面,学这么多给谁看啊

阿茶:为什么是给人看呢?

浮生:轻功可以让我跑得快,认字可以让我分辨消息,武功可以让我保证安全,四书五经能让我干什么?背那么多书不是浪费时间吗?(在她的目光下声音越来越小)还不如帮你多偷几样东西……

阿茶:浮生,你很聪明,也很有本领。我有需要你帮我偷东西的时候,可我不会让你一直偷。(给他把歪掉的发髻整理好)浮生,你男扮女装随我进宫,辛苦你了,待你恢复男儿身的时候,就是我不会再让你有偷盗的时候,以你的性子,届时也应该不会留在宫里。

浮生:(有些茫然)不偷盗,那我做什么?

阿茶:会的多了,选择不就多了,大千世界,浮生到时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哦,不做被抓的事就行(顿了一下,笑)不过被抓了也没事,我会护着你的

浮生:(心漏跳一拍,脱口而出)那如果到时候我……(停住)

阿茶:嗯?

浮生:(年轻独白)她不知道她笑着说会护着我的时候 看起来有多美,美得让我生起了想把那份笑容,把她整个人都偷走藏起来的冲动。我说我只偷独一无二的东西,可其实所谓的独一无二,从来都是世人判断的,所谓的天下第一美人,世间仅此一个的东海夜明珠,举世无双的寒玉床,谁人都说那是独一无二的,我听了,便去偷了。可其实,那只是他们的独一无二罢了,不是我的。而现在,我找到了,属于我认定的,我想偷的,独一无二。

浮生:我继续练字了

浮生:(年轻独白)我练字的时候。她也不是一直看着的,其实她很忙,就是忙起来我觉得轻功都赶不上的那种。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她是皇太女了,寻常人家若每天只能看完一本书,她就是每天可以背完一本书。当今皇帝年迈,不少事其实已经提前交给了最有希望继承皇位的皇太女,她要忙着打理奏折,忙着应付文武百官,还有后宫的诸多莺莺燕燕。在我看得都力不从心的时候,她还能保持一直温和有力,从容不迫的皇太女风范。从她的面部表情上,你永远看不出半点疲累,她的身姿也永远是那么挺直,坚毅。我见到不少因她是女子,而不自觉带轻视的老臣,缓缓低下了傲慢的头颅,弯曲了脊背,露出臣服之态,我亦然。

浮生:(混响)风启第五十年,老皇帝病重的身子突然好起来,开始打理朝政,阿茶也终于开始不那么忙碌,但谁都知道,那只是暂时的。

阿茶:(疲累)可算能休息了

浮生:(走到她身后,为她揉太阳穴)我还以为你是铁打的,不会感到累呢

阿茶:浮生这是心疼我了?

浮生:(不答话)……

阿茶:(闭着眼,放松身体)这两年,多亏有浮生。

浮生:我至今都不知道我的作用是什么

阿茶:很快了

浮生:再不动手你不怕我技艺生疏?

阿茶:听说之前反对皇太女当政的几个大臣。家中的传家宝不见了,忧心得都没空来理我了,据说在现场他们只捡到一根鹰羽,连小偷的影儿都没见着

浮生: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为什么会驭鹰之术?

阿茶:这是你的本事

浮生:(垂眸)其实我有个双生妹妹,从小就被父母卖给牙婆子了,因为她是女孩儿

阿茶:然后呢

浮生:小孩子只要衣服一换,其实很难看出性别,特别是双生兄妹,容貌本就相似(自嘲)我偷偷换上了我妹妹的衣服,然后就被卖给了一个富户人家当丫鬟。那家主人养了一只鹰,想驯服它,有种方法叫熬鹰,你听说过吗?(自顾自)首先不给鹰进食,还要给它洗胃。洗完胃再用热水给鹰洗澡,让它出汗。晚上再把鹰放在专门驯鹰的粗绳子上,鹰站不稳,而且还有人在下面不断地用棍子敲打绳子,绳子不断晃动,这样鹰就无法睡觉了,等鹰疲乏到极点,就会掉在地上,此时用清水冲洗鹰头,然后让鹰饮茶或盐水。这样没几天鹰就瘦下来了,有的鹰会饿得只剩皮包骨头,一点精神都没有。我的那只就是。(面无表情)这时就开始驯化,用特制的眼罩戴在鹰头上,不让它看见任何东西,专门喂它一些兔子、鸽子、小鸟等动物肉,使它消除对人的恐惧和敌意感。接着就是让它进行捕猎训练。鹰的尾毛有十六根。鹰就凭这十六根尾毛调节起飞、制动、滑翔、下坠和捕捉猎物。训练时用线把这十六根尾毛一根一根地缠起来。羽毛之间的线不能太紧或太松,过紧了不能起飞,过松了它就会飞跑。在训练的场地上把兔子、鸽子用绳子拴住。一切准备好后,就把鹰的眼罩摘掉,这时猎鹰便去抓捕猎物,直到吃饱。接下来的训练就是当它捕捉到猎物后不让它吃,如此反复多次,到最后才让它吃。经过一段时间之后,把羽毛松开几根,乃至以后全部松开。半个月后,鹰就完全被驯化了。(握拳)此便为熬鹰。

阿茶:(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擦去他无意识流下的泪)莫哭

浮生:我没哭,只有你们女人才喜欢哭哭啼啼的(粗鲁的擦去泪)熬鹰不止适用于鹰,也适用于人,女子和小孩儿做偷其实最合适,因为很少有人会防范这些弱者。(红着眼,自豪)阿生,我那只鹰的名字,它是只了不起的鹰。因为它没有被驯服,却会装作被驯服的样子,最后出其不意抓伤了那家主人的双眼。它差点就死了,我救了它,然后我们逃了出去,用他们教会我的本事。(笑)虽然那次小爷我差点也死了,不过我们最后都没死,不是吗?最后还是我们赢了

阿茶:(温和的注视他)阿生是个聪明的,它知道你救了它,所以它听你的话,对吗?

浮生:嗯,我们相依为命

阿茶:(想开口问什么,最终还是作罢)

浮生:(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开口)你是想问我妹妹怎么样了对吗?(沉默一会儿)死了,在我被卖出去后不久,她就被发现了,我说过,很多女子等不到长大就死了。(轻声)死了也好,她那么干净,不适合生活在这么污浊的世界

阿茶:(叹气,转移话题)那户人家最后怎么样了?

浮生:(复杂)被你赐为布衣了

阿茶:(愣,继而失笑)

浮生:(看着她笑,最后自己莫名也跟着笑,笑到最后,却是一声惆怅,满室沉寂)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4*****

阿茶:你和阿生的故事都很精彩,我的相对就平淡多了

浮生:我觉得你的平淡应该跟我理解的不一样

阿茶:(淡笑)我的母妃其实是个宫女,很有野心的宫女。可惜,身份不够,再有野心也无济于事,她死在了我七岁的时候,如果她怀的是个儿子,也许都活不到我出生。(望着他)你看,女孩儿也没什么不好,皇宫里,没有身份的女人,是不可能平安生下皇子的,我该庆幸我是个女子。

浮生:(心神一震)……

阿茶:所以浮生,有错的不是性别,只是所处的环境,身居的位置。一个不对,就是满盘皆输。

(发现没音乐了就手动点停,就不需要音乐了)

浮生:(嘴唇动了几下,嗫嗫)这还叫平淡……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5*******

阿茶:我有好几个哥哥,弟弟。从小我是最聪明那个,不对,其实也有比我聪明的。我一个弟弟,说是神童也不为过,可惜没能聪明到长大,(笑)聪明的皇子,就是箭靶,不像我,作为女孩儿,我被允许聪明。(第一次露出张扬的神情)他们不该放任聪明的女孩儿长大,可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他们没有机会了(眯眼)浮生,替我梳妆,越温婉越好,我教过你的,会的吧

浮生:(不解,但还是照做)是

【1:05】音效:宣皇太女觐见

---CV语茉

阿茶:(笑)浮生,你看着,我不会让他们觉得我优秀得像个男儿,我要让他们看清楚,我阿茶就是女子,具有女儿家一切美好的女子。

【听会音乐】

1:43音效:(文武百官)拜见女皇陛下

---CV北风&追寻&小豆芽

浮生:(三十岁时期,混响)她让我看着,于是,我便一直看着,看着她脱下了皇太女的服饰,穿上了那一袭尊贵的明黄。看着她坐在最高位上,受百官朝拜。你以为这是结束吗?不,这只是开始。风启国第五十一年,先皇驾崩,太女阿茶继位,改国号为生,寓意生生不息,也是生机,生育。那一年,女皇下令,凡生女者,皆奖励良田数亩,银钱若干,朝臣反对者无数。

(放一会音乐手动点停,以下不要音乐)

(年轻时期)

阿茶:浮生,我需要你的时候到了。

浮生:你说

阿茶:这名单上的人,所有往外寄出的信息,你全部帮我偷梁换柱。

浮生:好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6******

【转场】

阿茶:不久后有异国来访,探子说白家卖给了异国王子一样东西,你去将它偷出来。很危险,但别人我信不过

浮生:好

【0:20转场】

阿茶:不出所料,白家和异国早有往来,其中有许多东西是禁止售卖的。浮生,我要你帮我毁了那些东西,声势越大越好,然后我的人会过去救场,借机将那些东西全部摆到明面上来,治白家一个通敌卖国罪,但中途你可能会被抓住,不过你放心,我会救你出来

浮生:好

阿茶:(复杂)白家是皇商,国库要充足很大一部分都离不了白家,所以动白家并不容易,浮生,你确定要去吗?

浮生:这是个机会不是吗?

阿茶:(叹气)近几年,你越来越像我了

浮生:不好吗?

阿茶:浮生不该像我,(想摸他脸,却又在要摸上的一瞬间放下)是皇宫禁锢了你

浮生:(眼神微微一动,半晌)不是(内心)禁锢我的,从来不是这皇宫

【1:50转场】

浮生:(年轻混响)那一次,是我受伤最严重的一次,险些丧命。白家将东西藏得很严密,守卫森严,我找到了地方,却不小心触动到了机关。

音效【巡逻首领:什么声音?有刺客!

---CVmax

女人:来人啊!有刺客!!

---CV妖奈奈

巡逻首领:放箭!还有那只老鹰!一个不留!(浮生入)

---CVmax

侍卫:快!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CV蒙面

管家:该死的小贼!灭火!快灭火啊!

---CV小豆芽】

侍卫:那刺客在这儿!】

---CV蒙面

浮生:在被抓起来的最后一刻,我点燃了烟火,烧毁了一部分物品,然后便被人踩住了右手。恍惚间,右手痛得仿佛断裂,眼前都变得模糊,我听见阿生焦急的叫声,不绝于耳的射箭声,还有愤怒的斥骂声,最后变成嘈杂的一片,隐隐约约间,额上一抹温凉。

【听会音乐。转场】

浮生:(醒来,痛苦)嗯……

妇人:(阿茶兼下)你醒啦,别乱动,手还伤着呢

【手动点音乐停,这里不要音乐】

浮生:手……(想起之前的一切)我的手……阿生呢,我的那只鹰

妇人:鹰在贵人那养着,公子放心,现在还是安心养自己的身体吧

浮生:(松了口气,又突然面色大变)我的手……我的手怎么动不了?

妇人:(为难,心虚)这……大夫说只是暂时伤了筋骨,所以……等养些时日就好了

浮生:(怔怔的望着手,不知在想什么)阿茶……(茶字不要发完全,赶紧改口)贵人呢?

妇人:贵人事忙,说等一阵就过来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7******

浮生:哦(躺下,闭着眼睛,唇咬得渗出了血丝,内心)你在想什么?她本就国事繁忙,哪会时时看着你

【0:19转场】

(半个月后)

妇人:公子,天色还早,外面风凉,你怎么出来了,快回屋歇着吧,你这伤还没好呢

浮生:(怔怔)过去多久了?

妇人:还要一阵儿才天亮呢,公子再睡会儿吧

浮生:我是说,我从到这里开始,过去多久了

妇人:有半个月了,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公子的手还得养着呢

浮生:(内心。喃喃)半个月了……那为什么她还不来?(看着软弱无力的右手,抑制不住的恐慌)是这只手废了,便没有价值了吗?(强迫自己冷静)不,她不是这样的人!那为什么……为什么还不来看我……(转身回房)谢谢刘婶,那我再睡一会儿

浮生:(等雨声,回到房间,久久睡不着,忽然发现窗户那儿有动静,忙屏住呼吸,内心)迷烟?难怪我往日睡得那般熟,可刘婶不是她派来照顾我的人吗?为何……(听到开门声,装被迷晕)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8******

【脚步声停】

妇人:(进来查看)没问题,睡熟了

音效【丫鬟:刘婶,你说陛下与异国王子大婚,为什么要瞒着浮生公子啊,还有他的右手和那只鹰……】

---CV白羊

妇人:(赶紧打断)嘘,别说了,陛下怎么吩咐的我们怎么做就可以了,其余的别管,走吧,别在这儿待着了(两人出去)

浮生:(良久,才睁开眼,已是双眼通红,呼吸不稳,这里自己把握,没有台词,只有状态)……

阿茶:(混响)浮生不该像我

阿茶:(混响)这两年,多亏有浮生

阿茶:(回旋混响)浮生,我会护着你的

(过了一阵)

音效【1:03丫鬟:不好了!浮生公子不见了!妇人:还不快去找!(逐渐淡去)

---CV白羊&妖奈奈

(皇宫)

【音效】女官2:大胆!何人竟敢擅闯女皇寝宫,来人,将他……

---CV柒天小呆

阿茶:(快速接上面的,大声)住手!退下吧

音效:是

(浮生狼狈不堪的站在那儿,直直的看着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却是一句话也没说,良久)

【别急啊,先两人互看一会儿,等1:40单独脚步声】

阿茶:(叹气,过去为他披上披风)怎么不穿件外衣就过来了?手还没好,哪禁得起这么折腾。

浮生:(沙哑)还会好吗?

(沉默)

浮生:手还会好吗?阿生还会好吗?

阿茶:(叹气,不忍)阿生没死,但为了保护你,翅膀断了,在我这里养着。它飞不了了,我怕你伤心,所以想等你们各自伤养得差不多了再相见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带你去见它。

浮生:带我去

阿茶:(苦笑,但还是带他去了)果然,浮生已经不相信我了吗?

浮生:(没说话,半晌)那你告诉我,我的手还会好吗?你说,你说我就相信你

阿茶:(沉默,叹气)何苦呢。

浮生:不会好了,是吗?

阿茶:大夫说正常的执筷子,执笔都可以,但……

浮生:不能做重活,也不能偷了,对吧?一只不再灵巧的手,与神偷无缘,我早知道了

阿茶:(没说话)

浮生:(笑,声音越来越抖)阿生与我可真是天生一对。我没了手,它没了翅膀。也还好陛下早些时候教了我好多知识,背了那么多书,现在我也不用去做老本行了,可以直接去找个正当工作,养家糊口了。我这学识量教书育人是不行,不过去学堂打个杂应该够了……(忽然被阿茶抱住)

阿茶:想哭就哭出来,想骂我也骂出来,毕竟你们这样,都是我害的。是我的人去晚了……可我不能死,也不能还你一双手,浮生,你可以恨我。

浮生:(年轻混响)其实我不恨她这个,事情是我自己答应的,伤了,死了,也是活该,只是我不是个好主人,我没有保护好阿生。我恨我自己,还有……(开口)你大婚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阿茶:(一顿,缓缓松开他)你还是知道了

浮生:这种事情瞒得住吗?

阿茶:(眼中竟有些悲哀)浮生,我是一国之君,与性别无关,我是个帝王,我需要为我的子民考虑。白家的事情败露,资金虽全部充了国库,但短时间根本不可能变换成物资送到边疆。但此时异国王子要求联姻,否则……(叹气)我的位置还没稳固,需要有人扶持。但我保证,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眼中有些冷意)不过一具身子,给了便给了,但要看换来的值不值得,待我根基稳定了,这宫里,便不会再有他人与我同眠。浮生,你明白我吗?

浮生:我明白,可阿茶,(直直盯着她)我问的是,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大婚?

阿茶:(突然哑口无言)……

浮生:你什么都知道,只是你不说,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你放心的把重要的事情安排给我,因为你知道,我不会背叛你。你什么都相信我,因为你知道,我……(突然被她点住唇)

阿茶:(眼中第一次流露出脆弱)别说,什么都别说

浮生:(良久,突然抱住她,头埋在她颈窝,不断呢喃)阿茶……阿茶……

阿茶:(闭眼)浮生……

浮生:我真想杀了他

阿茶:(正想推开他说什么,却又听他说)

浮生:可我知道你不会允许,我也杀不了。

阿茶:等我些时日,好么?

浮生:没有了他,但也不会有我,对吗?(自嘲)我的身份,能为女皇带来什么呢?

阿茶:(想说什么)浮生……(突然被他扣住后颈,发泄似的的重重的在唇上一吻,那是他最放肆的举动)唔......

浮生:(沙哑)也好,至少你身边谁都不会有(松开,决绝离开)我会等你

【音乐拉大听一会儿】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9******

浮生:(年轻混响)从那以后,我带着再不能飞翔的阿生离开了皇宫,去学堂找了一份工作。那里的人很喜欢阿生,阿生不会飞了,但它还是跑的很快,和一群小孩子经常玩着你追我赶的游戏,恍惚间,竟好似比会飞的时候还要自由,快乐。每个月我都会收到一封无名信,信里没说什么,只是问阿生好不好,阿生没翅膀了还习惯吗,阿生喜欢吃什么,她派人送过来,阿生……她从始至终,都在问阿生。

(以下都混响,两人通信)

浮生:阿生很好。

阿茶:哦,那就好

浮生:还有别的要问吗?

阿茶:那阿生……

浮生:(看到前面刚要皱眉,突然看见后面的)

阿茶:的浮生还好吗?

浮生:不好,阿生有好多小孩子陪它玩游戏,可浮生没有。

浮生:(年轻混响)接下来,她没有再回信,我耐心的等了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日复一日,还是没有回信,我想过进皇宫,可没能进去,终于,在某一天我又收到了她的回信,只有两个字。

阿茶:(混响)等我

浮生:(混响)而这一等,便是几年,百姓的生活越过越好,女子地位也逐渐的与男子齐平,不时有女官上任,创下不菲功绩,引得女皇声望更盛。看着人们一张张欢快的笑脸,我忽然开始恍惚,过往的记忆都是真的吗?我真的,等过那么一个女子吗?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10******

浮生:(混响,慢读)转眼,又是五年过去,宫里终于传出消息,皇夫病逝,女皇哀痛不已,宣布终生不再成婚,孩子将从旁系血脉过继。异国皇帝大惊,欲出兵攻打,带回王子遗体。然如今女皇国土早已今非昔比,异国不敌,终递上降书,自此,国泰民安。

【听会音乐】

(回到最初幕,三十几岁)

音效【孩子1:先生先生,那女皇……(还没说完,突然一阵尖叫)】

---CV妖奈奈

孩子2:啊啊啊!那个人是谁啊?!是女皇姐姐吗!跟画里的人长得好像!

---CV小桃红

孩子3:怎么可能啊,女皇怎么可能会来这……(转过身,张大嘴)女……女……】

---CV沐鱼

浮生:(愣愣的抓住纸张,颤抖,却不敢转身)

阿茶:(对着孩子比了个禁声的手势,摇了摇头,孩子们纷纷兴奋的闭嘴,随着门外人的招手离开了)

音效:妇人(招手,悄声)你们几个,快出来!嘘,别发出声

---CV夏孜歆

阿茶:(走近,看着画中的自己)真好看,不过也不是很像了,(从后抱住僵硬的浮生)我老了,没你画的那么好看了

阿茶:浮生,我来了(轻柔)对不起,让你等了那么久,转过身,让我看看你,好么?

浮生:(突然反应过来,捂住脸想跑)……

阿茶:(抓住他)浮生!你不想见我吗?

浮生:(哽咽,语无伦次,说不出话来)我……不,我想见你,我……(忽然痛哭,像是要把几年来的委屈茫然等待痛苦全部发泄出来)我等了你好久,我以为你已经忘记我了,我现在很普通,我不是什么神偷,我什么都为你做不了了,我……我老了,也不再是当初……(突然被阿茶捧起脸,轻柔的吻落在他额间)

阿茶:浮生,我好想你

浮生:(一句话,似乎抚平了他所有伤痛)阿茶……

阿茶:(笑)只有你,唤我名字那么好听

浮生:(痴痴的看着她)你一点都没变(苦笑)可我却老了

        ******偷得浮生半日闲BGM11******

阿茶:不,我才变老了,你看,我这儿都有根白头发了

浮生:胡说,才不过三十余岁,老什么老!

阿茶:(笑)那你也不许胡说,我们都正当年华呢

浮生:(手颤抖的摸上她的脸颊,虔诚的吻上去)嗯,正当年华

【0:36】唱词:

不畏浮云遮望眼

向来峰崖有高瞻

看似帷幄中泰然

怎知高处不胜寒

安得广厦千万间

也将走马年复年

只见发上黄金冠

不见她长夜未眠

君可见 高山流水千万般

刹那只在弹指间

世事无常

凡人 一念有三千

锦绣河川 风月浪漫

都尽然倾付于琴弦

此间 少年 江山

(音乐听完吧,辣么好听)

        结束语:此本献给亲爱的阿茶大美人!感谢我的音效君们!还有超棒的美工泽鹿!么么哒!其实我中途有问朋友们,那只鹰死不死,死了会更虐,但我舍不得,那群人一个个说,死吧,死了更触动,啊呸!这群狠心的男女,鹰鹰那么可爱为什么要死鹰鹰,而且鹰鹰死了浮生绝对要崩溃的。我这个甜本就又会变成苦本了,我写个甜本我容易么我!咳咳,大家新年快乐!!2021年更好!!妹子们可以去玩百合版哦。,最后我好奇一下,你们更喜欢男女版还是百合版啊,这个景轩PIA的真的震撼到我了,强推去听!我直接现场PIA的拿来做原配了!!然后,看!不会飞跑得很快的阿生!我在想,我要是把这图放到浮生台词那块,CV是不是就笑场了哈哈哈哈

2021.2.21

qq群:290557787

喜欢本宝宝的进哟,无感和讨厌本宝宝的就不要进啦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