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2657】
普本·【慎为冠名】欲坠 【百川剧社出品】
作者:山雀衔烛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近代字数: 4968
1852
4145
2468
17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任凭时间流逝,我依旧走向你。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3-03-27 09:13:03
更新时间2024-01-25 11:24:01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张圆和

男,0岁

沉稳,强势。

陆唯真

女,0岁

清冷,破碎。

 

【本剧由 慎为 冠名】

【本剧由 百川剧社 出品】

编剧:山雀衔烛

后期/美工:凉城

鸣谢参演CV:傅玖栎,徐小内

谢试本:尐夜郎君,肆意,

甜小橙,pppp,凉城,离舍

文末歌曲:HITA《倾城》

 


人物简介(必看!!):

张圆和:沉稳,强势。时空管理局的任务者,负责抹杀搅乱时间秩序的人。在一次任务准备期间,翻看了大量陆唯真的资料,被其勇气、智慧、鲜活而打动,从而深深爱上了她。

陆唯真:清冷,破碎。因为时空乱流,阴差阳错穿越到民国时代。试图改变历史,却均以失败告终。时间意志为了惩罚她,让其遭遇了各种绝境,并派张圆和前去杀掉她。

(走第二遍,效果会更好。)

(双女也能玩)

(评论区有解析,看不懂的去翻评论吧)

 


[ BGM1 ]

【一阵带有科技感的电子门打开声】

【听到脚步声就入!】 

张圆和:[独白]如何让一个人走向毁灭?其实很简单。颠覆其信仰,折磨其精神,摧残其肉体,最后再让她悄无声息的死去... 我想,我该亲自去告个别,去见她一面——时空乱流的牺牲品,我素未谋面的 爱人。

 


「报幕」

欢迎收听由百川剧社出品的原创民国双普

《欲坠》,编剧 山雀衔烛。「cv:傅玖栎 」


 

(1938年5月30日  柳禾镇)

【大街嘈杂声 脚步声】

小贩:先生,买木盆吗?又大又结实的木盆!用一百年也用不坏!「cv:徐小内」

张圆和:这位老哥,咱们这一条街都是卖木盆的吗?

小贩:何止一条街呀!这两年,整个柳禾镇都在卖木盆儿木筒!

张圆和:好,我知道了。祝您生意兴隆啊!

小贩:嘿嘿,谢您吉言了!

【继续走 嘈杂声渐弱 上楼】

【01:38 敲门声】

(等了一等 无人应答)

【01:42 继续敲门】

张圆和:有人在吗?我是给您上门治病的医生。

【01:48 继续试探性敲门】

陆唯真:门没关,进来吧。

张圆和:好,打扰了。

【推门而入】

张圆和:(呛得咳嗽)

张圆和:[独白]这是一间废弃教堂的阁楼,狭小、逼仄(zè)。她散着头发,盖着薄毯,半躺在一张摇椅上抽烟。阁楼内烟雾缭绕,阳光从彩色玻璃窗折射下来 照在她身上,带着圣母玛丽亚残存的悲悯。“陋室明娟”,这是我脑海中唯一想到的词。

张圆和:(回过神)你好,我是给您上门治病的医生,我叫张圆和。

陆唯真:(掀起眼皮看他一眼 嗤笑)又一个送死的。

张圆和:呃...您此话何意?

陆唯真: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张圆和:柳禾镇,麻风村。

陆唯真:麻风是治不好的绝症,传染性极强。你不怕吗?

张圆和:(沉默了一下)...总要有人做这些事。

陆唯真:(嘲讽)一个英雄... 一个社会地位崇高,还受人尊敬的“大善人”... 哈哈哈哈哈...

张圆和:我没想那么多。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也是我的信仰。

陆唯真:在哪里学的医?

张圆和:日本仙台医学专门学校。

陆唯真:(嘟囔)鲁迅校友?

张圆和:什么?抱歉,我没听清,麻烦你再说一遍。

陆唯真:医神阿波罗及天地诸神为证,鄙人敬谨宣誓,愿以自身能力判断力之所及,遵守此约——

张圆和:(语速快 接上)凡授我艺者敬之如父母,作为终身同世伴侣,彼有急需我接济之。视彼儿女,犹我弟兄... 你怎么会背《希波克拉底誓言》?(惊喜)你,你也学过医?

陆唯真:嗯。

张圆和:(高兴)怪不得镇上的人一直挤眉弄眼的让我过来给你看病,原来他们知道你也是医生,想让咱俩同行叙叙旧啊!

陆唯真:挤眉弄眼...(冷笑)

陆唯真:(突然从躺椅上起身 站起来,薄毯滑落,她全身竟是一丝不挂)

张圆和:(瞠目结舌 慌忙转身)呃... 你,你,你为什么...

陆唯真:不是看病吗?看吧。

张圆和:(脸红到了脖子)你,你先把衣服穿上!

陆唯真:天气太热了,我不想穿。除非...

张圆和:除非什么?

陆唯真:除非你给我带香烟来。

张圆和:下次给你带,你快把衣服穿上吧!

陆唯真:(轻慢地笑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 陆唯真穿好了衣服)

陆唯真:你看到了什么?

张圆和:(脸红 慢吞吞)麻风病的初期症状体现为皮肤表层有浅色的红斑,丘疹,形状多为圆形、椭(tuǒ)圆形或是不规则形,皮肤对冷、热、疼痛等刺激的反应会变得迟钝...

陆唯真:(打断)这些我比你熟!你还看到了什么?

张圆和:呃...你... 你是不是... 呃...在男女之事上...不太... 嗯... 不太注意?

陆唯真:看出来了?

张圆和:你身上的花柳病不难治!我开几副药,内外兼用,几天就能好的!

陆唯真:(点烟 叼在嘴里)治不治都无所谓,反正我也是要死的人。

张圆和:吸烟对身体不好,你一个学过医的,(被打断)怎么还...

陆唯真:啰嗦。

张圆和:(噎了一下)你要爱惜自己...

陆唯真:你知道为什么,我一个留过洋学过医的进步女青年,会沦落到这种地步吗?

张圆和:(呐呐)我不敢问。

陆唯真:等我讲完,你就不会管我抽烟了。

(陆唯真依旧斜倚在躺椅上,抽着烟)

陆唯真:我出身于医药世家,家底不弱,曾祖父还做过大清朝的四品官。到了我这一辈,兄弟们才能不显,整天只知道吃喝玩乐,把家里的生意败了个七七八八。父亲实在没法子,便把希望寄托在我这个当女儿的身上,送我去法国留洋读书,学学人家西医的本事。那年,我十七岁。

陆唯真:(吸了一口烟)你知道的,年轻人,还是在外面接受了各种新鲜思想的年轻人,胸中总是有一腔热血和少年意气的。我学成归国后,就打算做一番事业显显能耐,于是瞒着家人,来到了这里。(一字一顿)柳禾镇,麻风村。那年,我二十三岁。

张圆和:你也是来救治麻风病人的...

陆唯真:对。我用了国外最新研究的治疗方法,只要病人配合,他们的病情就不会发展到肌肤溃烂,肢体残疾的地步!

张圆和:你是他们的恩人。

陆唯真:恩人?(笑)这世上恩将仇报的事儿何其多啊!

张圆和:...他们做了什么?

陆唯真:(几口把烟抽完 哑声)卢沟桥事变之后,日军迅速南下。柳禾镇百姓为求自保,向日军贡献年轻女子去做慰安妇...(被烟呛住 咳得厉害)

张圆和:啊!那你...

陆唯真:(咳得眼眶红 喃喃)我明明知道那么多事... 却什么都改变不了... 还落到这样的地步... (艰难平复一下呼吸 摆了摆手)我累了,你走吧。

张圆和:[独白]她带着笑,讲述着命运赋予的眼泪、痛苦和绝望,一如她先前一丝不挂又伤痕斑驳的身体。我突然明白了她此刻的放纵。是啊,还有什么可在意的呢?

张圆和:那,我先回去了。下次,我给你带香烟来。

陆唯真:谢了。

张圆和:方便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陆唯真:陆唯真。


[ BGM2 ]

(1938年 6月9日 花园口决堤)

【上楼梯脚步声 同入】

张圆和:(边走边微喊)陆小姐,门开着吗?喝药喝了这么几天,我看你吃啥都没滋味儿。所以今儿给你带了甜甜的桂花糕,你尝尝吧?

【敲敲门】

张圆和:陆小姐,我进来了啊!

【开门 进入】

(陆唯真蜷缩在被子里 颤抖着) 

陆唯真:(隐忍)你出去,我不想看见你。

【00:33 把点心放在桌子上】

张圆和:怎么了?陆小姐,我哪里惹你不高兴了吗?

陆唯真:出去!

张圆和:啊 陆小姐,你怎么大夏天的蒙着被子?你是不是着凉了?

【00:44 走到床边坐下】

陆唯真:(粗喘)你出去!

张圆和:(摸她的额头)不行,你额头好烫!你发烧了!

陆唯真:我没生病,也没发烧!

张圆和:(自顾自检查)嘴唇干裂瞳孔放大,听呼吸声倒是没有痰音。身上起疹子了没有?红斑严重了吗?把你的手给我,我搭个脉。

陆唯真:(发狠)张圆和,我让你出去!

张圆和:不给我手我只能摸你的颈动脉了啊!

陆唯真:(挣扎)你别碰我!

张圆和:(互动)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陆小姐... 我只是想看看你的病...

陆唯真:滚出去!

张圆和:(突然强势起来 捏住她下巴)看着我!

陆唯真:(隐忍 呼吸)

张圆和:你的身体到底怎么回事?

陆唯真:这与你无关!

张圆和:你有性瘾?

陆唯真:(闭起眼睛)

张圆和:说话!

陆唯真:你滚开...

张圆和:陆唯真!

陆唯真:(同入)你究竟是谁?

张圆和:(同入)是谁让你变成这样的?

陆唯真:(呼吸滚烫)回答我。

张圆和:你先答!

陆唯真:(强忍情潮 闷哼)

张圆和:你这个倔脾气... 你是怎么发现的?

陆唯真:这几天你给我用的药,不该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张圆和:(轻叹)百密一疏。

陆唯真:你跟我是同一个地方来的吗?你来做什么?

张圆和:这个不重要。陆唯真,我需要知道你现在的身体情况!是谁让你变成这样的?

陆唯真:(喘气都在发烫)

张圆和:说出来!

陆唯真:......(颤声)我在日本人的军营里...呆了八个月... 他们...(痛苦)

张圆和:该死!

陆唯真:我是该死!张圆和,我不管你来这里做什么,杀了我吧,杀了我!

张圆和:(松开她的下巴 盯着她的眼睛 认真)我是来见你的。

陆唯真:...什么?

张圆和:陆唯真,我是来见你的。

陆唯真:(心疯狂跳动起来,有一个猜测呼之欲出)

(张圆和一边慢慢用手剥开被褥,强行舒展陆唯真的身体,一边认真说)

张圆和:我知道你是谁,你来自哪里,我也知道你想改变这段令人痛心的历史。你聪明,勇敢,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可也天真得有些愚蠢!呵,凭一己之力影响国运... 傻姑娘,你太小看时间的威严了。(继续入词)

陆唯真:(喃喃)我已经付出了代价。

张圆和:不过没关系,在我死水般的任务生涯中,无数个日夜,我都在渴望你的鲜活,你的存在。(轻叹)陆唯真,我以前从不相信这种荒谬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即使我们素未谋面,可我依然不可自拔地 爱上了你。

陆唯真:即使看到我这样不堪的一面,你也依旧爱我?

张圆和:是的。我爱你。

陆唯真:(泪盈于睫)那就杀了我。

张圆和:你就这样屈服了...

陆唯真:屈服于什么?

张圆和:难以改变的命运,或者...此刻的欲望。

陆唯真:(情绪激动)我不会屈服!我永不屈服!

(下面情绪逐渐高涨起来!!)

张圆和:(控制住她双手)那你为什么不做个安静的旁观者?

陆唯真:因为我憎恨一切规矩和枷锁!我要打破它们!

张圆和:那会毁了你自己!

陆唯真:我终将毁灭!

张圆和:毁灭你的是什么!

陆唯真:是野心!是命运!是那该死的挫败感和停不下来的欲望!

张圆和:欲望使你变脏了吗?

陆唯真:我的灵魂清清白白!

张圆和:身体呢?

陆唯真:(痛苦)这不是我的错。

张圆和:那你的眼睛为什么不敢看我?

陆唯真:我没有!

张圆和:你在害羞?

陆唯真:我没有!

张圆和:(步步紧逼)在我面前,在一个爱慕你的男人面前,你是羞于展露身体还是羞于剖白内心?

陆唯真:(全身颤抖)张圆和,不要逼我...

张圆和: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陆唯真:我什么都不想要!

张圆和:说谎!

陆唯真:(哭腔)我要自由,我要改变,我要这世上最纯粹的爱!

张圆和:你还要什么!

陆唯真:我要满足我卑劣的虚荣心,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张圆和:我最后再问一遍,你想要什么!

陆唯真:(崩溃 破罐子破摔)我...我要你!

张圆和:陆唯真,我爱你。(轻轻一吻 吻在额头)

陆唯真:(白光乍破 海潮汹涌 呜咽出声)————

(过来半晌 两人平复下来)

陆唯真:(眼神失焦 轻声)张圆和,洪水要来了。


[ BGM3 ]

(1938年 6月10日 窗外下雨 洪水肆虐 阁楼内却很安静)

【脚步声】

【东西放在桌子上】

张圆和:我带了些画具和颜料。

陆唯真:要做什么?

张圆和:你不是嫌弃身上的红斑不好看吗?给你涂改一下。

陆唯真:(笑了一声)

张圆和:你笑什么?

陆唯真:高兴。能漂漂亮亮的去死,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吗?

张圆和:确实是。

【00:35 陆唯真褪下衣服 丢到地上】

张圆和:(轻声)我也高兴。

陆唯真:你高兴什么,你又不会死。

张圆和:在无限又无趣的生命中能遇到你、爱上你,我高兴。

陆唯真:焉知这份爱能持续多久呢?

张圆和:(蹲下身 握起她的小腿 抬头看她)至少此时此刻。

陆唯真:(有些羞涩)那... 我要红色的花。

张圆和:给你画红梅怎么样?我知道你喜欢梅花。

陆唯真:嗯。

陆唯真: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你还知道什么?关于我的?

张圆和:(勾勒线条)我读过你写的故事。

陆唯真:哪个故事?

张圆和:古时候,有个道士,预测到一场大雪...

陆唯真:他担心牲畜被冻死,百姓的屋子被压塌,就不停地奔走呼号,让大家提早防备。

张圆和:可是没有人相信。

陆唯真:对,没人相信。

张圆和:那他做了什么呢?

陆唯真:他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买了数不清的干柴,堆在自家院子里。

张圆和:百姓们看见道士买干柴,以为这其中有利可图,也纷纷去买。

陆唯真:樵夫看见这么多人来买柴火,就会更起劲儿地打柴。

张圆和:那年冬天,雪果然下得很大。但无一人冻死。

陆唯真:可笑吧?免费的忠告无人相信,好像会害了他们一样。

张圆和:可道士依旧选择了救人。

陆唯真:道士心善。

张圆和:那你呢?你就不心善吗?

陆唯真:你想说什么?

张圆和: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付出了这么惨痛的代价,你还是试图改变历史...

陆唯真:花园口决堤...这是我改变不了的。

张圆和:但你想救人。

陆唯真:(低垂下眼睛)我只不过多买了几个木盆而已。

张圆和:这里家家户户都做木盆生意,是你引导的吧?

陆唯真:洪水一来,抓住个木盆就能活,总不至于被淹死...

张圆和:明明他们出卖过你...

陆唯真:张圆和,我本来不信鬼神,可最近不知怎么的,却偏偏想拜一拜菩萨。

张圆和:(握住她的手 给予力量)嗯。

陆唯真:我不想当英雄,更不想做圣人。我只是想在这个时代留下自己的痕迹。来这么一趟,我不能白来。

张圆和:可是你会死。

陆唯真:这正是你来见我的目的,是吗?

张圆和:(喟叹)你真的很聪明。

陆唯真:死亡会疼吗?

张圆和:(轻轻吻在肩头)不会。

陆唯真:(迎合)死亡是解脱。

张圆和:也是永恒。

陆唯真:张圆和,我无法爱你。我痛恨自己卑劣的灵魂,它不想受到任何亲密关系的束缚,却又渴望得到一份长久的温暖。

张圆和:(继续吻)我明白。

陆唯真:(一颤)别画歪了...

张圆和:雪肤红梅,很漂亮。

(陆唯真 独白时,张圆和给些反应!)

陆唯真:[独白]也许是夏天太热,也许是阁楼太闷,也许...是他靠得太近。我清晰地感受到了张圆和滚烫的呼吸。红梅从他的笔尖一朵朵蔓延而生,在单薄的枝头舒展,显露出一副挤挤挨挨、又婀娜多情的样子。这让我有些羞耻,又忍不住期待。在如此亲密的这一瞬间,张圆和算是我的爱人吗?年幼时崇拜的英雄儿郎,青春期幻想的风度翩翩,长大后追求的温柔体贴...这些都不重要了。现在,此刻,是张圆和在我身边。

张圆和:该描花蕊了... 我要换一只笔。

陆唯真:[独白]花蕊该是什么颜色?嫩黄?粉红?...我不知道。记忆中的梅花总是承受不住风雨,还没完全绽开就凋落一地。好在... 张圆和是个惜花的人。

陆唯真:唔!(嗓音细细)你的汗滴到花瓣上了。

张圆和:那不是汗,那是花瓣上的露水...

陆唯真:我想看看...

张圆和:等会儿再给你拿镜子。等我画完...

陆唯真:不要镜子。

张圆和:嗯?

陆唯真:(羞耻)镜子在教堂一楼...

张圆和:(低语)你不是想拜菩萨嘛...

陆唯真:这里没有菩萨。教堂里的圣母像都破败了...

张圆和:(看着她)诸神破败,可你依旧鲜活。陆唯真,你就是我的玛丽亚。

陆唯真:...你在亵渎神明。不过没关系,神明在这一刻摇摇欲坠。

张圆和:(吻住)宽恕我的罪吧。我衷心忏悔。

陆唯真:宽恕你。

陆唯真:张圆和,我宽恕你。

......

有过一段叮咛,便假装成约定。

于是你守着城,围住心中的情。

你的城 今日是雨是晴。

若是晴 何必用伞遮住面容。

等擦肩 两人各看不清。

就不必在重逢时。

你的城 今日是雨是晴。

若是晴 何必用伞遮住面容。

等擦肩 两人各看不清。

就错过 在这一座倾城。

 

END

 

注释: 花园口决堤:1938年5月下旬至6月初,日军在占领徐州后沿陇海路西进,准备夺取郑州,进攻武汉。为了阻止日军前进,6月9日,蒋介石下令炸开郑州东北花园口黄河大堤。这虽打破了日军的作战计划,为保卫武汉争取了时间。但同时也淹没了河南、皖北、苏北40余县的大片土地,给广大人民群众造成极大的灾难,80余万人惨遭溺死,千百万人流离失所,并形成连年灾荒的黄泛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