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552】剧情歌·饮露风仙【魔仙堡出品】

作者: 静花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 剧情歌 / 古代 字数: 2828
113
174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 原创作品
角色 3男3女
作品简介

凿破苍苔地,偷她一片天。白云生镜里,明月落阶前。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 2021-02-20 16:59:35
更新时间 2021-03-04 23:16:00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肖潇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南栀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子序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阿妩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婕仪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

展开

 

 

编/后:静花【魔仙堡】

后期指导:端沄【不知所沄】

美工:安禾【魔仙堡】

 

 

【翻书】

写书人:醉意星河,皎月如水。 江湖未老,挽剑纵歌。 少年意气,以梦越千山。 红尘深处,孤身入此道。

 

间奏

 

【马鸣】

南栀:(混响)那日,把酒喝到乾坤颠倒,星河跌坠。恍惚间,看到一位红衣少年行走于天地,意气风发,快意恩仇。感慨江湖风流,心上明媚。不料那少年翩翩而至,笑道:(肖潇入)上马!

肖潇:(伸手)上马。

 

这一梦远赴人世不同的年岁

点缀山海一朵惊雷

 

 

 

【闪回】

婕仪:你的剑意是什么?

南风:做一名孤独的剑客,拔剑只为父母,兄弟和那个红颜。

婕仪:那你可得拿稳你的剑了!【出招】

 

学做游侠从此去 弹剑浪迹去天涯oh~走到江湖老

哪管风雨潇潇

存些意气和风流 去往这山河春风oh~随心奔逃

漫漫红尘道

 

【开扇】

子序:江湖之远,庙堂高,都触手不可及。我不是剑客潇洒不了江湖,自当勤奋读书,科考中举,才不枉父母养育之恩。

南风:(无奈)你啊,呆子一个,为人正直,亦不是政客玩转不了朝堂。

子序:多虑了,纵使知道这世道吃人,可子序毅然决然。

南风:我要是你,三尺微命,一介书生。唯有酒给我快意,唯有月色让我心动,唯有穷途末路而安身立命。

 

醉意在星河里倒悬在眼底跌坠

在梦里相会

这一梦远赴人世不同的年岁

点缀山海一朵惊雷

 

【闪回】

肖潇:月黑杀人夜。

南风:风高放火天!

肖潇:是你!?

南风:既然来了,那就切磋切磋!【出招】

肖潇:(闪躲)早知是你,这活我就不接了!麻烦!

南风:(戏谑)我可不怕麻烦!

 

【肖潇:回去!】——路星河

【南风:怎么~看到我这么热情!】——姜尚

存些意气和风流 去往这山河春风oh~随心奔逃

漫漫红尘道

 

 

 

【闪回】

南风:天涯孤客任漂流!子序兄,珍重!

子序:你既已决定要走,那我们就此诀别吧!

南风:(笑道)诀别二字在江湖中可不敢乱说,(贴近)我会很容易当真的。

子序:(慌)你!

 

 

人间游侠从此去 拍剑周游好天地oh~江湖从未老

哪管山川遥遥

 

【马吐息】

婕仪:师兄!今后何去何从?

肖潇:自此做个逍遥侠客,路见不平拔刀助,一杯浊酒笑风尘。师妹,江湖路险,各自珍重吧!驾!【马蹄】

婕仪:(混响)次次都要抛下我。师兄!山高路远,我们,江湖再见!

 

【风雪声】

婕仪:(绝望)那日,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清冷决绝,毫无留恋,是了,我从来都不是他心尖上的人……

【婕仪:你着了魔,发了疯的爱着她,拿我真心换她真心,你当真舍得……】——静花

 

肖潇:(痛苦)你之于我,是天上星辰不可触,海中幻月不可及。

【肖潇:出生高贵,却愿为我流落街头,就为了我那不切实际的大侠梦】——熊猫王

 

阿妩:(生气)旁人笑我痴傻,妄想不属于自己的事物,可我知晓,我不傻。

【阿妩:聘为妻,奔为妾;三书六礼,明媒正取,才是妻。哪怕两情相悦,山盟海誓,也是妾】——楚辞

 

子序:(坚决)礼义廉耻,功名利禄,为她都可抛。

【子序:心上就这一人,自当小心妥帖安放。】——路星河

 

南栀:(忧虑)曾几何时,我也会这般心心念念一个人。

【南栀:我不求你看得出我有多爱慕你,只求你心间有我一席之地。】——安禾

 

南风:(落寞)在无人之时,你才会知晓我有多爱你。

【南风:无妨,我守着你,我心悦你。】——姜尚

 

 

我提笔不为离愁

只为你转身回眸

心事把自己弄丢

淋湿在阁楼

我提笔不为深处

目送你背影依旧

那年温柔 谁能用一生守

 

【打雷】

婕仪:(难过)今日,又要如何?

肖潇:(冷漠)心头血。

婕仪:(苦笑)我是伤了她,该还的也都还了,而你却日日如此对我!

肖潇:伤了她,你这辈子都还不起!

婕仪:(绝望)若是能剜出占在我心口的那个你,那该多好。也不至每次看见你,总是记不住痛觉,还动荡不安。

 

夜色无言那醇酒只饮一口

却如你的美怎么偷

 

阿妩:(落寞)阿娘本是官家小姐,该是妻的,却因识人有误,沦为妻妾。(激动)旁人都说,妾的女儿也只能是妾,我偏不信!

【阿娘:(哽咽)我的傻阿妩,你这般痴傻,(阿妩入)阿娘怎放心的去呢。】——江御

阿妩:(坚定)阿娘,阿妩定是有福气的。

 

我提笔不为深处

目送你背影依旧

那年温柔 谁能用一生守

 

【闪回】

肖潇:(担忧)如若无他,你还是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女,不该食着人间烟火。

南栀:(坦荡)市井长巷,聚拢来是烟火,摊开来是人间。既是如此,那便人间烟火里走一遭了。

 

那年温柔 谁能用一生守

 

【喝酒】

南风:(微醺)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子序:(落寞)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馀黏地絮。

 

那年温柔 谁能用一生守

 

【闪回】

肖潇:你欠她的,还清了。从今往后,莫要再见了。

婕仪:(苦笑)呵…我不求你像爱她一样爱我,我只求被公平的原谅一次,仅此而已。

【婕仪:有一天,这份爱,忽然就冷了……】——静花

【泪滴】

 

【愿有人待你如初】——观觉

 【疼你入骨】——咿呀呦

【爱你入命】——中二

【从此深情不被辜负】——醉江南

 

【鸟叫】

婕仪:经一场大梦,梦中见满眼山花如翡,如见故人,喜不自胜。

南风:(同入)(混响)她有一个秘密,从不让旁人进她书房。直至她垂垂老矣,家中小辈清理书房时看见了满屋的宣纸画像,画中那个策马长街的少年,栩栩如生,一如当年。台上放着一沓信件,句句皆相思。

 

【婕仪: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忽而迷了我的眼。】——静花

 

【小南风:妹妹!快看娘亲给我做的新衣!】——静花

【小南栀:又是红绸…哥哥~你让我穿穿呗~】——安禾

【小南风:那可不行,你又瘦又矮,撑不起~哈哈哈哈】——静花

【小南栀:臭南风!(大哭)娘亲!哥哥欺负我!】——安禾

 

一袭素薄纱

粉脂凝雪

明月洁无暇

青烟一缕发

红尘似水牵挂

透过窗你仍暗留残香

 

【敲门】

肖潇:店铺可有心仪之名?

南栀:饮露风仙。

肖潇:为何?

南栀:(轻笑)因为读这个名字的时候嘴角会上扬,像笑一样。

【脚步】

【肖潇:饮露风仙(轻笑)】——熊猫王

 

思依人如皓月

青丝罥烟眉

你忽然的出现

宛若清风吹

翩翩起舞如蝶飞

梦醒拂袖轻拭泪

心醉

 

【拉扯】

子序:(懵)姑娘?(被捂嘴)唔!

阿妩:(捂住嘴)嘘!别出声!

子序:(挣扎)唔……唔!

阿妩:(勒紧)别说话我就放开你!知道了吗!?

子序:(眨眼)唔唔!(小声)姑娘这是?

阿妩:(无奈)逃婚。

 

相随

 

【闪回】

阿妩:少年的肩膀,就该这样才对嘛,什么家国仇恨,浩然正气的,都不要急,先挑起清风明月、杨柳依依和草长莺飞,(子序入)少年郎的肩头,本就应当满是美好的事物啊。

 

子序:(混响)佳人今十六,面红若桃花。一笑倾天下,无人不识她。虽痴傻,却是我的妻。

 

南栀:大丈夫行走江湖,心无牵挂,岂不乐哉,(肖潇入)如有牵挂,怎可畅游天地间?

 

肖潇:(混响)凿破苍苔地,偷她一片天。 白云生镜里,明月落阶前。

 

婕仪:当时年少春衫薄,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南风入)忽而迷了我的眼。

 

南风:(混响)林烟深处,纵剑飞舞,绣衣如雪,回眸顾盼,浅浅笑意迷人眼。

 

思依人如皓月

青丝罥烟眉

你忽然的出现

宛若清风吹

翩翩起舞如蝶飞

梦醒拂袖轻拭泪

心醉

【闪回】

婕仪:南姑娘,我家师兄就在亭子里,你怎的不过去?

南栀:不行!见他就脸红,说一句话就脸红,对上他的眼神更脸红。他应不知我爱慕他,索性就不去了。

婕仪:(调皮)你当真觉得你这般,他毫无察觉!?

 

你忽然的出现

宛若清风吹

翩翩起舞如蝶飞

梦醒拂袖轻拭泪

心醉

【闪回】

南风:(轻笑)阿妩看着你的样子,着实痴傻。

子序:(宠溺)阿妩愚笨半生,就聪明了这一次。

 

只愿有你与我共赏满庭芳

有你的相随

 

【子序:阿妩愚笨半生,就聪明了这一次。】——路星河

【南栀:见他就脸红,说一句话就脸红,对上他的眼神更脸红。】——安禾

【婕仪:从前有眼无珠,错把鱼目当珍珠。】——静花

【肖潇:饮露风仙】——熊猫王

 

 

【鸟叫】

肖潇:(宠溺)我们成亲吧。

南栀:(结巴)婕仪说你心狠手辣,脾气不好,日日叫她放血,(脸红)我…我血不够。

肖潇:(憋笑)一见你便被夺了心,如何脾气不好?想把你放在我心尖还来不及。

 

我差厨房备一桌菜来叨絮

院里花红 映着你的面红

一阵清风吹过 似是耳边呢哝

 

【蛐蛐叫】

阿妩:今日的子序格外蠢笨,我得多护着些,断不能叫旁人欺负了去。

子序:【放笔】那阿妩今日可要护好了。

阿妩:(点头)嗯!不止今日,是日日夜夜岁岁年年!

子序:(拥住)阿妩,(调戏)近日怎的瘦了,这胸……

 

【阿妩:子序!不许摸那里!】——静花

【子序:听邻家阿婆说,这里越摸越大!】——路星河

【阿妩:不可以!】——静花

【子序:哈哈哈哈,阿妩别乱动~】——路星河

你沏的这一杯清茶香微醺了天涯

弹一曲琵琶西风瘦马读懂了惆怅

韶华沾染了几丝月光

面红仍然比桃花

 

 

【闪回】

南风:最守宗教礼仪的子序,却能为了阿妩私奔,誓不为妾的阿妩,心甘情愿的成为旁人口中的 ‘奔为妾’ 。

婕仪:怎的?羡慕了?

南风:(拥住)一沓信件,句句相思皆是我。就如梦一般。

婕仪:从前有眼无珠,错把鱼目当珍珠。

 

面红仍然比桃花

 

肖潇:浸于月色或饮一杯浊酒, 染入萤火或乘一叶孤舟, 这世间还有大好河山, 你我还有年年岁岁, 夜幕如绸待今生眼底尽收。

 

【愿时光能缓】——静花

【愿故人不散】——安禾

 


 

END

写本修音爱安禾

静花:闭嘴!我是魔仙女王!

 

0 评论
按热度排序
按时间排序
  • 1
刷新

请先登录后发表言论(^-^)

表情

0%

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