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801】
普本·【朝日啤酒】来追我呀独家冠名
作者:狂人皮埃罗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联系作者】普本 / 现代字数: 2705
383
955
273
172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就像是被风推了一把。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2-16 03:59:05
更新时间2024-02-19 23:50:15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LUNA

男,0岁

无性别

ERIC

女,0岁

无性别

《朝日啤酒》

编剧:狂人皮埃罗

LUNA:男/女

ERIC:男/女

无性别。

温馨提示:【独白】开混响,BGM纯音乐都单曲循环,手动切换。自备朝日啤酒。

第一章:世界尽头  BGM1

LUNA:【独白】我第一次遇见Eric,是在市区图书馆的天台上。那个天台上有一个秋千,墨绿色,年久失修,掉了很多漆。秋千与楼下车水马龙的世界之间没有防护栏。高高荡出去的时候,人就像是被夏天的风恶作剧般地推了一把。他眯着眼睛躺在地上,一张苍白但泛着玫瑰色红晕的脸,身边散落着几个空易拉罐。

ERIC:喂。

LUNA:叫我?

ERIC:这里也没别人了吧。

LUNA:...有事吗?

ERIC:没事,就是想问问你,要来一罐吗?

LUNA:什么?

[ERIC晃了晃手中的啤酒]

LUNA:朝日啤酒…

ERIC:喝过吗?

LUNA:从来没喝过这个牌子的。

ERIC:来一罐吧。[扔啤酒]

LUNA:[接]谢了。

[二人沉默喝酒,片刻。]

ERIC:喜欢看书?

LUNA:不喜欢。

ERIC:喜欢文质彬彬的那款,想到图书馆来一次邂逅?

LUNA:不是。

ERIC:那你是怎么发现这儿的?

LUNA:[指远处的居民楼]晾衣服的时候发现的,我家就在对面。说来也奇怪,我今天还是第一次从窗户注意到这个天台。

ERIC:你家楼顶没有天台吗?

LUNA:有啊。

ERIC:那你怎么不去你家的天台。

LUNA:秋千。这里有秋千。

ERIC:哦,那个秋千啊…我基本不坐,我喜欢躺在地上。

LUNA:你呢?

ERIC:什么?

LUNA:喜欢看书?

ERIC:[笑,摇头]

LUNA:喜欢文质彬彬的?

ERIC:[笑,摇头]

LUNA: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你可能把这里当成你的私人领域。

ERIC:是,我还在那个秋千上撒了尿标记领地。

LUNA:不是吧???我刚才还坐了呢。

ERIC:真的,经常撒,要不我怎么从来不坐那个秋千呢。

LUNA:行行行…谢谢你的啤酒,我回家洗澡换衣服了,哦对了,我以后也不会来你的地盘撒野了,你可真是猛兽,我惹不起。

ERIC:骗你的。

LUNA:啊?

ERIC:骗你的。

LUNA:[故作镇定]我知道,我配合你的。我说怎么没有尿骚味儿呢。

ERIC:不过你还是第一个除我之外来这里的人,刚看到你的时候,我是有点不自在。

LUNA:哦。

ERIC:你还没评价呢。

LUNA:评价什么?

ERIC:[晃了晃易拉罐]我的朝日,怎么样。

LUNA:[喝了一大口]我特别喜欢。

ERIC:我现在可以自在的睡一觉了。[伸懒腰,打哈欠]

LUNA:【独白】我撒了谎,我没有特别喜欢他的朝日,我喝的酒都很烈,啤酒对于我来说跟白开水没有什么区别。Eric睡着了,我数了数他身边的空罐子,一共4个。Eric这只喜欢标记领地的野兽,翻开了肚皮,暴露了他的弱点。我知道,4罐,是他的极限。第二天临近傍晚,我从家里的窗户望着对面的天台。夕阳真美,我想荡秋千。

ERIC:嘿,你来了,我刚准备回家。

LUNA:没关系啊,我只是来荡秋千的。

ERIC:[指了指地上]刚好剩两罐。

LUNA:[笑,席地而坐,拿起一罐]

ERIC:没意思。

LUNA:什么?

ERIC:干喝,无聊。

LUNA:那玩点什么?划拳?

ERIC:成语接龙吧。

LUNA:成语接龙?

ERIC:嗯,成语接龙。

LUNA:好吧,那你先。

ERIC:成语接龙。

LUNA:来吧。

ERIC:你输了,喝。

LUNA:原来已经开始了啊?

ERIC:是啊,成语接龙,你没接上。

LUNA:[无语,喝了一口酒,清嗓]成语接龙。

ERIC:龙的传人。

LUNA:人海茫茫。

ERIC:不会后退。

LUNA:你输了!

ERIC:有一首歌就是这样唱的,“人海茫茫,不会后退。”

LUNA:成语接龙是这样玩的?

ERIC:是这样玩的,我的成语接龙,就是这样玩的。你打断了游戏,你输了。

LUNA:[喝了一口酒]好好好,我输了。

LUNA:再来![思考]未尝一胜。

ERIC:胜得麻了。

LUNA:麻了个哔。

ERIC:行啊你,上道了。

LUNA:你的成语接龙,这样玩吧?

ERIC:对。

LUNA:算吗?

ERIC:当然算了,接的还挺好。那我就接…隔壁老王吧。

LUNA:王八是你。

ERIC:你是王八。

LUNA:吧唧吧唧。

ERIC:唧吧世界。

LUNA:…唧吧世界。[喝光一罐]接不上,我又输了。

ERIC:你知道唧吧世界后面应该接什么吗?

LUNA:不知道。

ERIC:[垂眸]应该接…我受够了。

LUNA:【独白】他低头的时候,睫毛长长的,像一只濡湿、天真、忧郁的动物幼崽。”我受够了。”我也曾无数次对自己这样说,在那些无眠的夜里,在一阵阵或冷或热的风中。“Eric,你受够了什么?”我多想问。心中涌起了一股近乎渴求的求知欲,就像在荒漠中渴求一口井水,就像在孤岛上呼唤一个同类。从心脏深处几乎跃动出来的字符,却被我吞咽了,就像在荒漠中抿了抿干裂的嘴唇吞下干涩的口水,就像在孤岛上听到大洋深处的鲸鸣,那么近,那么远。

ERIC:[呼吸,睡着]

LUNA:[轻声]四罐…果真是你的极限。

LUNA:[轻轻躺在Eric的身旁,拥抱,轻声]人海茫茫…不会后退。

LUNA:【独白】白天越来越长,夕阳来得越来越迟,天台上的朝日啤酒罐越来越多。我们从图书馆借了一些书,垒成两个矮小的球门,用朝日的空罐子踢着只属于两个人的足球,还玩着那些只被Eric制定规则的稀奇古怪的游戏,我和他就这样消磨了无数个夏天的日日夜夜。那天是我和Eric最后一次去天台。

ERIC:没意思。

LUNA:成语接龙。

ERIC:没劲。

LUNA:你没接上,你输了!

ERIC:别玩了,没意思。

LUNA:那...踢球?

ERIC:踢不动。

LUNA:喝酒吧。

ERIC:天气变热了,朝日的口感变差了。

LUNA:是啊...是没意思了,凡事都有个尽头...

ERIC:《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LUNA:什么?

ERIC:垒成球门的其中一本书的名字。

LUNA:你不是不喜欢看书吗?

ERIC:我没看。那天你一个大脚把球门踢塌了,这本书也倒了,这本书的标题又是这样巨大,一瞬间,我真的觉得世界尽头和冷酷仙境这两个地方也轰然倒塌了。这个天台是我的世界尽头,我还有一个秘密基地,是我的冷酷仙境,你想去吗?

LUNA:...Eric,我来到你的世界尽头后,你有觉得开心一点吗?

ERIC:你很傲慢。

LUNA:...什么?

ERIC:第一,我们认识的这些日子,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开心。第二,即使我真的不开心,也不是和谁在一起就会变得开心的。

LUNA:我们玩成语接龙的时候不开心吗?踢球的时候不开心吗?

ERIC:[激动]那都是短暂的,都是一时的假象!人本身就是世界尽头!人本身就是冷酷仙境!是孤岛![缓和]人...可是很寂寞的动物。

LUNA:我知道,我都知道...可是和你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我真的觉得没那么寂寞了...

ERIC:...你以后别总荡那个秋千了。

LUNA:为什么。

ERIC:太高了,太旧了,而且,还被我撒过尿。

LUNA:你不是说没撒过吗?

ERIC:说没撒过才是骗你的。我坏吧?

LUNA:没有,你不坏。

ERIC:...说真的,你想去我的冷酷仙境吗?

LUNA:也被你撒过尿吗?

ERIC:没撒过。

LUNA:这次的“没撒过”是骗我的吗?

ERIC:不是。

LUNA:那就去吧。

第二章:冷酷仙境  BGM2

LUNA:【独白】Eric的冷酷仙境是一个废弃的游乐场。那里有挂满蛛网的摩天轮,裂了一半的海盗船,还有各式各样破碎的迎宾玩偶,他指着那些玩偶说:

ERIC:你看它,没有眼睛,像你!这个破了耳朵的,像我!

LUNA:为什么没有眼睛的像我?

ERIC:因为你眼睛小啊。

LUNA:哦。

ERIC:你喜欢游乐场吗?

LUNA:[犹豫]喜欢啊。

ERIC:你最喜欢什么?

LUNA:摩天轮。

ERIC:摩天轮上好多蜘蛛网啊。

LUNA:那我最喜欢海盗船。

ERIC:海盗船裂成两半了。

LUNA:[犹豫]那...旋转木马吧。

ERIC:那我们就玩旋转木马!你等等我!你站在这里,闭上眼睛!一定要闭上眼睛!等我!

LUNA:【独白】他雀跃着,小鹿一样跑开,晚风吹动着他的头发,我想,他的头发一定很软。我闭上了眼睛。

ERIC:[远处]好了!可以睁开眼睛了!

LUNA:【独白】我缓缓睁开了双眼,奇迹般的,原本死气沉沉古旧的旋转木马被他打开开关。五彩斑斓,琉璃世界,音乐徜徉,木马旋转。那一刻,我觉得Eric是一个为黑夜拉开帷幕的魔法师。

ERIC:[骑在旋转木马上]快呀,快上来!

LUNA:[鼓起勇气]等等我。

ERIC:嗯!等你!你到我前面那只!

LUNA:【独白】Eric,我骗了你。

LUNA:[骑在旋转木马上,微喊]Eric,我骗了你!

ERIC:什么啊?

LUNA:其实我最讨厌游乐场,我最讨厌旋转木马了!

ERIC:为什么?

LUNA:小的时候我在游乐场惹我妈生气了,我妈在南瓜马车上打了我一巴掌。从此以后,我就最讨厌游乐场和旋转木马了!

ERIC:你打我一巴掌吧。

LUNA:…什么?

ERIC:你也打我一巴掌吧!这样你以后想到游乐场,就只会想到你打了我一巴掌这件事了!

LUNA:Eric…

ERIC:怎么了?我说真的,我不会生气的。

LUNA:Eric…!

ERIC: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LUNA:...没什么,Eric。

LUNA:【独白】没什么,Eric,没什么。我会永远记得这个夜晚,永远记得你。

第三章:朝日啤酒  BGM1

LUNA:【独白】我已经数不清是第几次再来到这个天台了,我再也没有见过Eric。已经是盛夏,我躺在地面上,任由阳光灼烧我的皮肤。我直视着太阳,我不回避,我不回避那痛苦的眩晕。我起身,愤怒地踢着那一个又一个朝日啤酒的空易拉罐,踢着的时候,我发现其中一罐并不是空的,那罐朝日下面压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ERIC:【混响】你知道从秋千荡到下面的世界是什么感觉吗?我马上就知道了。

LUNA:[喝光了最后一罐朝日]

LUNA:[轻声]我知道,就像是被风推了一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