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6501】
普本·【敬酒友】观鱼人(我太难了)
作者:夏黄泉
排行: 戏鲸榜NO.20+

BGM点击查看所有BGM

【禁止转载】普本 / 古代字数: 3449
117
267
79
33

基本信息

创作来源原创作品
角色1男1女
作品简介

我踏马可太难了,太难了太难了

更新时间

首发时间2024-04-17 17:44:04
更新时间2024-04-17 18:16:47
真爱榜
小手一抖,榜一到手
投币
点击可重置字体
复制
举报
剧本正文

剧本角色

秋烟客

男,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乐子非

女,0岁

这个角色非常的神秘,他的简介遗失在星辰大海~

江湖无一人-观鱼人

人设-乐子非:“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女,世人以为医者杀心,其实大道在我,最是随性悠然,只有一人能让她动容。(乐,这个字做姓氏念[yuè],跟我读——[yuè]!)

人设-秋烟客:“玉楼互相暉,烟客何秀颖。”男,真正的大道为公之人,却为一人折中了心中理想,做出让步。

————————

BGM01:鲍比达 - 断情殇

秋烟客:(OS)那年我还是京中六扇门的总捕,追着她的踪迹天南海北千余里,第一次于关外偶遇,却是失之交臂。

 关外野铺酒肆,秋烟客向乐子非询问是否有陌生人路过

(音乐的同时可以放风沙声的环境音,到本节结束)

乐子非:大人要抓杀人无数的鬼医,{笑}你看我像么?

秋烟客:{笑}不像。

乐子非:你见过她么?何以见得不像?

秋烟客:鬼医左手五指皆黑,是常年刺穿人的胸膛,为鲜血浸染所致。

乐子非:[伸手]你看好了,我的手,是白的?

秋烟客:是白的。

乐子非:若是我洗净了呢?

秋烟客:姑娘说笑了,纵横南北,杀人如麻的鬼医若是个女子……

乐子非:怎样?

秋烟客:这世道可真是要变了。

乐子非:连皇帝都换了女子来做,我却不能杀人如麻了么?

秋烟客:呃……

乐子非:世道已经变了。

秋烟客:这……[闷闷的]我不知该如何说,总之……我觉得不是你。

乐子非:{感慨}倒要感谢你的信任,像你这般[停口]……{笑}相逢是缘,我请大人饮一杯西风烈酒如何?

秋烟客:多谢姑娘美意,但人犯在外,恕我不便久留,至于酒——咱们有缘再喝!

乐子非:{笑}好,有缘再会。

————————

持续上一个

秋烟客:(OS)多少年后我仍然记得,她那时流袖长袍,懒散坐于风沙酒肆,是何等超然随性的样子。而后我得知自己竟是被骗,便有复杂之情无以名表,只想寻她来问一问究竟,但第二次于江南重逢,却又败于其手。

(音乐的同时可以放细雨的环境音,到本节结束)

 江南雨巷深处,秋烟客被银针封穴定住不动

乐子非:这回倒是聪明了,可惜……身手不够。

秋烟客:{不甘}乐子非!你因何骗我!

乐子非:骗你?我不记得我骗过你什么。

秋烟客:你说你不是鬼医!

乐子非:我没说过。

秋烟客:[愣]

乐子非:是你不信。

秋烟客:(OS)那时她刚杀过人,便将左手伸出,果有血色沉沉沾染其上,说不出的狰狞。

乐子非:你看,这是没有洗净的时候。

秋烟客:乐子非!你这个杀人恶魔!我不除你,枉自为人!

乐子非:{笑}你算什么?乐子非杀人,和你有何关系?

秋烟客:人人都有活着的资格,你凭什么结束他们的性命?世间但凡有你这种滥杀的人,就有我这种主持公道的人!

乐子非:自诩正义,{嗤,轻声}可笑。

秋烟客:(OS)那种嘲讽让我说不出话,只能眼见她摇晃着转身,脚下一路血污蜿蜒,渐行渐远。

乐子非:我受了伤,只怕走不快。若你真以为自己能代表正义,便继续来追吧。

————————

BGM02:沧海乐茗 - 蓑衣渡

秋烟客:(OS)第三次见,是在野渡草亭之中,她面前有六具尸体横陈,身后有父女二人战簌,她却独倚栏杆,见我走来,只是微笑与人道——

 野渡草亭

乐子非:他们不会再与你为难,张老爹,你们可以走了——我有朋友前来相见,就不相送了。

秋烟客:……你又杀人了,六条人命,竟连眼也不眨一下。

乐子非:[瘫坐]{笑}这回我是真的逃不动了,秋大人可以一尝所愿了。

秋烟客:[扫一眼尸体]这都是什么人?

乐子非:官府拿人,不是应该回了衙门再问?

秋烟客:我问你是什么人!

乐子非:不知道——想杀我又怕打不过我,却拿别人为质。{嗤}鬼医乐子非不去杀人已经算是好心情,又怎会顾忌人质?

秋烟客:可你还是救了他们。

乐子非:哦,因那老爹递茶时,好心提醒了我,我理当图报。

秋烟客:那你,又为何救我?

乐子非:……

秋烟客:上次在深巷里,若不是你引开风华山庄的人,只怕我也要……

乐子非:听闻你抓了风华二公子,害他被朝廷斩首,人家可是悬赏黄金千两买你人头——要知道,我的命,也不过就是这个价。

秋烟客:是,他们与我也仇深似海,所以你到底为什么救我?

乐子非:{笑}子非行走江湖遇人无数,只见过一个心无杂质,愿意毫无理由相信我的人。

秋烟客:……

乐子非:虽这信任太过短暂,转瞬间就变成了憎恶。

秋烟客:(OS)哀伤在每一个字中隐藏,她的落寞让我为之震动,所以最终决定……给她一个机会,也给自己的信任,留一分余地。

乐子非:若再不来抓,等我有了力气,你便没机会了。

秋烟客:乐子非。

乐子非:[懒懒瞥视]

秋烟客:从现在开始,我会一直跟着你。

乐子非:跟着我?

秋烟客:我要查清你所杀的每一个人,究竟该不该死。

乐子非:……

秋烟客:我还是相信,你不是杀人魔头。

乐子非:呵,秋大人……随意。

秋烟客:(OS)而后一路相随,此是纠缠不清之始——直至最后,终生相伴。

————————

BGM03:董贞 - 爱殇(纯音乐)

秋烟客:(OS)乐子非于兴元二年名声鹊起,三年间杀人无数,第一桩血案,既是灭了自己满门。

乐子非:(混响)南杏北药齐名江湖,我却为何自绝药师堂满门?因这帮人不好好专研药理,却拿活人试炼蛊术,最后弄得自己也变成蛊人——你说该不该杀?

秋烟客:(OS)第二桩,毒死宝阳村一百八十余条人命,并焚村/如炼狱。

乐子非:(混响)世代传承吃人的恶习,人人身带尸毒死气,二十年后必生瘟疫,我不过是早一些……送他们下地狱。

秋烟客:(OS)第三桩,擅闯风华山庄宝库,独斗七大高手,击毙其三,盗走珍宝无数。

乐子非:这个就更简单了,其实我只想要一棵千年人参,谁知好话说尽,他们仍不肯卖,我只有……{笑}

秋烟客:千年人参虽然难得,但也不至于仅此一棵,你又何必至于……

乐子非:别的来不及啊,山下的王阿婆想见儿子最后一面,若我跑去别的地方找,便来不及了。

秋烟客:只为了一个……无名之人?

乐子非:她有名字,我叫她王阿婆。

秋烟客:……

乐子非:{感慨}那三个人啊,太执着啦,被武林后辈打败就那么不可忍受么?连毒烟和暗器都用出来,我才不得不拼了命——拿他们些别的东西也不过是顺手。

秋烟客:……乐子非。

乐子非:嗯?

秋烟客:我要走了。

乐子非:我还没说走,作为跟班,你要去哪里?

秋烟客:我是说,我想查的都已经清楚,我该回京了。

乐子非:……你前日还说,逍遥山水也是很好的。

秋烟客:可我终究是六扇门总捕,还有很多人需要我的帮助。

乐子非:不再和我结伴同游了么?

秋烟客:子非,若你能跟我回京……

乐子非:我不能,我的天地,在江湖。

秋烟客:……

乐子非:秋烟客,我的事,查清了么?

秋烟客:是。

乐子非:你知道么,我其实对你……[摇头笑]

秋烟客:对我什么?

乐子非:我其实觉得你,是个可交之人。

秋烟客:抛去身份不提,我也觉得子非,甚合我心。

乐子非:{笑}多谢你这一年相伴——有缘再会。

秋烟客:{微失落}有缘,再会。

————————

BGM04:阿鲲 - 相思苦

 又一年后

秋烟客:(OS)自此相别,原以为山高水远再难相逢,只留一段记忆回味,却未想/时隔一年,乐子非……又做了一桩惊天大案。

乐子非:{笑}秋烟客——我就知道,这样的大事,一定会引得你来。

秋烟客:劫掠税银,杀害官军二百余人,你这回又是何故!

乐子非:……

秋烟客:{沉}说——说出理由,我便还是信你。

乐子非:{低声}说出理由,你便又要走了。

秋烟客:什么?

乐子非:你若真的信我——[看过去]便不会紧握腰刀。

秋烟客:……贡银劫便劫了,却为何要伤那许多性命?他们哪一个人没有父母妻子?你可有斟酌过自己害得多少骨肉离散,家破人亡?

乐子非:{凉薄}我杀人,没有理由,只是怕自己技艺生疏,辜负鬼医杀心之名。

秋烟客:你![横刀在对方颈上]

乐子非:[退半步,闷哼]

秋烟客:乐子非,我以为,你其实是个医者仁心的人。

乐子非:{笑}你看错了。

秋烟客:[咬牙]

乐子非:秋烟客,你还是不信我。

秋烟客:我……

乐子非:既然不信,又何必要问?

秋烟客:我只是……

乐子非:你问什么,我便答了。{轻}我以为,能得你的相伴……{虚弱}可你又为何,弃我而去……

秋烟客:乐子非?[惊觉]你受伤了?

乐子非:[摇摇欲坠]

秋烟客:[扔刀抱住]

乐子非:呵……秋大人,你不仅不聪明,而且……还盲了双眼……[昏迷]

秋烟客:{轻}乐子非?……子非,你说我不信你,你却又信我几分?我不过是一时之间……{叹息}

————————

BGM05:杨青 - 花雨一隅

 小庐池畔

秋烟客:(OS)她劫贡银,乃是为了与公子的一桩约定,究其原因,我便要到数年后方才得知。当时只记,我们暂住的小庐外有池塘一片,她醒来后便养成了观鱼的习惯,时常漠然独坐,不争不怒,不悲不喜,我看得……甚是心慌。

乐子非:莫放春秋佳日去,最难风雨故人来……

秋烟客:你在等谁?

乐子非:等知我信我,爱我之人。

秋烟客:{闷}他是谁?

乐子非:{笑}

秋烟客:{犹豫}你与他……约定好了?

乐子非:{笑}

秋烟客:{压抑}他,何时来?

乐子非:他曾经来过,从大漠风沙一直到江南雨巷,然后又陪我一路逍遥,走过一段长路。只是如今……

秋烟客:{急}我便在这里。子非,{犹豫}我对你……{难言}

乐子非:[等片刻]还是我来说吧——秋烟客爱慕乐子非的皮囊。{笑}但那又何如?你未必见得,信她,知她。

秋烟客:我会去质问你,不过是一时之间……

乐子非: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秋烟客:[咬牙]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

乐子非:我非子,子非鱼……而我在濠上观鱼,你又在哪里知我呢?①

秋烟客:(OS)她说等人时,便有什么在我心底一触即发,再难收拾。待说到我不懂她,那感觉便犹如炸裂,打碎了一向以来的隔阂,推着我不得不向前。

乐子非:{失望}下雨了,回去吧。

秋烟客:我兴许不知鱼之乐,但我知道,鱼之不乐。

乐子非:[驻足]哦?愿闻秋大人高见。

秋烟客:鱼之不乐,在于离水。

乐子非:敢问何为水?

秋烟客:我。

乐子非:……

秋烟客:是我。

乐子非:{凉}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秋烟客:弱水三千,却只一瓢堪饮。

乐子非:[回眸]不想追寻,我因何滥杀?

秋烟客:没有滥杀,一定有理由。

乐子非:{笑}秋大人,未免转变太快。

秋烟客:你看不出?因为我……一向不盲,虽偶有糊涂,却胜在终能悔改。

乐子非:……江湖不静,杀戮不止。以后,只怕还有很多隔阂,一路鸿沟,长途漫漫。

秋烟客:若能同行,还请子非担待秋烟客/莽撞无知。

乐子非:——你别后悔。

秋烟客:{笑}只要……你不后悔。

乐子非:{笑}

BGM06:红豆豆 - 天涯共明月(这是个歌曲)

秋烟客:(OS)而后携手江湖,虽也有分合,却幸得彼之不弃。

乐子非:(OS)便总是万般无奈,也难报……相顾相知。

秋烟客:(OS)你说江湖不静,我只道,有你同行。

乐子非:(OS)你说医者仁心,我却知……医者,人心。

———观鱼人·终———

问:谁是观鱼人?嘘……别说话。

夏黄泉2018年5月1日17:16:45

①“濠上观鱼”的庄子因为心境超然,所以观物愉悦,这是庄子哲学的一种体现。现在人多知前句而弃后句,却不知庄子真正的精华,尤在最后。(原文: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鯈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惠子曰:“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庄子曰:“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惠子曰:“我非子,固不知子矣;子固非鱼也,子之不知鱼之乐全矣!”庄子曰:“请循其本。子曰‘汝安知鱼乐’云者,既已知吾知之而问我,我知之濠上也。”)